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交易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屋中有一瞬间静寂无声,院外吵闹走来的凌乱脚步声分外清晰。

  谢芳华一怔过后,脸色瞬间黑透,猛地扔了炭火,火炉里“啪”地一声清响,她挥手盖上炉盖,站起身,走出中屋,挑开帘幕,恼怒地看着秦铮。

  什么叫做他和听音姑娘有了*?

  什么叫做他开了荤腥?

  她忽然恍然,外面到底有了什么样的传言,才致使早先她的哥哥气成那样冲来英亲王府的落梅居找秦铮?感情是这样的事儿!怪不得听言言语怪异,春兰看她的眼神既荣幸又感叹,英亲王妃如此的眉眼带笑,关心她的身体,亲自嘱咐秦铮照料她。

  她竟然还蒙在鼓里?

  秦铮听到中屋的动静,缓缓回过头,见谢芳华一脸铁青地看着他,他慢慢地放下筷子,对她露出无辜的神色,莫名地道,“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昨夜到今日都做了什么,你心里最清楚不过。”

  “既然你没做什么?为何有这样的传言?若是没有风,浪能起来?”谢芳华死死地盯着他,语气极低,似乎沿着唇瓣磨着牙齿发出来。

  “咦?听音,你竟然会说话了?”听言呆呆地看着谢芳华,嘴里叼着吃了一半的鹅腿愣在那里,既惊讶又奇异地看着她。

  谢芳华不理会听言,只看着秦铮,听他解释。

  秦铮踢开椅子,站起身,不再看她,面无表情地道,“我也需要别人给我解释。”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不再出声。

  秦铮走了两步,来到门口,挥手挑开了帘幕,看向院外,冷冷地对着燕亭等一群吵闹的人道,“哪里听来的荒谬言论,让你们如此来我这里胡言乱语?”

  燕亭等人本来笑笑闹闹,闻言齐齐停住脚步,怔在了院中。

  “荒谬言论?”燕亭呆了一下,须臾,他看着秦铮好笑,“秦铮兄,我娘听你娘亲口说的,难道还有假不成?”

  “你娘听我娘说的?”秦铮扬眉。

  “是啊!”燕亭点头,叙述消息来源,“英亲王和王妃今日不是去了左相府给你大哥过纳彩之礼吗?回来的路上,碰到我娘邀几位别府的夫人一起出去采买首饰,聊了几句,否则我哪里知道你动作这么快就动手了?”

  秦铮顿时沉着脸没了声。

  谢芳华心中呕血,英亲王妃不是胡说八道的人,难道什么事情让她误会了不成?

  “喂,你黑着脸做什么?难道……你没有?”燕亭奇怪地看着秦铮。

  “燕亭,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了!”秦铮冷眼看着他,“你对忠勇侯府的小姐也不过如此,有闲心盯着别人的私事儿,不如去理会自己的事儿。若是宫宴的时候,你还做不出什么来的话,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燕亭笑意猛地僵住。

  “届时你有不如意的地方,别怪我今日没提醒你!”秦铮转身回了屋,帘幕“啪”地落下,冷冷吩咐,“来人,将他们都给我赶出府去!”

  暗中忽然窜出十道身影,一人提起一人,转眼间就送出了落梅居。

  燕亭等人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甩开,扔在了落梅居外。

  落梅居的大门顷刻间关上,里面转眼间紧紧落了锁。

  高墙阻隔,再看不到院里的情形,只闻得梅花香气阵阵。

  燕亭本来今日邀了几个同窗喝了一场酒席,如今酒顿时醒了,通体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被秦铮扔出落梅居。同样也是第一次,他从秦铮的眼神里看到了不屑和冷漠,他顿时如一根棍子捅到了心窝,戮到了他最深的痛脚,那是关于这么些年来他心里藏着的那个人儿和那个秘密的,潮红的脸霎时变成了白纸的颜色。

