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惊艳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皇帝点点头,算是顺从了英亲王妃的安排。

  英亲王见此事到此就算是揭过去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你喜欢紫荆花吗?”秦铮偏头问遮着面纱的谢芳华。

  谢芳华想起数日前带李如碧等几位小姐去南苑看紫荆花的一幕,至今想起,依然觉得浑身不舒服,摇摇头,虚弱地道,“我不喜欢紫荆花,就不去看了。”

  秦铮勾起唇角,“我猜你也不喜欢。”

  谢芳华挑眉,他可真会猜!还能猜出来什么?

  “臭小子,你竟是什么都会猜了?”英亲王妃瞥了秦铮一眼。

  秦铮懒洋洋地道,“我的女人,都不会喜欢紫荆花。听音不喜欢,华儿自然也不会喜欢。”话落,他摆摆手,“皇叔、皇婶想要看紫荆花就快去吧!我带不喜欢的人去后花园。”

  皇上看了秦铮一眼,板着脸对一旁的秦浩道,“带路!”

  秦浩点点头,头前带路,向他的南苑走去。背过身子,人看不见的地方,他的脸色阴沉如霜。

  皇上缓步走在秦浩身后,英亲王也立即跟上。

  英亲王妃站着没动。

  皇后坐在软轿子内看着英亲王妃,笑着道,“王嫂,你不过去?”

  英亲王妃对她笑了笑,“有王爷和大公子作陪,皇上和你慢慢赏。我日日在王府,寸草寸木早就看腻了。就不过去了。有这个时间,我还不如去盯着厨子给你们做些好吃的菜。”

  “我最爱吃皇嫂亲自下厨做的春笋了。”皇后道。

  “你啊,都多大的人了。还记得多少年前我做过的春笋?行,你且去,我这就去给你做。”英亲王妃嗔了皇后一眼,笑着答应。

  “那就多谢皇嫂了。”皇后笑容蔓开,看向李夫人等几位夫人小姐,“各位夫人小姐,一起去吧!紫荆花开花甚是漂亮,可以一睹。”

  李夫人等人连连点头,“皇后先走,我们后面跟着。”

  皇后笑着点点头,吩咐了轿夫一声,轿夫抬着皇后的软轿向紫荆苑走去。

  李夫人、王夫人、郑夫人、敏夫人、明夫人等人看向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笑着对这些人摆摆手。

  谢伊对明夫人小声道,“娘,我也不想去看紫荆花,我想跟着芳华姐姐。”

  “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你芳华姐姐有铮二公子照顾,不用你操心,你跟着娘。”明夫人低声对谢伊说道。

  谢伊虽然有些不情愿,只能住了口。

  谢茵对紫荆苑的紫荆花显然是感兴趣的,是以,看起来面上很高兴。

  一行人向紫荆苑走去。

  秦铮看着一行人离开,眯了眯眼睛,看着英亲王妃,带笑不笑地道,“娘,我记着皇叔最喜欢吃春笋,皇婶什么时候爱吃春笋了?”

  英亲王妃劈手打了秦铮一巴掌,对他恼道,“你个小兔崽子,给我滚远点儿。”

  秦铮轻松地躲开,须臾,又立即凑到了英亲王妃身边,脖子枕在她肩膀上,软黏黏地小声道,“娘,难道我的记性变差了?”

  英亲王妃回头瞅他,被他的模样给气笑了,伸手推开他的脑袋,对他瞪眼道,“你的记性是没差。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点儿风月之事?你少拿这个来笑话你娘我!”

  秦铮顺势离开英亲王妃的肩膀,看着她,啧啧了一声,嘟囔道,“你可真是个没良心的女人!”话落,又道,“既然你下厨房做一盘菜也是做,那么做两盘菜也没什么,我爱吃红烧鳜鱼,您也给做了吧!”

  “你这个难做!”英亲王妃不满。

  “我不管!要不你一样都别做!”秦铮轻轻哼了一声,扭头往后花园走,两了两步回头对依然站在远处的谢芳华和品竹道,“你们还站着做什么?难道也要跟着她去下厨?还不快跟上!”

