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收服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谢芳华一直看着谢林溪,走到他面前一步的距离站定,看着他轻颤的身子和发白的脸,笑道,“林溪哥哥怕我?”“你……你真是……”谢林溪不知如何形容这一刻的震骇。“我是!”谢芳华看着他,点头承认,“忠勇侯府的谢芳华!”谢林溪即便已经猜测出来,但经过她亲口证实,还是忍不住心里巨震。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是听音,也是谢芳华。谢芳华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平静下来。风吹过,树梢枝叶轻轻晃动,山林里有鸟叫声,或婉转,或清脆。过了许久,谢林溪终于平静下来,恢复神色,看着谢芳华,语气也温和下来,“既然你真的是芳华妹妹,可有证据证明给我看?”谢芳华想着不愧是谢林溪,若是她就凭借这一张脸相信她了,那么她的确要重新考虑保不保他了。她伸手入怀,拿出一块玉,递给谢林溪看。这是一块罕见的紫暖玉,触手温滑如凝脂,玉面暖融融的,雕刻着彩凤,栩栩如生。天下间,除了谢氏忠勇侯府的嫡系女儿的身份准佩戴九尾彩凤外,无人用九尾彩凤。皇室的女人,也无非用的是金凤而已。这是身份的代表,如今忠勇侯府嫡系一脉只一个嫡女谢芳华,举天下,这样的玉再无第二块。谢林溪的手轻轻地颤了颤,感觉这一块轻薄的玉因为它身份的象征和面前站着的窈窕纤细的女子加重了千钧力量。再也由不得他质疑和不相信。谢林溪拿着彩凤紫暖玉沉默片刻,将紫暖玉递还给谢芳华。谢芳华接回玉,放入怀里,对谢林溪道,“林溪哥哥,今日不是云继哥哥要找你,而是我要找你。我们找一处地方,仔细谈谈如何?”谢林溪沉默地点点头。谢芳华向山顶那两处高耸的大石头上走去。谢林溪跟在谢芳华身后,看着她后背,女子纤细柔软,他犹记得第一次见她是春年那日在忠勇侯府门口,然后便是除夕当晚在忠勇侯府的家宴。她当时弱不禁风,病病殃殃,任谁见了,都心生怜意,并且感叹可惜了她钟鸣鼎食之家千金小姐的身份,有荣华而没有个好身子,无福享受。如今再见她,虽然有些隐隐的病态,但偏偏背影有一种坚毅,这是寻常女人没有的,且还一定有武功。来到大石上,谢芳华自己先坐下,然后,指着旁边的地方,“林溪哥哥坐!”谢林溪看了她一眼,缓缓坐在了她旁边。“林溪哥哥是否奇怪我的双重身份?”谢芳华偏头看着他问。谢林溪点点头。“此事说来就话长了!”谢芳华怅然一笑,“既然我要找林溪哥哥,自然要先拿出诚意,开诚布公。我就简略地给你说说我的事儿吧!”谢林溪抿了抿唇,点点头。谢芳华将从八年前开始前往无名山,到毁了无名山回来,如何被秦铮劫去了英亲王府,又到如何被赐婚,再到今日,简单地说了一遍。她虽然说得简单,但是听得人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大浪。谢林溪是从来就没想过忠勇侯府的小姐不在忠勇侯府,这八年来,竟然在无名山。尤其是还大逆不道地毁了无名山,这若是被传扬出去,可是泼天的大罪。无名山谁都知道,是皇室隐卫的巢穴源地。竟然是被她用天雷给毁了。这么多年,他爹娘一直怀疑谢芳华得了了不得的大病,诸如外面流传的麻风之类的言论。