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居所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听言收了剑,提着罩灯跟在秦铮和谢芳华身后。

  不多时,一前两后,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燕亭从袖中拿出手,放在眼前看了看,手完好地长在他胳膊上,他才松了一口气,奇怪地转头问身边,“喂,你们发现没有?秦铮兄这些日子尽做一些奇怪的事儿。”

  谢墨含看了他一眼,脸色分外难看。

  李沐清点点头,认同地道,“秦铮兄这些日子是有些怪异。”

  “确切说从他死了那只德慈太后赐给的狗后就开始了。”程铭道。

  “可惜了那条狗,很通人性的,就那么死了。也难怪秦铮兄最近性情有些怪异。”宋方艾艾地叹了口气,“他一怒之下想去漠北,又没去成,肚子里的火大约没处发。”话落,对燕亭道,“你最近还是不要惹他为是,否则你的手怕是真的不保。”

  燕亭搓搓手,有些恼怒地道,“这大冷的天,我图什么坐在这里?还不是怕他因为死了狗,又去不成漠北不开心,陪陪他吗?他倒好,竟然为了一个哑巴的女人要砍我的手。见色忘义!”

  “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谢墨含冷冷地看着燕亭。

  燕亭一个激灵,转过头,奇怪地看着谢墨含,“子归兄,我可没得罪你啊。秦铮那怪脾气死了狗心里不顺畅也就罢了。你也拿我发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谢墨含眸光涌动了片刻,袖中的手用力地攥了攥,撇开脸,平静地道,“你们若是想留下来休息,就留在这里吧!我必须回忠勇侯府。”

  “都这么晚了,既然王妃要我们住下,就明日睡醒了再回去吧!”程铭劝道。

  “不行!”谢墨含拿定主意,必须回去和爷爷商量对策。

  “算了,让他回去吧!忠勇侯老爷子就剩下他这根独苗了,不回去哪能放心?”燕亭大度地拍拍谢墨含的肩膀,对侍书道,“仔细些,天黑路滑,看好你家世子,不准出差池。”

  侍书点点头。

  谢墨含不再逗留,转身向门口走去。

  燕亭等人似乎也实在困乏了,自然不多待,由英亲王府大管家领着安排去厢房休息。

  英亲王府热闹了半夜,人声渐渐沉寂下来。

  谢芳华跟在秦铮身后,他走得并不快,一步一步极其沉稳,到不像是个喝多了酒的人。

  绕过了几道长廊水榭,来到一处环境清幽怡人梅花阵阵幽香的地方。

  秦铮脚步不停地进了院子。

  谢芳华抬头看了一眼,只见牌匾上写着“落梅居”三个飘逸的大字。

  院内种了一院子的梅树,只中间留出了一条小道。这个季节梅花正开,如火如荼,香气扑鼻。风吹来,花瓣落英缤纷,真真合适了落梅居这个名字。

  中间一排正房,两旁各一排厢房,在梅花中分外静谧幽静。

  秦铮走到门口,径直进了屋。

  谢芳华停住脚步,看了门口片刻,回头看向跟在他身后的听言。

  听言瞅了她一眼,对里面询问,“公子,这个……听音住在哪里?”

  “既然是我的贴身婢女,自然住我屋子里。”秦铮懒懒的声音传出。

  听言脸色变幻了片刻,对谢芳华指指屋内,意思是让她进屋。

  谢芳华有些恼怒,皱着眉站在门口不动。就算她八年来早已经丢了诗书礼仪无所顾忌,但也是女儿身,如何能与一个男子同住在一个屋子里?

  “站在门口干什么?还不进来?”秦铮声音有些不耐。

  谢芳华站着不动。

  听言上前一步,低声道,“公子的房间里是里外三间屋子。公子住在最里面,中间的屋子是给守夜的人留的,外面的屋子是待客用的。”话落,见谢芳华依然不动,对他道,“公子这些年没有近身侍候的人,所以,中间的屋子一直空着没人住。你不要多想,也别害怕,咱们公子看着凶,人可不坏。最近几日他心情不好,你不要触他霉头,凡事听他的话,就不会吃亏。否则惹怒了公子,那下场可是想也不能想的。”

