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除夕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除夕之日,五更时分,京城各府邸便陆续放响了新年的第一炮。

  南秦京城对于辞旧迎新很是重视,哪怕今年四皇子秦钰被贬黜漠北,无名山被毁,皇宫里龙颜不悦,京城好些日子都笼罩着阴云,百姓们也敏感地觉得今年是个多事之冬。但正因为如此,这个年节不但不能肃静,还要更加热闹,颇有些赶走晦气的意思。

  所以,从皇宫到各勋贵府邸,再到京中的大家大户,甚至百姓之家,都一派年节气象。

  谢芳华被陆续放响的鞭炮声吵醒,推开被子,坐起身,挑开帘幕看向窗外。只见听言已经起床,拿了炮仗跑去落梅居门口,看样子似乎迫不及待地要点燃,生怕落于人后。

  她听见里屋秦铮已经起床,在悉悉索索穿衣,便也披衣起身。

  不多时,落梅居门口响起一声炮响。

  谢芳华穿戴妥当之后,走到窗前,打开窗子,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这时,秦铮从里屋走出,径自来到她身后,伸手关上了她刚打开的窗子。

  谢芳华回头看他。

  “你身子刚刚好一点儿,便受这等凉风,是还想染上伤寒?”秦铮看了她一眼。

  谢芳华退后一步,对他道,“我现在就出府!”

  秦铮挑眉,懒洋洋地道,“急什么!爷说话算数,说给你假就不会反悔。”

  谢芳华不再言语,拿了盆子去打水洗脸。

  秦铮看了一眼她打来的冰冷的水,问道,“葵水没了?”

  谢芳华脸一红,不看他,掬了一捧水往脸上抹,“没了!”

  秦铮不再言语,径自去梳洗收拾自己。

  听言听到正屋的动静,跑到门口,推开门,往里面瞅了一眼,嘻嘻一笑,“公子,听音,你们起了?”

  谢芳华没言声。

  秦铮看了他一眼,亦没说话。

  听言看着二人一点儿也不像是有过年的喜庆,扁扁嘴,问道,“公子,今日听音跟我们进宫吗?”

  “她不去!”秦铮道。

  听言一怔,“宫里往年的宫宴虽然没意思,但是凤凰台的歌舞可是有意思得很,各府的公子小姐们汇聚一堂,届时没准还有论诗论艺,怕是很热闹,听音,你不去多可惜啊。”

  谢芳华摇摇头。

  “公子,我可听说了,宫里面的娘娘们似乎想借这个宫宴也看看听音,皇上似乎也有这个想法,只不过他没明示而已,您不让听音去的话……”听言顿了顿,打量秦铮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您是不是怕听音太惹眼,得了谁看重,您舍不得带她出去啊?”

  秦铮冷哼一声,看着听言,“你很闲?”

  听言立即识时务地缩了缩脖子,退出了门外,连忙道,“不闲,我要去大厨房。”话落,转身跑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想着皇上应该是想见见她的,毕竟秦铮将她的身份划入了他的隐卫营,虽然遮掩了她的身份,但皇帝若是那么好糊弄,便也就不是皇帝了。他没明示,应该碍于她低微的婢女身份,是不会屈尊降贵,自降身份搁在明面上重视她这个婢女的。

  二人收拾妥当,听言也端了饭菜回来。

  三人用过早膳,秦铮起身去英亲王妃处,他要和英亲王妃一起入宫。

  勋贵府邸的家眷和宗室皇亲家眷都是要提前进宫的。

  秦铮走到门口,回头看了谢芳华一眼,对她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儿。”

  谢芳华不看他,点点头。

  秦铮出了门。

  听言落后一步,对谢芳华悄声问,“听音,你答应了公子什么?”

