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春意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拦腰抱起谢芳华,走回了中屋,将她放在了床上。

  这才发现她脸色太过苍白,眉目是深深的疲惫,短短两三日不见,她身上那种沉静的贵气的优雅的气息一概不见,只剩下虚脱的乏力的病态的孱弱。

  他脸色再度阴沉下来,对窗外沉声吩咐,“立即去给我查这两日她的行踪!查到了即刻回禀我。”

  “是!”黑衣人退了下去。

  秦铮看着谢芳华,心口一股怒火憋住,她如此昏迷在他眼前,他有天大的怒火也发作不出来了,顿时气闷不已。看着她一身风尘的衣衫根本不是他让绣纺给做的那些件,抿唇伸手粗鲁地给她扯了外衣,扔在了地上,同时踩了一脚。

  扯了她的外衣后,似乎还不够熄灭怒火,他转身拿了娟帕沾了水给她擦脸,手下不觉用力,苍白的脸色被他擦出了些许红色,他似乎才舒服了些,扔了湿的娟帕,一屁股坐在了床头。

  谢芳华无知无觉地昏迷着,对他做什么一概不知。

  落梅居甚是安静。

  两柱香过去,林七并没有如秦铮吩咐的一般准时归来。

  秦铮皱眉看向窗外,落梅居的梅花被风吹起,沸沸扬扬,满院都是红粉色,他伸手推了推谢芳华,“爷给了林七机会了,他不抓住,那么他就等着爷扒了他的皮吧!”

  谢芳华的身子晃了晃,眉头似乎拧了拧。

  秦铮忽然转回头来,凑近她的耳朵,盯着她,恶狠狠地道,“将他的人皮扒下来撕着玩,你说怎么样?”

  谢芳华眉头拧紧。

  “醒了吗?醒了吱一声。”秦铮又伸手推推她。

  谢芳华虚弱地“嗯”了一声,似乎想睁开眼睛,但是睁不开。她挣扎了片刻,浑身乏力,便放弃继续睡去。

  秦铮哪里让她睡,他似乎抓住了她心中所想的弱点,一个劲地推她,“赶紧滚起来,爷还没跟你算账呢!先让你亲眼看着我撕了林七,然后再……”

  “不管你要干什么,先让我睡醒。”谢芳华软软地伸出手,似乎要打开秦铮,但是反而在摸到他手的时候没了力气,就那样地放在了他手上,声音细若蚊蝇。

  秦铮身子蓦地一僵,满胸的怒火忽然就在她这疲乏的困倦的虚弱的柔软的将手放在他手上时无形地消退了。他低头,盯着她的手看了片刻,慢慢地将自己的手反转,握住了她的手。

  手骨娇柔,触手温软。

  他比她大一岁而已,手却是能正好地包住她的手。

  秦铮目光不知不觉地温柔了下来,闭上眼睛,靠在她身边躺了下来。

  两个时辰后,林七拖着孙太医气喘喘地跑进了落梅居,脚步声惊醒了准备入窝睡觉的紫夜和白青两只小东西,立即一起跑了出来,拦住了孙太医。

  孙太医吓了一跳,连忙往林七身后躲。

  “这是来给听音姑娘看诊的孙太医,你们快闪开,否则耽误了功夫,二公子怪罪下来,你们和我一样遭殃。听到没?”林七挥手赶两个小东西。

  紫夜和白青似乎听懂了,立即让开了道,继续跑回去准备入睡。

  孙太医松了一口气,从林七身后出来,这才有了喘息的空档,对林七无奈地问,“二公子的听音又怎么了?哑症不是已经治好了吗?”

