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交换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皇后看着皇帝,她一度已经心灰意冷,以为她的儿子回不来了,不成想,希望近在眼前。

  “她有儿子,朕也有儿子!”皇帝说完一句话,看着英亲王妃离开的大门口忽然冷哼一声,甩袖出了殿内。

  吴权连忙高喊,“皇上起驾回宫!”

  仪仗队立即摆起阵仗,搭起龙辇。

  不多时,皇帝离开了凤鸾宫。

  皇后一怔,喜悦瞬间被打了个对折,怔怔地看着皇帝离开的大门口。

  沈妃和柳妃整个大脑想的都是皇上刚刚对皇后说的关于四皇子回京安置的准话。一时间没有心思听皇帝又说了什么,见皇帝离开,二人心里分外沮丧,她们今日如此阻挠,还是让皇后得逞了。比起皇后养伤,打理宫中事务的权利来说,还是儿子的皇位比较重要。

  “两位妹妹,你们从昨日到今日,因了我受伤,好生操劳了一番。多谢了。”皇后回过神,有些疲惫乏力地看着沈妃和柳妃说道。

  沈妃和柳妃连忙摇头,“姐姐就安心养伤,这是我们该做的。”

  “恐怕未来两三个月里还需要劳烦你们一起打理后宫的事情了。我这般样子,是没办法再打理后宫大小事务的。”皇后道。

  沈妃和柳妃齐齐一怔,对看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讶异。刚刚他们还以为她得到了皇上的准话,等着儿子回来,宫中的中馈她是说什么也不交了,他们为了儿子的皇位也不在意争夺中馈了。没想到她现在到是痛快叫出来了。这么多年,皇后一直把持后宫,她们有心插手,却屡屡武功而返,后宫的事务她从来不假手他人。如今却突然放了权,什么意思?

  “这么些年,我也累了,如今受了伤,若再不好好养着,还操劳的话,我怎么能等到我儿子从漠北回来。皇上刚刚虽然那样说了,但一时半会儿钰儿也回不来。我还是养身子打紧。”皇后偏头看向林太妃,“太妃,你说是不是?”

  “对,没错!没什么比身体更打紧的。钰小子若是回来看到你瘦成这样,指不定怎么伤心呢!”林太妃接口,对沈妃和柳妃道,“后宫除了我这个老太婆,就你们品级高了,你们不帮皇后,难道要我个老太婆操劳?”

  沈妃和柳妃闻言,齐齐恍然,原来皇后是为着四皇子要安心养伤了,看样子不是要使什么心机,这才放心地点头,“既然姐姐看重,那我们二人就义不容辞了。”

  “理该这样!”皇后笑着吩咐如意取出执掌宫中的凤印,但是没给二人,却是交给了林太妃,“太妃,两位妹妹是两个人,但是凤印只有一个,这个凤印就劳烦你收着,两位妹妹和气地处理宫中事物,但凡有什么意见相左的事情,就交由你出面主持公道,这样也累不到你,你觉得可好?”

  沈妃和柳妃面色齐齐一僵。

  “好,就交由我老婆子看管着,你们凡事儿尽量处理,处理不了的再去找我,就别叨扰皇后养伤了。”林太妃接过凤印。

  沈妃和柳妃恢复常色,勉强地笑着点点头。

  皇后看着二人,笑得端庄贵气和悦。

  沈妃和柳妃见皇后如此笑,心中都有些憋闷,皇帝又走了,她们也不想再在这里待着了,对看一眼,遂齐齐站起身告辞。

  皇后笑着摆摆手。

  二人一起出了凤鸾宫。

  二人走后,林太妃却没有走,依然坐在皇后的宫里。

  皇后挥退了左右服侍,殿内除了林太妃再无一人的时候,她黯然地道,“太妃,你也见了,这么些年了,皇上还是对她……”

