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奇脉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屋内一时分外地安静,无人出声。

  谢芳华不知道这孙太医有多少斤两本事,但是他能给皇上、皇后看诊,多年屹立太医院首席太医的位置,自然不是个只知肤浅药理的赤脚医生。

  把脉片刻,孙太医本来扭曲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眉峰也紧紧地揪起。

  秦铮靠着椅背懒洋洋地坐着,缓缓地喝着茶,好看的眉眼虽然将孙太医的表情看在眼里,但面色神情看不出什么情绪。

  李沐清还从来不曾见过孙太医如此表情,盯着看了片刻,看向一旁的秦铮和燕亭。

  燕亭盯着谢芳华猛瞧,左瞧右瞧,无论如何也瞧不出这个哑巴女人除了身段玲珑外有什么特别之处。若说身段玲珑是优点的话,那么在这南秦京城一抓一大把。

  许久,孙太医抬眼看谢芳华,对她提出要求,“姑娘,劳烦换一只手。”

  谢芳华换了一只手递给孙太医。

  孙太医有了早先秦铮那番举动,自动地拿过帕子给她盖在手腕上。

  谢芳华看着放在她手腕上的帕子,想起了早先被秦铮强迫留下的那块帕子。秦铮的帕子每一块都绣了一支枯梅,针法极其细腻,边角处绣了个精致的“铮”字梅花篆,独一无二。

  也许是她盯着这块帕子太入神,秦铮看着她开口解释,“每一个月我娘都会给我绣一块帕子,非她绣的帕子我不用。”

  谢芳华心神一凛,顿时收敛思绪,她在秦铮面前走神,简直是找死!

  燕亭闻言扭过头,盯着秦铮,“秦铮兄,是不是没去成漠北,你心里一直不顺畅?”

  “像吗?”秦铮挑眉。

  “像!”燕亭点头。

  “那就算是吧!”秦铮不置可否。

  这叫什么话!燕亭撇撇嘴,端起茶喝了一口,有些不耐烦地对孙太医道,“你诊了半天了,到底诊出什么名堂没有?”

  孙太医手一颤,抬起胳膊用袖子抹了抹额头的汗,摇摇头。

  “难道她的病情如此厉害让你都觉得棘手?”李清沐此时也认真地打量谢芳华。他的家世虽然不如英亲王府、忠勇侯府、永康侯府世代勋贵,但是家中从曾祖父到父亲也是三代为官。尤其如今他爹是右丞相李延。右相比左相尊贵,百官之首。他自幼读书,人也聪明。

  孙太医摇摇头,又点点头,继续换了手给谢芳华诊脉。

  秦铮难得有耐心,一直喝着茶不催促孙太医。他不催促,燕亭和李清沐只能跟着他等。

  孙太医换手把脉片刻,又换回手继续把脉,神色越来越沉重端凝。如此反复,大约过了三盏茶,他才罢手,但罢手后久久不语。

  谢芳华得了解放,瞅了孙太医一眼,将帕子叠起来,递给秦铮。

  秦铮放下茶盏,漫不经心地摆手,“赏你了!”

  谢芳华手一顿,盯着他,他不看她,而是看向孙太医,她等了片刻,扫到燕亭和李沐清看过来的视线,只能将帕子收到了自己的怀里。

  “这位姑娘的脉象甚是奇特,老夫行医半生,从未见过这样的脉象。”孙太医沉默许久,才斟酌地开口,“我们寻常人奇经八脉均是正向游走,而这位姑娘的脉络却是倒行逆施,偏偏还极有章法。”

  秦铮挑眉,燕亭和李沐清神色均有些惊异。

  “她的嗓子有哑症不是先天之因,像是后天经过某种药物或者是气劲冲击导致声线不能发出。”孙太医又道。

  “不是天生的哑巴?那依照你说的这么奇怪,可能治?”燕亭看着孙太医。

  孙太医保守地道,“因这位姑娘体质经络奇特,若是治疗的话,不敢把握。”

  “是不敢把握,而不是一分把握没有了?你能有几分把握?”秦铮问。

  孙太医怔了怔,拱手道,“三分。”

  “你向来保守,说三分也就是能有五分了。”秦铮手指敲敲桌面,断然道,“开方子吧!你如何所想,就如何用药。”

  孙太医一惊,“铮二公子?”

