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亲密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一行人向内院走去。

  谢芳华一边听着英亲王妃说着今日宫里的事儿,一边看着走在前面的秦铮。

  秦铮自从进了忠勇侯府,走在前面,再没回头,步履散漫,姿态随意,冷风吹起,锦袍玉带轻扬,虽然就那么安静地走着,但也让人凭生一种清傲张狂之感。

  “铮儿这孩子虽然看着霸道张狂,性子难测,但其实啊,他心里软着呢。”英亲王妃眸光扫见谢芳华看秦铮,笑呵呵地道,“皇室和宗室里面的皇子王孙加起来,他只和四皇子秦钰不对卯,和其他人无论是谁,都能处得来。以前小的时候,皇室宗室里那些个小子姑娘们都怕他,不敢拿他开玩笑,但是长大了之后,渐渐地发觉,他没那么可怕,所以,就时常寻他玩乐。这不,昨日他和你圣旨赐婚,在宫宴上,他们没抓住他喝酒,今日进宫拜年,总算抓住他了,给他灌了许多酒,走路都发飘了。”

  谢芳华从前面收回视线,看着面前的青玉石砖从脚下一步步走过。

  “昨日你犯了病被吴权送回府,他宴席上便没了心情,几次想逃,皇上都将他给制止了。总算熬到宫宴结束,他借着送老侯爷为由才跑出了皇宫,是不放心你想来忠勇侯府看你。”英亲王妃笑着从秦铮身上收回视线,偏头看着谢芳华,悄声道,“怕你被燕亭那小子给夺去!”

  谢芳华身子一僵,抬起头,看向英亲王妃,隔着面纱,英亲王妃的笑容依旧和气温暖。她重新低下头,没说话。

  英亲王妃拍了拍她的手,“我听说燕亭离家出走去漠北了?早先永康侯又跑来忠勇侯府闹了?这个永康侯,自己一生被他老娘和媳妇儿给管得屁都不敢放一个,如今到希望儿子走他的老路了。糊涂虫一个!”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这南秦京城里,怕是谁都看得明白永康侯府家宅里那点儿事儿,就永康侯府自己家的人看不明白。

  “燕亭走得好!有那么一个祖母,有那么一个娘,还有那么一个爹。不走等什么?难道等着被养成真正的笼子里的鸟儿废了不成?”英亲王妃轻轻用鼻孔哼了一声,须臾,又低声道,“这南秦京城的贵裔子弟里,各自都有一个小圈子,燕亭和铮儿算是比较要好的,燕亭喜欢你,想娶你,但是铮儿也想娶你,到底是被铮儿在御前给你抢到了手里赐了婚,燕亭受不住双重打击,离家出走去漠北,铮儿的心里也不好受。今日他一日都沉着脸,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今日晚上,你和他坐坐,宽慰宽慰他。”

  谢芳华不知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昨日城门口的事情她还没忘记。

  “娘,您啰嗦不啰嗦?絮絮叨叨,老妈子也不为过。”秦铮忽然回头瞅了英亲王妃一眼。

  “你个臭小子!媳妇儿还没娶呢,到嫌弃娘了是不是?”英亲王妃顿时竖起眉头。

  “我是怕您把儿媳妇儿给吓跑了。”秦铮转回头,漫不经心地道。

  英亲王妃狠狠地挖了他一眼,“咱们母子俩,指不定谁给媳妇儿吓跑!”话落,她放开谢芳华的手,对她道,“小丫头,他醉得太沉,我今日儿可不想见他了。去,你先带他找个地方歇着去!别让他总是在我跟前碍眼地气我。”

  谢芳华被英亲王妃推得向前了一步,见前面秦铮脚步顿住,她轻轻吸了一口气,对英亲王妃软声道,“王妃,后园子的观景暖阁里晚膳都准备好了,戏班子也准备好了。等您和王爷进府,马上就开宴了。他……铮二公子这个时候去歇着话,那晚膳……”

  “他今日灌了一肚子的酒,哪有空地方吃晚膳?你就先带着他找个地方去歇着,回头他饿了,再给他弄吃的。”英亲王妃道。

  谢芳华蹙眉,回头看向身后的谢墨含。

  “王妃,既然秦铮兄醉得厉害,我让侍书带他去歇着吧!”谢墨含为谢芳华解围。

  “不错!如今还没大婚,让他们两个独处,传出去像什么话?”英亲王也不满地道。

  英亲王妃不以为然,对英亲王道,“昨日在宫里,你儿子当着多少人的面将小丫头抱去了凤鸾宫?我们都亲眼目睹的,若说传扬,早传出去了,若说名节,小丫头的名节也早就被你儿子攥在手里了。还怕什么?”

