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筹谋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除夕那日她的哥哥收到了漠北武卫将军舅舅的书信,透露秦钰想娶她的意思。

  今日秦怜收到漠北军营四皇子秦钰来的书信,要她一副画像。

  同样是飞鹰传书,日期相差不过两日,也就是一前一后隔了两日发出的。

  当日她的哥哥在看到飞鹰传书时立即回了书信给舅舅,将她和秦铮被赐婚的消息传了出去。飞鹰最快也要十日后到达漠北军营,那么也就是说,漠北的舅舅和秦钰这时候还不知道这则赐婚的消息。

  “喂,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秦怜从说出今日来的目的后,便紧紧地盯着谢芳华,不错过她丝毫动静,见她知道她今日的目的后静静坐着,久久不动,忍不住开口。

  谢芳华微低的头抬起,看着秦怜娇媚纯澈的脸,淡淡道,“我和你哥哥圣旨赐婚了。”

  秦怜嗤了一声,“我自然知道你和我哥哥圣旨赐婚了。不止我知道,如今南秦上下怕是都快传遍了!”

  “两日的时间,也只能传出方圆千里,千里之外的地方,还是传不出去的。”谢芳华看着她,提醒道,“漠北戍边的军营就传不到这个消息,如今怕是也还不知道。”

  “那又怎么了?早晚会传到的。”秦怜不以为然,不觉得这个有什么好说的。

  谢芳华轻轻叩了叩桌面,古木桌面发出低沉的响声,她面无表情地道,“女子的画像,尤其是已经有了婚约的闺阁女子的画像,传到不是我未婚夫的男人的手里代表着什么,你在皇后身边教养多年,总不会不知道。”

  秦怜一怔,须臾,哼了一声,“那又有什么?我们南秦国风开放,民风开放,向来风流韵事屡见不鲜,谁家小姐闺阁里的画像传出去,被谁看到或者收藏,也是一件风月之事。这等事情多的是,你又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若是被你哥哥知道了呢?你说他会如何?”谢芳华挑眉。

  秦怜面色一变,顿时瞪眼,“谢芳华,你不是不喜欢我哥哥吗?你还怕他知道?”

  “我不是怕他知道,而是就算我不喜欢他,也不喜欢我的画像被人随意的描绘出去。”谢芳华缓缓地站起身,有些凌冽地道,“况且我又是这么一副尊荣,你觉得我既然知道了你的目的,会让你传出去?”

  “你能拦得住我?”秦怜不屑。

  “你可以试试!”谢芳华转身往回走。

  秦怜立即站起身,伸手拉住她,皱眉道,“我答应了秦钰哥哥,做人不能言而无信。你就这副尊荣,我想秦钰哥哥也看不上。不过月前京中对你的传扬热了些,牵扯了燕亭、永康侯府、范阳卢氏,传言流传到了漠北,他也就是对你好奇罢了。你怕什么?”

  谢芳华停住脚步,隔着面纱沉静地看着秦怜。

  秦怜被谢芳华看着,虽然隔着面纱,但她忽然也升起被从头到脚被她的目光剥了个精光的凉飕飕的感觉,她受不住地后退了一步,胆寒地看着她,“你说话啊,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谢芳华收回视线,不说话,转过身继续离开。

  秦怜上前一步,刚要再拉住谢芳华,但又缩回手,跺脚道,“谢芳华,不就是一副画像吗?你这么小气做什么!”

  谢芳华不理会她,出了海棠亭。

  走到门扉处,侍画正巧端着一壶酒来到,见谢芳华走出了海棠亭,轻声问,“小姐,您怎么出来了,这酒……”

  “怜郡主想要温酒煮海棠,你去端给她吧!”谢芳华吩咐。

  侍画向里面看了一眼,见秦怜气恼着一张小脸站在海棠亭里,她点点头,端着酒走了进去。来到秦怜面前,对她不卑不亢地问,“怜郡主,酒端来了,您是继续在这里温酒煮海棠,还是跟随我家小姐回房?”