  今日来的人大约有七八个,但谢芳华熟悉的人里面也就只有程铭和宋方。没见到李沐清的影子,而是几个家世都不如那日在落梅居做客的贵府子弟。

  临近过年,各府都忙碌,公子们也是不得闲的。唯独燕亭和家中争执闹婚事儿,知道秦铮自从有了个听音,便懒得再和他们出去玩耍了,而谢墨含和李沐清都早已接手各自府中打点年礼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没时间总出来玩,所以,他强硬拉了程铭和宋方,又聚了几个平时关系还过得去的公子,跑去了吃酒,发泄心中的苦闷。

  一群人喝酒之后,齐齐将他送回了永康侯府,在门口的时候,正碰到永康侯夫人回府,便与他说了英亲王妃所说之事,他一听之下,头脑一热,便邀了大伙一起来了英亲王府找秦铮。哪里想到,却得了秦铮扔出落梅居的对待。

  被扔出落梅居,他到不觉得落了面子,秦铮从小性情就怪癖,这么些年,他时有得罪他,他经常说翻脸就翻脸,也习惯了。可是最让他难受的是他最后那句话。

  “若是宫宴的时候,你还做不出什么来的话,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他虽然不比谢墨含、李沐清聪明,但是从小也是与他们混在一起,耳濡目染。秦铮的话语也许别人听不出什么味道来,但是他却是听了个清楚明白。

  其一,对忠勇侯府小姐之事上,秦铮在看不起他。

  另外,还有一层意思,他不敢去猜测——

  “燕亭兄,我就说让你别来,你非闹着要来,如今惹急他了吧?”宋方连连叹息,“这么些年,秦铮兄的脾气我们谁不清楚?他看着脸皮厚,其实薄得很。算了,我们被他扔出来,虽然没面子,但他月前踩着左相府的马车穿街而过的事儿也发生过,左相都拿他无可奈何,我们的面子又值几个钱?”

  “是啊,这件事儿是人家屋子里的红粉情事儿,被我们知道了,这么吵吵嚷嚷的跑来,让他面子往哪儿搁?秦铮兄扔出我们,也不亏。”程铭也立即道,“若是搁我身上,我也不喜欢谁盯着我的屋子和女人。”

  “是啊,我们走吧!”有几个公子附和,连连点头。

  燕亭站着不动,脸色不停地变幻,盯着落梅居紧闭的门落,他一会儿愤怒,一会儿颓然,一会儿迷茫,一会儿又露出倔强的神色。

  “燕亭兄?”程铭拍拍燕亭的肩膀。

  燕亭回头瞅了一眼程铭,打开他的手,一言不发地迈步离开。

  程铭笑笑,不以为意,挥手招呼众人跟上。

  不多时,一行人离开了英亲王府。

  秦铮站在门口,隔着一盆仙客来看着院外,落梅居冷风吹来,枝上梅花零星地飘落飞扬,有的顺着紧紧关闭的门飞出了院外,院外人的说话声清晰地传入院里。不多时,凌乱的脚步声渐渐走远,直到无声音在传来。他却一直没离开窗前,静静地站着。颈长的身影如玉竹般清傲孤高。

  谢芳华看着秦铮的背影,所有的怒意忽然就泄去了。

  不管英亲王妃误会了什么,或者传出了什么,都不是事实,她是听音,扣在她头上的称号如今就是秦铮的贴身婢女。外面早已经将他当做秦铮的人,至于别的,有没有发生,到底如何发生的,别人只当意料之中。

  既然如此,她又怒什么?

  谢芳华这样一想,便不再理会此事,转身回了中屋。

  秦铮听到帘幕清响声,回过头来,只看到晃动的帘幕,他眸光缩了缩,没说话。

  “公子,您……您什么意思?您和听音难道没……什么……”听言回过神,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他家公子是做了不承认的人吗?才不是!可是也不至于听音如此恼怒吧?今日白天公子给听音洗衣服,听音病着睡了一日,公子对她多有照料,他们怎么也不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啊。

  秦铮扫了听言一眼,面色攸地变冷,“今日早上,你去找我娘了?”

