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暗算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走在前面,谢芳华走在后面,不多时,二人出了落梅居。

  大约是因为皇上微服初访来到英亲王府,府中的所有人得到消息都去接驾了。所以,内院此时极为清静,没有人声,也无人迹走动。

  秦铮带着谢芳华从落梅居后院的小路穿去佛堂后的梨花轩,一路上没遇到任何人。

  一盏茶后,二人轻易地来到了佛堂。

  绕过佛堂,便见梨花轩静静地矗立在那里,如一个佛者智者,远远看着轩台,给人以宁静的感觉。

  谢芳华这一刻终于明白为何要在佛堂后搭建这个梨花轩了,摆脱喧嚣杂陈,洗涤灵魂。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来得太巧了,梨花轩上此时坐着一个人。

  谢芳华看着那个人,见那人也正向他们的方向看来,清眉秀目的清河崔氏二公子崔意芝。她这不是第一次见崔意芝,也不是第二次见他,但每次见他,这个崔二公子都令人印象深刻。

  犹记得昨日他在玉女河和谢云继在一起押注,后来她被秦铮拉回府便不知了他的去处。

  今日他怎么会在梨花轩?

  秦铮自然也看到了崔意芝,他清俊的眉目扬了扬,露出狂傲的轻笑,“可是巧了。前日夜没喝够,今日可以继续喝。”

  “酒鬼!”谢芳华闻言低忿了一句。

  秦铮瞟了谢芳华一眼,对她的话没意见,抬步走进梨花轩。

  谢芳华跟在他身后,手中十斤的酒坛忽然觉得太轻了,刚才秦铮怎么就没拿二十斤的!

  崔意芝坐在梨花轩的高阁内,隔着八角亭台的廊柱向下看。

  他来了有一会儿了,这座落梅居是英亲王府阖府最好的一处赏风景之处,他的好不在于能站得高看得远观览英亲王府全貌,而是坐在这里,能清晰地看到落梅居。

  落梅居高墙阻挡,院中株株梅树林立,满院梅花,即便梨花轩高阁位置好,能看到落梅居全景,但也只是只观其外,看不到其内的乾坤。让人能窥视,但也窥视不到全部,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但这对于有些人如他来说,已经足够来此坐一遭。

  清河崔氏世家名门,清贵遗风,但到底是不及皇亲宗室富贵门庭。

  曾经的落梅居的落梅是长在清河崔氏的。

  英亲王妃有多爱自己的儿子天下皆知。

  虽然他的娘也爱他,但她更爱的则是清河崔氏那一份产业。

  秦铮和谢芳华一前一后出了落梅居时,崔意芝便看到了二人,从高阁上看来,一个少年,一个少女,一个清俊,一个柔婉,他们从落梅居走出后,整个落梅居成了他们的背景,他们似乎从不沾染尘世污浊的梅园走出。

  秦铮的身上有那么一种不羁世俗的风流洒意。

  谢芳华的身上有那么一种没被尘世污染的清雅。

  秦铮随意地拿着花篮,里面装了半篮子梅花瓣,谢芳华提着一坛酒,酒坛极大,使得她身段和手腕看起来更加纤细,但她偏偏提得很轻松。

  这样的两个人,英亲王府的所有人都前去接驾了,偏偏他们二人例外地来梨花轩温酒煮梅。可真是有意思!看着二人,他轻轻地笑了笑。

  秦铮和谢芳华一前一后踩着台阶上了梨花轩。

  轩阁高台上,崔意芝见二人上来,笑着起身,看着秦铮,温和地喊了一声“表兄”,然后越过他看向她身后,目光轻轻流转,称呼了一句“听音姑娘!”。

  秦铮挑了挑眉,将花篮放在古木桌子上,随意地看向落梅居方向,似笑非笑地道,“二表弟在这里赏风景,可真巧地赏到了我的落梅居,如何?可看出几分意味?”

  崔意芝被秦铮点破心思,也不觉得困窘难堪,自然地笑道,“想去观赏表兄的落梅居,但是知道表兄喜静,不好去打扰惹表兄厌烦,听说这里风景最好,便过来了。不想表兄和听音姑娘这么巧也来了这里。真是幸会!”

