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摆脱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垂下眼睫,皇帝能坐稳江山,当初英亲王府功不可没。就算如今江山稳固了,他不想谢氏坐大有朝一日威胁皇权,不想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那么还要依靠英亲王府这座大树。既然如此,作为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嫡子的秦铮就至关重要了,他身边被宠到极致如此护着的婢女,也就更让他注意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转移了忠勇侯府的主意力,可以让她更加速地做很多事情。

  “我看皇上今晚怕是要在英亲王府用膳,就算回宫,也要很晚。我既然不能见皇上,也不能干躲着,我出府一趟。稍后秦铮问起,你就告诉他,我出府了。晚上皇上走后我再回来。”谢芳华寻思片刻,对林七道。

  林七顿时惊吓不已,一把拽住谢芳华的胳膊,“听音姑娘,求您了,您可别再走了,您上次离开,小人险些被扒了一层皮。”

  “这次不会的!”谢芳华摇头,“公子爷正在气头上,恨不得我滚得远远的。我不去他面前碍眼,他求之不得。”

  “真的?”林七疑惑地看着谢芳华。

  “真的!”谢芳华点头。

  林七皱眉,拉锯片刻,也觉得今日二公子似乎是极怒,发了很大脾气,白青和紫夜都遭殃了。他点点头,“那好吧!二公子若是这回再要扒我的皮,下次我就再不敢放您出去了。”

  “嗯!”谢芳华笑了笑,转身从别的小道向后门口走去。

  林七蹲下身,自己也不敢回去了,蹲在地上数蚂蚁。

  谢芳华不多时便来到后门口,因为皇上来了英亲王府,很多人为了目睹天子丰仪,都跑去前院了,后门口有些空洞,谢芳华轻而易举地便出了英亲王府的后门。

  英亲王府的后街颇为安静。

  谢芳华目测了一下方位,不向往日一般向忠勇侯府走去,而是走向京城最有名的翠红楼。

  她转过了街道一角,便发现了身后有人跟随,且不是一个。她顿时惊醒起来,皇上微服出宫,怎么能不带皇室隐卫?皇室隐卫就算不监视英亲王府的内院,但岂能不监视外围?她垂下眼睫,若说数日前她不曾受内伤,那么三五个人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偏偏她为了救崔意端受了内伤,一等一等的皇室隐卫想要轻易甩开可不容易了。

  翠红楼是不能去了!

  忠勇侯府自然也不能回!

  谢云继那里自然也不能去!

  但是又不能留在这里坐以待毙,若是让后面的人知道她已经发现有人跟随,那么恐怕会立即上前来将她抓住带走严刑盘问。天下人谁都会顾及秦铮不敢对她动手,但是皇上却不会!

  心念电转,她忽然在街道的尽头看到了谢茵的马车,忽然一笑,向着那辆马车走去。

  不多时,便来到那辆马车前,轻巧地在马车走着的同时跳上了马车。

  车内不止坐着谢茵,也坐着范阳卢氏的女儿卢雪妍。

  二人正说着话,不想突然一个人跳上车,谢茵惊呼一声,刚要喊人,卢雪妍却看清了进来的人是秦铮身边的听音,立即捂住了谢茵的嘴。

  谢茵要出口的话被堵住,不解地看着卢雪妍。

  卢雪妍对她笑笑,“这位是铮二公子身边的听音姑娘,茵妹妹别怕!”

  谢茵没见过谢芳华,此时一听,顿时不喊叫了,仔细打量谢芳华,对她好奇道,“你就是铮二公子收的那个婢女?”

  谢芳华点点头。

  “你怎么上了我们的马车?”谢茵问。

  谢芳华垂下眼睫,低声道,“皇上去了英亲王府了,我不想做铮二公子的妾,不想被皇上指婚,所以就偷偷溜出来了,但是不知道去哪里躲一下,看到茵小姐的马车,也就上来了。”

  谢茵闻言顿时睁大眼睛,“你为何不想做铮二公子的妾?你是一个婢女,能得皇上亲口指给铮二公子的话,怎么也是个贵妾,能上皇室玉蝶的。你脑子没有病吧?这等好事儿不要?”

  谢芳华抬起头看着谢茵,柔柔地笑道,“做贵妾有做妻好吗?我为何要贵妾不要妻子?”