  听言被秦铮眼神吓得一哆嗦,连忙点头,“是,是啊。”

  “我早就告诉你,管住自己的嘴巴和腿脚,你将我的话当耳旁风了?”秦铮挑眉。

  听言干干一笑,挠挠脑袋,低声道,“可是王妃在我来英亲王府那日也告诉我,让我无论有什么事儿,都不准瞒她啊。”

  “她的话你倒是记得清楚,我的话你怎么就不长记性?”秦铮看着他。

  听言嘟起嘴,不满地看着秦铮,“没有小姑姑将我弄来这里,我哪儿能陪着您?自然是先听她的。”话落,见秦铮又寒起脸,连忙讨好地道,“我也没说什么,就是将昨日夜里你将我赶走,听音屋中又闹了半夜动静的事儿告诉王妃了。王妃不怎么信,就来了落梅居,后来的事儿,公子您知道的啊,王妃喊醒了您,再然后,看了看听音,就走了。”

  秦铮沉默片刻,对他沉声道,“你去后院子的兵器房里面壁三日。”

  听言“啊”了一声,顿时哭丧起脸,“公子,不要啊……”

  “再不治你,你哪天该将我卖了!”秦铮抬脚踢了他一脚,“给我滚!”

  “大冷的天,兵器房更冷啊,三日会死人的。”听言躲开秦铮的脚,有些赖皮地讨价还价,“公子,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去找王妃告状,我该听你的话,我反省,就一日吧,好不好?一日我保准长记性……”

  “来人!给这个东西拖去兵器房。”秦铮不再理听言,对外面喊了一句。

  听言小脸顿时一白。

  一个黑影立即进了屋,转眼便钳住了听言,拖着向外走去。

  听言立即大叫起来,比杀猪的声音听起来还惨烈。

  “再叫堵上他的嘴,给我好好看着,三日,不到三日,不准放他出来。”秦铮吩咐。

  听言顿时没了声。

  黑衣人拖着听言不出片刻便拖出了落梅居。

  秦铮处理了听言,伸手关上门,转身进了中屋。

  中屋内,谢芳华坐在火炉边煮茶。

  秦铮站在她面前,看了她片刻,见她头也不抬,他挑眉问,“这回你是真冤枉我了,听言告状,我娘误会,不关我的事儿,你是不是该向我道歉?”

  谢芳华轻轻哼了一声,抬眼看他,眼底黑幽幽的,“你确定我真冤枉了你?”

  “确定!”秦铮点头。

  谢芳华忽然抬起脚踹向他。

  秦铮灵巧地躲开,对她黑下脸,“身子不利落,腿脚到还是挺利落,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今日怎么病倒的?刚伤寒好点儿就给忘了?”

  “别说落梅居,就是这个英亲王府都尽在你的掌握,你若是不想什么事情传出去,怎么可能传得出去?即便是听言,你不同意,他也跑不出去!”谢芳华冷眼看着他,陈述事实,“如今还来装模作样,你觉得你可信?”

  秦铮忽然笑了,勾了勾嘴角,弧度扩大,凑近她,捻起她一缕头发,赞扬道,“不愧是我的听音,对我如此了解。就冲你这番话,我是不是该奖励你?”

  谢芳华打开他的手,冷声道,“春年我要三日的假。”

  秦铮攸地收了笑意,断然拒绝,“不行,三日太长了!”

  谢芳华冷静地看着他,面无表情地道,“若是你不同意也可以,你最好到时候困住我,拴住我,否则,这落梅居我总是要出去的,出去之后再也不回来了。”

  秦铮死死地盯着她。

  谢芳华神色不动,气息凝定。

  片刻后,秦铮忽然气笑了,“好,就依你!敢跟爷讨价还价,你是第一个。”

  谢芳华撇开脸,有些面皮早就扯开了,她也不怕他了。

  “不过倒是蛮新鲜!”秦铮笑吟吟地坐在她旁边,对她道,“三日时间可以应你,但除夕那日夜子时,你得出现在城门楼陪我看烟火。”

  谢芳华嗤之以鼻,烟火有什么好看的?女人才爱看!他是女人吗?