  秦铮收回视线,看着他没说话。

  崔意芝又笑了笑,“落梅纷纷,看不到内苑,若是表哥不嫌弃我吵闹,不如稍后邀请表弟住去你落梅居小住如何?反正以前大哥也是在你的落梅居住了多年。表弟也能仔细地体味一番表兄名扬四海的落梅居。”

  “你大哥不是什么崔府公子,他在我落梅居多年,是我的书童,可以给我端茶倒水,跑腿扫院落,劈柴烧火,这样的事情你能做?”秦铮斜眼看着崔意芝。

  “不止是我大哥,我听说连表兄都能下厨做活计,我也能做得来。”崔意芝笑着回道。

  秦铮勾了勾唇,痛快地点头,“好,既然你这么喜欢我的落梅居,那么便去住吧!”

  崔意芝没想到秦铮这么痛快地让他去住,微微一怔,在他的认知里,秦铮从来不喜别人去他的院落,但凡英亲王府来客,无论是谁,一律是英亲王府的客院。他只不过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一句去住,不成想他竟然答应了,到叫他一时怔住。

  “怎么?不相信?或者是没想到我真答应你,你却胆怯不敢去了?”秦铮扬眉。

  “哪里?表兄能如此给面子,表弟就却之不恭了。稍后一定搬进去打扰表兄些时日。”崔意芝心思转动片刻,面色恢复如常,自然地摇头,应下了秦铮的好意。

  秦铮一撩衣摆,坐在了古木椅子上,同时将棋盘放在了桌案上。

  崔意芝看着他,又看了一眼棋盘,眸光轻轻瞟向谢芳华,见她已经将酒坛放在地上,转身去拿干柴似乎要点燃已经荒废了许久无人用的火炉,他笑了笑,“表兄的听音姑娘真是特别!我昨日在玉女河看到她时就觉得面善,如今才想起来她到底在哪里见过了!”

  秦铮挑眉,“嗯?”了一声。

  “几日前,右相府的李沐清公子带了一个女子归京,我和孙太医有目共睹,那女子身段姿容有几分像听音姑娘。”崔意芝道。

  秦铮漫不经心地问,“是吗?李沐清身边何时有一个和我的婢女很像的姑娘了?改日将他叫出来问问。”

  崔意芝见秦铮面不改色,又见谢芳华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一般,径自做着事情,他笑了笑,“大约是我看错了!只不过是相像而已,同住在京城,英亲王府和右相府也不是很远,若是李公子身边有这样一位和听音姑娘相似的姑娘,表兄也该知道且认识才是。”

  秦铮“嗯”一声,“不错!”

  崔意芝转了话题,“表兄和听音姑娘来这里下棋?”

  “温酒煮梅,同时下棋!”秦铮道。

  “我看听音姑娘正忙着生火炉,这温酒煮梅怕是还需要等些时候,不如就让表弟先陪表兄下一盘如何?”崔意芝笑问。

  “好啊!”秦铮懒洋洋地点头。

  崔意芝见他答应,伸手拿过棋盘展开。

  谢芳华用火石点燃干柴,火炉升起来后,她回头瞅了一眼,见二人对坐着下起棋来。对于崔意芝不抱希望地玩笑要住进落梅居,秦铮竟然答应了下来,她也是意外的。就她了解的秦铮来说,他是厌烦人多在他面前烦他,倒是不成想他如此痛快地将人招惹进落梅居。

  崔意芝此时正巧看过来,对上了谢芳华的目光。

  谢芳华清清淡淡地对他点了点头,转头去将整个酒坛拧开塞子放在了火炉上。

  “听音姑娘,你确定不用酒壶这样直接放在火炉上温酒坛不会炸裂?”崔意芝扫了一眼她放在火炉上的酒坛询问。

  “崔二公子恐怕十指从未沾过阳春水,塞子拧开,酒坛是瓷器,火炉的火不大,里面温度不升太高的话,不会炸裂。”谢芳华淡声道。

  “受教!”崔意芝笑了笑,收回视线。

  秦铮看了崔意芝一眼,在棋盘上落下一颗棋子没说话。

  崔意芝也不再说话,拿了一颗棋子落在棋盘上,和秦铮对弈起来。

  谢芳华摆正酒坛,将秦铮摘的花篮拿起来,捡了两捧干净的落梅,放入了酒坛里。

  她做好一切,走到二人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二人对弈。

  秦铮偏头瞅了谢芳华一眼,将她被风吹起的一缕青丝随意地伸手给她拢到了耳后。

  大约是因为动作太自然,让崔意芝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眸光在二人脸上搜寻了一圈,见谢芳华脸色平静寻常,没有别的婢女被人宠着的娇俏和欢喜,他收回视线笑了笑。

  不多时,火炉上酒香融合着梅香飘了出来。

  “来人,去拿三个酒盏!”秦铮对外面吩咐。

  一人应声。

  崔意芝笑问,“三个酒盏?听音姑娘也喝酒?”