  谢茵闻言顿时呆住。

  连卢雪妍听到谢芳华的话也呆了。

  一个婢女连贵妾也不想做,原来是想做妻,可身份是个婢女,这不是异想天开吗?

  这让她们觉得实在是可笑!

  可是谢芳华偏偏一副认真的神色,让人笑也笑不出来,只觉得荒谬,可同时还觉得好勇气,敢躲避皇上,敢做英亲王府嫡出公子爷的妻子。若是寻常婢女,连想也不敢想的。

  但若是没这份胆识,恐怕也不会被秦铮看上收在身边了!

  二人惊诧的同时,又对她敬佩了几分!想嘲笑打击的话到底是消散于无形。

  “这位听音妹妹好胆识!”卢雪妍沉默片刻,笑看着谢芳华道。

  谢芳华想着范阳卢氏的女儿到底不同,被教养得八面玲珑,这转眼之间她就成为她的听音妹妹了,她笑了笑,没说话。

  “你可真是好样啊!谢芳华能让铮二公子费心求娶我本来就不忿,凭什么她一副病秧子还高高在上,不就是命好些出身好些吗?另外还有什么?大病多年藏着掖着不敢出府。你是婢女怎么了?就将铮二公子抢到手,去做英亲王府的未来主母,让谢芳华看看,她那个高高在上的嫡出小姐如何被一个婢女踩在脚底下。”谢茵提起谢芳华,顿时恨恨地鼓励听音夺位。

  谢芳华闻言笑了笑,“茵小姐说得对,铮二公子那么好,我既然能近水楼台先得了月。就不想放手了,怎么也要搏一搏。忠勇侯府的小姐病不好也就罢了,若是她真病好了,我也要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谢茵闻言大喜,一把拽住谢芳华的手,如遇见了知音一般,似乎又找到了共同的敌人,笑着道,“我帮你!”

  “谢谢茵小姐!”谢芳华回握谢茵的手,微微用力,笑着道谢。

  “还有妍姐姐,她和我一见如故,分外谈得来,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她也能帮你。”谢茵看向卢雪妍,“是吧?妍姐姐?”

  卢雪妍总觉得谢芳华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息,似曾相识,但到底她又说不出来那种气息是什么,见谢茵高兴,便顺着她点头,“不错,我和茵妹妹一见如故,合得来,听音妹妹不以身份低微看低自己,志向远大,是我等姐妹中的翘楚,当是敬佩。若是听音妹妹不嫌弃,有需要我的地方,我自然也会鼎力相助。”

  谢芳华笑着道谢,“那就多谢两位姐姐了!”话落,她悄悄道,“如今外面有二公子的人跟着我,可是我不想让人跟着,就是想让他找不到我着急,不知道两位姐姐可有办法让我摆脱跟随的人?”

  二人闻言一怔,铮二公子竟然派了人跟在她身后?

  看起来铮二公子的确是极其重视听音这个婢女了!

  卢雪妍想起在玉女河畔下赌注时,她一个婢女就胆子大地做主下了十暗注,而铮二公子不但不怪罪又加了十暗注。尤其还骑马载着她招摇过市,真是宠到极致,她一时沉思没开口。

  谢茵却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要是能对付谢芳华,她都觉得大有可为。于是,她兴奋地道,“这个好办,你跟我去我们家,我虽然没本事藏不了你,但是我哥哥能帮你。”

  “你哪个哥哥?”谢芳华心思一动。

  “我二哥,谢林溪啊!他可厉害了!”谢茵看着谢芳华,“你应该知道他的名声吧?”

  谢芳华在唇边品味了这个名字一番,笑着点点头,“林溪公子?我自然知道。那就劳烦茵姐姐寻求他相助我了。”

  “没问题!”谢茵痛快地点头,同时对外面催促车夫,“快点儿赶车回府!”

