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仁心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到底是亲兄妹,在忠勇侯府除夕夜宴上击鼓传花那日谢林溪打了谢茵一巴掌,也不曾真正记仇让兄妹反目,谢茵的仇是记在了她的身上。

  谢芳华看着谢林溪,他似乎极为喜欢紫色,今日依然穿着一件紫色软袍,腰间挂了一块玉佩,玉佩上刻着一个溪字。步履轻缓,浑身透着一股清流的书卷气,和谢氏长房院落的浮华全然不相称,他就像谢氏长房那一缕明月清风,刚一到来,连周遭的气息都不一样了。

  “听音妹妹,这就是我二哥!”谢茵跑到近前,拉住谢芳华,伸手对谢林溪一指。

  谢芳华慢慢地站起身,看着谢林溪,微微弯身一礼,并没有说话。

  谢林溪也看着她,眉目探究,似是剖析她牵来谢氏长房的用意,又似在揣摩打量她有何过人之处让秦铮捧在手心里。

  “林溪公子!”卢雪妍也站起身,对谢林溪微微一礼。

  谢林溪来到近前,笑了笑,“卢小姐免礼。”话落,他看向谢芳华,道了一声,“这位就是铮二公子身边的听音姑娘?”

  “二哥,我刚刚不是告诉你了吗?她自然就是听音姑娘。”谢茵口快地道。话落,又低声道,“你快帮帮她,让他摆脱铮二公子跟着的人。”

  “妹妹,你尽胡乱答应不能做到的事情,铮二公子的人是那么好摆脱的吗?况且这位听音姑娘是铮二公子的婢女,早晚要回英亲王府。若是铮二公子的人跟丢了,如今进了咱们府,铮二公子找不到她,岂不是要来找你要人?”谢林溪训斥谢茵,“届时你该怎么办?”

  谢茵一噎,转头看向谢芳华问,“也是,若是找我要人怎么办?”

  谢芳华闻言笑了,“先帮我摆脱了尾巴,到时候我家二公子要人时就将我再交出去呗!”话落,她对谢茵道,“茵姐姐莫不是忘了我的目的?我意在不是真正地躲,而是那个位置。”

  “啊?对啊!”谢茵恍然大悟,松开谢芳华,过去抱住谢林溪的胳膊央求他,“好二哥了,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你就帮帮听音吧!我和她一见如故,帮她也是帮我。”

  “怎么帮她也是帮你了?”谢林溪不买账。

  “我讨厌谢芳华,自然要帮听音嘛!你知道的。”谢茵道。

  “你啊!芳华妹妹哪里得罪你了?你处处针对她做什么?”谢林溪无奈地看着谢茵。

  “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哥?胳膊肘往外拐?你忘了那日除夕晚上从忠勇侯府回府娘怎么训斥你了?说你不帮亲妹妹,反而帮着外人?难道你还想要娘训你吗?”谢茵威胁谢林溪。

  “同是姓谢,何必争斗!”谢林溪撇开头,“我不会帮你的。”

  谢茵顿时跺脚,恼道,“你若是不帮我,我就去找大哥了,你知道的,大哥他一定会帮我的,但是帮不好,办砸了,到时候铮二公子打上门。也是因为你不帮我惹的祸。”

  谢林溪顿时无言。

  “走,我带你去找我大哥!”谢茵拉上谢芳华就走。

  “站住!”谢林溪喊住二人。

  谢茵立即笑着转回头,“二哥,你是不是要答应我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谢林溪揉揉额头,寻思片刻,对她道,“让我帮忙可以,但是这位听音姑娘得交给我,我带她脱身,你不能再管了。”

  谢茵皱眉,看着谢林溪,“你可别把她送回英亲王府府去!糊弄我!”

  “不会!”谢林溪道。

  “听音,你说呢?”谢茵看向谢芳华。

  “多谢林溪公子了!只要公子肯相助,我就感激不尽了。什么办法都可以。”谢芳华道。

  谢林溪点点头,转身向院外走去,“既然听音姑娘同意,这便与我一起走吧!”