  “怕是你的量比不过!”秦铮道。

  崔意芝笑笑,“我一直很好奇,据传言表兄是从钱家班子的小凤祥手里要了听音姑娘,不知为何表兄当时就看上了听音姑娘,不顾身份要到身边了呢?我想不止我好奇,外面的人都是一样好奇的。”

  秦铮拿着棋子在手指尖转了一圈,闻言随意地道,“那日喝醉了。”

  崔意芝扬眉,“表兄是喝醉了就将人随便领入落梅居的人吗?”

  秦铮忽然抬头盯着他,“你想知道什么?”

  崔意芝收敛起眸光,笑着摇摇头,“不想知道什么,好奇而已,随便问问。”

  秦铮不再看她,将手中的棋子落下,对一旁的谢芳华道,“来,你告诉他,解除他的好奇心。我为何要了你?”

  “公子爷说他喜欢我。”谢芳华一板一眼地道。

  崔意芝眸光微闪,笑道,“听音姑娘理解喜欢这个词的意义吗?我看你的表情,竟是不太懂得。”

  谢芳华淡淡道,“是不太懂,但那不是我的事儿不是吗?是我家公子爷的事儿。”

  崔意芝哑然失笑,“不错!”话落,她对谢芳华忍俊不禁地道,“听音姑娘果然有意思,和寻常婢女不同,怪不得入了表兄的眼。”

  “她入你的眼吗?”秦铮忽然盯着他问。

  崔意芝一愣,随即从谢芳华身上收回视线,对秦铮摇摇头,笑道,“不敢!”

  “你最好不敢!”秦铮声音不高不低地说了一句。

  崔意芝品味这句话,片刻后,笑得温和,“表兄,你猜,这一局棋是你赢还是我赢?”

  “自然是我。”秦铮道。

  “可是你心不在焉。”崔意芝看着他。

  “那也能赢你。”秦铮转着棋子,随意地在手中把玩,棋子在他手中成了上等的玩事儿。

  崔意芝笑着落下一颗棋子,转了话音道,“以表兄之能可能知道前去清河崔氏救了舍弟的两位老者是何来历?”

  “你打听他们做什么?”秦铮面无表情地问。

  崔意芝摇摇头,“我不做什么,只不过是皇上一定会召见我就是了。前日因为皇后,皇上不曾召见我,昨日因为迎春日,皇上也不曾召见我,今日皇上来了英亲王府,我想稍后不久,该会有人来宣我去见驾,我总要想好说什么!”

  秦铮眉目寡淡,“清河崔氏何时想要趟京城的浑水了?是你的主意还是清河崔氏族长的主意?”

  “别管是谁的主意,清河崔氏未来的路如今就是个十字路口,摆在面前。我娘亲出身于吕氏,是皇上母族亲缘,我弟弟的病皇上派了英亲王府的大公子和八皇子前去探望,我弟弟不过是个小儿,却是得皇上如此关爱,为的什么?表兄聪明,不会不明白。”崔意芝道,“清河崔氏怕是不想要趟京城的这浑水都不行。”

  “你算是看得透的!所以就来京城了?”秦铮扬眉。

  崔意芝颔首,“不来不行,十字路口摆在眼前,总要有人带头走,选一条路。”

  “那么你想好选哪条了吗?”秦铮慢悠悠地落字,随意地问。

  崔意芝看着秦铮,见他清俊的面色近乎孤傲无情,他开口询问,“表兄在春年除夕之日灵雀台逼娶忠勇侯府的小姐迫得皇上下旨赐婚,这么说表兄是选了忠勇侯府了?”

  秦铮嗤笑,“我要娶忠勇侯府的小姐就选忠勇侯府?谁给你的道理?”