  英亲王一噎,昨日的事情他比英亲王妃要清楚得多,灵雀台上,他可是亲眼目睹秦铮的所作所为,皇上和他拦都没拦住。一时没了话。

  谢墨含也有些头疼,他甚是心思敏感,从秦铮今日早上来了一遭,到如今这一遭,脸色都极差,而她妹妹又不愿意面对他。显然两人之间曾经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见英亲王妃不顾忌这些,只能再道,“妹妹身子骨弱,自己还照顾不了自己,更是照顾不了秦铮兄。依我看……”

  “墨含,府中婢女小厮多得是,忠勇侯府的小姐也用不到亲自伺候人。”英亲王妃笑着打断谢墨含的话。

  谢墨含也没了反驳之语,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头皮隐隐有些发麻,最消受不了的就是英亲王妃这般乐呵呵地和蔼的以婆婆的身份促成她和秦铮的态度,她只能开口,语气虚软,“王妃,昨日在宫里,我因为身体不适,未曾与您好好说话,也有失礼数,今日您来了府里,我怎么能离开?就陪着你吧!”

  “我们来日方长,不急于这一时一刻。”英亲王妃笑着摆手,还要说什么,只听身后传来动静,她转回身,看向大门口,便见明夫人和谢伊进了府,她顿时更是笑开,“明夫人既然来了,今日就让她陪我。你就陪铮儿吧!”

  谢芳华暗恼,她早先不想应对英亲王妃,便让侍书请来了明夫人,如今不成想明夫人来了之后却是让她觉得还不如不请来。

  “芳华姐姐!”谢伊欢喜地喊了一声。

  谢芳华对谢伊隔着面纱点点头。

  “伊姐儿,你没看到英亲王爷和王妃吗?怎么不见礼?”明夫人低低训斥了一句。

  谢伊本来要欢喜地跑来,闻言连忙慢下了脚步,提着裙摆,一步步走到近前,之后,端庄地弯身一礼,“王爷好,王妃好,世子哥哥好,峥二公子好,谢伊给您们拜年了!”

  英亲王点点头,没说话。

  英亲王妃笑着摆摆手,“都好!快起来吧!今日都没有外人,不用见礼。”话落,她拉住谢伊的手,和蔼地道,“今日你芳华姐姐陪我家铮哥儿去醒酒休息,既然你和你娘来了,就陪我去听戏。”

  谢伊一怔,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看着谢伊,没出声。

  “今日府里点的是什么戏?”明夫人来到近前,给英亲王和王妃见礼,之后笑着询问。

  “是《探花媒》,我早上进宫前点的。”英亲王妃笑着道。

  明夫人连连点头,挽了英亲王妃另一只手,笑意蔓开,“这可是一处好戏,我早就想听了。今日沾了王妃的光了。”话落,看了一眼谢芳华和谢伊,温和地道,“芳华小姐就放心地陪着铮二公子去醒酒休息吧!王妃这里有我和伊姐儿陪着,你放心,一定给王妃照顾周全。”

  谢芳华点点头,事已至此,她自然不能再推脱了,干脆应承了下来。

  “走,我们过去!”英亲王妃见谢芳华终于点头,笑呵呵地拉着明夫人和谢伊往后园子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忠勇侯的观景暖阁是别的府里都比不了的舒适地方,坐在里面看戏,暖和着呢,不像是别的府,看一场戏要露天的院子里,一场戏下来,人都冻僵了。我也是多年没来观景暖阁听戏了。可怪想念的。”