  车夫闻言立即挥鞭,马车加快了一倍的速度跑了起来。

  “你竟然跟铮二公子玩捉迷藏,你可真有意思!”谢茵对着谢芳华笑着打趣。

  谢芳华垂下头,面上染上一抹粉红,“他宠我,就吃着一套。”

  “也就是你吧!这么多年了,南秦京城你可是独一份能到铮二公子身边的女子。可没有一个女子能靠近她的。当年,那个谢芳华不算。只说从前,卢雪莹疯了似地喜欢他,围追堵截,处处追随,几乎哪里有铮二公子,哪里就有卢雪莹了。可惜,到头来不但没得到他,反而还惹恼了他。哦,我竟忘了,铮二公子对卢雪莹大怒是因为你呢!”谢茵道。

  谢芳华低声道,“当初我刚到铮二公子身边不几日,不熟悉京中情形,不知怎么地惹了卢小姐。正巧铮二公子在,为了护我,也就怒了。我算是得罪了卢小姐。”话落,她歉然地看了卢雪妍一眼。

  “你看妍姐姐做什么?她和卢雪莹不一样,卢雪莹是左相的女儿,而她是范阳卢氏的女儿,虽然左相府和范阳卢氏牵连甚深,同时卢氏。但卢雪莹因为出身在相府,还是自诩高高在上,不怎么与堂姐妹亲近。所以,论私情来说,虽然因你而起,但责任全在铮二公子,与你无关,妍姐姐不会怪你的。”谢茵话落,问卢雪妍,“是吧妍姐姐?”

  “茵妹妹说得没错!是这样的。当初的事情我也听说了,的确是她对你找茬在先,才惹怒了铮二公子冲冠一怒为红颜了。”卢雪妍笑着道,“这件事情传扬开的时候,很多茶馆酒肆都当做一件风月韵事儿在谈论呢!”

  谢芳华不好意思地笑笑。

  “你可真是有福气!能被铮二公子看重,不过我看你确实也有不同寻常之处。比我们这些千金小姐还都像千金小姐。就是出身是一个婢女,可惜了。”谢茵看着谢芳华,为她感慨道。

  “听说听音妹妹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卢雪妍询问。

  谢芳华点点头。

  “就算是孤儿,应该也有出身之地,听音妹妹和我二人熟悉了,不知可方便告知?”卢雪妍又道。

  谢芳华看着卢雪妍,认真地道,“不是我不告诉两位小姐,实在是我对以前没有多少记忆,只记得是由一个道士抚养长大的,后来道士仙逝后,我就被人骗去了暗室倒卖,几经周折,到了钱家班子,后来又被铮二公子要到了身边。”

  “怪不得你身上有一种脱俗的灵气呢!原来是被道士抚养长大的。”谢茵顿时信了。

  卢雪妍点点头,轻声道,“上天不会让一个受过许多苦的人不幸福,也不会让一个人一辈子不受苦。所以,听音妹妹如今遇到铮二公子可真是苦尽甘来了。以后会更好的。”

  谢芳华点点头,“我若是能嫁给她,自然是最好的。”

  “有我们帮你,一定会的!”谢茵打定注意,誓死不让谢芳华得逞。

  谢芳华沉默地看着谢茵,若说她和谢茵自小不曾见过面,第一次见面就是宫宴那日,她无论如何都不明白谢茵对她为何有如此大的恨意,恨不得帮别人拆散她的姻缘。若说出身也是错的话,那么她对谢氏大房的家教实在不敢恭维。

  同样姓谢,看看谢伊,再看看谢茵,同样是谢氏旁支的女儿,截然相反的两种脾性。敏夫人和明夫人的家教真是差了一个天上地下。

  “小姐!回府了!”车夫来到一处府邸门前,勒住马缰,对车内恭敬地道。

  “到了!走,你跟我下车!”谢茵伸手拽住谢芳华。

  谢芳华任由她拉住手,点点头。

  谢茵伸手挑开车帘,拉着谢芳华跳下车,然后回头对卢雪妍招呼,“妍姐姐,下车啊!你来过我们家两次,早已经熟悉了吧?不用我引路了!”

  卢雪妍笑着摇摇头,“自然熟悉了,不用了。”话落,她提着裙摆端庄地下了车。

  谢茵拉着谢芳华往府里走。

  卢雪妍微笑着跟在二人身后。

  谢芳华明显地感觉后面跟随的人一直地跟到了谢氏大房的院落,她浅浅微笑,当做不知。

  进了府内,一位老管家迎了出来,欢喜地道,“小姐您回府了?”话落,他又恭敬地招呼,“雪妍小姐好!”话落,又看着谢芳华问,“这位姑娘是……”

  “她是铮二公子身边的听音姑娘!”谢茵随意地说道。

  老管家一惊,仔细地打量了谢芳华一遍,不知道谢茵怎么就将这位流传得街头巷尾都知道的铮二公子的婢女带进府了。连忙道,“听音姑娘好!”

