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私情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怜大约因为如意、春兰等人跟随不太满意,只拉着谢芳华走路不再说话。

  谢芳华静静地跟着她走着,鞋底踩在青玉石砖面上发出微微沉重的声音,彰显她体弱。

  走了一段路后,如意轻声道,“怜郡主,您要带着芳华小姐去藏书阁?”

  “是啊!”秦怜回头看了如意一眼,“如意姑姑,我不能带她去吗?”

  如意犹豫了一下,暗暗打量了一眼谢芳华的脸色,见她极其平静淡漠,想着忠勇侯府什么没有?藏书阁据说比皇宫的藏书阁还大,对于她来说,自然是不觉得有多大兴趣了。可是毕竟宫里的藏书阁和御书房一样,都是不能轻易让人踏足的。她一时间踌躇道,“藏书阁是除了御书房外的第二个重地,皇上虽然有旨意让您随时进入,但是若带了芳华小姐,万一皇上知道……”

  “不让皇叔知道不就行了?”秦怜打断如意的话。

  “这皇宫里面的事儿,哪里有什么能真正地瞒住皇上的。”如意轻声道。

  “没事儿,今日不同往日,今日皇叔心里堵得慌,招待朝臣呢,没空理会藏书阁。你们不说,我也不说,暗中能瞒下。”秦怜摆摆手。

  “这皇宫里面地方大着了,芳华小姐没进过宫里,可以别处随意地转转,不一定非要去藏书阁。”如意试探地提议。

  “忠勇侯府和皇宫比起来也不小,人家府邸里什么景色没有?还看得上皇宫的景色?”秦怜不屑地道,“如意姑姑,你若是害怕皇叔知道后怪罪,就别跟着我们了。”

  如意顿时噤了声,看向春兰。

  春兰也觉得秦怜带着谢芳华去藏书阁不妥当,皇上警惕忠勇侯府警惕得跟什么似的,虽然明面上做得表象好,但是靠近权利中心的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藏书阁是皇宫的第二重地,皇上若是知道怜郡主带了芳华小姐去,不喜是肯定的。今日二公子已经招了皇上的恼火,若是怜郡主再招皇上的恼火,那么英亲王府即便是铁板一块,怕是也惹皇上心口疼。想到此,立即道,“怜郡主,您别怪奴婢二人多嘴,这藏书阁还真不是个能随意进入的地方。不是奴婢们害怕,而是您要想想万一被皇上知道了……”

  “没有万一,我不会让皇叔知道。若是连个藏书阁我都不能带个人去,这个皇宫这么些年我就白呆了,皇后娘娘也白教养我了。”秦怜板起脸,恼怒道,“你们别再说了,再多说一句,你们两个人都不准再跟着。”

  春兰闻言只能住了口。

  “我们走,别理她们。”秦怜拉着谢芳华往前走。

  谢芳华明显感觉到身后两个人希望她拒绝秦怜的好意,她不以为然,秦怜既然有本事带她去藏书阁,她为什么要拒绝?皇宫的藏书阁她的确是想看看。

  侍画、侍墨寸步不离地跟在谢芳华和秦怜身后,同样不言声,似乎丝毫不觉得自己家的小姐有什么不能去皇宫的藏书阁。忠勇侯府的藏书阁从她们被选入了忠勇侯府后就开始侵淫读书了,不觉得皇宫的藏书阁能比忠勇侯的藏书阁还好。对于她们在忠勇侯府长大的人来说,见惯了忠勇侯府的玉石铺地,翡翠绫罗,钟鸣鼎食,皇宫也是不屑的。

  如意和春兰见拦不住秦怜,谢芳华又不开口拒绝,对看一眼,也只能无奈地跟着二人前往藏书阁。

  今日进来皇宫的人分了四部分,一部分集中在灵雀台,一部分集中在凤凰台,一部分集中在南御花园,一部分集中在北御花园。因为御书房和藏书阁都是**的宫殿,与别的宫殿都无牵连,所以,前往藏书阁的路上空无一人,宫中的宫女太监都被集中到那两地侍候了。