  “是呢!忠勇侯府祖上出了爱听戏的祖母,所以,建修园子的时候,就特意建了这样的暖阁。”明夫人接过话,“自从这府里没了女主人,老侯爷又不喜欢听戏,便给冷清了下来。”

  “哎,多少年了。”英亲王妃叹息一声,到底是基于今日的日子,没将想念的人说出来。

  明夫人心里通透明白,点头应和,“是啊,多少年了。”话落,又怕引起伤心事儿弄得不愉快,忙转移话音,“不过如今世子长大了,也该娶妻了,芳华小姐也长大了,又和铮二公子定了亲事儿,以后两府多走动,忠勇侯府自然也就热闹起来了。王妃若是喜欢那观景暖阁,接下来这个正月里也没什么事儿,我就陪着你日日来这里听戏。”

  英亲王妃闻言顿时笑了,“那感情好,我除了侍弄花草,就爱听戏。”话落,又道,“可是老侯爷喜欢清静,我们日日来,岂不是要打扰了老侯爷?”

  “这……也是!”明夫人本来想顺着英亲王妃高兴说,但话语既出,才恍然想起,不好做主,回头看了谢墨含一眼。

  谢墨含温和地笑道,“后园子距离爷爷的荣福堂远,吵闹不到。王妃和六婶母都喜欢听戏的话,就日日来,我安排。”

  “那感情好了!就这么说定了,这个正月里,我就腻在忠勇侯府不走了!”英亲王妃闻言笑开了怀。

  “我也是,日日来蹭饭吃!”明夫人也笑开了。

  二人边笑边说边走,进了后院。

  谢伊本来是来找谢芳华玩,可是看这情形,是玩不上了。只能作罢,陪着英亲王妃和她娘去了后院。

  谢墨含见事已至此,也只能这么安排,他也不好冷落了英亲王,于是对谢芳华笑道,“妹妹,你带秦铮兄去我的芝兰苑休息吧!我陪王爷去后园子。”

  “好!”谢芳华点头。

  “王爷请!”谢墨含看向英亲王。

  “秦铮,你不许仗着喝多了酒胡闹!听到没有?”英亲王看着秦铮的样子,有些不放心,暗暗埋怨英亲王妃的主张。

  秦铮半声不吭,仿佛没听到,背着身子站着。

  “走吧!”英亲王知道他的话秦铮听进去了,但是听从不听从他也管不了。

  谢墨含点点头,和英亲王一起尾随在英亲王妃和明夫人身后向后园子走去。

  春兰等英亲王府跟随来的下人们自然也随着英亲王和王妃离去。

  不多时,只剩下秦铮和谢芳华两个人。

  秦铮转回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隔着面纱也看着他,这个还是少年的男人,从回京后,她的生活里处处都是他。她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和他有了婚约,更从来没想过要纠缠到多深。如今两个人对站在一起互相看着,她都觉得若不是上天和她开了个玩笑,那么就是恍然一梦。

  “谢芳华!我娘讨不讨厌?”秦铮忽然开口,嗓音有些清冽。

  谢芳华一怔,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开口说这个,她蹙了蹙眉,英亲王妃讨厌吗?若说心里话的话,英亲王妃不讨厌。至少,她不觉得讨厌。有这么一个全心全意为了儿子的娘,谁会讨厌得起来她?但是她要告诉秦铮吗?自然不会!

  秦铮见她不答话,上前一步,伸手扯了她头上带的面纱。

  谢芳华伸手去挡,奈何没有他的手快,面纱顺着她面颊被扯下,她的眼睛清楚地对上了秦铮深黑色的眼睛,那双眸子比子夜还黑,她不由得移开了眼睛,偏开了头。

  秦铮攸地伸手揽住了她的腰,将她转眼间便带到了自己的怀里,低头看着她。

  谢芳华一惊,立即转过头,瞪着他,出声低叱,“秦铮,你干什么?”

  秦铮看着她,眯了眯眼睛,没说话。

  谢芳华挥手打他,要从他怀里退出来,“你放手!”