  “管家伯伯好!”谢芳华客气地称呼了一声。

  老管家连忙道了句“老奴不敢当”,之后对谢茵悄声道,“荥阳郑氏来客人了,茵小姐,您还不知道吧?大夫人刚刚就吩咐老奴派人出去找您,不想您回来了。”

  “荥阳郑氏?姐夫的家人?”谢茵一喜。

  “是啊,大小姐的婚期不是定在三月吗?如今已经正月了,荥阳郑氏的人来拜年,准姑爷一起来了。如今就在内苑。”老管家道。

  “哎呀,我还没见过姐夫!”谢茵有些心痒,想要前去,但又觉得丢开卢雪妍和谢芳华不太好,有些犹豫不知道如何处置。

  “小姐,您先请两位姑娘去翠庭轩坐坐,您先去见过荥阳郑氏的人,然后再陪两位姑娘。既然您知道郑氏来人了,总不能不露面。”老管家给谢茵出主意。

  “是啊,茵妹妹,既然府中来了客人,你就赶紧去见客,不用理会我和听音妹妹。正如管家说,我们去翠庭轩坐坐,等着就好。”卢雪妍道。

  “不错!茵小姐去忙吧!”谢芳华也开口。

  关于谢氏大房的大小姐与荥阳郑氏嫡长子的婚约之事她知晓。因敏夫人出生在赵郡李氏,英亲王妃的表弟娶了赵郡李氏的嫡女,又因清河崔氏二老爷结发嫡妻出生在荥阳郑氏,也就是听言的娘,英亲王妃和死去的嫂嫂交好,抚养了听言。所以,基于这多层关系,为了和英亲王妃更亲近一层,把上这颗大树,所以,有些没落的荥阳郑氏入了敏夫人的眼,将她的大女儿许给了荥阳郑氏的嫡长子。

  谢氏大房虽然是旁支,但也是一颗硕大的旁支,加之敏夫人有夺爵位的野心,以及皇上的忌惮和对忠勇侯府的小心,难保为了除去忠勇侯府而动手扶持谢氏大房分离谢氏。所以,荥阳郑氏的嫡出一脉也觉得有利可图,于是,两方结亲异常顺利地定下了。

  这也是应了各有所图。

  “我二哥呢?他在哪里?”谢茵看着谢芳华,想起答应她的事儿,她觉得郑氏的人虽然重要,但是打击谢芳华更重要,先帮她摆脱铮二公子跟着的人再说。

  “二公子如今也在见客,就在内苑。”老管家道。

  “这样啊,听音妹妹,这样,你和妍姐姐去翠庭轩,稍后我带着二哥去找你们。”谢茵对谢芳华和卢雪妍说完,不等二人开口,便对老管家道,“你带着她们去翠庭轩,好好招待,不要怠慢了。”

  “小姐放心!”老管家点头。

  谢茵不再逗留,匆匆向内苑跑去。

  “两位姑娘,请随老奴来吧!”老管家对二人一拱手,做了个请字。

  谢芳华和卢雪妍点点头。

  老管家带路,领着二人向后院的翠庭轩走去。

  谢氏大房的门庭院落也分外华美阔气,但是比起来忠勇侯府,到底是差远了。

  谢芳华上一世来过谢氏大房,对谢氏大房的院落熟悉几分,如今故地重来,心境到底是不一样了。尤其这一次是作为谢茵的客人避难而来。

  一路上遇到几名婢女小厮,都好奇地对谢芳华打量。

  绕过了熟道回廊,不多时,来到了后院的翠庭轩。

  翠庭轩内无人,老管家停住脚步,对谢芳华和卢雪妍道,“两位姑娘暂且小坐片刻,老奴去吩咐人给两位姑娘拿来些点心瓜果,茵小姐性子急,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来这里陪着两位姑娘。”

  二人齐齐点头。

  老管家匆匆离开了翠庭轩。

  谢芳华坐在桌椅上,打量着谢氏大房后院,大约是有想和忠勇侯府攀比的心,所以,谢氏大房的后院风景之处修葺得与忠勇侯府有几分相似,但到底不如忠勇侯府富贵深厚,所以,虽然华丽,但是不见精致。

