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规矩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二日,秦铮睡到日上三竿还没醒,谢芳华同样没醒。

  听言早早起来,一边打扫院子一边等着谢芳华出来,好将落梅居的活计以及英亲王府里面的规矩讲给她听。奈何他将院子打扫了两遍,屋里也没传出动静。罕见地,他家公子今日也不早起练剑上早课了,竟然也没动静。

  听言在打扫得干净的院子里走了两圈,不知道是不是该敲门去喊。

  正当他左右没有主意的时候,春兰来到了落梅居,他立即迎了出去,紧张地问,“兰姨,您怎么来了?可有什么事情?”

  “你这小子,贼眉鼠眼的,在做什么?我没事情就不能来了?”春兰拿着帕子打了听言一下,看向里面,奇怪地问,“怎么这么安静?二公子又扔下你一个人出去了?”

  听言摇摇头。

  春兰愈发奇怪,“二公子带着新收的听音出去了?”

  听言又摇摇头。

  “你倒是说话啊?只摇头做什么?别一夜之间你也变成哑巴了吧?”春兰瞪着他。

  “哎呦,兰姨,您小声点儿,别吵醒了二公子。”听言立即将她拽到了门外。

  春兰一怔,“二公子还没起床?”

  “不但二公子没起,听音也在睡着。”听言低声道。

  春兰一怔,扭头又看向落着帘幕的屋子,呆了片刻,忽然释然道,“昨日二公子喝多了酒,又听了半夜戏,自然累了,如今睡得沉了起不来床也不算什么。听音才来落梅居,昨日怕是提心吊胆夜里没睡好,这会儿没起来也情有可原。”

  “倒也是!”听言点头,但心里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往常公子和别府的公子成宿喝酒,早上照样练剑上早课,一日不曾懈怠过。

  “既然二公子和听音没起,你也不用喊了,什么时候醒了再说吧!”春兰寻思片刻,嘱咐他,“王妃想再见见听音,待她醒来后,你带着她去王妃那里。”

  听言点点头。

  春兰不多逗留,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自然在听言起来打扫院子的时候就醒了,但是她不想动,一直闭着眼睛窝在床上。春兰和听言的声音虽小,但是瞒不住她这些年练就的耳目,心里寻思着英亲王妃要找她做什么?训诫?还是嘱咐她好好侍候秦铮?

  她正想着,里屋传出动静,须臾,秦铮对外面喊,“听音,进来生火炉。”

  谢芳华推开被子,穿鞋下床,走进了里屋。

  秦铮没披外衣,穿着锦绸的宽松睡袍围着被子坐在床上。十六岁还是个少年,但是却隐隐有几分风骨。刚睡醒的神色有几分懒意,目光不像昨日熏醉,也不如曾经一刹那的明亮,而是那种漆黑幽静,让人猜不透心中所想的感觉。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蹲下身,依照昨日的手法将火炉生了起来。

  “今日将绣纺的人找来,给你量几身衣服。”秦铮看着她道。

  谢芳华抬眼瞅他。

  秦铮撇开头,随意地道,“我可不想我身边侍候的人白天黑夜只穿一套衣服。传扬出去,还以为我如何苛刻了你,使得你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谢芳华垂下头,默默地将铁壶加满水,放在火炉上。

  “稍后再找个大夫来,给你看看这哑巴的症状是天生的还是后天造成的。”秦铮又道。

  谢芳华身子微微一僵,似乎没听见,转身走了出去。

  “我让你出去了吗?回来!”秦铮喊住她。

  谢芳华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他,目光平静。

  “你将我这屋子熟悉一遍,我的衣服用具,一应收藏之物都过过目。免得你如黑瞎子一般,我让你找什么找不到,用起来不好用。”秦铮挥挥手,“就现在熟悉吧!”