  秦铮眸光动了动,死死地扣住她的身子,看着她恼怒的脸,仔细地看了片刻,他蓦地笑了,轻声道,“原来我的未婚妻长得如此倾国倾城。”

  谢芳华一怔。

  “比昨日白天里看到的时候顺眼多了,不再是苍白得跟吸血鬼一样。”秦铮盯着她道。

  谢芳华身子一僵,须臾,猛地用力挣扎,同时嗤笑,“铮二公子想要美人,普天之下一抓一大把,我谢芳华这副病秧子的容貌,你还看在眼里?”

  “谁说我不看在眼里?”秦铮笑看着她,淡淡的酒气喷洒在她脸上,微微熏然,他的眸光如无底洞一般似乎要将谢芳华吸进去,清俊的眉目灼灼,声音缓慢地一字一句地道,“世间多少美人,但也只有一个谢芳华。是不是?”

  谢芳华虽然这段时间不是没有和秦铮如今近距离过,但是不曾以真面目真身份这般近距离过,她到底面皮没有练得太厚,脸色不由得染上潮红,垂下头,看着他领口,知道对这个人强硬不行,软了口气道,“你本来喝多了酒,长时间吹冷风的话,对身体不好,我的身体也受不住冷风。你放开我,我送你去哥哥的芝兰苑休息。”

  秦铮看着她,声音蓦然低哑,“放开你?”

  谢芳华点头。

  秦铮仔细地看着她眉目,潮红一寸寸从她耳后清晰地爬上整张脸,这时候夕阳早已经下去,而他偏偏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彩霞和光晕,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他目光凝了凝,低哑地道,“我不想放开怎么办?”

  谢芳华气血顿时涌上胸口,什么叫做油盐不进,软硬不吃,说的就是这号人。

  秦铮感受到她情绪波动,手又扣紧了些,“谢芳华,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我不能惹!”

  谢芳华眉梢拧紧,自然有人告诉过她,她的哥哥昨日前收到舅舅从漠北传回那封秦钰的求亲信时说了,不止是他不能惹,秦钰也不能惹。怕是这南秦京城的人都知道这二人不能惹,可惜她离开京城八年,回来之后不清楚,待知道了,也晚了。

  “以前不知道没关系,这一刻我亲口告诉你,我不能惹,知道吗?你今日惹了我,念你初犯,我就饶了你,但是给你记着。再有下次,定不饶过你。”秦铮撂下一句话,放开了她。

  谢芳华离京后退了一步,恼怒地看着秦铮,她今日什么时候惹他了?避他还来不及!

  “我们如今已经有了婚约,你就是我的未婚妻,当着我爹娘你哥哥的面,你竟然避我如蛇蝎!”秦铮看着她离开他立即退远,脸色沉了沉,“昨日的你拉着我拽着我利用我,今日却转眼翻脸不认人。你可真是好样的。”

  谢芳华偏开头,昨日她的确利用了他,可是谁叫他逼婚了?都是给人看,凭什么他能做给人看,她就不能?想到此,她气得骂他,“霸道!”

  秦铮本来有气,闻言却笑了,伸手去拉她的手,“我除了霸道,坏毛病一大堆,你必须要慢慢地适应接受我。”

  “凭什么?”谢芳华躲开他的手。

  秦铮强硬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躲,警告道,“你不想今日在你家让所有人都看到我们亲密,就乖顺一些。”顿了顿,见谢芳华沉下脸,他放缓语气,温柔地道,“你一副病秧子的身体,随时踏入鬼门关,我都不嫌弃你随时会死,你死了我也会随时陪着你。你凭什么不接受我一大堆坏毛病?”

  谢芳华险些吐血,谁说她随时都会死?这个混蛋!

  “走吧!我累了,你陪我去歇着。”秦铮拉着她向前走,两步之后补充道,“不过不去子归兄的芝兰苑,就去你的海棠苑。”

  谢芳华立即反驳,“不行,就去芝兰苑!”