  品竹看向英亲王妃,余光却扫向谢芳华。

  谢芳华看着秦铮,琢磨他刚刚话语中的意思,再结合曾经的传言,面纱遮掩下笑了笑。

  “你们快跟着他过去吧!”英亲王妃对二人摆摆手,又吩咐春兰,“你跟着侍候!我看华丫头站在那里一阵风吹来就会要倒的模样。实在太心疼,她若是累了,先带她去暖阁里歇着。”

  “好!”春兰应声。

  由秦铮领头,一行人向后花园走去。

  待一行人走远,英亲王妃身边只剩下了八大侍婢,她叹了口气,对翠荷等人道,“每日里都不省心,这日子你们说,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翠荷等人对看一眼,知道王妃说的是铮二公子和皇上越来越僵的关系,尤其中间还插了听音和忠勇侯府的事儿,英亲王府未来恐怕是一日比一日不得安宁了,她们也跟着齐齐叹气。

  “秦家的人,从来都放不下执念。”英亲王妃揉揉额头,“我以为我生的儿子能例外,但到底是也没能例外了。他这副性子,更是愁死个人。”

  “王妃也别太忧愁了,依奴婢们看啊,二公子这才是活得洒意。总比燕小侯爷强多了。”翠荷拿捏着话语劝慰英亲王妃,“您想想,永康侯夫人是不是比您还要愁?”

  “也是!”英亲王妃顿时笑了。

  翠荷等人想着永康侯夫人卧病在床好几日了,也都齐齐笑了。管了儿子多年,最后反而给管飞了,她的病怕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了。就算京中无人笑话她,她也过不去自己那道坎。更何况京中很多人都背后笑话她,她向来刚硬,更是受不住了。

  英亲王妃消散了心中些许的郁气,带着人向小厨房走去。

  谢芳华走了一段路后,回头瞅了一眼,只见早先那个三岔路口已经无人,她收回视线。

  秦铮本来走在前面,此时忽然回头看了谢芳华一眼,没说话,又转回了头去。

  谢芳华敏感地窥到了他刚刚眼底那一抹幽暗,头突地疼了一下,对春兰道,“兰姨,暖阁在哪里?你带我去吧!我是有些受不住。”

  “快到后花园了,暖阁就在不远处,奴婢这就带您去。您受不住可真的不能硬撑。”春兰连忙道。

  谢芳华点点头。

  不多时,来到后花园。

  秦铮停住脚步,对春兰道,“兰姨,你陪着听音吧!我送华儿过去。”

  春兰微微一怔,看着秦铮,一时间不明白了,二公子这到底是喜欢听音还是喜欢芳华小姐。怎么看着他是哪个都喜欢呢?可她从小看着二公子长大的,他怎么看都是一个长情的人啊。如今这两个人碰到了一起,按理说该尴尬才是,可是这如此和睦,到让她一点儿也看不明白了。或许王妃明白些,但王妃这些日子口风也紧,什么也不与她说了。大约是怕她说与喜顺听,被喜顺传给王爷,或者传给别人。

  “走,我送你过去!”秦铮不等春兰点头,对谢芳华道。

  谢芳华皱眉看着秦铮,看了半响,他面色没什么异常情绪,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春兰见谢芳华同意,只能作罢。

  “你们都不必跟着了!”秦铮走到谢芳华面前,侍画、侍墨本来搀扶着谢芳华,见他靠近,都齐齐松开手退后了一步,他趁机伸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谢芳华低呼刚要溢出唇瓣,便被她紧紧抿住,收了回去。只皱眉看着他。

  秦铮不再多言,抱着她向暖阁走去。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想跟上,但想着秦铮的吩咐,知道跟上去大约也是无用的。更何况这里待着的是假听音,真品竹,她们必须要照应着才是。于是,权衡一番,便不再跟去了。

  春兰看了谢芳华跟来的四大婢女一眼,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品竹走进了如今空无一人的水榭内,以听音的身份,招呼侍画、侍墨、侍蓝、侍晚四人坐下来喝茶。

  春兰也醒过神来,连忙与几人坐在了一处。继续聊着在落梅居门口没聊完的话题。

  秦铮抱着谢芳华脚步轻松,不多时,便来到了碧湖旁的暖阁。

  暖阁有人看守打扫,见秦铮过来,都连忙见礼,齐声道,“二公子!”

  秦铮“嗯”了一声,径直进了东厢的一间屋子。

  屋子内,被打扫得干净,不染一尘。

  秦铮将谢芳华放在软榻上,撤回手,伸手便去揭她的面纱。

  谢芳华快一步地伸手抓住,隔着面纱对他道,“铮二公子,我这副容貌,你不看也罢!”

  秦铮轻轻嗤了一声,“你白得像鬼一样子我都看过,还怕你再难看的样子?”

