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住宿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出了酒楼,二人继续赶路。

  谢芳华想着刚出京城,摸不透秦铮跟随她去漠北的心思,也没看到她周围是否有谁的人马盯着,自然不能急迫地出手对付秦铮,以免惹祸,看来今日晚上要和他一起落宿了。

  走了一段路,秦铮忽然道,“你来骑马,我帮你赶车。”

  谢芳华抬头瞅他,推拒道,“不劳烦峥二公子贵手!”

  秦铮嗤了一声,“你以为爷是想帮你赶车?爷是累了困了,不想骑马了,想要睡觉。”

  谢芳华顿了片刻,才道,“您若是困了,就该雇一辆车,小人这车装的全是货物,没地方让您睡觉。”

  “荒郊野外的,哪里有车让我雇?”秦铮松开马缰,下了马,不给谢芳华反驳的余地,来到车前将她一把推下了车,自己代替她坐了上去。

  谢芳华勉强站稳,只见秦铮已经靠着货物闭上了眼睛。她无奈片刻,只能自己骑上了他的马。人若为恶,一般情况下别人是拿恶人没辙的。

  不多时,秦铮便在车上睡着了,脑袋随着马车一晃又一晃。

  谢芳华只能跟在车旁寸步不离,帮他掌控路线,不想自己一车货物被他赶去沟里。

  天黑十分,走了百里,来到一座城池。

  这座城比上一座小城繁华,虽然夜晚,但街上行人甚多,有几处门面外高挂着灯笼,身着彩衣的女子倚栏招呼客人,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地方。自古这样的地方最不愁客人上门。

  谢芳华将马车停在一处不起眼的小客栈门外。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伯从里面出来,颤巍巍地问,“客官,您要住宿?几位?”

  “两位,两间普通客房。”谢芳华道。

  “好嘞!您随我来。”老伯点点头,头前引路。

  谢芳华栓了马缰绳,过来推醒秦铮,“峥二公子,醒醒,到客栈了。”

  秦铮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四下打量了一眼,皱眉问,“你就让我住这儿?”

  “我也住。”谢芳华道。

  秦铮有些恼怒,“这是什么破地方?爷不住这里。”

  谢芳华掂了掂他的包裹,“您今日已经花了五百两,若是不住这里,您自己找地方去吧!小人可管不了您这样的大佛。”

  秦铮一噎,拿眼珠子瞪着谢芳华。

  谢芳华不理他,走到不远处抱了两抱干草喂马,然后拍拍衣服,进了客栈。

  秦铮在车前站了半响,挪动脚步跟她进了客栈。

  客栈不大,有两进小院。不如外表看着那般破败,院里被打扫得干净。老伯将二人领到最里面的两间厢房,打开门,让二人观看环境。

  谢芳华满意,对老伯道,“麻烦您给我们简单弄两个小菜上来,再温一壶酒。”

  “两个小菜怎么能够?要十个菜,两壶酒。菜要好一点儿的,酒要烈一点的。”秦铮对屋内的整洁环境基本满意,回头改正谢芳华的话。

  “听我的还是听您的?”谢芳华拿眼睛瞅他。

  秦铮看着她,见她一副你若不听我的自己找地儿的模样,哼了一声,转头进了屋,口气不好地道,“给我来一桶热水,我要沐浴。王银,你总不会这个也苛刻我吧?”

  “还照我刚才说的上酒菜,给我家公子抬一桶热水。麻烦老伯了。”谢芳华依了他。

  老伯笑呵呵地点点头,转身去了。

  不多时,一个五大三粗的伙计抬了一桶水进了秦铮的房间,之后憨憨地离开了。

  秦铮伸手解衣带,对隔壁喊,“王银,过来侍候爷沐浴。”

  谢芳华当没听见。

  “王银,你聋了吗?”秦铮又喊。

  “爷,小人除了练兵打仗不会侍候人,您若是自己侍候不了自己,就喊刚才那个憨大哥进来侍候您。他是这个店主老伯的儿子,力大无穷。”谢芳华站在自己屋子窗前,面无表情地道,“保准侍候好您。”

  秦铮一噎,“算了!”

  谢芳华冷笑一声,关上了窗子,坐在桌前喝茶。

  秦铮向门外看了一眼,脱了衣服搭在椅子上,指尖轻轻敲了敲桶壁,转身进了木桶里。

  除了房中的水响,再无其余动静。

  半个时辰后,秦铮沐浴出来,换了新衣,去敲隔壁的房门。

  谢芳华不开门,对外面道,“稍后老伯会将酒菜送去您房间,峥二公子吃过后早些休息吧!明日我们一早启程。”

  “我要和你住。”秦铮道。

  谢芳华眸光瞬间凌厉,但声音却更是平静,“峥二公子不要开玩笑,就算是男子,没有忌讳,也要顾及身份。您的身份和小人的身份可是天上地下,怎能同住?”

  “我在家中睡觉,屋中都有守夜的人。”秦铮道,“你的身份给我守夜正好。”

  “可是如今不是在您家里,出门在外,一切从简。峥二公子若是这点儿苦都受不了,小人看您现在返回京中还来得及。”谢芳华讥讽道。

  秦铮半响没出声,在谢芳华以为他打消念头时,外面忽然传来他的怒喝声,“王银,刚出了京城百里,你就不拿爷当个人物了是不是?你的胆子哪里来的?敢讥笑我?”

  谢芳华默然片刻,尽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和气,“峥二公子息怒,小人说话向来直言直语。您别生气。您若是不敢一个人住,就去喊憨大哥给您守夜,老伯家开门做生意,一定不会拒绝您的要求。”

  秦铮闻言气得一脚踹向了房门。

  房门发出一声响动,咯吱了两声,但依然稳稳地关着。别看门破,但贵在结实。

  谢芳华盯着木门想着不知道他的脚疼不疼,最好疼死他。

  “你最好保证这院子里没有老鼠,保证爷的房间不进老鼠,否则明日早上爷咬死你。”秦铮丢下一句话,气恼地回了自己房间。

  谢芳华眨眨眼睛,原来他不是怕一个人住,而是怕老鼠?

  那么她要不要抓一只老鼠扔进他的房中?

  这事儿要好好想想。

  老伯端来了两份饭菜,比谢芳华说的丰盛很多,至少有肉有鱼。秦铮祭奠了五脏庙之后,气也消了大半。但他白天睡多了,晚上却睡不着了,只能睁着眼睛躺在木板床上,听着隔壁那人睡得呼吸均匀,显然极香,忍不住直磨牙。

  磨着磨着牙,他忽然乐了,这样的王银,这样的……才有意思……

  ------题外话------

  很多亲来询问群号,可能大部分亲都用手机看书,看不到置顶留言,我在这里公布一下京门风月官方群号。

  购书群,书海情缘【34476623】、西子情贴吧群【391480059】、西子情粉丝官方v群【90688563,此群需进群后私戳管理订阅截图验证,解元以上入群,经常有活动奖励】

  今日上墙者:2,童生[2014—12—10]“现在每晚睡觉时一想到第二天睁开眼睛就有阿情的文可看,心里特别温暖,也特别开心,被窝暖暖的,阿情的文亦是暖暖的,套用一句广告词就是”暖暖的,很贴心。“因为有阿情的文在每天更新,想必阿情看评论也是看得暖暖的吧!”

  作者有话:希望每日的文字都能让亲们感觉温暖,你们的留言也是我的温暖。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一章住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