  “我说了算!”秦铮道。

  “这里是忠勇侯府!不是英亲王府。”谢芳华没见过这么霸道的人。

  “那也是我说了算!”秦铮不给她反驳的机会,“否则,你若是不同意的话,我们就去后园子找我娘,她虽然不想见我,但一定乐意你我手拉着手坐在她身边的。”

  谢芳华抬脚跺了他一脚。

  秦铮没跺,被谢芳华跺了个正着,他只眉头皱了一下,连半声也没吱。

  谢芳华知道自己刚才那一脚有多狠,见他没发作,跟没事儿人一样地拉着她往前走,到底是不想太过分,只能随着他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秦铮忽然偏过头对她笑道,“原来你的小猫爪子被惹急了挠人也只是一下?我还以为我要挨好几下呢。我的媳妇儿不用太温柔,你就算多跺我几下,我也不会跺还给你的。”

  谢芳华脸一黑,顿住脚步,既然他不还手,是不是她现在还来得及跺废了他的脚?

  “不过,你刚刚若是再跺我第二下的话,我就忍不住要亲你就是了。”秦铮补充道。

  谢芳华脸腾地一红,甩开他的手,背过了身子,忍着羞愤道,“秦铮,你还有没有脸皮?这样的话你也敢说出来?”

  “为什么不敢?”秦铮扬唇笑了笑,虽然她背着身子,但也可以感觉到她一定红透了脸,在他面前,虽然背着身子静静地站着,但也是如此鲜活。他放低声音调笑道,“你不知道你脸红的样子多么惹人……”

  “你再不住嘴,我就撕了你的嘴,你信不信!”谢芳华猛地转过身,警告地看着他。

  秦铮眸光闪了闪,见她真要恼羞成怒了,便垂下眼睫,见好就收,笑道,“信!我的未婚妻连永康侯都赶出了忠勇侯府,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谢芳华一怔,永康侯的事情他知道?他不是一直在宫里吗?是怎么知道的?

  “是不是想知道我怎么知道永康侯的事情?”秦铮将双手背负在身后,对她慢悠悠地道,“你带我去你的海棠苑,我路上告诉你。”

  “我不想知道!”谢芳华扭开头,往前走。

  “那也去海棠苑!”秦铮也缓缓抬步。

  谢芳华翻了个白眼,快步向前走,走了一段路,听他不快不慢地跟在她身后,她渐渐地定下了心神,揉揉额头。秦铮果然是个恶魔,让她自恃没有什么东西能影响到她的情绪的想法给打破了。

  “永康侯从忠勇侯府出来,就进宫了。”秦铮见她缓下脚步,笑了笑,慢声说道,“他永康侯府的能力寻了一日一夜了,没拦截住儿子,只能进宫求皇叔帮忙。”

  谢芳华回头瞅了秦铮一眼,皇上会帮永康侯找儿子?永康侯府有这么大的面子?

  “若是昨日之前,皇叔定然不会帮忙,永康侯府一个燕亭皇叔还看不上。但是,自从你我有了圣旨赐婚,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有了联姻关系,那就另当别论了。”秦铮见谢芳华回头,对她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道,“不是不想知道吗?”

  谢芳华挖了他一眼,“我现在又想知道了。”

  “那就去海棠苑休息!”秦铮道。

  “你不怕多走路,那就去!”谢芳华回转身。

  “几步路爷还累不死。”秦铮一瞬间心情好了起来,脚步也轻快了,语调也轻松了起来,继续道,“永康侯一脸怒气地进了宫,见了皇叔后,提起了你。”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永康侯他还真敢提。

  “可惜,他去得不巧,正好我在。我便问了他一个问题,他的儿子丢了,凭什么找我的未婚妻要?”秦铮忽然冷笑了一声,“永康侯脑子不好使,白担了永康侯府两百多年的基业。我便帮他补补脑子。”

  谢芳华不出声,既然秦铮在,永康侯自然没敢对皇上说她什么吧?但即便是说了,她也不惧。永康侯不嫌永康侯府丢人,尽管四处嚷嚷。看他还要不要他那张老脸。忠勇侯府如今的地位摆在这里,更甚至,她多年不出府,就算他四处败坏她名声,也要能让人信服的证据。秦铮又不是吃素的,就算英亲王不喜欢这门亲事儿,也不会儿在她和秦铮有婚约后容人败坏她。皇上只要不想放弃英亲王府,也不会纵容永康侯府去败坏她而惹了英亲王妃。