尤其是常年忠勇侯的海棠苑都紧闭着,往外飘散着药香,她足不出户。他娘还暗中高兴,觉得忠勇侯府的气数要尽了,忠勇侯老了,世子有病,小姐也有病。忠勇侯府嫡系这一脉是要完了。只要嫡系完,那么最顺理成章地接收忠勇侯府爵位的也就是谢氏长房了。他爹娘兄弟姐妹们,都想夺忠勇侯府的荣华身份而代之,汲汲营营。这么多年,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忠勇侯府的小姐根本就不在忠勇侯府,她去了一个地方,那是人间地狱的无名山,皇室的巢穴。连皇上都不知晓,若是知晓的话,那么又该是怎样的雷霆震怒甚至惊骇胆寒?这一刻,他忽然觉得,什么都轻了!因为一个小女孩的执着,无名山是人间地狱,她是怎么从那地狱里活回来的?他极其想知道,可是却被她清清淡淡地一笔带过。字里行间,都是力保忠勇侯府。若是不知道这些之前,可能他还会因为谢氏其他各房的暗中谋划以及皇上联合几大世家打压踩踏忠勇侯府的背后心机手段而觉得忠勇侯府终有一日会气数尽绝,但是如今,他却是不这样想了。她连无名山都能进了,都能毁了,都能活着回来,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比起她所做的这些,谢氏长房他的爹娘兄弟姐妹们一叶障目实在是可笑至极。“云继哥哥,多年来,我要做的,就是保忠勇侯府,也保谢氏。”谢芳华说罢,见谢林溪脸上神情变幻,她看着他,清淡却坚韧地道,“你可以想想,就算皇上除了忠勇侯府,还可能容得下谢氏其他各房吗?株连九族,一脉相连,血脉至亲,无论多少代,也消灭不了根系。皇上除了忠勇侯府后,是不准许谢氏还有存根的,至少,牵连嫡系一脉太近的旁系,都会拔草除根!若忠勇侯府倒塌,谢氏长房也不能善终!”谢林溪忽然闭上了眼睛。谢芳华静静地看着他,她知道谢林溪是聪明的,在她说了这样一番经过之后,他若是再猜测不出她找他的目的,那么就白担了谢氏长房最出色的子孙了。他需要一个抉择!无论是被迫无奈,还是心存善意,还是因为姓谢所以躲不过宿命。这些都无所谓,他只需要拿出一个选择一条路来。这也关系到谢氏长房的生死存亡。她相信他自己已经明白,若是他不做出什么,那么她定然对谢氏长房动手!谢林溪闭着眼睛片刻,缓缓地睁开眼睛,眸光有些明灭地看着谢芳华,声音极其暗哑,“芳华妹妹,你需要我做什么?”谢芳华看着谢林溪,缓缓地笑了,“林溪哥哥聪明,难道猜不出我找你要你做什么吗?”“总要说得明白些!”谢林溪哑声道。谢芳华点点头,沉静地道,“谢氏繁荣了几百上千年,忠勇侯府嫡系一脉一直居于谢氏的顶端,谢氏旁支多少人早就想拉下忠勇侯府取而代之。而皇室江山稳固,没有外忧,所以,眼里便看到了谢氏这一只卧榻之侧酣睡的猛虎,即便这只猛虎忠心为国,无心取代皇室夺去江山,但对于子息繁衍渐渐更加庞大的谢氏来说,也是威胁。即便忠勇侯府有忠君之心,但也保不准其他谢氏旁支没有,是以,为免除皇室万载江山无忧,势必要动忠勇侯府和谢氏,拔除这一棵大树。”谢林溪点点头。“但是谢氏旁支虽然都称之为一个谢,但是十根筷子也拧不到一起,不齐心。有些人,暗中已经投靠皇室,有些人各打算盘想借皇上的风推倒忠勇侯府,有些人早已经被荣华麻木还不知风雨。首当其冲的,便是你们的谢氏长房。”