  “温酒煮海棠!你去给我摘一碰海棠花来。”秦怜接过酒,放在了暖炉上。

  侍画点点头,按照她的吩咐,走到一株海棠树下,伸手摘了一捧海棠,走到暖炉前,递给她。

  “拿去洗洗!不洗就这样放里面脏死了。”秦怜没好气地道。

  侍画看着她,解释道,“回怜郡主,我们府海棠亭的海棠最干净不过,尤其是久畏严寒,经受一夜霜露洗礼,最是芬芳。若是拿水洗了,芬芳便被浊掉了许多。您确定要去洗?”

  “那就放里面吧!”秦怜蹙眉,指指酒壶。

  侍画掀开酒壶的盖,将一把海棠花瓣放入了酒里。

  刚放入,淡淡的酒香融合着海棠香飘了出来。

  秦怜轻轻吸了一口气,有些眼馋地盯着暖炉上淡淡冒酒气的酒壶道,“谢芳华人不怎么样,但是这满院的海棠可是真不错!好东西都极尽能事地被她享受到了。”

  侍画站在一旁,秦怜没带婢女来,小姐刚刚没吩咐她回去,她只能守在一边侍候她。

  不多时,酒香和海棠香愈发地浓郁了,秦怜挥手,“快点儿,帮我满一杯!”

  侍画点点头,拿起酒壶,从桌底下的暗格里拿出干净的酒杯,给秦怜满了整整一杯酒。白玉的酒杯,米分红色的酒水,一下子让秦怜眉眼含笑,忘了刚刚和谢芳华的不快,捧住酒杯,迫不及待地品了一口,赞扬道,“好香!”

  侍画退后一步,规矩地站在一旁。

  秦怜一口气喝了半杯酒,脸颊渐渐地染上红晕,她支着额头自言自语地道,“秦钰哥哥自小对我极好,我有求他必应。自从他去了漠北,便再也没有人对我那么好了。难得他经受了火烧宫闱被陷害的大难后没丧失志气。漠北那种地方风雪卷着风沙,情形恶劣,据说漠北戍边的军营更是疾苦,他自小没离开锦绣繁华的京城,一定吃了不少苦。我却什么也不能帮他。好不容易能和他飞鹰传书通通消息,他第一次有求于我,要一副画像,我怎么能让他失望?”

  侍画垂下头,站在小姐的立场,她自然不希望小姐的画像外传。尤其是如今小姐和铮二公子有了婚约,小姐的画像若是传给四皇子手里,更是不太好。

  秦怜嘟囔完一句话,有继续道,“我哥哥那个破人,烂人,坏人,恶人,最会的就是欺负我。从小到大给我好脸色的时候有数。又霸着我娘只喜欢他一个。我有娘成了没娘,好事儿都让他占尽了。哼!”

  侍画低垂着头默默地听着。

  秦怜说完两句话,端起酒杯,将剩下的半杯酒一饮而尽,辛辣融合着酒香入喉,她的小脸一下子红如火烧,她放下酒杯,抱住脑袋,对侍画吩咐,“好喝,再来一杯!”

  侍画抿了抿唇,看着她提醒道,“怜郡主,您再喝就醉了!”

  “费什么话?快倒酒!”秦怜挥手训斥。

  侍画只能又给她满了一杯酒。

  秦怜继续端起酒杯,不多一会儿,一杯酒便又喝下了肚,她拿着酒杯,晃了一圈,又将空酒杯倒过来看,晕晕地道,“没了?”顿了顿,看了片刻,确定没了,说道,“再来一杯!”

  侍画掂了掂酒壶,酒壶里剩余的酒也就还有一杯,她上前给她满上。

  秦怜看着浅米分色的酒液顺着酒壶的壶口流入酒杯,看着看着,身子一晃,头一歪,躺在了桌子上。

  侍画动作顿住,放下酒壶,轻轻推了推秦怜,“怜郡主?”