  “难道表兄是将忠勇侯府小姐摘出到英亲王府来,脱离忠勇侯府?难道忠勇侯府的小姐就会同意吗?”崔意芝有意无意地道,“我可是听说了,忠勇侯府的小姐虽然大病,可不是个柔弱的。她对忠勇侯府有守护之心。”

  秦铮扬唇,“听谢云继说的?”

  崔意芝笑着颔首,“谢云继与我有几年的交情,说了些忠勇侯府小姐的事儿。”话落,他补充道,“当然也说了表兄您。”

  “说我什么!”秦铮漫不经心地问。

  “说您下手太快!右相府的李公子没娶到,另外,还有别人想娶,说您可得看好了。”崔意芝笑看着秦铮,打趣道,“我听说漠北的四皇子有意联姻忠勇侯府,可惜被表兄你捷足先登了一步。”

  秦铮眯了眯眼睛,“这也是谢云继说的?”

  崔意芝摇摇头,怡然道,“也不全是,表兄知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事情只要做出来,被人察觉丝毫,就不是秘密了。清河崔氏能屹立多年不倒,也有它的暗桩和过人之处。就是各房消息的来源都及时和可靠。”

  秦铮轻轻哼了一声,“秦钰他做梦!爷若是想让他一辈子待在漠北呢?”

  “表兄连纵火烧宫闱暗算四皇子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若是拦阻他一辈子待在漠北,想来也是能做得出的。”崔意芝凑近他低声道。

  秦铮眸光缩了缩,看着崔意芝道,“看来你的确是知道得不少。”

  “正巧知道了些该知道的事儿。”崔意芝道。

  秦铮不置可否。

  崔意芝见秦铮不再说话,他也看着棋盘不再说话。

  谢芳华坐在二人身边,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二人的对话,若说早先那些话各打机关,让她觉得理所当然的话,那么关于秦钰纵火烧宫闱原来是秦铮背后出手暗算的事情就令她意外了。她根本就没想到竟然是秦铮暗算秦钰?半年前暗算秦钰,他是为何?

  若说他站队吧!如今的三皇子、五皇子和他没有任何交往,也不见交好,更不见私底下有任何通信和联系。显然他不曾站队哪一位皇子。

  若说他不站队吧!但是偏偏算是直接地帮了其他皇子将秦钰赶出宫了。授意人自然是三皇子和五皇子了。

  秦铮当初打的是个什么心思?

  连崔意芝都知道,那么皇后可知道?

  “听音姑娘是不是疑惑我为何知道?这件事情的确很隐秘,若非王妃姑姑出身在清河崔氏,当日表兄动用了崔氏的一根死桩,我想我也不会知道。另外,这件事情除了清河崔氏掌管了嫡系一脉暗桩的我来说,怕是无人知晓了,就算连皇上皇后恐怕也不知晓是表兄私下做的,毕竟当时皇上还有几位大臣亲眼看到四皇子纵火,无别人在场,表兄更是不在场,谁也牵连不到。”崔意芝看向沉思的谢芳华。

  谢芳华想着从那日和李沐清一起去清河崔氏,她虽然没见到崔意芝,但是听到了他说话声,前后行事,也知道他是个人物。能透过她一个思索的眼神便能了然她的想法也不奇怪,毕竟刚刚她不曾遮掩好奇。

  秦铮忽然偏过头,对谢芳华笑了笑,“爷够了指婚的年龄,秦钰若是一直在京中待着,妨碍爷娶媳妇儿,所以,不如就索性赶了他滚出京城去。”

  谢芳华愣了一下,看着秦铮,他在给她解释?就因为这么个小原因就算计秦钰?

  “不过若非他愿意滚出京城配合我的话,也不至于让我轻易得手。”秦铮冷笑一声,伸手环住了谢芳华的腰,将她轻轻一带,抱进了怀里,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声音低浅柔和地道,“漠北边境有守军三十万,武卫将军是忠勇侯府的娘舅,你说,他有心要江山的话,怎么能不去拿兵权?”话落,他面无表情地道,“他拿兵权,我要女人,各取所需。”

  谢芳华忽然恍然,哥哥说秦钰和秦铮都是难缠的角色,她虽然相信哥哥的话,但也有疑惑,既然难缠,为何还轻易地喝醉酒火烧宫闱?原来是被秦铮算计,且被算计的同时也是自己顺水推舟了。

  两个难缠的角色相斗,而双方又各取所需?