  “走不动了!”秦铮忽然道。

  谢芳华一怔,回头看着他,见他已经站住,蹙眉道,“前方不远处就是芝兰苑。”

  “我的意思是,你拽着我走。”秦铮对她伸出手。

  谢芳华站着不动,沉静地道,“容我提醒您,铮二公子,您不是小孩子了。”

  秦铮忽地笑了,上前一步,将自己的手握住她的手,语气轻软,“我的确不是小孩子,但我喝醉了。”

  谢芳华的脑瓜仁疼了疼,这样喝醉酒的秦铮,让她想起了数日前在忠勇侯府喝多了回英亲王府的半路上坐在地上耍赖,然后又在英亲王府大门口撒泼,只一次,她就心有余悸。忍了忍,到底是不想他闹腾,拉着他向前走。

  秦铮勾了勾嘴角,无人看见的地方,露出得逞的笑意。

  不多时,二人走过芝兰苑,又走了一段路,终于来到了海棠苑。

  海棠花的花香在晚风里尤其清香。

  秦铮轻轻嗅了一口气,对谢芳华道,“一会儿,你摘些海棠来,给我煮茶喝。”

  谢芳华不说话。

  来到门口,品萱、品妍、品青、侍蓝迎了上来,齐齐道了一声,“小姐!”之后看向被谢芳华拉着的秦铮,齐齐一礼,“铮二公子!”

  秦铮逐一打量了四人一眼,摆摆手。

  “去熬一碗醒酒茶端进房。”谢芳华对四人吩咐。

  “是!”四人齐齐垂首。

  “不用她们熬,我要你亲手熬。”秦铮提出建议。

  谢芳华慢慢地转回头,看着秦铮,甩开他的手,不紧不慢地道,“铮二公子,我是谢芳华,忠勇侯府的小姐的十指从来不沾染阳春水。你若是不同意,大可以不喝。”

  秦铮一噎,顿时失语,半响后,哼道,“随便你。”

  “去吧!”谢芳华对四人摆手。

  品萱、品妍立即去了小厨房,品青、侍蓝连忙快步走到正屋门口,挑开了帘幕。

  按理说,女儿家的闺阁,是不准许除了自家亲长之外的外男进入的,但是秦铮既然和谢芳华有了婚约,就不一样对待了。

  秦铮似乎也不累了,如自家的院落一般,径自地向正屋走去。

  谢芳华停顿了片刻,也跟随在他身后进屋。

  脚步刚踏入门槛,秦铮忽然扭头地看着身后的谢芳华,“你这闺阁里有男人味!谁这么大的胆子连爷也不看在眼里竟敢来这里?”

  谢芳华颦眉,冷下脸,“秦铮,你不想待可以……”

  “看来我以后得时常来,否则我的未婚妻没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被谁拐走了芳心。”秦铮冷哼了一声,打断谢芳华的话,进了屋。

  谢芳华见他走到贵妃椅上,伸手将上面的软垫都扔了出来,正巧扔到了她面前的地上,她停住脚步,看着他。

  秦铮不看谢芳华,命令道,“拿去洗!”

  谢芳华想起那张贵妃椅是谢云继等她的时候躺在上面的,可是她没有闻到什么味道。秦铮难道是属狗鼻子的吗?和那只狗待长了,嗅觉也灵敏如狗了?

  “还不快叫人去洗?难道要我帮你洗?”秦铮回转头,瞥了谢芳华一眼,向床榻上走去,几步便来到床榻,褪了靴子,躺了上去,如在自己家一样地指手画脚,“下次若是请了男人进来,别让我抓住,我卸了他的脑袋。”

  谢芳华深吸了一口气,想拿起手边的椅子抡过去,奈何他是英亲王妃的宝贝儿子,今日英亲王妃将他交给了她,若是打伤了,打残了,她也没好日子过了。只能忍了气,回头对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品青和侍蓝道,“拿去洗了!”

