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求娶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燕岚顿时呆怔在原地,秦铮要娶谢芳华为妻?

  卢雪莹看了燕岚一眼,伸手推开她,向灵雀台方向走去。

  燕岚回过神来,卢雪莹已经走远,她立即提着裙摆快跑着追上她,一把将她的胳膊拽住,恼怒道,“卢雪莹,你听谁说铮哥哥要娶谢芳华?怎么可能?”

  “你别管我听谁说的,我就是知道了。而且就在今日宫宴,他想向皇上请旨赐婚。”卢雪莹脸色发寒,“他娶谢芳华有什么不可能?谢芳华除了是个病秧子外,她还是钟鸣鼎食之家谢氏忠勇侯府的小姐。论身份,南秦京城里面的所有女人,谁能比她尊贵?公主也要靠后站。”

  燕岚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低叱道,“我可听我娘说了,英亲王府、永康侯府的男人,谁都不能娶了谢芳华,皇上是不会同意的。”

  卢雪莹顿住脚步,看着燕岚,“关你永康侯府什么事儿?难道你家男人也想娶她?”

  燕岚恨恨地低声道,“我哥哥喜欢她。”

  卢雪莹难看的脸色顿时僵住,“你哥哥?燕亭?他也……喜欢她?”

  “我还能跟你说假话不成?”燕岚怒道,“你一心扑在铮哥哥身上,这南秦京城里谁家谁院的事情不知道也就罢了,怎么连你自己家的事情也不知道?我家里给我哥哥寻了范阳卢氏一门亲,就是你的族亲堂妹,左相大人的侄女。我哥哥死活不同意,闹腾了一年。我们都不明白原因,最近我娘才从他口中套出话来,原来他喜欢的人是谢芳华,非她不娶。”

  卢雪莹闻言露出惊异的神色。

  “连这个事情我都跟你说了,这回你该告诉我是谁告诉你铮哥哥要娶谢芳华的消息了吧?”燕岚趁机做条件替换。

  卢雪莹抿了抿唇,“我答应她不说出去的。”

  燕岚皱眉,“和我还不能说?你答应了谁?你若是不说,我以后不当你是姐妹了,你再有什么事情,也别找我,我有什么话,也不和你说了。”

  卢雪莹踌躇片刻,猛地一脚跺,扫了一眼四下无人,在燕岚耳边低语道,“是李如碧。”

  燕岚睁大眼睛,“是她?”

  “你没听错,就是她。”卢雪莹道。

  “为什么?她怎么会和你说这个?”燕岚不解。

  “我今日进宫前去了一趟脂粉铺子,正巧遇到她也去拿早就定下的水粉,她气色极其不好,我多问了一句,不想这一问,从她口中问出了些事情。”卢雪莹咬着牙关,“几日前,皇上召见右相,询问了她的婚事儿,似乎有意将她许配给秦铮。后来,秦铮去右相府送年礼,右相试探了秦铮,秦铮却给推脱了去。后来她去给右相送燕窝,在右相的书房门口,隐隐听到右相和李公子在谈论秦铮,她听到了秦铮对她无心,要娶忠勇侯府小姐的事儿。据说若是皇上在宫宴上指婚,秦铮一准会据婚,那么她以后还如何再许亲?右相府为此事也犯了难。”

  “所以,这消息可靠了?”燕岚提着心看着卢雪莹。

  卢雪莹点点头。

  燕岚脸色暗下来,“真是让人不明白,谢芳华一个病秧子,缠绵病榻足不出户多年,他怎么会想娶她?”

  卢雪莹脸色也昏沉低暗,“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李如碧容貌才艺在南秦京城具是拔尖的,若说秦铮看不上我,也不喜欢你,你我痴心枉然,比不过李如碧,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是谢芳华?她除了家世,有哪点让他看上了?凭什么?英亲王府门第尊贵,有必要和忠勇侯府再结亲吗?”

  “你说得对,走,我们一起去灵雀台门口等她,到底看看她什么模样。”燕岚道。

  卢雪莹点点头,“不错!”