  “听音妹妹,你觉得谢氏这大房院落如何?”卢雪妍看着谢芳华笑问。

  听音回转头,看着卢雪妍,这位范阳卢氏自小被悉心教养的嫡女自然是比谢茵有脑子,话语试探,言谈有些保留,她笑笑,“我只见过英亲王府的院落,谢氏大房比英亲王府的话,浮夸不实。”

  卢雪妍掩唇而笑,“听音妹妹心眼太实,在谢氏大房的地盘,却如此说谢氏大房,这样的话当着我的面说说也就罢了,可千万别在茵妹妹面前说,她会不喜的。”

  谢芳华颔首,“多谢妍小姐提醒!”

  “我对你一口一个妹妹,你也别妍小姐的了,我们都熟识了,你就不必如此见外了,也就和茵妹妹一样喊我妍姐姐吧!”卢雪妍笑着道。

  谢芳华从善如流,喊了一声,“妍姐姐!”

  卢雪妍眉目笑开,“你果然是个讨喜的!怪不得铮二公子喜欢你。”

  谢芳华垂下头,“再喜欢有什么用?我的身份摆在这里,终究是痴心妄想?”

  “咦?你方才在车上不是很有勇气吗?怎么如今到如此给自己泄气了?”卢雪妍讶异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笑笑,“不在富贵门庭中,不知门庭之富贵!就算我有心,也是有些力不从心。看谢氏大房而观忠勇侯府,到底是我与忠勇侯府的小姐的身份差得极远。”

  “不就是身份吗?”卢雪妍伸手握住谢芳华的手,本来对她还有些戒心,因为她出现的太突然了,而且跳上马车的动作也太快,让她不得不防范,如今一番交谈,见她果然是一颗心扑在了秦铮的身上,喜欢一个男人到骨子里的时候,有任何奇怪的举动都不算奇怪。就如她对李沐清。

  想起李沐清,她对谢芳华放开了顾忌,轻声道,“我见过谢芳华,到底是忠勇侯府养出来的闺阁小姐,气度姿态确实不一般,但可惜了一副身子骨弱不禁风,哪如妹妹灵动健康,你也别灰心,门庭富贵不算什么?皇上对忠勇侯府忌惮,就算铮二公子和谢芳华有了婚约,英亲王成了皇上和忠勇侯府的之间夹着的那个饼,但是和江山比起来,皇上也是先想着江山,而铮二公子胳膊真能拧得过大腿吗?”

  谢芳华沉默着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卢雪妍。

  卢雪妍见她认真地听着,低声继续道,“据我所知,铮二公子以前没喜欢任何人,对谢芳华多年来不曾问津,为何突然要娶她了呢?你不觉得奇怪吗?或许是不是可以猜测英亲王府和皇上对忠勇侯府合唱了一出戏呢!拿谢芳华做引子,引燃忠勇侯府呢!所以,比起谢芳华富贵给她带来的危险来说,你身份地位算什么?铮二公子如此护着你,喜欢你,比什么都强。也许,你真能以婢女的身份嫁给他也说不定呢!毕竟铮二公子可是个不羁世俗的人,向来不怎么忌讳规矩礼数。凡事搁在他身上,都不奇怪。”

  谢芳华闻言露出讶异之色,“英亲王府和皇上对忠勇侯府合唱了一出戏吗?”话落,她眼睛一亮,看着卢雪妍道,“妍姐姐,你说得也有道理!这么说,我还真不能被谢氏的富贵给吓到。”

  “是啊,你怎么能被吓到呢!不知道如今多少人都羡慕你呢!连我也羡慕你能跟在铮二公子身边。”卢雪妍拍拍她的手。

  谢芳华看着卢雪妍,“妍姐姐难道也喜欢铮二公子?”话落,她笑得有些腼腆道,“我知道这南秦京城有很多小姐们都喜欢我家二公子的。”

  卢雪妍弟弟咳嗽了一声,摇摇头,“的确是有很多人都喜欢铮二公子的,但我却喜欢的是另有其人。妹妹宽心吧!我是不会跟你抢铮二公子的。”

  谢芳华眨眨眼睛,疑惑地看着卢雪妍,“另有其人?姐姐连铮二公子都不喜欢?还有谁比我家二公子更好?”