  谢芳华点头,抬步跟上谢林溪。

  “喂,二哥,你要带她出府?”谢茵一怔。

  “你堂堂皇皇地将人带进府里来,我自然也要堂堂皇皇地将人送出去。难道你真要届时秦铮找来咱们府砸场子吗?”谢林溪头也不回地道。

  谢茵顿时住了嘴。

  “茵妹妹宽心吧!既然林溪公子相助,一定没问题。”卢雪妍劝慰谢茵。

  谢芳华回头看了谢茵和卢雪妍一眼,笑着道,“改日我空闲了再出来和两位姐姐玩耍,今日就先别过了。”

  卢雪妍点点头,“听音妹妹仔细一些!有些事情,不要做得太过火,适可而止,若是惹恼了铮二公子,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知晓分寸,妍姐姐放心吧!”谢芳华颔首。

  “你有空闲了一定给我下帖子啊!”谢茵嘱咐谢芳华,她觉得和谢芳华很投脾性,还没好好坐下来聊一些闲话,她便被她哥哥给带走送出府了,有些不舍。

  谢芳华笑着点头,“一定!”

  谢林溪回头看了谢芳华一眼,正巧看到了她唇边那浅浅的柔和的笑,他怔了一下,转回头,带着他往府外走去。

  谢芳华跟在谢林溪身后,想着谢氏长房的二公子出身在这里,可惜了他的清骨。

  一前一后无话,顺畅地出了谢氏长房。

  谢林溪吩咐人备车,不多时,谢府大房的车夫已经备好了两辆车。

  谢林溪上了第一辆车,对谢芳华指指第二辆车。

  谢芳华点头,有些明了他的用意,上了第二辆车。

  谢林溪坐在车内,挥手招来一人,低声吩咐了一句,那人点点头,谢林溪放下了帘幕,两辆马车同时走了起来。

  方向是英亲王府。

  任人见了,就是谢林溪送听音姑娘回英亲王府。

  谢氏长房所住的院落位置自然不是在特别繁华的主街望族之地,只不过是望族的边缘。所以,距离英亲王府的路程还是有些远的,而且岔路口也多。

  不多时,两辆车走着走着便拉开了距离。

  谢芳华透过帘幕缝隙发现大街上忽然出现了好几辆与她和谢林溪乘坐的一模一样的马车。她笑了笑,谢林溪果然有办法。

  走了一会儿,一辆马车与谢芳华的马车错身而过,谢芳华瞬间从车厢内窜出,眨眼便上了另外一辆车。

  时间不过是眨眼之间,尤其是她的身手极好,她离开或者进入一辆车并没有使得帘幕晃动发出动静。

  两辆车继续向前走,车夫挥着鞭子,没有丝毫察觉。只不过两辆车走的方向正好相反,

  谢芳华进了这辆马车后,才发现这辆马车不是空车,而是里面坐了一个她想也没想到的人。她看着那个人,有些愕然。

  谢云继双腿担在车沿,身子倚着车框,手里拿了一本书,一副闲适恬淡的模样。谢芳华上了车,他头也没抬,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愕然,笑着道,“芳华妹妹,见到我很意外?”

  谢芳华的确是有些意外,她出府的目的之一就是想找他,不想被皇室隐卫盯上,如今依靠谢林溪脱身,不想却上了他的马车,看着他问,“你怎么在这里?是谢林溪找你帮忙的?”

  谢云继摇摇头,“这件事儿对他来说是小事儿,用不到寻求我帮忙,他自己就能帮了你。只不过是我听人禀报你出府的消息,且遇到皇上的人跟踪了,本来也在家闲得慌,索性就来接应你了。”顿了顿,他道,“不过是顺水行舟,他这个办法不错,混淆了皇室隐卫的视线。”

  谢芳华了然地点点头,“我正想找你,如今你来接应我,最好不过。”

  谢云继忽然放下书本,看着她道,“你的武功怎么忽然退步这么多?连几个皇室隐卫都摆脱不了了,受了内伤?”