  “虽然哑症是治好了,但还有别的病不是?”林七拖着孙太医继续往屋子里走,他哪里知道听音姑娘怎么了?只知道二公子要打杀他的时候,听音姑娘似乎是昏倒了,他只觉得昏倒得可真及时啊。否则他的小命就玩完了。

  孙太医一张老脸苦得跟烂白菜似的,有气无力地道,“京中太医院多少太医,我刚进京,可是连脚都没站,连口水都没喝呢。”

  “京中多少太医也不是您不是?我家二公子点名要请您。”林七也苦下脸,不满地嘟囔,“您说您老没事儿往京外跑什么?我家二公子只给了我两柱香的时间将您请来。如今到好,两个时辰才回来。我指不定怎么死呢。”

  孙太医闻言同病相怜地看了一眼林七,没了怨言,在二公子身边侍候的人都不容易啊。

  二人拖拖拉拉地来到了屋门外。

  屋内太过安静,如今天色已黑,屋内没有掌灯,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也听不见动静。

  林七的心顿时提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二公子,奴才将孙太医请来了。”

  秦铮“嗯”了一声。

  林七等了半响,秦铮“嗯”了一声之后就没下文了。他不知如何是好,看向孙太医。

  孙太医倚着门框喘气。这个时候,他是真的想告老还乡了。这几日年都没过好。很多太医院的官员都在家听戏过年串门子,只有他这一把老头子被折腾来折腾去。

  “二公子,奴才跑去太医院找孙太医,没找着人,打听之下,才知道孙太医出城去了清河,今日回城,奴才就跑去城门口等了,如今刚把孙太医等回来,您看,现在就让他进去给听音姑娘看诊吗?”林七硬着头皮大着胆子小声对里面询问。

  秦铮没吱声。

  林七等了片刻,脸顿时垮了,成土灰色地哀怨地看着孙太医。若不是他出城,他就算跑断了腿,也能两柱香之内把人给托来。

  孙太医受不了林七如此如怨灵的眼神,摇摇头,拍拍身上因为跑得急栽了一个跟头弄的土。对里面拱了拱手,咳嗽了一声道,“铮二公子,老夫来了!听音姑娘还需不需要……”

  “进来!”秦铮懒洋洋地开口。

  孙太医打住话,林七立马挑开门帘,他走了进去。

  屋中一片漆黑。

  刚走两步,孙太医便踩到了碎瓷器,脚心顿时一疼,“咝”了一声,不敢再迈步往前走。

  林七连忙绕开他,小心地一步三跳地进了屋,拿出火石,掌了灯。

  屋中顿时明亮起来。

  孙太医抬脚,只见一块碎茶盏扎进了他的靴子里,幸好他年纪大了,夫人给他纳的鞋底子厚,才没让碎茶盏扎得太深伤了脚。他暗道了一声万幸,迈过地上的凶器,缓步进了中屋。

  中屋内,谢芳华依然睡着,秦铮倚在她身边,懒散地躺着。

  地上散乱着撕坏了的衣物和娟帕,床帐帷幔半挑半落,有一种温暖缱绻的气息。

  孙太医进来之后看了一眼,连忙转过身,“哎呦,铮二公子,我的这把老骨头这两日胳膊腿都快被颠坏了,就剩下一双眼睛了。如今可不想长针眼,您还是赶快起来收拾收拾,老夫再给听音姑娘把脉吧!”

  “啰嗦!”秦铮轻叱了一声,坐起身,挥手落下了半遮半掩的帘帐,只露出谢芳华的一只手臂,拿出娟帕给她盖上手腕,对背着身子的孙太医哼道,“可以了!若是你不给爷诊出个所以然来,爷不等你长针眼就先卸了你的眼珠子。”

  孙太医无奈地转过身,“铮二公子,这京中各府,人人都对老夫客气三分。就你例外,老夫怕了你了。”话落,来到床前,习惯性地在谢芳华用帕子遮住的手腕处给她把脉。

  秦铮站在一旁看着。

  林七站在门口,大气也不敢出。

  孙太医本来轻松的脸在触到谢芳华脉象的时候,顿时转为惊异,片刻后,又转为凝重,须臾,一张老脸深深地拧出几道皱纹,才连连叹气地放下了手。

  “她怎么样?”秦铮忍不住沉着脸问。

  “哎,铮二公子,你这听音又做了什么?将自己的身子折腾成这副样子?”孙太医摇摇头,高深地道,“她身体脉象虚浮不堪,体内的血就跟被人掏空过一般。心脾肝肺都有损伤。这若是搁在别人的身上,那就是已经踏进鬼门关去了。她身体底子好,经络虽然倒行逆施,但是强健。又有好药服着,才不至于丢命。但是这样的肺腑内伤,怎么也要养两三个月,才能给亏损的气血补回来。”

