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争夺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对于忠勇侯府自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每一处暗卫暗桩都了如指掌。所以,她出了海棠苑之后,很轻松地避开了府中的隐卫,悄无声息地翻墙出了忠勇侯府。

  背静的街道上空无一人。

  谢芳华脚尖落地,轻轻拍了拍手上沾染的墙头的土,四下看一眼,目测了一下方向,抬步向北城门走去。

  除夕之夜,万家灯火,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家中玩乐守岁。高门大院的府邸里,都如忠勇侯府一般,宴席之后各有玩耍的乐趣,小户人家也是关起门来全家聚在一起过年。

  所以,大街上走动的人除了巡逻兵外寥寥无几,分外清静。

  谢芳华脚步轻快,不多时便来到了北城门。

  北城门今日城门紧闭,守城的士兵比往日多了一倍。

  谢芳华躲在街道的拐角处暗中观察了一阵,大约因为过年,守城的士兵不能回家与家人过团圆夜,所以,尽管多了一倍的士兵,但是士兵们都不太有精神,看起来有些懒散,有不少人在睡觉,也有不少人聚在一起支骰子聊天。只有寥寥无几的人在好好地守着城门。

  谢芳华伸手在不知是谁家的土墙上抠下几块土块,瞅准目标,打了出去。

  土块极小,夜里有清凉的风吹过,土块带起的细微的风声被夜里吹过的冷风卷在一起,几乎让人察觉不到。转眼便击中了那几个站着好好守卫的人。

  几个人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

  因一部分人早已经睡着,另一部分人赢钱的和输钱的都玩得热火朝天,所以,这极小的动静自然不被人所查。

  谢芳华见得手,从街道拐角出来,几步便来到了城墙根,从怀中取出一根极细的绳索,轻巧地向上甩去,绳索勾住了城墙上的墙垛,她轻轻一扥,几个纵越,人已经上了城墙上。

  谢芳华并不多逗留,收起绳索,转身便要依照刚刚的方式纵下城墙。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对着她飞来一物,若是不躲,她定然被打下城墙,那么不死也会残废。

  谢芳华眸光一沉,连忙侧身躲过,那飞来的物事儿擦着她的脸颊飞了过去,面巾被打掉一个边角。

  谢芳华不等面巾落下,立即伸手将面巾重新系上,转身看向那物事儿飞来的方向。

  只见她早先所站的街道拐角处此时站了一个人,那人并没蒙面巾,半边身子隐在昏暗处,半边身子露在光亮处。露在光亮处的正是上半身,让她可以清楚地看清他的容貌。

  李沐清!

  右相府的公子李沐清!

  谢芳华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李沐清,而且李沐清还对她出手。

  她盯着他,眸光眯了眯。

  李沐清仰着头看着站在城墙阴影下的她,眸光奇异地变幻了一下,忽然对她一笑,缓缓地用唇语对她道,“将你的绳索借给我用一下出城!否则我就喊了!”

  谢芳华挑了挑眉,四下看了一眼,冷风静静,士兵们依然睡的睡,玩的玩,被她打晕的人继续晕着,她无声地冷笑了一下,不理会他,转身就要下城墙。

  这时,一枚物事儿又对着她后背飞来。

  因为这物事儿速度太快,谢芳华来不急跳下城墙,只能再度躲开。刚躲过一物,不等她站稳,后面又飞来一物,与她一样,用的是不知道谁家墙头上抠下来的土块。

  谢芳华心中恼恨,一连躲了几次,他不打了,她才堪堪站稳脚。

  李沐清手中掂了掂还剩余的两个土块,继续用口型对着她说道,“若是不帮我过去,我是不会让你出城的。我们就这样打下去,早晚会被人发现。”

  谢芳华看着她,一言不发。

  “你可以想想,守城的士兵若是被惊醒,我倒是没关系,你能不能走得掉就两说了。就算走得掉,今日这样的日子口,发生翻越城墙这样的大事儿,皇上也不会轻易放过,定然会全程缉拿你。”李沐清一字一句地道,“你是接住我绳索帮我出城好呢,还是被皇上派人全城缉拿好呢?你自己选择!”