  谢芳华比划了一个猫被害死了的手势。

  听言顿时抽了抽嘴角,瞪了谢芳华一眼,快走几步追上秦铮。

  二人一前一后,很快就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在屋中独自喝了片刻茶,才慢慢地起身,走到中屋,从衣柜里找出一件肃静的衣物换上,卸去朱钗,照着婢女的样子装扮了一番自己,踏出了门。

  来到落梅居门口,她四下看了一眼,向大厨房走去。

  虽然没来过大厨房,但是她早已经将英亲王府的地形和各院落位置摸清了。走在路上,碰到三三两两的小厮婢女或打扫院落,或拿着盘盏来回穿梭,见到她走过,都无人理会。

  英亲王府太大,很多小厮和婢女不熟络认识,也是正常的。

  不多时,谢芳华便来到了大厨房。

  大厨房里面正忙得热火朝天,虽然今日的午膳是在宫里吃宫宴,但是晚宴还是要回府里吃阖府团圆饭的,所以,大厨房这一日依然要忙碌准备。

  “哪个是桂婶子?”谢芳华站在门口轻声问。

  “咦?你是哪个院子当差的?看着面生?”一个婢女探出头来,讶异地问。

  谢芳华笑了笑,“我是后园子当差的人,做些修剪花草的差事儿。”

  “哦,后园子的人不常到这里来,怪不得不识得你。”那婢女点点头,问道,“你找桂婶子有何事儿?”

  “劳烦姐姐给桂婶子传个话,就说昨日说好的,今日她出府采买,带上我出府去看望家亲。”谢芳华从袖子里拿出二两银子,递给婢女。

  婢女本来不想理会她了,但没想到谢芳华出手如此大方,顿时眉开眼笑,“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喊桂婶子。”话落,转头进了大厨房。

  谢芳华等在门口,笑了笑,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搁在什么时候说,都是有道理的。

  不多时,一个有些略微发福的中年女子从大厨房里走了出来。

  那婢女随后跟了出来,伸手一指谢芳华,对桂婶子道,“就是她找您。”

  桂婶子看着谢芳华露出疑惑的眼神。

  谢芳华对她笑了笑,俯身一礼,打了个七的手势。

  桂婶子顿时笑了,一拍脑门,“瞧我这记性,原来是你。我这就出府,你跟我走吧!”

  谢芳华点点头。

  那婢女疑惑地看着桂婶子,小声问,“婶子,您怎么认识后花园子的人?”

  “你婶子我在这王府干了多少年?认识后花园子的人有什么稀奇?你给我回去干活去!我回来之后,你们几个若是还没将鸡毛褪出来,别怪我扒你们的毛。”桂婶子训了一句。

  那婢女连忙回了大厨房里。

  桂婶子拿了采买的篮子,招呼谢芳华一声,向府外走去。

  谢芳华跟在她身后。

  桂婶子并没有走英亲王府的前门,而是向东侧的偏门走去。

  一路上,府中的下人见了桂婶子都笑着打招呼,桂婶子也和气地打招呼,说说笑笑,显然她人脉极广,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了偏门。

  守门的人见到桂婶子,也笑着打招呼,“桂婶子,府里的东西还没采买齐吗?怎么都年节了,您今日还出府?”

  “哎,别提了,昨日少买了炖肉料,府中剩余的不多了,算计一下,不够用,只能再跑一趟了。”桂婶子叹了口气。

  守门的人点点头,看向谢芳华,“这位是?”

  “是后园子当差的,家里的老母赶着年节病了,出府去看看。”桂婶子道。

  “可有王妃的许可?”守门的人问。

  桂婶子摇摇头,凑近那守门人,塞了二两银子,低声道,“她家里老母得病,若是去找王妃,这年节当口,岂不是惹了王妃晦气?所以,就托到我了。我也是有女儿的人,这孩子孝顺,免不得要劳累一番。你就通融她出去吧!”

  守门人犹豫了一下,见谢芳华低眉敛目,一脸规矩的模样,点点头,“都是当下人的,既然是老母病重,婶子您做保,我就放她出去吧!不过没请示王妃,还是要快些回来。”

  桂婶子点点头,“她清楚,定然不拖累你。”

  守门人打开门,放了行。

  桂婶子和谢芳华出了偏门。

  二人走了半条街,隔离了英亲王府,桂婶子回头对谢芳华悄声道,“姑娘,林七托付的事儿我做到了,将你带出来了,你有什么事情,赶紧去办吧!”