  “两三个月?”秦铮气息变了变。

  “两三个月是少说,你要知道,人身体内有先天的元气,这是根本。若是伤了元气,是很难补回来的。这么说吧!这听音姑娘就是已经伤了元气。不能再肆意地挥霍折腾了。若是这么折腾下去,对她以后啊,子嗣什么的,绝对没有好处。”孙太医隐晦地道。

  秦铮脸色青了青,“我知道了。你开药方吧!”

  “我观脉察觉她应该是服用了某种灵药,继续服用就是了。若是让老夫开药方的话,也无非是补药。老夫没那能力开出比她服的灵药还管用的好方子。”孙太医摇摇头,话音一转,“但是可以给你写几道药膳。铮二公子吩咐人顿顿给她做来吃,这样双管齐下,能好得快些。”

  秦铮点头,“那你就写药膳吧!”

  孙太医见他答应,走到桌前,提笔写药膳。

  不多时,孙太医写了十多道药膳递给秦铮,秦铮伸手接过,看了一眼,点点头,递给孙太医一柄十二骨的美人扇,这扇子是玉做的,抓在手里,相当温润。

  孙太医一惊,连忙摇头,受宠若惊地道,“二公子,这可使不得,这太贵重了,老夫也没做什么,只不过就跑了两趟而已。”

  “给你就拿着!你治好了她的哑症,以后还有用得到你的地方。别为了怕麻烦就辞官不做了。让太医院少了一名好太医。对皇叔、皇婶,还有我来说,都得不偿失。”秦铮塞给他,漫不经心地道,“就算你辞官也没用,你若是辞了,该找你也是要找的。”

  孙太医一呆,接住十二骨的玉扇,嘴角抽了抽,只能应道,“那老夫就收下了。多谢铮二公子,老夫虽然老迈了,但似乎还有点儿用处,只要铮二公子用得到老夫,是老夫的荣幸。”

  秦铮摆摆手,也不客气,“好走,不送了!”

  孙太医拱了拱手,不再耽搁,告辞出了落梅居。到底是拿了贵重的宝物,怨言全没了。这柄十二骨的玉扇他知道,两年前,封地有位藩王进贡上来的,皇上极其喜欢,但是铮二公子见了之后就不撒手了,非给夺了。皇上无奈,只能给了他。没想到如今到他的手了。看来听音姑娘在铮二公子心中的分量真是够重。

  秦铮见孙太医离开,挥手将写满药膳的纸张递给林七,吩咐道,“从今以后,你就来落梅居当值,现在就拿着这两张纸,去宴府楼找何晏将这些药膳都学了,给你两日时间,你若是学不会,那么爷就真扒了你的皮!”

  林七颤抖地接住两页纸,感激涕零地连连保证,“二公子放心,小的一定好好去宴府楼学,两日之内保证学会所有的药膳。”

  “现在就去吧!”秦铮赶苍蝇一般地赶走林七。

  林七点头如捣蒜,连忙往外走,走到门口,又转回身,苦着脸道,“二公子,小的没您的凭证,就这么去宴府楼,怕是连何晏的面都见不着啊。”

  秦铮解下玉佩,扔给他,“拿着这个去!”