  谢芳华颦眉。

  秦铮执拗地用力,同时对她警告道,“你若是再抗拒,这面纱撕扯坏了的话,你别怪我不温柔。”

  谢芳华眼皮翻了翻,放下手,任他扯开。

  秦铮见她不再挡着,随手拿掉她的面纱。入眼处,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偏偏满布疙瘩,密密麻麻,这疙瘩不如早先一般是红色的,如今是白色的,让她的脸看起来苍白得恐怖。额头鬓角,全是汗水。

  秦铮脸忽然一沉,将面纱重重地仍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谢芳华瞅了他一眼,不明白他气什么,或许明白,不过懒得去深想罢了。因为抵抗皇上气劲那半响,她着实加重了内伤,也就是说,这些天白养了。她如今乏得很,不用装,就会是这副样子。

  “你给我躺下!”秦铮有些粗鲁地将她按到在踏上,“闭上眼睛歇着!”

  谢芳华看着他。

  “没听见我说的话?”秦铮黑漆漆地眸子锁定她。

  谢芳华从善如流地闭上了眼睛,身子沾到床榻,才更知道自己有多疲惫乏力,如虚脱了一般,从全身各处往外溢汗。

  秦铮看着她,半响,僵硬地道,“你身上有药吗?别告诉我你这副病秧子模样多年,身上不随时带着药。”

  “有!”谢芳华道。

  “拿出来,赶紧吃了。”秦铮道。

  谢芳华没力气地去摸怀里。

  秦铮忽然打掉她的手,伸手入她怀,因为春衫极其薄,即便谢芳华多穿了几件,但层层叠叠下,也能触到软软的肌骨,他的手刚贴到她身子,她身子细微地一颤,顿时警惕地睁开了眼睛。

  秦铮面不改色地看着她,“你这副模样,爷对你可没什么兴趣。你放心吧!”

  谢芳华的脸变幻了一番,她如今体虚气乏,想脸红也红不起来,只能认命地闭上了眼睛。想着皇帝果然是曾经的京城双绝之一,南秦文武治国,皇帝的武功自然也是不可小视。短短时间抵抗他的起劲,就让她泄去了养回三分之一的功力。这回,真的不能再轻举妄动了。

  秦铮见她闭上眼睛,手如常地探进她怀里,轻松地摸出了一个瓷瓶,指尖在离开她身子的一刹那细微地颤了一下,他抿了抿唇,忽然撇开头,问她,“吃多少?”

  “一颗!”谢芳华闭着眼睛乏力地道。

  秦铮点点头,拧开瓶塞,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放在她唇边,轻声道,“张嘴!”

  谢芳华张开嘴,吞下药丸。

  秦铮撤回手,又从瓶子里倒出一颗,张嘴扔进了自己的嘴里。

  谢芳华虽然闭着眼睛,但感官却还在,感应到了他的动作,顿时皱眉,对他道,“这是药,又不是糖,你吃什么?”

  “你是不是常年吃这个?”秦铮问。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盖好瓶塞,将瓶子放在手中捏了捏,掂了掂,对她道,“我也尝尝味道!”

  谢芳华暗暗腹徘了一句,不再理会他。

  秦铮攥着瓶子在手中把玩半响,伸手给她重新塞进了怀里,指尖流连处,同样颤了颤。

  房中安静,谢芳华疲惫顾不得再想烦乱的事情,幽幽睡去。

  秦铮靠在她身边,静静地瞅着她。清俊的容颜时而带着浓浓的恨色,时而又异常温柔缱绻。连他自己都不会发现,他如此的表情丰富。

  暖阁内的下人们知道铮二公子带着芳华小姐在暖阁内休息,都屏气凝神,远远地躲开,不敢出声打扰二人。

  半个时辰后,春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二公子和芳华小姐可是在里面?”

  “回兰姨,在里面。”一个人小声回话,“大约是睡着,从进去后奴才们就没听见动静。”

  春兰脚步顿住,犹豫了一下,往里面走,悄声道,“我进去看看。”

  下人们立即让开了道。

  春兰来到东暖阁,房间内的确安静,一丝声音也没有,她轻轻地将门推开一个缝隙,向里面看去,只见榻上一个人熟睡着,一个人靠在一旁不知是睡着还是在闭目养神。她退开身子,一时间犹豫不决,不知道是不是该打扰二人。

  就在她踌躇不定的时候,秦铮低哑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兰姨,你蹑手蹑脚地在做什么?他们赏紫荆花的人回来了?”