  二人一起相携着向灵雀台而去。

  谢芳华跟随着忠勇侯和谢墨含一行人去了灵雀台,她知道她进宫势必会惹人注目,但是却不成想她前脚踏进宫门,紧接着便惹起了几度波澜汹涌,多少人恨不得立即见到她。

  小太监领着,一路畅通无阻,不多时,便来到了灵雀台。

  灵雀台和凤凰台是南秦皇宫两大特别之处,一个居于御花园南角,一个居于御花园北角,南北对望。灵雀台用于皇帝召见外臣,凤凰台是皇后每逢年节喜庆之日接见外妇之处。

  今日的灵雀台上,除了一身龙袍的皇帝,还早到了英亲王和忠勇侯、左右相、翰林大学士、监察御史几人。冬日里,皇帝和几人围炉而坐品茶,显得帝王分外可亲,平易近人。

  小太监快跑几步上前禀告,小心翼翼,“秉皇上,忠勇侯、谢世子、芳华小姐到了。”

  “哦?快快请来!”皇帝放下茶盏。

  小太监错开身子,对后面喊,“皇上有请老侯爷、谢世子、芳华小姐!”

  忠勇侯面色不动,谢墨含偏头看了谢芳华一眼,见她面纱下脸色隐隐约约的清凉,他怔了一下,脚步慢半拍,和她并排在一起,低低喊了一声,“妹妹!”

  虽然距离灵雀台还有些距离,但是谢芳华一眼之下便将高台上几个人面容神态过目了一遍,尤其是一身明黄龙袍的皇帝,中年模样,虽然器宇不凡,尊贵得惹眼,但是面带笑容和蔼的神情却也是同样醒目,她收回视线,轻声道,“哥哥别担心,我没有什么可怕的。”

  谢墨含点点头,微微送了一口气,是啊,她的妹妹是藏在深闺久病不出府的小姐,就算八年的时间她在无名山,但是被他和爷爷很好的遮掩了,以前八年都过去了,如今妹妹回来了,还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无名山虽然被她毁了,但是谁又能查出与她有关?的确没什么可怕的。是他紧张了。

  “老臣拜见皇上!”忠勇侯躬身见礼,凭他的身份,是免跪礼的。

  “谢墨含、谢芳华,拜见皇上!”谢墨含和谢芳华在忠勇侯身后稳稳跪下身。

  “老侯爷快请起,今日过年,不在乎这些礼。”皇帝亲自站起身,走离座椅,虚扶忠勇侯一把。

  英亲王、永康侯、左右相、翰林大学士、监察御史等人见皇帝亲自离座相扶,眉头都齐齐动了动,他们任何人,哪怕是英亲王受皇帝器重尊重,但也从不曾享受忠勇侯这般礼遇。

  忠勇侯顺势直起身,“多谢皇上爱重老臣,老臣老了,这年节的热闹劲儿,还真让老臣受不住,今日能进宫来,也是不放心我家的这个小子和丫头,怕他们惹事儿。”

  “孩子们进宫,就如在自己家里一样,老侯爷不必担心。有朕在,谁还能欺负了忠勇侯府的世子和小姐不成?”皇帝哈哈大笑,看向谢墨含和谢芳华,“免礼吧!”

  谢墨含站起身。

  谢芳华由侍画和侍墨扶着缓缓起身。

  “谢世子自然不用说了,朕是看着他从小长大的,除了身体差些,聪明好学,比朕的皇子们还有出息。老侯爷能有这样的子孙,朕心也甚是安慰啊。”皇帝笑道。

  “这小子哪里能比得上皇子们,再聪明好学,没有一副好身子骨,也是枉然。”忠勇侯叹息一声。

  “老侯爷多虑了,朕看谢世子如今的气色不错,比前几年的时候可是强多了,慢慢来,身子骨总会大好的。”皇帝拍拍忠勇侯肩膀,话落,看着谢芳华又道,“芳华丫头,昔日,你父亲谢英在世时,朕和他脾气相投,称兄道弟,朕比他年长两岁,你喊朕一声伯伯也是当的。这里没有外人,你打开面纱,让朕看看你,据说皇后和英亲王妃都见过你小时候的样子,长得像你娘,朕一直没见过你。”

  “芳华久病之身,样貌丑陋,故而戴着面纱来见皇上,扯掉面纱与芳华是无碍,但是怕因此惊扰皇上和几位大人,就是芳华的过错了。”谢芳华垂着头,声音低低的道。

  皇帝一怔,盯着她面纱下隐约模糊的脸庞看了一眼,须臾,挥挥手,“朕不怕。”话落,又看向身后英亲王等人,“你们几人可怕?”

