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逼婚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京门风月灵雀台一时间鸦雀无声,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砸出声响。

  秦铮似乎不觉得自己的话多么有杀伤力,缓步走到谢芳华近前,看着她轻轻一笑,声音轻快如风,“你因我而久病,我娶了你,用一辈偿还这笔债,你觉得如何?”

  谢芳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淡淡道,“不如何!”

  秦铮扬眉看着她。

  “我久病之身,久积怪症,也许刚嫁给你就死了。届时你还可以娶别人,铮二公,你的债还得未免轻了。”谢芳华讥讽地给出解释。

  秦铮闻言笑了一声,清声道,“你若是嫁给我,我会全力治好你的病,合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之力,就不信找不到能治你病症的那个医者。若是你怕嫁给我不能享福就死了,觉得吃亏的话。那么你放心,我可以当着皇天后土和皇叔、我父王、以及老侯爷和在座大人的面起誓。我秦铮这一生只娶你一人,妻死夫随,阳世还不了的债,我追随你去阴间还。”

  “秦铮!”英亲王闻言骇然,大喊了一声。

  皇帝面se一沉,继而勃然大怒,看着秦铮训斥道,“混账,你是英亲王府的嫡,将来要承袭爵位,岂能这般随意地胡言乱语?”

  “你答应不答应?”秦铮不理会英亲王和皇帝,目光紧紧地盯着谢芳华。

  谢芳华心里咯噔一声,心跳顿停片刻,霎时血液卷起一阵波涛,对于这个以夫为天世界的男人来说,这样的话出口未免重了。更甚至是从秦铮这个英亲王府将来要承袭爵位的嫡出公口中说出,更是深重。她看着他清俊的脸,那双眸颜se幽深认真,灼热烫人,她有片刻凝定,须臾,避开他的眼睛,收回视线,眼神染上淡漠,缓慢且冷淡地道,“铮二公的玩笑开得未免大了,我们忠勇侯府要不起这样的还债法。谁人都知道,我这样的女人是嫁不出去的,没有人愿意娶的。若是让你因还债之由娶了我,传扬出去,便是我们忠勇侯府不要脸面讹诈了铮二公的终生。别说忠勇侯府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儿,就是我谢芳华也不屑这样的婚姻。”

  秦铮目光一沉,曈眸紧紧地缩了缩。

  谢芳华不再理会他,转向忠勇侯,云淡风轻地道,“爷爷,孙女从来没想要任何人还债,您今ri又何必因我而得罪了英亲王府和永康侯府?我们忠勇侯府虽然信奉神武大帝,但一直以来也是秉承诗礼传书的簪缨之家。您爱护孙女,但是也不该丢了我们忠勇侯府的颜面和尊严。我的身体已经是这样,九年前您寿宴的血光之灾应验到了我身上,无论是铮二公的错,还是燕小侯爷的错,已经过去九年,就作罢吧!”

  忠勇侯看着谢芳华,一时间没答话。

  谢芳华转向皇帝和英亲王、永康侯,淡淡一笑,“因我之身,受之我苦,时也运也命也。也许这就是我一生该应的劫数。皇上、英亲王爷、永康侯爷不必心中有负担,铮二公和燕小侯爷的错我也不会追究,铮二公刚刚说的话,只当做是笑话听听也就罢了。谢芳华就算嫁不出去,也不讹诈任何人。只是以后,请管住他们,别让他们再去我们忠勇侯府,也别出现在我面前就是了。”

  “不可能!”秦铮断然开口,语气冷冽。

  谢芳华淡漠地看了他一眼,站起身,对上的皇帝一礼,“皇上,请容芳华告退!”

