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替换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品竹易容假扮谢芳华多年,一举一动,都十分相像。

  就算是谢芳华此时此刻见了,也挑不出丝毫破绽来。可见品竹在易容假扮她身上,下了许多功夫,她的哥哥在调教品竹易容假扮这方面,也下了足够的功夫。

  谢伊见谢芳华来了,也欢喜地跟在英亲王妃、听音身后,迎出了水榭。

  其余几位夫人小姐对看一眼,也都站起了身,英亲王妃都迎出去了,他们就算不迎接出去,但也不能大模大样当没看见一般地坐在这里。毕竟谢芳华尊贵的身份的确摆在那里。

  英亲王妃很快就迎上了易容打扮的品竹,拉住她的手,嗔怪地看着她责怪道,“华丫头,如今虽然春天了,但还是乍暖还寒,你大病之体,怎么还穿得这样少?”话落,不等她开口,对一旁的秦铮瞪眼,“你的未婚妻,自己不知道疼着吗?怎么不让她多穿些?”

  秦铮看着英亲王妃,语气无辜,“您也说了,她是我的未婚妻,还不是妻,难道我能亲自动手帮她穿衣服?”

  英亲王妃闻言被气笑了,伸手打了秦铮一巴掌,“你滚一边去,没个正经话!”

  秦铮这回到没乖乖地等着挨打,而是立即躲了开去。

  英亲王妃没打着人,也不再理会秦铮,拉着谢芳华的手道,“你看看你,你这手冰凉,他爷们家的顾及不到的地方,你自己怎么就不仔细身子?”

  品竹第一次易容假扮谢芳华出府走动,而且来的地方还是英亲王府。早先在忠勇侯府里,秦铮独自一人去接她的时候,她听到消息,心下就有些打颤,但到底是世子悄悄派侍书传了话,告诉她小姐也在这里,让她只管随着秦铮来,她才壮起胆子,提着心来了。

  因为最近,京城内是有些对小姐和听音不利的传言。

  必须要打破这种传言。

  不能让皇上起了心思暗中查探出听音和小姐其实是一个人的身份,那么就大事不妙了!

  所以,她必须要走这一趟,而必须要做好这个身份。

  因来这一路,早已经做好的准备,是以,她早先虽然有些惬意,但到底是经过十足训练的,从进了英亲王府后,就全力地将自己当做了真正的谢芳华。

  此时,英亲王妃拉着她如此亲热,她自然要表出态度,便学着谢芳华那日的模样,有些虚软但轻软地柔声开口,“太过厚重的衣物,穿在身上累得慌,我便捡了轻便的来穿了。虽然如今春日里还是乍暖还寒,但我日日吃的药里都是补身子的药,这点儿微微寒意还是不怕的。您看,我如今的手虽然凉,但手心是暖的呢!”

  英亲王妃闻言摸了摸她的手心,顿时笑了,“是呢,还真是暖的。”话落,又道,“不过你不怕也是不行,我见你今日稍微好一点儿了,若是因染了寒意再卧床几日,我可又要心疼了。这样吧,进了水榭内,四周湖水的寒气吹上来还是避外面凉的,我让春兰给你拿一件披风来,坐着的时候,你又不用走动,遮掩一些,挡些寒气,总是好的。”

  “那就多谢王妃了!”品竹笑着应承。

  “春兰,听见了没?快去拿!就拿年前听音和我一起缝制好,我还没穿戴上身的那件牡丹花的披风。”英亲王妃对春兰吩咐。

  春兰连连笑着应声,匆匆去了。

  “我本来舍不得折腾你过府,但是那日迎春日里,因你卧病在床,没能去玉女河看表演,今日六号画舫来了这府里,我便让铮哥儿去忠勇侯府看看你身子骨好些了吗?没想到,你还真是可以走动了。”英亲王妃一边说着,一边笑着拉着品竹的手,对她道,“今日来了不少夫人和小姐,除夕宫宴里你该是都见过,一起热闹热闹,你不会介意吧?”

  “自然不介意!”品竹摇头。

  “对了,听音,快过来!”英亲王妃想到什么,回头喊了一声。

  谢芳华漫步走上前,沉静地笑道,“我在这里。”

  “这是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你还没见过,你们今日认识了,以后多亲近亲近。毕竟将来,总是要在一个院子里生活。提前了解一些,总是好的。”英亲王妃笑道。

  “听音见过芳华小姐!”谢芳华微微一福。

  品竹心底微微紧张了一下,但到底是自小就适应了易容假扮,是以,隔着面纱,浅浅地眸光打量着谢芳华,微微一笑,轻软虚弱地道,“听音姑娘,久仰大名了!无需客气,快起身吧!”