  “你若是不同意,爷就算绑也要将你绑住。就算你不听话跑了,天涯海角也要将你抓回来侍候我。你若不信这个邪,可以试试?”秦铮懒洋洋地看着她。

  谢芳华倒了一杯热茶,往唇边喝,“好!”

  秦铮一把夺过她手中的茶,对她道,“你身子如今不宜喝茶,喝白水吧!”

  谢芳华竖眉。

  “你不愿意喝白水,就喝红糖水,姜汤水,红枣水。”秦铮将茶放在自己嘴边喝了一口,霸道地说道。

  谢芳华站起身,只能去倒白水喝。

  秦铮眸中露出笑意,满意地喝着手里的茶水。

  一夜无话。

  第二日,秦铮早早起了,自己去后院的场地练剑。

  谢芳华昨日喝了一日的药,发了汗,伤寒好了大半,脑袋不浑噩了,身子也轻便了不少。同样早早就醒了,但秦铮没喊她去练剑,她自己也知道爱护自己,没争着跟去,而是起了床,从柜子里拿出棉布和棉花缝制布包。

  这种东西会伴随她几日,她想着,以后每个月都要多一件记葵水的麻烦事儿了。

  她缝完了几个布包,将针线放入柜子里,秦铮也练剑回来了。

  秦铮的身后跟着一个小厮打扮的人,正是侍书小时候的玩伴林七。

  谢芳华看到林七,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没出声。

  秦铮进了屋,放下剑,对身后一指,跟谢芳华说道,“他叫林七,这几日代替听言在咱们的落梅居当值,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他去干。”

  “听音姑娘,小人叫林七,您只管吩咐。”林七垂着头,恭谨地道。

  谢芳华点点头。

  “去大厨房端饭吧!”秦铮挥退林七。

  林七应了一声,动作利索地小跑出了落梅居。

  秦铮走到清水盆洗脸,之后换了一件干松的锦袍,梳洗妥当之后,对谢芳华道,“我今日去一趟忠勇侯府,你身子不爽利,在屋子待着吧!”

  谢芳华扬眉,去忠勇侯府做什么?

  “娘亲给忠勇侯府准备的年礼,我给送过去。”秦铮解释。

  谢芳华低下头,给忠勇侯府送年礼派个管家去就成了,需要他亲自去?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最好别又醉醺醺地回来。

  秦铮看着她,忽然笑了,“你放心,我今日去,怕是喝不到酒。没准还被打出来。”

  谢芳华瞟了他一眼,活该!

  林七端着饭菜回了落梅居,将饭菜利索地摆上,悄悄退了下去。

  秦铮和谢芳华一起用膳,没了听言在旁边絮叨,清静很多。

  饭后,秦铮出了落梅居,去了英亲王妃处。

  谢芳华拿了一本书,窝在美人靠上看书。

  林七悄悄从门口探进头来,低低喊了一声,“听音姑娘!”

  谢芳华抬眼看了他一眼,对他笑了笑,“进来吧!”

  林七走进屋,来到谢芳华面前,搓了搓手,有些局促地看着她。

  “你怎么会被秦铮派来了这里?”谢芳华看着他,林七有喜顺大管家这个干爹罩着,在英亲王府也算是个混得开的,各房各院都有些脸面,油水也不少捞。

  林七垂下头,有些紧张地小声道,“小人也不知道原因,只是今日小人路过后院练武的场地,往里面看了一眼,铮二公子正巧从里面出来,看到我,便让我跟着来这里侍候了。”

  “他没说什么?”谢芳华问。

  林七摇摇头,“只说让我去大管家那里报备一下,借我用三日,这三日里顶替听言。”

  谢芳华点点头,道,“听言被他罚了,面壁三日,也许逮住你,顶他用了。”