  谢芳华皱眉,这样的日子口,右相府想必也应该与忠勇侯府一样玩耍乐呵,李沐清独自要出城做什么?

  “快点儿!他们有人要输光了散场了。”李沐清催促她。

  谢芳华磨了磨牙,立在阴影中,将手中的绳索对着李沐清扔了过去。

  李沐清伸手接过绳索,对她无声地笑着道了句,“谢谢!”

  谢芳华瞅着他,看他这个右相府文弱的公子哥如何爬城墙。想必能用暗器打人的手法,爬城墙这样的事儿难不倒他。

  果然,李沐清接过绳索后看了一眼,脚步轻浅地几步便来到城墙下,紧接着,他将绳索向上轻轻一甩,不见用多大劲,但是绳索的挂钩稳稳地挂在了城墙的城垛上,他轻轻几个纵越,便上了城墙。

  谢芳华见他很轻松地便上了城墙,想着果然没看错,右相府的公子文武双全,不是个简单的。她不与他说话,立即收起绳索,转身便甩了出去,锁钩勾住另一侧城墙的半墙墙壁,她轻轻向下跳纵。

  她刚抬起脚跳下去,手臂猛地被人抓住,她回头,李沐清也跟着她跳了下来。

  谢芳华心里暗骂一声,不能闹出动静,只能任由他跟着她往下跳。

  不多时,几个纵越,二人已经站在了城墙外。

  谢芳华收了绳索,李沐清自动地放开了她的手臂。

  谢芳华看也不看他一眼,抬脚就走。

  李沐清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

  不多时,二人出了城墙管辖的范围,隐隐地听见有士兵在城门处大嚷着“输光了,不玩了,散了吧!喂,都醒醒,都醒醒,这样的日子口怎么能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话。

  李沐清忽然轻笑了一声。

  谢芳华皱了皱眉,又向前走了一段路,过了三条岔路口,李沐清竟然还跟着她,她停住脚步,回身看着他。

  “听音姑娘!”李沐清对她拱了拱手,“刚刚多谢了,多有冒犯,还望见谅!”

  谢芳华手指拢了拢,眯了眯眼睛,李沐清认出她也不奇怪,毕竟刚刚那一瞬间他打掉了她的面巾,这个人聪明,耳目灵敏,可能那一瞬间已经被他看到了如今的容貌。

  “听音姑娘其实会说话了吧?”李沐清看着她眯起的眼睛,笑得温和。

  谢芳华眉梢动了动,忽然笑道,“李公子深夜不待在府中,出城是有贵干?”

  “声音虽然不好听,但会说话也已经不错了。”李沐清微笑,“实不相瞒,我娘亲的头疼毛病犯了,我出城前往法佛寺请普云大师一道福祉和凌晨的第一杯圣泉水给她带回去。”

  谢芳华嗤笑一声,“李公子信神佛鬼怪?”

  “我信不信不重要,我娘信就够了!”李沐清笑笑。

  “若是没遇到我,李公子打算如何出城?”谢芳华看向他,打量他与寻常穿戴一模一样的锦绣长衫,“恐怕以你右相府公子的身份,不用翻越城墙,想要出城,与城门口的人说一声,也是轻而易举的吧?为何偏偏难为我用这种偷偷摸摸的方式出城?”

