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喜欢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淬不及防,睁大眼睛看着秦铮。

  秦铮不看她,闭上眼睛,加深这个吻,唇齿碰触,深深地纠缠她的唇舌。

  谢芳华的心一瞬间似乎从胸腔里跳出,咚咚咚地响个不停,眼睛光线凝聚的地方是一张清俊至极的脸,他长长的睫毛颤动,唇舌有些笨拙,但是气息却浓烈,让她的头分外眩晕,身子僵硬,似乎有什么紧紧地攥住了她的所有感官,让她忽然连呼吸也不能了。

  从来没有这样的一刻,让谢芳华觉得自己不受自己的掌控。

  她不想让心跳动,可是心口那里偏偏跳个不停。

  她想推开他,却发现全身每一处都僵硬如磐石,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她看着秦铮清俊的脸,沉迷和浓雾一般地盯着她深吻的神色,忽然从心底深处生出一丝恐慌。那种恐慌无限扩大蔓延,直到将她整颗心填满笼罩。

  忽然跳动的心被恐慌围剿攸地冷却,身子由内而外地升起凉薄的汗。

  不多时,后背便湿透。

  连她自己都感觉到了冷,僵硬的身子轻颤起来。

  秦铮很快就发现了谢芳华的状态,他忽然停住深吻,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她。

  怀里的女子纤细羸弱,他手揽住她的纤腰攥住的感觉处处都显示着柔弱无骨,不禁风雨,清秀的脸分外苍白清透,额角有细微的汗水,她似乎从湖里被他捞出来一般,连锦绣绸缎都浸透,虽然看着她分外曼妙,这样更让他想做些什么,但是有什么东西攥住了他的心,让他不能再进一步。

  就像她就在他的怀里,可是却仿佛隔了千山万水,沟沟壑壑。

  他看了她片刻,缓缓地松开了她的身子,声音低哑地嗤笑,“你还能不能再没有出息一点儿?不就是亲你一下吗?你至于要把自己溺死在水里?”

  谢芳华没有他的支撑身子一软,向床榻上倒去。

  秦铮没有伸手,看着她倒在了床榻上,锦绣被褥被她软软的身子砸出了一个浅浅的软坑。他眸光凝了凝,偏开头,撇嘴道,“就你这副没出息的样子,幸好是落在爷的手里,换做任何一个人,你这样的木头疙瘩,也没有谁像我一样想将你抱在怀里疼爱。”

  谢芳华本来浑身被凉汗湿透,如今一切感官心思回笼,躺在锦绣被褥上听到他的话,冷却的心里猛地传出火苗,腾地就燃着了她,她恼怒地坐起身,对着秦铮踢出一脚。

  秦铮没跺,着着实实地挨了谢芳华一脚,他的腿被她踢的力道颤了颤。

  谢芳华踢完他一脚,见他没躲,尤不解恨,又对着他踢出第二脚、第三脚。

  秦铮依然没躲,静静地站在那里。

  当第四脚要踹下去时,外面忽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公子!”

  谢芳华脚攸地顿住。

  “继续踢,不用理他。”秦铮对谢芳华道。

  谢芳华狠狠地挖了他一眼,又狠狠地将那一脚踹了下去,然后挥手落下了被他刚刚撩开的帷幔,将他挡在了帷幔外。

  “不踢了?”秦铮隔着帷幔看着她挑眉。

  谢芳华一声不吭,低下头不看他。

  秦铮慢慢地转过身,无事儿人一般地对窗外问,“什么事儿?”

  窗外人似乎也发现了自然破坏里屋里人什么事儿,在秦铮话落后沉默了一下,才恭敬地回道,“公子,您吩咐属下去请第六艘画舫来府,可是晚了,皇上早上先一步下了旨意,那些人今日清早已经去宫门口候着了。”

  秦铮眯了眯眼睛,“皇叔要召见第六艘画舫的人?”

  “是!”那人颔首。

  秦铮忽然笑了一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是皇上,他召见的话咱们自然是得排队等着了。”话落,他摆摆手,“派人去宫门口守着,只要得皇叔召见完出来,就给爷请进府来。”

  “是!”那人应声,见秦铮再无吩咐,退了下去。

  秦铮转回身,看了帷幔内一眼,隔着重重帷幔,里面的女人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眸光缩了缩,随手挑开了帷幔,伸手勾起了她一缕青丝,对她低柔地道,“你在想什么?害羞?”