  林七点点头,低声道,“昨日晚上侍书给我传消息,说让我逮住机会问问您,外面传的……”他顿了顿,见谢芳华脸色不变,低声又道,“您被铮二公子入房的事情可是真的?他家公子听到后险些将书房砸了。若是得了您确切的消息,我赶紧将话递过去。”

  “你现在就给他传话回去,说没有,不过是英亲王妃误会了。”谢芳华揉揉额头道。

  林七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今日虽然不能出去,但是与我交好的一个大厨房采买今日出去,我赶紧去找他,让他帮着带句话去忠勇侯府。”

  谢芳华点点头,对他摆摆手。

  林七立即出了房间,跑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继续看手边的书,想着既然外面都传扬开了,那么言宸怕是也知道消息了。他会不会坐不住再次闯进这里?应该不会!言宸沉稳,善于分析,该不会相信才是。他比哥哥要了解自己。哥哥是关心则乱。

  半个时辰后,林七回了落梅居,站在门口,低声道,“听音姑娘,消息传出去了。”

  谢芳华“嗯”了一声,“辛苦了!”

  林七脸一红,连忙摇头,“不辛苦,小人和侍书是光着屁股长大的情分,不过后来分开了。这点儿小事儿算不得什么。再有什么事儿,您只管找我就是。”

  谢芳华点点头,问道,“秦铮呢?他出府了吗?”

  “铮二公子刚出府,您放心,小厨房采买那人先走了一步,消息肯定比他早到忠勇侯府。”林七保证道。

  谢芳华颔首,“那就好。”

  林七见她没什么吩咐,退出了门外,拿起扫把打扫落梅居地面的落梅。

  又过了半个时辰,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不多时,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林七,听音姑娘在吗?”

  “依梦姑娘?”林七往外瞅了一眼,点点头,“听音姑娘在。”

  “劳烦你通秉一声,就说我来看望她。”依梦轻软地说道。

  “这……”林七往屋里看了一眼,犹豫地道,“铮二公子吩咐了,闲杂人等,不得来落梅居叨扰听音姑娘。如今铮二公子不在,你还是改日再来吧!”

  依梦闻言顿时笑了,“我是闲杂人等吗?”顿了顿,她又笑道,“就算对于落梅居来说,我是闲杂人等,但是铮二公子如今不是不在吗?听音姑娘若是愿意见我呢?就不算是我打扰了。”

  林七一呆。

  “你不去问问,怎么知道听音姑娘不见我?还不快去!”依梦催促他。

  林七想了片刻,点点头,转身往屋门口询问。

  谢芳华自然听到了门口的动静,放下书卷,抬头看向落梅居门口。

  只见一个苗条的女子站在门口,只她一个人,身穿翡翠色的烟织罗裙,容貌秀美,冷风吹过,松散的云髻和罗衫扬起,她显得飘飘渺渺。真应了她的名字,如梦如幻。

  依梦她知道,是秦浩近身侍候的婢女,也是通房丫鬟。

  据说在秦浩的跟前极其受宠,将来秦浩大婚之后抬她做宠妾姨娘,是很可能的。

  她今日来做什么?

  还趁着秦铮不在的情况下?

  当然,如果秦铮在的话,是一定不会让她进门的,没准会将她扔出去。

  可是,正如她说,秦铮不是不在吗?那么她自然可以见见的,如今秦浩和秦铮的兄弟之争已经引发到了左相府,秦浩有野心,秦铮也不是吃素的,二人的争斗将来势必引发到朝堂。这个依梦既然是秦浩身边的人,她见见她,也能看清几分她的作用。

  “听音姑娘,依梦姑娘来看望您,您见吗?”林七在门口低声问。

  谢芳华没说话。

  “您如今病着,若是不想见任何人的话,小人就将她推辞了。”林七这句话是说给门口的依梦听,他自然不想谢芳华见依梦,这府中谁人不知道铮二公子和大公子不对付。若是出点儿什么事情的话,铮二公子一准拿他试问。