谢芳华声音忽然有些凌厉,“林溪哥哥,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我想拔除谢氏的杂草,将十根筷子拧在一起,不要皇室江山,但也要与皇室抗衡做个持平,保住谢氏。而谢氏长房是我的绊脚石挡路石。若不能收拢,还做痴人大梦,那么,我会毫不客气地除去!”谢林溪脸色霎时发白,虽然已经猜到她的目的,但听她明白说出来,脊背还是一瞬间寒凉透骨。谢芳华静静地等着谢林溪表态。谢林溪是聪明的,她不相信他不明白若是忠勇侯府倒塌,谢氏长房也不能善终的道理。即便皇帝想用谢氏长房这把弹跳的剑,但不过是小用而已,用过之后,也是该杀就杀。因为谢氏长房除了一个谢林溪,还真是一群鼠辈,满京城人都知道,皇帝的眼睛更是毒辣,心知肚明。忠勇侯府的位置,不是哪一个谢氏的旁支想做就能做的!即便拉忠勇侯府下马,爵位你争我夺,也不一定就是谢氏长房的人得去,不是小看谢氏长房,而是他们根本没那本事坐稳忠勇侯府的位置。沉默许久,谢林溪忽然抬起头,看着谢芳华道,“芳华妹妹,你就这般只身来找我,你怎么就知道我与谢氏长房不一心?不想拉忠勇侯府下马?不想要忠勇侯府的爵位呢?若是我想要的话,也许,我既能帮助皇室推倒忠勇侯府,要了忠勇侯府的爵位,也能保住谢氏长房呢?”谢芳华轻轻一笑,“林溪哥哥,你也许真有这个本事,但是你要知道,害群之马,殃及群马。你们谢氏长房的害群之马太多,即便你一个人文武双全,但恐怕也是难以周全。天下间,最不缺少的,便是有才华的能人。你一拳总归也是难敌四手。更何况,我不会给你机会的。”谢林溪看着她,那双眼睛里有清澈的波纹流动,分外光彩,他看了片刻,声音忽然有些冷,“芳华妹妹这是拿定主意我会应承你了?要知道,谢氏长房这么多年来,一心想要忠勇侯府,我若是投向你,无异于在他们的心口上插刀。虽然我们同姓谢,但谢氏长房的人毕竟才是我血缘更近的血脉至亲。”“我只不过是觉得林溪哥哥是聪明的,若是与谢氏长房一同陨落实在可惜。”谢芳华道。“谢氏盐仓已经投靠了你?”谢林溪问。“云继哥哥是聪明人,更何况,谢氏盐仓富有,除去忠勇侯府,那么只一个谢氏盐仓便富可敌国。忠勇侯府若是倒塌,皇帝为了填充国库,不会放过谢氏盐仓的。”谢芳华道,“这也是这么多年来,谢氏盐仓不被皇室收买,附属忠勇侯府,我爷爷相信谢氏盐仓的原因。”“那谢氏米粮呢?”谢林溪问。“谢氏米粮早就被皇帝暗中收服了,多年前已经倒向了皇室。牵扯太深,拔不出来了。”谢芳华冷漠地道,“另外,谢氏米粮没有让我去挽救的理由,至少……”她看着谢林溪道,“没有第二个林溪哥哥让我费力惜才想挽救!”谢林溪面色一动,忽然撇开头,声音有些僵硬,“若是我不同意呢?”“那我就只好觉得可惜了!”谢芳华道。“芳华妹妹,我也是懂武功之人,我感觉你气息虚弱,呼吸有些浊重。恐怕你不久前受了内伤吧?我刚刚距离你十丈远你都不曾察觉出来,若是如今我对你动手,你恐怕不是我的对手。”谢林溪回转头,一双眸子盯住她。谢芳华笑了笑,“林溪哥哥确定想要动手?你就不怕你杀了我后,秦铮踏平了谢氏长房?不怕云继哥哥撕烂了你?”谢林溪抿唇,“秦铮早已经知晓你的身份?”谢芳华清淡地移开视线,云淡风轻地道,“知道不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日这个地盘是云继哥哥的,秦铮就在云继哥哥的住处吃炖山鸡,而方圆五里,除了你我在这里,再无别人。我出了事情,他们自然首先找你。”