  谢芳华点点头,她若是不受内伤,几个皇室隐卫还不看在眼里。

  “怎么回事儿?”谢云继打量谢芳华,她眉目虽然一如往昔沉静,但眉宇间的气色虚浮惨淡,显然这种是因受了内伤且又失血过多才导致的。

  谢芳华看了谢云继一眼,有些疲惫地靠在车壁上,对他道,“清河崔氏三公子崔意端的血毒是我解的。”

  谢云继忽然眯起眼睛,“我听说清河崔氏三公子崔意端的血毒被两个隐世的神医给解了,原来是你暗中做的。昨日在玉女河见你,我就看出你疲态虚弱,恐怕这次血毒让你付出了很重的代价,我知道清河崔氏如今的当家主母是吕氏的人,为了得到崔氏嫡系产业,她不惜以一个小儿子做代价来除去听言成就另一个儿子,本来这等事情应该是秦铮处理才是,可是他却将包袱作为聘礼扔给了你。”话落,他语气忽然加重,有些凌厉地质问,“他给了你什么?让你如此不惜自伤为代价也要接下这个包袱救听言?”

  谢芳华看着谢云继,自认识以来,他身上虽然没有秦铮那种张扬轻狂,不羁隽傲,但也有一种洒意轻慢的姿态,按理说,该不是爱疾言厉色的人。今日能对她说出这番话,还如此凌厉,确实也是一番心意难得了。她看着他,不由笑了。

  “你笑什么?”谢云继不满地皱眉,“回答我的话。”

  谢芳华笑意多了几分暖意,摇摇头,“第一,他送的是聘礼,我无法拒绝。”

  “少拿这个说事儿!你若是真想拒绝,别说他送的是聘礼是个麻烦,就是送你一座英亲王府,你也未必会看得上收下。”谢云继沉下脸。

  “你等我说完啊!”谢芳华无奈地看着他。

  “你最好给我实话实说,少拿这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搪塞糊弄我。”谢云继哼了一声。

  谢芳华看着他好笑,轻声道,“第二,我要做的事情,我发现,只一个谢氏还不够。”

  “什么意思?”谢云继挑眉。

  “这个世上,没有谁能一直独大,谢氏这棵常青树,有多少人早就想将它砍倒了。不仅仅是皇室。”谢芳华收起笑意,“世家大族,名门望姓,还有很多都想要谢氏倒台,谢氏不倒,别人怎么爬上来?皇上要想搬倒我们谢氏,只靠一个皇室不够,势必要拉上其他世家大族。比如说,清河崔氏、范阳卢氏、赵郡李氏、荥阳郑氏,还有其他列如吕氏、王氏。”

  谢云继面色染上端凝,“你说得对!从你给了我谢氏所有经济脉线,我仔细研究一番,之后发现确实背后在有很多只手推动阻挠谢氏,不止皇室一家。”

  “所以,我要做的是不止整顿谢氏,也要联合其余世家。成择合,不成则毁!”谢芳华抿起嘴角,“清河崔氏既然有机会送到我面前,我又如何能不抓住?”

  “但是这等事情不急于一时?也犯不着你自己糟蹋身子去救一个被他娘当成棋子的娃子。你若是身子骨毁了,还妄想什么与皇室抗衡?”谢云继又涌起恼怒。

  “除了这两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爹娘死于血毒。”谢芳华低声道。

  谢云继一怔,看着她,顿时沉默下来。

  诸多理由,也不及这一个理由吧!曾经正值年华的忠勇侯府世子谢英和夫人崔玉婉双双遇难,曾经京城双绝少其一,天下二美也有一人陨落黄泉。

  当年,据说天下为之叹惋!可是真正伤心的人,只有忠勇侯府的至亲之人。

  谢氏的旁支也不过是大多暗中或叹息或感慨或偷笑。

  谢云继沉默片刻,对谢芳华点点头,“若是这样,也就怪不得你了。”

  谢芳华抬起头,对谢云继露出笑意。

  谢云继板起脸,“可是你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得到回报了吗?别告诉我你这一行只付出,没做成什么?”

  “怎么会?”谢芳华摇摇头,笑着道,“崔意芝不是被引进京了吗?你不是也见过他了?”