  谢芳华看了听言一眼,十四五的少年老成持重,她想说什么,碍于是哑巴,只能抿唇。

  “咱们落梅居以前只有公子和我两个人,以后加上你,可就三个人了。这些年不知道多少人要往公子身边塞人,公子都没答应,如今独独选了你,你一定不要辜负公子对你的看重。”听言话落,伸手推她,“别磨蹭了,快进去吧!侍候公子梳洗睡下,你也能休息了。”

  谢芳华眸光扫过这三排房子。

  “你才来,不急着了解这院子的情况,等明日我与你细说。”听言指指西边的房子,小声道,“我就住那边中间的屋子,有什么不能劳动公子的事情,你可以喊我。”

  谢芳华点点头,既然来了,总要听人家安排,只能这么着了。

  听言见她听懂了,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谢芳华深吸了一口气,挑开帘子进了屋。外间宽敞,摆着待客的桌椅长榻,几盆景致事物,为数不多的珍品古器,每一件都非凡品。中间的屋子空荡无一物,只有一张床,孤零零地躺在北墙根,连帷幔也没有。听言果然不是说假,这个屋子显然一直没有人住。

  她站在中间的屋子当中,不知道是否该再往里面走去看看。

  “火炉没生,你进来生。”秦铮在屋里吩咐。

  谢芳华快走几步,挑开里面的帘子,屋中陈设简单冷肃。地面上摆着火炉,木炭,砍得成段的干柴,还有火石。清清冷冷。秦铮靠在长榻上,慵懒随意地搭着腿,见她进来,目光定在她身上。

  谢芳华不禁奇怪地看着他,他是英亲王府的二公子,一般寻常有钱的府邸身边贴身侍候的人还有一两个,像英亲王府这种门第,公子们身边的丫鬟婆子小厮应该一大堆才是。怎么能是这种没人侍候,回来后冷盆冷灶,冷屋冷室,连个火炉也没人帮生?热水也没人帮倒?他若不是英亲王妃亲生的也就罢了,可他偏偏还是英亲王妃亲生的。怎么这样?

  “每日里都是听言打扫我的屋子和院子,生火炉,烧热水。既然你来了,从今以后这屋子里的事情归你,院子归他。”秦铮弹弹衣袍上的褶皱,漫不经心地解释,“我不习惯外人进我的屋子,你要记住了。以后没有我的准许,不准放任何人进来。”

  谢芳华打量了他一眼,原来是有洁癖。

  “快些生火吧!”秦铮站起身,吩咐了一句,褪了外衣,踢了靴子,躺去了床上。

  谢芳华站在门口待了片刻,上前拿起火石和干柴,用树皮做火引子,然后有条不絮地生着了火炉。不多时,火炉内的炭火噼里啪啦燃烧起来,屋中顿时暖和了下来。

  “半丝火苗没溢出,也无炝烟气。不错!”秦铮躺在床上表扬,“比听言生的好。外间有铁壶,放在上面烧一壶水。沏一杯茶来,茶叶在橱柜上第一个格子里。”

  谢芳华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来到外间拿了铁壶,在门口的水桶里舀了清水装好。进了里屋,放在火炉上。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守着火炉。

  “地上凉,去那边的长榻上躺着等着。”秦铮道。

  谢芳华抬眼看他。

  秦铮猛地翻了个身,背对着她,像是解释,又像是不屑,“你若是刚来我这里第一天就着凉病倒,我还得给你花银子看大夫。”

  ------题外话------

  昨天宿醉,今天还答应陪某个小朋友去滑雪场滑雪,mgd!希望我的老胳膊老腿到时候还能灵活运用……(⊙_⊙)

  今日上墙者:残月怜殇,lv2,[2014—12—19]“不管男主是哪只高大上的腹黑帅锅,相信阿情总不会错的,一直喊着不喜欢秦锅锅的妹纸,日后终会后悔的,因为在阿情的文里,男主男二不存在谁比谁更好,男二也有不输于男主的魅力,男主是女主的,男二是偶们的o(n_n)o哈哈~”

  作者有话:对滴,相信我总没错的,一本书,每一个人物都是特别的独特的灵魂。除了男女主,其他人也会发光发彩。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章居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