  “芳华小姐多虑了,我几人不是三岁小儿,还怕被你的样貌吓到?”左相出口道。

  谢芳华似乎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扯掉了面纱。

  一张苍白得没有半点儿血色的脸展现在几人面前,阳光打下来,白日里像鬼一般。

  皇帝身子蓦地震了震。

  英亲王低呼一声,脚步不由得上前了一步,又猛地顿住。

  左相、右相、翰林大学士、监察御史也是齐齐露出惊异的神色,好在半生历经风雨,才没失态。

  灵雀台一瞬间静寂无声。

  “芳华丫头,你还是带上面纱吧!”忠勇侯撇开头,有些隐忍的痛苦吩咐道。

  谢芳华点点头,抬手将面纱往回盖。

  皇帝回过神,摆摆手,阻止道,“不必戴着它了,摘掉吧!”

  谢芳华手一顿,不解地看着皇帝。

  皇帝已经收起了面上的所有情绪,温和地对她道,“你的脸长久不见日光,太过苍白了些,也不是见不得人?做什么要一直戴着面纱度日?应该多晒晒太阳。”

  谢芳华抿着唇,不言语。

  “朕本以为,天下没什么难事儿是忠勇侯府做不到的,太医院的御医医术也未必高绝,能敌得过忠勇侯府私下请的神医。所以,一直以来,朕便没过问贤侄和贤侄女的病情。老侯爷,是朕对你的一对孙子孙女疏忽了,早该过问才是。”皇上叹息一声。

  “皇上哪里话,他们父母早亡,是老臣没照顾好他们。”忠勇侯抹了抹眼睛。

  “吴权!”皇帝摇摇头,对身后喊了一声。

  “皇上,老奴在!”一个老太监上前一步,躬身垂首。

  “你去将太医院的孙太医请来这里。”皇帝吩咐。

  “是!”老太监立即快步走出了灵雀台。

  “皇上,您是要……”忠勇侯看着皇帝,试探地问。

  “老侯爷坐吧!众位爱卿也坐吧!谢世子、芳华丫头,都坐吧!”皇帝坐回上首,和蔼地招呼众人一番,才对忠勇侯解释道,“让林太医来给芳华丫头看看病症,他前些年医术也许不怎么样,这些年一直苦心钻研,医术比以前长进多了。”

  忠勇侯看了谢芳华一眼,谢芳华垂着头,看不见神色,他“哎”了一声,缓缓落座,应承道,“今日是年节的日子,若不是皇上您早先下旨,老臣是不会把这个丫头弄进宫来惹皇上烦心的。”

  “老侯爷说的哪里话?若是谢英兄还活着,恐怕早就会怪朕不管他的女儿了。”皇帝摆摆手,见左右相、翰林大学士、监察御史都恢复神色,只有英亲王一副神思恍惚的模样,喊了一声,“王兄,你说是不是?”