  如意和春兰提着的心也稍稍地回了笼。

  不多时,一行人来到藏书阁。

  藏书阁外围有禁卫军看守,刀剑鹰枪矗立,人人面色严肃。

  “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秦怜回头对四人吩咐。

  侍画和侍墨停住脚步。

  如意和春兰也知道这样的地方她们的身份自然是不能进去,既然都来了这里,这时再阻止废话也是没用的了,于是齐齐点了点头。

  秦怜拉着谢芳华走向藏书阁门口。

  “怜郡主!”一名禁卫军首领模样的年轻男子走过来,对秦怜见礼,同时打量谢芳华。

  秦怜点点头,对他道,“李统领,我要进藏书阁看书。”

  李统领点点头,“怜郡主随时可以进,但是这位小姐……”

  “她是谢芳华!”秦怜道。

  李统领目光顿时露出惊异的神色,不过也只是片刻,便低垂下眉目道,“皇上有令,持有令牌者才能进入藏书阁。这宫中除了如今在漠北的四皇子和三皇子、五皇子,也就八皇子和您有资格进入藏书阁了。不知道谢小姐来此,可有皇上的令牌或者旨意?”

  “没有!”秦怜低声道。

  李统领也压低声音,“既然谢小姐没有皇上的令牌和旨意,恕卑职不敢放人进去。”

  “就算没有皇叔的令牌和旨意,我今日也要带着她进去呢!”秦怜扬眉问。

  李统领摇摇头,“皇叔有命……”

  “去你的皇上有命,我不听这个。”秦怜松开谢芳华的手,凑近李统领,低声道,“李统领,你不放人进去也可以,只不过一年前我被你捡到的那个簪子,你至今不还给我,是不是得有个说法?”

  李统领身子顿时一僵,脸色刷地白了。

  “这里是你管辖的地方,你偷偷放我们进去一回不就得了,更何况,忠勇侯府什么没有?她不过是想看看藏书阁什么样?还能带走这里什么东西不成?你放心吧!有我在呢。她什么也不会带走,我保证。”秦怜低声道,“你不说,我不说,皇叔不知道。”

  李统领脸色变幻片刻,向后退了一步,眸中闪过一丝挣扎,低声道,“皇宫里面的事情,皇上耳目灵敏,几乎瞒不住。”

  “你也说是几乎了!证明还是有瞒住的事情。就拿后宫来说,有多少尔虞我诈毒辣手段欺上瞒下的事情不都是神不知鬼不觉吗?皇叔能知道多少?”秦怜哼了一声。

  “后宫不能和御书房、藏书阁相比。”李统领道。

  “御书房我们不去,藏书阁放的都是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秦怜见李统领皱眉,不打算放人,逼近一步,恶狠狠地道,“你若是不让我带她进去,我就去找皇后娘娘,告诉她你捡了我的簪子不还。让皇后娘娘问问你,到底想对我意欲何为?”

  李统领身子猛地又后退了一步,刷白的脸色蓦然地红了,很快就蔓延到了耳朵梢子。

  秦怜盯着他,一字一句邪恶地道,“你喜欢我,别以为我不知道。”

  李统领身子彻底僵住,严肃清秀的容色也跟着僵住。

  “快点儿!你的手下们都看着呢!”秦怜丝毫不觉得自己惊吓了这位李统领,低声催促他,“别以为我做不出来,你信不信我真去找皇后娘娘告状?”

  李统领垂下头,沉默片刻,抬起头,眸中似乎闪过一丝无奈,面色调整如常,清声道,“既然是得了皇上口谕而来,怜郡主带着谢小姐进去吧!”