  李沐清洒然一笑,眸光闪了闪,“这样的出城方式我还没尝试过,觉得很有意思。便劳烦听音姑娘了。”

  谢芳华瞥了他一眼,转过身,继续向前走,不再说话。

  “据我所知,若是踏上这一条路,前方再无路去别处可走,难道听音姑娘也是要前往法佛寺?”李沐清跟在她身后,开口询问。

  谢芳华“嗯”了一声。

  “秦铮兄可知道你独自出城?”李沐清看着她的背影问。

  谢芳华敛下眼睫,不回答他的话。

  李沐清等了片刻,没等到她的回答,知道她是不回答了,扯了扯嘴角,不再询问。

  因为几百年来,南秦当政的帝王都甚是推崇佛教道教,所以,各大寺院道观都是香火极盛。法佛寺更是靠近京城最大的寺院,又因法佛寺曾经的主持普云大师佛法高深,占卜算卦极准,是以法佛寺更是受世人推崇。每逢初一十五,前往法佛寺上香的香客时常挤满,寻常日子里,香客络绎不绝,香火也是不间断。

  是以,前往法佛寺的路虽然是山路,但却都修正得极好,铺了石板,不难走。

  谢芳华和李沐清一前一后,不再有交谈,路上寂静,两人的脚步声踩在石板路面上,发出极浅的声音。

  今夜没有月光,但天气却是极好,有零星的星辰没被云雾遮掩,发出细微的光亮。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后方隐隐传来马蹄声,谢芳华猛地停住脚步。

  李沐清也停住脚步,听了片刻,上前一步,忽然伸手隔着衣袖扣住谢芳华手腕,低声道,“我们躲一躲,是官兵!”

  谢芳华偏头看了一眼,她也听出这样整齐一致的铁骑声,证明马蹄下都订了脚掌,而且这脚掌是纯金打造的,除却官兵再无任何府邸的护卫队会如此订金脚掌。于是,她点点头。

  李沐清四下看了一眼,拽着她躲进了距离路边不远处的灌木丛里。

  不多时,一队百人的铁骑来到近前,二人立即屏息,那对人马当先一人蒙着面巾,并没看到他的样貌,他也没有发现灌木丛中的二人,转眼间便带着一队人马疾驰而过。

  马蹄声走远,二人从灌木丛中走出来。

  谢芳华看着前方马蹄声远去,若有所思。

  李沐清目光也看着前方,沉思片刻,对谢芳华道,“看来今日法佛寺要有事情发生。”

  谢芳华不置可否。

  “你可看清了刚刚领队的人是谁了吗?”李沐清问谢芳华。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李沐清叹了口气,诚恳地道,“听音姑娘,你不该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虽然今日出城门的事情我利用了你,是我不对。但是也与你道歉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吧!”

  谢芳华淡淡道,“李公子不用如此!我这个人向来沉闷,利用和交情我有时候分不清。大人和小人我也不太能分得清。”

  李沐清哑然。

  谢芳华抬步继续向前走。

  李沐清见她没有回头的打算,想起她刚刚的话,不由失笑,“皇上身边的第一侍卫深夜派出城前往法佛寺,还如此急,我不觉得应该是与我娘一样犯了头疼需要求一张福祉和凌晨的一杯圣泉水,你说呢!”

  谢芳华不置可否。

  李沐清见谢芳华油盐不进,只能作罢,不再说话。

  二人继续向前走去。

  谢芳华走了一段路,前方马蹄声已经消失,她沉吟片刻,忽然转身向左侧山峦走去。

  李沐清一怔,喊住她,“不是要去法佛寺吗?”

  谢芳华不答话,继续向前走。

  李沐清揉揉额头,有些不解地看着她,片刻后,忽然恍然,追上她,一把拽住了她。

  “李公子,你的手是想被砍掉吗?”谢芳华扬眉,神色微冷地看着李沐清。

  李沐清松开手,微笑道,“我没碰到姑娘的手,有分寸地抓住了姑娘的袖子。应该还不至于被砍掉手。”话落,她见谢芳华眉目清冷地看着他,他无奈一笑,“听音姑娘,你如今改道,是想借助这座山上的铁索桥去法佛山上的发佛寺?你要知道,自从二十年前出了个疯和尚砍坏了一半的铁索桥,后来便无人再敢走那铁索桥了。很危险!”