  英亲王回过神,眼神复杂地看了谢芳华一眼,点点头,黯然道,“是。”

  “王兄坐吧!你不坐,这两个孩子也不敢坐。”皇帝笑道。

  英亲王似乎极力掩饰了片刻眼中的情绪,才缓缓落座。

  谢墨含见皇帝瞅着他和谢芳华,他收敛心神,伸手拉了谢芳华一齐坐在了最下首。

  “这个丫头乍眼一看是令人骇其模样,但是容貌却是万里挑一。”皇帝亲手给忠勇侯倒了一杯茶,对众人询问,“你们这时再看看她,是不是除了脸色白些,容貌极好?怕是这南秦京城挑不出来几个这样的样貌。”

  “不错!”左相接过话道,“我看着芳华小姐倒是极像已故的谢英兄夫人。”

  “那是自然,亲母女嘛!”皇帝笑了笑。

  “说起来,谢英兄和夫人也死去十几年了吧?时间过得可真快。”右相盯着谢芳华眉眼,看了片刻,缓缓开口道。

  “朕记得十四年了吧!”皇帝回忆道。

  “回皇上,家父家目亡故十四年半了,那时候小妹才半岁。”谢墨含道。

  “对,是十四年半了。时间过得可不是快?那时候朕派谢英兄为我暗访岭南,谢夫人不忍他自己长途劳苦没人照顾,硬是跟了去,后来在路途中出了事儿,丢下了一双儿女。”皇帝揉揉额头,“这些朕,朕一直后悔。那时候根本不该让谢英兄去岭南。”

  “皇帝无需自责,犬子和儿媳为国效力,理所当然,死也是死得其所。男子汉大丈夫,生不能报效国家,还有何用处?出了事情也是他们命短,怨不得别人。”忠勇侯道。

  谢墨含微微抿起唇。

  谢芳华低垂着头,不戴面纱的脸,除了苍白还是苍白,根本就看不出别的颜色。

  “今日过年,皇弟就别说这些故去的事情了。徒惹不快。”英亲王缓缓开口。

  “不错,王兄说得对,逝者已矣,朕不说了。”皇帝点点头,随和地打住这个话题,话音一转,对英亲王问道,“王兄,秦铮那个臭小子呢?今日可进宫了?”

  “进宫了!与他娘在一处。”英亲王道。

  “他可带来了那个婢女?”皇帝问。

  英亲王顿了一下,摇摇头,“臣不知,臣一早便进宫了,只是得知他和她娘不久前也进宫了,但是一个婢女的事儿,带没带来,臣却不知道了。”

  “这个臭小子,弄个婢女还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往日他得了什么好东西,一准跑到朕跟前来显呗,这次倒是例外了,朕不但没见到那个婢女,这些日子连他的人影朕也摸不到了。”皇帝笑骂了一句。

  英亲王不答话,其他人自然也不搭话。

  “那个臭小子,满京城人人都知道左相的女儿喜欢他,他可好,将其推给了他大哥。”皇帝看向左相,没避讳左相的忌讳,当面问了出来,“左相,朕可听说了,今日你的女儿还要在宫宴上和秦浩论艺,让朕做公正?”

  左相脸色僵了僵,站起身,恭敬地道,“小女顽劣,哪里知道儿女婚事儿能由得她说了算?这些年做出些荒唐行止,实在是让臣老脸无颜。都是老臣和夫人昔日过于娇惯她了,今日宫宴上,老臣定阻止她胡闹,皇上放心。”

  “诶,阻止做什么?孩子们长大了,有些儿女心思也不是错处,若不是秦铮那小子不是东西,拉了皇后下了懿旨,朕才不会由得他胡闹。”皇帝摆摆手,脸色和缓,“左相坐吧!依朕看,王兄府中的大公子可比秦铮那个小混蛋强百倍,你的女儿嫁了他,不会委屈的。”

  “秦浩这个贤婿的确让老臣和夫人满意。”左相坐下身,面上僵色尽退。

  “能不能嫁娶,也要看是不是姻缘。”皇帝笑着道,“今日宫宴朕倒要看看他们怎么个论艺法,怎么个一局定输赢。若秦浩真配不上她,朕就应了她的要求,帮她退了婚。”

  “皇上,万万不可,儿女姻缘怎么能由得她胡来?”左相立即摇头。

  “王兄自小栽培秦浩,不一定输了你的女儿。”皇帝抬手打断他,笑看向一处,“孙太医来了!倒是够快。”

  左相只能住了口。

  谢芳华抬起头看了一眼,果然见皇帝的大总管太监吴权领着孙太医来到了灵雀台。

  谢墨含看着孙太医眉峰紧了紧,见谢芳华神色不变,他也稳住心神不动。

  “臣拜见皇上!”孙太医跪地见礼。

  “免礼!”皇帝摆摆手,看着他,“孙爱卿,朕宣你来,是想你给忠勇侯府的小姐看诊,她就在这里,你上前给她看看吧!”