  秦怜一动不动,满身酒味。

  侍画又推了秦怜两下,确定她是醉了,转身出了海棠亭,回了海棠苑,禀告谢芳华。

  “秦铮呢?还在咱们芝兰苑吗?”谢芳华坐在窗根下的躺椅上晒着太阳问。

  “铮二公子似乎还没走!”侍画道。

  “去告诉秦铮,她的妹妹在我这里喝醉了,让他来领人!”谢芳华懒洋洋地吩咐。

  侍画点点头,出了海棠苑,去了芝兰苑。

  谢芳华闭上眼睛,不太浓烈的阳光融合了清凉的风,不冷也不热,面纱遮挡,阳光亦不刺眼,她静静地想着事情。

  不多时,侍画走了回来,对谢芳华低声道,“小姐,铮二公子说不用管她,就让她醉着去吧!”

  谢芳华蹙眉,“还有别的话吗?”

  侍画摇摇头。

  “你们去将扶到西厢的暖阁里休息。”谢芳华摆摆手。

  侍画点点头,招呼了一声侍墨,二人去了海棠亭。不多时,将秦怜从海棠亭扶了出来,安置在了西厢的暖阁里。

  二人安置好秦怜,从西厢暖阁出来,侍书又进了海棠苑。

  侍画见了侍书顿时笑了,“侍书,小姐没回来时,多少日子也不见你来这里一次,今日你怎么总是往海棠苑跑?这一上午的,你都来了三次了!”

  侍书叹了口气,苦下脸道,“我也不想总是跑腿啊,这一上午,我的腿都快跑断了。世子早就吩咐了,不让别的人来这海棠苑传话打扰小姐,往海棠苑来的事儿都交给我身上了。总是有事儿,不得消停,我能不总来吗?”

  “又是什么事儿了?”侍画不满地道,“早上铮二公子来了折腾了一早上,然后怜郡主又来了喝醉了,如今小姐刚休息片刻。”

  侍书见谢芳华在窗根下闭目养神休息,无奈地低声道,“是英亲王妃领着清河崔氏的二老爷来了。要见小姐!”

  侍画一惊,这可是大事儿啊!小姐早上刚接收了侍书,这还没过中午人就找来了。

  谢芳华慢慢地睁开眼睛,从躺椅上坐起身,看着侍书道,“秦铮将听言给我的消息传去英亲王府了?”若不然为何英亲王妃会带着清河崔氏的二老爷上门?

  侍书点点头,“早先铮二公子和世子在比武较量的时候英亲王府就派了人来,让铮二公子带着听言回去,铮二公子说听言已经不是他的人了,他管不着。来人自然问明了情况,立马回去禀告英亲王妃了。”

  谢芳华蹙了蹙眉,对侍书道,“你去回话,我身体不适,不见客!”

  侍书犹豫,“这……可是英亲王妃亲自来的……”

  谢芳华摆摆手,“那也是身体不适,不见客!”

  侍书知道小姐说一不二,点点头,出了海棠苑。

  谢芳华站起身,走回房间。进了屋,她忽然问,“刚刚在海棠亭怎么没见到听言?”

  侍画立即道,“听言从昨日得到清河崔氏二老爷来要他的消息,一夜没睡,奴婢给他安置了房间,他受不住,倒头就睡下了。”

  谢芳华点点头。

  “小姐,清河崔氏的二老爷既然在大年节的来了京城,而且如今知道铮二公子将听言给了您的消息后又拉着英亲王妃来了咱们府里。您如今不见,要不奴婢去打探一下消息?看看……”

  “不用,稍后英亲王妃就会来我这里。”谢芳华摇摇头。

  侍画闻言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果然如谢芳华所说,侍书领路,春兰扶着英亲王妃来了海棠苑。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看向谢芳华。谢芳华对二人示意,二人立即迎了出去。

  英亲王妃进了海棠苑,满院的药香扑面而来,她倒没如秦怜一般受不了,而是和秦铮来海棠苑一样,似乎闻不到满院的药味,若无其事地走了进来。

  春兰却蹙了蹙眉。

  “王妃,这里就是我家小姐的海棠苑了。”侍书停住脚步,见侍画、侍墨迎了出来,规矩地不再往里走。

  英亲王妃点点头。

  “奴婢侍画、奴婢侍墨,给王妃请安!”侍画、侍墨来到近前,齐齐对英亲王妃俯身一礼,低声道,“我家小姐身体不适,命奴婢二人出来迎接王妃,还望王妃勿怪!”