  “李公子,我不怕危险,你若是怕,可以自己走不危险的路。”谢芳华丢下一句话,继续向前走。

  李沐清抬步跟上他,“若是秦铮兄在这里,是不是能拦住你?”

  谢芳华不答话。

  “难道我要给秦铮兄发一枚信号,让他立即赶来,看看他的贴身婢女到底要做什么。”李沐清又道。

  谢芳华脚步一顿,回头看着他,一瞬间,目光沉静,“李公子,你说,人若是死了,是不是就不会招人厌烦了?”

  李沐清文雅地笑笑,摸摸鼻子,“也许吧!”话落,反问,“但是你能杀得了我吗?”

  “你可以试试!”谢芳华看着他。

  李沐清看着谢芳华,明明她没有半丝杀机,这一刻,在她这双沉静的眸子下,他偏偏感觉到了凌冽的杀气。他眸光动了动,轻轻流转,忽然笑了,对她摊摊手,“好,我不拦你了。”

  谢芳华转身继续向前走。

  李沐清犹豫了一下,抬步跟上了她。

  谢芳华不理会他跟在她身后,她想的是,掐算时间的话,法佛寺距离这里还有三十里地,但是从这里上山,走那道铁索桥的话,也就五里地。虽然那些人骑马,但是也未必赶不到他们的前头。

  李沐清跟在谢芳华身后,见她上山的脚步极快,便也加快了脚步。

  大约用了一炷香时间,谢芳华站在了山顶上,山顶的栈道已经被破坏,两根铁索搭成的桥早已经只剩下了一根铁索孤零零地横在山涧中间,因为夜里漆黑,根本看不清对面是何情形。

  谢芳华并不迟疑,伸手抓住了铁索,就要顺着铁索过桥。

  李沐清快一步地拦在了她面前,声音一改温和,有些低沉,“让我先过!”

  谢芳华偏头看向他。

  “你是女儿家,这么危险的事儿,说做就做怎么行?”李沐清将她推后一步,“我在前面走,你在后面跟着我。”

  谢芳华沉默片刻,见李沐清坚持,声音缓和了些,低声道,“李公子,容我提醒您,只有一根铁索,我们两个一起过,无论是谁先,若是铁索中途断了,掉下去都会摔死。先过后过也没太大分别。”

  李沐清愣了一下,须臾,忍俊不禁,“即便是如此,我是男人,也不能在危险的时候让女人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

  谢芳华顿了片刻,让开了路。

  李沐清拽着绳索当先过桥。

  谢芳华在他走了两步之后,也随后跟着过桥。

  一根绳索,两个人,偶尔脚步不稳,晃晃悠悠,黑夜的山涧中很快就淹没了二人的身影。只听到伴随着夜风吹起,铁索发出的沙沙声。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李沐清忽然停住,对谢芳华道,“你身上有夜明珠没有?”

  “有!”谢芳华一手抓着绳索,一手从怀中取出一颗夜明珠。

  夜明珠乍一放出来,四周顿时亮了起来。

  只见前方一丈远处铁索被钉在一处石壁上,而石壁光滑,左右并没有别的物事儿支撑。只是距离那处穿钉处五丈远的地方有另一根铁索,垂直地挂在那里,通向顶端的崖上。

  李沐清看清楚后,唏嘘一声,对谢芳华无奈地道,“我最多只能纵越三丈远。”

  谢芳华拿出怀中的攀墙锁,对他问,“若是有这个呢!”