  孙太医站起身,眼睛扫了一圈,目光落在唯一的女子谢芳华身上,对于她苍白无半丝血色的脸愣了愣,须臾,躬身应声,走到谢芳华身边,“芳华小姐,请伸出手。”

  谢芳华缓缓伸出手。

  谢墨含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方帕子搭在了谢芳华的手腕上。

  谢芳华一怔。

  孙太医一僵。

  谢墨含低低咳嗽了一声,对孙太医和向他看来的目光们解释,“小妹自小不喜生人碰触,更何况是久居闺阁,不曾见过外男,孙太医海涵。”

  孙太医回过神,连连拱手,“谢世子说得是,芳华小姐身份娇贵,又是女子,有些忌讳实属正常,你放心,隔着帕子我也能看诊。”

  谢墨含点点头。

  孙太医小心谨慎地将手按在谢芳华手腕上,隔着帕子仔细把摸起来。

  皇帝、忠勇侯、英亲王等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孙太医和谢芳华。

  灵雀台一时间分外安静。

  孙太医脸色不停地变幻,各种神色都交替地出现在他已经布满皱纹的脸上,过了许久,他才缓缓放下手,对上首的皇帝拱了拱手。

  “孙爱卿,你可看出她是何病症了?”皇帝开口询问。

  孙太医抬头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扯掉手帕递给谢墨含,抬起头,目光静静地看着孙太医。

  孙太医收回视线,对皇帝请罪,“皇上恕罪,老臣医术浅薄,实在看不出芳华小姐是何病症。”

  “哦?看不出来?”皇帝扬眉,“什么病情也说不出来吗?”

  孙太医垂下头,“芳华小姐的身体很是奇怪,像是有心悸之症,但又不像,像是有哮症,但也不像,像是有毒症,但还是不像。老臣实在说不出病情。”

  “这可奇了!竟然是这样。”皇帝露出几分不解,“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病症?”

  孙太医垂首,摇摇头。

  忠勇侯此时接过话,“皇上不必为这丫头费心了。”

  皇帝看向谢芳华,见她脸色清清淡淡,孙太医诊断不出她的病,她也没什么情绪,像是经历得太多,已经习惯了,失望太多,便也无所畏惧了。他叹息一声,“孙太医诊断不出来不要紧,继续遍访天下医者,总有人能有神医之术。”

  “皇上早先便说过,以忠勇侯府的能力,私下里神医不知道请了多少,怕是都请遍了,这绝顶神医恐怕真是不好找。”左相接过话道。

  皇帝眸光动了动,沉声道,“我南秦没有神医,便去北齐找。北齐找不到,便去海外寻。普天之下,难道真就没有医术绝顶者?”

  左相失了声。

  “朕记得这丫头出生时没听说有什么病症,后来这病究竟是怎么得的?”皇帝忽然问。

  忠勇侯叹息一声,“九年前,突然就得了这个病,老臣暗中给她遍寻医者,也是都看不出所以然来。这些年,便一直用好药养着。以前连床都不能下,最近一年她的舅舅据说寻到了一位不出世的医者,传回了一个方子,她吃了,才见了好,能下床走动了。”

  “漠北?”皇帝挑眉。

  “那应该是在漠北,武卫将军只有华丫头这么一个外甥女,自然对她的病也是尽心尽力地寻求医者。他多年在漠北戍边,不能离开漠北,能找到的医者,应该也是漠北的医者。”忠勇侯道。

  皇帝点点头,“可将那医者请来京城?”