  “是!”品青和侍蓝连忙走进屋,弯身捡起地上的软垫走了出去。

  秦铮满意地闭上眼睛,对谢芳华道,“我先睡一会儿,醒酒汤来了,你喊醒我喝。”

  谢芳华不说话。

  “你不准在我睡着了自己偷偷扔下我跑出去。你若是敢扔下我跑出去,我就告诉我娘。”秦铮虽然闭着眼睛,嘴角却勾起了笑意,“我娘那个女人,最会的就是疼儿子。你现在可能还没领教她的功力,慢慢地你就知道了。她疼我发疯时的样子连皇叔都害怕她。”

  谢芳华已经被气在胸口堵多了,也不气了,静静地听着。多大了还离不开娘的孩子,他可真出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秦铮见她不再言语,似乎也实在困了累了醉了,也不再说话,幽幽地睡了过去。

  谢芳华走到桌前,点上罩灯,轻轻地拨了拨灯芯,在桌前缓缓地坐了下来。

  这里距离后花园不太远,后花园里热闹唱戏声传了过来,隐隐约约。

  谢芳华在桌前坐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品萱来到门口,轻声对里面问,“小姐,醒酒汤里要不要加些别的调节味道好闻的东西?”

  “不加!”谢芳华头也不抬。

  品萱点点头,离开门口。

  谢芳华抬起头,看了在她床上躺着已经睡得熟了的秦铮一眼,只有他睡着了的时候,才安安静静,她看了片刻,喊住品萱,“去海棠亭摘些海棠花加进去吧!”

  品萱脚步顿住,连忙应声,转道向海棠亭走去。

  谢芳华随手拿过一本书,在灯下静静地看。

  半个时辰后,品萱重新走回来,轻声道,“小姐,醒酒汤熬好了!是现在端来还是……”

  谢芳华答非所问,反问道,“后花园里那场《探花媒》唱到哪儿了?”

  “已经唱了半场了,还有半场结束。”品萱轻声道,“侍画刚才回来了一趟,她和侍墨一直待在后花园注意动态。老侯爷也去了后园子,和世子一起陪着英亲王在一边晚膳一边说话。明夫人和谢伊小姐陪着英亲王妃,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谢芳华点点头,对她道,“醒酒汤等我要的时候再端来吧!先在火炉上温着。”

  “是!”品萱颔首,见谢芳华再没吩咐,退了下去。

  谢芳华重新低下头,继续看书。

  秦铮依然安静地睡着,呼吸均匀,即便喝酒喝得多,但有酒品,不折腾惹人厌烦。

  又过了半个时辰,前方隐隐传来散场的动静,谢芳华放下书本,站起身,对外面询问,“后园子的戏是散场了吗?”

  “回小姐,是散场了!”品萱道。

  “将醒酒汤端来吧!”谢芳华吩咐。

  品萱应声,立即去端醒酒汤。

  谢芳华来到床边,伸手推秦铮,“醒醒!”

  秦铮睡得熟,没有动静。

  谢芳华手下用力了些,声音加大,“醒醒!”

  秦铮被吵醒,清俊的眉目先是皱了皱,俊颜露出不满的神色,睫毛动了动,细微地拧紧,之后大约是听出了喊他的人是谁,缓缓放松,闭着眼睛不睁开,哑声道,“你吵醒了我。”

  “喝醒酒汤了!”谢芳华道。

  “什么时辰了?”秦铮静了片刻,轻声问。

  “戌时了。”谢芳华道。

  “还早得很。”秦铮道,“再让我睡会儿。”

  “戏散场了!王爷和王妃要回府了。”谢芳华道。

  “那就让他们回,我今日住在这里了。”秦铮闭着眼睛不睁开,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不行!”谢芳华立即伸手拽他,“你晚上睡在这里像什么话?你不要面皮,我还要呢!快起来。”

  秦铮躺着不动。

  “你信不信,你若是不起来,我就拿凉水泼你。”谢芳华发了狠。

  秦铮转过身,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见谢芳华一脸执着,势必要将他赶走,他皱了皱眉,坐起身,嘟囔道,“狠心的女人!”