  谢芳华挥手打掉他的手,羞怒地道,“秦铮,你还是不是人?”

  秦铮眨眨眼睛,“我自然是人,还是个男人,你刚才不都验证了吗?难道非要爷扒光了衣服再给你验证一番?”话落,他考虑地道,“其实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也不是不行。”

  谢芳华一口气憋在心口,忽然被他给气笑了,对他怒笑道,“那您就扒光了吧!我刚刚还真没看见。反正这里面就我们两个人,我觉得可行。”

  秦铮没料到她竟然如此回话,一时愕然失语。

  “脱啊!”谢芳华扳回一局,含笑看着他。

  秦铮忽然背转过身子,耳根子泛起红晕,有些恼羞地低叱,“我若是真脱了,你可别后悔!从来没人能威胁得住爷,你是第一个。”

  谢芳华豁出去了,被他那日到今日连番两次欺负,心中早就憋了气,笑吟吟地道,“不后悔,即便长针眼,我也不怕。只是不知道您有没有看头,比那个南阳的名角小凤祥身段如何?”

  秦铮攸地转过身,死死地瞪着她,“你敢拿那个小凤祥和爷比?”

  “同样是人,而且同样是男人,怎么就不能比了?”谢芳华无惧地看着他。

  秦铮危险地眯起眼睛,声音有些冷峭,“你见过小凤祥脱衣服?”

  谢芳华眼皮动了动,笑容可掬地道,“爷,容我提醒您,我来您身边之前是小凤祥的贴身婢女,侍候他穿戴梳洗,您说我看过没有?”

  秦铮见她笑容可掬的模样,心口被一股气憋住,伸手一把拽住了她的手,似乎要做什么,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放开了她的手,对外面喝道,“林七!你给爷滚出来!”

  这样的一声怒喝,在清晨里分外清晰,在厨房做早膳的林七惊得差点儿甩了手中的盘子,本来还洋洋得意昨日晚膳过了关,没想到早上就得了秦铮的急急如律令,他连忙放下盘子,蹭蹭地跑出了小厨房,眨眼就来到了屋门口,小心翼翼地对里面道,“二公子,小的有哪里做错了?您只管说,千万别动怒,小的立马改。”

  秦铮冷哼一声,沉着脸吩咐,“你去英亲王府一趟,将小凤祥给爷带来。”

  林七本来做好了被训斥的准备,没想到是吩咐他做什么,心底一松,“那早膳……”

  “赶紧去!回来再做!”秦铮道。

  林七连忙应声,不敢耽误,蹬蹬蹬跑出了落梅居,不多时,便走得没了影。

  秦铮慢慢地转过身,对谢芳华一本正经地道,“若是让爷知道你真伺候过他脱衣服,爷就扒了他的皮!”

  谢芳华瞟了秦铮一眼,“和一个戏子较真,您可真是本事。”

  “你不是说男人都是一样的吗?”秦铮将刚刚的话还给谢芳华。

  谢芳华一噎。

  秦铮冷哼一声,一把将谢芳华从床上拽下地,对她恶声恶气地道,“伺候爷梳洗更衣!”

  谢芳华劈手打了他一掌。

  秦铮瞬间躲开,轻易地抓住了她的手,对她似笑非笑地道,“你身体如今还剩下多好武功自己比谁都清楚,你确定你打得过我?爷被你踹了好几脚,并不曾躲开,你是不是也该够本了?就算我亲了你,可是你同时也亲了我,并没吃亏!”

  账是这么算的吗?谢芳华怒极而笑,“再想我伺候你,你做梦吧!”