  “当年啊,若非皇上是由吕贵人所生,位份低微,需要借助德慈皇后和英亲王上位,也不至于拱手相让。”林太妃叹息了一声,拍拍皇后的手,劝慰道,“你是明白人,这情啊,只有得不到,才会住进心里去长情。后宫三千粉黛,他念着个得不到的人,总比念着宫里的人强。只有这样,他才不为后宫的女人左了心,你这皇后的位置才能坐稳,你是四皇子的后盾,你稳,他才能稳。”

  皇后点点头,林太妃说得对。

  她能稳坐中宫多年,各式各样的女子她全都看遍,皇上更是览遍群芳。娇俏可人的,狐媚勾人的,端庄闲雅的,素颜倾城的,各宫各院,美人无数。昔日八皇子的母妃,从个平民女子,坐到了皇贵妃的位份,皇上宠到极致,但也未动摇她的根本,惹了后妃嫉妒,不曾用她出手,各宫各院的女人们暗中的排挤和手段便让她在生八皇子的时候烟消云散了。

  这么多年,除了一个皇贵妃,再无人靠近她的皇后宝座。

  柳妃和沈妃也无非是靠了母族背景和哄着皇上的手段,才坐到如今二妃的位置。

  后宫女人甚至天下多少人都以为皇帝对她重情重义,可是背后又有几人知道皇上对后宫的所有女人都不曾入心,他唯一念着的那个女人在宫外,是以,谁做他的皇后又有什么区别?

  她初入宫闱,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后来知道后,也曾试图去做过什么,但是到头来,终是让她看清,一个男人的心若是实实在在地放了一个女人,将她压在心底最深的位置,甚至是皇权宝座底下的位置时,是谁也不能碰触的。

  就算碰触,也是无用。无用的事情做得多了,她也累了。所以,多年前,便开始将一门心思放在她唯一的儿子身上。

  只要他儿子能做皇位,只要皇上能敬重他。那么,她也是无憾的。

  “怜丫头一直还不知道她被你抱进宫的初衷吧?”林太妃问。

  皇后摇摇头,“不知。”

  “她不知就别让她知道了。”林太妃温声道,“那丫头自小不在亲娘身边,有亲娘不能亲近,有亲哥哥不能亲近,从小就懂事儿,顾着你的情绪,委屈不少。这皇宫里,你我都是看了多年的人,背地里的肮脏龌龊多了去了。虽然你看顾得紧,但总有没看顾到的地方,她都自己抗下来了。活了这么大。也是不易。你虽然不是她亲娘,但多年来,也是娘了。”

  皇后点点头,“太妃,不用你说,我心里明白。当年我从她身边夺了秦怜,也不全是为了钰儿的皇位将英亲王府栓到我身边帮钰儿。一半也是我有私心,气不过有人什么也不用做,却栓了皇上的心。如今我早就看明白了。有些东西,争是争不过来的。而且怜儿的确乖巧懂事,虽然性子跳脱,但从来不做太出格的事情让我忧心,这些年下来,我是真将她当女儿的。”

  “你能看明白就好!皇上心里苦啊。”林太妃想起往事,低声道,“当年你还没进京城时,我在宫里,他们那一帮子小子们和姑娘们的事儿我是看得最清楚。为了皇位,皇上舍弃了太多。他心底留一点儿执念也情有可原。这些年在皇位上他也累,怕是就靠那些执念支撑了。”

  皇后看着林太妃,“太妃,您与我说说当年的事儿吧!我这么些年没问过您,就胡乱猜,但到底也有猜错的时候,当年钰儿还小,我做错可以有改的机会,现在钰儿大了,又出了火烧宫闱的事儿,他被贬去了漠北,我差点儿就失去了儿子,是不能再错一步了。”

  林太妃看着皇后,“你若是真要听的话,那这话也就长了。”

  “天色还早。”皇后道。

  “哎,你为了钰儿,是该知道那些事情。那我就长话短说。”林太妃点点头,缓缓道,“当年啊,南秦有二美,都出身在崔氏。一个是博陵崔氏的崔玉婉,一个是清河崔氏的崔紫箐。两家都是望族。南秦也有双绝。但这双绝说的不是女人,而是男人。一个就是当年的七皇子。也就是当今圣上,一个就是忠勇侯府当时的世子谢英。”

