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邀请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她太久,久得让谢芳华撑不下去了。

  谢芳华慢慢地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了秦铮氤氲深幽的眸子,她不由得瞳孔缩了一下,撇开脸,慢慢地坐起身,掩唇低低咳了一声。

  秦铮眸光动了动,手慢慢地放下帘幕,身子靠在门框上,对她懒洋洋有些暗哑地问,“你去了哪里?”

  谢芳华心中暗骂了一句明知故问,但还是随意地回话,“出城随便转了一圈,山里桃花杏花开了,打算采撷些酿两坛酒。”

  秦铮眼睛眯了眯,“采撷回来了吗?”

  “没有!”谢芳华摇头。

  “为何?”秦铮看着她问。

  谢芳华慢慢地站起身,沉静地道,“皇上的隐卫跟踪,怕将我抓进宫去盘问,为了甩开皇室隐卫,绕了几圈,没顾上再去采撷。看天色晚了,也就回来了。”

  秦铮点点头,不再追问,对她道,“用膳吧!我给你带了炖山鸡回来。”

  谢芳华本来已经站起身,险些一屁股又坐回去,心中大骂,这个混蛋,他和着在谢云继那里是连吃带拿了?他脸皮还能不能再厚一些?南秦京城的城墙怕是都挂不住他的脸皮了。

  “你好像不高兴?”秦铮瞅着她。

  “高兴!公子爷给奴婢带回来好吃的,奴婢哪儿能不高兴呢?”谢芳华笑了笑,语气轻软,但是语音里,不难听出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秦铮轻笑,“你喜欢就行!快出来用膳吧!”话落,他转身退出了中屋门口,回了画堂。

  谢芳华站在原地,轻轻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吐了一口气,想着若是论气死人,秦铮真是气死人不偿命,而且不用刀子,用一颗恶人的心就够了。估计谢云继心里指不定怎么吐血呢!本来是给她的山鸡,如今让秦铮连吃带拿,回来还是借花献佛拿给她吃,他可真是……

  “二公子,饭菜端来了,您拿回来这个是炖山**?这手艺可真是好,不知道是出自哪位大厨之手?您改天能不能去跟那大厨说说,让小人也跟着他学学。”林七端着饭菜进屋,一边摆在桌上,一边说道。

  秦铮坐在桌前,两只腿担在一起,不当回事儿地应承道,“她叫玲姨,是昔日忠勇侯府夫人的陪嫁丫头,忠勇侯夫人故去后,陪嫁的产业无人打理,她孤身一人难以支撑,在老侯爷的准许下,投靠了谢氏盐仓麾下,如今退了下来,在京城郊外谢云继的别苑里,你若是有心学,改日我带听音去他别苑的山林里看桃花杏花时,将你也带去。”

  林七大喜,连忙道谢,“多谢二公子!”

  秦铮瞥了他一眼,慢悠悠地道,“以前没看出来你对厨艺还有这个天赋,如今这是顿悟了?想研究此道?”

  林七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小人自小失去双亲,是孤儿,流浪到京城,承蒙喜顺干爹将我招入府,看我有点儿小聪明,做了他的跑腿跟班。小人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大出息,以为除了跑腿的,别的也做不来。自从二公子您让小人学习厨艺,小人才发现原来小人可以做这个。”

  秦铮点点头,“既然有这个天赋,就好好学,多学出些花样来,否则长期吃你做的重样的东西爷吃腻了将你赶出去。”

  林七顿时垮下脸,求饶道,“二公子,您可不要赶奴才走,奴才若是出去,就会流落街头了。奴婢一定好好学,侍候二公子和听音姑娘一辈子。”

  秦铮对他摆摆手,“行了,吃饭吧!”