  “华丫头吃了他的方子,半年就见了效,老臣大喜之下,派人去了漠北请,但是据说那医者去雪山采药,不甚赶上雪崩,人被埋在了雪山下。据说他还有个传人,可惜从他病逝后离开漠北去别处游历了,这样一来,自然没请到人,只能慢慢让人寻找了。”忠勇侯道。

  皇帝吐了一口气,宽慰道,“只要有希望就好,没准哪天就找到那神医的传人了。”

  “老臣也希望尽快找到!”忠勇侯颔首。

  “丫头也宽心些,既然你的病情有了转机,迟早能被神医治好,别气馁。”皇帝又转头安慰谢芳华。

  谢芳华点点头。

  “皇上,燕小侯爷求见!似乎有急事儿要见皇上。”吴权悄声道。

  “哦?燕亭?他有什么急事儿?可问了?”皇帝询问。

  “燕小侯爷不说,说要见到皇上再说。”文公公看了一眼永康侯道。

  永康侯脸色变幻片刻,看向谢芳华,见她脸色从进来灵雀台后便是一个神态,此时听到燕亭的名字,神色无波无谰,如听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的名字,他想起燕亭一年来的闹腾,今日急着来这里,怕也是为了她,收敛住情绪,立即道,“皇上,犬子是个混不吝的东西,他能有什么急事儿?不用理会他。”

  “你这话朕可不爱听,燕亭要文有文,要武有武,朕觉得挺好。”皇帝笑着对吴权道,“宣他进来吧!朕看看他有什么事儿!”

  “皇上!”永康侯有些急。

  “爱卿急什么?难道你知道他所为事儿?”皇帝看向永康侯。

  永康侯心一沉,摇摇头,“臣不知道。”

  皇帝对吴权摆摆手,吴权立即转身下去请燕亭。

  谢墨含看向灵雀台外,想着燕亭曾经透露出对谢芳华的执着心思,生怕她今日来这里真是为了他,心微微揪了起来。

  谢芳华却不以为意。

  过了片刻,燕亭由吴权引着,脚步匆匆地进了灵雀台。入眼处,将所有人都打量了一遍,之后,他目光猛地定在谢芳华身上,眸子顷刻间露出惊异的神色,脚步也攸地顿住。

  “亭儿!”永康侯见他盯着谢芳华看,低喝了一声。

  燕亭身子一震,惊异之后,脸上闪过各种情绪,整个人除了一张脸有表情外,似乎成了个木桩子,一动不动。呆呆怔怔。

  “亭儿!”永康侯又加大声音喝了一声。

  燕亭身子一颤,回过神来,顺着声音来源,看向永康侯,永康侯瞪了他一眼,他收回视线,又看向谢芳华,片刻后,垂下头,跪在地上叩拜皇帝。

  “起来吧!”皇帝摆摆手,温和的声音询问,“燕亭,你急着跑来这里见朕,有什么急不得的事儿?”

  燕亭直起身,一时间没开口。

  “嗯?”皇帝含笑看着他。

  燕亭又扭头看向谢芳华。

  “皇上面前,不得无礼!”永康侯训斥了一句,见他仿若不闻,依然盯着谢芳华不移开眼睛,心中气怒,“这是永康侯府的小姐谢芳华!她虽然多年缠绵病榻,脸色苍白些,但不至于将你吓成这副样子,你总盯着她做什么?”

  燕亭身子又细微地一震。

  谢芳华在这时忽然笑了,看着永康侯极怒的脸道,“任何人见了我,都是这副样子,永康侯爷恼什么?燕小侯爷是被我的模样吓到了而已。这也是我这些年不出府,今日出府蒙着面纱的原因。”

  永康侯脸色一僵。

  谢芳华又看着燕亭,语气平静地道,“燕小侯爷,久违了!上次爷爷寿辰,你见了血光,求到我,让我帮你遮掩,我帮了你,可是自己却从此突然惹了灾,不知怎地得了一身怪症。所谓那日的血光之灾是应验到我的身上了。导致我每每想起的时候,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以防触及我的霉运。不想今日又见到了你。”

  燕亭闻言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咦?这是怎么回事儿?芳华丫头见到过燕亭?”皇帝微微讶异。