  皇帝眉头紧紧地皱起,见协防请辞,没做表示。

  “爷爷!”谢芳华看向忠勇侯,轻轻喊了一声。

  忠勇侯咬了咬牙,似乎有些不甘心,随即看到谢芳华一副作罢的表情,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对上的皇帝一礼,沉重地道,“皇上,我老头乍然听闻九年前之事一时受不住,失礼了。既然我家的华丫头都说不追究九年前的对错了,那我老头也就只好作罢了。我家华丫头就算嫁不出去,没人娶,也不为难皇上、英亲王府,永康侯府,更不会为难铮二公和燕小侯爷!九年都过来了,我们家自认倒霉。我家华丫头说得对,以后铮二公、燕小侯爷不要再踏入我忠勇侯府的门槛了,也别再出现在我家华丫头面前了。”

  皇帝面皮动了动,忽然觉得有些下不来台,看着忠勇侯,一时间不知如何接口。

  英亲王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人家如此不追究了,是好事儿,可是未免亏欠了忠勇侯府。忠勇侯府是那么好亏欠的吗?他一时也不知该作何处理。

  永康侯看着跪在地上从秦铮出现便开始呆怔的燕亭,觉得这件事若真能这么算了就好了。可是可能吗?忠勇侯府退得一干二净,大至此,他们若是真让人家这么退了,传扬出去,那才是打了他们自己的脸面。

  “爷爷和妹妹说得不错!此事就这样算了吧!”谢墨含此时站起身,对上的皇帝道,“皇上,墨含请求现在就送妹妹回府,她身娇体弱,受不得这种场面。今ri的宫宴就不参加了。”

  皇帝闻言沉默半响,摆摆手,端严地道,“既然芳华丫头今ri进宫了,不参加宫宴岂不可惜?这样吧!你送她去皇后那里休息。”

  谢墨含见皇帝不答应,心念电转,立即道,“宫里不适合妹妹身体,还请皇上……”

  “皇后宫里温暖宜人,不次于忠勇侯府的闺阁,再说皇后也想见见芳华丫头,不要多说了。去吧!”皇帝打断谢墨含的推辞,挥挥手,对身后吩咐,“吴权,你带谢世送芳华前去皇后处,着皇后仔细照看。”

  “是!”吴权走上前,对谢墨含和谢芳华一礼,“谢世,谢,请随老奴来。”

  谢墨含本来有心就此带谢芳华离开皇宫,见皇上没有放人的打算,只能作罢。点点头,“劳烦公公了!”

  侍画、侍墨立即上前扶住谢芳华,跟随吴权准备离开。

  “不行,话还没说清楚呢!怎么能一走了之?待说清楚了,不用归兄送,我送去你皇后娘娘那里休息。”秦铮拦在谢芳华面前,霸道地阻止。

  谢芳华背对着皇帝等人,冷眼看着他。他要怎么说清楚?

  秦铮仿若不见她的冷眼,笑了笑,“我秦铮开口说出的话,别说在南秦京城里,就算在这普天之下,也没有不作数的时候。听着,谢芳华,我说娶你,不是开玩笑!”

  谢芳华抿起唇,冷冷地不答话。

  “秦铮兄,今ri是春年,我妹妹虽然是病弱之身,但也在乎清誉。她不需要你如何,不需要燕亭兄如何,九年前的事情已经作罢了,你该知足,不应该再为难。”谢墨含蹙眉,眼神凌厉地看着秦铮,口气重,“你我兄弟一场,我的妹妹也是你的妹妹。”

  “谁稀罕要妹妹!我要的是媳妇儿!”秦铮挥手,一副浑不计的模样,“男汉大丈夫,言而有信,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这般算了,叫我秦铮以后如何还有脸面见人?抛去欠债要还的道理,就论人,我还就下定决心娶她了。”

  谢墨含一时无言。

  “胡闹!哪里有强娶人家女儿的道理!”英亲王气怒地沉喝一声,觉得秦铮疯了。

  “秦铮,给朕退下!你这样,像什么话!”皇帝再开口,脸se有些阴沉。

  “父王、皇叔,强娶人家女儿又怎么了?若是德慈后活着,我要什么,她老人家不答应?”秦铮抖了抖袖,慢悠悠地道,“德慈后仙逝了,从今以后便没人疼我了。感同身受,我突然也想找个人疼,就算她疼不了我,那么我疼她,总是可以的。谢芳华这副病秧的样,我见到她,就想疼她。怎么才能让她被我疼?自然是娶回去。”

  英亲王一时失声。

  皇帝怒斥,“怎么能相提并论?若是德慈后活着,娶妻这等大事儿,也不能任你胡闹。况且,你怎么就没人疼?你敢说这些年来朕不是一直宠惯着你?你想找个人疼?你府里那个婢女呢?你不是疼得紧吗?”