  林七小心翼翼地接了秦铮的玉佩,欢喜地跑了出去。这些年他一直负责府里的跑腿和厨房的采买等事情。俗话说,没吃过猪肉,但是见过猪跑。没做过菜,但是看过人做菜。比起来被秦铮扒皮,他觉得这简直就不是难事儿了。只要他学好做药膳,铮二公子这一难关就过了。

  屋中再次安静了下来,秦铮重新坐回床边,伸手推谢芳华。

  谢芳华睡了两个时辰,但是依然不解乏,被秦铮推醒,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他。

  “跟我说,你干什么去了?”秦铮问。

  谢芳华气虚地看着他,他被她砍伤的那只胳膊有些僵硬,看来伤口刚刚愈合,还不能随意地活动,她收回视线,摇摇头。

  秦铮眯起眼睛,危险地道,“在爷的人查出来之前,你最好老实交代!你认为你如今住在我的落梅居,是我的人了,还能做什么都瞒着我不让我知道?”

  谢芳华蹙眉。

  秦铮盯着她,等着她说。

  谢芳华伸手揉揉额头,既然没在他醒来之前赶回来,自然是什么借口都瞒不住他了。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我去了清河!”

  “去干什么?”秦铮问。

  “救一个人!”谢芳华道。

  秦铮眸光缩了缩,“谁?”

  “中了血毒的崔三公子。”谢芳华瞅着他,一字一句地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秦铮想起他将听言送出去做了聘礼,将麻烦扔了出去,但是也不曾想到这么快就动手,而且将他撇除在外。他扭过脸,不看她,看着窗外,情绪莫测地问,“人救活了?血毒解了?”

  谢芳华点头,“嗯!”

  秦铮盯着窗外看了片刻,忽然又转回头来,一双眸子青黑地瞅着她,“你……”

  谢芳华看着他,刚睡醒的眸子,有一种朦胧的纯净。

  秦铮忽然又住了口,薄唇紧紧地抿成一线,眉峰拧紧,片刻后,他烦闷地改口问,“还做了什么?”

  谢芳华想了一下,摇摇头,“没有了!只做了这一件事情,就赶回来了。”

  “你确定?”秦铮问。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轻轻哼了一声,扭开脸,僵硬地道,“你吃了什么灵药?将方子给我,我让人给你抓药回来煎熬。”

  谢芳华点点头,“你拿纸笔来,我写出来。”

  秦铮嗤笑,看着她扬眉,“如今回来就卧床不起了,你的能耐呢?”话落,走到桌前,拿了笔墨递给她,“倒是学会指使爷了。给你!”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接过笔墨,在纸上开始写药方。

  她的手不太有劲,手腕发软,写出来的字没有劲道,有些歪扭。

  秦铮站在一旁,倒没有嘲笑,见她写完,将笔墨和药方一起拿走,对她道,“你继续睡吧!”话落,将笔墨放在桌案上,拿着药方走了出去。

  谢芳华重新闭上了眼睛。

  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轻浅缓慢,长裙拖地,步履盈盈,是女子的步伐。

  谢芳华立即睁开了眼睛。

  “娘,都这么晚了,您过来做什么?”秦铮拿着药方走到门口,见春兰扶着英亲王妃进了落梅居,立即蹙起眉头。

  英亲王妃看着他,嗔怒道,“两日没见到你人影了,你说我来做什么?死小子,你猫在落梅居不出门在做什么?我是你娘,你还不准我来看儿子了?”

  秦铮一噎,见英亲王妃真是要怒了,他蹙起眉头顿时松开,对她扬唇一笑,抖抖手中的药方,懒洋洋地道,“听音不是来葵水来吗?她不好意思出门,这落梅居里也没别人,儿子疼她,只能关起门来照顾她了。”

  谢芳华在屋内听得清楚,虽然习惯了他的嘴随时会冒出让人脸皮子如被扯开的话,但到底她的脸皮薄,没他的脸皮厚,哪有男人随口说出女子葵水的事儿?这等话他真是信口拈来。不由脸色涌上羞愤的潮红。

  英亲王妃顿时被气笑了,看着他,“真是这样?”