  皇后颔首,“这我知道。当年皇上和谢英才华冠绝,不相上下,是以并称双绝。”

  “当年,先皇对于各大名门望族用的还是古来的招抚启用并且牵制的政策,这种政策最有效的办法,自然就是联姻。各大名门望族都有人在京中任职。大家族里的长者会选最优秀的女儿来京寻求姻缘。就如如今的范阳卢氏卢雪妍一样。”林太妃慢慢陈述道,“当年,清河崔氏来京的就是崔紫菁,博陵崔氏来京的就是崔玉婉,这二人因为同系崔氏,自小就认识,并没有因为容貌和才学互相嫉妒要比出个高下来,相反,是一对极其要好的手帕交。她们乍一来到京中,立马就吸引了各府的名门公子。”

  “当年皇上喜欢的人是崔紫菁,谢英喜欢的人是崔玉婉?因为谢英娶了崔玉婉。英亲王呢?他喜欢谁?”皇后看着太妃,“这些年我见英亲王对王妃爱重,但若说情深,怕是没有。不过王兄向来含蓄,心思也深,不易窥探。”

  “谢英自然是喜欢崔玉婉的,自古来,忠勇侯府的人虽然因为富贵滔天克制己性,但也不会委屈了自己。否则他又怎么会娶崔玉婉?至于崔玉婉嘛,她自然也是喜欢谢英的,清河崔氏的女儿因为自古受诗礼传书的清贵门楣熏陶,都是有傲骨的,也不会委屈自己。”林太妃道。

  “难道崔紫菁不喜欢皇上,否则为何以她的傲骨嫁了英亲王?”皇后疑惑。

  “这怕也是你多年来想不透的事情吧!”林太妃笑了,看着皇后,摇摇头,“男人和男人不一样,女人和女人自然也不一样。崔氏的女儿更和旁人不一样。当年,吕贵人位份低微,但心思颇深,生的儿子也是万里挑一,聪颖才华样样出类拔萃。若他不做皇上,那么谁做了皇上,都会先除了他。这很好理解,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谁也不想留着一个名声才华比皇帝还高的兄弟在卧榻之侧。”

  “我明白,忠勇侯府就在皇室的卧榻之侧。”皇后点头。

  林太妃叹了口气,继续道,“德慈太后得先皇爱重,可惜却生下的儿子是个脚跛,不能继承皇位,她刚强一生,却也是输给了命运,只能认命。当年,吕贵人和皇上求到了德慈太后面前,想要那个位置。德慈太后只一个条件,就是拿他们心里重要的东西来换。吕贵人当时也是看中了崔紫菁,先皇也念二人郎才女貌,有心赐婚,另外皇上也心仪崔紫菁。清河崔氏望族,配皇室里最有才华的皇子,虽然是庶出,但也是一门好亲事儿。”

  皇后点点头,不再插话。

  “可是,德慈太后就提了这么个条件,当时对于正当年少,情窦初开的皇上来说,那的确是挖了他的心。”林太妃回忆往事,露出感慨,“当年,德慈太后和皇上商量英亲王婚事儿的时候,我是在跟前着,亲眼目睹,亲耳听到了这么一桩事儿。先皇本来不同意,但是德慈太后说,皇室里最杰出的皇子莫过于七皇子,但七皇子若是不能断情决意心狠,也不能来做这个位置,一个对自己不心狠的人,是没办法掌控这南秦江山的。想想谢氏,想想各大名门望族。都需要有手段且雷厉风行的人来制衡。”

  “所以,先皇因此就答应了?”皇后问。

  “嗯!先皇答应了。德慈太后聪明绝顶,一生稳做凤位,不是靠的家族,而是靠女人最骄傲的本事,拴住了先皇的心。无论后宫多少女人,先皇一生,最爱的是德慈太后。”林太妃有些黯然地道。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先皇和德慈太后彼此恩爱,为何不能成全当年的七皇子和崔紫菁?”皇后不解。