  秦怜顿时露出满意的神色,回身拉了谢芳华的手,往里面走去。

  谢芳华距离二人近,将他们的对话神色听了个清楚看了个清楚,尤其是李统领的神色,正如秦怜所说,这位李统领喜欢她,怪不得她带她来说不让皇帝知道,有恃无恐。原来这年轻的宫廷禁卫首领有把柄抓在她手里。捡了女儿家的事物不还,尤其还是郡主的事物,若是秦怜禀告到皇后那里,自然要对他予以处置,就算轻的处罚来说,禁卫首领的职位该是不保的。不过就算他不放她们进去,秦怜也不会真的去找皇后,只不过她肯定他因为喜欢她这点儿私情,一定放她带着她进去就是了。她淡淡一笑,对他们的事情没兴趣探究,跟着秦怜走了进去。

  李统领板着脸一挥手,有人立即打开了藏书阁的门。

  二人很快就进入了藏书阁。

  如意、春兰本来还盼着李统领将人拦住,没想到这么快就放了人进去,齐齐叹息一声。知道怜郡主定然是威胁了李统领,至于什么缘由,她们离得远,自然是不知道。只盼着那二人快出来,别时间太长,耽误了宫宴,那样的话,皇上一定会过问的。

  皇宫的藏书阁是一座**的宫殿,极其庞大,里面一如皇宫的表象,金碧辉煌。一排排的书架上都摆放着整齐的书卷,地面桌椅被清扫得净无一尘。

  “觉得比忠勇侯府的藏书阁如何?”秦怜询问谢芳华。

  谢芳华实话实说,“没有忠勇侯府的藏书阁大。”

  秦怜唏嘘一声,随即撇撇嘴,“皇宫自诩收揽天下群书,但是也抵不过忠勇侯府。这就是皇叔为何厌恶忠勇侯府和谢氏,不想我哥哥娶你的原因了。你心中总该明镜一般。”

  谢芳华不置可否。

  “我哥哥虽然从小就性情古怪,可他向来是个理智的人,哪怕张狂肆意,也知道什么事情可为,什么事情不可为。这么些年,皇叔之所以能容忍他,也是因为他从来不曾触动皇叔的底线。如今为了娶你,我敢保证,他今日一定触动了皇叔的底线。”秦怜道。

  谢芳华走到一排书架前,目光逐一掠过一卷卷书卷的名字,一步步往里走,对于秦怜的话无所动静。

  秦怜对于她说起秦铮不搭不理,有些不满,提醒她,“只有半个时辰,你快些看!”

  谢芳华“嗯”了一声。

  秦怜跟在她身后,似乎想看看她想看什么样的书,目光随着她的目光掠过一卷卷书卷。

  谢芳华走过十排书架,依然未曾停留,手也不曾去够哪本书来看。

  秦怜蹙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见谢芳华姿态娴静,目光浅淡,又闭上了嘴。

  两柱香后,谢芳华走过几十排书架,在一处偏僻的角落停住,伸手拿起了一卷黑皮的残破本子。这本子只有后半片,前半片似乎是被扯掉了。

  谢芳华拿在手中,前后看了一眼,伸手翻开了看里面的皮纸。

  “咦?你对它有兴趣?”秦怜讶异地凑过身来。

  谢芳华不答话,手指轻轻地翻动着里面的皮纸。

  “这个破本子,除了破一点,我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不就是规训吗?这样的书,藏书阁里有一大堆,我相信忠勇侯府也有一大堆。不知道是哪个作古的古人留下的,而且只留了一半,大约是那个著书的人后来觉得这样的书拿出来祸害人,所以就将前一半给撕了。”秦怜见谢芳华认真地看着每一页,她哼了一声,“你果然是个怪人,和我哥哥一样,只相中这个破本子了。”

  谢芳华眸光动了动。

  “还有,秦钰哥哥也是。”秦怜数落着,“秦钰哥哥和我哥哥性情明明不同,可是偏偏看人和东西的眼光是一样的。总会一起争夺,而且还掐个你死我活。”

  谢芳华不答话,轻轻地翻着书页。

  “这本书啊,当初不是藏在皇宫,而是藏在法佛寺的藏经阁来着,皇叔多年前带着我哥哥和秦钰哥哥等几位皇子前去法佛寺礼佛,主持大师特意打开了藏经阁,让皇叔沐浴佛光。每个人走时可以选一本经书带走。别的皇子都选了自己看中的,我哥哥和秦钰哥哥两个人偏偏一同看上了这个破本子。”

