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接受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一巴掌在金玉轩里极为响亮。

  众人齐齐一惊,都看着谢林溪。

  谢茵被打偏了头,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谢林溪,好半响,才红着眼睛质问,“二哥,你干嘛打我?”

  谢林溪抿着唇看着谢茵。

  “三个哥哥里面,从小你对我最好,我是你的亲妹妹,你是我的亲哥哥。你如今竟然打我?就为了我说了谢芳华几句你就打我?”谢茵不敢置信地看着谢林溪,眼泪流下了下来,一把推开他,“我要去告诉娘。”

  谢林溪伸手抓住了她的手,阻止她离开,声音微冷,“你还嫌不够闹腾吗?别忘了这里是哪里?更别忘了今日是什么日子?你去找娘,难道娘就由着你闹腾?”

  “你松开我!”谢茵大喊,用力地挣扎要甩脱谢林溪。

  谢林溪紧紧地扣住谢茵手腕,怒道,“别让我再打妹妹!看看你什么样子?哪里还有闺阁里千金小姐的做派?”

  “我是没有闺阁里千金小姐的做派?她谢芳华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生下来没踏出几回忠勇侯府的大门,她可是你的好妹妹!你去认她做妹妹吧?别管我!”谢茵甩脱不开谢林溪,恼恨抬脚跺他的脚。

  谢林溪脚下不躲不避,被她狠狠地踩了好几下,沉着脸看着她闹腾。

  “呦,这是怎么了?钱家班子还没搭台唱戏,这里难道就先搭上台唱上了?”秦铮轻笑戏谑的声音从荣福堂那边远远传来。

  众人一惊,都齐齐顺着声音看去,只见秦铮脚步轻慢地向这边走来。

  谢茵哭闹声戛然而止,也转头看向秦铮,见他走来,她脸色一白,连忙用袖子去擦脸。

  谢林溪也转回头看了一眼,须臾,又收回视线看着忙不迭地收敛情绪的妹妹,抿了抿唇,收起面上沉怒的表情,缓缓放开了她的手。

  谢芳华将谢茵的行为神态看在眼里,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看着秦铮走来。

  不多时,秦铮便来到了近前,没有随从,只他一人,姿态轻慢闲适,如在自己家一般,嘴角挂着三分笑意,七分轻扬,在谢芳华面前停住脚步,微微打量她,笑问,“你先一步跑来这里,不等我,就是为了来这里看戏?”

  谢芳华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谢伊反应过来,连忙松开挽着谢芳华的手臂,退后了两步。

  秦铮对谢芳华伸出手,谢芳华皱了皱眉,但没躲避,任秦铮握住了她的手。

  “虽然夜色有些凉,但你身上这件披风想必是极暖和,手倒是不凉。”秦铮将她的手包裹在手中,轻轻揉捻了两下,对谢茵和谢林溪扬唇一笑,“怎么不唱了?继续唱!”

  谢林溪没说话。

  谢茵似乎不敢看秦铮,避开他的眼神,用袖子遮住脸。

  “给了你们机会,既然现在不唱了,那么稍后也别唱了!”秦铮收回视线,漫不经心地扫了一圈在场众人,洒脱地道,“我看见击鼓和花团了!是不是有人在玩?介不介意多加一个人?”

  众人都被秦铮突然出现弄得有些懵,今日前来忠勇侯府参加晚宴的人,自然都是谢氏旁支的嫡出子女。但即便是嫡出子女,也不如英亲王府铮二公子的出身高。

  南秦京城的贵裔圈子里,能真正称得上尊贵的贵公子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人。所以,向来,与秦铮玩在一处的人,也就是那么几个府邸的公子。而这些人里面,还是要挑挑选选,能够投他脾性的才能靠近他。

  整个谢氏府邸的人算起来,除了忠勇侯府的世子谢墨含,再无一个人时常与秦铮走动。称得上点头之交,偶尔有一两回交谈的,也就是谢云青和谢云继还有谢林溪了。

  所以,秦铮今日出现在这里来跟他们凑热闹,让人是有意外的,但因为这里今日也站着谢芳华,结合二人刚刚赐了婚,便也不那么意外了。

  对于他要玩击鼓传花,一时间你看我,我看你,没人敢第一个出来表态。

  谢伊咬了咬唇,在寂静中小声开口,“姐夫,刚刚芳华姐姐来的时候,我就邀请芳华姐姐与我们一起玩,但是芳华姐姐没多大兴趣。”

  秦铮“嗯?”了一声,偏头看向谢芳华,“你没兴趣吗?”

