第七章恶人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皇帝话落,外面叽里咕噜滚进来一个人。

  那个人滚过门口,滚过谢芳华脚边,滚过忠勇侯的椅子,滚到了皇帝的书案前。

  皇帝愣了一下,斥道,“胡闹,滚出去!”

  那个人又叽里咕噜地滚了出去。如来时一般,很快便滚出了门口。

  谢芳华只看清了一团绣花锦缎和一双镶嵌着白貂皮毛的靴子。如此敢在皇帝面前如此施为的人,怕是独一个。怪不得能在南秦京城横着走。

  皇帝蓦地气笑了,伸手指指门口,对忠勇侯道,“你看看!就是这么个皮猴子似的东西!他何时如此听朕的话了?”

  忠勇侯也笑了,捋着胡子道,“宗室皇亲里面,皇上的子侄孙息辈,就属峥二公子钟灵隽秀。实属难得!”

  “你倒是会夸他!”皇帝不置可否,对外面道,“还不规矩地进来!”

  帘幕挑开,一个颈长的身形规规矩矩地走了进来,分外好看的眉目上挂着三分笑意七分得意,跪在地面上叩头,“皇叔万福金安!”

  “万福金安?”皇帝冷哼一声,“不被你气死就是朕命大!”

  “哪儿能呢!侄儿每次见皇叔都能让皇叔开怀大笑,古人云,常笑之人长寿嘛!”秦铮抬起头,对一旁的忠勇侯眨眨眼睛,“侯爷好!”

  “峥二公子好!”忠勇侯笑着点头。

  皇帝嫌恶地摆摆手,“起来吧!”

  秦铮笑着站起身,颈长的身形如芝兰玉树。

  “都成七尺男儿身了,竟然还如小时候一般,朕看你是长不大了。”皇帝扫了他一眼,数落两句,对他道,“还不将霸占了人家的令牌还给人家!”

  “我说皇叔怎么想起见我了,原来是托了这令牌的福气。”秦铮从怀里掏出令牌,扔给垂着头站在不远处的谢芳华。

  谢芳华伸手接了,看了一眼,是她那块令牌,从怀中掏出密函,连令牌一起递给吴权。

  吴权接过令牌和密函,检查了一遍,呈上前递给皇帝。

  皇帝先看了看令牌,放在桌案前,又拿起密函,密函是用蜡封着,上面写着“皇上亲启”,他抬头看了谢芳华一眼,撕开了密函。

  只看一眼,皇帝晴朗的脸色攸地大变,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

  忠勇侯隐在袖子里的手指颤了颤,险些也跟着站起来。

  秦铮疑惑地看着皇帝,须臾,又扭头打量谢芳华。

  谢芳华依然低垂着头盯着地面的金砖,如个木头桩子,一动不动。

  皇帝看罢密函,身子蓦地颤抖,抬起头,看着忠勇侯问道,“你可知道发生了何事?”

  忠勇侯立即站起身,看着皇帝的脸色摇摇头,疑惑地问,“难道是漠北边境有军情?”

  “若是军情也便罢了。”皇帝仔细分辨忠勇侯神色,见他疑惑不像作假,叹息一声,将密函递给了他。

  忠勇侯伸手接过密函,只看一眼,也是面色大变,一张老脸极其不敢置信,颤抖着问,“这……这怎么会?”

  “武卫将军向来沉稳,不会做弄虚作假捕风捉影之事。他既然呈上密函禀告,这便是真有此事了。怪不得不走兵部的加急文书,而是令人悄悄带回来给朕。”皇帝缓缓坐下身,脸色发白,“无名山自太祖时候建立到如今过了两百七十八年,历经十一代帝王,从未出过丝毫差错。曾经朕以为就算这江山守不住了,无名山也会延续下去,不想竟然遭了天雷。”

  忠勇侯拿着密函沉默,不知如何接话。

  “武卫将军守卫漠北边境,漠北有风吹草动理应被他先察觉,更何况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看武卫将军这密函上写的日期,却恰恰是朕下圣旨令秦钰出京的日期。”皇帝说到这,猛地顿住,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晦暗不明。

  忠勇侯将密函递给皇帝,不敢轻易开口评论此事。

  “你们先出去候着吧!”皇帝沉默半响,似乎才想起秦铮和谢芳华,对二人摆摆手。

  秦铮扭头走了出去,谢芳华倒退着出了门。

  外面的空气自然比书房里面的空气舒服,谢芳华轻轻吐了一口气。皇帝让她先出来候着,没准许离开,自然不能离开。

  “第一次见到皇叔没被吓尿裤子,你的确是有几分本事,怪不得敢独自一人带密函进京,还敢轧死我的狗。”秦铮挑眉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心里骂了他两遍,当没听见,垂着头不应声。

  “无名山竟然被天雷毁了,岂不是便宜秦钰那小子了?”秦铮压低声音自言自语道。

  谢芳华扭头瞅了他一眼,想着秦铮和秦钰有仇?一副恨不得他死的模样。

  “你是不是很疑惑秦钰怎么惹了我?我告诉你,三年前我看上了一个女人,想带回府去,偏偏被秦钰捷足先登了。”秦铮冷笑一声,“抢了我的人,得罪我大发了。”

  谢芳华收回视线,三年前他才十三四吧?就知道抢女人?果然是纨绔子弟,风流荒唐。

  “你在想什么?”秦铮忽然凑近谢芳华。

  谢芳华倒退一步,摇摇头。

  “没想?鬼才信!我看你脸上明明写着骂我的话。”秦铮脚步逼近。

  谢芳华蹙了蹙眉,想着这尊瘟神,怎么才能摆脱他?一不小心退下了台阶,险些栽倒。

  秦铮嗤了一声,停住脚步,不屑地道,“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儿,原来不过如此。”话落,从怀中掏出娟帕,扔给谢芳华,“给你擦擦汗!”

  谁稀罕用你的帕子擦汗?谢芳华挥手想甩掉。

  “你敢不用试试!信不信爷将你踢下九天台阶摔死你!”秦铮恶狠狠地看着她。

  谢芳华手一顿,看了他一眼,默默地拿过帕子,擦了擦额头根本没有的汗。

  秦铮攸地笑了,嘱咐她,“好好将帕子留着!以后每次见到我都拿出来用,若是有一次我看不到你用。忠勇侯府的大门就别想开了,爷定然砸了它去。”

  谢芳华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秦铮转开身,看向天空,从侧面看似乎他刚欺负完人心情极好。

  谢芳华想着若这里不是南书房外,若非里面的皇帝此时正心情不好,她敢保证,秦铮敢在这里哼小曲唱小调。上一世她可没碰见这样的恶人,这一世无名山上的活僵尸也比面前这个人看着顺眼。

  ------题外话------

  昨日和一群同学外出小聚,谈起新书,大家一致觉得我苦逼的劳累日子来了,可是我坚决地反驳说我很幸福!

  今日上墙者:3,解元“我梦想中的悠闲生活有两种。第一种是,剪个干净利落的短发,穿上九分的牛仔裤,穿上平底的帆布鞋,背上书包,看江南烟雨,览塞外风光。第二种是,冬日午后,阳光暖暖,坐在藤椅上,喝着咖啡,看着书。我知道,有一天,手里的那本书,叫做京门风月。”

  上墙理由:趁着年华还好,我们摆脱喧嚣和污浊,争取做一些我们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负年华,不负时光,不负自己。当然,《京门风月》在未来的不久后,会成为一本手里捧着的书,等着大家在悠闲的午后喝着咖啡品读。我们一起期待吧!么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章恶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