  谢芳华盯着他看了片刻,转身向屋中摆着的一排橱柜走去。

  橱柜没落锁,她由一边轻轻打开,前面四个橱柜里面分别放着春夏秋冬四季的衣服,每一件都是织锦刺绣,上等的华服。随意翻了一下,有骑装、劲装、常服、宫服……类别繁多。逐一看过放下后,又看向其它的柜子。里面分别有笔墨、字画、收藏玩物、书籍等。有的是宫中御赐的东西,有的显然是别人所送,标注了姓名。有的是自己收藏,后面提了备注。琳琅满目,可见他极其富有。

  将屋子全部熟悉了一遍,一应事物所放的地方大致记住后,谢芳华回身看向秦铮。

  秦铮目光一直盯着她,幽静的眸子有几分莫测。见她全部熟悉完,他似乎笑了一下,“给我选一套衣服今日穿。”话落,补充道,“我今日一整日会待在府里,哪里都不去。”

  既然不出府,那么也就是穿常服了。谢芳华从第四个柜子里拿出一套黛青色的云缎。

  秦铮眸光闪了闪,接过衣服,倒是没劳动她为他穿戴,口中道,“看来你是惯常侍候人,心思竟是通透。这套衣服是前不久我娘为我做的,这种颜色带祥纹的锦缎甚是紧缺。是蜀地进贡来的,还没到达尚衣局,就被我娘闻到消息,利用我爹职权之便将这匹布劫下来给了我。今日既然不出府,穿着他去给我娘请安,她必然欣喜。”

  谢芳华扭开头,蜀地的所有锦绣早就被她控制了,她自然知道这匹黛青色的云缎。

  “去打水梳洗吧!用过饭我们去娘那里请安。”秦铮穿戴好衣服,对她随意道。

  谢芳华皱了皱眉,那一瞬间,她有几分恍惚,但很快就转身出去了。不多时,打了半盆冷水放在木架上,又到火炉边拿起铁壶中的热水往冷水里面添。

  “我一直用冷水净面,热水只用来沏茶,记住了。”秦铮拦住她。

  谢芳华住了手,想着人和人真是不一样。小凤祥一个下等戏子却是自己将自己捧得极高,非温水不用。而秦铮这个贵裔的公子锦衣玉食长大却是耐打耐磨,非冷水不用。

  秦铮自己动手,净了面,谢芳华递给他帕子,他擦罢,坐到了镜子前道,“梳头!”

  谢芳华走过去,拿起玉梳,依照当下男子梳头的风格,为他梳了头。

  秦铮满意地看着收拾妥当的自己,对外面喊,“听言,摆饭。”

  听言早就等着秦铮喊了,以前秦铮身边侍候的活都是他干,虽然穿衣梳头这种活秦铮向来自己,但是生火炉烧水沏茶这样的活都是他,如今他没了用处,顿时觉得闲得发慌,只能将院子扫了一遍又一遍。如今听到秦铮喊,立即跑去外院的厨房端饭。

  不多时,听言将饭菜端了进来,谢芳华也自己洗了脸,梳了头,收拾妥当了。

  秦铮坐下身,对二人摆手,“从今以后,你们二人与我一起用饭。”

  “这……这是不是不合规矩,男女未婚不同席,若是让王妃知道……”听言结巴地道。

  秦铮瞥了他一眼,“我娘知道也不怕!废什么话?”

  听言立即噤了声,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瞅也不瞅他,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桌前。

  听言呆了半响,也跟着坐了下来。

  饭后,秦铮对听言吩咐,“你去绣纺找两个人带去我娘那里,再去宫里请孙太医带来这院子里候着。然后去喜顺叔那里报备,将中间的屋子好好收拾一番,叮嘱他,不可应付。回来之后我若是没见中间的屋子装扮得像个样子,拿他问话。”

  听言彻底惊了,睁大眼睛,好半响,才愣愣地点头。

  秦铮抬步出了房门,见谢芳华没跟上,不耐烦地催促,“还不快跟上?磨蹭什么?”

  谢芳华盯着他愣神了片刻,才在听言傻愣愣的模样中跟着他出了落梅居。

  ------题外话------

  出版社转发赠书的微博似乎是今日到期,已经转发过的亲们期待着获奖结果揭晓吧!到时候出来结果,我会微薄公布的。么哒!o(n_n)o~

  今日上墙者:2,童生[2014—12—21]“越来越喜欢,越来越喜欢,肿么办?阿情,你已经成了我戒不掉的瘾了呢!不过,偶很喜欢且心甘情愿……”

  作者有话:怎么办呢,我只能努力让你更喜欢啦……(*^__^*)……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二章规矩》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