  谢芳华静静看着手中的半卷皮纸书卷,不说话。

  “可是这个破本子偏偏只有一本,还是半卷,两个人当初为了争夺这个,在皇叔面前大打出手。别看秦钰哥哥是皇叔的儿子,我哥哥半点儿不让着他。加之那时候德慈太后还活着,纵容我哥哥,皇叔也包容,我哥哥当真是无法无天。两个人身上都挂了彩。后来还是皇叔看不过去,喝止住二人,出来做调停,让他们都另外选。可是他们偏偏谁也不另外选。皇叔一气之下,便下了命令,将这个半卷的本子带回宫中的藏书阁。放在这里,他们谁来都能看,但是就不能据为已有。”秦怜道,“也就是那一日,因为这件事,普云大师才给我哥哥和秦钰哥哥卜了一卦,说他们将来还有共同的情劫。轻者京门倾覆,重者江山动摇。”

  谢芳华手一顿。

  秦怜见她听进了耳里,凑近她,压低声音道,“这后两句是普云大师在皇叔带着人离开法佛寺,德慈皇奶奶和我娘、我哥哥一起留下沐浴吃斋时他私下里与德慈皇奶奶说的,并没当着皇叔的面说。怕惹了帝王忌讳,同时泄露天机。”

  谢芳华偏头看着她,既然如此保密,她是如何得知的?

  “德慈皇奶奶回宫后,与谁也没说,在她仙逝前,将哥哥叫到了跟前,对他说的。让他收收性情,刚过易折,以后有什么事情,别争个头破血流,退让一步也没什么。”秦怜学着德慈太后的口气,“南秦江山流传至今不易,祖宗的江山他们该守护,不该动摇。江山一动,受苦受难的还是百姓们。让他心怀善念,退一步海阔天空。”

  谢芳华收回视线,继续翻动书页。

  “可是我哥哥告诉她,别的他能退,但是女人,他不退,也不让。”秦怜学着秦铮的口气,“那时候我偷偷藏在德慈皇奶奶宫里的隔间里,听了个清楚。皇奶奶见哥哥语气坚决,忽然问,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我哥哥点头,皇奶奶叹息了一声,没再问他喜欢谁。”

  谢芳华将半卷皮纸翻看到最后一页,轻轻合上,放回了原处。

  “皇奶奶离开后,我一直好奇哥哥喜欢的女人是谁,于是我不经他同意,偷偷跑去了他的书房,终于知道了。但怕他发现我知道了他的秘密,便捡了他书房里值钱的宝贝拿了几件跑了,但正因为如此,便也惹恼了他,从此之后,他见到我就没好脸色。整整一年不让我踏入英亲王府的大门一步,他的落梅居更是别想进了。”秦怜垮下脸。

  谢芳华不说话,往藏书阁外走去。

  秦怜见看着谢芳华往外走去,立即“喂”了一声,抬步追上她,“你听到我说的这些话了吗?”

  谢芳华点点头,“听到了!”

  “你不觉得我哥哥如今打定主意大闹灵雀台要娶你是因为喜欢的人是你吗?”秦怜问。

  “不觉得!”谢芳华摇头。

  “你……”秦怜顿时气恼,见谢芳华苍白的脸色清清淡淡,无波无谰,她恨恨地跺脚,问道:“还没到时间,你要出去了?不再看了?”

  谢芳华“嗯”了一声,别的书她没兴趣,皇宫的藏书阁不过如此,没有忠勇侯府的藏书广博,没有无名山的藏书实用,大多是些治国安邦的帝王权术理论而已。不过今日也没有白来,至少她在无名山和忠勇侯府的藏书阁里没找到的孤本在这里找到了。

  那个黑本子,不是有两半,而是有三半。无名山藏着开头的部分,忠勇侯府藏着中间的部分,皇宫藏着末尾的部分。如今她算是看齐了。

  若说今日进皇宫秦铮大闹皇帝指婚让她气闷的话,那么这个藏书阁里的孤本便是她心里剔除所有气闷的安慰了。用赐婚的圣旨换这个末尾的孤本,也是值了。

  秦怜见谢芳华真不打算停留了,便也跟着她出了藏书阁。

  藏书阁外,李统领警惕地看着四周的动静,生怕万一再有谁来发现秦怜带着谢芳华进了藏书阁。他做好半个时辰后就将二人请出来的打算,但是仅仅三炷香,她们便出来了。他有些意外地看着二人。