  “有它在,十丈远也不是问题了!”李沐清笑了一下。

  谢芳华将攀墙锁递给他。

  李沐清轻轻一甩,绳索被他甩了出去,一阵勾环清响,扣住了石壁的那个穿钉。他扥了扥,见很牢固,回头对谢芳华伸出手,“我们一起过去,若是我先过去,你这边便没有了绳索支撑,我再递给你绳索的话,怕是要费一番功夫了。”

  谢芳华点点头,隔着衣袖扣住了他的手。

  李沐清在她特意隔着的衣袖上看了一眼,转回视线,拉着她顺着攀墙锁轻轻纵身一跃。绳索牵引着二人,转眼间到了对面的石壁,他的脚在光滑的石壁处瞪了一下,又拉着谢芳华向五丈远处垂挂的绳索吹飘去。

  不过是两个起落,二人同时拽住了那根垂落的绳索。

  李沐清轻轻舒了一口气,回头见谢芳华面巾不知何时扯开了,露出一张平静的脸,即便如此危险,只要稍微手一滑,两个人便掉落下面的深渊,她却丝毫没有胆怯紧张慌乱。他收回视线,眸光看着上面的石壁,神色定了定。

  “继续走!”谢芳华见他不动,开口催促。

  李沐清轻轻吸了一口气,点点头,收起攀墙锁,拽着谢芳华攀岩直上。

  大约三盏茶时间,二人上了石壁,站在了发佛山顶上。

  只见山顶上立了一块巨石,上面写着“此处危险,山人请勿靠近。”的字。而且四周用了铁栅栏围住,做了一个隔绝的空间。可见是法佛寺将此处当成了禁地,禁止僧人从此处下山。

  李沐清将绳索递给谢芳华,看着她,低声问,“你来法佛寺做什么?”

  谢芳华收起绳索,抿了抿唇,没说话。

  “今日不同往日,你听山门前传来的动静,皇上派遣的人应该是已经到前山门了。”李沐清盯着她,“不管你是何人,但你如今的身份是秦铮兄的婢女,若是被人发现,他难辞其咎。”

  谢芳华扫了他一眼,目光看向南山门。

  “你若是说了,我或许可以帮你。我娘每年都会来法佛寺礼佛,会住上十天半个月,大部分时间都是我陪着来。对于法佛寺,我应该比你熟悉得多。”李沐清道。

  谢芳华收回视线,看向不远处林立的寺院,基于今日是除夕,各个院落同样是灯火通明。她沉默半响,对他道,“我去藏经阁找一本经书。”

  李沐清露出笑意,大约是基于她的信任,低声道,“这个帮你没问题,而且我偷偷进去过藏经阁不止一次。我知道怎么避开看守藏经阁的僧人,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去里面找书。”

  谢芳华点点头,她虽然和李沐清不太熟,但是基于几次接触,这个右相府公子的言行品止还是能够让人相信他。

  “跟我来!”李沐清丢下一句话,轻巧地越过铁栅栏。

  谢芳华轻轻纵越,无声无息地从铁栅栏上翻过。

  李沐清回头看了她一眼,向寺院的后院墙走去。来到后墙根,他轻轻一跳,越到了半墙处,一手攀住墙逢,一手扣住墙壁,两个纵越,翻墙而入。

  谢芳华在李沐清的身后想着他莫不是时常*鸣狗盗偷偷摸摸的事情?否则这翻墙的动作可是一气呵成分外熟练,不太符合他右相府公子的身份。

  过了寺院的高墙,李沐清对她伸手一指,“藏经阁在那里!只能从达摩院穿过去。”

  谢芳华点点头。

  “跟紧我,我们必须快!”李沐清嘱咐一句,身影极快地离开。

  谢芳华跟在他身后,身影同样极快。

  李沐清显然是轻车熟路,所以,走走绕绕,左转右转,避开了与巡夜的僧人照面,很快就来到了达摩堂。

  这时,前门传来数人的脚步声还有说话声。

  “李侍卫,你说皇上忽然想起要看一卷经书?怎么会在这样的日子口想看经书了?”一个中年僧人的声音。

  “圣上九五至尊,谁敢猜其的心思?在下只是听命行事!”李侍卫声音有些麻木。

  中年僧人沉默片刻,又问,“您知道,普云大师自从禅让了主持与贫僧,便去藏经阁居住了。藏经阁由他看守,您要去藏经阁拿书,誓必要打扰到他。”