“若是我帮你,不顾谢氏长房父母兄妹的血脉亲情,在他们心口捅刀的话,也许就是众叛亲离。既然会有那个下场,又何所顾忌今日杀不杀你?总归怎么选择,于我来说,都不是一条好路。”谢林溪道。“站在林溪哥哥的角度想,确实如此!”谢芳华笑道。谢林溪眯起眼睛,“既然如此,我若是出手呢?你该怎么办?是呼叫秦铮和云继,还是有能力对我一搏?”“都不会!”谢芳华摇头。谢林溪看着她。谢芳华缓缓地站起身,向天空看了一眼,对谢林溪道,“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林溪哥哥,你快做决定!”“你先回答我,这两者都不选择,你会如何?”谢林溪有些执着地看着他。谢芳华看着他微笑,“林溪哥哥,我听说你向来坦荡,光明磊落,是正人君子,更是谢氏长房的异数。你这样的人,恐怕从来是不知晓阴暗之事和小人手段吧?”谢林溪一怔。“或许你知晓这些,但是从来也不用吧?”谢芳华又道。谢林溪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她。谢芳华背转过身子,看着山野桃杏树株株静立,几只山雀在枝头玩耍,她转回头,浅浅笑道,“在我来到山顶上后,首先做的不是躲避秦铮,而是在我所待的方圆十丈之内下了毒。”话落,她笑意盈盈地强调,“不多不少,整整十丈远。林溪哥哥,你已经中毒了。”谢林溪一惊,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难道没感觉你的内力在一点点的消失?半个时辰内,不服解药的话,你会功力全失。”谢芳华含笑看着他,“在无名山里,我学了很多东西,有些东西,即便我回京后做回忠勇侯府小姐,也难以抹去。尤其是暗杀、毒杀之术。我用得炉火纯青。”谢林溪闻言立即查探自己的武功,发觉的确如谢芳华所说,他的武功在一点点流逝,虽然轻微,让他难以察觉,但的确是在流逝,他顿时怔住。这么多年,他自诩文武全才,谢氏所有的人,包括忠勇侯府的老侯爷都说谢氏长房出了一位隽秀之才,他爹娘引以为傲,他自己也颇有些恃才傲物,虽然自诩光明磊落,秉持君子之风,但到底身在谢氏长房,该学的东西都学会了,不该学的也学会了,虽然不用阴暗手段,但是都知晓阴暗手段,任何阴暗手段,他都能堪破,这么多年,从不曾受制于人。今日,竟然无声无息地中了毒,且还是泄功之毒。他能站在这里让对面的女子费心前来谈判的资本无非就是他这个人,这份才华,若是都没有了,他还拿什么支撑这份资格?沉默半响,他忽然苦笑一声,泄下气来,对谢芳华道,“我应你!”谢芳华看着他,“林溪哥哥不是被迫无奈才应承的吧?”谢林溪摇摇头,正了神色,怅然轻叹一声,缓缓道,“我本来一直就不同意我家亲长兄妹夺忠勇侯府的爵位,别说皇上看不上谢氏长房,就算看得上,那么谢氏长房和忠勇侯府总归都是一脉传承,同室操戈,实乃滑天下之大稽。”谢芳华点点头,“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就不枉我费心一场。”谢林溪面色有些清苦,“我只怕是,我就算应承,我父母兄妹也是不应承。那么我,难道真的动手去杀我的血亲?我做不到。”话落,他又补充道,“也不能亲眼看着别人杀他们。比如你。”谢芳华颔首,不错!总归是血脉至亲。“我能做的,就是暗中掏空谢氏长房的一切,不让他们有能力拖下忠勇侯府下水。