  “不是这样还是哪样?”秦铮慢步走出门槛,迎上英亲王妃,搀扶住她的胳膊,拿药方搁她面前晃,“您看看,她的葵水太多,两日了还不没,浑身疼得下不来床,我刚刚派林七抓来了孙太医给她看诊,这是孙太医开的药方子。”

  “这天乌漆抹黑的,你这样给我,我也看不见。”英亲王妃打开秦铮的手,笑骂道,“若不是我刚刚听说林七把孙太医拖着进了府,以为你这里出了什么事儿?否则你当我乐意来管你?听音是初次来葵水吧?女子的葵水一般要七日,孙太医难道没告诉你?两三日怎么能没?你也不去问问娘,可真是胡闹!”

  秦铮低低咳嗽了一声,低声道,“不是不好意思吗?如今知道了。”

  “臭小子,不好意思还拿出来说?我看你好意思得很。”英亲王妃偏头撇他。

  “您儿子自小在娘您的身边耳濡目染。哪里会不好意思?是听音不好意思。如今实在痛得厉害了。我才强行去请了孙太医来。”秦铮道。

  “女子来葵水,若是初次的话,是有这个浑身疼痛的症状。”英亲王妃似乎感同身受。

  秦铮不再说话,扶着英亲王妃进屋。

  穿过画堂,英亲王妃不停留,径直进了中屋。

  帘幕挑开,一眼便看到谢芳华躺在床上,屋中灯光有些许微暗,她的脸色虽然有些潮红,但到底还是太过虚弱和苍白。整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任谁一看就是一脸病态。

  英亲王妃立即松开了秦铮的手,走到床边,皱眉看着谢芳华,“怎么这样严重?”

  谢芳华本来想装作睡着,但是到底是如火烧的脸色出卖了她,觉得在聪明的英亲王妃面前根本就装不下去,她缓缓坐起身,红着脸接着秦铮的话道,“其实也不严重……”

  “还不严重?你看看你,才两日不见,就瘦成了这副样子?”英亲王妃坐在床头,伸手去抓谢芳华的手,触到她的手后,吓了一跳,惊道,“怎么这么凉?”

  “往常手也是这么凉的。”谢芳华道。

  “这一定是有体寒之症。”英亲王妃肯定地道,“我曾经也有体寒之症,以前来葵水的时候,那几日最是难熬,浑身疼痛不说,几乎抽缩痉挛。后来吃了很多药,养了两年,才好多了。你这模样跟我以前一样,需要好好用药调理。”

  谢芳华只能点头。

  “孙太医怎么说?说的可也是跟我一样的症状?”英亲王妃看向秦铮。

  秦铮抓着药方子点头,“说要补药好好调理半年。”

  英亲王妃颔首,忽然对秦铮发作道,“若不是你不让这落梅居再进人,没个嬷嬷照应着,就你们两个人,还关起门来不让人知道,哪里能让听音女儿家有苦没处说受这等苦?短短两日,成了如今的样子?”

  秦铮点头,分外乖觉,“是,都是儿子的错!再不会了。”

  英亲王妃见他认错良好,挥手赶他,“臭小子!你刚是要去抓药?快去吧!”

  秦铮站着不动,将药方子递给春兰,“既然兰姨也来了,让兰姨去抓吧!”

  “让春兰去做什么?你去!咱们府中的药库里就有药,捡好的拿来!若是不够的话,就去宫里的御药房取。”英亲王妃摆摆手,如赶苍蝇一般地赶秦铮,“你快去!我在这里和听音说些体己话。教给她些女人该注意的事情。你在这里碍眼。”

  秦铮看着英亲王妃,无赖地道,“娘,她看着聪明,其实在自己的事情上就是个小迷糊,您不如直接告诉儿子。儿子比她聪明,能记得住!”

  谢芳华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开口,“公子,我虽然不聪明,但也能记得住,您放心吧!”

  英亲王妃被气笑了,看了谢芳华羞愤的神情一眼,对秦铮瞪眼,“还不快去?”