  谢芳华从怀中拿出一片金叶子递给桂婶子,“多谢桂婶子了。”

  桂婶子愣了一下,摇摇头,不接她的金叶子,“前年的时候,我染了一场病,本来以为要死了,是林七从外面求了一位专治难症的大夫来治好了我。那孩子念在我们是同乡的份上才帮我活了一条命,如今他求到我帮你出府,我怎么也不能推脱,你的金叶子留着吧!”

  谢芳华摇摇头,将金叶子塞进她手里,转身向最繁华的主街走去。

  桂婶子拿着金叶子在手,想着真是个倔强的姑娘,不知道跟林七什么关系,见她很快就走得没了影,便也不再理会,转头向药铺走去。她既然说炖肉的料没了,当然要采买回去。

  谢芳华来到繁华的主街,只见街上人流熙熙攘攘,车水马龙,人人着新装,分外热闹。

  她站在街中央感受了片刻南秦京城年节热闹的氛围,便抬步走进一条最出名的花街柳陌,不多时,进了一处辉煌的门面,门面上挂着偌大的牌匾,写着翠红楼三个大字。

  “姑娘,您……”翠红楼内,一个女子见进来人,迎了出来,话说了一半,看到谢芳华手心里面的字,顿时愣住了。

  谢芳华不理她,径自走了进去。

  那女子顿了片刻,连忙跟在了她身后。

  虽然是除夕之日,京城各府邸忙着过新年,但是翠红楼依然有客来往,楼内管弦声声,莺歌曼舞,虽然不如往常热闹,但也不见冷清。

  谢芳华直接进了一间房间,她进去之后,关上了门。

  那个女子本来要跟进去,不想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泱泱地止住了脚步。

  等了一会儿,那女子不见里面有动静,也不见人出来,她试探地对里面喊,“姑娘?”

  里面没有人回答。

  她又喊了两遍,里面依然没人回答。

  她站在门口,正踌躇着不知道是否该不该推门进去时,一个年约四旬的风韵女子走了过来,对女子问,“怎么回事儿?你喊什么?”

  那女子立即回转身,凑近风韵女子,低声说了一句话。

  那四旬的风韵女子一怔,面露凝重之色,“你确定?没看错?”

  那女子摇摇头,“没看错,她抬手让我看了。”

  那风韵女子凝眉半响,叮嘱道,“既然那位姑娘没有说话,也没有吩咐,此事就是不想透露出去,也不想我们插手,你别理会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那女子点点头,离开了房间门口。

  那四旬的风韵女子在房间门口站了半响,也转身离开了。

  英亲王府内,秦铮到了英亲王妃的住处,英亲王妃看着他穿戴一新,满意地点点头,向他身后看了一眼,只见听言,不见谢芳华,遂问道,“听音呢?”

  “在院子里。”秦铮道。

  “你不准备带她进宫?”英亲王妃一怔。

  秦铮坐在炕上,手摸着躺在炕上睡懒觉的猫,漫不经心地道,“她一个婢女,进宫去做什么?”

  英亲王妃闻言瞪了他一眼,训斥道,“婢女?你当她是婢女了吗?婢女比娘的排场还大?你当别人的眼睛都是瞎子呢。”

  秦铮忽然笑了,看着英亲王妃,“娘,您可答应我了,进宫后别只顾着找各府的夫人聊花草,忘了我交代您的事儿。”

  “知道了!娘是爱花草,可更爱我儿子。”英亲王妃没好气地道。

  秦铮满意地扬了扬眉,不再言声。

  不多时,英亲王妃收拾妥当,站起身,对秦铮道,“走吧!既然要给你办事儿,我们今日就早些进宫。”

  秦铮点点头,跟着她出了门。

  “我几日前跟你爹商量了你说的事儿,他倒是没说什么,今日还要看形势,最重要的是皇上的态度,若是宫宴上有不如意处,你也别跟炸了毛似地急着跳出来,有些事儿不是急跳就能管用的。”英亲王妃嘱咐秦铮。

  秦铮“嗯”了一声。

  二人来到门口,一个黑衣人影悄无声息地来到了秦铮身后,对他低声道,“主子,人跟丢了。”

  秦铮脚步猛地顿住,回头看向黑衣人,“怎么跟丢的?”