  “都是自家人,她身子骨不好,理当不用那么多礼数。怪什么?起来吧!”英亲王妃摆摆手,往里面走来。

  侍画、侍墨知晓英亲王妃姿态大度,齐齐回到门口,抢先一步挑开门帘请英亲王妃进入。

  随着帘幕挑开,屋中早先还没驱散的药香浓郁地流出。

  春兰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你怕药味,不用跟我进去了,等在外面吧!”英亲王妃对春兰道。

  “王妃,我还受得住,奴婢哪里有那么娇气?”春兰摇摇头,她不是受不住药味,只是觉得这海棠苑里药味太浓了,忠勇侯府的小姐身子骨这么弱,二公子非要喜欢要娶,王妃纵容二公子鼎力相助,她自小看着二公子长大,实在是替他忧心芳华小姐的身子骨,将来可怎么好生育传承子嗣?

  “若是不怕,就进去吧!”英亲王妃道。

  春兰点点头,强忍着药味扶着英亲王妃进入。

  谢芳华从水晶帘后缓步走出来,走一步,柔三分,弱三分,虚三分,病三分。见英亲王妃进屋,隔着面纱,对她轻轻福了福,喊了一声,“王妃!”

  英亲王妃甩开春兰,快走两步,上前扶起谢芳华,怜惜地道,“昨日不是还好好的吗?我看你能走能动,姿态也还好,今日怎么就又成了这副样子了?是耽误喝药了还是怎地?”

  谢芳华顺着英亲王妃的手站起身,语气低软地道,“本来吃了舅舅传回来的药方是好一些了,可能这两日总是走动,太过劳累,折腾倦了,才又吃力难受了。”话落,她摇摇头,“您放心,我习惯了,无碍的。”

  “我猜也是,你每年都不曾出门折腾,一直在闺阁里静养。今年自从皇上下了旨,你及笄了,是不能再闭门不出了。而这京中的人都是多年不曾见你,都好奇地想见见你。是以,折腾一番一定辛苦的。”英亲王妃叹了口气,拉着谢芳华反客为主地坐下身,对她道,“自己的身体要紧,什么事情都不如你的身体重要。你好好静养,我已经吩咐下去了,让英亲王府外面的线人帮着找寻漠北那个神医的下落,结合忠勇侯府和英亲王府的实力,一定给你找到那个神医治好你的病。”

  谢芳华点点头,“劳烦王妃为我操心了。”

  “说什么呢?你这孩子!何必如此见外?铮儿不惜得罪皇上,也要娶你,我的儿子我比谁都清楚,他若不是下了大决心,是不会如此做的。”英亲王妃拍着她的手道,“昨日我来忠勇侯府,本就想趁机与你说说知心话,奈何那个臭小子把你看得紧,没说成。今日我就把话儿说明白了。你既然与铮儿得了圣旨赐婚,就是我的准儿媳妇儿了。无论是三日,还是三年,都没大关系。你且宽心,铮儿虽然任性,但不是胡闹非为的孩子。你的身子骨不好没关系,慢慢治,总能治好的。”

  谢芳华垂下头,得英亲王妃这样的母亲是秦铮几辈子修到的福分?

  “秦怜呢?我听说她刚刚来了?”英亲王妃见谢芳华不说话,但是将话听得了耳里,笑着询问。

  “她喜欢我后院的海棠,非要温酒煮海棠,贪杯喝醉了,在西厢暖阁里休息呢。”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顿时笑开,“怜儿根本就不会喝酒,竟然跑这里来喝酒了?她可真是……”她摇摇头,似乎有些无奈,问道,“初一到初五都是宫里喜庆的大日子,她根本就不该出宫,今日却出宫了,但是连英亲王府也没回,却来这里找你,你可问了,她来找你什么事儿?”