  “既然是你行医半生未曾见过的体质,岂不是难得?难道不想试一把?”秦铮平静的声音像逼迫更像是诱惑,“我不求你治好她的嗓子,只求你尽力而为。”

  孙太医眼中的惊异缓缓散去,涌上了跃跃欲试的情绪,但似乎还是有顾忌,谨慎地道,“万一用错了药,不但医不好这位姑娘,反而酿成了错,毁了这位姑娘……”

  “你不用担心!她如今是我的人,以后也是我的人,这个主我能做。就算出了事情,也怨不得你,是她的造化。”秦铮洒意地道。

  燕亭和李沐清对看一眼,齐齐打个激灵,显然被他那句“我的人”给劈了个够呛。

  谢芳华暗自磨了磨牙,他的人?做梦!

  “既然铮二公子这样说,那老夫就为这位姑娘试一试。”孙太医猛地一咬牙,“我今日先开个方子,给这位姑娘用七日的药,七日后我再来把脉。若是能成,三个月也就会好了,若是不成,铮二公子若是想治好她的嗓子,只能另请高明了。”

  “好!”秦铮痛快地点头。

  孙太医走到桌前,提笔写了一个方子,递给秦铮。

  秦铮看了一眼,对外面喊,“听言,进来!”

  听言立即走进屋。

  秦铮将药方子递给他,吩咐道,“以后你每日亲自抓药、煎药,盯着听音喝药。不准出一点儿差错。”

  听言手一抖,这个任务可不轻松,立即点头,“是,公子放心。”

  秦铮摆摆手,“送孙太医,给孙太医封一个厚点儿的酬劳。”

  “是!”听言拿了一个早就封好的厚厚的红封递给了孙太医。

  孙太医倒也不推辞,笑着谢了,由听言送着告辞出了落梅居。

  燕亭凑近秦铮,捅捅他胳膊,低声道,“喂,你对这个听音……什么意思?”

  秦铮扬眉,淡淡道,“就是你看到的意思。”

  他看到的意思?他只是看到了奇怪而已。燕亭得不到话,扭头示意李清沐过来套话。

  李清沐却站起身,对燕亭道,“燕亭兄,既然秦铮兄昨日的酒已经醒了,安然无事,我们该告辞了。昨日先生留的课业我还未完成,想来你也没完成,今日又耽搁了一日早课,明日去上书房,怕是要交一大堆课业。”

  燕亭见李沐清不配合,只能扁扁嘴,站起身,“说得也是,那就走吧!”

  “不留着吃午饭?”秦铮看着二人。

  “不留了,听听你里屋闹出的动静,为了你的听音,整个英亲王府怕是都快被你掀了,我们哪儿还能好好留着吃饭?”燕亭摆摆手。

  “那我就不留了,也不送了,你们自己出去吧!”秦铮靠回椅子上。

  燕亭和李清沐自然也用不到他客气相送,二人说走就走,转眼便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见走了两双一直盯着她打量的眼睛,顿时轻松了几分。

  秦铮则闭上眼睛,靠着椅背假寐,片刻后,他忽然睁开眼睛,对谢芳华问,“你怕不怕喝药?”

  谢芳华想点头,想起什么,却摇摇头。

  秦铮又闭上了眼睛,“既然不怕,那就不用吩咐听言给你喝药的时候准备蜜饯了。”

  ------题外话------

  昨天纨绔世子妃7大结局的2500张签名扉页全部完成了,为了犒劳自己,顶着感冒,跑出去狂欢了。看了一场烟火,两场比基尼表演。嗯,很圆满。o(n_n)o~

  今日上墙者:3,解元[2014—12—25]“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只听过断手断脚的,没听说过谁愿意裸奔的。嗯哼!阿情,你说,对么?”

  作者有话:对!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六章奇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