  “她进了翠红楼。”黑衣人道。

  “你没跟进去?”秦铮眯起眼睛。

  “跟进去了,等我进去的时候,人已经走了,不知去向。”黑衣人道。

  秦铮沉默片刻,忽然笑了,“隐卫营里你武功最好,如今可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自诩京城在你们的手心里掌握着,可是到头来,连个女人也跟不住。是不是该反省?”

  黑衣人垂下头。

  “行了,本来也没指望你能跟住她!去吧!”秦铮挥挥手。

  黑衣人悄无声息地隐退了下去。

  英亲王妃待黑衣人走后,看着秦铮,对他道,“听音离开王府了?”

  “娘,少操些心,免得过早变老。”秦铮伸手扶英亲王妃上车。

  英亲王妃一噎,打掉他的手,笑骂了一句,径自上了马车。

  秦铮接过小厮牵来的马,翻身上马。

  一车一马向皇宫的方向走去。

  同一时间,谢芳华翻过了忠勇侯府的高墙,进了海棠苑。

  谢墨含正焦急地等在海棠苑,见她如约回来,顿时一喜,喊了一声,“妹妹!”

  “哥哥!”谢芳华不禁露出微笑。

  “还以为你回来免不了一番困难,没想到这么早。”谢墨含打量谢芳华,见她气色不是太好,不由担心,“几日前你生病如今还不曾好全吗?”

  “好了!”谢芳华摇摇头,“你知道的,病了一场刚好,总欠两分气色。”

  谢墨含放宽了心,对她道,“进屋吧!你的穿戴都准备妥当了。”

  谢芳华点点头,进了她八年没回的闺房。

  她的房间如她八年前离开时一般,珠帘翠幕,菱花镜,玉妆台,凤尾香罗帐华丽典雅。墙上挂着一幅忠勇侯府全貌的画卷,钟鸣鼎食之家的忠勇侯府在画卷里分外繁盛奢华。

  她站在门口,目光落在那幅画上,久久移不开眼睛。

  谢墨含跟在她身后进了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感叹道,“这还是你四岁时画的画,当年哥哥一直不明白你为何画了咱们忠勇侯府,后来八年前你离开去无名山时,我终于明白了,你是想守护住这个家。”

  谢芳华收回视线,笑了笑,没说话。

  “秦铮可不是好糊弄的,你是怎么从英亲王府出来的?”谢墨含谨慎地问。

  “他给了我三天的假。”谢芳华如实以告。

  谢墨含顿时蹙眉,“他为何给了你三天的假?”

  谢芳华看了谢墨含一眼,平静地道,“没什么,就是给了我三天的假。”

  谢墨含见她不愿多说,不由提起心,“这么说三天后你还是要回英亲王府?”

  谢芳华没说话。

  “妹妹,听我的,如今你既然回了府,就留在府中吧!月前你被劫去英亲王府,是迫不得已留在那,你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总不能一直留在那里给秦铮做婢女。”谢墨含劝说道。

  “我自有主张,哥哥不用担心,先过了今日的宫宴再决定也不迟。”谢芳华宽慰他。

  谢谢墨含想起今日要参加宫宴,点点头,慎重地道,“你一直没在京中各府邸露面,更没进过宫,今日是第一次进宫,很多人的目光都会盯着你,男眷和女眷是分开相处的,哥哥在宫里不能一直陪着你,你要多加小心。”谢芳华点点头。

  谢墨含双掌对拢击掌三下。

  外面有两名十四五岁容貌姣好的婢女应声出现,恭敬地见礼,“世子!”