  “那就我伺候你!”秦铮也不恼,从善如流地拽着她来到水盆边,伸手塞入了清水盆里,掬了一捧水给她往脸上泼。

  “水凉死了!”谢芳华撇开脸。

  “娇气!”秦铮住了手,转头从铁壶里倒热水,将凉水溶得温了,又给她洗脸。

  谢芳华直挺挺地站在水盆边,一动不动地任他伺候。

  秦铮的手仔细地撩着水擦过她的额头、眉目、脸颊、下巴,虽然是板着脸,但是动作却轻柔。做这样的活,丝毫没觉得不妥和低人一等。

  谢芳华心中的恼怒和早先沉郁的所有情绪渐渐地被他轻柔的动作抚平消散。她从心底升起无奈,回忠勇侯府,他追去忠勇侯府,日日出现在她眼前,来英亲王府,却是还要防备他随时的突发状况。这个恶人,他最会的就是将人折磨疯的本事。

  片刻后,秦铮洗罢,用娟帕给她擦干净脸,伸手拉着她来到菱花镜前,将她按着坐下。

  谢芳华懒洋洋地靠着椅子坐着,她这些年的脾气忍性本来就被磨平,一旦泄去那股劲,理智回笼,便不会再无用地闹腾。

  秦铮拿起木梳,轻巧地挽着柔顺的青丝给她梳头。

  落梅居内外分外安静,有几只鸟落在梅花枝头,歪着头顺着浣纱格子窗向内打量,似乎对屋子里二人的情形分外好奇。

  “外面这几只小东西既然喜欢看,你说我是不是该将它们抓进来,日日看着?”秦铮忽然往窗外瞥了一眼。

  只是一眼,外面的生灵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忽地抖着翅膀飞走了。

  谢芳华偏过头去,只看到几株梅树顶梢的梅枝轻颤,她暗暗地骂了一声,这样的恶人不止是人怕,畜生也是怕的。

  秦铮弯了弯嘴角,“你看我一个眼神过去,那几只鸟都怕得飞走了,你最好别惹我。”

  谢芳华又被激起怒意,“到底是谁惹谁?”

  “爷喜欢你想亲近你难道还是错了不成?”秦铮认真地看着她挑眉。

  谢芳华失语,片刻后,抿着唇道,“喜欢几百年前就被我丢了,爷您尊贵,还是小心莫要引火烧了自己,到时候有您后悔的。”

  秦铮住了手,嗤笑一声,板正她脑袋道,“爷从来就不信这个邪!从我出生起,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这个词。若是说后悔,那么只说我根本就不该治了你的哑巴症,让你会说话了之后来气我。以前那个乖巧的人儿不见了,得想办法找回来。”

  谢芳华忍不住翻了翻眼皮。

  秦铮见她不再说话,继续给他梳头,神色自若。

  一头青丝被绾成云髻的时候,林七也拖着小凤祥和钱家班子须发花白的钱班主进了落梅居。林七脚步极快,小凤祥被他拖得气喘吁吁,钱班主跟着跑,老迈的身躯颤颤巍巍。二人都脸色极白,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的。

  “二公子,小凤祥给您带来了!”林七来到门口,松开小凤祥,对里面恭敬地道。

  小凤祥没了支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比美人还我见犹怜地娇弱三分。

  钱班主颤微地来到近前,一把拽起小凤祥,让他跪在地上,他同时也跪在了地方,对里面紧张惶恐地道,“二……二公子,不知您找小凤祥来……”

  秦铮扔了木梳,慢悠悠地转过身,来到窗前,看着跪在门口的二人。

  小凤祥抬起头看了一眼,瞬间又吓得垂下了头,身子不停地轻颤起来。

  钱班主感觉到秦铮的目光,不敢再说话,搅破脑汁地想着不知道哪里得罪了铮二公子。从钱家班子来到京城后,从英亲王府转到忠勇侯府,再没到别处去,戏也没唱多了,只不过唱了几场。今年的钱家班子是最闲的,但是过的生计却是最好的住处和吃喝,也未惹过闲事儿。

  秦铮看了二人半响,目光清清淡淡地飘在小凤祥的头顶上,“小凤祥,爷问你一个问题,你仔细地认真地小心地诚实地给爷回答出来,回答得好了,爷就放过你,回答得不好了,爷就扒了你的皮。”

  轻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小凤祥浑身都寒起来,他不敢抬头,连连点头,“二……二公子……您问,小人一定……据实以告。”

  “我的婢女听音……”秦铮看着他,话语说了一半,改口道,“你抬起头来说。”

