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闺房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觉得气不顺,懒得再和秦铮待在屋子里,扭身出了房门。

  落梅居的梅花在白日里看着如红色的云海一般,争妍竟开,分外绚丽。

  谢芳华站在门口,看着满院的梅花,轻轻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吐了一口气。如今她这个身份怕是人尽皆知了。尤其秦铮有了个名正言顺圈困他的身份。若是要离开,比曾经的王银怕是要艰难数倍不止。

  可是有什么办法?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是哪一步走错了。

  “听音姑娘!”外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喊声。

  谢芳华抬头,只见有两个婢女各自端了一盆仙客来走进落梅居,一个娇俏,一个丰腴,两人的样貌都是极好,十七八岁,看着分外水灵。

  谢芳华知道这二人应该是英亲王妃派来的,抬步迎上前。

  “我是翠荷,她是翠莲,在王妃跟前侍候。王妃命我二人来给公子和你送花。”其中一个瘦一些看起来有些玲珑机敏的女子笑着问,“公子在吗?”

  谢芳华点点头。

  翠荷却不再往里走,将仙客来递给她,低声道,“你接过去吧!公子的屋子从来不准我们进入的。”

  谢芳华伸手僵硬地接过仙客来,抱在一个臂弯处,又伸出一只胳膊去接翠莲那盆。

  “哎呦,听音姑娘,你一个人怎么能抱两盆?小心给摔了。”翠莲立即躲开,惊吓道。

  谢芳华眨眨眼睛。

  “你先送回去一盆,然后再出来拿这一盆吧。”翠莲催促她。

  谢芳华只能抱着一盆仙客来进屋,秦铮依然在闭着眼睛假寐,她将仙客来放在桌案上,又走了出去,抱了另一盆回屋。

  秦铮忽然开口,“仙客来养殖不难,性喜温暖,怕炎热。要每日里保持盆里湿润,但不可太湿,太湿便会烂根。每日太阳升起的时候,要搬到阳光的地方给它晒太阳,放置的地方一定是空气清新略微有风处,烟尘和污浊空气它会不喜,不爱生长,或者造成干枯。不能太冷,会冻死,也不能太热,会烤死,更不能放在风口,会吹坏。”

  谢芳华听着,几乎想把这两盆花扔出去。这还叫不难?侍候奶奶呢?这么娇气!

  “记住了?以后每日你就照我说的做。”秦铮道。

  谢芳华不点头,无声地反抗。

  秦铮看着她,勾了勾嘴角,“虽然你若是将这两盆花养死了也没什么,左右我能再给你淘弄两盆来,但是我可不想被我娘说我连两盆花都不会养,惹她笑话。”话落,他顿了顿,“另外,你若是将这两盆花养死了,难免我会再给你多弄几盆来让你锻炼。这样一来,我娘定然心疼花,一定会忍不住将你叫去,手把手教你养花。”

  谢芳华打个激灵,英亲王妃爱花是有名的,几乎成痴,被她手把手教她能有好日子过?

  “你若不想有这个下场,就好好侍候好这两盆花。”秦铮丢出结语。

  谢芳华盯着面前的两盆仙客来磨牙,看来她必须好好地侍候好这俩祖宗了,不能弄死。

  “现在就将它们摆在既有阳光又略微通风的地方去吧。”秦铮摆摆手。

  谢芳华四下打量屋子一眼,一起抱起两盆花放在了靠窗的位置,阳光正好照到它们。

  “你会做饭吗?”秦铮又问。

  谢芳华摇头。

  “咱们落梅居有个单独的小厨房,但是一直都空置了,以前这里没有女人,也就罢了。但是既然你来了,从今以后自然要利用起来,再不能浪费了地方。”秦铮慢慢地道,“你不会没关系,可以学。稍后让听言去将宴府楼的大厨请来,每日抽出一个时辰教你做饭。”

  谢芳华恼怒地转头瞪着秦铮。谁说她要学做饭了?不会做饭也不会饿死!用得着学?

  “不想学?还是不想跟宴府楼的大厨学?”秦铮挑眉。

  谢芳华瞪着他,不能说话,只能用眼睛传递信息。都不想,怎么着?