  “行了,你也不用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了,我们走了。”秦怜对李统领摆摆手。

  李统领退在一旁,低声道,“郡主慢走,谢小姐慢走。”

  谢芳华看了一眼李统领,点点头,道了一声“谢”,离开了藏书阁。

  如意、春兰见二人这么快就出来了,都松了一口气,连忙迎上二人。

  侍画和侍墨见二人如此快就出来了,想着小姐定然是不屑皇宫里面的书,更对皇宫的藏书阁不以为然。

  “郡主,还有些时辰,咱们去御花园和皇后娘娘、英亲王妃汇合吧!”如意试探地问。

  秦怜看了谢芳华一眼,问道,“你说呢?去哪里?”

  谢芳华平静虚弱地道,“距离宫宴最近的地方吧!我不想走动了。”

  “距离宫宴最近的地方就是灵雀台外不远处的雨花亭了,离这里也不远。”春兰道。

  “那就去雨花亭!”秦怜摆摆手。

  如意虽然想让她们去和皇后、英亲王妃汇合,但是见谢芳华苍白虚弱的模样,也知道御花园的确有些远,奔波去了,还没休息,届时再由御花园奔波到宫宴,寻常人无碍,但是对于有病在身的人的确承受不住,便也没有意见。

  一行人向雨花亭走去。

  秦怜陪着谢芳华慢慢地走着,神色显得有些闷闷不乐,她将底牌翻出来摊开给谢芳华看了,却没从谢芳华身上捞到一丝半点儿的东西。心中自然不快。更甚至,她发现,无论她说什么,她都是一副寡淡默然的模样。无悲无喜,无波无谰,像是修炼了多年的老僧。让人觉得无趣。虽然是无趣,但还忍不住被她吸引,想进一步对她探究。

  短暂的接触下来,她敢肯定,谢芳华定然不如传言的那般,也许得了怪病是真,但是绝不是弱不禁风,轻脆易折。否则,她怎么可能入了他那个轻狂高傲的哥哥的眼?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雨花亭。

  雨花亭清静无人,如意从凤鸾宫里出来的时候便拿了两个坐垫,上前给二人在木凳上垫好,二人缓缓落座。

  今日天气晴好,风吹来,也不是那么冷。过了这个年,不几日便立春了。随着春的气息靠近,冷意便会一点点的褪去,只不过这样的日子才是真正的乍暖还寒。

  谢芳华支着额头懒散地倚着木桌坐着,一副疲惫不已的模样。

  “芳华小姐,这里距离九公主的住所近一些,您若是实在疲惫,不妨就去九公主那里歇息片刻?”如意见谢芳华虚弱不堪的模样,试探地建议。

  春兰也忧心地道,“您身子骨太差,走这几步路便如此疲惫,可怎生是好?不如就去九公主的居所休息片刻吧!”

  谢芳华摇摇头,“不必,我坐片刻就好。”

  如意和春兰对看一眼,看向秦怜。

  “不用管她了,小九此时肯定跑去御花园凑热闹了,我们去她那里的话,碰个锁疙瘩还得回来,岂不是更折腾?”秦怜摆摆手。

  二人觉得也是,不再说话。

  侍画上前为谢芳华重新系好松散的披风,将她身子包裹好,远远看来,她纤细的身子被火红的皮毛包裹成一团火,太阳落下,似乎下一瞬就会燃着了一般。

  “你这副样子可真扎眼!”秦怜扫了一眼谢芳华的火狐披风。

  谢芳华偏头看着她。

  秦铮对她道,“明明一副病秧子的身体,却是享受世间最好的东西,不是扎眼是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这个天下能穿得起这样一件披风的人,怕是就你一个。”

  谢芳华笑了笑,“那又如何?享受世间最好的东西,也要付出最重的代价。我的身体如此差,要死不活的样子,不才是最好的例子吗?有好东西,也要有命享受。”

  秦怜一时失声。

  如意暗暗叹息,谢氏太过繁华,忠勇侯府走在繁华的刀锋利刃上,已经不是一句话就能说的事情。高山压顶,皇权下的猛虎,谁不惧怕?