  “将依梦姑娘请到隔壁西厢房的画堂,我就来。”谢芳华对外面低声道。

  林七出乎意料地愣了一下,只能按照吩咐,去门口请依梦。

  依梦听说谢芳华要见她,温软地笑了笑,随着林七进了落梅居。

  她第一次来到落梅居,眼神轻巧地将落梅居扫了一圈,从梅花的枝干上,落到梅花的枝头,须臾,收回视线,向正屋看了一眼,抿了抿唇。

  “依梦姑娘,这边请!”林七带着人走向西厢房画堂。

  依梦脚步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神色,从正屋收回视线,点点头,随着林七身后走。

  来到西厢房画堂,林七请依梦入座,自己退出了门外。

  依梦将手里拿的锦盒放在了桌案上,缓缓落座,等候着谢芳华。

  谢芳华故意让她等了一会儿,才披了一件披风出了房间,提一壶茶来到了西厢房。

  林七给她打起帘幕,她缓步迈进门槛。

  依梦见她来到,目光第一时间落在她身上,入眼处,她看到的女子脸色微微苍白,身子纤细,姿态弱不禁风,白狐披风披在她身上,还显得有一种沉重之感。头上上等的珠钗翡翠珍奇华贵,连刘侧妃的头面首饰在她的面前都落了下乘,里衣华美,绫罗层叠,华光点点,更是上等的锦缎,英亲王妃身上所穿也莫过如此。她一时愣住。

  同样是贴身婢女,她身上的穿戴比她差得远了。

  她这是在听闻铮二公子收了一个婢女之后,第一次见到她,容貌寻常,却是一身穿戴任何人见了她都惊艳。

  她自诩娇花照水,弱柳扶风,可是面前的人比她更甚。

  她自诩秦浩对她不错,不用她要,有什么好东西都给她一份,可面前人的东西更是好。

  她自诩侍候在秦浩身边,从秦浩十六岁就跟着他,如今已然三年,她自认为是福气。可是如今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福气。

  这一刻,她忽然能体会到秦浩背地里的不甘心来。同样是出身在英亲王府,他还是大公子,却是处处待遇比秦铮差了一筹。

  差的这一筹,不仅仅是嫡出的身份,还有身份背后所带来的一切。

  铮二公子连一个婢女都给她如此的恩宠,证明他能给!而大公子秦浩哪怕是想给她,也给不了,不能给!

  如何能甘心?

  自然是不甘心的!

  谢芳华见她发愣,笑了笑,提着茶壶来到桌前坐下,给她斟了一杯茶水,放在面前。

  依梦回过神来,神色复杂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视若不见,刚刚那一瞬间,她的想法她自然已经摸到了七八分。人与人,就怕比。一山还比一山高。有些人懂,所以不比,安然度日,有些人不懂,所以,自取烦恼。

  秦浩怕就是那个不懂的人。

  而秦浩的贴身婢女,恐怕也是那个不懂的人。

  “听音姑娘能侍候在二公子身边,好福气呢!”半响后,依梦收起了神色,笑着道。

  谢芳华不置可否,示意她喝茶。

  “险些忘记你有哑症,不会说话了。”依梦端起茶盏,品了一口茶,软声道,“二公子虽然不是高雅的人儿,但是论起享受来,却是比任何人都会享受,从不亏待自己。这一点大公子就比不了,我们院子就吃不到这样的好茶。”

  谢芳华笑笑,自然不说话。

  “不止外面的人将你传成了天仙似的人儿,咱们府的人也将你传成了天仙似的人儿。我一早就听大公子说起过你,就想过来见见,可是二公子的落梅居不是轻易就能来的,怕惹恼了二公子,昨日听说你病了,今日二公子又出了府,我左想右想,才来见见妹妹。”

  谢芳华看了她一眼,这么一会儿,她就成了她的妹妹了?