  “正因为这份爱重,才是这个结果。七皇子是最聪明最有才华的皇子,但不是他最爱的儿子。他最爱的女人是德慈太后,最爱的儿子是英亲王,又牵扯了江山和英亲王府的未来,他怎么会不答应?”林太妃道。

  皇后恍然。

  “先皇当着皇后的面叫了七皇子和吕贵人选择。若是选了崔紫菁,他就成全,但是不能要这江山。若是不选崔紫菁,那么就给他皇位,这个皇位的继承人,一定是他的。”林太妃道,“因为我无儿无女,又是德慈太后表妹,是以,我能见证这一桩除了我们当时几人再也无人知道的秘密。”

  “皇上选择了皇位?”皇后声音有些轻颤。

  林太妃摇摇头,“这么多年,你还是不了解皇上,他当年选择了崔紫菁。”

  皇后一怔,“那为何后来崔紫菁嫁了英亲王……”

  “吕贵人当时得了不治之症,但是瞒了皇上,听说她选择崔紫菁,她一口血就吐了出来。吐出来的血当时是黑色的。皇上要吩咐人请太医,吕贵人不让,说她的病早就悄悄让太医看过了,无救。她为什么想要七皇子要皇位,就是怕她死了,她的儿子被上位者不容。七皇子实在是太聪明了,太有才华了,若是不得到皇位,又没有母族支撑,那么必死无疑。是以,她虽然看重崔紫菁,还是最想保住儿子。”林太妃道。

  皇后想起她进京后第一次进宫看到的吕贵人,那时候她已经病重,丝毫看不出多么有心机的一个女人,能生出皇上那样聪明有才华的儿子,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聪明的女子。

  “先皇见了当时情形,有些心软,想成全七皇子。但德慈太后摇头,说孝与命,情与恩,是相辅相成的。她不想让七皇子觉得是英亲王让了江山。而必须是他用最心爱的女人换的江山。这样,他不必以后觉得英亲王府携恩已报,也不会觉得无颜面。另外,用最重要的人换得的江山,他才能好好珍惜,以后也会好好地对待英亲王。她和吕贵人,虽然一个是皇后,一个是贵人,但是在各自的儿子面前没有不同,都是母亲。先皇若想兄弟和睦,若想皇上看重江山,若想南秦江山能千秋万载,一代代传承下去。那么,这一桩孝与命,情与恩的交换势在必行。”林太妃道。

  皇后沉默片刻,低声道,“德慈太后看得通透,的确令人敬佩,怪不得先皇爱重。”

  “是啊,有几人能抵得上德慈太后?”林太妃点点头,“后来,皇上为了母亲吕贵人,为了能活着以后再看到心爱的人,为了心底那一丝想要的江山,便同意了。”

  皇后抿唇,不再言语。

  “所以,他如今坐的江山,包含了多少付出和艰辛以及心里的苦。”林太妃道。

  皇后看着林太妃,犹豫了一下,问道,“可是,我记得,先皇仙逝了,德慈太后却没追随而去,而是直到三年前才寿终正寝。按理说,先皇离开后,皇上就可以动手再争夺了,为何他依然……”

  “你是说为何在先皇离去后,他依然敬重德慈太后,依然爱护英亲王府?他既然惦记着崔紫菁,应该记得过往报回当年之仇?”林太妃问。

  皇后点头。

  “有三点,足够让皇上就算多年不甘心,但也不会那么做。一,就是君子重诺,君主更要重诺。二,德慈太后和英亲王对皇上后来的扶持的确是没得说,在吕贵人离开后,就算先皇默许,那么多皇子,也需要皇后和英亲王合力扶持,好生费了一番血腥,英亲王还因他的皇位受伤了。他们的确是有兄弟之情。三,因为崔紫菁,那也是个看着温婉,但其实傲骨刚强的女子。既然皇上当初选择了,她就不会再允许皇上做伤害英亲王府,报复德慈太后,伤害她儿子的事儿。”林太妃道。