  谢芳华微微抬起头,轻声道,“说那日没仔细看我,今日来看看。”

  “她是不是拿什么事情来为难你?你不好说?”英亲王妃看着谢芳华,“没事儿,你尽管说。她虽然没在我跟前长大,但她的性情我还是了解的。只为了仔细地看你,倒没必要撇下皇后出宫来找你了。”

  谢芳华想着到底是英亲王妃,知子莫若母,知女莫过母。她的儿子女儿什么性情,她都心里透亮。她笑了笑,也不替秦怜隐瞒,诚实地道,“据说有人要我一副画像,她来再仔细地看看我,画出来。”

  英亲王妃一怔,随即揣测了一番,又向窗外看了一眼,脸上闪过某种表情,须臾,转过头来,突然问,“是四皇子秦钰?”

  谢芳华不得不佩服英亲王妃,点点头。

  “胡闹!”英亲王妃顿时一拍桌子,桌子发出“啪”地一声响声,她眉头竖起。

  谢芳华静静地坐在桌旁,既然英亲王妃知晓了这件事情,想看她该如何处理。

  英亲王妃气怒片刻,忽然沉定下来,奇怪地问,“四皇子怎么会突然要你的画像?”顿了顿,她道,“就算他和铮儿自小不对付,但是你和铮儿有了婚约的消息才不过两日而已,还传不到漠北去。”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秦钰在漠北戍边待了有月余了,而漠北戍边看守的人是武卫将军,也就是你的舅舅。”英亲王妃正色地分析,“难道问题出在这里?还是铮儿在除夕夜之前时常往来忠勇侯府,被他留在京中的暗人透露出了消息?”

  谢芳华不说话,秦钰虽然离开了去了漠北,但是他总要留一部分人在京中做暗桩。

  “从小到大,都多少年了,这两个孩子真是不省心!怜儿也跟着搅合,乱作一团。”英亲王妃叹了口气,有些头疼地揉揉额头,忽然道,“在自己的屋子里,怎么还戴着面纱,摘掉吧!”

  “刚刚怜郡主来了见到就吓了一跳。”谢芳华道。

  “我那日也没仔细地看你,今日也好好看看。”英亲王妃看着她。

  谢芳华垂下头,抿了抿唇,伸手扯掉了面纱。

  满脸的潮红的小疙瘩让整张脸分外的吓人,春兰第一时间惊呼一声,倒退了一步。宫宴那日她见过芳华小姐,可不是这个样子,今日怎么这个样子?

  英亲王妃倒是没被骇住,只是愣了一下,奇怪地问,“宫宴那日还不是这样,怎么是这样了?”

  谢芳华拿着面巾,将对秦怜说的话给英亲王妃解释了一遍。

  英亲王妃听罢了然,心疼地抓住谢芳华的手握在手里,“你娘离开得早,你怎么就得了这难治的病?好好的孩子,可真是苦了你了。”顿了顿,她宽慰地道,“总会治好的,你是个坚强的好孩子,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有铮儿在,他既然要娶你,就不会让你治不得的。”

  谢芳华嘴角动了动,英亲王妃的嘴里三句话离不开她的儿子的本事,只能点头。

  “好了,你休息吧!改日你身子好些了,我请你去英亲王府玩耍。”英亲王妃抹抹眼睛,松开谢芳华的手,站起身。

  谢芳华缓缓站起身,点点头。

  春兰立即上前搀扶住英亲王妃,向外走去。

  谢芳华慢慢地送到屋门口,英亲王妃对她摆手,“不必送了,我自己走。”话落,她笑道,“铮儿将听言作为第一笔聘礼给了你,且还立了字据,是不是?”

  谢芳华点点头。

  英亲王妃笑骂道,“这个死孩子,他倒是个有主意的,做了甩手掌柜,把麻烦推给了你。”话落,她叹息道,“听言这孩子也是个命苦的,我自然不想把他推回清河去送死。但是若这次不回去,他以后可能一辈子也回不了清河了。他如今还小,跟在铮儿身边觉得好,但是若是以后长大了,心智稳妥了,若是有了别的想法,清河族长和族中长老念他这次不救亲兄弟,他日可不会容他再回清河族里。”

