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同行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赶着车来到北城,一眼就看到了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秦铮。

  虽然年关将近,出城进城的人流极多,但是秦铮少年隽秀,一身贵气,人群中独树一帜,分外惹眼,恐怕不是骑在马上也能叫人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他。更何况他的旁边还停了一辆飘着彩带的香车,想不让人注目都难。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移开视线,打算视而不见出城。

  城门士兵过来排查,谢芳华递了文书,守城士兵看了她一眼,放她出城。

  “王银,昨日爷辛苦送你回府,今日你便不认识爷了?”秦铮面色不愉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从怀中掏出帕子捂住鼻子,嗡嗡地道,“峥二公子恕罪,不是小人不认识您,而是小人昨日染了风寒,怕传染给您。”

  秦铮看到她用的是自己昨日给她那块帕子,脸色晴转,顿时笑了,“爷不怕。”

  谢芳华垂下头,恭敬地翁声道,“小人要回漠北了,您多保重。”

  秦铮笑了一声,打转马过来他车旁,对她道,“正好我也要去漠北,一起了。”

  谢芳华身子一僵,不敢置信地抬头。

  秦铮对她挑了挑眉,“听说漠北风沙满天飞,爷还没见过,想去看看。你对京城前往漠北这一道肯定熟悉,爷就拜托你照顾了。”

  谢芳华气血往心口涌了涌,硬生生憋住,真是阴魂不散啊!

  “二公子,漠北此去遥远,关山险恶,你怎么一个护卫都没带?”不远处的香车里传出一个声音,三分娇软,七分担忧,“你这一走,英亲王妃一定寝食难安。”

  秦铮眸光动了动,“关山险恶爷也不怕,爷本来就是恶人,还怕得谁路上欺负我不成?”话落,摆摆手,“卢小姐请回吧!我娘亲的事儿用不到外人挂心,自有我父王疼她。”

  香车内的人本来还想说什么,闻言脸一白,没了声。

  秦铮看也不看一眼,用马鞭抽了谢芳华的马车一下,怒道,“有什么可看的?没见过女人?还不快点儿给爷启程?”

  谢芳华正好奇地看香车内的女子,冷不防被他怒喝,撇撇嘴,收回视线出了城。

  卢小姐应该是左相卢勇的女儿吧?前来北城门送别,可见心意所属,可惜这心意白给了一个混不吝色的混蛋,空腹一腔情意,喂狗了!

  秦铮骑着马踏踏跟了上来,浑然不觉让谁碎了芳心。

  出了城门走了一段路后,谢芳华才想起来他早先说的话,他要去漠北?去漠北做什么?疑惑地转头瞅他,“峥二公子,去漠北可不是说着玩的。”

  “你以为爷跟你说着玩?”秦铮拿眼睛斜她。

  “漠北遥远,路途极不好走,最快也要走上一个半月才能到。还是别遇上大雪封山的情况下。”谢芳华猜测这个公子哥的目的,难道是皇帝有任务派给他?

  “你一个人能从漠北来京城,爷就去不得漠北了?你放心,爷没有忠勇侯府子归兄那么弱,不是害怕吃苦的人。”秦铮骑在马上,悠悠哉哉。

  谢芳华无语,暗暗想着该怎么摆脱他,她可不回漠北去,而且就算她和王银交换,也要之前先处理了他。否则这样的一个人,真正的王银可应付不了他。

  正想着,忽然一个包裹对她扔来,砸到了她的头上。

  谢芳华皱眉,抬头看向包裹来源处。

  秦铮松了松肩骨,对她道,“包裹里装的是我的衣服和盘缠,你给我收着,这一路爷的吃穿住用行都包给你了。”

  谢芳华脸色凝了凝,忍着气道,“峥二公子,小人生活在军营,做不来侍候人的活。”

  “做不来就学,难道皇上若是下令要你照顾我,你也对皇上推脱说不行?”秦铮冷哼。

  “皇上可没下旨让我照顾您。”谢芳华拿开包裹,扔在一旁。

  “我既然出京去漠北,就是向皇叔请了旨意的,皇叔知道我要与你一同上路。这路上我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也难逃干系。”秦铮慢悠悠地道,“所以,为了你的身家性命,你还是将我照顾妥当为好。”

  谢芳华听说他向皇帝请了旨意,这么说不能杀了他或者让他出意外了。

  “我若是出了意外,毕竟是与你一起的,你也要有意外。否则,我出了意外,而你好好的话,那么武卫将军府和忠勇侯府可就因你而有麻烦了。”秦铮似乎在与他闲话家常。

  谢芳华垂下头,脸色阴了阴。这么说难道她要让王银死了才能摆脱他?

