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安排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有琴有棋有书有画,秦铮这是要教她做大家闺秀?谢芳华脸色有些难看。

  秦铮不理会她的神色和想法,在屋中走了一圈,回头对她道,“你躺去床上。”

  谢芳华警戒地看着他。

  秦铮对她挑了挑眉,似乎无意识地说道,“那两盆仙客来不如就放你这屋子里?”

  谢芳华立即抬步走到床前,踢了鞋子,三两下便直挺挺地躺在了床上。

  秦铮缓步走到床前,听得她呼吸窒了窒,他轻轻勾手,放下了帷幔的娟纱,将里侧的身影遮挡住,隐隐约约,顿时看不清了。他在床前盯着床里看了片刻,蓦地转过身,声音清凉,“起来吧!以后不准白日里躺在这里偷懒不干活。”

  谢芳华用手指抠了抠被褥,有些恼怒地起身下了床。

  这时,外面传来听言结巴声,“公……公子……”

  “嗯?”秦铮看向外面。

  “大管家说……说您要将小书房的琴棋砚台宣纸都拿来听音的屋子?”听言结巴地问。

  “嗯,你没听错,快去拿来。”秦铮颔首。

  听言脚下似乎站不稳,一个屁蹲坐在了地上,又立即爬起来,向小书房跑去。

  秦铮回转身,懒懒地躺在美人靠上,对谢芳华道,“每日我卯时起床,起床后去后院场地练剑,一般半个时辰。回来之后梳洗用膳,辰时出府去上书房上半日的课程。午时回府用膳,用过膳后,未时去校场学骑射。酉时回府,晚膳后去小书房完成先生留的课业。”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贵裔子弟不轻松,的确每日时间都安排得很满。

  “以后你每日卯时起床,陪我去练剑,回来之后为我梳洗。我去上书房就不用你跟着了,有听言跟着。辰时我离开后,会给你请四位女教习前来教你琴棋书画。每一样各半个时辰,正好两个时辰。午时我会回府用膳,顺便检查你学习的结果。未时我去校场,宴府楼的大厨来教你一个时辰的厨艺,另外晚上我去娘那里会请她抽出时间每日下午教你一个时辰的针织女红和闺中礼仪。酉时回府,晚膳后我去小书房完成先生留的课业,你跟着我去,我顺便检查下午你学习的成果。”秦铮又道,“每七日休息一日。”

  谢芳华本来眼睛平静,听完后睁大眼睛看着他。

  “我的贴身婢女不是容易做的,不但要精通琴棋书画,也要精通针织女红,另外厨艺也不能差了。届时带你出去,我才拿得出手。”秦铮看着她道,“有信心学好吗?”

  信心你个鬼!谢芳华撇开头,秦铮不是缺婢女,他是缺女儿!

  “没有信心不打紧,时间长得很,我们慢慢来。”秦铮笑了笑,似乎为自己安排满意。

  谢芳华看着窗外,想起了前世,她过得似乎就是他安排的这种日子。每日关在忠勇侯府里学习琴棋书画、针织女红、闺中礼仪。只不过这世多了一样厨艺罢了。忠勇侯府是钟鸣鼎食之家,比当今的南秦皇室发迹得早,谢氏一脉膏粱锦绣,富贵逼人,自然用不到女儿去学厨艺讨好他人。她的身份要做的只是端庄有礼,将来撑得起夫家门面,做一位尊贵的夫人。

  可是上一世她学了十几年,最后未到嫁人,便一培黄土了却一切,去了黄泉。

  可见琴棋书画、针织女红、闺中礼仪这些东西在某一种东西笼罩下都是无用的。

  所以,这一世,她暗中跑出了府,混进选拔暗人的队伍去了无名山。无名山是皇室暗卫的起源地,藏书数万册,包罗万象。她要学皇权天网,要学机谋善变,要学兵法谋略,要学刀剑武艺,要学如何杀人,如何杀死人,如何杀了人还不偿命。

  八年的时间,她利用所学,回报给无名山的是一记天雷,算是谢师礼!

  “在想什么?”秦铮忽然盯住她的眼睛。

  谢芳华没有情绪地转过头,看着秦铮。若说早先被他缠住脱身又被他劫来困在府里,她还有些慌乱,这个时候忽然不慌了。不管他这些日子的举动和今日的举动是为了什么。总归不至于要了她的命,也要不了她的命。那还怕什么?