  秦铮无奈,拿着药方转身走出了房门。

  “真是个黏人的主!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我生出来的儿子这么黏人呢?”英亲王妃看着秦铮出了落梅居,她又好气又好笑地道,“以前他是个在屋子里待不住的人,天天往外面跑。从来没有说好好地在落梅居歇上两日。如今听音来了,可是将他这个毛病给治了,两日闭门不出。我都快不认识我这个儿子了。”

  春兰顿时笑着接话,“可不是吗?自从听音姑娘来了落梅居之后,咱们二公子的大小毛病改了许多。就比如这按时吃饭的事情,就做得最好。”

  “到底是大了!”英亲王妃忍不住感慨。

  “二公子今年十七了,过了明年就及冠了。可不是大人了?二公子大了之后,王妃就能少操些心了。”春兰看了谢芳华一眼,笑道。

  “嗯,自从听音来了,我就不那么操心了!以后啊……也用不到我总是操心了。你没见吗?我若是管得多,他该烦我了。”英亲王妃笑了笑,见谢芳华低垂着头,她慈爱地道,“听音,是不是不曾有人与你说过女子的葵水之事?还有该注意身子的私事儿?”

  谢芳华想摇头,福婶都与她说过,但是这般情况下,倒是只能点头了。

  “今日我就与你说说。”英亲王妃缓缓开口,事无巨细地与她说了起来。

  偶尔有英亲王妃说不到的地方,春兰在一旁提点两句。

  谢芳华静静地听着。

  这样的事情,本来应该是亲娘或者奶娘来与她说的,上一世,娘亲没的早,奶娘也早早得病去了,她记事起,就是福婶照料她,所以,都是福婶给她打点,说与她听。这一世,她早早就去了无名山,回来后与福婶只碰了几面,还没机会说。

  英亲王妃对她可谓是真的慈爱赤城了,就她关于女子的私事儿上的认知里,她是半点儿没藏着掖着,对她此时如女儿一般地仔细提点着,敦敦教导着。

  本来还有些羞窘不堪,可是渐渐地,她却感觉到了一种母亲的温暖。

  静静地听着,时而点头,嘴角不觉地露出笑意。

  若是她的娘亲还活着,一定也如英亲王妃一般吧?怪不得英亲王妃能和她娘成为手帕交。

  秦铮有这样的娘,可真是让人嫉妒。

  如今她算是明白秦怜心中的恼恨了,这样的一个娘,被秦铮全部给霸占了。搁在她身上,也是不甘心和秦铮置气的。

  “娘,您可真是啰嗦!说完了吗?”秦铮从外面提了一大袋子草药回到落梅居。

  英亲王妃也说得差不多了,打住话,回头看向门口,见他手中提的很大一袋子药,嘴角抽了抽,“这么多药,听音都喝完的话,怕是再见到草药就会吐了。”

  “不全让她喝,以后用来做药膳。”秦铮道。

  “这个法子好!我那时候就喝不下了,也是做药膳来补的。”英亲王妃道。

  秦铮将一袋子药扔在地上,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没自己喝,拿过来递给英亲王妃,对她道,“娘,您说完了就回去吧!我看到爹去您的院子了。脚步匆匆的,老头子又有事儿了。”

  英亲王妃接过水,闻言一愣,疑惑地道,“他不是陪意芝进宫面见皇上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意芝?崔意芝?”秦铮挑眉。

  英亲王妃点点头,看着他,“你还不知道吧?就在孙太医进府的同时,意芝也来了,可是他刚到门口,宫里便来了人,皇上宣他进宫。你爹陪着他去了。按理说,如今也就刚见到皇上,你爹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没进宫?”

  秦铮若有所思,“这样说来定然是没进宫了!您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英亲王妃与谢芳华说得口渴了,连忙将手中的水喝了一半,之后将杯子递给秦铮,站起身,“你说得对,我还是赶紧回去看看。意芝说意端的血毒被两位年逾花甲的隐世老夫妻给解了。皇上派的秦浩和秦倾去了清河没抓住人。心里分外不舒畅。如今意芝刚进京,还没来咱们府落脚,皇上就得到信儿宣他进宫,这里面指不定有什么打算呢!”