  小凤祥立即抬起头,被京城贵裔府邸夫人们喜欢的小脸白得如霜纸一般,胆寒地看着秦铮,脑中快速地转着听音怎么了让二公子找上他了。

  “听音没到我身边来的时候,以前是如何侍候你的?”秦铮伸手揪住窗边仙客来的枝叶,漫不经心地问。

  小凤祥一愣。

  “若不是据实以告,别忘了爷刚才说的话。”秦铮警告地看着他。

  小凤祥一哆嗦,立即垂下头,想起秦铮的吩咐,又立马抬起头来,努力回想听音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总是骂她,想到此,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哆嗦得说不出话来。

  “说!”秦铮声音微微冷冽。

  “小凤祥,你倒是快说啊,你哆嗦什么?铮二公子只是问你听音当时如何侍候你的?有那么难说吗?不就是做了一个婢女该做的事儿吗?”钱班主急了,他生怕小凤祥这副样子惹怒秦铮,铮二公子可不是京城贵裔府邸那些夫人们对小凤祥怜香惜玉,他阴晴不定,万一做得不好,惹他不高兴,不痛快,他真能砍了他的脑袋当球踢,也更能扒了他的这张人皮。可是他培养了小凤祥这么多年,怎么能真让他毁在秦铮手里?

  小凤祥闻言立即哆嗦着白着脸点头,“班主说得对,她就是做了一个婢女该做的事儿。”

  “婢女该做的事情多了?爷问你到底都做了什么?”秦铮挑眉。

  小凤祥连忙道,“就是洗脸、梳头、更衣……”

  “更衣?”秦铮眯起眼睛。

  小凤祥胆寒心颤地道,“是……是更衣……”

  “怎么更的衣?”秦铮危险地看着他。

  小凤祥感受到了秦铮的低气压,吓得整个身子的所有骨节都软了,舌头也打结,“就是……就是更衣……”

  “爷问你怎么更的衣?你连这个也不会说吗?就是具体的!”秦铮恼怒地一拍窗棂。

  窗棂被他手震得嗡嗡作响。

  谢芳华在屋里狠狠地瞪了秦铮一眼,从菱花镜前站起身,慢慢地踱步走到窗前,小凤祥可怜的模样和钱班主着急恐慌的模样出现在她眼前,她收回视线,从秦铮手里将那盆仙客来解救出来,生怕他一怒之下砸了仙客来,英亲王妃就算不找她算账,也会跑过来耳提面命絮絮叨叨说教一番。

  秦铮扭头瞅了谢芳华一眼,扫了一眼被她搬走的仙客来,没说话。

  “小凤祥,你快说啊,具体的,听音怎么给你更的衣?”钱班主毕竟年纪大了,吃的盐比走的路多,见过的达官显贵也多,虽然恐慌,但是定力还有,总觉得今日的事情蹊跷。早先他还以为是那个被铮二公子赐名的哑女听音得罪了峥二公子被他如何了,如今见她完好地站在铮二公子身边,料想不是大事儿,但小凤祥若是说不好,也就是大事儿了。

  小凤祥也看到了听音,这个婢女不得不说自从到了铮二公子身边变化极大,尤其是那张容颜,那衣着穿戴,珠翠首饰,让他几乎都认不出了,但还是那副沉静波澜不惊的样子,想起她用冷水激了他的脸,他就气不打一处来,顿时脱口道,“她笨手笨脚的,让她给我洗个脸,她都洗不好,凉水冰死人。”

  “谁问你洗脸了?铮二公子问你的是更衣!”钱班主若不是跪着,就要急得跳脚了。

  “更衣也是笨手笨脚的,穿不好。”小凤祥气道。

  “哎呦,还是我来说吧!”钱班主看向秦铮,苦着脸道,“二公子啊,听音姑娘没在小凤祥身边多久,每日里做的就是给他洗脸、梳头、穿衣、上妆的活。但是这穿衣啊,我们家的角儿有个毛病,不喜女人碰他身子,尤其是听音姑娘那时候不得他喜欢,穿衣似乎就是她被我买回来的时候用了一次,后来小凤祥就不用她了,都是自己穿。再后来她就被您要到身边了。”

  “不喜女人碰身子?”秦铮眼神又落在小凤祥身上。

  小凤祥看着秦铮,忽然脸红了,垂下头,一瞬间胆寒变成了扭捏。

  秦铮顿时收回了视线,眼角余光扫了一眼站在她旁边的谢芳华,嫌恶地摆摆手,“行了,你们回忠勇侯府去吧!”