  谢芳华笑了笑,语调轻轻浅浅,柔弱温软,“倒也不是,只不过我怕玩不好扫了大家的兴。”话落,她偏头看了谢伊一眼,纠正道,“伊妹妹,你这姐夫叫得太早了,也不害羞。”

  谢伊脸一红。

  秦铮得意地扬了扬眉,“我看不早,以后就准你这么叫了,我爱听!”

  谢伊顿时捂着嘴笑了,一张脸欢喜起来,“姐夫有命,妹妹听姐夫的,不听芳华姐姐的。”

  谢芳华瞪了谢伊一眼,八年前怎么没发现这个胆子小的连偷偷跑去她海棠苑都怕被人发现的小丫头有这么调皮?她从秦铮手里抻出手,坐在了最近的一张桌案上。

  “都没意见吧?没意见都来玩!”秦铮也走到桌案前,伸手抓了花团,在手中掂了掂。

  谢云青、谢云继对看一眼,齐齐笑着道,“秦铮兄前来我们这里凑热闹,是抬举了。怎么能有意见?自然是没意见的。”

  二人一开口,有几个人一起附和,连连说,“没意见!”

  “什么规矩?谁来说说!”秦铮闲适地坐在椅子上,悠然地询问。

  “姐夫,你难道没玩过?就是我们一直玩这个的规矩!”谢伊将刚才与谢芳华说过的规则对秦铮说了一遍。

  秦铮听罢轻哼了一声,“总是玩这一种被玩烂了的规矩有什么意思?换一个!”

  谢伊一愣,呐呐地问,“如何换啊?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玩的。”

  秦铮偏头看向谢芳华,笑吟吟地道,“今日你可是这里的东道主。你来说说,既然要玩嘛,就玩大一点儿的,别来小儿科。”

  谢芳华挑眉看着他,“什么样的玩法是大一点儿的?”

  “比如杀人,放火!”秦铮道。

  谢伊脸顿时白了,“姐夫,你别吓人,这样我可不敢玩。”

  秦铮动了动眼皮,对她道,“今日的规矩由你姐姐定,你若是怕,就求她别定个太狠的。”

  谢伊立即跑到谢芳华另一边,拽住她的袖子,紧张地道,“芳华姐姐!”

  谢芳华好笑地看了谢伊一眼,“这样吧!旧也有旧的好处,新也有新的乐趣。不如就旧的加新的一起玩。”话落,她道,“早先你说的传到谁谁回答问题,必须是真心话,若是回答不上来,或者选择不回答,就表演才艺。回答真心话这个就留着,不回答或者回答不上来表演才艺就罢了。我们谢家,诗礼传家,在座诸位哪个人没有点儿才华本事?太简单了!不如给每个人做一个标号,我们实行抽号,由被抽中的人要求那个人做一件事情,只要是能做到,而且要求的事情不能太矿外。那个人必须做到,若是做不到,或者不去做,明日大年初一吧!就去城门上贴着标签站一天,算做惩罚。”

  “哎呀,我可不想被贴着标签去城门上站一天,那多丢人!”谢伊立即惊呼。

  谢芳华偏头看着谢伊笑,“那你就保佑自己手快点儿,别倒霉地将花团留在手中,或者是,即便留在手中,你也尽全力一定完成别人要求的事情。”

  谢伊垮下脸,却又有些兴奋,“这个比我们以前的规定好玩,以前的规定因为大家都有几样拿手的才艺,反而一个说真话的人都没有,正如姐夫所说,确实是烂玩意儿没意思。”

  “大家都觉得这个规则如何?有异议吗?”谢芳华看向秦铮。

  秦铮勾了勾唇,摊摊手,“爷没异议,什么事情能难得住我?”