  “你们过来见过小姐!”谢墨含错开身子,让他们看清楚谢芳华。

  “奴婢侍画,奴婢侍墨,拜见小姐!”二人报上姓名,对谢芳华见礼。

  谢芳华打量了二人一眼,只见二人灵台清明,身段轻盈,应该是身怀武功,性体稳妥。

  谢墨含温声解释,“这是从你八年前离开后,我亲自挑选出来的人,有八大侍婢供你回来用,不过今日你进宫,有两个人近身侍候就可以了。她们两个人不仅武功好,行事也机警稳妥。”

  谢芳华点点头,早就知道哥哥想得周到,做了安排,自然不需要她自己去费力安排了。

  “你们进来侍候小姐梳洗着装。”谢墨含对二人吩咐。

  二人齐齐应了一声“是”,走进了屋。

  “我先去爷爷那里,稍后你去爷爷那里寻我。”谢墨含嘱咐道。

  “好!”谢芳华颔首。

  谢墨含转身出了海棠苑,大约因为谢芳华赶在宫宴前回府,脚步比往常轻松。

  谢芳华净了面,伸手入怀,掏出一颗药,放进了嘴里,不多时,她的容貌渐渐变了。

  侍画和侍墨惊奇地看着谢芳华,本来要侍候她梳洗,一时间竟然忘了反应。

  谢芳华走到菱花镜前,静静地看着镜中的自己,五官在药物的作用下,略微调整,有的地方伸展了些,有的地方收缩了些,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才不再变化。

  虽然这一切的变化都是极其细微,但还是令人惊异。

  本来寻常得只能算得上是清秀的容貌,转眼间,便变得令见到的人不可思议。

  蛾眉皓齿,双瞳剪水,朝霞映雪,月貌花容。

  还是一样的五官,却奇异地变幻了一番容貌。

  也许,这一张容貌不是世间最美,但也是在南秦京城里屈指可数。

  侍画和侍墨都张大嘴巴,她们即便是从小被调教出来的侍婢,规矩严苛,有几分遇事儿不变色的本事,但此时也被惊异住了。

  她们第一次知道,世间竟然有这么厉害的药物,能弹指间改变容貌。不是那种面具类的易容术可比拟的。面具遇水,或者遇到不可抗拒的因素,就会露出褶皱和破绽。可是这样的改变五官的易容术却不会受外力影响,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外物辅助。

  谢芳华站在镜子前看了片刻,缓缓回过身,看了二人一眼。

  二人惊醒,立即垂下头。

  谢芳华笑了笑,“你们不用拘谨,既然哥哥训练出你们给我,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只要将我吩咐的事情办到,我就不会难为你们。”

  二人连忙垂首,“是,小姐!”

  “你们是否奇怪我这个易容术?”谢芳华询问,见二人诚实地点头,她淡淡道,“这是配合我内功专门调制的易容药物,你们之所以看到容貌转变,不全是药物神奇,也有一部分是我本身内功的作用。我奇经八脉倒行逆施,才能用到这个易容术。其他人没有内功,或者没有我这般倒行逆施的内功,即便有了这个药物,也是做不到这般易容的。”

  二人又惊异片刻,点点头,暗中想着小姐原来奇经八脉与常人有别。

  “梳妆吧!弱化些我的容貌,多用些白粉。”谢芳华坐在镜前吩咐。

  二人立即上前为她梳妆。

  侍画给脸上上妆,侍墨给谢芳华梳头。

  半个时辰后,打点妥当,二人收了手。

  侍画看着谢芳华,低声道,“小姐,您这样的容貌,我无论如何弱化,也还是显眼。”

  谢芳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颦眉,片刻后,从怀中又取出一颗药,放进了嘴里。

  侍画和侍墨站在一旁看着她。

  只见不多时,谢芳华本来莹润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红润一点点褪去,整个脸色不出半盏茶的时间,变得白如纸张,全无血色。

  侍画和侍墨再次露出惊异的神色。

  谢芳华伸手捂住心口,低低咳嗽起来。

  二人惊醒,连忙去给她倒水。

  谢芳华接过水喝了一口,才止住了咳嗽,本来纤细的身段较之刚才,让人一眼所见有了弱不禁风之态,似乎谁伸手轻轻一推,她就能倒下一般。

  “小姐,您这个药……会不会对您有害?”侍画忍了片刻,才大着胆子开口询问。

  谢芳华摇摇头,“没事儿,爷爷和哥哥为了隐瞒我这八年来的踪迹,对外一直说我体弱多病,但是外面人各种猜测都有,大多都以为我得了什么怪病,才不能见人。既然如此,不如将计就计,不逼真一些,恐防被人怀疑。”