  林七见秦铮对他的态度比以前好多了,心下感激不已,连忙乖觉地坐下。

  谢芳华从中屋走出来,便闻到画堂满满飘着顿山鸡的香味,玲姨的手艺的确是极好,堪比宴府楼的大厨了。她走到桌前坐下。

  秦铮夹了一只鸡腿放在她的碗碟里,语气寻常,“你尝尝!”

  “爷,奴婢长着手呢!您自己吃吧!”谢芳华不领情。

  秦铮哼了一声,到也没恼,只道,“你的心被狗吃了?爷对你越好,你越是不领情。依照我看,以后每日我就拿皮鞭子抽你,你就领情了。”

  谢芳华翻了翻眼皮,不屑地撇撇嘴,若是她武功没丧失一半,谁拿皮鞭子抽谁还不一定呢!胳膊的伤刚好吧!他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你那是什么表情?”秦铮不满地瞪着谢芳华。

  谢芳华垂下头闷吃,不言声,不再理会他。

  秦铮气不过,拿筷子打她的手,不过倒是动手极轻,没用力。

  谢芳华的手虽然练武练剑,但因为她本身就懂医毒之术,用药理保养得极好。是以,秦铮的动作虽然轻,但到底将她的手打出了一道红痕,她抬起头,狠狠地挖了秦铮一眼,“公子爷,您的胳膊好了?不疼了?”

  秦铮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还是有点儿活动不灵便,他撤回手,嘟囔道,“你若是再欺负我,我就去告诉我娘,让她修理你。”

  谢芳华一口血顶上了心口,到底是谁欺负谁?生生地压住,怒道,“您可真有出息!”

  秦铮勾起嘴角,笑容滟滟,“爷本来就有出息,你知道就好。”

  谢芳华无语地看着他,半响后,收回视线,沉默地吃饭,炖山鸡如此好吃,若是生一肚子气岂不是浪费了?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秦铮见谢芳华不理他,得意地笑了笑。

  林七一边低着头吃着,一边暗暗佩服谢芳华,谁敢在二公子面前挖眼瞪眼冷嘲热讽逼急了还动手拿剑砍人?也就是听音姑娘了!当初的四皇子若是一个眼神,二公子的剑就挥过去了,岂能由得他如此施为?

  饭后,林七收拾剩菜残羹出了房门。

  谢芳华漱了口,懒洋洋地窝在椅子上不想动。

  秦铮端着茶盏轻抿着,同时看着她道,“今日累了?”

  谢芳华不理他。

  “爷问你话呢!”秦铮将茶盏磕了磕桌面。

  谢芳华不看他,“嗯”了一声。

  “明日早朝,皇叔怕是会颁布旨意,让秦钰回来。”秦铮道。

  谢芳华攸地睁开眼睛,看向秦铮,皇上要下旨让秦钰回来?这么快?秦钰去漠北也不过是将近半年之数而已。在她想来,怎么也要让他待一年的,更何况如今刚过了新年后的早朝。

  “你很意外?”秦铮看着她。

  谢芳华蹙眉,点点头,“左相等人将他弹劾走的,如今会同意他回来?皇上总要找个理由吧!否则如何压得住这些人?”

  秦铮嗤笑一声,“我那日与你说的话你难道忘了?秦钰他要兵权,去漠北,虽然是我暗中出手,但他也不过是顺手推舟,至于左相么……你说,他是谁的人?”

  谢芳华忽然眯起眼睛,盯着秦铮,“难道他是秦钰的人?”

  “都说京中水深,朝中水深,但再深也深不过人心。”秦铮嘲讽地翘起嘴角。

  谢芳华闻言沉默下来,皇帝要招秦钰回京,虽然有些突然,但仔细想一下,也不觉得意外了。秦钰离开将近半年,可是三皇子、五皇子丝毫作为没有。若是说秦钰要漠北戍边舅舅的兵权,那么他顺手推舟去漠北就解释得通了,更解释得通以求娶她为意向来卸下舅舅的防范了。

  可是,短短时间,他难道就能卸下舅舅去了漠北十五年的三十万兵权?