  在场众人也齐齐露出讶异的表情,任谁都听出谢芳华话里之音,二人有仇。

  “就在九年前,我爷爷寿辰的时候,燕小侯爷和人打了一架,被打得见了血,爷爷寿辰见血,实属不吉利,这种事情,自然不能宣扬,我正巧碰到,帮助他包扎了伤口,隐瞒了下来,不想从此以后我就得了怪病,这不是应了血光之灾吗?”谢芳华声音不高不低解释。

  燕亭向后退了一步,似乎有站不稳之势。

  “原来是这样!”皇帝点点头,看了燕亭一眼,又看了面色僵住的永康侯一眼,又看向忠勇侯,只见忠勇侯目光露出怒意,他对谢芳华道,“虽然老侯爷寿宴见血是为不吉利,但是也不该应验到你身上。”

  “可就是应验了!”谢芳华平静地陈述,“从那之后我就病倒了。”

  皇帝失了声。

  忠勇侯腾地站起身,满面怒意,对谢芳华问,“此事当真?为何我从没听说过?”

  “爷爷,已经发生了,难道我说了,让您知道了,您杀了燕小侯爷赔我的健康不成?永康侯府只有一个小侯爷,赔不起吧!”谢芳华轻声道。

  忠勇侯老眼冒火地看向永康侯,“燕祈,你怎么说?”

  永康侯一时间愣住,他怎么说?能怎么说?他虽然知道儿子喜欢谢芳华,非她不娶,但是只觉得是在九年前被他蛊惑了,却从来不知道这中间还有内情?当日他竟然见了血光?而且被谢芳华当着皇上的面点出来,说是他的儿子害得她应验了血光之灾。他一时呐呐无话。

  “究其根源,原来是燕亭害的我家华丫头病了这么多年。”忠勇侯恨恨地道,“这笔账,你们父子说,该如何算?”

  永康侯脸色也渐渐白了。

  燕亭又后退了一步,身子不停地轻颤起来。

  “燕亭当年和谁打架了?”皇帝忽然发问。

  谢芳华不答话。

  “燕亭,你说,你当年和谁打架了?”皇帝看着燕亭,又问了一遍。

  燕亭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皇上……”

  “皇叔,当年燕亭是和我打架了!”秦铮的声音忽然从灵雀台外传来。

  谢芳华目光微动。

  谢墨含心里紧了紧,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燕亭本来要说什么,被秦铮的声音忽然打断,他一时间住了口。

  皇帝和忠勇侯、永康侯、左右相等人也立即向灵雀台外看去。

  只见秦铮伴随着话音走了进来,一身锦缎竹青色轻裘,包裹着颈长的身子,腰束玉带,行止轻缓,整个人看起来少年风流,颇有些倜傥贵公子不知愁滋味的味道。

  “皇叔好!父王好,忠勇侯好,永康侯好,左右相爷好,御史大人好,大学士好,子归兄好,燕亭兄好。”秦铮来到近前,一长串话语伴随着他弯身见礼的动作轻快地吐出,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他看向谢芳华,笑吟吟地道,“芳华小姐,好久不见!”

  谢芳华眼神陌生地看着他,并不答话。

  “你只记得和燕亭兄的仇,怎么就不记得和我的仇?”秦铮看着她,没有因为她的面无表情而减少丝毫笑意,依旧笑吟吟地道,“所谓事情有因有果。燕亭是被我打伤的,才见了血,导致你应承了血光之灾,这仇该找我不是吗?”

  谢芳华冷漠地看着他,沉默不语。

  “铮儿,不能胡闹!”英亲王轻喝了一声。

  “父王,我没胡闹,说的是事实而已。”燕亭站直身子,将双手背负在身后,一副轻狂姿态,高傲地道,“冤有头,债有主。我做过的事情我自然不能当做没做过,做错了,自然不能推脱责任,也不能让别人代替我顶替责任,这可是父王您从小就教导过我的。”

  英亲王一时失声。

  “混小子!”皇帝忽然骂了一句,“见过躲仇的,没见过有谁找仇的!”