  春兰也暗暗叹息,她想的和如意相同,却又不同,毕竟她家的二公子已经和谢芳华订立了婚约。依照二公子的性情,要想拴住的人儿,这一辈子怕是不放手了。那么夹在皇权和忠勇侯府中间的英亲王府,又该如何走以后的路?可是难说了。

  “说你不讨喜,你还真是不讨喜,将什么话都说得这么明白,连对自己也毒嘴毒舌,半丝不留情。”秦怜沉默片刻,挖了谢芳华一眼,气恼地道。

  谢芳华转回头,没精打采地看向雨花亭外。

  秦怜轻轻哼了一声,顺着她目光也向雨花亭外看去,只见两名女子相携着向这边走来,她眸光动了动,伸手捅了捅谢芳华胳膊,“你认识那两个女人吗?”

  谢芳华静静地看着远处走来的那两名女子,一名红粉绫罗,一名翠绿轻裳,距离的远,容貌还是看不太清,但只看缓步而来的姿态,行止端庄,礼仪闺范标准严谨,便不是寻常的闺阁女子。她眼前有前世的影像依稀和二人走来的身影重叠。但是摇摇头,“不认识。”

  “你又不是傻子?就算是从来没踏出闺阁,足不出户,她们两个这样的容貌,你也该猜出来了才是。”秦怜伸手一指,“那个红粉绫罗的女人是右相府的小姐李如碧。那个翠绿轻裳的女子是我的表姐,大长公主府的金燕郡主。”

  谢芳华点点头。

  “李如碧喜欢我哥哥,金燕郡主喜欢秦钰哥哥。”秦怜凑近谢芳华又道。

  谢芳华笑了一下,“知道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秦怜不满她的态度,“这两个女人可都不是简单的主,若叫我说,左相府的卢雪莹和永康侯府的燕岚拿在她们的面前来,十个心思也转不过她们。尤其是李如碧,将你卖了,你怕是还得帮她数钱。”

  谢芳华想起李沐清,也就是李如碧的哥哥,那一日将秦铮气得掀翻了桌椅,不由露出笑意。能敢惹秦铮的人不多,能将秦铮给惹到那个地步的人也不多。右相如今在朝中一直保持中立,任凭左相锋芒毕露,自然不是个简单的角色,若是简单,他也做不到右相的位置了。自古重臣难立,中立的重臣更是难立。有这样的父亲,有这样的哥哥,若李如碧真是个简单的闺阁小姐,也枉费了她出身在右相府的家教了。

  不过就算她喜欢秦铮,又与她何干?

  “哼,你和我哥哥虽然有赐婚的婚约了,但是要大婚还得等三年,这三年里,谁知道我哥哥会不会被人夺去?你真一点儿也不担心?”秦怜对谢芳华咬耳朵。

  谢芳华不以为意,她根本就没想过要嫁人,如今和秦铮圣旨赐婚三年后如何还是个未知数。她凭什么要担心他被人抢走?婚约是他逼迫来的,就算被人抢走,也没什么大碍。

  “你……你可气死我了。”秦怜脸色有些青,伸手指着谢芳华的脑袋,骂道,“我真想敲开你的脑子看看你脑袋里都装了什么东西?就算你不喜欢我哥哥,可是如今你的清白被我哥哥给毁了,你还能嫁给谁?不喜欢他也得喜欢。难道谁还能越过我哥哥娶你不成?你不怕他不要你了之后你没人要了?”