  谢芳华心思微转,的确是这个理儿。

  “若是有能救清河那孩子血毒的办法,还能不让听言受到伤害就好了。”英亲王妃看着谢芳华,“你愿意接这麻烦事儿,证明你对铮儿也不是没有……”

  “王妃,他送的是采纳的第一笔聘礼,这个总不能退回的。”谢芳华打断英亲王妃的话。

  英亲王妃本来伤感,闻言蓦地笑了,附和道,“采纳的聘礼的确是不能退回的,你说得对。这件事情啊,我没法插手,嗯,可能清河我的二哥要在忠勇侯府留下,总要解决了这件事情再走。几百年下来,清河崔氏和谢氏总也有剪不断扯不断的联系,真正细究起来,也有亲戚关系。”

  谢芳华目光动了动。

  “春兰,你去把秦怜扶出来送回宫,她今日若是就这么睡在这里,皇后该担心了。”英亲王妃对春兰吩咐。

  春兰应了一声,连忙去了西厢暖阁。不多时,扶着醉醺醺不省人事的秦怜走了出来。

  “走吧!”英亲王妃看了秦怜一眼,摇摇头,带着人转身离开。

  谢芳华站在门口,揣测英亲王妃从进屋到离开的每一句话,半响后,手覆在额头上。

  不多时,侍画、侍墨送英亲王妃离开后回来,见谢芳华站在门口不动,齐齐看着她。

  “我去府里藏书阁一趟,你们守好门。”谢芳华将抓着的面纱盖上,出了房门,对二人吩咐。

  二人齐齐点头。

  藏书阁距离谢芳华的海棠苑极近,从后院的海棠亭走过去,不出一盏茶功夫,就能来到藏书阁。本来忠勇侯府的藏书阁是在距离荣福堂最近的地方,但是自从谢芳华记事起,喜好读书,便央求忠勇侯将藏书阁挪到了她的海棠苑后面。

  忠勇侯府的藏书阁自然是数百名一等一的护卫把守。

  谢芳华来到门口,无人阻拦,她从怀中拿出钥匙,开了锁,进了藏书阁。

  藏书阁内每日里都有专门的人打扫,里面虽然排排书架,罗列着群书,但不染纤尘。

  谢芳华径直来到了医毒一栏,从最上方的一个暗格里抽出一本泛黄的书卷拿在手里。盯着封皮上两个梵文的字看了片刻,缓缓地打开了书卷。

  里面无一例外的全是清一色的梵文。

  她靠着书架蹲下身,缓缓地一页一页翻看。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藏书阁外传来轻浅的脚步声,不多时,那脚步声来到门口,畅通无阻地进了藏书阁。不大功夫儿,那脚步声便来到谢芳华面前。

  谢芳华缓缓抬起头,看着谢墨含,脸色变幻不明声音暗哑地喊了一声,“哥哥!”

  谢墨含“嗯”了一声,蹲下身,看着她手里的书卷,声音也有些暗哑,“妹妹,你自小博览群书,将咱们藏经阁所有的书都读遍,独独差了这一本。我以为,你一直不会读它了。”

  谢芳华握着书卷紧了紧,目光有些飘渺,“哥哥,若是我学了九分,注定九分都不成事儿,只差那我最不愿意学的一分,才能成事儿,那么,我愿意刺骨焚心,也要将那一分学了。”

  谢墨含眼眶湿了湿,“当年爹娘都因它而离开,若不是爷爷拦着,你早将这一卷书给撕毁了。”话落,他轻叹,“我的妹妹到底是长大了。再不是小时候了。”

  “长大是要付出代价的。”谢芳华道。

  谢墨含摸摸她的头,触到她头上遮着的面纱,蹙了蹙眉,伸手将面纱扯下,看到她的脸,愣了一下,“你这是……”

  谢芳华将秦怜和英亲王妃先后见她的事情说了一遍。

  谢墨含了然,蹲坐在地上,无奈地道,“明明好模好样的,却要装病,实在是难为你了。当年你离开后,我和爷爷也是没办法,才不得不日日在海棠苑用汤药为由,称你体弱多病。”