  秦铮忽然眯起眼睛,“两位年逾花甲的隐世老夫妻给崔意端解了寒毒?”

  “据说是这样!你这个死孩子,闷在屋子里,如今什么也不知道。”英亲王妃瞪了秦铮一眼,“咱们府的大公子去了趟清河,虽然没办好皇上交给的差事儿,但是回来遭了劫匪,没得皇上怪罪,反而拿到了京麓府兵彻查的权利。俗话说,拿到手里的权利怎么可能轻易送出去?皇上给了权利也不会轻易收回去。这回他若是做些什么,有左相支持,又更容易了些。你呀,还是快想想对策吧!别等着他对付你的时候,你反抗不得,娘也跟你遭罪。”

  “哪儿能呢!他就算手里抓了把糖,儿子也能让他变成土。”秦铮笑了一声。

  “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英亲王妃忍不住笑了,伸手搭在春兰的手上,由她扶着走出了房门。

  秦铮将英亲王妃送出门口,见她离开落梅居,他转过身,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走进屋,阴寒着脸看着谢芳华,“我刚才问你,你不是说没有事情了吗?”

  谢芳华对他笑笑,语气轻浅绵软,无辜地道,“是啊,你问我都做了什么事情,我只做了解毒这一件。的确是没有了!”

  秦铮闻言顿时气笑了,瞪着她,“狡辩!”

  谢芳华撇开脸。

  “还有谁与你去了?”秦铮来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谢芳华想起除夕那日城门口的事情,秦铮大动了怒气,若是让他知道李沐清的话……

  “公子!”外面忽然出现一人,低低地喊了一声。

  秦铮转过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声音清淡地询问,“查出来了?”

  “是!”

  “说!”秦铮话语简洁,面无表情。

  “听音姑娘两日前出了府,在街上遇到了翰林大学士府的王公子、监察御史府的郑公子、忠勇侯府的谢世子、右相府的李公子、宫里的八皇子、侍郎府的程公子和宋公子。”黑衣人据实以告,“右相府的李公子后来没去来福楼喝酒,而是和听音姑娘出了城去了清河。”

  “又是李沐清!”秦铮气息攸地一沉。

  黑衣人顿了片刻,继续道,“至于到清河之后,属下查不出来了,没有他们在清河内的行踪。而且除了进出城外,只查到了李公子,听音姑娘被人暗中刻意隐去了痕迹。”

  秦铮冷笑,“李沐清这是要撬爷的墙角吗?他好大的胆子!真是笃定爷奈何不得他了?”

  黑衣人不再说话。

  秦铮手敲着窗棂,沉默半响,吩咐道,“再去查查崔意芝!”

  “是!”黑衣人退了下去。

  秦铮缓缓地转过身,隔着窗前和床前的距离看着谢芳华。脸色幽深难辨,目光难测。

  谢芳华看着秦铮,不得不承认,他手下养着一批很厉害的人,当她身份是王银的时候,她就领教了。如今在她昏迷的时候吩咐人去查她的行踪了,而且还不遮不避地当着她的面说出来,坦荡得有些无耻,但偏偏她把他砍了,还下药弄昏迷了,如今昏倒,是理亏的那个人。

  秦铮盯着谢芳华看了半响,漂亮的眉梢挑起,“你对李沐清很喜欢?”

  谢芳华摇摇头,淡淡道,“喜欢谈不上,李公子太过聪明,我做的两件事情正好都倒霉地被他撞上了。被他遇到,还能够摆脱他吗?不太容易吧?就是我想方设法摆脱他,也是很费时间的。所以,不如就拖他下水。”

  秦铮忽然嗤笑,“你倒霉?”

  谢芳华点点头,她回京后,除了被秦铮缠住外,和皇上做交锋的两件大事儿都碰上了李沐清,不是倒霉是什么?