  春兰一惊,拍拍胸脯,后知后觉地觉得自己蹑手蹑脚的动作简直是多余,二公子的武功从她进门后怕是就知道了。连忙道,“是皇上、皇后、王爷他们从紫荆苑出来正赶回御花园了。王妃在厨房那边也传回来消息,很快就可以开午膳了。所以,奴婢来请您和芳华小姐。”

  “知道了!你先回去,我们一会儿就过去。”秦铮道。

  春兰点点头,退出了东暖阁。

  东暖阁内,谢芳华也醒了,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入眼处,便是秦铮清俊的眉目和懒散地倚在她身边的姿态。她看了他一眼,缓缓地坐起身。

  “好些了?”秦铮问。

  谢芳华点点头。

  “那就下榻,走吧!”秦铮道。

  谢芳华坐在软榻上不动弹,对于皇帝,她是真不怎么想见的,连碰面都觉得让她厌烦。早先他在半途中拦截发作听音,那么如今,他怕是该屡次试探她了。

  “明明胆子小得可以,还装作吃了雄心豹子胆!”秦铮对她嗤了一声。

  谢芳华闻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甘心地道,“你知道什么?”

  “爷知道的多了去了!”秦铮站起身,向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对她道,“别忘了戴上面纱。免得你这副样子,出去吓人。”话落,他出了房门。

  谢芳华下了床,走到菱花镜前,只见镜子中是一张没有任何疙瘩的凝脂容颜。松花粉过敏也不过是半个时辰,她睡了这大半个时辰,药效自然过去了。她抿了抿唇,看着镜子内的自己,这等艳色,忽然被气笑了。这个恶人,是故意提醒她呢!

  她从怀中拿出手帕,早先这个手帕沾染了松花粉,她拎着在面前抖了抖,凝脂的脸顿时泛起了红。她收回手帕,踹进了怀里,伸手拿过面纱盖上,抚平了因为躺着有些褶皱的衣衫,出了房门。

  秦铮站在门口倚着门口懒洋洋地晒着太阳。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一层光晕,少年容丽。

  谢芳华踏出门槛,微微有丝清风吹来,她面前轻薄的娟纱飘了飘,打在了秦铮的身上。

  秦铮扭回头瞅了她一眼,撇撇嘴,似是不屑,又像是有些郁闷,“走吧!”

  谢芳华懒得深究他的情绪和语气,跟着他身后出了东暖阁。

  走路自然是弱不禁风,孱孱弱弱的。

  东暖阁的下人们第一次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忠勇侯府的小姐,二公子费力求娶赐婚的二少奶奶。看着她锦绣衣裙,身姿纤细,娟纱飘渺如烟,整个人从东暖阁出来后,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一般,齐齐惊艳地呆了呆。

  秦铮忽然回头向身后瞅了一眼。

  东暖阁的下人们立即垂下头,不敢再看。

  “快些走!慢死了,难道还要我抱着你才能走得快吗?”秦铮眸光扫了一眼,最后定在谢芳华身上,有些恶狠狠地道。

  谢芳华莫名其妙地看着秦铮,见他脸色由早先的晴朗一下子就转为阴沉,她皱眉,不明白他突然抽什么风。很想骂回去,但碍于东暖阁有不少下人,传出去于她的身份不利,只能压住气,娇柔虚弱地道,“二公子,我身体一直以来就不好,每逢走路都是这么慢,您若是嫌弃我走得慢的话,您就头前走,不用管我。”

  秦铮哼了一声,回转身,走到她面前。

  谢芳华警惕地看着他。

  秦铮狠狠地挖了她一眼,拦腰将她抱了起来,不等她抗拒,便堵住她的话,“规矩些,不准乱动,否则后果自负!”

  谢芳华一噎,既然他这么愿意抱着人,那么以后她记住了。逮住机会,让他抱个够!

  秦铮见谢芳华老实,怒气似乎消了些,但脸色却还是好转不过来,依然有些难看。走起路来,脚步有些重。

  不多时,出了东暖阁。

  东暖阁弥漫的低气压和硝烟味随着秦铮离开挥散了去,下人们抬起头,对看一眼,都大口地呼了一口气。二公子的脾气他们最清楚不过。当初的那只德慈太后御赐的狗,在这府里耀武扬威。小厮下人们都不敢惹,远远地避着。若是谁敢瞪那狗一眼,二公子就挖了人眼。虽然没真正地挖过,但二公子的话撂在那里,让他们谁也不敢尝试挑衅二公子的威严。今日的芳华小姐,二公子的媳妇儿,他们是不要命了才敢看。以后打死也不敢了。

  谢芳华到底在英亲王府待得时间不够久,况且又一直待在落梅居秦铮的身边,是以,有些英亲王府不成文的规定她压根就不知道,也传不到她的耳朵里,所以,她觉得秦铮简直是个阴晴不定的混账。变脸比翻书还快!

