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父子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本来不想出去见英亲王,奈何被他问到,听言喊她,只能扔了衣服走了出去。

  英亲王她见过,她爹娘死的时候,他陪着英亲王妃一起去了忠勇侯府。四十多岁的年纪,端言冷肃,仪表堂堂。秦铮的容貌偏向英亲王妃,所以与英亲王也就两份肖似。

  “你就是听音?”英亲王见到谢芳华,仔细打量她。

  谢芳华跪在地上,垂首点头。

  “听说你不能说话?”英亲王道。

  谢芳华再次点头。

  英亲王皱眉,“抬起头来。”

  谢芳华眉梢动了动,缓缓抬起头,目光平静地看着英亲王。

  英亲王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忽然攸地定住,上前了一步,“你的……”

  “爹,你怎么来了?”秦铮从里屋走出,不见脚步有多快,转眼便来到了英亲王面前。

  英亲王脚步顿住,看向秦铮。

  秦铮对谢芳华凝眉,“衣服洗完了吗?”

  谢芳华摇头。

  “还不快去洗!”秦铮声音沉了沉,眼眸掠过一旁的听言,“多嘴多舌!药煎好了?”

  听言猛地一哆嗦,立即摇头,起身跑回了小厨房。

  谢芳华站起身,走回了洗衣房。

  “爹昨日跑出外面鬼混了一夜,这是刚回来?”秦铮斜着眼睛打量英亲王,“衣服都没换,看来没去我娘那里了?您不回去疼我娘,跑来我这里做什么?”

  “混账,你怎么跟我说话呢?”英亲王大怒。

  秦铮笑了一声,“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

  “我是你父王!你还有没有大小?”英亲王抬脚对秦铮踢来。

  秦铮灵巧地躲开,嫌恶地看着他,“一身脂粉味,又去翠红楼了?”

  英亲王眉头竖了起来,“我是去办案。”

  “利用职权之便玩玩也没人说你什么。”秦铮道。

  “你……”英亲王脸色顿时铁青。

  “您不就是跑我这里看女人吗?如今人也看了,您可以走了。”秦铮摆摆手赶人。

  英亲王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多日不管你,你无法无天了是不是?收一个婢女弄得人尽皆知,我去宫里给皇上回话都听到了宫中在说你的事儿。”

  “乱嚼舌根子的人总是这么多。”秦铮不屑地道。

  英亲王瞪着他,见他一副没形没样站在他面前的样子就恼怒,“前些年是太后宠你,这些年是皇上、皇后、太妃宠你,你娘也日日护着你,我看你越发被宠得没边了,连我都敢编排两句了。若是再不管制你,他日你还像什么样子?”

  “儿子不成器,永远变不成爹希望的样子。您老留着心血可劲地栽培大哥吧!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秦铮漫不经心不当回事儿地道。

  “你……”英亲王见提到他的大儿子,恼怒的气焰一时僵住。

  “您快去我娘那里吧!那个女人把心都掏给了您,隔三差五就守空房,拿花草解闷,您可要小心,若是有朝一日她不喜欢花草了,给您不小心戴个绿帽子玩玩,您就不好受了。”秦铮转身向屋子里走去。

  “秦铮!”英亲王的怒火再次被成功地激了起来。

  秦铮跟没听见一般,头也不回。

  英亲王看着他闲闲散散,气他如家常便饭的模样,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忍了半响,才怒道,“太后三年前去了,皇上和皇后、太妃喜欢你也是有限度的,你娘身子不好,有朝一日不能护着你了,看还有谁疼你宠你?”

  “太后即便死前一刻也是疼我的,皇上、皇后、太妃喜欢我不就因为我有个好爹吗?我娘身子不好,您知道啊?既然知道就别总是往其她姨娘那里跑,多陪陪她,少咒她。至于将来……”秦铮顿了一下,挑眉道,“我不是还有媳妇儿疼吗?”