  “本来是弟弟的姻缘,却是后来嫁了兄长。英亲王妃当年是怎么想的?”皇后轻声问。

  “这只有她知道了。据说圣旨赐婚英亲王时,她脸上是笑着的。”林太妃道。

  “笑着的……”皇后喃喃品味这几个字,半响后,抬起头,刚要再说什么,外面忽然传来脚步声,她住了口,看向殿外。

  林太妃也看向殿外,见秦怜和八皇子跑了进来,她舒了一口气,“他们总算平安回来了,否则我这心总也放不下。”

  皇后打住话,不再说,该知道的她已经知道了,剩下没说出口的,到也没必须再去探究了。于是,应和林太妃点点头,“平安回来就好。”

  二人说话间,秦怜和秦倾来到门口。

  如意知道皇后和林太妃在内殿说私密的话,于是对里面知会了一声,“皇后,太妃,怜郡主和八皇子回来了。”

  “嗯,快让他们进来!”林太妃应了一声。

  秦怜和秦倾对于凤鸾宫今日静悄悄的没有意外,毕竟皇后要养伤嘛,于是来到门口直接就进了内殿。见到二人,齐齐见礼。

  “看你们一副高兴的样子!宫外就那么好玩?”林太妃问。

  “自然,好玩着呢!太妃,您身子骨利落,等上元节去法佛寺上香,顺便多住些日子。宫外比宫内的天看着都要蓝。”秦倾凑到林太妃身边,笑嘻嘻地道。

  秦怜也凑到了皇后的身边,抱着她胳膊,如亲生女儿一般地撒娇,“皇婶,我出去半日,您想我了没?”

  皇后顿时笑了,伸手点她额头,“你看看你,人堆里挤着来吧?跑的一脑门子的汗,回来衣服也不换,就往我身边凑,臭烘烘的,我就算再想你,也被你的汗味熏的想不起来了。”

  秦怜顿时撤回手,抬起胳膊,用鼻子闻闻,皱眉,“还真的有汗味,都怪那些臭男人。”

  “你往男人堆里挤?还怨得了别人?”秦倾是男人,闻言立即不满了。

  “就是臭男人,臭男人,臭男人,我就说了,又怎样?”秦怜瞪着秦倾。

  秦倾嘎嘎嘴,“不怎样!”

  秦怜得意地挑眉。

  “你瞧瞧,这个恶霸的样,可是像极了铮哥儿。”林太妃指着秦怜,笑起来。

  皇后也忍不住笑了,对秦怜道,“赶紧回你殿里去,让侍候的人给你放水沐浴。”

  “嗯!”秦怜应了一声,站起身,一溜烟地出了皇后的殿内,去了她住的偏殿。

  “以前钰儿没离京时,怜儿在他身边,也看不出来她性子这么跳脱,我有时候竟觉得她学了钰儿的性子稳妥,行事不紧不慢的性情。如今钰儿不在京中了,她的本性就露出来了。”皇后揉揉额头,看着秦怜笑道。

  “你也别太想四皇子,皇上刚刚不是给你了准话吗?何时回京,他自有安置。”林太妃知道她是想极了四皇子,劝慰道。

  皇后点点头,提起这个,就让她觉得压制了这么长时间的心底轻松了些。扭头问八皇子,“我听皇上身边的吴权来禀报,峥二公子的那个听音赢了所有赌注?”

  提到此事,秦倾就兴奋不已,连连点头,“是啊,她赢了赌注,可是二十暗注呢!”

  “她赢了又不给你,你高兴个什么劲儿?”林太妃笑看着秦倾。

  “太妃,您不知道,她帮我和怜姐姐每人下了两暗注,我们每人赢了三十万两呢。”秦倾得意地拍拍腰包,“上元节的时候,我用赢来的银两给您的宫里挂满花灯。”

  “你刚还说让哀家上元节去法佛寺小住吃斋念佛,如今怎么就要给我宫里挂满花灯了?就算你挂了花灯,我不是也看不到?”林太妃失笑。

  “那就过了上元节您再去上香,或者您提前去,上元节前就回来。若不然,我将花灯给您放寺庙去挂着看。”秦倾高兴地想出了好几个主意。

  “还是算了,惹佛门不清静。”林太妃摇头,“你给我一盏花灯就够了,不用那么多。”