  秦铮的需是她?忠勇侯府的谢芳华?为何?

  秦钰的需是漠北的三十万兵权?可是既然如此,那么为何前不久又请求舅舅传信要娶她的意思呢?

  她想得入神,一时间没有推开秦铮。

  崔意芝见此怔了怔,片刻后无奈地对秦铮道,“表兄,你们二人如此,让兄弟这个孤家寡人还如何下棋?”

  “不想下你可以滚!”秦铮不看他,随意地道。

  崔意芝一噎,顿时住了口。

  谢芳华醒过神,推开秦铮,从他怀里出来,同时狠狠地挖了他一眼。

  秦铮摊摊手,笑得赖皮,“忘了你的警告了,情不自禁,下不为例。”

  谢芳华轻哼了一声。

  “公子,三个酒盏取来了!”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梨花轩外。

  “扔进来!”秦铮吩咐。

  黑衣人应声,三个酒盏甩手扔上了梨花轩,手法奇快,只看到三道清亮的弧线,转眼间便轻轻巧巧地落在了梨花轩的古木桌子上。

  “好功夫!”崔意芝赞扬了一声。

  那黑衣人看了崔意芝一眼,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去将酒坛拿来!”秦铮笑看着谢芳华,语气松松软软。

  谢芳华瞥了他一眼,走到火炉前将那一坛酒搬到了桌子上,酒香梅香扑鼻。

  “万金一坛的凤竹青,好酒!”崔意芝轻轻嗅了一口气,看着秦铮道,“表哥果然会享受,美酒、美人,天作之福!”

  秦铮伸手搬过酒坛,轻轻让酒坛倾斜,坛中酒顺着坛口倾泻而出,转眼间,三个酒盏酒满,他放下酒坛,捻起一颗棋子落在棋盘上,对崔意芝道,“你输了,赏你一杯酒,滚吧!”

  崔意芝一怔,低头看向棋盘,须臾,他脸色变幻一番,失笑道,“果然是输了,表兄棋高一着,意芝佩服。”话落,他端起酒盏品了一口,酒水入口甘醇清冽,满口酒香,他道,“这么一坛酒就给一杯喝是不是太少了?表兄这般小气?”

  “本来想让你喝个够,但是我发现你的话太多了,难道让你喝醉了跑去皇叔那里满口胡言?”秦铮轻叱一声,“趁着他还没派人找来,你赶紧滚去吧!”话落,补充道,“记得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给我闭紧了嘴巴!”

  “也罢!反正我要住去你的落梅居,讨酒喝的时日长着呢!”崔意芝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站起身,再不逗留,离开了梨花轩。

  谢芳华看着崔意芝离开,想着这个清河崔氏的二公子见到皇上后,皇后会如何安置。

  清河崔氏是世家大族之首,清河崔氏的二公子的母族又是吕氏,皇上的母族也是吕氏。这等与皇权牵扯甚深的人物,用得好便是一把伤别人的利剑,用不好便是一把伤自己的利剑。

  不知道谢云继都与他说了什么,到底是怎么说的。

  而秦铮对崔意芝又打着怎样的主意?她至今竟有些看不透了!

  “看什么呢?他有爷好看吗?过来!”秦铮一把拽过谢芳华,见她转回头又要瞪眼,对她指了指对面的棋盘,“你看看他的棋,是不是死棋?这样一盘棋,你有本事救活吗?”

  谢芳华注意力顿时被转移到了棋盘上,慢慢地坐到了崔意芝刚才坐的位置上看棋盘。

  崔意芝的白子被秦铮的黑子围困,水泄不通,这样的一盘棋和那日秦铮逼迫她下的那一盘棋有很大的相似之处,但也有不同之处。

  那就是,那日的棋是一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棋,而这一盘棋的确是一局死棋!

  崔意芝的棋路从棋风上看,不像是钻牛角尖之人,可是偏偏每步走的都是死角,生生将自己困在了死门。

  而秦铮的棋路和那日与她下的棋路棋风也大为不同,而是剑走偏锋,似乎意在要的不是死局,而是大开大合之局,且还能困死人。

  “怎样?可有办法救活他?”秦铮勾唇笑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脸色沉静地摇摇头,“不能!”

  “如今你可是认输了?”秦铮挑眉。

  谢芳华嗔他,“这一局棋又不是我下的,凭什么是我认输?刚刚崔意芝不是已经认输了吗?”