  “这也没什么?若不是这副病弱的身体,也不能做许多事情。凡事有因就有果。如今我这副样子,有些人高高在上不屑于打主意才是。”谢芳华讽刺地笑了一声。

  谢墨含点点头,脸色也有些昏暗,“今日其实你不必揽下听言这桩麻烦。秦铮就算是霸道,你若是不同意,他也是拿你没办法。”

  “哥哥,我不是为了他。”谢芳华道。

  谢墨含目光动了动,“秦铮和英亲王妃离开了,谢氏的二老爷却留在了咱们忠勇侯府。当他听说秦铮将听言给你当做聘礼时,甚是不信,经我证实,他才相信了。说要你提条件,无论什么条件,他都答应你,只要能放了听言跟他回清河。”

  “聘礼是要随我再带回英亲王府的,他不知道吗?”谢芳华放下书卷问。

  “自然知道。”谢墨含叹了口气,“妹妹,可是你这聘礼是个人啊,而且还是人家的儿子。”

  谢芳华嗤笑了一声,“清河崔氏……到底内部是也有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侮辱贵门清流。”话落,她道,“他是不是去拜见了爷爷?”

  谢墨含点头,“是!如今去了爷爷那里。”

  “晚上,你去告诉他,让他回去,三日之后,会有人去救清河他的儿子。”谢芳华道。

  谢墨含一惊,“妹妹,你真的能让人救?解了血毒?”

  “没有这卷书自然是不能,有了这卷书,自然就能了。被人研制出来的毒,也总有一日能被人找出破解之法。”谢芳华拿着书卷抖了抖,“既然当初没被我毁,总是有缘法,它的缘法就在这里。”

  谢墨含看向手中的书册,有些忧心地道,“清河向来被皇室看重,历代皇后王妃大多出在清河崔氏。清河崔氏与皇室牵扯甚深,就我所知,这二老爷续娶的夫人的母族,是当今皇上已亡的亲母族妹。皇上这些年来一直敬重德慈太后,感激扶持他登基之功,尊为母后。但是当年他登基时,也是追封了生养她的吕贵人。吕这个姓氏虽然不及有名望的世家大族尊贵,但也是当今天子的母族。所以,二老爷续娶的夫人算起来与皇上也是有些亲缘。若是你救了她的儿子,浪费了她的苦心设计除去听言的心思,那么再被皇上盯上的话,麻烦怕是会更大了。”

  谢芳华嘲讽一笑,“哥哥,我既然下定了决心,就没怕麻烦。”

  “我知道你不怕麻烦,但是我总忍不住担心你。南秦多少世家大族,多少显赫门第,除了我们忠勇侯府,多少荣华之家?多少势力此消彼长?南秦皇室能平衡诸多势力,能暗中筹谋反策我们谢氏,不可小看南秦皇室的势力,当今皇上城府甚深,更是不可掉以轻心。”谢墨含道。

  谢芳华点点头,“哥哥且宽心,我做了多年的准备,不会不小心的。我之所以接收听言,不是想护他,也不是看秦铮,而是想用他。”

  “用他?”谢墨含一怔。

  “他是清河崔氏嫡系一脉嫡出子孙。这个身份送到我面前,我不会浪费了。”谢芳华道。

  谢墨含看着她,“你是想利用他牵连清河崔氏?”

  “我想了,皇上想要除去谢氏,只他皇室的势力远远不够,他要想给忠勇侯府,给谢氏安个罪名,不是那么容易,谢氏牵扯多方势力甚深,总有互相利益牵扯,私下总有相互相助之处。皇上想要拔出谢氏,就要先稳住或者维护住其余各族。”谢芳华分析道,“我就先给他打破了!让他举步维艰,动一下谢氏,就手疼脚疼,看他还如何下手?”