  “皇叔也说了那是个婢女,我再怎么疼,她也是婢女,变不成媳妇儿啊!难道您下旨将她赐给我做媳妇儿?”秦铮反驳。

  皇帝一噎,怒道,“忠勇侯府的岂能是你说娶就娶的?”

  “的确,忠勇侯府的不是我能说娶就娶的,我一个人说了不算。可我如今不是当着皇叔、父王、忠勇侯、谢世,以及几位大人的面在求娶吗?能做主的人今ri都在这里。”秦铮懒懒一笑,对着谢芳华面无表情的脸目光盈盈,“只要你们答应,我也就能娶了。”

  “婚姻之事乃是大事儿!不仔细斟酌,如何能胡作非为?”皇帝训斥,“来人,将秦铮给朕赶出去!”

  一声令下,两旁出现数名宫廷禁卫军。

  秦铮一摆手,阻拦住上前的禁卫军,面无惧意,笑着对上座的皇帝道,“皇叔急着赶我做什么?总该要我将该说的话说完。今ri可是过年,德慈后也会回宫过年的。她老人家若是看到你欺负我,一准不高兴。”

  “你……”皇帝脸se发青。

  “皇叔别恼,侄儿是在娶媳妇,又不是做坏事儿。”秦铮笑着转过身,对谢芳华道,“谢芳华,我秦铮决定的事儿,不会轻易变了。你的病从今以后我负责了,你的人我也负责了。我说了只娶你一个,你死了我随着。你还有何不满意?”

  谢芳华苍白的脸se渐渐难看,她虽然知道秦铮蛮横霸道,敢在南秦京城横着走,能踩着左相马车过,能在皇帝面前插科打诨,胡闹无理,但是也没想到他能在皇帝面前横行到这个地步。他这是逼婚!

  “秦铮兄,你的身份尊贵,又是英亲王府的嫡,我的妹妹病已至此,耽误不起你一辈,还是收回你的话吧!别因为你的话,使得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敌对。”谢墨含见气氛僵持,怕对谢芳华不利,开口劝说。

  “英亲王府的嗣不止我一个,父王也不止我一个儿,他自小栽培秦浩,我若是不承袭王位,不正是如了父王的意?更甚至皇叔不是也欣赏我大哥的才华吗?正好,我放弃爵位,由他继承,这样,我娶你妹妹,也不相干英亲王府传承了。”秦铮满不在乎地道。

  “胡说!”英亲王闻言气得大喝。

  “一派胡言!”皇帝也沉声怒喝。

  “秦铮兄,婚姻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有你这般自己当着人家姑娘的面求娶的?你这简直是……”谢墨含无奈地看着他,“传扬出去,我妹妹以后如何见人?”

  “她成了我媳妇儿的话,只能是一段佳话,怎么不能见人了?”秦铮不以为意,“当面求娶,才显诚意。归兄,我秦铮做事,向来不忌讳那些俗礼。你是知道的。”

  “你不在意,我妹妹她在意!”谢墨含气恼道。

  “她在意?我怎么看不出来她在意?你看看她,脸se还是这副麻木的表情。”秦铮道。

  谢墨含一噎,看了谢芳华一眼,见她颜se的确有些麻木,他有些头疼,“我妹妹病弱之躯,别说活命,就算嫁给你,也是嗣难得。就算我家应了你,将妹妹嫁给你,但是皇室宗室息可是重要。”

  “那又如何?皇室宗室里又不是我一个人,息多了去了。不差我一个的种。”秦铮扬了扬眉。

  皇帝大怒,英亲王气得颤抖起来。

  谢墨含见势不好,不等那二人开口,立即道,“皇上在这里,英亲王也在这里。你这等话还是不要胡说。你担得起这个罪,我妹妹可担不起。”

  秦铮笑了一声,看向皇帝,款款道,“皇叔向来体恤忠勇侯府,我虽然是您的侄,是英亲王府宗室的息,但是谢芳华的父母因皇叔派遣的差事儿出了事故早亡,她又因我打伤燕亭见血光之灾缠绵病榻多年,皇叔应该也一样怜惜她。所以,皇叔若是细想之下,应该也不会阻拦我娶她才是。毕竟南秦有半壁江山是忠勇侯府世代守护打下的,岂能因忠勇侯府有个弱女,久积久病恐难有孕而置其姻缘于不顾?皇叔仁爱民,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做不出来?更不应该阻止?”