  谢芳华在面纱下撇撇嘴,他就自傲自娇吧!别到时候哭都没地方。

  谢云青、谢云继对看一眼,笑着摇摇头,“芳华妹妹说的挺有意思的,就这样玩吧!”

  “是啊,听着就很有意思!”不少人也出声附和,跃跃欲试。

  “谢茵,你刚不是说要去找娘?去吧!”谢林溪对谢茵道。

  谢茵看着谢芳华,又看向秦铮,之后又扫了一眼众人,摇摇头,倔强地道,“我不去找娘,我也要玩。”

  谢林溪皱眉,低叱道,“你还想闹什么?”

  “你放心,我这回当哑巴,什么也不说了,不给你丢脸。”谢伊扭身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灯光下,一侧脸上有着淡淡的五个指印。

  谢林溪见谢茵竟然还留下玩,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不看谢伊,面纱下,神色清淡,似乎对于她的去留不以为意。

  谢林溪见谢芳华如此,收起情绪,也缓缓地坐回了自己的席位。

  秦铮扫了谢林溪一眼,对谢芳华身后的侍墨问,“你叫什么?”

  侍墨没想到秦铮突然问她的名字,看了谢芳华一眼,见她没说话,她垂下头,恭敬地道,“回铮二公子,奴婢叫侍墨。”

  秦铮点点头,对她吩咐,“你去给每个人做个记号。”

  侍墨站着不动,看向谢芳华,等着她吩咐。

  秦铮“嗤”地一笑,拿着花团对着谢芳华敲了敲,懒洋洋地道,“开口吩咐啊!你的人爷指使不动。”

  谢芳华瞅了秦铮一眼,对身后的侍墨点点头,心里对于哥哥训练的人是极其满意的。若是她和秦铮还没如何,她的人就先倒向了他,那么不留也罢。

  侍墨得到谢芳华的指示,转身去取纸笔给每个人面前标注了一个号码。

  不多时,在场所有人面前都有了一个号码。

  “找一个人抽号,再找一个人蒙住眼睛击鼓。”秦铮目光扫了一圈,定在谢云青、谢云继、谢林溪他们所在的那一席,“你们来选这两个人吧!免得爷指定了人,到时候有人回答不上来问题或者被要求做了丢脸的事儿,背地里了不服,说我藏私。”

  谢云青、谢云继对看一眼,看向谢林溪。

  谢林溪被刚刚谢茵闹的那一场已经失了玩乐的心情,虽然谢芳华从头到尾没说谢茵一句,也没对她有什么态度,但是这件事不可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就今日的接触,他直觉,谢芳华不简单。若她简单,也不会让秦铮上赶着逼迫着结亲了,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于是,他站起身,对众人道,“我当击鼓的人,大家有没有意见?”

  谢云青一怔,随即了然他此举,笑道,“林溪为人向来谦逊,待人平和,行事磊落。你来击鼓,我想没人有意见。”

  谢云继笑着道,“我觉得也是。”话落,看向秦铮和谢芳华,“铮二公子、芳华妹妹,你们觉得如何?”

  秦铮点点头。

  谢芳华笑了笑,也点点头。

  “那抽号的人呢?”谢伊见谢林溪出来击鼓,好奇地出声问。

  谢云青见无人再站出来,显然除了谢林溪都想参与玩乐,而这里只有侍墨一个婢女,谢芳华没对她有什么指示,又想着她有病在身,身边不能没侍候的人,便对后方树荫下坐在一起悄声聊天的随从们指了指,“那边不是等着许多书童吗?随意叫进来一个吧!”