  “你在疑惑什么?”秦铮放下茶盏,询问谢芳华。

  “我在想,我舅舅去了漠北十五年了,难道是四皇子去了之后,说拿了兵权就能拿了兵权的?”谢芳华将疑惑说了出来。

  秦铮轻笑,弹了弹手指,“他不需要拿主帅的帅印,只需要拿下主帅身旁的心腹之将的信任以及拉拢就够了。秦钰那张脸和那颗弯弯绕的心,做这种事情,轻而易举。”

  谢芳华的心里微微一凉,一时无言。

  “你那是什么表情?对他佩服,还是对他害怕?”秦铮瞅着她。

  谢芳华笑了一声,唇齿间有一抹冷意,嘲弄道,“奴婢是您的婢女,哪儿能管得来别的事儿?”话落,她站起身,“公子爷,天色已经晚了,睡吧!”话落,进了中屋。

  珠帘晃动,发出哗哗脆响。

  秦铮看着她进屋,嘴角一寸寸扩开,无声地笑了。

  须臾,他站起身,走进中屋。只见那人儿已经上了床榻,帷幔落下,遮住了她的身影。他扫了一眼,便进了里屋。

  不多时,自己也睡下了。

  谢芳华听着秦铮均匀的呼吸声传来,暗暗有些憋气,这个人是在不声不响地发着白天的脾气呢,言语间透露出些消息,故意的给她找不快,恶人黑心到家了。

  秦钰若是回京,皇上总要给朝臣一个理由。

  什么理由呢?

  皇后腿伤,回来尽孝?这件事情站不住脚,若是皇后大限还差不多。

  皇上这么快招秦钰回来,一则无非是因为秦钰去漠北要的东西得手了,这件事情皇上是暗中默许的,当时的雷霆之怒也做得天衣无缝。二则就是因为秦铮的联姻忠勇侯小姐,英亲王府联姻忠勇侯府,皇上觉得不安了,招秦钰回来对付秦铮。

  关于秦钰,他扣押了七星,逼他身份、底细。她本来想联合秦钰,以为他到了人生谷底,却不成想这中间有如此大的深坑,而是秦铮谋划,秦钰顺水推舟,皇上暗中默许,左相从旁助阵,右相袖手旁观,皇后不知晓是真不知道这里面的内情还是假不知道。总之,所有人都为了一个局在唱大戏。

  谢芳华无声地笑了笑。

  计算日期,如今言宸骑快马最快恐怕也还没到漠北,那么也就说,七星还没被救出来。她要砍掉他周围的爪子,那么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只能等着言宸往回传信了!

  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早,秦铮起床,到没拖谢芳华去练剑,而是自己出外散了一圈步,精神气爽回来,谢芳华已经起床梳洗妥当,林七端了药膳来,三人安静地吃了饭。

  刚落下碗筷,春兰笑着来了落梅居。

  谢芳华看了一眼,挑开门帘走出门,对春兰打招呼。

  春兰眉目笑开,见到谢芳华就欢喜地问,“听音姑娘,您身子好些了吗?利落了吗?”

  谢芳华明白她说的意思,笑着点点头,“好多了!”

  “那就好!昨日皇上来咱们府,带来了六号画舫的玲珑阁,迎春之日王妃不是没看着玲珑飞花百鸟来朝的表演吗?咱们二公子去派人请,被皇上提前一步给将人招进宫去了。昨日皇上送来了。今日王妃命人搭台呢!说您二人若是今日没事儿,就过去看。”春兰笑呵呵地道。

  谢芳华闻言笑了笑,对春兰道,“等我问问二公子,若是二公子想去看,那么就去看。若是不想去,我们反正也看过了,就不过去了。”

  春兰点点头,“那行,我回去禀告王妃。”话落,她往外走,走了两步之后又道,“王妃已经命人去左相府和忠勇侯府了,同时请了左相府的卢小姐和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听音姑娘,京中最近有些传言,说您和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姿态有些相像,王妃让我给您递这句话,您心中有个考量,免得招了祸端。”