  钱班主一怔。

  小凤祥也讶异,铮二公子就这么放过他了?

  “还不走?难道要爷亲自送你们回去不成?”秦铮赶人。

  钱班主惊醒,立即一把拽起小凤祥,口中连连道谢,拖着小凤祥往落梅居外走。

  小凤祥扭回头瞅秦铮,见他已经挥手关上了窗户,看不到了,他扭回头,跟着钱班主往外走。一步一步,比女人还娇弱堪怜几分。

  “你说,不喜女人碰身子是怎么回事儿?”秦铮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看着他,回想刚刚小凤祥看他脸红的目光,忍不住好笑,“不喜女人碰身子,就是喜欢男人碰。爷,您这么聪明,难道真不明白吗?就是刚刚不过一个眼神,小凤祥就将您扒光了。”

  秦铮顿时恶寒,脸沉了下来,怒道,“你是不是女人?这是你一个女人能说的话吗?”

  谢芳华无辜地看着他,“爷,奴婢是女人,所以,刚刚小凤祥才没那么看我。”

  秦铮顿时拍了拍袖子,似乎要抖掉什么,但在谢芳华含笑盈盈的目光下,怎么都觉得抖不到,更甚至浑身都不舒服,他懊恼地道,“你不准笑了。”

  谢芳华看着她的样子,更是忍不住笑开。小凤祥的不喜女人碰身子和秦铮最早的不喜任何人近身自然不是一个道理。

  “去,给爷烧热水去!爷要沐浴!”秦铮扯了外袍,挥手指使谢芳华。

  谢芳华白了他一眼,“爷您至于吗?他又没真的扒了您的衣服?”

  “你还说!”秦铮忽然瞪着他,阴狠地笑道,“你信不信,现在爷就将你拽上床脱给你看?让你看个够!”

  谢芳华立即后退了一步,不言声了。这个恶人,找回场子得了,不能惹急了。

  秦铮被气笑,嘲讽道,“你倒是懂得见好就收!”

  谢芳华轻轻哼了一声,扭头出了中屋。

  “你做什么去?”秦铮喝问了一声。

  “给您烧水!让您沐浴!”谢芳华头也不回地出了画堂,去了小厨房。

  秦铮没声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又用力地搓了两下胳膊,气得骂道,“什么女人!简直就是混账!爷怎么会喜欢她?”

  谢芳华出了画堂,来到小厨房,林七正在做菜,看了她一眼,小心翼翼地往她身后瞅。

  “他没来!不用紧张!”谢芳华因为气着了秦铮,心中舒畅,看林七的样子,忍不住好笑地道,“你怕他做什么?”

  林七松了一口气,无奈地道,“听音姑娘,也就您不怕他?二公子谁人不怕啊?您看看刚刚,小凤祥和那个钱班主听说铮二公子找,给吓得跟什么似的?奴才一百个胆子也不禁不住他一个眼神啊。”

  “他又不吃人。”谢芳华道。

  “谁说不吃人?我以前也觉得二公子脾气虽然差些,阴晴不定些,也的确是不吃人,这么多年了,在王府里,我虽然见过二公子发脾气,但从来没发过大脾气。可是您知道吗?那日他醒来,发现您不见了,身边待着的是我,那眼神恨不得将我吃了。”林七回想起那日,依然心有余悸,“后来罚我跪着,说您要没按时间回来,就给我扒了皮,让我的魂儿去找您!”

  “这个恶人!”谢芳华骂了一句。

  “也就您敢骂二公子!”林七垮下脸。

  谢芳华轻轻吐了一口气,对林七歉然地道,“是我连累了你,你若是不想在这里待了,等回头我就让他放了你出去。”

  林七立马摇头,睁大眼睛,“听音姑娘,我可没不想待,您千万别对二公子说敢我走。”

  “他这么可怕,你还在这里待着?”谢芳华瞅着林七。

  林七立即仰起脖子,唏嘘又感慨地道,“小人自小就被卖进了英亲王,无父无母,孤寡无一,认了英亲王府大管家做干爹,他是家生奴,英亲王府也就是我的家了。我连二公子的落梅居这么好的地儿都不想待?还想去哪?出去后还有活路吗?”