  谢云继等人齐齐点头。

  于是,有人对着树荫下喊了一声,一个小厮跑到了众人面前。

  谢云青对那小厮吩咐了一句,那小厮连连点头。侍墨拿出一块面巾,谢林溪接过,走到鼓前蒙住了眼睛,那小厮抽了一个号,展开给众人看。

  “7号,是我呢!那就由我这开始传了!姐夫,给我花团。”谢伊欢喜地道。

  秦铮将花团扔给了谢伊。

  那小厮喊了一声开口,谢伊将花团传了出去,与此同时,谢林溪开始击鼓。

  别看谢林溪有些书生文弱,但是在他手下却鼓声雷动。花团一个人接着一个人地传了下去。转眼间便传了二十几个人,之后花团又传了十几个人的手,忽然停了。

  这时,有一处席面忽然传出一声欢呼。

  谢云青无奈地看着落在自己手里还没来得急传给谢云继的花团苦笑。

  谢云继笑着对谢云青作了一揖。

  “是云青哥哥啊!”谢伊笑着拍手,对谢林溪道,“林溪哥哥,你可真厉害,以往我们每次玩,都让云青哥哥逃脱过去了,这回总算临到他了。”

  谢林溪摘掉面巾,对谢伊笑了笑,“我蒙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赶巧了。”

  “赶巧赶得好!”谢伊夸奖,然后对站在谢林溪旁边的小厮吩咐,“快抽号,看谁幸运出来拿一个问题为难云青哥哥。”

  那小厮立即从箱子里面抽出一个号,展开众人面前。

  “是三十号。”谢伊大眼睛看向众人的席面,“是谁啊?赶紧站出来!”

  男席挨着谢云青不远处一个少年站了出来,“是我。”

  “快出问题难为云青哥哥!”谢伊恨不得代替他。

  谢芳华看着那少年,是谢氏五房的谢林炎。谢氏的族谱几百上千年来一直很有意思。每一代嫡系、庶出、旁支分得极其清楚。最具有这一特色的,便是名字的中间字排列不同,令人一目了然。比如,他哥哥中间的字是墨,谢氏长房、二房到六房这一辈中间都是林字。而谢氏族长和谢氏米粮、盐仓这三支谢氏的族力和经济支柱的子息中间的字是云字。其它较远的旁支自然也另有别姓。

  谢林炎有些腼腆,不十分好意思,看了谢云青一眼,小声道,“云青哥哥,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吗?”

  谢云青失笑,“问吧!既然是这个规矩,如今花团落在我手里,我理当做个表率。”

  谢林炎点点头,低头寻思。

  众人都看着林炎。

  谢伊等了半响,见林炎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急道,“你快问,你若是想不出来问什么,要不我帮你?”

  “谢伊姐姐,你急什么?”有一个比谢林炎更小一些的少年不满了,“好不容易花团落在了云青哥哥手里,总要好好想个能难得住他的。”

  谢伊扁扁嘴,只能耐心等候。

  过了一会儿,谢林炎眼睛一亮,对谢云青问,“云青哥哥,我前些日子听说族长爷爷在给你择选婚事儿,定了谁家的小姐?”

  “这个问得好,族长爷爷瞒着密不透风,我们都打听不出消息呢!”有一个人大笑道。

  “我也觉得问得好,云青哥哥,我那日问你,你都不说。如今嘛,逮住你了,你可不能不回答啊。”谢伊起哄。

  众人都看着谢云青。

  谢云青的脸红了红,看了众人一眼,无奈地笑笑,“如今事实未定,我总不好开口说出是谁家小姐。万一婚事儿到时候谈不成,岂不是会毁了人家女儿的闺誉?”

  “这么说来你不说了?”谢伊失望。

  其余人也都有些失望。

  谢云青笑着点点头,“这个不能说,我还是做一件事儿吧!”

  “让他做个难的。”谢云继对谢林炎说道。

  谢林炎点点头,似乎早就想好了,对谢云青道,“既然云青哥哥不回答这个问题,那么我想要云青哥哥帮我求一幅世子哥哥的字帖。”

  谢云青一愣,随即好笑,对谢林炎问,“你自己就可以求世子要字帖,为何要我求?”