  侍画点点头。

  侍墨拿过一套崭新的水粉绫罗衣裙为谢芳华穿戴,穿戴妥当之后,又拿了同颜色的水粉宫绦为她挽在臂间,又在头上盖了同颜色的水粉轻纱。

  谢芳华透过轻纱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孱弱得飘渺似烟,与听音的形容天差地别,这样走出去,绝对无人怀疑她就是秦铮身边的那个听音。

  “小姐,您看这样可行?是否还需要装饰哪里?”侍墨轻声询问。

  谢芳华摇摇头,“走吧!我们去荣福堂。”

  侍画和侍墨一左一右扶住她,缓步走出门外。

  忠勇侯府同样过年的气氛浓郁,下人们都换了新衣,这样的日子,阳光明媚,颇有些乍暖还寒的感觉,爱美的婢女都换了轻便的裙装来回穿梭。

  下人们见到谢芳华从海棠苑出来,忙碌中都露出谨慎的神色,似乎生怕惊扰了她,很远就纷纷见礼,即便她久病成疾,常年缠绵病榻,不出闺阁,但是无一人敢怠慢。

  谢芳华扫了四下见礼的人一眼,隔着面纱,缓慢地点了点头。

  侍画贴近谢芳华耳边,低声道,“小姐,从八年前您离开,我等八人被世子挑选来忠勇侯府培养,每逢不得不露面的日子里,品竹便按照世子的要求装扮成您的样子,也是带了面纱,以假乱真。”

  “品竹?”谢芳华偏头看向侍画。

  侍画点点头,“我们八个人,每个人精通一样技艺,品竹形貌与您有几分相像,且精通易容,她的易容术我们八人里公认的好,但是如今比起您来,她的易容还是差远了。不过她向来不曾出府,有老侯爷和世子罩着,别人也不知道内里的乾坤,所以,这些年一直相安无事。如今她和其它五个人没被世子喊来,等您从宫里回来,世子会将她们六人给您过目的。你见了就知道了。”

  谢芳华点点头。

  侍画不再说话。

  不多时,三人来到荣福堂。

  福婶从里屋迎了出来,见到谢芳华,便皱起了眉头,“哎呦,我的小姐,您怎么穿得这样薄?如今虽然即将打春了,看着天暖,其实还是寒的,您仔细身子。”话落,不等谢芳华说话,便对侍画和侍墨训斥,“你们两个丫头,怎么不知道给小姐拿件披风披着?”

  侍画和侍墨对看一眼,齐齐垂下头道,“世子并不曾准备披风,我们也就没给小姐披。要不然,回去取旧的?”

  “不用了!福婶,我不冷。”谢芳华摇摇头。

  “不冷也耐不住侵染了凉气!”福婶嗔了一句,对侍画吩咐,“过新年,穿什么旧的?前些日子,世子往英亲王府送皮毛的时候,不是特意翻出了几快火狐的皮毛吗?据我所知,他还找人给你们小姐做了一件红披风,就去拿那个来。”

  侍画和侍墨齐齐摇头,“世子并不曾给我们收着。”

  “是妹妹来了吗?”谢墨含的声音从里屋传来,接过话道,“福婶说得对,我的确给妹妹做了火狐的披风,在我的屋子里收着了,让侍书去取来吧!”

  “那赶紧取来!”福婶催促着,扶着谢芳华进屋。

  侍书从里屋走出来,对谢芳华一礼,“小姐!”

  谢芳华点点头。

  侍书匆匆离开荣福堂,去了芝兰苑。

  侍画和侍墨随着谢芳华身后进了屋。

  忠勇侯也已经穿戴一新,正坐在八仙桌前喝着茶,谢墨含坐在老侯爷身旁,见谢芳华进屋,二人齐齐向她看来。

  忠勇侯当先眉峰拧紧,花白的胡子翘了起来,不满地道,“怎么看着这般柔弱?”