  “可是崔意芝……他不是你看重的吗?”秦铮悠然地道,“他输难道不是你输?”

  谢芳华心思一动,她是谢芳华她才看重崔意芝,她不是谢芳华又为何要看重崔意芝?她忽然笑了笑,一手挥散了棋盘,将酒盏端起,轻轻抿了一口,不看秦铮,盯着酒盏中被梅花染成微红的酒液道,“我看重的人多了,难道谁输都是我输吗?”

  秦铮眨眨眼睛,“你若是看重的人是爷,那么便不会输了!”

  谢芳华忽然笑了,“爷,您地位太尊贵了,奴婢不敢看重您!怕死无葬身之地。”

  秦铮脸蓦地沉了下来,恼怒地搬过酒坛,对她道,“就给你一杯,这些酒再不给你喝了。爷对你的好你从来不屑一顾,不敢看重,你可真有出息!好酒喂了你肚子,还不如去喂落梅居的那两只小东西。”话落,他抱着酒坛转身出了梨花轩。

  没招呼谢芳华跟着一起走,他脚步踩着地面重重的,显然分外气恼。

  谢芳华看着秦铮拎着酒坛远去,少年风姿秀逸,清俊张扬,衣袂如风,多少洒意风流尽在他身上,她眸光深了深,收回视线,握着酒盏,看着酒盏中的酒,许久不动。

  清风吹来,梨花轩有着挥不去的酒香梅香。

  半个时辰后,林七匆匆跑来梨花轩,看到谢芳华懒洋洋地坐在古木桌前支着额头晒太阳,他“哎呦”了一声,说道,“姑奶奶,您怎么还在这里,快回咱们落梅居吧!您再不回去,白青和紫夜就快被二公子给玩死了。”

  “他怎么了?在做什么?”谢芳华看向林七。

  “二公子不知道怎么了,独自一人提了一坛酒回了落梅居,抓住白青和紫夜就往那两个小东西的肚子里灌酒,如今将那两个小东西都给灌吐了,他还不依不饶。小的实在看不过去了,大着胆子过来找你了。”林七苦着脸道。

  “他可真是……”谢芳华站起身,有些恼怒,拿畜生发什么脾气?有本事他灌自己啊!

  “快走吧!再晚点儿,我怕那两个小东西真会被他灌死了。”林七着急地道。

  谢芳华点点头,出了梨花轩。

  二人一前一后穿着小路往落梅居走,在一处岔路口,看到一群人正向落梅居方向而去,当前一人虽然没穿明黄龙袍,但那周身的气势也让谢芳华一眼就认出是那高坐在龙庭上的九五之尊。

  皇上果然找去了落梅居。

  谢芳华停住脚步,一把拽住林七,低声道,“别回去了,皇上去了落梅居。”

  林七一惊,刚要惊呼出声,被谢芳华一把捂住了嘴,他呆了呆,一口气憋在了心口,好半响才喘过气了,拿开谢芳华的手,低声道,“皇上去落梅居了,怎么办?会不会去找二公子的麻烦?”

  谢芳华摇头,“找麻烦也不会是大麻烦,你没见到英亲王和英亲王妃跟着吗?”

  林七放下心来,偷偷看了谢芳华一眼,见她脸色端凝,他悄声道,“小人刚才在您和二公子去梨花轩时去外面打听清楚了,皇上今日早上召见了岭南来的第六艘画舫,然后听说王妃要看第六艘画舫表演,就亲自带着人送过来了。”

  谢芳华点点头,当今皇上对英亲王妃甚是恩宠礼遇,也不是没有缘由的。

  林七看着她,“依小人看啊,皇上此次来英亲王府,且找去落梅居,怕还是因为您。”

  ------题外话------

  今日是三八妇女节,祝西家所有的妇女们节日快乐!嗯……也包括我自己,节日快乐!

  手里已经攒到珍贵的月票的美人们,这么美好的日子里,你们是不是该甩两张慰劳一下我这个辛苦码字的妇女呀?么么!

  今日上墙:妮妮宝贝儿888,童生,[2015—3—7]:“开看!我要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看、仔细看!相信这又是一个让我幸福、激动、牵挂的故事!”

  作者有话:必须是的,养文的美人们,京门已经足够肥了,可以开吃了。么哒!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八章暗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