  其实也不是不行!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真希望我出意外?”秦铮忽然问。

  谢芳华抬起头,笑了笑,黑里透红的脸分外平静,“峥二公子可不要说不吉利的话。小人还是很惜命的。”

  “那就好。”秦铮盯着她看了一眼,点点头。

  一车一马并排着走在官道上,路面上的积雪早已经化了,今日天气分外晴朗,两旁的树上有麻雀唧唧咋咋地叫得欢快。

  谢芳华专心赶着车,秦铮颇有兴致地看着官道两旁的枯枝麻雀。

  响午时分,二人来到五十里地外的一个小城。谢芳华本来想买两个馒头继续赶路,奈何秦铮公子对馒头嗤之以鼻,非上好的酒楼看不上眼,于是,谢芳华只能跟着他进了酒楼。

  秦铮一身贵气打扮,谢芳华跟在他身后,地地道道的像他的小厮。

  掌柜的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峥二公子,您今日儿怎么来了这里?”

  “爷要出远门,路过这里。捡上好的席面来一桌。”秦铮径自往二楼雅间走。

  掌柜的点头哈腰,连忙匆匆跑下去吩咐了。

  谢芳华打量了这家酒楼一眼,想着秦铮恶人的名声传出五十里地外也不奇怪,毕竟这里距离京城很近。皇家猎场就在这里的北山。

  进了二楼雅间,秦铮不止要了一大桌席面,还额外点了唱曲的,又要了两壶酒,纨绔贵公子的排场摆得十足。

  谢芳华虽然对他的行为不屑为伍,但是也不排斥好吃好喝,跟着他一起享受了一番。

  唱曲的姑娘声音婉转如莺啼,缠绵悱恻。容貌也是极好,又娇又媚。

  吃饱喝足后,秦铮大手一挥,慷慨地道,“打赏十两银子!”

  谢芳华瞅了他一眼,坐着没动。

  “爷的话你没听到吗?”秦铮看她。

  谢芳华心平气和地道,“爷,您包裹里的银票我查了,只有五千两。这一顿饭就吃了百两银子,再加上酒水和打赏,又去了五十两。总共一百五十两。一日三顿饭,若都是这样花的话,一日就要四百五十两,住店五十两,一日就要五百两,您的银票只够您这样花十日。十日之后,您要喝西北风吗?”

  秦铮愣了愣,半响后,忽然笑了,“你若是女子可就好了,一定会管家理账。”话落,他摆摆手,高兴地道,“好吧,以后我不做主张了,你说如何吃就如何吃,你说如何睡就如何睡。一切由你做主。”

  ------题外话------

  看到群里在打赌谁是男主,嗯……我觉得灰常好,我很期待都谁会输得连内裤都没有了……o(n_n)o~

  今日上墙者:景月紫夕lv2,举人[2014—12—09]“昨晚看文,题外话你们那里都下雪了,突然想起一个月前收到纨绔5那天,我们这里还是艳阳高照,桂花飘香,那天我倒了一杯桂花酒躺在桂树下看纨绔,昨晚有一种憧憬,明年那个时候会不会抱着京门躺在桂树下呢?我想那个时候应该会有的。”

  上墙理由:桂花酒很好喝,去年苏州粉丝同乐会,有的亲送了我两坛,我很不好意思地收下了,拿回家之后喝着不上头且回味无穷。也得了婆婆和老妈的一致称赞。躺在桂树下喝着桂花酒,亲爱的,你该是多么令人嫉妒!京门风月的出版已经在走合同了,不用那时候就能拿到手。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章同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