  “是呢!我看着小姐好像一阵风就要刮倒的样子,是不是前些日子伤寒还不曾好?今日若是这般进宫的话,若是磕了碰了的,怎生是好?”福婶扶着谢芳华落座,忧心地道。

  “我刚刚见妹妹的时候,她不曾这副样子。”谢墨含道。

  谢芳华挑开面纱,笑了笑,“我刚刚服了一味药,若不做这般装扮,活蹦乱跳的话,谎言便戮破了,届时惹人怀疑。这样才好。”

  “脸色白得跟鬼一样。”忠勇侯看着她的脸,闻言松了一口气,“不过的确该这样。”

  “妹妹这样的确是不惹人怀疑,但是……”谢墨含有些迟疑,顿了顿道,“今年的宫宴,不止是春年皇上和百官同乐的宫宴,也可以说,是各府邸成年女儿的相看宴,妹妹这般模样,各府的夫人公子恐怕望而却步。”

  “可不是嘛!小姐,您这个样子,谁家的公子能上门来提亲啊。”福婶也急了。

  谢芳华不以为意地笑道,“你们恨不得我刚回来就将我嫁出去?”

  “那倒不是,你如今还没回来忠勇侯府,我们兄妹聚少离多,我自然不想你这么快就嫁出去。可是女儿家的婚事儿总归是终身大事。今年的宫宴如此重要,若是你错过的话,往后亲事儿便是难了。”谢墨含道。

  “哥哥的婚事儿都还没着落,我的又急什么?”谢芳华情绪淡淡,讥讽道,“再说,我就算这副病秧子的身体,不是还有人争着要抢吗?”

  谢墨含闻言想起秦铮和李沐清各自的算计来,又想起一直和家里闹腾婚事儿的燕亭来,一时失了声,沉默下来。

  “我听说燕小侯爷喜欢咱们家小姐,铮二公子最近也总是来咱们府里,是不是……”福婶看着谢芳华,“小姐,您的婚姻大事儿您自己可不能不上心。”

  谢芳华看着福婶,想着年纪大了,是不是就只会操心这个了。不由好笑。

  “行了,多想这些糟心的事儿做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总有个解决之法,我们忠勇侯府门楣鼎盛,谢氏是比南秦先祖还尊贵的姓氏,是谁想嫁进来就嫁进来,想娶回去就娶回去的吗?也要看看他们的斤两!”忠勇侯冷哼一声,对二人摆摆手。

  谢芳华微笑地应和,“爷爷说得正是!”

  忠勇侯瞅了她白无血色的脸一眼,烦闷地挥手,“将你的面纱赶紧给我盖上,多看一眼,心都能蹦出来。”话落,又道,“丫头,虽然事已至此,不得不从权,但是,你的终身大事总归是大事儿,你也不可马虎不在意,遇到你自己中意的,还是要争一争。俗话说,男人争女人,但是女人也没说不能去争男人。依我看,秦铮那小子和李沐清那小子都不错。至于燕亭那小子,他有那么个家,就算了。尤其秦铮那小子,你跟他相处这么久,又在英亲王府不回来,是不是心里有什么想法……”

  “爷爷,我没有嫁人的心思。无论是谁!”谢芳华打断忠勇侯的话。

  忠勇侯一噎,顿时骂道,“混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收起你的混账心思。”

  谢芳华坐正身子,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气,提醒道,“爷爷,不要忘了忠勇侯府潜在的危机,不要忘了忠勇侯府头顶上随时架着的大刀,更不要忘了我们谢氏一族的繁荣已经连上天都看不过去了。怎么还能有心思想那些儿女情事儿?和谢氏兴旺相比,和忠勇侯府兴衰相比,我不过是沧海一粟。”

  忠勇侯闻言失了声。

  谢墨含抬眼看了谢芳华一眼,唇瓣紧紧抿起。

  室内一时无人说话,分外静寂。

  许久,忠勇侯叹息一声,“罢了,你说得对,与这些相比,你的亲事儿的确算不得什么。忠勇侯府若是倒了,就算你有一门好亲事儿,也是枉然。随你吧!我是老了,想改变什么,也有心无力,就看你和你哥哥了。”

  “爷爷放心!”谢墨含沉重地点点头。

  谢芳华云淡风轻地笑了笑,这一世,她满身装甲归来,又岂能步前世后尘?