  谢云继顿时笑了,“我和崔意芝相熟几年,但也不过是相熟而已,他是清河崔氏的一枝独秀。心思也是极深,更是极其狡猾,再加之他的母族是吕氏,是皇上母族亲族,若是拉过来,不容易。”

  谢芳华勾了勾嘴角,“正因为他的母族也是皇上的母族吕氏,所以,才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才能起到想象不到的作用。”

  “用好难!就英亲王和清河崔氏二房的牵连来说,英亲王府更向着听言,他毕竟是在英亲王府长大,这么多年,崔意芝对英亲王府未踏过门,虽然也是姑侄,但有多少感情自不必说。另外,和忠勇侯府来说,如今满朝文武,名门世家,都知道皇上之心,而皇上这些年来又一直暗中筹谋宠络各大世家,可是咱们老侯爷秉持着忠君为国,却避其锋芒,这些年一直避世隐退,曾经有些想要争的人,没有老侯爷扶持,都被皇上打压下去了,如今你要重拾起来,谈何容易?崔意芝若是选择皇上,也不意外。”

  谢芳华轻轻吐出一口气,唇边绽出一抹笑意,“若他向着皇上,那么清河崔氏我就要除去!他没得选择。”

  “除去吗?皇上如今也盯上崔氏了,尤其是崔氏还有个姓吕的主母,除去不易。”谢云继道。

  “若是不能用,不易也要除去!”谢芳华坚定地道,“我最不怕的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上拔毛,无名山我都给毁了,何惧一个区区清河崔氏?崔意芝最好是个真正聪明的人。否则,只能作为垫脚石。”

  “无名山是你毁的?”谢云继睁大眼睛。

  谢芳华挑眉,“云继哥哥不信?”

  谢云继偏过头,忽然笑了一声,然后又转回头来看着谢芳华,笑道,“你这个小丫头,我一直奇怪无名山怎么会被区区天雷就给毁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尤其无名山毁了你却还完好地活着回来了。原来竟然是你给毁的。”

  谢芳华笑了笑,怅然地道,“从踏入无名山的那一刻,我就想着如何能毁了这把皇室的利剑,用了八年的时间,终是给毁了。踏出满目残骸,黑灰一片的无名山之后,我即便想流泪,也必须笑着。天下就没有有志者做不成的事儿!”

  谢云继将手放在谢芳华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两下,说道,“毁得好!”

  谢芳华偏头瞅了谢云继一眼,见他的手没立即拿开,她也没躲开,少年俊秀,眉目清华。谢氏盐仓最出色的继承人,有着一双和哥哥一样的眼睛。

  车内静了片刻。

  谢云继撤回手,从怀里拿出两页纸递给谢芳华,低声道,“这是我七日来查询出来的谢氏可用名单和必须除去的名单,你过目一下,看看如何处理。”

  谢芳华接过两份名单,先入目在眼前的是一份必须除去的名单,赫然写着谢氏长房,之后便是谢氏米粮,然后是谢氏三房和谢氏旁支大约四五十家。她眯了眯眼睛,盯着这份名单许久没移开眼睛。

  谢云继静静地看着她的表情,眉目黑不见底。

  马车慢慢地走着,车轱辘压着地面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许久,谢芳华放下这份名单看另一份名单,谢氏族长一脉、谢氏盐仓一脉、谢氏四房、五房、六房以及谢氏旁支大约百多家。

  她看了片刻,轻轻吐出一口浊气,“这一份名单还稍许有些安慰,到底是维护谢氏一脉的人还是多一些。”

  谢云继看着她,“能在这两份名单刻印上名字的,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余没刻上名字的,便是细枝末节,依附于这些支系生存,做不出什么,不必理会。”

  谢芳华点点头。

  “你有什么想法?”谢云继问。

  谢芳华抿唇,“谢氏长房一脉的谢林溪,除去可惜了。”

  谢云继眸光缩了缩,“的确是可惜!他是谢氏长房的俊才,文武双全,又有君子仁风,行事也光明磊落,与谢氏长房其他人对比来说,他就是谢氏长房的异数。”

  “能不能有办法留下他?”谢芳华问。

  谢云继看着她,“谢氏长房一脉这些年与永康侯府走得极近,永康侯府拥护皇室,再加上皇上这些年有意地筹谋,击垮谢氏,分流击破,使得谢氏长房背地里参与了许多皇室的密事,要脱离出来不易。”

  谢芳华沉默下来。

  “更何况谢林溪总归是出身谢氏长房,谢氏长房所有人都是他的血脉至亲,你若是除去谢氏长房,势必对谢氏长房要抽筋扒皮。谢氏长房的大老爷和敏夫人早就有夺忠勇侯府而代之的心,若是将他们伤筋动骨,那么誓必鬼哭狼嚎地抗衡,那么谢林溪看至亲受难,就算不想出手,也只能被迫出手了。”谢云继道。