  皇帝气怒的面se攸地一变,身僵了僵。

  “而父王您,数ri前曾经答应我,白纸黑字,立了约定,我的婚事儿由我自己做主,妻由我自己选择。父王,你不会短短几ri就将立约答应我的事儿给忘了吧?”秦铮看向英亲王,“更何况,当年你不是也为归兄和谢芳华父母亡故而肝胆剧痛吗?”

  英亲王看着秦铮,嘴角哆嗦片刻,无言以对。

  “忠勇侯,你觉得,我秦铮真不能娶您的孙女吗?”秦铮看向忠勇侯。

  忠勇侯看着秦铮,又看向谢芳华,一时间难有态。

  “归兄,你们相交多年,你是觉得我说话会不算数?娶了她不好好对待她的人吗?”秦铮看向谢墨含。

  谢墨含移开视线,秦铮自然不是!但是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娶她妹妹,将忠勇侯府和英亲王府拴在一起,皇上和英亲王会准许吗?皇上对忠勇侯府已经十分忌惮了。若是加上这出婚姻,实在难以想象……

  “谢芳华!你不要我还债,那我就不还债。我不还债,也娶你。我当面求娶,亘古至今,无一人如我这般不讲规矩,但是那又如何?你很在意?若是你在意,只要你答应,明ri我便请媒婆上忠勇侯府的门提亲,要多规矩有多规矩,如何?”秦铮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唇瓣紧紧地抿起,不答话。

  秦铮盯着谢芳华,眼睛一瞬不瞬,似乎要将她面皮剥开,看出花来。

  气氛再僵住,灵雀台四周的廊角似乎都听不到半丝风声。

  永康侯、左右相、监察御史、翰林大士以及皇帝身后侍候的宫人都心中惊骇,任谁也想不到铮二公横行无忌数年,对任何女不假辞se,见了谢芳华,今ri竟逼迫纠缠至此,非要娶她。谁都猜不透哪里出了问题,这些年是半丝风丝也没听到秦铮和谢芳华有过关联。

  就与月前他突然收了贴身婢女一样让人惊异。

  这南秦京城多少闺中女儿倾慕秦铮,但是独独谢芳华不计算在内。

  可是,今ri偏偏在她身上发生了这种不可能的事儿。

  一时间,灵雀台气息压抑至。

  忽然,谢芳华捂住心口,猛地咳嗽了起来。

  “妹妹!”谢墨含面se一变。

  “!”侍画和侍墨齐齐一惊,扶稳谢芳华。

  秦铮上前一步,手伸出,又猛地撤了回去,只是看着她。

  谢芳华咳嗽得弯下了身,身体似乎承受不住心口传来的压力,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苍白的脸se即便是剧烈的咳嗽也不见半点儿红晕,一声一声的咳嗽揪心扯肺。

  “华丫头!”忠勇侯凑上近前,焦急地大喊。

  “药……侍画……药……”谢芳华双手捂着心口,喘息间,吐出低的声音,似乎下一瞬她就就因上不来气而气绝。

  侍画闻言立即伸手探入谢芳华怀里,摸出一颗药,递到她唇瓣,白着脸颤抖地道,“,药,药在这里……”

  谢芳华张口吞下了侍画递来的药丸。

  药丸入口,她依然咳嗽不止,但又拼命地压制着,不让药丸吐出来,一番挣扎之下,让在场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病魔折磨下撕心扯肺的感觉,早先的压抑褪去,心头不由得都跟着她揪心起来。