  谢芳华眼睫往下垂了垂,应了一声。

  春兰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看着春兰身影离开,她在门口站了片刻,转身回了屋。

  秦铮站在窗前摆弄花草,从背影看,他清俊秀逸,浑身透着一股懒洋洋的洒意味道。

  谢芳华不相信他没听见春兰的话,瞅了他两眼,见他无动于衷,自己便进了中屋,从衣柜里拿出针线,开始做绣品。

  过了半响,秦铮对画堂对中屋的她道,“换衣服,去娘那里。”

  谢芳华头也不抬,“您不是不去吗?”

  “爷什么时候说不去了?”秦铮笑了一声,“我未婚妻今日要过府,我不去怎么行?”

  谢芳华皱眉,“那您就自己去!”

  “你也跟我去!”秦铮不容置疑地道,“既然有人传言说你和华儿有些像,那么就走出来,放在一起,让人都看看。到底有多像。”

  谢芳华手中的针线停住,一时没说话。

  “快点儿!我先带你去娘那里,然后我再去忠勇侯府接人。”秦铮催促。

  谢芳华沉思了片刻,放下绣品,站起身,换了一身艳华的衣裙,特意在云鬓上插了花黄。菱花镜里,她整个人看起来娇俏明媚,像是被幸福滋润的一朵娇花。

  出了门,秦铮看到她,目光凝了凝。

  谢芳华扫了秦铮一眼,对他道,“不是去王妃那里吗?你还不去换衣服?”

  秦铮撇开脸,神色有些异样,食指放在唇上低低咳了一声,转身进了屋。

  谢芳华有些莫名其妙,用手轻轻抚了抚云鬓,出了房门。

  不多时,秦铮从里屋走出,换了一身秀逸华贵的软袍,少年轻袍缓带,清俊异常。

  谢芳华看了她一眼,扁扁嘴角,希望今日卢雪莹不会扔下秦浩再对他如何。这副招摇的模样,让他觉得,其实将他捆起来锁在落梅居才是最好。

  “走吧!”秦铮懒洋洋地挥了下手。

  谢芳华点点头,抬步跟上他。

  二人一起出了落梅居。

  刚过完新年,还没过十五,英亲王府内还保留着新年的味道,府中下人较春年时多了,显然是回乡省亲过年的人都回来了。府内异常热闹,婢女小厮来回穿梭,新装新群招展。

  不多时,二人来到英亲王妃的幽兰苑。

  幽兰苑内闹哄哄,似乎分外的人多热闹。

  秦铮和谢芳华刚进院子,便有人赢了出来,连声道,“二公子,听音姑娘!”

  秦铮点点头,“我娘呢,在忙什么?”

  “王妃在梳妆!”翠荷道。

  “真是爱美!”秦铮嘟囔了一句,进了房门。

  谢芳华听见秦铮的话忍不住好笑,论起来爱美,他这个儿子恐怕没资格说他娘。男人穿得这么华丽,就是一朵招摇的桃花,蜜蜂不往他身上盯才怪。

  进了正屋,英亲王妃果然在镜子前梳妆。

  秦铮走到英亲王妃身后,抱着膀子看了两眼,撇撇嘴,“娘,您都老了,还打扮的跟我家听音一样,您好意思吗?”

  英亲王妃挥手打了他一巴掌,打到了他胳膊上,回身怒道,“你个死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娘我自诩还年轻着呢?怎么就不能打扮得和你的听音一样了?”

  秦铮被打到受伤的那只胳膊,皱了皱眉,后退了一步,摊摊手,“算我没说!”