  谢芳华手放在膝盖上,轻轻地捻着,锦绣华贵的衣料被她不多时便捻出了褶痕。

  谢云继对她笑笑,“你若是舍不得谢林溪,那么可以试试拉拢他,看看他能不能自己选择拔除谢氏长房这棵往别人家墙里钻的红杏。”

  谢芳华偏头看他。

  谢云继撇撇嘴,嘀咕道,“你若是真舍不得,倒也不是不可行!谢林溪是个聪明的。”

  谢芳华翻了个白眼,伸手捶了谢云继一拳,又气又笑地道,“云继哥哥,我就是舍不得,同样是姓谢,草木同根,虽然是嫡支和旁支,但到底是打断骨头连着筋,一笔写不出两个谢字来。”

  谢云继挨了一拳。这一拳虽然不重,但也不轻,他“咝”了一声,瞪了谢芳华一眼,“你武功不是折损了一半吗?怎么拳头还这么有劲?”

  “我是失血过多,提不起力,受了些内伤,折损了气血。但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谢芳华瞟了她一眼,手里拿着两张纸抖了抖,对他道,“别的府邸我没有意见,这谢氏长房要好好计量。为着个谢林溪,若是真能挽回谢氏长房,也是值得,毕竟谢氏长房也是一大支。”

  谢云继点点头。

  “如今你能不能带着我找一处隐秘的地方,然后再将谢林溪约到那里,我当面与他谈。”谢芳华道。

  “隐秘的地方不缺,将谢林溪约到那里也是容易,但是你确定真为了他对谢氏长房颇费周折?”谢云继挑眉,“你要知道,敏夫人,谢茵,谢氏长房除了谢林溪的所有人,都对忠勇侯府有取而代之之心,尤其是谢茵想取而代之你。”

  “那又怎样?”谢芳华笑笑,“她只不过被敏夫人给宠坏了而已,本性倒不坏。”

  “除去谢氏长房,若是连根拔起,快、狠、准,那么省去很多麻烦,也会打皇上一个措手不及。可是若是你想因为一个谢林溪挽回谢氏长房的话,波折可就多了。”谢云继道。

  “云继哥哥,谢氏的老祖宗从来就没想过要这江山,流传数百上千年来,我们谢氏一直秉承着忠君为国之心,哪怕皇室不仁,谢氏也不想不义,若是想取而代之,曾几何时,太容易了。明明有容易的路,先辈们都不曾走,那么我一个女人,只想保住谢氏,又为何去折损祖宗遗风亮节?谢林溪是谢氏子嗣,若有可能挽回而不去做,心狠手辣除去,那么,和刽子手有何区别?我是想保住谢氏和忠勇侯府没错,但没想血流成河,尸横遍野。”谢芳华想起前世,谢氏倾覆,血迹三日不干枯,她眉目涌上黑色。

  谢云继揉揉额头,叹了口气,“你说得对!难得你从无名山那个地狱般的鬼地方回来,还能存有仁心。”

  谢芳华见他认可,笑着道,“那就走吧!找一处你的隐秘之处,我与谢林溪好好谈谈。”

  谢云继点点头,对车外吩咐了一句。

  车夫应了一声,马车顿时转了弯,进入了一个胡同。

  谢芳华伸手拽过一旁的靠枕,懒洋洋地倚在背后。

  谢云继往边上挪了挪,让出一大块地方给她,对她道,“看你气色又差了些,睡一会儿吧!我们去郊外,需要些时辰。”

  “郊外啊!”谢芳华蹙眉。

  “城里是皇上的地盘,哪能隐秘得天衣无缝?你如今身份重要,今日又被跟踪,万一暴露了怎么办?自然要更为安全一些。”谢云继道。

  谢芳华点点头,就着他让出来的大块地方不客气地躺下,她这副身子,大约是这些年不曾好好调理,这次为了争取清河崔氏,救崔意芝,拿崔二老爷的隐秘条件,可谓是付出了大的代价。刚未曾休息两日,皇上偏偏又去了英亲王府,她被迫出来,一番折腾下,真是觉得有些累,闭上眼睛,方才觉得解乏些。