  “好,就给您制作一盏最漂亮的。”秦倾颔首。

  “她既然帮你们下了两注暗注,为何你们只赢了三十万两?不该是四十万两吗?”皇后疑惑地看着秦倾。

  秦倾吐吐舌头,“我和怜姐姐一人敲了她一注,下的是明注。我押的是三号,怜姐姐押的是五号。我们都输了。就输了十万两。”

  “原来是这样!”皇后笑着点头,“那个听音,真是自己下的注?不是铮二公子吩咐她下的?”

  “不是!”秦倾摇头,敬佩道,“她可聪明了。可不是一般婢女!”

  “不是一般婢女?怎么个不一般?”皇后问。

  秦倾摇摇头,挠挠脑袋,“我也说不出来,总之就是和别的婢女不一样。不,不止是和别的婢女不一样,就是这京中各府的小姐们在她面前,她也不输于气势。就是那种……一点儿也不惧秦铮哥哥的婢女,比千金小姐还像千金小姐。”

  “这样吗?”皇后沉思,“能不怕铮二公子的婢女倒是少有。”

  “若是这样说的话,那何止是少有?简直是独一份!试问这京中,哪个婢女会不怕那个小恶魔?还有,这京中各府的小姐们虽然大多都倾慕她,但也都担了个怕字。在他面前都小心翼翼的。哪怕不触他的?”林太妃接过话。

  “若是京中小姐们都怕他,那也有个例外的,就是忠勇侯府的谢芳华了。”皇后道。

  “谢氏和忠勇侯府的门楣摆在那里,她又是那么一副身子骨,弱不禁风的,病得厉害,与病魔抗争多年,还哪会怕?皇上面前都不怕,自然也就不用怕他了。忠勇侯府的小姐不怕是理所应当。那个不算。”林太妃道。

  “也是!”皇后点头,问秦倾,“今日谢芳华没去吗?”

  秦倾摇头,“没去,据说年节折腾住了,又病倒了。”

  皇后叹息一声,“可怜了一副好样貌和好门楣。”

  “自古红颜薄命!忠勇侯府富贵尊贵比皇室有过之而无不及。上天不会亏待苦命的人,也不会将福气全部都给一个好命的人。”林太妃想起自己和德慈太后,感慨道。

  皇后点点头。

  “我看你也累了,休息吧!我和小八回去了。”林太妃站起身。

  皇后吩咐如意送林太妃。

  秦倾搀扶着林太妃出了凤鸾宫。

  凤鸾宫内安静下来,如意送出林太妃后回转,见皇后没有要休息的意思,低声道,“娘娘,您还在想四皇子吗?既然皇上有那般话,四皇子距离回来就不远了。”

  皇后叹了口气,“就算有了皇上的话,钰儿回京怕是也没那么容易。三皇子、五皇子忍了这么久没动手,如今若是听说皇上有意放钰儿近期回来,恐怕该动手了。”

  “咱们四皇子这些年又不是什么作为都没有?就算三皇子、五皇子联手,咱们四皇子也不怕他们。”如意道。

  皇后摇摇头,“京中形势是越来越复杂了。明面上只是三皇子、五皇子,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双手会阻止他回京呢。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就怕他应付不过来。”

  “还有皇上呢,皇上有心想四皇子回来,就一定会出手相帮。”如意道。

  “但愿吧!”皇后情绪有些低迷。

  如意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皇后,只陪着皇后静静地坐着。

  秦倾扶着林太妃走在回琼林苑的路上。四下无人处,他悄声问,“太妃,刚刚我听您和皇后娘娘说父皇有准话要四哥回来了?什么时候?”