  “世子,小姐的披风取来了。”侍书在外面轻声道。

  “拿进来!”谢墨含吩咐一句。

  侍书抱着火红的披风走进来,看到谢芳华的脸,吓了一跳,但他还算镇定,将披风递给她,同时说道,“谢氏其他几房的人来了,都等在了门口,还和往年一样,与老侯爷和世子一起进宫。”

  “让他们等片刻。”忠勇侯挥手。

  侍书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妹妹,快试试这件披风是否合适。”谢墨含转头对谢芳华道,“白狐、紫貂的披风难寻,但是火狐的披风更是难寻。咱们南秦所有府邸加起来,恐怕只有咱们府能拿出几块这样的皮毛。还是自娘亲年轻的时候便积攒了,想着攒够了,将来给你做嫁妆,但是我想着,未来如何还是难说,不如早早就让你穿了。那日给秦铮送毛皮时,便翻弄了出来,正好可以做一件披风的,便找人做了。”

  谢芳华记忆里,她娘亲离世之前一直收藏着火狐的皮毛,火狐比寻常狐稀少,更是难寻,普天之下,多年搜索下来,也不过几块而已。她前世时,一直没能穿上,如今被哥哥提前拿出来做给她了。她摸着轻滑的皮毛,掩饰住眼中的神色,对谢墨含笑笑,“哥哥,这件披风,我若穿出去,今日必然扎眼,普天下,怕是独一份。”

  “我妹妹当得独一份。”谢墨含道。

  谢芳华莞尔,清淡地道,“不仅扎京中各大臣府邸家眷们的眼,也扎后宫娘娘们的眼,更扎皇帝的眼。”

  谢墨含脸上的笑意顿收,他就是知道会如此,所以,犹豫之下,早先没拿出来。

  “还是收起来吧!”谢芳华将披风递给福婶。

  福婶舍不得接手,“小姐穿着怕什么?我们忠勇侯府本来就富贵,尤其是您,说句不托大的话,您比宫里的公主们还要尊贵。穿一件火狐的披风也是当得。就算您不穿,我们忠勇侯府在别人的眼里也是扎眼。所以,穿和不穿又有什么区别?”

  “你福婶说得是!既然做了,拿出来了,还留着做什么?穿了吧!”忠勇侯想来是想起了谢芳华逝去的父母,站起身,摆摆手,断然吩咐。

  福婶闻言立即帮谢芳华披在身上,笑呵呵地道,“好东西就是要拿出来穿。小姐穿上这个,才倾国倾城。”

  谢芳华不再推拒,顿时笑了起来,“福婶,怎么能靠一件衣服就倾国倾城了?”

  “若不是您自己把自己折腾得这个样子,您的容貌拿出去,南秦京城还真不见得有谁能比得上?”福婶为谢芳华展平披风边角,口中说道,“右相府的李如碧小姐据说天姿国色,大长公主的女儿金燕郡主据说美貌出众,难出其右者,不过那是因为京中的百姓们没见到您,若是见了您,这说法定然就要改一改了。”

  谢芳华拢了拢披风,笑着站起身,将面纱盖在头上,对忠勇侯和谢墨含道,“爷爷,哥哥,时辰不早了,我们进宫吧!”

  忠勇侯点点头,谢墨含也站起身。

  一行人出了荣福堂。

  ------题外话------

  昨天出去玩了一日,某小朋友满商场的跑,幸好某同学脚力过人,才让某个半个多月宅在家里没出门的女人逛了逛。出门很早,但是回家很晚,后果就是累疯了,直接瘫倒在床。果然不经常活动是一件很伤感的事儿。mgd!今天超级想睡觉,种么破?泪……

  今日上墙者:西子湖畔情华蔓缦,lv1,童生[2015—01—24]“直觉告诉我明天一定会卡在很*的地方→_→”

  作者有话:哈,是么?验证的时候到了→_→因为芳华要先回忠勇侯府,费些周折,没写到宫宴,所以,*么……不过,这个宫宴算是一个大场景,所以,都别急,我们一步一步慢慢来,该写的风景一处都不让它少掉,放心吧……o(n_n)o~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六章除夕》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