  谢芳华莞尔一笑,看着秦怜,虽然是笑着,但是唇齿有些凉意,“我不怕没人要。就算没人要,也没什么。女人这一生,活着又不只是为了嫁人。”

  秦怜被她突然绽开的笑意懵得一怔。

  谢芳华收了笑意,没涂抹豆蔻的指尖轻轻敲着梨木桌面,发出细微的响声。

  如意和春兰心中掀起惊异,怜郡主和芳华小姐说话根本没避讳她们待在一旁。所以,她们听了个清清楚楚。惊异于钟鸣鼎食之家的忠勇侯府这个柔弱缠绵病榻九年的闺阁小姐往昔是如何被教养的?否则,什么样的超然心态才能让她对婚事如此淡漠无谓?

  秦怜哑然半响,稳了稳心神,见谢芳华还是那副柔弱不禁风雨的样子,道了一句,“真是怕了你了。”

  谢芳华抿了抿嘴角,她不介意对秦怜说一些话,通过不久前英亲王府落梅居她扮成小太监趴在小厨房的后墙窗子上去看听音,还有今日的接触,对于秦怜这个人,不说了解十分,也是了解八分。她很聪明,虽然对她多番试探,但是口风很严,不会将不该说的话传出去。

  “不过你这副样子我现在突然觉得很好。”秦怜忽然笑了,喜滋滋地道,“我哥哥那个恶人一直以欺负别人为乐,向来容不得别人欺负他。以后有了你,让他头疼去吧!”

  谢芳华揉揉额头,对于秦铮,她也是头疼的,只不过秦怜显然不知道罢了。

  “怜郡主,芳华小姐,李小姐和金燕郡主过来咱们这座亭子了。”如意低声道。

  秦怜“嗯”了一声,不以为然地撇撇嘴,“他们是两个伤心人,如今跑到一块去了。以前每逢这样的年节日子,她们两个向来是暗中较劲,彼此要将对方压下去。如今她们倾慕的人一个喜欢别人圣旨赐了婚,一个远去了漠北军营,关山迢递。”

  如意不再说话。

  “她们不在御花园待着,也不找个没人的角落互相安慰,而是跑来了这里,怕是冲着你来的。”秦怜对谢芳华说话的态度温和亲近了许多。

  谢芳华扶着额头点点头,百无聊赖的同时又没精打采,虚弱至极。

  秦怜不再说话,等着那二人走近。

  不多时,李如碧和金燕来到了雨花亭。谢芳华并没有看她们,而是目光静静地瞅着别处,似乎不知道有人来这里。

  秦怜则收起早先的一切情绪,此时端庄的坐着,似乎是谢芳华的陪客。

  “金燕郡主,李小姐!”如意和春兰齐齐招呼了二人一句,微微弯身,见了个礼。

  “老远就看见这里有人,依稀面熟,我当是谁,原来是怜表妹和如意姑姑、春兰姑姑。”金燕郡主进了雨花亭,看着几人,用帕子掩着嘴笑了一下,眼波流转,打量谢芳华,好奇地问,“这位是谁家的妹妹?怎地不曾见过?莫不是忠勇侯府的那位芳华妹妹?”

  谢芳华缓缓转过头来,看向金燕郡主。

  金燕郡主呆了一下,火狐的披风配上她苍白没半点儿红晕的脸,说不出的违和,乍一看吓人至极,再看之下,却又觉得她这弱不禁风之态惹人怜惜。她暗暗惊异了片刻,稳了稳心神,对谢芳华又露出如常的笑意,“可是我猜错了?若没猜错,芳华妹妹吱一声。”

  谢芳华打量着金燕,前一世对于金燕郡主没有太多印象,或许她对每个人的印象都已经随着曾经忠勇侯府和谢氏的消亡而淡去了痕迹,一眼所见,她的容貌极像大长公主,金娇玉贵,短短两句话,便可以看出是个八面玲珑的女子,她淡淡一笑,不热唠,也不冷漠,“是大长公主府的金燕姐姐吗?我是谢芳华。”

  “原来还真的是芳华妹妹,我果然没有猜错。这么些年,我们一直对你好奇,想见见忠勇侯府的小姐到底长得什么样?今日总算是见着了。”金燕顿时笑逐颜开。

  “金燕姐姐,还用得着你猜吗?这个自然是芳华妹妹。试问除了忠勇侯府,举南秦上下,哪怕是皇宫都算着,谁家的府邸里能拿出火狐的皮毛拼凑的一件披风?”李如碧见到谢芳华也惊异了片刻,随即掩饰了眸中的情绪,笑着接过话。