  出了东暖阁,因着距离水榭本来就不远,是以,能看到水榭内的情形。

  只见水榭内此时已经聚集满了人。那一身虽然身着便服,但依然浑身透着威严的中年男子是皇帝无疑,他的身边坐着已经命人从软轿内抬下来的皇后,皇上虽然是伤了腿,但只要不碰到伤处,坐着自然是无碍的。

  英亲王、秦浩、以及各府的各位夫人。

  品竹易容的听音和谢茵坐在一处,满亭内,虽然人人春衫华丽,气韵不俗,但论女子来说,她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她的确是将易容学了八分的火候。真正高明的易容术,不只是易容脸,而是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十分之相像。

  谢芳华窝在秦铮的怀里,眸光流转间,就将水榭内诸人的一举一动看在眼底。

  虽然英亲王妃和秦铮都不在,显然皇帝没有再找听音的麻烦。而是和诸人坐在一起闲谈。

  秦铮扫了一眼水榭内的诸人,便收回视线,不避讳地抱着谢芳华走向水榭。

  不多时,水榭内的人已经看到了正走来的二人,面色都不约而同地露出异样。虽然南秦民风略微开放,国风国土下,常见风流韵事,但到底是贵裔府邸鼎贵之家都会依诗礼规矩严格约束子孙,这等未婚男女,光天化日之下,可谓是惊世骇俗了。

  不过因为做这样事情的人是秦铮,所以,无论谁见了,都不会觉得惊奇。

  秦铮这么多年,早已经用他自己的纨绔嚣张跋扈张扬横行无忌,不拘世俗的作为而让这片国土下生活的人对他不得不宽容和另眼相看!

  所以,直到秦铮抱着谢芳华走进水榭,水榭内,无一人发表任何不赞同和责问的言语。

  包括皇帝和英亲王。

  秦铮将谢芳华放在椅子上,松开手,顺势坐在了她旁边,面不改色地对众人道,“皇叔,皇婶,紫荆苑的紫荆花可是开得漂亮?没采撷一株回来把玩?”

  皇帝看了秦铮一眼,面色虽然有些不愉,但到底是不再十分地难看了,对他道,“你越发地没规矩了,以前见了朕,还知道请个安,问个礼,无论是用滚的,还是不正经的糊弄,到底也是礼数。如今都丢到北国去了吗?”

  秦铮呵呵一笑,“这是在英亲王府,在家里,皇叔您嘴上不是一直说自家人不要拘束于这些俗礼吗?如今怎么反倒坐在这里怪起我没礼数来了?”

  “你就是歪理多,连朕也敢随意地编排!”皇帝似乎懒得与小辈一般计较,不再理他,转头对谢芳华转了一副神色,和蔼地道,“华丫头,你的身体怎么样?可好一些了?”

  谢芳华虚弱乏力地道,“多谢皇上关心,我这副身子不争气,无论怎么调理,好药吃了无数,也是这副样子,好好坏坏,当然坏的时候居多,怕是以后……我这病好不了了。”

  “唉,别说丧气话!漠北不是有神医吗?就算他云游去了,也跑不出这个天下去,早晚能找到人。”皇帝如长辈一般,训斥谢芳华道,“你不要日日胡思乱想,你父母早殇,还有朕在。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不止忠勇侯受不住,朕也是受不住深觉对不住谢英兄。”

  谢芳华隔着面纱看着皇帝,这般和蔼如长辈,若是前世,她一定想不到和蔼的背后是雷霆手腕斩草除根和不留余地。她垂下头,笑着点了点头。

  ------题外话------

  纨绔世子妃第七部大结局继续团购,没入群的亲尽快入群。下单顺序和发货顺序也就是说我的亲笔签名本的顺序按照先到先得的方式逐层递减。所以,不止是拼颜值,还要拼手快脚快。群号看电脑版的置顶留言。关于实体书里面的福利,我就不必说了吧!说一下第七部的颜色,土豪金哦。

  今日上墙两位:西子湖畔情华蔓缦,进士:“表现得越没节操越会被阿情翻牌子╮(╯▽╰)╭~~~这真理被我发现了╮(╯▽╰)╭~~~”

  祾兮,lv2,解元:“从不觉得你纯洁你的节操太稀缺有你的每天都危险有你西家更灿烂有你西家不黑暗你是罩罩我是内内【美人们跟着我的节奏,跳起来~欢庆纨绔7出世!】”

  作者有话:我从码字的窗子看外面的天空,飘的黑压压的绝壁不是雾霾,我觉得,是节操。你们说呢?(⊙v⊙)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章惊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