  谢芳华松了一口气,回头道,“将醒酒汤端来。”

  品萱已经来到了门口等候,闻言立即小心翼翼地端着醒酒汤进了屋。

  谢芳华接过醒酒汤,递给秦铮,“快喝了,赶紧回府。”

  秦铮接过醒酒汤,低头瞅了一眼,几朵海棠花瓣飘在汤里,他勾了勾唇,顿时露出愉悦的笑意,抬头看谢芳华。

  谢芳华扭开头不看他,催促道,“你快点儿喝!喝完赶紧走。”

  秦铮这次到没磨蹭,很是听话,端起醒酒汤痛快地仰脖一口气给喝了,之后掏出帕子抹抹嘴角,将空碗递给品萱。

  品萱立即拿着空碗退了下去。

  秦铮下了床,穿上靴子,站直身子,低头看了比她低了一头半的谢芳华一眼,转身脚步轻松地出了房门。

  谢芳华没想到他说走就走,如此痛快,到是意外了一下。但又想起这个人向来是行事随心所欲,若他不想走,你赶也赶不走他,若他想走,从来不磨叽。

  “小姐,铮二公子刚喝了醒酒汤,就这么独自走了,外面的天色已经黑沉了,需要人送送他吗?”品萱在外面轻声问。

  “他不需要!”谢芳华收起情绪,伸手扯了床上的被褥扔在地上,对她道,“进来将被褥给我换了。”

  “是!”品萱点点头,走了进来,弯身抱起扔掉的被褥,走了出去。

  不多时,品萱又重新走了进来,抱了一套崭新的被褥,平平整整地帮谢芳华铺在了床上。

  谢芳华走到清水盆旁净了面,扯掉发叉,将一头青丝散下。

  一炷香后,侍画和侍墨回到了海棠苑,径直来到门口,轻声禀告道,“小姐,英亲王和王妃以及铮二公子回府了,刚刚走。英亲王妃走时说,明日若是无事儿可做,再来听戏。六房的明夫人和谢伊小姐并没有离开,世子给她们二人安排在了南苑的客房里。谢伊小姐本来想过来海棠苑找您睡,被明夫人给拦住了。世子说,太晚了,他就不过来了,让小姐今晚好好休息。”

  谢芳华点点头,“知道了!”

  侍画和侍墨退了下去。

  谢芳华在菱花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坐了片刻,挥手熄了灯,躺回了床上。

  她躺下不久,忠勇侯府也停止了喧嚣,安静了下来。

  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早,每日里陪秦铮练剑的时辰,谢芳华准时地醒来。

  睁开眼睛,她偏头看向屋中的沙漏,看了片刻,缓缓推开被子坐起身,穿衣下床。

  拉开帘幕,打开窗子,清新的夹杂着海棠花香的气息便伴随着清凉的风扑面而来。

  她站在窗前站了片刻,打开房门。侍画、侍墨已经早早起来,见她出来,齐齐见礼。谢芳华对二人摆摆手,“我去后院的海棠亭,你们不用跟着了。”

  二人齐齐垂首,让开了路。

  谢芳华来到后院的海棠亭,打开门扉,目光一眼落在了海棠亭中间的一株海棠树上。顶着晨曦的雾气,一身华贵锦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悠闲地翘着腿坐在树干的枝桠上。

  满亭海棠芬芳,他清俊得太不像话!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dy依依送来的从法国带回来的大堆礼物,都很漂亮,我很喜欢,么么哒!

  恭喜亲爱的moqi1104荣升为咱们京门风月的米分丝榜首,我去询问了站长,站长说以后会出台关于米分丝榜颇有纪念价值意义的福利。我们一起等着吧!木马!

  另外,情人节快乐,你们都是我的情人!我们的月票加油哦,群么么!

  今日上墙者:2,解元[2015—02—13]“今天终于进v群了,好激动,抢红包抢到手发软,爱你们,么么哒。”

  作者有话:v群的美人们都好可爱,除夕晚上都等着我啊。书海情缘群除夕晚上也有红包派送啦,比小年时多哦。还有微博和留言区除夕晚上7至8点的v订阅会员留言赠送520小说币,再重申一遍,都不要错过哦,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六章亲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