  英亲王脸色有些绿。

  “您慢走,儿子不送了。对了,您告诉大哥,让他别打主意到我的女人身上。否则他若是断了胳膊或者断了腿,您别来找我。”秦铮挑开帘子进了屋。

  英亲王看着晃动的帘子,脸色不停地变幻各种颜色,最后,恼怒地甩袖出了落梅居。

  听言见英亲王被气走了,探出头看了一眼,又缩回了脖子。

  谢芳华这是两世以来第一次见到英亲王和秦铮这一对父子的相处模式。原来竟是这般模样?让她洗着他的亵衣也不觉得难以接受了。

  她知道英亲王府的庶长子极其有才华,得英亲王喜爱,甚是出众。

  她知道英亲王除了有英亲王妃外,还有两个侧妃,四位侍妾,三个通房。

  她知道秦铮受所有人的宠爱,能在南秦京城横着走,无人敢惹,纨绔嚣张。

  但是她不知道原来背地里还有这么一出,他的每一句话都直刺英亲王,英亲王却竟然拿他无可奈何,踢了一脚没踢到,竟然不踢第二脚了。

  “听音,药煎好了。”听言端着药碗出来,脸上没染任何想法,显然见惯了这种戏码。

  谢芳华抬头看了一眼,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点点头。

  “我见你快洗完了,这药还热着,先给你放去屋里,你稍后进来喝。”听言道。

  谢芳华再次点头。

  听言端着药碗进了屋。

  谢芳华听见屋中传出小声的说话声,是听言的,“公子,您又将王爷气走了。”

  “这样不是才能如了大哥的意吗?”秦铮嘴角微带嘲讽。

  “王爷这回想来是听到了外面的传言,过来看听音。连宫里都知道了,公子,会不会有麻烦?”听言忧心地问。

  “知道就知道,有麻烦怕什么?爷还能顶不住?”秦铮不屑。

  听言没了声。

  “以后不管谁进了这落梅居,都给我拦死了,听音若是不想见谁,你不准多嘴多舌喊她出来。”秦铮下命令,“王爷,大公子,王妃,就算皇上来了也用不着她出去请安。”

  “……是!”听言感觉后背都冒汗了。

  秦铮摆摆手。

  听言立即退了出去。从昨日到今日,短短一日夜,他感觉腰间的剑都沉了几分。

  不多时,谢芳华洗完衣服,舒展平整,凉在院内的杆子上,擦了手,进了屋。

  “洗得不错!”秦铮顺着窗子向外看了一眼,翘了翘嘴角。

  谢芳华看着他愉悦的心情,敢大逆不道气得老子跳脚的恶人,什么他不敢做?谁敢惹?垂下头,端起药碗,眉头都不皱一下地仰头喝了。

  秦铮看着她,“苦吗?”

  谢芳华闻言留了个碗底递给他,苦不苦试试不就知道了?

  秦铮撇开头,嫌恶地道,“爷从小就没喝过药,闻着就苦死了。”

  谢芳华毫不意外,大冷的天顶着冷风睡在马车上两日都不发热,体质好得令人发指,从小到大没喝过药也不奇怪。放下药碗,不再理会他,走到不远处的贵妃榻上躺下闭目休息。

  秦铮看了她一眼,到没不同意她休息,也靠着美人靠闭上了眼睛养神。

  屋中气息宁静,落梅居幽幽静静,或浓或淡的冷梅香隐隐传入屋中。

  谢芳华本来只想休息一会儿,却不知不觉睡着了。睡了许久才醒来。

  “既然醒了,就出去外面认认师傅。明日正式学课。”秦铮的声音在她醒来后响起。

  谢芳华混沌了片刻,看向窗外,只见院中摆了桌椅,坐了四个中年女子和一个中年男子。那四个女子她今生没见过,上辈子却熟悉,正是京中有名的四位女师傅,琴棋书画独得一绝,专给公主上课。那个中年男子有一股隐隐的油烟味,不用想也知道是宴府楼的大厨了。

  ------题外话------

  又是一个礼拜匆匆过去了,一个礼拜一个礼拜的,可真是快啊……

  今日上墙者:钱小多2,童生[2014—12—28]“我觉得大家思维真是太活跃,太丰富啦!铮二爷果然是二爷!让人欲罢不能,又哭笑不得!让人不得不爱!我想阿情肯定把每个人的角色定位好了,等着我们慢慢看!”

  作者有话:没错,我早已经把每个角色都定位好了!所以,情节的大体局势走向,人物的性格出场格调等等,基本上是都有自己的轨道了。所以,大家只需要跟着我往下看就好了。么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九章父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