  秦铮看着她,清俊的脸上渐渐染上别的颜se,曈眸深邃。

  灵雀台一时间没有别的声音,只有谢芳华撕扯心肺的咳嗽声和压抑的粗噶呼吸声。

  “快请医!”皇帝终于开口。

  吴权立即向外跑去。

  “不……不用请医……”谢芳华捂着心口,大口地喘息片刻,才渐渐稳住,见皇帝和众人看来,她白着脸虚弱地道,“我的病我清楚……医来了……也一样如孙医一般……看不出什么来,我……我去休息片刻就好……”

  “既然如此,吴权,快带她去皇后那里休息!”皇帝缓和了口气,连忙吩咐。谢芳华发病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吴权连忙跑了回来,试探地问,“芳华,您能走吗?需要轿吗?”

  谢芳华靠在侍画身上,虚软地道,“若是有,那是最好,劳烦公公弄一台来。”

  吴权点点头,向外走去。

  “朕的玉辇就在外面,不用去找了。让她坐朕的玉辇去皇后那里吧!”皇帝忽然道。

  吴权惊骇,顿时睁大眼睛。

  忠勇侯面se一变,玉辇岂能是女轻易坐的?皇后都不曾坐过皇上的玉辇。

  谢墨含脸se也刷地变了。

  永康侯、左右相等人,就连英亲王也惊了。

  “不行!她本来就跟个病秧似的,怎么能镇得住玉辇上的龙气?皇叔,您糊涂了。”秦铮断然拒绝,趁侍画、侍墨不注意,一把扯过谢芳华打横抱在怀里,霸道地道,“反正我要娶她,不用找轿了,我送她过去!”

  谢芳华一惊,她本来能躲开秦铮对她扯过来的手,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能躲吗?她有力气躲吗?自然是不能躲,自然是没力气躲,所以,只能被他抱了起来,一阵眩晕被他抱在了怀里,一时间对上他霸道清俊的脸又惊又恼。

  他可真是个混账!

  这样当众与她授受不清,就算皇上和英亲王不同意他娶她,但是又能如何?

  女名声最是珍贵!

  这个世界上贞节牌坊满地的挂,她忠勇侯府养在深闺,更是不曾与男有过半丝身体碰触,他这样突然抱了她,她的清白就没了。

  从此以后,她谢芳华就要与秦铮的名字拴在一起被议论!

  别说她病得嫁不出去,就算有人想求娶?还有谁再敢求娶?

  皇帝还能如何撕开忠勇侯府的脸面,不应允亲事儿?还能如何再给秦铮许婚?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

  秦铮自从被李沐清威胁那ri开始,至今几ri,他怕是就想出了这么个对策,先下手为强!皇帝不是要在宫宴对他有指婚的意思吗?那么他就不等到宫宴开始就先下手打皇帝一个措手不及。就先一步来求娶她,将这件事儿当着朝中重臣和忠勇侯的面闹开。那么,皇帝今ri想拿个别的女人来赐婚,顾忌忠勇侯的脸面和忠勇侯府的势力也是不成了。

  至于李沐清,只要皇帝不给秦铮指婚,他也不必维护妹妹而出来求娶她了。

  早先她怕燕亭捅出不该说的话,污她名声。才故意拿出九年前的事情来阻挡燕亭,胡诌了血光之灾。爷爷配合,镇住了燕亭,可是不想转眼就被秦铮这个混蛋给利用上了。

  或者,换句话说,就算没有血光之灾的说法,他既然有打算,今ri定也会闹这么一出。

  而且只说求娶还不够,竟然打着干脆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毁了她清白的主意。这样一来,皇帝顾忌颜面,忠勇侯府顾忌颜面,英亲王府顾忌颜面,就算不同意这门婚事儿也要同意。

  到底被他算计成了!

  谢芳华在秦铮怀里暗暗地磨牙,几乎将口中的全部牙齿都要咬碎。她到底还是低估了他在皇帝面前的大胆和放肆程!竟然真是传说中的天不怕地不怕了!皇帝面前也敢横行。

  “秦铮!你做什么?”皇帝终于坐不住了,腾地站了起来。

  英亲王骇然地看着秦铮抱着谢芳华,一张脸犹如死灰一般地颓败。

  秦铮紧紧地将谢芳华抱在怀里,一副不觉得他做了什么天大的骇事儿一般,无辜地看着皇帝道,“皇叔,我说要娶她,说了多少遍了,您不信,如今您总算该相信我想娶她的心了。她的清白如今在我手里攥着,难道您让我现在将她扔出去?”