  不就是待在这里做他的贴身婢女吗?

  回到忠勇侯府去做得不也是这些?那里的身份是小姐,这里的身份是顶着婢女名头的小姐。多了侍候一个人外,没什么区别。

  既然站在京城脚下,所以,回不回去其实也没什么分别。

  总归只要她在,今生就不让忠勇侯府倒塌,也不会叫谁得逞捧了忠勇侯府的烟灰下酒。

  “公子,东西取来了。”听言捧着东西小心翼翼地进了屋。

  秦铮转开头,“放在桌案上。”

  “是!”听言将琴棋笔墨砚台宣纸小心地一一摆好。

  “二公子,王妃说您放在她那里的东西一直仔细地收在库房了,听说您要,她命人去拿了,晚上您若是过去,自己带回来就成。”喜顺站在门口恭敬地回话。

  秦铮点点头,“你去回话,晚上我会去娘那里陪她用膳。”

  喜顺应了一声,见他再没吩咐,带着两个布置房间的婆子出了落梅居。

  “药煎好了没?”秦铮问听言。

  “正煎着呢,我这就去看看,咱们小厨房第一次生火,不太好用。”听言跑了下去。

  “对了,以后我换下的衣服都你洗。”秦铮对谢芳华又道。

  谢芳华不看他,走进最里面他的屋子,拿了他昨日换下的衣服,抱着出了房门。

  听言从小厨房探出头来,对她招手,“听音,我这旁边的屋子就是洗衣房,有水池。”

  谢芳华点点头,走了过去。

  来到洗衣房,里面有木盆,搓板,水池,皂角,她舀了水,将外衣、里衣逐一分开,一不小心掉地上一件亵裤,她脸色蓦地寒了下来,盯着那件锦绸的亵裤好半响不动。

  “听音,你会洗衣服吗?”听言悄悄探过头来,低声询问。

  谢芳华扭头看向他,脸色沉得如六月的霜雪。

  听言看到她的脸色吓了一跳,顺着她的目光,也看到了地上的亵裤,猛地一惊,立即跑进来将亵裤捡起来放在盆子里,对她道,“公子的衣物一直都是我洗,如今公子让你洗,是没拿你当外人,嗯,不对,从今以后你就是公子的人了,不会洗没关系,洗洗就会了。”

  谢芳华静默半响,蹲下身,拿了皂角沾了水抹在衣服上,用搓板搓起来。

  “原来你会洗,这是最好了。”听言高兴地掉头走了出去。

  谢芳华没用多长时间便洗了一件外衣,之后又拿起里衣,用力地揉起来。

  隔壁小厨房传来浓浓的药味,熏得鼻子发呛。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谢芳华没抬头,听言探出头,见到来人,惊异道,“王爷?”

  谢芳华手一顿。

  “怎么这么大的药味?”英亲王大踏步迈进落梅居的门,皱了皱眉毛。

  听言立即见礼,恭敬地回话,“给听音煎的药。”

  “听音?”英亲王停住脚步,看着听言,声音端严,“铮儿新收的那个婢女?”

  “是!”听言弄不明白王爷今日怎么来了落梅居,规矩地点头。

  英亲王眉头动了动,对他问,“二公子呢?”

  “在屋里。”听言指指屋子。

  “那个婢女呢?”英亲王又问。

  “在洗衣房。”听言扭回头,对洗衣房清喊,“听音,王爷来了,快出来见礼。”

  ------题外话------

  感觉最近有些人比较浮躁,来,看这句话——饭要一口一口地吃,水要一口一口地喝,局要一步一步地布。

  今日上墙者:沙佳妮,lv2,解元[2014—12—27]“我们书群(即团购群)第一期答题活动在今天落下帷幕了~恭喜以下三位读者获奖:时间的印记,蓝瑶绽,染染划破泪浅。撒花撒花~奖品是古风手工簪子一个(美美哒的哦)。书群不定时会有活动回馈读者,亲爱的西家美人们,你们还不来报道吗?群号34476623【验证信息是书中人物名】,我们欢迎你们的加入,么么”

  作者有话:文里留言区是我们的家,文外qq群就是我们大家的小窝,欢迎没加群的亲进里面来温暖。咱们家的管理员们会不定期组织活动!都是很有意思和有纪念意义的奖品。o(n_n)o~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八章安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