  谢芳华心中暗暗赞扬了品竹一番,缓缓地直起身。

  “我和铮二公子虽然有了婚约,但到底是三年后才能大婚!还不算是这英亲王府的人,只能算是沾些边。听音姑娘不必刻意与我亲近,慢慢相处就行了。时间还长得很。”品竹斟酌地对谢芳华说道。

  谢芳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你看看,一看都是明事理的人儿,你这小子,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这等如花美眷。”英亲王妃伸手点了点一旁的秦铮。

  秦铮看着二人,一问一答,一行一止,天衣无缝,缓缓地笑了,得意地勾起嘴角,“天降福来挡不住,您儿子是天定的福祉。”

  “臭德行!”英亲王妃笑骂了秦铮一句,拉着品竹往水榭里走,“走,进水榭里,别在这光站着了。”

  品竹点点头,由英亲王妃拉着手款款跟着她脚步走进水榭。

  “芳华姐姐,你没看到我啊?眼里只有王妃!”谢伊嘟起嘴,不满地瞪着谢芳华,但到底是在英亲王妃面前,没敢太明显表露不满。

  英亲王妃脚步顿住,看向跟着的谢伊,顿时笑了,“哎呦,这里还有一个吃醋的!”

  谢伊脸立即一红。

  品竹缓缓转过头,隔着面纱,笑得柔和,“伊妹妹今日打扮得这么漂亮,我这么能看不见你?”

  “芳华姐姐最会哄人,你打扮得漂亮才是。”谢伊闻言笑开。

  品竹笑笑,不再说话。

  “知道你们姐妹亲近,以后有得是时间,不在这一时半刻。今日啊,先将你的芳华姐姐借给我陪我待着,他日你们再玩,总之我们英亲王府还没娶过门,如今你们谢氏才是一家人。”英亲王妃对谢伊道。

  谢伊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

  英亲王妃笑着拉着谢芳华进了水榭。

  “各位夫人安!大伯母安!六婶母安!”品竹从进来那一刻,早已经将水榭内的每个人都扫了一眼,这些年,她虽然易容假扮谢芳华,并未出几次府,但谢墨含都私下给她们准备了京中贵裔夫人的画像让她们熟悉。以及京中一些形式动态,她们可谓是了如指掌。

  “芳华小姐安!”几位夫人齐齐笑着打招呼还礼。

  “卢小姐,茵姐姐!”品竹又看向卢雪莹和谢茵,笑着打招呼。

  卢雪莹温婉一笑,“芳华妹妹不必如此见外,以后你我都是要进这英亲王府的,以姐妹相称就是了,我喊你一声妹妹,你喊我一声姐姐吧!”

  “雪莹姐姐!”品竹从善如流。

  卢雪莹笑着点头应了一声。

  谢茵虽然不喜谢芳华,但是在这等时候,也不能显得太傲慢无礼数,尤其是谢芳华如此笑得和气喊她姐姐,她若是不搭不理摆臭脸,那么就是太没教养了,所以,她有些僵硬地笑着喊了一声,“芳华妹妹!”

  品竹自然之道谢茵的德行,笑着点点头,不再说话。

  “这回人到齐了,都坐吧!”英亲王妃拉着品竹坐下,又招呼谢芳华,“听音,你也坐,站着做什么?你来这府里多长的时间了,总不至于拘谨。”

  “自然不会!”谢芳华摇摇头,也缓缓坐在了座位上。

  众人也都齐齐地坐了下来。

  “臭小子,你吩咐下去,让他们开始吧!”英亲王妃对秦铮道。

  秦铮点点头,对碧湖里的画舫摆摆手,“准备一下,开始吧!”

  碧湖画舫内有人应诺了一声。

  秦铮吩咐完,缓步进了水榭,走到了英亲王妃身后,对一个婢女吩咐了一句,那婢女立即搬来一把椅子,他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翘着腿,懒洋洋地也准备在此等着看杂耍。

  英亲王妃回头瞅了秦铮一眼,“我们这里都是女人,你一个爷们,在这里待着做什么?”

  秦铮瞥了英亲王妃一眼,“您可以将我当女人!”

  “狗嘴里从来吐不出象牙来!”英亲王妃笑骂了一声,知道赶不走她,转回了身。对品竹道,“你娘爱嗑瓜子,你是不是也爱?”