  李侍卫皱了皱眉,“皇上有令,打扰了大师,也是没办法。”

  那中年僧人点点头,对身后一人吩咐,“四戒,你先去藏经阁一趟,知会普云大师一声。就说皇上派人前来取一本经书。我这就带着李侍卫过去。”

  “是,主持!”那叫四戒的声音连忙向藏经阁跑去。

  “不知道皇上想要看的是什么经书?”中年僧人又问。

  李侍卫没有立即答话,过了片刻,才道,“《心经》!”

  中年僧人一怔,“贫僧记得《心经》在皇宫就有收录啊!”

  李侍卫顿了一下,“是南秦二十年回绝大师抄录的《心经》。”

  中年僧人闻言露出疑惑,但是见李侍卫脸色紧绷,这样的日子口,深夜而来,险些是要紧之事。便也不敢再追问原由。

  谢芳华将二人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心思一动。

  李沐清忽然低声对她问,“你要找的是什么经书?”

  谢芳华抿了抿唇,同样压低声音,语气有些冷意,“就是你听到的《心经》!”

  李沐清面色变了变,低声问,“必须得到?”

  “必须!”谢芳华道。

  “那赶紧走!必须赶在李侍卫的前面争夺过来。”李沐清丢下一句话,拉着她沿着昏暗的角落进了达摩院。

  谢芳华跟在李沐清身后,想着皇上的动作可真是快!这样过年的日子口,谁能想到当朝天子却不过年,不陪皇后,不陪妃子,反而派人来了法佛寺拿一本经书?他动手比她想象的快得多。

  不多时,李沐清便拉着她避开了守夜的僧人,穿过了达摩院。

  过了达摩院之后,有几个岔路口,李沐清走最左边一个路口。这条路口极窄,有些偏僻,还有些怪味,显然是附近有茅坑。

  走了一段路,来到一处更偏僻的角落,李沐清停住脚步,回头对她低声道,“这是藏经阁后面,翻越过这座墙,里面就是藏经阁了。但是里面的地面下有一尺见方的地方铺满了铁网布置的钉子,必须避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谢芳华点点头。

  李沐清看了她一眼,当先翻墙而入。

  谢芳华也随着他翻墙而入。

  翻过了墙头,李沐清并没有立即跳下,而是沿着墙头走了几步,然后一个灵巧的燕子翻,两个起落,避开了铁网布置的钉子,跳到了院落里。

  谢芳华学着李沐清的样子,也随着他跳到了院落里。

  “走!”李沐清低声说了一句,攀上了藏经阁的房顶。

  谢芳华刚要随着他一起动作,只听到里面传出一声低喝声,“谁?”

  谢芳华动作一顿。

  李沐清在房檐上心神一醒。

  二人对看一眼,谢芳华当机立断,不理会里面传出的低喝声,转眼攀上了房檐,来到了李沐清的身边。

  李沐清对她摆摆手,向藏经阁最东边的一个沿角走去。

  谢芳华紧随他身后。

  这时,藏经阁的门忽然打开,一身灰袍须发皆白的老僧从里面走了出来,一双眼睛精光四射,看向房顶,“哪方朋友今夜前来了藏经阁?老衲还没年老目盲,耳朵还算好使。”

  李沐清揉揉额头,无声地对谢芳华问,“怎么办?被发现了?以前藏经阁不是普云大师来看管的,所以,我进来轻易,如今既然是他来看管藏经阁,我们怕是进不去了。”

  谢芳华唇瓣紧紧抿起,看向下方,普云大师自然不是无能之辈,若没有点儿本事,自然也不能名扬四海,受世人推崇。如今不是能不能进去的事情,而是已经被发现了,想走也没那么容易。更何况,她既然今夜赶在李侍卫之前来了,怎么能轻易无功而返?