  “你赶紧给我滚去忠勇侯府接你媳妇儿,大公子已经去左相府了。”英亲王妃看了他的胳膊一眼,收起怒气,嗔了他一眼。

  秦铮点点头,对她道,“那听音就放您这儿了,您可不准欺负了她!也别让别人欺负了她。”话落,出了房门。

  英亲王妃被他给气笑了。

  谢芳华无语地站在那里,想着这么多年,英亲王妃没被她死,也算是命大。

  “这个小混账,我生了他,可是几辈子造了孽了。”英亲王妃笑骂了一句,对谢芳华招手,“听音,过来,你帮我梳头!上次你给小凤祥做的妆容极好,我早就想试试你的手艺了。”

  谢芳华点点头,来到英亲王妃身后。

  春兰笑着将木梳递给谢芳华。

  谢芳华接过,轻轻拢着英亲王妃的青丝,一根一根,柔顺地梳着。

  不多时,一头高高挽着的云鬓梳好。

  “哎呦,听音这手艺可真是没得挑了,奴婢可梳不好这样的头。”春兰当先赞扬。

  英亲王妃看着菱花镜,左瞧瞧,右瞧瞧,忍不住笑开,“我若是这样出去,那个臭小子看到的话,又该笑话我了。我这可不是比听音还打扮的艳了吗?”

  “您又不老,不要听二公子胡说,她就是气您呢!”春兰立即道。

  “听音,你说,他是不是故意在气我?”英亲王妃眉目染着笑意,回头问谢芳华。

  谢芳华放下木梳,笑着点点头,“是,二公子最爱说反话。”

  “那个臭小子可不是最爱说反话?难得你跟在他身边时间不长,却是将他了解了个透彻。”英亲王妃伸手握住谢芳华的手,笑逐颜开地看着她,“忠勇侯府的小姐不知晓今日来不来,就算她来了,你见了,也不要伤心,铮哥儿是我肚子里掉下的肉,有些事情,他不说,但是心在哪里,你最是清楚。”

  谢芳华低下头,笑着点点头,“奴婢明白,王妃放心。”

  “好孩子!”英亲王妃拍了拍谢芳华的手,对春兰道,“走,我们去院子等他们吧!”

  春兰点点头。

  一行人出了幽兰苑。

  英亲王妃身边伺候的八大侍婢都跟着了,再加上春兰和谢芳华,颇有些浩浩汤汤。

  不多时,来到后花园。

  后花园的碧湖里,已经有两艘画舫停在那里,画舫上彩带飘飘,十数人在做着准备。

  喜顺大管家见英亲王妃来了,笑呵呵地迎上前,对英亲王妃摆个手势,“王妃,水榭里都准备妥当了,瓜果茶点都备好了。您请进里面坐吧!”

  英亲王妃笑着点点头,心情甚好地进了水榭。

  谢芳华看着那两艘画舫,数十人中,其中有一个少年穿着粗布衣衫,正拿着一面大鼓,敲打着试音,见她看来,眼睛眨了眨。

  谢芳华微微勾了勾嘴角,转回头,跟着英亲王妃身后进了水榭。

  “王妃,要不要将谢氏六房的明夫人和谢伊小姐请来一起看?前几日您在忠勇侯府看戏,明夫人可是辛苦陪了您一晚上,后来相约再看戏,可是事情太多,您没再去忠勇侯府。今日这般热闹,您落下了明夫人,是不是不太好?”春兰悄声道。

  英亲王妃脚步一顿,顿时笑了,“瞧我这记性,是不太好。只惦记着我的两个未来儿媳妇儿了。倒是忘了与我有交情的夫人们了。”话落,她摆摆手,“快派人去请明夫人和谢伊小姐,另外索性也去左右相府、监察御史府、翰林学士府,大长公主府,都派人知会一声。想要看这等艺技表演的,都好好看看。”

  春兰点头,对喜顺道,“听见王妃发的话了吗?还不快去请!”