  品竹点点头。

  “那给你,你也吃!”英亲王妃抓了一把瓜子放在了品竹的手里。

  品竹接过,隔着面纱看着手里的瓜子,似乎有些伤色外溢。

  “想你娘了吧?”英亲王妃看着她,叹息道,“以前,我每次想起她,就觉得难受,后来随着年纪大,我也看开了。她早早离开,也是享福去了。否则啊,忠勇侯府这一摊子事儿,就够她累坏了身子。尤其你和你哥哥的病,她若是在世,怎么能受得住这么多年。老侯爷一个人支撑着忠勇侯府,那是铁骨铮铮熬出来的,有多不易,不为外人道也。”

  品竹轻轻点头,“我知道,您放心,只是偶尔想一想罢了。”

  “你是好孩子,心思别太重,病总会好的。”英亲王妃拍拍她的手,劝慰道。

  品竹“嗯”了一声。

  “芳华妹妹,总是戴着面纱,你不觉得碍眼吗?瓜子也没办法磕着吃吧?还是摘掉吧!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谢茵终究是忍不住见英亲王妃对谢芳华如此好。

  “茵姐姐,若是能见人,我也就摘了,我的脸上都是红疹,很是吓人。我怕将各位夫人和姐姐们吓到。”品竹隔着面纱看着谢茵,柔声慢语道,“尤其是这一桌的瓜果点心,再好的东西,到时候也是食不知味了。”

  “我不怕!”谢茵立即道,话落,又问一旁的人,“各位夫人们,你们怕吗?”

  李夫人、王夫人、郑夫人都知道谢茵这是对谢芳华发难,心里直摇头,同是谢氏一脉,怎么论起气度来,如此天差地别?她们自然是不说话的。

  明夫人皱了皱眉,虽然不满谢茵不分场合地发难,但到底如今英亲王妃和她亲娘在,也轮不到她一个婶母出面教训。

  英亲王妃闻言想谢茵看去。

  敏夫人好不容易夺回了几分英亲王妃的好感,此时哪里能让谢茵毁了,虽然她也想看看谢芳华,但是见英亲王妃看向谢茵,她心里一紧,顿时怒斥,“茵姐儿,不准难为你芳华妹妹!以前那小不快,过去就过去了,如此没有度量,传出去岂不是笑话娘没教导好你?”

  谢茵闻言不言声了,但神色还是有些不甘心,她总觉得谢芳华蒙着脸有秘密。

  品竹看着谢茵,笑了笑,“大伯母也别如此说茵姐姐,她就是想看看我而已,只要不怕稍后食不下咽,也没什么的。”话落,她伸手扯了面纱。

  面纱扯开,一张漫步红疹的脸出现在众人眼前。

  谢茵第一时间看到,脱口惊呼了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露出骇然的神色。

  李夫人、王夫人、郑夫人也齐齐一惊,但她们毕竟是经历风雨的过来人,惊异之后趁机仔细打量谢芳华,见模样的确是那日宫宴的模样,只不过脸上布满红疹,没一处好地方,分外吓人而已。一时间想着,怪不得要蒙着面纱了,的确是骇人。

  敏夫人也是惊骇,但是很快也仔细打量谢芳华,不放过她脸上蛛丝马迹,但是看了半响,她依旧是她,安静且有些淡漠地任人看着,神色无波无谰,显然是早已经习惯这般令人发出骇然的神色。她看着她,也没了声。

  明夫人也是有些惊异,但到底更心疼谢芳华,叹了口气,温声道,“芳华小姐快戴上面纱吧!怕倒不至于,只不过是你别受了风,再严重了,女子容貌更为重要。”

  “是啊,戴上吧!茵小姐不喜华丫头,可你们到底是同出一脉,不要总是针对,让外人看了笑话。华丫头心量大气,茵小姐也要学着些。否则,你若是处处针对,传扬出去,这京中内外,以后还有哪府的门第敢娶你?”英亲王妃亲自伸手将品竹拿掉的面纱戴回了她头上,遮住了一张脸。

  谢茵脸色有些发白,显然被吓得够呛,张了张嘴,好半响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指着谢芳华道,“你……你那日的脸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会……如今……这副样子?”

  谢芳华笑了笑,没说话。

  英亲王妃接过话,将那日她前往忠勇侯府,谢芳华对她和秦怜说的理由说了一遍。

  几位夫人闻言释然了,原来是因为多年服用药物残留在体内,如今吃了漠北神医的方子,以毒攻毒所致。也都微微替她宽了些心。

  谢茵撇开脸,不再说话。

  “碧湖里的画舫似乎开始了。”谢芳华沉静地转移众人的视线。

  众人闻言立即向碧湖的画舫看去。

  果然如谢芳华所书,那艘画舫已经开始表演,一名老者、一名少年、一名少女、一名小童。四个人把守着画舫的四个方位,中间有青年男子十二名,人人粗布春衫。手里各拿着一盏玲珑灯的玩事儿。