  谢林炎红着脸低声道,“我娘喜欢佛经,每日都要读一遍,有一日我听她拿着法佛寺主持的手抄佛经说,论起来我们谢氏,这一代,字体最好的就是忠勇侯府的世子了,遗传了我们先祖谢氏遗风,书法极有风骨,若是能收他一卷佛经,将来指不定多值钱呢。”顿了顿,他垂下头,不好意思地道,“可是咱们都知道,老侯爷不喜欢参佛论道,连带着世子也不喜欢沾染佛经,所以……”

  “原来不是普通字帖,绕了半天,是要求世子的手抄佛经,这个可不容易做到。”谢云青笑着揉揉额头。

  “那你答应吗?”谢林炎期盼地看着他。

  “我能不答应吗?我若是不答应,就得按照芳华妹妹说的,明日贴了标签去城门上站一天了。”谢云青站起身,“我这就去给你求!”

  谢林溪欢喜不已,“多谢云青哥哥!”

  “不用谢我,等我求回来再说,今日世子繁忙,不知道能不能答应,就算答应,也不知道能不能抽出空来给你写几贴佛经。我若是求不回来,明日只能去立城门了。”谢云青摆摆手,苦笑着出了金玉轩。

  “孝心可表!”秦铮看了谢林炎一眼,扬了扬眉。

  谢芳华也认真地看了谢林炎一眼,这个不起眼的少年的确有一颗孝心。谢氏族长管着全族人的族规。即便是忠勇侯府,也要受一二分钳制,他也很聪明,让族长的孙子去求身为世子的哥哥。哥哥即便有爷爷的家训,但是也不会拂了他面子,毕竟以后他承袭忠勇侯府爵位,若是没意外,谢云青有才华,是要仰仗他和他背后族长家的助力。宠络人心这种戏码,哥哥向来能做得最好,所以,私下里总要给他写几张佛经拿回来,这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看不出来,林炎还是个小滑头。”谢伊活泼地看着谢林炎。

  谢林炎红着脸不反驳,重新坐在了座位上等着。

  “继续!”秦铮摆摆手,对于谢云青到底要和谁家的小姐定亲没多大兴趣,对于他去找谢墨含要手抄佛经也没什么兴趣。

  众人闻言齐齐坐正。

  那个小厮又从箱子里抽出了一个号,展开给众人看。

  “是四十五号!”女眷席里面一个女子站起身,拿过花团。

  谢芳华看着这女子,有些许印象,是谢氏四房的一个女儿,名叫谢琦,她不如谢茵泼辣尖刻,不如谢伊活泼逗趣,是一个有些木讷的女子,比她大一点儿,还未许婚。

  谢林溪重新蒙上眼睛,开始击鼓。

  谢琦将手中的花团传了出去。

  这一回的时间比较长,传了大半圈,才堪堪停住。

  众人欢呼一声。

  谢云继看着自己手里没来得急扔出去的花团,一张脸有些抽搐扭曲,在座不少人看着他的神色都已经笑弯了腰,刚才大家都记得他谢天谢地地对谢云青没来得急扔给他鞠了一礼,以为今日是铁定逃脱了,可是绕了半天,竟然还是回到了他的手里。连他自己也想不到。

  “这就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吗?”秦铮勾了勾唇。

  谢芳华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谢云继指着谢林溪大叫,“林溪,你故意的!”

  谢林溪扯掉面巾,笑着道,“云继,你若是觉得我故意的,若不然一会儿你来蒙上眼睛,我坐到你那里去,看看你能不能让花团落在我手里?”

  谢云继一噎。

  “林溪哥哥不可能故意,云继哥哥你别耍赖,这种事情云溪哥哥怎么能故意让鼓节正好落在你那里啊!再说,我们大家传花团,有的人传的快,有的人因为紧张害怕给弄掉了重新传,这可是不好把握的事儿。”谢伊兴奋地道,“你就认命吧!”