  喜顺连忙应声,前去吩咐了。

  英亲王妃进了水榭,坐在了已经安排好的桌椅前,坐下后,笑着对谢芳华招手,指了指身边的位置,“听音,过来我这边做。”

  谢芳华摇摇头,“今日来的人都是夫人小姐。奴婢身份低,站在您身后就好。”

  英亲王妃瞪了她一眼,“那个臭小子都将你捧在心坎里了,要星星摘星星,要月亮摘月亮了。昨日为了你,连皇上面前都说翻脸就翻脸。现在这南秦京城,谁不知道你的大名?谁还敢拿你当一个小婢女看?他怕委屈你,贵妾还不让你做,就做他一个人的婢女。你这婢女还身份低微?”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英亲王妃。

  “快过来!”英亲王妃板下脸对她下命令。

  谢芳华无奈,点点头,走到了她身边,有一名婢女立即搬开椅子,请她坐下。同样是婢女,天下地别。

  “吃瓜子!”英亲王妃笑着将盛满瓜子的盘子递给她。

  谢芳华看着瓜子盘,有些想笑,上一世,她犹记得,福婶日日在她耳边耳提面命,你是忠勇侯府的小姐,要端庄温婉,守得闺仪,将来嫁到夫家,依着我们的门楣,谁也不敢小看你,欺负了你……哎呦,我的小姐,您别嗑瓜子了,听到我的话没有?

  时光如碾碎的年轮,一寸寸推移,曾经有某个瞬间,回忆起来,却是如此想笑。

  这一世,福婶依然如故,但到底是她亏欠了光阴,离开了忠勇侯府八年,翘着腿嗑瓜子这样的事情早已经被那八年的光阴抹杀。

  但有些事情做了,到底是值得的,至少,她如今能沉静地坐在这里,守护忠勇侯府。

  至少,忠勇侯府从她回京的那一刻,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

  “怎么了?不喜欢?”英亲王妃见她盯着瓜子盘舅舅不动,脸上的表情是笑又不想笑。

  谢芳华收敛起情绪,伸手抓了一把瓜子,放在嘴里,吃了一颗,将皮俏皮地吐了出来,那姿态,一点儿也不端庄,做罢,对英亲王笑着道,“喜欢!”

  “你这孩子,你平时看着规矩沉静,比大家小姐都端庄,怎么做起事儿来就差别一个天一个地呢!”英亲王妃见到她的模样顿时笑了,“你这样嗑瓜子,与我一样。”

  谢芳华有些讶异,英亲王妃原来也这样毫无顾忌地吐瓜子皮吗?

  “可不是吗?听音姑娘和王妃您一样,要不怎么说您看听音姑娘喜欢呢,这某些地方相似,也是缘分。”春兰笑着附和。

  英亲王妃点点头,拿起一颗瓜子,果然如谢芳华吃瓜子的姿态一样,吐了瓜子皮之后,她笑着感慨道,“还有一个人,也是跟我们一样。就是忠勇侯府逝去的世子夫人崔玉婉。当年我和她结识相交,成了知己,也是因为我俩有这个一样的癖好。看顾她的奶妈日日对她耳提面命,看顾我的奶娘日日对我教训闺仪,我们被絮叨得无奈了,就只能当面应承,背后阴奉阳违。”

  ------题外话------

  开启新的一卷了,来,手里攒到月票的美人们,集体恭贺一下!么哒!

  另外说一件事儿,关于更新时间,以后定在每天早上8:00整,特殊情况,留言区会另行通知。木马!

  今日上墙:朽木透骨,lv2,举人[2015—03—12]“报告阿情。第一卷完了,为了理清伏笔,我从楔子重新看,发现”南秦278年冬“那个278好像”南秦爱情吧“才发现这个诶,果然是伏笔麽= ̄w ̄=”

  作者有话:哎呀,你们肿么都这么腻害,连这个都挖出来了!当初,我定年份的时候,读了又读,觉得这个最有意义,就定了。本来觉得没人能够给我挖出来的。结果……太强大了!握爪。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章邀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