  皇帝一口气憋在心口,上不去,下不来,铁青的脸看着秦铮,半响道,“你放肆了!礼义廉耻你不知,诗书礼仪你不懂,强抢人家姑娘,横行无忌,你无法无天了!是不是让朕砍了你的头,你才安生?”

  “皇上!”英亲王惊呼一声。

  秦铮面无惧se,俊颜含笑,“皇叔,您别吓唬我,德慈皇奶奶的魂儿今ri可是来了宫里,您没吓唬到我,没准反而吓到了她。她在天上不孤独,可没打算拉我上去给她作伴。”

  皇帝闻言更是气得发颤,伸手指着秦铮,似乎想处置了他,但是又看到英亲王哀求的脸,想着秦铮背后的英亲府,又想到英亲王妃护犊,更想到英亲王妃的娘家清河崔氏,以及德慈后的娘家王氏,德慈后临终前,嘱咐王家人关照秦铮,他猛地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对秦铮怒道,“你滚……给朕滚出去!”

  “是,侄儿告退!”秦铮抱着谢芳华转身就走。

  谢墨含也给惊了个够呛,见秦铮抱着谢芳华离开,立即抬步追上。

  “归兄,老侯爷岁数大了,你还是留在这里守着他吧!别让皇叔的怒意伤了老侯爷的身骨,至于你妹妹,有我在你不用担心。”秦铮回头看了谢墨含一眼,传递了某种信息。

  谢墨含猛地停住了脚步。

  秦铮脚步不停,抱着谢芳华大踏步出了灵雀台。

  再无人拦阻!

  吴权呆呆怔怔地看着秦铮抱着谢芳华离开,这是他在皇宫里待了几十年开天辟地头一回见着这样的场面。男女没有婚约,就如此冠冕堂皇地这般亲密。尤其皇上还无可奈何。

  他不由感叹,不知道是皇上老了,还是他老了,或者是这灵雀台里面的人都老了。

  “混账!这个混账!”皇帝见秦铮离开的快,转眼就没了影,怒意翻滚,无处发泄,更是接连踹翻了几张桌椅。

  永康侯、左右相等人不敢躲避,多少被砸到了些脚面。

  早先有秦铮嘱咐,谢墨含在桌椅要碰到忠勇侯的时候轻巧地拉着他避开了。

  燕亭依然如木头一般地跪着,整个人似乎僵化了,桌椅砸到他身上,他不知避开。就那样跪着,似乎灵魂都遗失了。

  永康侯想上前拉开儿,又想着他喜欢谢芳华,如今这模样一定是失了魂魄,又气又怒,到底没去管他。心底有些庆幸,幸好这个事儿被秦铮给摊了去,但是好是坏,就难说了。

  灵雀台一阵桌椅果盘茶具脆响之后,皇帝终于住了手。

  “皇上,您仔细龙体!”吴权轻声劝说。

  皇帝怒意不减,看着英亲王,“王兄,这就是你的好儿!他将朕都不放在眼里了。”

  “都是臣给惯坏了!”英亲王只能请罪。

  “你真的立过约定,答应过他婚事自主?”皇帝克制着怒意问。

  英亲王垂下头,沉默半响,缓缓地点了点头。

  “你呀!叫我说你什么好!”皇帝想发难,但是基于面前的人是英亲王,他清楚他今ri心中比他还要气怒,也只能作罢,挥挥手,“算了,也不怪你!德慈后生前娇惯他了,皇室宗室里面所有的息,包括四皇秦钰计算在内,德慈后对他最是宠爱,恨不得捧在手心里。才是真给惯坏了,才导致他这副xing,如今朕也治不住他!”

  英亲王沉默,他这个儿秦铮,自小就不服他管教,横行霸道狂妄无忌是天>

  皇帝深吸了一口气,平息怒意,看向忠勇侯,“老侯爷,此事你怎么看?”