  众人都不再言声,连谢茵也睁大眼睛,屏息凝神,等着看玲珑飞花,百鸟来朝。迎春日的玉女河,人多,画舫也多,各有争夺,她虽然也去了,但是到底没看清楚。

  谢芳华因为知道这等杂耍用的无非是迷幻阵而已,她提不起兴趣,是以有些百无聊赖。

  秦铮坐在英亲王妃的身后,目光懒散,也有些心不在焉。

  灯盏高悬,玲珑曼舞,片刻后,便使观看者发出惊奇的声音,连英亲王妃都直了眼睛。

  一众仆从婢女更是目不转睛。

  春兰抱着一件披风来到水榭,侍画连忙上前接过,给品竹披在了身上。

  品竹伸手拢了拢披风,转头对春兰道了一声谢。

  春兰笑开,摇摇头,“芳华小姐您客气了!”话落,她走到英亲王妃身边,对她低声耳语了一句,“王妃,皇上又来了!”

  英亲王妃顿时皱眉,“他又来做什么?”

  春兰摇摇头,“这次是和皇后一起来的,说是来看表演。”

  英亲王妃“咦?”了一声,“皇后的腿不是不能动弹吗?”

  “是用软轿子抬着,如今已经进府了,王爷得到消息,迎了出去,皇上不让声张,向这边走来了。”春兰道。

  英亲王妃偏头看了她左右的二人一眼,见神色都极其沉静,仿佛没听到春兰和她说的话,只看着画舫,她又转头看了身后一眼,只见他的儿子慵懒地靠着椅背支着腿歪躺着,无比惬意,她伸手揉揉额头,一时间不知作何打算。

  “哎呀,小姐,您的衣服!”侍画这时,突然喊了一声。

  众人被惊醒,齐齐回转头向品竹看来。

  品竹也仿佛被惊醒,低头看向自己,只见好好的绫罗锦绣前襟处一片脏污水泽,她面前不远处的被子不知何时倒了,睡流下,她因为身子贴着桌面,是以,胸前湿了一大片。

  “哎呦,这是怎么回事儿?”英亲王妃立即问。

  品竹看了片刻,抬起头,对英亲王妃笑了笑,“大约是我看得太入神,不小心碰翻了面前的水杯。没大碍,稍后就会风干了!”

  “那怎么行?你身子本来就不好,再这样湿着的话,病重了怎么办?”英亲王摇头,对春兰吩咐,“快带芳华小姐去换一身衣服!”

  春兰连忙点头,须臾,又反应快地道,“王妃,咱们院子里,只您的衣服和婢女的衣服,怎么能适合芳华小姐穿?”

  “也是!”英亲王妃闻言点头,看了谢芳华一眼,“这府里,适合她能穿的,也就是听音的衣服了。”话落,她对谢芳华道,“听音,将你的衣服拿一身给华丫头换吧!如何?”

  谢芳华笑着站起身,“自然没问题。我带芳华小姐去落梅居换就是了,咱们家二公子年前年后给我做了不少衣服,各式各样的,很多我还没穿到。芳华小姐喜欢哪件,随意地挑选穿就是。”

  “那感情是好了!”英亲王妃顿时笑了,“不过你看不上杂耍了!”

  “您忘了,迎春之日,二公子带我去玉女河看了。”谢芳华摇摇头,“只是可惜,芳华小姐看不上了。不过也无大碍,反正这画舫在咱们府里,回头再给芳华小姐演一遍就是了。”

  “也对!那你们快去吧!”英亲王妃摆手,又对春兰道,“你也跟着,侍候着。”

  “是,王妃!”春兰连忙颔首,心中微微疑惑,觉得这事儿也太巧了。她刚禀告完皇上要来这里,芳华小姐的衣服就湿了。可是她也没主意那水杯是怎么洒的,一时间想不出头绪,只能算是巧合。

  “芳华小姐,走吧!”谢芳华对品竹招呼一声。

  “多谢听音姑娘!”品竹站起身,侍画、侍墨立即上前扶住她,她轻移莲步,弱不禁风地跟在谢芳华的身后。

  两人出了水榭,一个步履沉静从容,脊背笔直,一个孱弱虚浮,姿态却是万千。

  明明就是两个不同的女子嘛!