  想到此,谢芳华猛地一咬牙,从怀中抽出绳索,勾住了房檐,她顺着房檐跳了下去。

  李沐清一惊,想伸手拽住她,抓了个空,他目光顿时一紧。

  转眼间,谢芳华便站到了普云大师的面前,对他一礼。

  普云大师双手合十道了句“阿弥陀佛”,精光的老眼打量谢芳华,“原来是位女施主,不知道施主深夜前来,有何贵干?”

  谢芳华听见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反而镇定下来,对他道,“大师,请恕小女子冒犯了。我前来借一本经书。”

  “哦?什么经书?”普云大师看着她。

  “南秦二十年回绝大师抄录的《心经》!”谢芳华道。

  普云大师闻言面色顿时变了变。

  谢芳华看着他,忽然上前一步,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大师,忠勇侯府是忠是奸,您作为出家人,是非曲直想必看得最是清楚明白。另外,今夜皇上派人前来取这本经书,若是交给了皇上,那么法佛寺一千二百僧人的性命,怕是也就交出去了。您是舍得还是不舍得?”

  普云大师老眼忽然涌上一团黑。

  谢芳华又靠近了一步,“都说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心悯天下,大师您若有出家人的心怀,就该清楚,南秦若是没有了谢这个姓氏,便会堆起一座白骨山。”话落,她凉寒地道,“也许,今日繁荣香火旺盛的法佛寺,他日就会成为谢氏埋骨的白骨山。你是忍心还是不忍心?”

  普云大师不说话。

  “天子之所以忌惮谢氏,无非是为了皇权而已,谢氏从来不要那至尊的皇权高位,若是要的话,早就要了。不会是今日,也不会是以后。”谢芳华声音苍凉。

  普云大师闭了闭眼,低声道,“忠勇侯府不要皇权,不代表谢氏所有人都不要。我能救忠勇侯府一回,也救不了第二回。就算救活了忠勇侯府,救活了谢氏,难保谢氏不反过来掣肘皇权,到时候一样血流成河,苍生受难。岂不是一样的道理?”

  谢芳华眸光缩了缩,沉重地道,“只要我活着一日,便能保证谢氏无人去要那皇权。”

  “你是谁?”普云大师忽然盯着谢芳华的脸问。

  谢芳华伸手扯过他的僧袍,当着他的面,写了三个字。

  普云大师看着这三个字露出讶异,抬头重新打量谢芳华,老眼精光中有些不敢置信。

  谢芳华目光沉静地任他打量。

  普云大师打量她片刻,闭了闭眼,道了句,“实乃天意!也罢!你要的经书就在我这里,给你拿去吧!”话落,从怀中取出一本经书,递给了她。

  “多谢大师!”谢芳华收到经书,打开看了一眼,只见正是南秦二十年回绝大师抄录的《心经》。眼看外面的人就要冲进藏经阁,她不再多逗留,顺着绳索重新攀上了房檐,之后,快速地收了绳索,看了等着的李沐清一眼,对她无声道了句,“走!”

  李沐清点点头。

  二人转眼便几个起落纵深出了藏经阁。

  二人刚离开,法佛寺主持带着李侍卫走了进来。

  普云大师神色如常地站在藏经阁门口,一身僧袍,冷风吹来,颇具仙佛风骨。

  “师叔,这位是皇上跟前当差的李侍卫,今夜奉皇上之命前来拿一本经书。”那中年僧人进来后对普云大师一礼,顿了顿,道,“就是南秦二十年回绝大师抄录的那本《心经》!”

  “普云大师!”李侍卫拱了拱手。

  普云大师点点头,双手合十,道了句“阿弥陀佛”,对李侍卫道,“皇上若是看别的经书,藏经阁里比比皆是,李侍卫今夜辛苦而来,都可以取走,但是独独这本经书,取不走了!”

  李侍卫面色一变,立即问,“为何?”