  谢云继看着她,见她躺下之后不多时就睡着了,在他的马车上,如此快的进入沉睡,除了信任之外,还有安心吧!他无声地笑了笑,扯过一旁的锦被给她盖在了身上。

  马车转过了好几道胡同暗街,驶入一家门庭看起来极小的院落,进入之后,直接赶进了门内,然后,车夫停下马车,对车里说了一句什么,谢云继“嗯”了一声,车夫应诺,将马车赶入一道暗门内。

  谢芳华虽然睡着,但这些年练就的某些意识却是醒着的,她直觉这里有出城的暗道,而且能容得下整个马车通过。

  不由心下感叹,到底是谢氏盐仓的继承人,这么些年自然也不是白担了这个位置和名声。

  暗道内分外昏暗,并没有掌灯,但车夫却是熟门熟路地走着,显然是走惯了。大约走了一个时辰,帘幕透进来亮光,显然是出了密道。

  谢芳华好奇从那座别苑来到了郊外那里,于是她睁开眼睛,伸手挑开了车帘。

  谢云继忽然轻笑一声,“无名山的皇室隐卫巢穴确实厉害,能将人培养得睡着如同醒着。”

  谢芳华见外面是荒郊野外,四处荒岭,荒无人迹,她辨别了半响,也没看出是哪里,不由回头问谢云继,“这是哪里?”

  谢云继看着她懵懂的模样,想着她也许对无名山的每一块石头都熟悉,但是对京城除了忠勇侯府和英亲王府,恐怕就不熟悉了。毕竟再怎么说也是千金小姐。他笑道,“这是法佛寺后山。”

  谢芳华一怔。

  “再走一会儿,等我们绕过后山,你就看到法佛寺了,也就信了。”谢云继道。

  “我没有不信!只是有些意外,这密道可真是好,你什么时候挖的?”谢芳华放下帘幕,对谢云继问。

  “从选拔皇室隐卫的队伍跑回来之后吧!总要安身立命。”谢云继漫不经心地道。

  谢芳华点点头,不再说话。

  “你可以再睡一会儿,给谢林溪的信儿我让人传出去了,他摆脱了皇室的隐卫应该就会按照我给的线路找来。”谢云继道,“你可见他给镇住了啊,否则我这条密道,以着他的聪明,若是不能收复,那么可就废了,我目前还不想废呢!”

  “知道!”谢芳华笑了一下,重新躺下闭上了眼睛。

  谢云继拿起手中的书本,重新翻看起来。

  半个时辰后,马车来到了一处山林,驶进山林,走出不远,山林后便是一处别苑。

  木屋茅舍,虽然不华丽,但分外地朴实精致。

  马车停下,谢云继放下书本,对谢芳华道,“醒来吧!到了!”

  谢芳华睁开眼睛,坐起身,挑开帘幕,向外看去。真正的山野人家,任南秦京城内那些达官显贵们,甚至皇子王孙们,也想不到这样的地方是暗桩,就算路过见了,也不过觉得是经营田产山林的普通百姓而已。

  “下车吧!”谢云继先跳下了车。

  谢芳华点点头,扶着车框,轻轻一纵,便也跳下了车。

  谢云继瞅着她长长的裙摆,却动作利落,谁能想到这是忠勇侯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又谁能想到她在皇室隐卫的巢穴地狱里待了八年?他笑了笑,带着她往里走。

  ------题外话------

  大约是过年的时候年前年后忙得太狠了,如今感觉身体每天都特别的累,以前坐在电脑桌前运笔如飞,如今是写写停停,脑子里明明情节很顺畅,可是偏偏整个身子僵硬,手指酸软乏力,写一会儿就累的不行。老妈说我就是蜗居的太久了欠锻炼,要求我以后每天早上跟她一个时间起床锻炼。必须执行军令。mgd!她每天六点就起床啊。我这个一般八点多才起床的人怎么破……忧伤!

  今日上墙:小禾灯,lv2,举人[2015—03—09]“每天看文前总习惯先看评论,看到大家欢乐的交流心情美美哒……(=^。^=)”

  作者有话:每天看着亲爱的们各种各样的评论,我的心情也是美美哒。感谢大家共同维护我们的评论区。么么哒!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章仁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