也不依附皇室,甚至将与皇室的牵连拔除出来。”谢林溪道,“我尽全力周全帮你,望你也对谢氏长房手下留情。”谢芳华看着谢林溪,她打定主意找他之前,就做好了准备。思索再三,觉得谢林溪也就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毕竟谢氏长房执念太深,他能如此应承,也是不易。恐怕就算这样,以后他难为的地方也是多了去了。她点点头,“林溪哥哥能做到这种程度,也是不易。你放心,我不是非要同室操戈除谢氏长房而后快之人?毕竟是一脉传承,同脉同根,谢氏长房总归是谢氏的人。能保下,我还是想保下。否则皇上没开刀,我先将谢氏旁支一网打尽的话,那么便宜的也是皇室。今日也就不会来找你了。”谢林溪松了一口气,面色也随即松缓下来。谢芳华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扔给谢林溪,“这是解药!”谢林溪伸手接了,看了一眼,药丸晶莹,带着一股清香,他放入了口中,入口即化。不多时,消失的内力渐渐回笼。谢芳华觉得事情谈到现在,也算是定下了,没什么再说的了,她向山下看了一眼,山林无人,那座别院幽静地坐落在林间,也极为安静,她道,“林溪哥哥送我回英亲王府吧!”“你不和秦铮一道回去?”谢林溪话语也温和了。谢芳华摇摇头,轻轻哼了一声,“他脸皮厚地抢吃了我的山鸡,这笔账我还要给他记着呢!那个恶人!”谢林溪微微哑然,须臾,忍不住露出笑意,“好,我送你回去!”谢芳华点点头。“就依照我刚才来时的路吧!在山后方,绕过去,能避人耳目,送你回英亲王府。”谢林溪低声道,“皇上回宫了,皇室的隐卫应该也是撤走了。据说秦铮在落梅居跟皇上怒了。”“为何?”谢芳华知晓秦铮的脾气,跟皇上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因为你!”谢林溪道。谢芳华看着他。“一边走一边说!”谢林溪向前走去。谢芳华点点头,抬步跟上他。“据说秦铮知晓你出了府,也知晓皇上派了隐卫跟踪你,我送你回去时,本来不易躲过皇室隐卫,但是秦铮突然出现,奉了他的命令拦下了皇室隐卫。皇上的人回去禀告了皇上,当时皇上还在落梅居。皇上恼了,质问秦铮,秦铮说他的女人,皇叔难道想夺?否则为何盯着不放?皇上也给气得够呛。夺侄子的女人的言论,毕竟是好说不好听。当时英亲王和英亲王妃都在场,皇上有些下不来台。”谢林溪道。谢芳华听罢忿笑一声,“成日里脸皮厚得堪比城墙,嘴毒得如灌了砒霜。不是人!”谢林溪闻言有些无奈,对谢芳华道,“他也是为了维护你!”谢芳华不买账,冷哼一声,“他当时应该是有气没处发,白狐和紫貂两个小东西被他灌酒灌得死去活来也解不了他的气,偏偏皇上去了,也是活该!”“哎,天下间,恐怕也就他不怕皇帝吧!”谢林溪叹了一声,须臾,又补充道,“还有个你。”谢芳华清凉地笑了笑,她的确不怕皇帝,怕皇帝的事情是前辈子的事儿了。“后来,皇上气得甩袖子走了,隐卫自然也撤了,他便也出了落梅居。”谢林溪边走边低声道,“铮二公子果然不是无能之辈,虽然有很多的跋扈嚣张狂妄的传言一直压在他头上,但这样反而掩盖了他的本事。”“那是自然,秦铮不可小视,否则不会让皇上无可奈何,左相颜面被辱也只能受着了,能在南秦京城横着走,人人都不敢招惹他,他自然不是个东西。”谢芳华丝毫不顾忌地骂秦铮。