  普云大师叹息一声,“这本经书不知何时已经失窃,老衲卸任了主持职务,看守藏经阁之后,统览了所有经书,发现这一本经书已经不知何时失窃了。”

  李侍卫闻言不太相信,盯着普云大师,严厉地道,“法佛寺虽然是寺院佛教之地,但是武僧极其出众,不次于皇宫内廷侍卫的武功。藏金阁更是被誉为法佛寺的重中之重,真有人能从藏经阁盗窃?”

  普云大师看着李侍卫,沉声道,“百密也有一疏子时。出家人从来不打诳语。若是李侍卫不信,可以只管进藏经阁搜索,或者是可以将整个法佛寺包括老衲的住处都搜索一遍。除了那本南秦二十年回绝大师抄录的《心经》,还同时遗失了两本经书,一本是前朝时期臧璞大师抄录的《金刚经》,一本是几十年前我师父幻海大师抄录的《药师经》。”

  李侍卫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那中年主持老眼露出惊异,不过瞬间,便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师叔不曾透露失窃一事儿,就连我也是不知道竟然丢了这三本经书,实乃是我这个主持的过失。”

  普云大师道,“经书丢失一事,有损法佛寺声誉,我发现之后,正在暗中排查本门弟子是否监守自盗,所以,便不曾向外透露一句半句。不想还未查出缘由来,皇上便要看这本经书。实乃罪过!”

  李侍卫见普云大师不想说假,顿时面有难色。

  “若是李侍卫不信,老衲可以随你一起去面圣,陈述此事!”普云大师看着李侍卫。

  李侍卫犹豫了一下,拱了拱手,摇摇头,“不必了!既然拿不到那本经书,在下这就回去禀明皇上。”

  “阿弥陀佛,李侍卫慢走!”普云大师见李侍卫离开,双手合十送客。

  那中年僧人连忙跟在李侍卫身后送客。

  普云大师待二人离开后,并没有立即回房,而是透过天空中零星的几颗星辰看向京城。高高的山峦禅院里,隐隐约约能看到京城万家灯火,繁华鼎盛。他看了半响,转身回了藏经阁里。

  谢芳华和李沐清出了法佛寺,站在后山顶上,能看到李侍卫带着百人的队伍疾驰离开。

  “真没想到普云大师竟然亲手将那本《心经》给了你。”李沐清感叹一句,“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但是谁知出家人说起谎话来,比寻常人还让人多了个信字。”

  谢芳华不说话,目光透过夜里的云雾,看着万家灯火的京城。

  “是回城还是去哪里?”李沐清收回视线,问谢芳华。

  谢芳华看了一眼天色,已经快要子时了,她沉默片刻,对他道,“你不是要给你娘求一道福祉吗?还求吗?”

  李沐清摊摊手,“刚刚我虽然没露面,但是普云大师定然知道不止是你一个人去了藏经阁,你觉得我这时候还能去找他求一道福祉吗?”

  谢芳华向藏经阁方向看了一眼,若是不想普云大师知道是他跟随她一起,自然不能了。“虽然不能求一道普云大师的福祉,但是能接一杯圣泉水回去。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一下,陪着我去圣灵佛下接一杯圣泉水?”李沐清问。

  谢芳华笑了笑,点点头。

  李沐清见她答应,面色也露出愉悦的笑意。

  ------题外话------

  年底了,事情太多,亲爱的们,检查自己会员号,有积攒到的月票就甩出来吧啊!我需要你们这些充电器给车子充电啦。听到我的召唤了没?o(n_n)o~

  今日上墙者:吕奶奶,lv5,状元[2015—02—08]“家人们,这个月也要客户端满签到抽月票喔!收藏一半满签,就好多!ps:微信公众平台活动记得关注和参加,已经有两位订阅文的读者获得奖品啦!pps:微信号>

  作者有话:这个满签抽奖一日存在,我们就要按照规则来。大家加油满签哦。为了京门,请拼吧!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一章争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