  谢墨含心神一震,不再说话。

  “哥哥去休息吧!我再看一会儿就回去!你今晚就按照我的话对二老爷说就是。另外,告诉他,他若是想要救儿子的话,就立个保密的字据,拿他最珍贵的一个秘密来换。三日之后,自然会有人去救他的儿子,若是他不同意,只求听言回清河崔氏的话,那么就让他死了那份心吧!古往今来,下人小厮婢女买卖互相送人正常,但没听说过将聘礼在不悔婚的情况下送人的道理。”谢芳华垂下头,继续看书卷,冷漠地道。

  谢墨含沉默半响,点点头,站起身,“好,听你的。”

  “谢谢哥哥!”谢芳华笑了一下。

  “傻丫头,谢什么?你所做的一切的付出,都是为了谢氏,为了忠勇侯府,为了爷爷和我。这些本来该是我做,我却是不争气,都让你来做了。”谢墨含笑着摇摇头,试探地问道,“明日就是三日满了,你……还去英亲王府吗?”

  谢芳华皱了皱眉,沉吟片刻,点头,“去!”

  谢墨含张了张口,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又有些难以启齿,“秦铮他……你……”

  “哥哥,做忠勇侯府的小姐实在是太限制自由了。我除了能在小院子里看看海棠,煮煮酒,接待一下前来看我的人,什么也不能做。而听音就不同。”谢芳华冷静地道,“不管秦铮他是何想法,如今我们已经有了婚约,但凡有什么事情,只要牵扯了我,他也跑不了了。所以,你有什么忧心都暂且搁下,且放心吧!”

  “那就好!爷爷说得对,你心中都有主意和思量。反正如今你们也有了婚约,我就不劳神操心了。”谢墨含笑笑,抬步出了藏书阁。

  谢芳华继续看着手中的书,目光随着书页,深且深,沉且沉。

  一个时辰后,谢芳华将一卷书都看完,缓缓地合上书本,慢慢地摸索着书卷,将书卷前前后后每一处都摸索了一遍,才慢慢地站起身,双手堆叠在一起,将书页夹在手中间。闭上眼睛,轻轻用力,书卷在她手中,一寸寸变黑,不多时,一卷完好的书卷化成了黑色的纸灰。

  她捧着纸灰,一步一步地出了藏书阁。

  藏书阁外,她轻轻喊了一声,“来人!”

  看守藏书阁的一名护卫统领立即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恭敬地道,“小姐!您有事情吩咐?”

  “去拿一个木匣子来给我。”谢芳华吩咐。

  “是!”那人立即走开,不多时,拿来了一个木匣子,递给谢芳华。

  “打开!”谢芳华看着木匣子道。

  那人立即打开了木匣子。

  谢芳华上前一步,将手中的纸灰放在了木匣子里,纸灰顺着她手缝滑落在木匣子里,一丝一毫不剩。片刻后,她收回手,沉声吩咐,“将这个木匣子放去祠堂我爹娘的牌位前。”

  “是!”那人立即应声,恭敬地捧着木匣子去了大后方的忠勇侯府祖祀。

  谢芳华看着祖祀方向片刻,转身回了海棠苑。

  当日夜晚,谢墨含和清河崔氏的二老爷长谈到深夜,清河崔氏二老爷没有见到谢芳华,亦没有见到听言,他虽然书读得多了木讷,但不是真的什么也不懂,都是他的儿子,权衡之下,最后咬牙立了一张保密的字据。

  当夜,那张字据被侍书送到了海棠苑。

  谢芳华收到字据看了一眼,揣进了怀里,安然地躺下睡了。

  第二日清早,天还没亮,二老爷便离开了忠勇侯府,启程回了清河崔氏。

  同一时间,谢芳华收拾妥当,对品竹等人安排一番,悄悄地出了忠勇侯府。

  ------题外话------

  除夕倒计时第二天!看见我米分红色的眼睛没?因为,包红包的同时,大家注意了,我也会抢红包!拼手快!o(n_n)o~

  亲爱的们,我们的月票哦,攒到月票的,千万不要忘记给我鼓励、打气,让这只码字狗爬格子快一些吧!码好存稿好过年啊!

  今日上墙者者:寶寶珠,lv2,童生[2015—02—16]“今年情美人一起渡過新年,萬事大吉!”

  作者有话:似乎从2010年我写书伊始,到如今2015年,每一年我都是连载文和大家一起过春年。已经是第五个年头,分外感慨。但愿我能永葆体力,每一年的春年都能和大家一起辞旧迎新!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九章筹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