  谢云继无奈地耸耸肩,“好,我认命。”

  “快,抽号,看谁来难住他。云继哥哥向来也是个狐狸,狡猾着呢。”谢伊道。

  那小厮伸手从箱子里抽出一个号码展开。

  “哇,是六号,芳华姐姐,你的号。”谢伊欢呼一声。

  谢芳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号码,的确是六号,她不由笑了。

  谢云继的脸顿时垮了下来,须臾,对谢芳华作了一揖,“芳华妹妹,手下留情啊。”

  “芳华姐姐,使劲拾掇他,别留情。”谢伊在旁边给谢芳华打气,给谢云继拆台。

  “你个小丫头,若是我被难住,等我以后找回场子收拾你。”谢云继狠狠地对谢伊道。

  谢伊缩了缩脖子,缩回了自己的座位,对谢云继吐吐舌头。

  众人都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低头寻思了片刻,抬起头,笑着对谢云继道,“既然云继哥哥给我一礼,我也不能白白受了。做妹妹的,总要给哥哥留几分薄面。这样吧!我就和林炎弟弟一样,问你喜欢哪家的小姐。”

  谢伊顿时垮下脸,揪住谢芳华的袖子,“芳华姐姐,你这也太简单了吧!你可能不知道,云青哥哥和云继哥哥不同,云青哥哥脸皮薄,向来守得礼仪规矩,比较仁义。所以,这等问题,他不想让别家女儿的名声受累,便只能选择做一件事情。可是云继哥哥跟他不一样,脸皮厚着呢,若不然怎么能掌管谢氏盐仓?他的脸有时候是黑的,有时候是白的,他的嘴说出的话三分真七分假,虚虚实实,你都猜不透那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这样的事情,你问他,他才不怕毁谁家小姐的名声呢!因为,就算他说出去,也没人信。”

  谢云继闻言一连对谢伊翻了好几个白眼。

  “是吗?”谢芳华偏头看向谢伊。

  谢伊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不信你问大家?”

  谢芳华看向在场众人。

  大家见她看来,都不约而同地点点头,有些人忍不住偷笑。

  “所以,你换个问题问吧!”谢伊拽着谢芳华的袖子摇晃。

  谢芳华从她手中撤出袖子,似乎有些想反悔,但琢磨片刻,又摇摇头,软声道,“你早没说,我还真不知道是这样,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能说不算数就不算数呢?传出去惹人笑话!不过是玩乐而已,就这样吧!”

  谢伊泄气。

  谢云继眨眨眼睛,看着谢芳华,笑着问,“芳华妹妹,你确定不再重新问个问题?”

  谢芳华摇摇头,“不了,就这个吧!”

  谢云继叹了口气,“若是我说没有,你们一定不信了?”

  “我们自然是不信的,所以,你快说出来,我们看看你到底对哪家的小姐有心思。”谢伊不准备放过他,“虽然说你的话有一大半是假的,但是这等事情,你总要掂量一下。万一你今日说出来了,也许明日伯伯就去给你下聘了。”

  谢云继揉揉额头,有一瞬间,他身子似乎紧绷了一下,不过转眼,便笑吟吟地对谢芳华摊手,“芳华妹妹,我还是为你做一件事情吧!”

  谢芳华眸光闪了闪。

  谢伊顿时欢呼一声,“他竟然不答题!太好了!芳华姐姐,快难为他!让他做一件无论如何也办不成的事情,好去城门口贴了标签立着。”

  “云继兄,你还怕污了谁家小姐的名声?”秦铮忽然斜挑眉梢,眸光盯着谢云继,有一抹深深的幽寂,“若是让我身边的女人提个要求的话,你可仔细了,怕是你会卖给她。”

  谢芳华想抬脚踹秦铮,但是这么多人在场,她只能堪堪忍住。

  谢云继失笑,仰起笑脸,对秦铮道,“我看芳华妹妹柔柔弱弱,心肠这么好,被我鞠了一礼,便软了心思出了个林炎一样的主意,应该不会难为我。”话落,他看着谢芳华,“是吗?芳华妹妹!”