谢林溪看着她的模样,听着她的话语,忍不住好笑。“关于谢氏长房,你回去后,暗中动作,若是有犯难之处,你告诉我,我会让云继哥哥帮你。”谢芳华嘱咐。谢林溪点点头,提起这个,便收起了笑意。谢芳华不再说话,对于谢氏长房,谢林溪能看得透彻,应承她自己入手架空,最好不过,若是她真动手的话,即便轻易,恐怕也会惊动皇帝。自然不如谢林溪这个二公子来做好。毕竟他生在谢氏长房,长在谢氏长房,且还是最有才华的那个,做什么东西,可以从内部根除。二人不再说话。谢林溪走的路的确是一条清静的避开人耳目的路,半个时辰后,便出了山林。谢芳华在与他达成一致后,便又服用了一颗药,易容回了容貌,在谢林溪惊异下,她简略地解释了一番,谢林溪本就通透,点点头,心下叹服,这等易容术,天下间,恐怕也就独她一人。二人来到了城外,一辆谢氏长房的马车停在那里,谢林溪招手,谢芳华与他一同上了车。马车畅通无阻地驶入了城内。马车进了城后,谢芳华思索了一番,对谢林溪轻声道,“我就不回忠勇侯府了,明日儿,林溪哥哥找个理由去一趟忠勇侯府,或者是暗中将我哥哥约出来,将你我的协定与他说说,毕竟他如今是忠勇侯府的世子,多年来,我出京在外,对京中有些事情还是不能了如指掌,对于谢氏长房的事情,我怕你一人难为,既然要做,一定就要做好。也许哥哥能帮你。”谢林溪点点头,“好!”谢芳华不再多说,挑开车帘跳下了车,帘幕晃动,遮住了她的身影。谢林溪伸手抓住晃动的帘幕,轻轻挑开,便看见谢芳华轻盈的身影走入一条背街,那背影坚毅笔直,不多时,便被街道围墙掩去。他看了片刻,慢慢地放下了帘幕。同样是女子,谢茵比之她,差之千里。同样是妹妹,他的亲妹妹比这个堂妹妹来说,更是这个才像妹妹。他轻轻叹息一声,对车夫吩咐了一句,车夫挥起马鞭,向谢府走去。谢芳华辗转了几条背街的街道,没发现什么人跟随,便放心地来到了英亲王府的后门,后门的守门人见到她睁大眼睛,讶异地看着她,她对守门人笑了笑,进了府内。守门人张口想说什么,看她往落梅居走去,又将话吞了回去。谢芳华回到落梅居,刚到门口,林七大约听到了动静,从小厨房探出头来,见到谢芳华回来,立即迎了出来,站在她面前,一边往她身后瞅着一边小心翼翼地问,“听音姑娘,您回来了?铮二公子呢?”谢芳华摇摇头,“没看见!”林七顿时垮下脸,凑近她,悄声道,“听音姑娘,我跟您说啊,您走后,可出了大事儿了。您还不知道吧?”“什么大事儿?”谢芳华看着他。“咱们二公子和皇上干仗了。”林七悄声地将谢林溪对谢芳华说过的话说了一遍,只不过比谢林溪说的要详尽许多。谢芳华听罢,点点头,“知道了!”林七愕然,看着她,“听音姑娘,您这是什么表情?您怎么一点儿也不担心?”“担心什么?”谢芳华见他紧张兮兮的神色,不由笑了笑。“担心咱们二公子啊!二公子这般一而再再而三地惹恼皇上,皇上若是真的怒了,算起账来的话,那二公子岂不是会遭殃?尤其是咱们府还有个会在皇上面前讨巧的大公子呢!”林七道。谢芳华摇摇头,沉静地道,“皇上若是恼怒二公子,处置他的话,除夕那日在灵雀台时就会做了。他那日都没处置,今日不过是小事儿一桩,不会将他如何。”话落,她语气有些沉,“至于以后,那就不太清楚了。大公子毕竟不是省油的灯!”林七闻言叹了口气。谢芳华向正屋走去。林七跟在他身后,走了两步道,“听音姑娘,你说二公子去哪里了?不会出事儿吧?”“不会!”谢芳华想起秦铮吃了谢云继给她准备的山鸡便没好气。“如今天色都晚了,那二公子还回来吃饭吗?