  忠勇侯看了皇帝一眼,又看了英亲王一眼,忽然恼着老脸感慨道,“华丫头是奉了皇上旨意来参加宫宴,谁承想竟是被铮二公这般要强娶?如今清白是在他手里。老臣老了,皇上做主吧!”

  皇帝眼眸暗了暗,沉声道,“一边是忠勇侯府,一边是英亲王府。对朕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秦铮这个小混蛋,这是故意想要朕作难。”

  忠勇侯默不作声。

  “按理说,依照忠勇侯府的门第,除了皇室,也就是宗室勋贵府邸的嗣能配得上忠勇侯府的身份了,本来她及笄已过,到了该许婚的年龄,朕感念已故的谢英兄,今ri宣她进宫来见,也是想给她指门婚事儿。但是不可能是英亲王府的门第,你也该清楚。抛去别的不说,秦铮是英亲王府唯一嫡,爵位是要他继承的。但是如今他跳了出来,搅了这个局,芳华丫头的清白在他手上了。朕又不能杀了他,实在对不起忠勇侯府啊。”皇帝也感慨道。

  忠勇侯叹了口气,“皇上,老臣和忠勇侯府忠心数代,到这一代,嫡系息也就含儿一个小和华丫头一个丫头了。她的病本来就几乎要了老臣的命,若是因为今ri的事情,再有个好歹,老臣没照顾好她,无颜面去酒泉见她父母啊。”

  皇帝点点头,“老侯爷和忠勇侯府的忠心朕自然知道,事已至此,也没别的办法了。芳华丫头自然不能再嫁给别人了,只能落在秦铮这小手里了。朕看他们的婚事儿也就只能如此了。你说呢?”

  忠勇侯闭了闭老脸,“皇上做主吧!”

  “王兄,你觉得呢?”皇帝看向英亲王。

  英亲王面容已经恢复几分,点点头,颓废地道,“皇上做主吧!”

  “兹于芳华丫头病弱的身体,又兹于秦铮这个小混蛋尚且年少,只知道耍浑,还不知稳重成熟。这样吧!婚事儿先由朕做主给定下,忠勇侯府和英亲王府合力寻找神医给芳华丫头治病,以年为限。年若是病好了,皆大欢喜,年后若是芳华丫头病还不好,那么秦铮这小活该,一人做事一人当,也让他必须娶了芳华丫头。总归,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这门亲事儿就此定了。”皇帝缓缓地道,“王兄,老侯爷,你二人觉得朕这样决定可好?”

  英亲王看向忠勇侯。

  忠勇侯也看向英亲王。

  半响后,二人齐齐颔,“皇上这样决定甚好,就以年为限。”

  “你们觉得呢?”皇帝看向永康侯、左右相等人。

  几人对视一眼,齐齐点头,“臣等也觉得这样处理恰当。”

  “好!那就这样吧!”皇帝挥挥袖,对吴权吩咐,“着拟旨官来,朕现在就下赐婚旨意。”

  “是!”吴权连忙下去宣拟旨官。

  谢墨含垂下头,心中暗暗揣测,皇帝明明早先还被秦铮的所作所为气得雷霆震怒,恨不得杀了他,但转眼间便决定下赐婚旨意,虽然是被逼迫,但是雷厉风行可见一斑。身为帝王,自然不能让秦铮当着他的面强迫逼娶谢芳华的事情传扬出去,有碍帝王颜面,转眼间就撰取了主动。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以发生很多事情,谁知道届时是何情形。果然帝心难测。看来今ri之后忠勇侯府更要多加小心了,包括甘愿卷进忠勇侯府的秦铮自己。他这次不给皇帝颜面,横行无忌,是为触及了帝王不能容忍的底线,以后怕是也有麻烦了。

  不多时,吴权带着拟旨官来到。

  “现在你就来拟旨!”皇帝看着拟旨官吩咐。

  拟旨官连连叩,摆好圣旨。

  皇帝缓缓开口,声音威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谢氏忠勇侯府有女谢芳华,自小失去双亲,久积病体,朕甚是怜惜,念忠勇侯府世代忠心,朕不忍她终身无靠。今特此赐婚于英亲王府二公秦铮。年后完婚!钦此!”