  众位夫人想着最近在京中流传的谣言,都暗自摇了摇头,觉得京中人们清闲太久了,总爱寻思些事端来揣测,又是牵连忠勇侯府小姐和英亲王府铮二公子身边婢女的事情,更是异想天开得没边界了。怎么能说她们太像,也许是一个人呢?简直是胡言乱语。

  秦铮瞅着二人离开,眸光微微虚晃,无声地笑了笑。

  谢茵没理会谢芳华衣服湿不湿,眼睛盯着画舫移不开。

  卢雪莹眸光略有沉思,她正揣测着,察觉一道目光向她看来,她敏感地转过头,正碰上秦铮向来看来的目光,那样的目光,幽暗难测,她心下一惊,如被刺扎了一般,脑中心中所有的念头还没来得及抓住时,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应激性地收回视线,看向画舫,脸上的神色有些奇异的胆颤。

  秦铮目光不过在卢雪莹的脸上停留一瞬,很快就移开了视线,任谁也没发现这短短的眼神交汇的变化,他还是那个懒洋洋的贵裔公子哥,悠闲惬意地看着画舫表演。似乎丝毫都不担心他的未婚妻和他的贴身婢女第一次见面,也许会打起来之类的。

  谢芳华带着品竹向落梅居走去,她走的是超近道的小路。

  料想皇帝和皇后进府,既然皇后坐的是软轿子,那么总不能走小路,因为轿子走不开。

  一路上,无人说话,都安静地走着。

  府中的仆从都聚到了后花园的碧湖水榭,是以,小路上安静无人声。

  不多时,便来到了落梅居。

  “兰姨,您就在门口等着吧!我带芳华小姐进去!我看前面有人声传来,您顺便听听是怎么回事儿!”谢芳华对春兰道。

  春兰闻言笑着道,“是皇上和皇后进咱们府了!”

  谢芳华一怔,讶异地道,“皇上又来了?皇后的腿摔折了,不是不能动吗?”

  “是啊,又来了,皇后坐着软轿子,据说是皇上体恤皇后,也想让她看看玲珑飞花、百鸟来朝的表演。”春兰笑着道。

  谢芳华点点头,面色有些不愉。

  “您别担心,今日王妃、二公子都在,您别怕,经过昨日之事,二公子为了您和皇上翻了脸,皇上应该不会再为难您。”春兰见谢芳华表情,宽慰道。

  谢芳华笑了笑,点点头,“我是有些紧张,那就放心了。”话落,她对品竹道,“芳华小姐,随我来吧!”

  品竹点点头。

  谢芳华带着品竹进了屋,侍画、侍墨跟随其后,另外的侍蓝、侍晚陪着春兰等在门口。

  落梅居里,梅花花瓣随着春日里的春风轻轻漫舞飞扬,一入落梅居,就如入了梅的仙源。

  “真漂亮!”品竹忍不住赞扬。

  谢芳华回头对她一笑,“以后你也住这里,可以慢慢欣赏。”

  品竹想着小姐若是嫁入英亲王府的落梅居后,她们八大侍婢可不是要跟随吗?顿时笑开了,隔着面纱,也可以看到她脸上的笑意。

  不多时,二人进了正屋。

  谢芳华直接带着品竹去了她所居住的中屋。

  进屋后,品竹向窗外看了一眼,只见春兰和侍蓝、侍晚在说话,真没跟进来,她立即泄了全身力气,紧张地道,“小姐,皇上来了,这怎么办啊?奴婢怕皇上眼睛毒辣,应付不过来。”

  “咱们俩个换个身份,我来应付他。”谢芳华沉静地从怀中拿出两颗药,一颗递给品竹,一颗自己张口吞下。

  “这行吗?”品竹虽然疑问,但接过谢芳华递给的药,还是痛快地下了肚。

  “他见过谢芳华,没见过听音!所以,谢芳华必须是真的,听音必须是假的。以假乱真,以真乱假。他未必能看得出来。”谢芳华对她道,“稍后我给你易容,他总不能降低身份连番试探为难你一个婢女。”

  ------题外话------

  停暖气了,春暖屋不暖……

  今日上墙两位:,解元:“阿情,我一边想着雨伞……一边看完了今天的文……春雨贵如油嘛……那个啥,阿情,你要知道,咱们西家美人们节操啥的都飘散在风中了,就只剩纯洁了……不是么……都素纯洁滴妹纸……咳咳……”

  京门小六儿,lv3,状元:“早上就订阅了,现在才有空看文。评论区,群里说的都是雨伞,现在我就要去看看传说中的雨伞了。阿情啊,自从昨晚知道第七部即将横空出世,我这小心脏啊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太激动了噻。每分每秒都在等待。”

  作者有话:是啊,关于雨伞……春天来了,春雨贵如油嘛,你们都在想神马啊?o(n_n)o~嗯,纨绔世子妃实体书第七部大结局篇即将上市。已经购入了前六部的美人们,准备、期待吧!么哒!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章替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