  谢芳华对他轻轻一笑,软声道,“那不一定,也许我真会做出让云继哥哥完成不了的要求。我心肠软一次,不会软第二次。你若是反悔,还来得及。”

  “你将哥哥当什么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落子无悔!”谢云继拍了拍胸脯。

  秦铮给了谢云继一个救不了你了的眼神,有些怜悯。

  众人见此都看向谢芳华,等着她对谢云继出难题。

  谢芳华沉吟片刻,忽然从怀中摸出一个黑色的本子,扔给谢云继,依旧是软声慢语地笑道,“以前我身子不好,除了每日吃药、读书、绣花外,便不做别的。但如今我身体好一些了,偶尔能出来走动,便也该学着管家理账了。这个本子是一本内宅的账,我拿在手里有些日子了,一直看不懂,既然云继哥哥是谢氏盐仓的继承人,账本算盘这类东西想必是极其精通的了,不如就帮我看看。”

  谢云继一怔,伸手接住了谢芳华扔来的黑色本子。

  众人也是一怔,没想到这么简单。因为谁人都知道,目前整个谢氏盐仓的账目,都是谢云继在管着,区区一本内宅的账,对他来说实在是手到擒来。

  谢伊第一个不满,嘟起嘴道,“芳华姐姐,你也太便宜云继哥哥了吧?管家理账这等小事儿,我跟我娘学了好几年了。你找我就好了啊!何必拿这个当要求给云继哥哥?你可以让他做难一百倍的事情啊。你不能被他的外表给骗了。他这样的人,你看着他在你面前好话说尽,笑呵呵的模样,也许转眼翻脸就不认人。你如今放他一马,他可不见得领情。”

  “死丫头,你就恨不得非要拆我的台吗?同是妹妹,差别怎么这么大。你瞧瞧芳华妹妹,再瞧瞧你,哪有一点儿爱护哥哥们的样子?”谢云继抓着黑本子在手,对谢伊瞪眼。

  谢伊轻轻哼了一声,扭头不看他,“芳华姐姐,你快要回来,改个要求。”

  谢芳华笑了笑,“可是我觉得这个管家理账很难的,云继哥哥会的东西,你不一定能教我。”

  谢伊扁嘴,气势一泻,小声道,“也是,你和我学的管家理账应该是不同的。毕竟你将来要嫁进英亲王府,那是大家,我将来嘛,也就管理个小家。”

  “臭丫头,没羞,还没议亲,就想着嫁人了。”谢云继嗅谢伊。

  谢伊脸一红,跺了一下脚,也觉得刚刚自己说的话是太不合闺仪了些,不言声了。

  谢云继漫不经心地打开黑色的本子,只是一眼,面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秦铮目光落在谢云继手中还没打开的黑本子上,眸光缩了缩,一瞬间,眼眸深不见底。

  谢芳华看着谢云继的表情,她得感谢今日爷爷在忠勇侯府摆设的这场年宴,也该感谢谢林溪和那个小厮让鼓节的花团和抽号落在了谢云继和她的身上。否则,她还要另外再寻个机会找到谢云继这个谢氏盐仓的掌舵人。但是那样会麻烦很多,不如这样的方式将谢氏所有的经济命脉和财源势力递到谢云继的面前对他来得冲击大。

  天下人都知道谢氏庞大,但是庞大到什么地步,恐怕除了当今天子,哪怕是当今天子,也不能做出准确的统计。

  但是天子不能做到的事情,不代表她的天机阁不能。

  至少,这个黑本子里面的东西,不能百分之百准确,也会达到百分之九十九。

  “云继哥哥,账本很难吗?”谢伊见谢云继拿着那个黑色的本子半响没动静,不由好奇地开口,“还有能难得住你的账本?”

  众人也都探究地看着谢云继。

  谢云继身子细微地震了一下,脸上神情奇异地变幻了一下,须臾,他“啪”地合上了黑色的本子,抬头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带着面纱,静静地坐在那里,柔弱秀美,淡淡雅致,静得如一副画。见他看来,迎上他的视线,清透的薄纱下,眉目隐约透着几分笑意,嗓音柔软,有细微虚弱,“云继哥哥,这府里内宅的账本是奇特一些。虽然是忠勇侯府的内宅事儿,按理说,不好劳动内宅外的人。但是,我们都姓一个谢不是吗?我找到你,也不算出格没有规矩。”