  “哎呦,听音妹妹你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铮二公子是很好没错,但在我心里,她也不是最好。”卢雪妍有些羞涩地撇开头,脸有些微微红晕。

  谢芳华看着卢雪妍,即便被范阳卢氏自小培养又如何?到底是没法培养她的情根,三两句话小儿女的情长便柔丝百结了。她继续顺着她的话道,“难道是燕小侯爷?”

  “别提他!不是!”卢雪妍摇头,“算起来,我还要感谢忠勇侯府的谢芳华,若不是她,燕亭怎么会离开,我和他的婚事儿又怎么会结不成了?”

  “燕小侯爷不错,只是可惜错付了情意!”谢芳华淡淡道。

  卢雪妍点点头,对于燕亭显然没什么情绪,说道,“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要嫁给燕亭,便没做别的想法。我准备好了做永康侯府儿媳妇儿的时候,偏偏他走了,上天也算是跟我开了一个玩笑。”

  谢芳华看着她,试探地问,“妍姐姐,我一直不太明白,永康侯府和范阳卢氏是如何结的亲?据说很早之前就定下了?”

  卢雪妍摇摇头,“我也不大清楚,从小记事起,就听族里长辈们说要嫁进永康侯府,是很久之前的渊源吧!”

  谢芳华点点头,“既然妍姐姐不喜欢燕亭,如今他离开,也是好事儿一桩。”

  “但就算他离开,这一桩亲事儿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解除。”卢雪妍叹了一口气,“除非,我找到一个比永康侯府更适合结亲的人。”

  “妍姐姐喜欢的人不是比永康侯府燕小侯爷更适合的吗?”谢芳华问。

  “你这个小丫头,看着一副沉静的模样,其实好奇心比谁都大,相处短短时间,你就要套我的话了。”卢雪妍忽然笑了,看着谢芳华,见她抿嘴笑,没有任何恶意,只是眨着眼睛,灵动好奇,她道,“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也不是不能说,我喜欢的人是右相府的李公子。”

  “李沐清?”谢芳华睁大眼睛,佯装意外。

  “是啊,就是李沐清!”卢雪妍点头,黯然地道,“但是左相府和右相府这些年关系一直很微妙,我叔叔卢勇这些年锋芒太凌厉,对右相多加排挤。尤其我和燕亭的婚事儿被搅浑得如此模样,也算是被他遗弃,右相府门第清高,就算我顺利解除婚约,右相府怕是也看不上范阳卢氏和我。”

  “若是李公子,的确很难!”谢芳华实话实说。

  “你这张嘴,就爱说实话,又惹人厌,还让人厌不起爱。”卢雪妍笑着点谢芳华额头。

  谢芳华看着她娇俏的模样,也笑了起来。这一刻,她觉得,人其实没有好坏之分,有的无非是利益不同。就比如谢茵,只不过是针对忠勇侯府的小姐而已,无论谁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她都针对,她针对的是一个叫做谢芳华的名字,而不是她本身。卢雪妍那日在宫宴上在永康侯夫人身边温婉端庄,柔顺乖觉,到底也不过是因为婚约,她如今是听音,没有与二人的利益纠缠时,却可以开心地聊着天。

  “喂,你们说什么呢?笑得如此开心!”谢茵蹦蹦跳跳地跑来了翠庭轩。

  谢芳华和卢雪妍顺着声音转身,便见到谢茵跑来,她的身后跟着谢林溪。

  ------题外话------

  谢谢昨日节日里西家美人们送的礼物和祝福,我都收到了,打包了,爱你们。么哒!

  过些天我家这里桃花节,我去用眼睛和相机采撷些桃花美人来,争取,让还不是妇女的咱们家的女孩们,今年都走桃花运!

  今日上墙:醉小妞,lv3,状元[2015—03—08]“好奇某同学会送礼物?会请你吃大餐麽?嘿嘿~节日快乐~>

  作者有话:嗯,送了我两件东西,一条牛仔长裤,一条牛仔短裤,一个天价,一个地价。还没到季节,两条都穿不了。但是我也愉快地不计较了。毕竟,比没送强。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九章摆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