  “同为婢女,今日一见,才知妹妹比我有福气。”依梦笑着道,“大公子如今定下了婚事儿,过了纳彩之礼,听刘侧妃的意思,最慢明年五月,大少奶奶就要过门。大少奶奶是左相府的小姐,与妹妹你打过照面,想必比我清楚她,是个不好相与的。届时,我还不知道怎么被大少奶奶处置。”

  谢芳华用杯盖轻轻拨弄着茶叶,碧绿色的茶水划出一道道圆圈。贵裔府邸宅院里面的事儿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对于公子爷们的通房丫鬟,向来有几种处置手段。

  得公子宠爱的,公子大婚后,妻子不善妒的情况下,为了讨好相公,立出个贤惠的名声,都会亲自提起这个事儿,报备了婆婆,给抬举身份做妾。

  不得公子宠爱的,公子大婚后,妻子不善妒,要么抬姨娘,要么还做通房婢女。

  两者都不得的,妻子又善妒的,找个理由,不是打死了,就是发卖了,或者赶出府去。

  高门府邸的宅院里,这等事情,要看通房的丫鬟自己本身会不会手段了。没有手段的,都简单,闹不出什么名堂来,但是有手段的,就不好说了,自认为能耐的,不需要讨好主母,只讨好男主人,和主母对着干也不新鲜。有的人则讨好主母,能分到一杯羹。

  “三年来,若说大公子对我是好的,我也想一辈子侍候她,可是到底到时候也要看有没有这个命能继续服侍。”依梦有些伤感地道,“我自从三年前侍寝后,日夜提心过着日子,耐不住公子爷总要长大,婚事儿总要定,大少奶奶总要进门,这就是我们做婢女的命。”

  谢芳华笑笑,掐了她一个尾音,从妹妹改成我们了,这是在说她和她其实一样吗?总有同病相怜的一日吗?若她真是听音的话,说得倒也不是不对。

  “二公子过了年就十七了,也不小了。我听说宫宴的时候皇上有意给二公子择看婚事儿。不知道哪家的小姐有福气嫁给二公子。”依梦打量谢芳华的脸色,见她神色不变,气韵淡然,她移开视线,微微一笑,“不过妹妹初承雨露,来二公子身边时日还短,二公子性情怪癖,对你又极好,想必就算定了婚事儿,二少奶奶嫁进府来,你也依旧如是。和我总归有不同。放眼京城,再没有一个人比卢小姐更尖刻了。”

  谢芳华体味她话音里几分意思,笑意不收。

  “瞧我,第一次见面,便与妹妹说这些不愉快的话,惹了妹妹病体严重,就是罪过了。”依梦打住话,将带来的锦盒推给谢芳华,“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是大公子特意从江南工匠艺人的手里寻来的连环扣。给我解闷用的,一共两对,我拿来一对送给妹妹。你这落梅居比我住的院子里清静得多,二公子不在的时候,该是比我更闷,玩玩能打发些时间。”

  谢芳华看向锦盒。

  依梦立即将盒盖打开,只见一对通体碧玉的连环呈现在眼前,连环钩扣,拴在一起。碧玉的材质通透,价值不菲。

  谢芳华看着碧玉连环,想起了那日秦浩要赏赐给她的玉佩。同样是玉,秦浩对她想要收买的心还不死吗?或者还是借她另有打算?她笑着摇摇头,将锦盒盖上,推了回去。

  依梦面色一变,“妹妹不喜欢?”

  谢芳华取过一旁的纸笔,写了一行字,递给依梦看。

  “原来是二公子不让你要别人的东西!”依梦顿时笑了,“你可真听二公子的话,大公子是二公子的哥哥,不是别人。再说,这东西是大公子送给我的,就是我的了。我第一次见妹妹,没别的东西,觉得这个东西不俗,还有些用处,便拿来了。你可别嫌弃,虽然大公子给了我,这一对我可是连半个手指头还没动过呢。”

  谢芳华依然摇摇头,神色淡淡。

  “以后这英亲王府偌大的府邸里,和我们一样的人能有几个?怕也就是你我而已。等大少奶奶和二少奶奶一进门,我们就都艰难了。姐姐没别的意思,你别多心,不过是求个以后相互照拂罢了。你若是不收,就是不给我面子。”依梦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站起身,将锦盒拿起来,塞回她手里,抬步出了画堂。