  谢云继不说话,微微抿着唇看着谢芳华柔弱沉静的姿态。

  谢芳华笑了笑,叹息一声,“谁家府里宅院都有些私事儿,的确是不能为外人道也。但是自己人,知道了也就没什么了。你说是不是?若你是外人,这个我不懂的东西,便也就不拿出来了。”

  谢云继依然不说话,只看着她。

  在座的都是谢氏子嗣,若说整个谢氏是个大染缸的话,那么每一家的宅院都是个小染缸。每日里成长生活在染缸里面的这些人,无论是黑的,还是白的,还是彩色的,包括依然保留着一颗纯洁的心的谢伊,也没少被耳濡目染某些黑暗的东西。所以,被谢芳华这样的话一说,大家都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一本黑色的账本里面是忠勇侯府宅院里面的黑暗事儿了,而且还是不能被外人知道的糟蹋事儿。

  谁家府邸里没有些背着人的糟蹋事儿呢?哪家府邸里都有!只不过这是忠勇侯府的糟蹋事儿,谢云继虽然是谢氏的人,但对于忠勇侯府来说,到底算是外人,所以,如今他得了谢芳华这个账本,还看到了,有些奇怪特殊的表情是正常的。毕竟,向来谢氏旁支族亲是从来不曾接触忠勇侯府的东西的,无论是政务,还是内宅。

  可是今日,在谢芳华这里破了例。

  当然,因为这个人是谢氏盐仓经商天才的掌舵人谢云继,所以,账本拿给她,若是账本上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也算是找对了人。

  “云继兄是有为难吗?若是你为难,那么明日城门上可有你一道风景了。”秦铮看着谢云继近乎僵得如面板一样的神色,懒洋洋地笑了一声。

  谢云继攸地收回视线,低头看向手中的账本,双手握着,觉得重如千钧。

  “好耶!若是云继哥哥拒绝,我们就可以看到他去立城门了。”谢伊恨不得谢云继拒绝这个账本。

  众人都看着谢云继。

  “不就是一本破账吗?云继哥哥,至于你如此犯难?应下了就是!还能难破天?既然有人敢给你看,让你帮助看懂,那么就不怕忠勇侯府的糟蹋事儿外露,别人都不怕,你怕什么?”谢茵终于忍不住开口。

  谢林溪皱眉向谢茵看去一眼,神色有一种深深的无奈。他不止一次地觉得自己这个妹妹被母亲宠得太骄纵了,比起谢伊的活泼中知道分寸,她却尖酸刻薄不懂分寸,不知深浅。

  能难住谢云继的账本,岂能是简单的?

  谢芳华不催促谢云继,静静等着,既然能拿得出去,她便也能收得回来。

  许久,谢云继闭了闭眼睛,抬起头,有些阴郁地看了谢芳华一眼,猛地一咬牙,将黑色的本子揣进了自己的怀里,“这个账本哥哥我接了!”

  谢芳华顿时笑了,“云继哥哥既然接了,便不能反悔了!”

  “不悔!”谢云继磨了磨牙,声音似乎从牙缝中挤出。须臾,看了坐在谢芳华身边一派懒散悠闲的秦铮一眼,兀地笑了,眸光奇异难辨,“秦铮兄,以后……多多承让!”

  秦铮挑了挑眉,看着谢云继,三分懒意,七分洒意,“好说!”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钻石、鲜花、打赏、平价,我都看到了,爱你们,么么哒!

  今日上墙者:年华似水765,童生[2015—2—6]:“大千世界,无所不有。眼界有多高,便能看多远,人心有多大,便能藏着多少东西。只是,别忘了本,便不会被自己餐食。”忽然便觉得一种释然了。释然于惊华、世子妃到现在京门的追文,没觉得京门文风有什么不好,像小情说的,我觉得更喜欢这种于无声处听惊雷。

  作者有话:每一个时间段和年岁,注定会写每一个时间段最想写的故事。京门可以说是我这个时间段倾尽所有感情,最想写的故事。我会完完整整地用文字诠释出来,这一场京门情歌,有你们的陪伴,我的付出,我相信终会绚丽。么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九章接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