  林太妃看了他一眼,和蔼地道,“皇上说,四皇子去漠北也有将近半年之数了,让皇后宽心养伤,何时调他回京,他心里有数。”

  秦倾眨眨眼睛,“父皇若是说了这样的话,还真是给了准话。那么四哥真是快回来了。”

  林太妃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是回来,恐怕也不容易,毕竟这天下皇上虽然是九五至尊,但也需要顾忌各方势力,运用帝王之术来制衡。有些人是不想他回来的。”

  “也是!”秦倾皱眉。

  “小八,我问你,你有没有想要皇位的心思?”林太妃忽然郑重地问。

  秦倾一惊,连忙摇头,骇然地道,“太妃,您怎么这么问?”

  “我就是问问你,你有没有?”林太妃看着他,“皇权至高无上,皇位九五至尊。你难道不想要?”

  秦倾脸有些白,“太妃,想和要是不一样的,我身为皇室里的龙子,自然也有想过,但是我知道我没那个命。所以,不要。”

  “这是你的真心话?”林太妃问。

  秦倾点点头。

  林太妃伸手摸摸他的脑袋,和声道,“自古以来,皇子们都是龙身,也都有龙心,但有龙命的也只是那一个人。皇后对皇位势在必得,四皇子不止有才华,还有心思。就冲他被贬到低谷,去了荒无人烟的漠北,风沙恶劣,漫天风雪,他依然安然地待在漠北军营来说。这一份精魄便让人另眼相看,也让皇上称赞。三皇子、五皇子都有母族支持。所以,未来风云变幻,你连起点都输了。输在不是你不聪明,而是你年岁小,还没有母族支持。我个老太婆老了,也不能帮你去争位,你若是有心要那个位置,就是自取其害。”

  秦倾摇摇头,“太妃,您放心,我以前是有想过,后来就认清了。我不是哥哥们的对手,而且自小四哥就对我多加照顾,若是他想要这个位置,从嫡出上说,名正言顺,我就讨个闲散王爷做做,就像是英亲王伯伯,岂不是很好?”

  “英亲王啊,他生来脚跛,虽然是嫡出,但是身体有残,是以,从出生就注定没有继承皇位的资格。”林太妃叹了口气,“天下人都觉得英亲王府固若金汤,可是,又有几人知道,他的固若金汤不过是因为英亲王府……”话要出口,她忽然醒过闷来,有些话到底是秘密,说与皇后也就罢了,在孩子们的面前是不能说的。摇摇头,“罢了,你既然无心,就安心做个王爷吧!无论是你哪个哥哥或者兄弟想要那个位置,你也不能插手。”

  “那我四哥呢?”秦倾问,“他若是需要我相助呢?”

  “他也不行!”林太妃摇头,顿了顿,又道,“他若是需要你相助的话,也要看什么事儿。危险的事情,你自然不能去做。否则我白养你这么大了。我还指望着你留着小命平平安安地在我身边孝敬我呢。”

  “说白了太妃就是想我平安孝敬您嘛,那好说。”秦倾讨趣地道,“我尽量不搀和哥哥们的事儿,一定平安地活着,好好地孝敬您,养您的老。等我够了年岁,讨了父皇的旨意,出宫立府,就将您接出皇宫去。”

  “好!我就等着。”林太妃老脸笑成了花一般,“这座宫墙啊,栓了我一辈子,没儿没女,我以为就这么过了。没想到讨了个孙子,还能将我接出宫外养我的老。”

  秦倾嘻嘻地笑,不是祖孙却胜似祖孙的二人向琼林苑走去。

  ------题外话------

  这个月第三天,已经慢悠悠攒到月票的孩子,你们都是美丽的!别太辛苦!么哒!

  今日上墙:染心夜,LV4,状元[2015—03—02]“号外!号外!惊喜!惊喜!咱们的老群开放招人了!【群号:西天取经_①109301443】不似V群要求必须解元以上,也不似书群那样需要购书,同样不似贴吧群那般只加吧友。那么需要什么喃?答案就是,只需要你跟着京门的更新订阅就可以了!如此简单的入群要求,你们还等什么喃!加入我们西家大家庭吧!里面有阿情的罩罩,阿情的胸毛,秦铮的亵裤……等着你一起撒欢哦!”

  作者有话:亲爱的,你最后那句简直了……真让人忧伤你们的节操!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三章交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