  拟旨官落笔快,笔走龙蛇,皇帝念完圣旨,他两道圣旨已经写完,呈给皇帝过目。

  皇帝看了一眼,拿出玉玺,盖在了圣旨上。

  圣旨一式两份,英亲王府一份,忠勇侯府一份。

  皇帝看着英亲王和忠勇侯,笑道,“王兄,老侯爷,接旨吧!”

  “臣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二人齐齐跪在地上,双手接过圣旨。

  “免礼!”皇帝看着二人,哈哈大笑,“自此就是亲家了,都是一家人。今ri是过年,正是好ri,我们待会儿宴席的时候,多喝几杯。”

  英亲王和忠勇侯齐齐站起身,互相道了声亲家,均露出笑意。

  早先笼罩在灵雀台上的阴云一扫而空,霎时铺天盖地的ri头照进来,分外晴朗。

  皇帝心情好了,众位大臣虽然心里对今ri的事儿都有几分打鼓,但此时也不能再拆台了。于是,一时间,宫中侍候的宫女监们连忙收拾了地上的狼藉乱象,重新摆上桌椅茶点,君臣同坐,喜气连连。

  半响之后,皇帝看向左右,忽然咦了一声,询问,“永康侯府那个小呢?”

  永康侯脸上的笑意一僵。

  吴权看了永康侯一眼,连忙上前答话,“回皇上,就在您下圣旨的时候,燕小侯爷离开了这里,出去了。”

  皇帝点头,又将在场的人看了一圈,讶异地询问,“谢世呢?他怎么也不在这了?”

  忠勇侯不说话。

  吴权又赶紧接过话禀告道,“回皇上,谢世追着燕小侯爷出去了!”

  皇帝闻言若有所思。

  永康侯的心顿时提了起来,他永康侯府那点儿事儿,自己心中清楚,没有不透风的墙。如今大半个京城的人怕是都知道了,只不过不明面上拿出来说,都在暗处说罢了。皇上又怎么能不清楚?

  忠勇侯瞅着永康侯,胡一翘一翘,显然对他其不屑。

  “谢世身骨不好,是有先天之症。虽然比芳华那个小丫头强些,但也是有限。支撑偌大个忠勇侯府,朕看着他都有些力不从心。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入朝应卯的。”皇帝看了二人一眼,见忠勇侯听到这句话没什么意见,他对永康侯询问,“关于燕亭,朕看他一天活蹦乱跳的,你对他何时入朝应职打卯可有什么想法?”

  永康侯顿时惊喜,燕亭虽然还不够年岁,但听皇上的意思,是可以提早让他破例入朝了。能让皇上破例起用的人,少之又少。这是对他的重视了。连忙道,“臣没什么想法,一切凭皇上做主。”

  皇帝点点头,“既然你没什么想法,等过年,朕看着安排了。”

  “老臣多谢皇上!”永康侯连忙道谢。

  皇帝摆摆手。

  永康侯起身,想着今ri永康侯府算是从这泥潭里tuo出身了,他儿燕亭如今知道娶不到谢芳华了,总应该死心娶范阳卢氏的女儿了吧!欢喜的同时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题外话------

  怎么样,亲爱的们,心跳又快了没?

  千万不要小看某个人的厚脸皮啦!o(n_n)o~

  1月28号了,月底了,这个月过的可真快啊!亲爱的们手里有月票的别留着了哦,当贺礼甩来吧!(*^__^*)……

  今ri上墙者:醉小妞,lv2,解元[2015—01—27]“当当上买的《纨绔世妃》到啦,但是里面的卡通肖像人物卡,为啥没有云浅月?爱不释手。”

  作者有话:亲爱的,浅月在最后一部,也就是纨绔世妃第七部大结局篇里,目前还没出版上市,大约月中旬左右。最后一部有2500本亲笔签名本,同时有后记番外大约十几万字。另外有插图和q版人物图。到时候我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的。么么哒!京门风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九章逼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