  依梦没料到她这么坚决地不要,而且还丢开她自己走了出去,一时愣在那里。

  谢芳华出了画堂,对站在外面的林七使了个眼色,转身向正屋走去。

  林七立即意会,来到西厢房门口,挑开帘幕送客,低声道,“依梦姑娘,听音姑娘说你的心意她领了,但东西是真不能收,你来看她,她是高兴的。但是二公子的规矩不能破,否则二公子知道了,她不能再在这里立足的话,你的东西不是对她好,而是害了她。”

  依梦闻言有些难看的脸色顿时稍霁,露出笑意,抱了锦盒在怀里,抬步走出画堂,见谢芳华正走进里屋,帘幕随着她进屋的动作晃动脆响,她低声道,“是我考虑不周了。谢谢听音妹妹招待茶水,以后但求帮忙处,去云水阁给我送个信儿,能帮助的一定帮。”

  谢芳华自然不言声。

  依梦带着锦盒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回到中屋,重新拿起书卷看。这个依梦能被秦浩喜欢,放在身边三年,必有她的特别,就冲今日这份敢来的胆子,他日卢雪莹进了门,未必没她的立足之地。

  响午十分,秦铮回到了落梅居。

  谢芳华见他气色极好,衣袂无恙,想必走忠勇侯府这一遭不辛苦,哥哥没为难他。不过想想哥哥既然已经知道她没事儿,想当然也不会为难他了。毕竟他是秦铮,英亲王妃的宝贝儿子,在南秦京城横着走的人物,又是去送年礼上门,不可能将他如何。

  “云水阁那边的女人来了这里?”秦铮进屋后看了谢芳华一眼,对她挑眉。

  谢芳华点点头。

  “你见了她?”秦铮又问。

  谢芳华再度点点头。

  秦铮嗤了一声,不屑地道,“你见她做什么?也不怕污了自己。”

  谢芳华不理会他,若是污的话,她这个听音的身份待在他这里这么长时间早就被污了,还轮不到别人。

  秦铮看着她,忽然笑了,一撩衣摆,坐在了椅子上,对她问,“给你送了什么?”

  “碧玉连环!”谢芳华实话实说。

  “连环?联手?他想得可真是美!手伸得也够长!”秦铮嗤之以鼻。

  谢芳华瞥了她一眼,他的手伸得就不长了?不长的话将手都伸到人家娶妻上面了?

  秦铮身子靠在椅背上,似乎没看到谢芳华的眼神,对她漫不经心地说话,“今日我去忠勇侯府,正赶上谢氏几房的夫人去给老侯爷送年礼。”

  谢芳华不以为意,谢府族人向来一边暗中想将她哥哥拉下马迫害了,一边讨好着她爷爷,还有没几日过年,这时日去送年礼也不稀奇。

  “谢氏一族今年成年的女儿据说不少,今年的宫宴想必很热闹。”秦铮又道。

  谢芳华心思一动,看着秦铮。

  秦铮看着她,“我今日和忠勇侯做了一笔交易,你想不想听听?”

  ------题外话------

  今天礼拜五了,过了今天又是一个礼拜了,好快啊。感谢亲爱的们送的票票,么么哒!

  今日上墙者:墨古涵烟,lv3,解元[—]“每日精彩,尽在《京门风月》!想看书中人物在评论区大战么?没错,来京门吧!想看书中人物各种撕逼各种闹么?还等什么,京门见呐!想参与我们的互动我们的id大战么?点开京门找人名注册啊!秦铮,芳华,听音,听言,谢墨含,言宸,忠勇侯,英亲王妃,春兰,喜顺,秦浩,秦倾,卢雪莹,吴权,郑译,王芜,燕亭,李沐清……大家都在《京门风月》评论区等待你们的到来。”

  作者有话:亲爱的们,请集体守护住咱们京门风月的评论区。我看到很多亲们提升评价票,那个不比月票有作用。只要正版订阅就好了。么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四章交易》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