我的饭菜已经做好了。”林七道。“不用等他了,我们先吃吧!”谢芳华道。林七摸摸肚子,还是摇摇头,“咱们还是等等吧!万一二公子饿着肚子回来怎么办?”话落,他立即道,“对了,您快去看看白青和紫夜两个小东西吧!”“对,它们如何了?”谢芳华停住脚步。“哎呦,它们快被二公子给折腾死了,如今醉得不成样子,我怕它们会醉死,皇上走后,二公子也走了,根本就不管它们。您快去看看,有没有办法救它们,可别死掉了,怪心疼的。”林七道。谢芳华点点头,眸光扫了一圈,问道,“它们在哪里?”“在那个屋子里,二公子走后,我给它们抱进去了。”林七伸手一指西厢的空屋子。谢芳华向那个空屋子走去。林七不放心,跟在她身后过来看。不多时,谢芳华来到了这间屋子,推开房门,闻到一股浓重的酒气,满屋熏熏,她忍不住皱了皱眉,用手掩住口鼻,只见地上睡着两个小东西,东倒西歪,呼哧呼哧,浑身皮毛都散发着浓重的酒味,她站了片刻,转身出了房门。“听音姑娘?”林七见谢芳华这么快就走出来,不由疑问地喊了一声。“死不了!”谢芳华道,“不过就是睡了几日罢了,不用管它们。”林七闻言松了一口气。谢芳华抬步回了房间,换掉外衣,梳洗之后,歪在了软榻上休息。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外面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林七的声音同时传来,有几分小心翼翼的欢喜,“二公子,您回来啦?”秦铮“嗯”了一声,有些懒懒的沉沉的漫不经心,随意地问,“她回来了吗?”林七知道秦铮问谁,闻言连忙道,“回二公子,听音姑娘已经回来大半个时辰了,如今在屋里歇着呢!我看她的模样,似乎是累坏了。”秦铮往正屋走,一边走一边问,“她吃饭了吗?”林七摇摇头,小声道,“还没有,等着您回来吃!”秦铮脚步顿了一下,将手中拎着的一个篮子递给林七,吩咐道,“将这里面的东西拿去厨房热一下,然后快些端饭进屋来。”“是!”林七连忙接过,屁颠屁颠地跑去了小厨房。秦铮来到门口,从浣纱格子窗往里看了一眼,天色昏暗,什么也看不见,他缓步进了屋。谢芳华在屋内将二人对话听得清楚,并没理会,安静地倚着美人靠半躺着。秦铮进了画堂,脚步不停,径直来到中屋,挑开帘幕,便看到谢芳华倚在美人靠上,绫罗绸缎有一部分尾曳在地,她纤细的身段分外秀美,闭着眼睛,青丝有两缕顺着脸颊垂落,晚上的夕阳余晖从浣纱格子窗射进来,打在她身上,织锦的梅花与窗外的落梅交相辉映,呈现出一抹华丽的彩色,让她整个人有一种娴静的炫目。秦铮挑着帘幕的手就那样顿在了那里。往日幽深的眸光微微涌动,荡出细细的波纹。------题外话------早上起床跑步锻炼是美好的,我必须坚持。亲爱的们,你们监督我啊!好身体才能更好地码字,口号是:赶走懒虫!一起跑步吗?谁约?o(n_n)o~今日上墙:等一世花开不败,lv1,秀才[2015—03—11]“第二卷要开始了,是不是就可以看到各种高手们噼里啪啦的对战火花了,期待ing!”作者有话:明天开始第二卷,我们一起走进花间深处!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零二章收服》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