  秦铮见她点头,怒意攸地散去,从窗前走过来,站在床边,伸手将她歪斜的簪子随意地扯掉,一头青丝从头上滑了下来,他用簪子拨了两缕散乱的青丝放在她耳后,对她弯起眉眼,笑容可掬地道,“右相狡诈若狐,李沐清不遑多让。你避不开他,拖他下水是对的。”

  谢芳华被他突然大逆转的态度弄得有些懵。

  秦铮直起身,将簪子放在一旁,轻轻哼道,“李沐清若是不懂得控制自己心的话,爷会叫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倒霉!”

  谢芳华认真地看了秦铮一眼,不做声。

  “行了,你若是还困就继续睡吧!我去给你做饭煎药。”秦铮丢下一句话,转身出了房门,离开的身影怎么看怎么随意轻松,不带丝毫脾气和怒意。

  谢芳华看着他出了房门,被他那句做饭煎药牵动了神经,好半响才回过神来。

  不多时,厨房隐隐传出香味和药味,飘进了屋子里。

  谢芳华再也睡不着了,遂推开被子起身下床,见她早先穿的那件衣裙被撕破了丢在墙角处,不用想也知道是秦铮的手笔,她走到衣柜里拿出一件外衣,穿戴妥当,出了房门。

  明日立春,今日的天气暖了不少,这样的夜晚,风都没那么寒冷了。

  小厨房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

  谢芳华缓步来到小厨房,小厨房的门开着,一眼便看到秦铮在锅前做菜。火炉上熬着药。灶膛里放的是干柴,他一手拿着铲子,一手往锅里放调料,那姿态分外轻松悠闲。根本不像她学做菜那样对于放哪个调料考虑半天。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秦铮竟然能下厨,还还如此像模像样。

  秦铮听到脚步声,回头瞅了她一眼,“怎么出来了?不睡了?”

  谢芳华点头,倚在门框静静地看着他做菜。

  秦铮不再说话,转回头,继续干手里的活,看着随意和漫不经心,但是偏偏让人觉得这样的姿态是如此的赏心悦目。

  不多时,他做好了够两个人吃的饭菜,对谢芳华询问,“手还有力气吗?有的话过来端这些进屋去!”

  “有!”谢芳华走进小厨房,端了一个托盘装满了做好的东西,往屋里走。

  秦铮洗了手,端了药,出了小厨房。

  回到屋,谢芳华将饭菜摆在桌子上。

  秦铮稍后进了屋,将一碗冒着腾腾热气的汤药放在了她的面前。

  谢芳华第一次吃秦铮做的饭菜,放在口中,仔细地缓慢地认真地品了品。

  “爷第一次下厨,就是为了你,若是你不感动得都吃了的话,那么以后你休想再让爷给你下厨了。”秦铮看了谢芳华一眼,坐下身,有些拽拽地道。

  谢芳华刚想说盐放少了,有点儿太淡,闻言立即咽了回去。

  秦铮勾了勾嘴角,“你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最近要喝药,适宜吃清淡些。”

  谢芳华恍然,点点头,只要不用她下厨,吃什么都行。

  二人不再说话,静静地吃着饭。

  落梅居的夜分外宁静,朦胧的罩灯下,浣纱格子窗映出两个人的身影,一个清俊颈长,一个纤细娇软。两两相对,春的气息似乎都浓了。

  ------题外话------

  这个月28天,今天26了。这个月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也有很多糟心烦心的事情,伴随着年假过去,也迎来了月底。咱们所有亲们为月票做的努力,我都铭记于心,提起这个,言语匮乏,不知如何表达。总之,就像我开文第一日所说,你们的爱我全部打包了。以后,路还长,我尽我所能写好这个故事儿,给京门一份完满,不负大家,不负自己。

  今日上墙:英亲王妃lv2,秀才[2015—02—25]“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啊情我唱着小曲来了,这两天清河崔氏的事情把芳华累惨了,我代表清河崔氏像大家鞠躬。”

  作者有话:俗话说,嫁夫随夫,你不是英亲王府的人么?这鞠躬的事儿,应该清河崔氏的族长干啊,你一个出了门的姑奶奶,就好好照顾你儿子得了。o(n_n)o~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八章春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