  “皇叔,一人做事一人当!您也曾经教导过我啊,我不能辜负您的教导。”秦铮懒洋洋地道,“的确是我打的燕亭,那日他和我抢酒,我就打了他,谁知道他那么不禁打,见了血!”

  “原来是你小子!”忠勇侯怒意对向秦铮,似乎下一刻就要挥手劈死他。

  英亲王见此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一把拽住秦铮挡在身后,对忠勇侯道,“老侯爷,事已至此,有话好好说。”

  “还能如何好好说?事情不是都摆在这里吗?”忠勇侯怒道。

  “关于芳华小姐说的血光之灾应验到她身上的话,这个事情毕竟不是太有依据。”英亲王拖着秦铮退后了一步。

  “什么叫做不太有依据?在我的寿宴里,发生了血光,你是说应验到我身上才有依据?”忠勇侯花白的胡子翘起,怒气冲冲,“我们谢氏一族,几百年传承下来,是信奉神武大帝的。神武大帝是战神,但也是杀神。我们嫡系一脉,六十大寿是一个坎,若是见血光,就会有灾难降临。九年前,我老头子正是六十大寿。当日你们都参加了,皇上也去了。可都还记得我说过什么?我说不准有人在我的寿宴生事儿,更不准见血。本来我以为一切顺利,却不想华丫头在我寿宴后没多久就得了怪症。这些年我一直不明白哪里出了错,原来是这里。”

  英亲王一噎,没了反驳的话。

  皇帝看向左右相等人,“你们可还记得?”

  左相没说话。

  右相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隐约记得九年前老侯爷寿宴是说过这样的话!谢氏嫡系一脉信奉神武大帝,这我知道。”

  “不错!谢氏流传数百年,一直信奉神武大帝。”监察御史和翰林大学士一起开口。

  “英亲王,你还有何话说?”忠勇侯眼睛喷火地看着英亲王。

  英亲王从来不曾面对忠勇侯的怒火,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

  “既然秦铮这小子今日站了出来说是他的错,你们英亲王府该如何偿还我孙女遭的罪?”忠勇侯步步紧逼。

  英亲王拖着秦铮步步后退,呐呐不得言。

  “英亲王,你们父子,今日不给我个交代!我就去掀翻了你的英亲王府!”忠勇侯一阵掌风扫向英亲王和被他拖在身后的秦铮。

  英亲王脸色僵了僵,一时间,骑虎难下。

  秦铮被拖着后退到灵雀台的栏杆上,看着挡在他面前的人,翻了个白眼,终于受不了地推开英亲王,自己面对忠勇侯,清声道,“欠债自然要还的,天经地义,我又没说不还?老侯爷,您急什么?”

  “还?你说如何还?你要现在就自杀赔我孙女吗?”忠勇侯瞪着他。

  “老侯爷,万万使不得!”英亲王脸色霎时白了。

  “自杀可不行!您的孙女又没死,虽然病秧子多年,如今不是还活着吗?”秦铮摇摇头,见忠勇侯闻言更是的大怒,要上前来劈他,他立即道,“我娶了她,她嫁给我,慢慢还这笔债,总可以了吧?”

  忠勇侯一惊,挥出的巴掌僵在半空。

  “铮儿!”英亲王失声喊了一声。

  皇帝面色微微一变,左右相和监察御史、翰林大学士齐齐露出惊异的神色。

  谢墨含眉梢动了动。

  谢芳华眼睛瞬间眯起,冷冷的目光射向秦铮。他可真会借坡下驴,趁机求娶。

  ------题外话------

  有没有心跳加快?明日更精彩啦!

  亲爱的们,这个月的月票虽然不会太好啦,但咱们争取别掉下去啊,就靠大家了。么么哒!

  今日上墙者:桀舛时光de谎言,lv1,书童[2015—01—26]“阿情你造伐?今天我们班玩撕名牌,我把”京门风月“当线索让他们找了(*^__^*)……”

  作者有话:在学校的班里还玩撕人游戏?这么高大上啊,想着咱们京门风月是好样的!么哒o(n_n)o~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八章求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