  秦铮支着额头,看着她道,“比起侍弄花草来,学做饭哪个容易?”不等谢芳华有表情,他又道,“比起和宴府楼的大厨学做饭,皇宫的御厨若是来教你,哪个容易?”

  谢芳华只感觉眼前冒火,若是他将皇宫的御厨找来只为了教她做饭,那么她听音的名字不止皇宫知,京城知,天下也都该知道了。

  扬名天下对她半分好处没有!

  “嗯?你好好想想,要不要学做饭。”秦铮静静地看着她,不见逼迫的恶霸形象,可却是将恶霸的行为做了个十足十。

  谢芳华终于在他的目光下败下阵,不想让英亲王妃手把手教养花,她只能好好养那两盆花,不想将皇宫的御厨劳动来这座小院,她只能跟着宴府楼的大厨学做饭。

  “你同意了?那就这么定了。”秦铮声音有几分愉悦。

  谢芳华不看他,无论是冷眼还是无声的反抗对于面前的这个人都没用。无论用什么办法,他一定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公子,药抓来了。”听言匆匆跑进落梅居,手里拿了一堆用细绳捆着的包好的草药。

  “嗯,去煎吧!稍后听音就可以服用了。”秦铮点头,吩咐道,“下午你去一趟宴府楼,告诉那里的大厨以后每日午饭后一刻来府里一个时辰。”

  听言一怔,“公子要大厨来咱们府做什么?您想吃那里的饭菜随时可以去啊。”

  “虽然与宴府楼紧隔一条街,但总归没有自己府里方便。以后听音学会了做菜,你也是有口福的。”秦铮对他道。

  听言一呆,看向谢芳华,谢芳华往火炉里添炭火,用的劲极大,火炉里一阵噼里啪啦响,他脖子一缩,干干笑了两声,“公子您英明,我煎好药就先去宴府楼。今日您在府,盯着听音喝药有您在,用不到我。”

  “嗯!”秦铮同意。

  听言提着药包退了下去。

  谢芳华添完了炭火,提着铁壶,给秦铮倒了一壶滚烫的水,然后将茶盏端给他。

  秦铮也不推却,伸手接过,似乎不知道烫,品了一口。

  这时,英亲王府的大管家喜顺从里屋带着人走出,抹着汗对秦铮哈腰道,“二公子,听音姑娘的房间收拾好了,您进里屋看看,可否满意?”

  秦铮“嗯”了一声,放下茶盏,站起身。

  谢芳华看到大管家喜顺和他身后两个婆子向她偷偷看来的眼神,目光平静任他们打量。

  “听音,你也过来看看。”秦铮走进里屋的同时吩咐了一句。

  谢芳华抬步跟着他进了里屋。

  入眼处,这间屋子再不是昨日那般空空荡荡只有一张床,今日简直换了一番天地。

  屏风画墙,珠帘古翠,绢纱帷幕,锦绣被褥,梨花桌椅,菱花铜镜,绣荷妆台,美人软靠,贵妃躺椅,紫烟香炉,玉石书案……分门别类,一应用具,均是上乘,无一次品。

  谢芳华呆了呆,看向秦铮,这是婢女的房间,还是千金小姐的闺房?弄成这样?

  “喜顺叔,将我小书房收着的冰玉琴和岐山白玉棋以及紫玉砚台和徽菱宣纸喊听言拿来摆上,你再去我娘那里将我去年让她收着的青云岚山的那幅画拿开这里。做完这些,算你过关了。”秦铮扫了一眼房间,径自对外面吩咐。

  喜顺大管家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脸庞抽搐片刻,应了声是。

  ------题外话------

  感冒+大姨妈,怎么破?~(>_<>

  今日上墙者:墨古涵烟,lv3,解元[2014—12—26]“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阿情会说芳华回去难了。”

  作者有话:因为我没想让她回去,等什么时候我想她回去了,她就回去了,我不放人……所以,你们就乖乖地听我安排吧啊……⌒?⌒??⌒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七章闺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