  “他这落梅居怎么就是好地儿了?除了一院子的落梅,也没见哪里好了。”谢芳华向外面看了一眼,满院落梅林立,她淡然地道。

  “哎呦,听音姑娘,您的身份……嗯,和小人不同,自然看不到落梅居的好。”林七凑近谢芳华,顿了顿,低声道,“您也许不知道,二公子的落梅居有多少人抢着来呢!以前二公子只要一个听言,谁也不要,如今他将听音作为聘礼送去忠勇侯府了,这落梅居也就剩下您一个了,若不是您生病,小人想他怕是谁也不让进了。我能进落梅居,咱们府里不知道多少人羡慕我呢。”

  “有什么好羡慕的?他那个恶人!就会拾掇人。”谢芳华道。

  “二公子其实挺好的,我学了两日,做的饭菜我自己都知道只是会了而已,还不好吃,可是二公子昨日就轻轻松松地让我过关了。从来不挑食,有些事情还自己做。在这落梅居里,不用理会府里的闲事儿人声,只负责打点好该做的活就行了。其实很舒心的。”林七道。

  谢芳华见他褪去愁眉苦脸,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跟听言在落梅居的时候一样,笑了笑,“既然你喜欢,那么就好好在这里待着吧!”

  林七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立即又低声道,“听音姑娘,二公子有没有问您和我的关系?”

  谢芳华摇头,“没有!”

  林七奇怪,“二公子也没有问过我。”话落,他紧张地对谢芳华道,“你想想,这不正常啊。那日您出府,这府中多少人,您只去找了我让我来看着二公子,却没有找别人,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二公子咱们熟悉且关系不一般吗?他会不会已经知道您是……”

  谢芳华打住他的话,“你可还记得听言被关了两日,你来落梅居打杂?”

  林七点头,“记得啊!”

  “为什么不是别人来?而是你来了?”谢芳华看着他,不等他回答,笑着无所谓地道,“哪里有那么多的疑惑?二公子指了你来就是你了。你来落梅居两日,我和你熟悉又有什么奇怪的?我既然和你熟悉了,找你看着他也不奇怪。”

  “这……也是!”林七觉得自己听聪明的,可是在谢芳华面前脑袋有点儿不够使,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只能点头。

  “行了,你忙着吧!我烧水!”谢芳华去一边烧水。

  “您要烧水做什么?”林七立即问。

  “二公子要沐浴!”谢芳华一边往锅里添水,一边道。

  “二公子怎么会大早上的沐浴?”林七奇怪地嘟囔。

  “身上脏了呗!”谢芳华给大锅里倒满水,然后盖上锅盖,蹲下身烧水。

  林七品味谢芳华的话,然后突然怪异地瞅着她,小脸变了变。

  “你胡乱想什么?我是说,二公子有个怪癖,见到了戏子就想沐浴。”谢芳华受不了林七一副她把秦铮弄脏了的表情。

  林七闻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转身去做菜了。

  半个时辰后,谢芳华将一锅水烧开,停了火,将水舀在木桶里,刚要搬。

  林七立即凑过来,“听音姑娘,我来给二公子搬进去!您一个女儿家,怎么能做这种男人的粗活?”

  谢芳华笑了笑,也不强求,退后了一步,她在无名山那么多年,粗活累活死人的活,什么没干过?

  林七搬了木桶出了小厨房往正屋走去。

  谢芳华想着回去后也是看着秦铮沐浴,虽然她确实有心想去嘲笑他一番,但到底是未出阁的女儿,虽然有时候被气急了做些荒谬之事,但到底忠勇侯府钟鸣鼎食之家骨子里印刻的教养让她还做不出看着男人沐浴之事,便打消念头,接替林七做没做完的菜。

  ------题外话------

  昨天,留言区,那个谁?还有谁?谁谁谁?说想看舌吻?喂!昨天谁还有谁还有谁谁谁说要打劫我的馒头榨菜钱,还想要舌吻?虽然最后没打劫成,但那也不行,誓死护卫我的馒头和榨菜!哼……没有舌吻,但是明天……沐浴要不要看?

  今日上墙:2,秀才[2015—03—05]“阿情元宵快乐!我想当学霸,然后可以有奖学金,拿来看文,么么!”

  作者有话:好有志气,加油,一定要做学霸!像烟烟、妮妮看齐!那么,西家就是学霸专业基地了!说出去好傲娇有么有?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六章喜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