  金燕面色一顿。

  如意、春兰都看向李如碧。

  这里面的人都知道李如碧喜欢秦铮,皇上也有意秦铮结右相府这门姻缘,但是偏偏秦铮弃她不娶,不等皇帝指婚,便提前发作,强行求娶谢芳华,并且如今圣旨已下赐了婚,李如碧再好的忍性,但关乎女儿家的心事儿和姻缘,面对谢芳华,也是不能有好姿态的。

  人人都听出,这话语虽然含笑温和,却是带着刺的,直指忠勇侯府门第震皇权。

  秦怜看了李如碧一眼,张了张口,忽然又闭上,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清淡一笑,打量了李如碧一眼,柔和虚弱地道,“这位就是右相府的李姐姐吧?早就听闻李姐姐才貌双全,和金燕姐姐在南秦京城并称双绝。今日一见,果然姿色容丽,令人倾慕。”

  李如碧一呆,本来以为谢芳华会因为她的话语恼怒或者反唇相讥,没想到她却是这般淡笑盈盈,客气有礼,她一时间为自己刚刚初次见面便夹抢带刺的话语感到羞愧,毕竟她右相府也是侍书门第,家门教养极好,不允许她做些拈酸吃醋,争锋耍尖的事情,她脸色微微染上红晕,笑意有些勉强,“芳华妹妹说笑了,如碧不及金燕姐姐容貌才华之一二,那些名声不知怎地便传了出去,徒惹人笑话。”

  谢芳华掩唇咳嗽了一下,掏出帕子擦了擦嘴角,低声道,“能传出这般名声也是不易,李姐姐不要妄自菲薄,不是那个女儿家都能博得个才貌双全的名声的。”

  李如碧刚要接话,猛然看见她手中拿着的帕子上绣了个“铮”字,顿时住了口。

  金燕郡主、秦怜、如意、春兰、侍画、侍墨等人都看见了谢芳华手中的帕子,那个“铮”字在阳光下极其醒目,被她随意地擦着嘴角,一时间神色各异。

  谢芳华喘息片刻,将帕子自然地握在手中,对如意道,“如意姑姑,我想喝水,可否请你为我找一杯水来?”

  如意惊醒,连忙应声,“芳华小姐稍等,奴婢这就去给您找水来。”

  谢芳华点点头。

  如意转身快步离开了雨花亭。

  李如碧和金燕的脸色霎时微变,她们早先以为皇后娘娘宝贝怜郡主,今日这样的日子口,怕出纰漏,特意令她身边的如意陪着怜郡主,可是不曾想,谢芳华随意地指使如意,如意连个停顿也不打,便痛快地去了。这南秦京城闺阁里面的小姐,公主们都算上,她们一直以为除了怜郡主,怕是无人敢随意指使如意这个皇后跟前的女官,可是谢芳华却指使了,而且如此随意,似乎丝毫不觉得有何不妥。

  这样的谢芳华,明明没有任何姿态,却是偏偏让人感觉出任何人也比不起的高姿态。

  ------题外话------

  1月31日,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月票,再不给过期啦!

  今日上墙者:2,解元[2015—01—30]“好想知道这一章为啥取名为”旖旎“?想知道可爱的秦怜带着娇弱的芳华会不会玩到疯?想知道明天会不会有各家千金才艺大比拼的精彩场面?嘎嘎~满满的期待~至于各位激烈讨论的秦二秦四之争,我一点都不捉急,因为我相信阿情早已酝酿出了一场豪华又惊艳的故事给我们,急不来的哟^_^ps:阿情回复我啦,今天的第四重惊喜呢!”

  作者有话:因为我觉得他们俩躺在床上已经够旖旎了。秦怜能玩疯芳华也不会,这可是在皇宫,各家千金才艺大比拼太俗套了,掉,关于秦钰,他不就是个名字么?脸都没露,怎么都惦记他?o(╯□╰)o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二章私情》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