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依偎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事情演变至此,秦铮站稳了上风,秦浩不得不低头。

  皇后见秦浩识趣认错,转过头,对卢雪莹笑得和气地道,“卢小姐真是聪明惠达,大公子娶你为妻,真是修来的福分。卢小姐快请座吧!”

  卢雪莹扯了扯嘴角,“是皇后娘娘抬爱!”

  “对了,我竟忘了,你们的婚事儿我还是我下的懿旨呢!瞧我这记性!”皇后忽地乐了,对秦浩道,“大公子以后可要好好善待卢小姐,你若是不好好善待她,从本宫这里,也是说不过去的。你若对她不好,本宫唯你试问。”

  “能娶到雪莹,是我的福分。自然不敢怠慢于她。”秦浩转过身,扶卢雪莹坐下。

  卢雪莹看了秦浩一眼,垂下眼睫,笑着道了一句,“多谢皇后娘娘给我的一道护身牌。大公子以后若是欺负我,我一定进宫找您告状。”

  皇后笑着点头,“嗯,届时本宫给你做主。若是他连本宫的话都不听的话,本宫就找皇上给你做主。”话落,她对皇上道,“皇上,您同意吧?”

  “朕自然同意!”皇帝对秦浩也有一丝失望,被深深地掩下,大笑了一声。

  “好了,好了,耽搁了这么久,菜都凉了!”英亲王妃笑着打算众人的话,挥手,“都用膳吧!”话落,又对春兰吩咐,“你快去,让碧湖画舫里的杂耍再重新演一遍,演好了,我有重赏!”

  春兰笑着应声,连忙去吩咐了。

  众人停止了说话,一边吃着,一边看向碧湖的画舫。

  直到一顿饭吃罢,碧湖画舫内的杂耍谢幕,再未发生别事儿。

  饭后,皇帝又坐了片刻,便吩咐人启程回宫。

  皇后有些不舍,对皇帝道,“皇上,臣妾距离上一次出宫还是一年前,如今好不容易出宫一趟,就多玩一会儿,晚点儿再回去吧!”

  “朕还有些朝事儿要处理,改日朕再带你出来。”皇帝道。

  皇后无奈,点点头。

  “华丫头,既然你能出府走动了,英亲王府能来,那么皇宫自然也能进。朕给你一道随意出入宫门的旨意,你拿着,什么时候想进宫,就进宫多和皇后坐坐。朕看皇后也很喜欢你。”皇帝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递给谢芳华。

  谢芳华一怔,不伸手去接,摇摇头,“我身体不好,一年到头出府的次数也是有限。还是不浪费皇上这块令牌了。”

  “皇上给你,你就拿着!”皇后接过皇帝手中的令牌,递给谢芳华,“我的确是很喜欢你。说句玩笑的话,若不是你被你铮哥儿先给定下了,那么我一定会想将你许给我家钰儿。”

  谢芳华闻言皱了皱眉。

  “就冲您这句话,我也不敢让她要!”秦铮从皇后的手里拿过令牌,在手中掂了掂,说道,“我收着了,她若是身子好了能出府,皇婶喜欢她,想找她进宫闲话,那么就派人来知会我一声,我带她进宫。至于这块令牌嘛,我就收着了,给我们未来的孩子用。”

  谢芳华顿时暗忿,他可真是不要脸,孩子……想得可真远,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皇后一呆。

  “没个正行!”皇帝骂了一声,斥道,“就算朕给你们未来的孩子,也要你能把华丫头的身子骨治好了才行。治不好,如何能大婚?如何能有子嗣?”

  “这就是我需要操心的事儿了,用不着劳烦皇叔操心!皇叔还是多操心操心江山社稷吧!”秦铮将令牌踹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生的好儿子!”皇帝有一股怒火,忍不住对英亲王妃哼了一声。

  “是,我生的好儿子!”英亲王妃笑逐颜开,向着儿子说道,“谁不向着自己的儿子?这件事情上,我可没觉得我儿子做错!自己的媳妇儿自己疼才是,也要自己经营看顾着。世界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万一看重的人儿被别人家抢去,那才是得不偿失。”话落,她对皇后道,“皇弟妹,待你腿脚好些了,钰儿那孩子估计也能回来了。你放宽心,好好地养着。”

  “只要我的钰儿能平安回来,我就是腿脚不能动,也不算什么。”皇后有些想法还没冒出头,就被英亲王妃引到了秦钰的身上,想到儿子,她立即打住了一切的想法,笑着道。

  英亲王妃笑着训她,“不要胡说,你就是伤了筋骨,养两三个月也就好了。到时候你儿子回来,可是希望看到个能走能动的娘,谁愿意看到整日里窝在床上的娘?”

  “王嫂教训得是!”皇后笑着点头。

  “走吧!”皇帝被英亲王妃那句“世界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万一看重的人儿被别人家抢去,那才是得不偿失。”的话噎得半响没音,想起曾经,他心口一阵绞痛,再不看英亲王妃,对皇后摆摆手。

  侍候皇后的婢女扶着皇后上了软轿。

  “恭送皇上,皇后娘娘!”在场的夫人小姐们齐齐跪在了地上。

  皇上和皇后带着宫廷随侍的人出了水榭。

  英亲王看向英亲王妃,见她不动,他道,“我出去送皇上!你不去送?”

  英亲王妃摇头,“我留在这里陪我儿媳妇儿!”

  英亲王瞅了独独没跪地恭送皇帝皇后的秦铮和谢芳华一眼,无奈地摇摇头,随着皇帝和皇后的软轿出了水榭。

  秦浩自然也是要出府恭送的。

  一行人浩浩汤汤地出了水榭。

  “皇上、皇后突然来了这里,是不是让你们没自在地待着?”英亲王妃见皇帝一行人走得没了影,回头对众位夫人道,“走,你们跟我去我的院子里赏花,这回皇上走了,我们能待得自在些。”

  李夫人等对看一眼,都笑了起来。天底下不怕皇帝的,也就是英亲王府一家,不对,确切说,只铮二公子和英亲王妃。

  “王妃,我就不逗留了!这副身子不争气,我想早些回府歇着。”谢芳华对英亲王妃道。

  英亲王妃扭头看谢芳华,对她不舍地道,“去我的院子里也能歇着,要不这样,你就住在我这里吧!”

  谢芳华摇摇头,“我若是真在这里不回去,爷爷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也是,老侯爷就你这么一个孙女,疼在手心里的。”英亲王妃握住她的手,“那就不留你了,你身子骨好的话,改天再让铮哥儿接你过来。”话落,她对秦铮道,“你去送华丫头吧!”

  秦铮看着谢芳华,眸光有些幽深,“天色还早,你这么急着回去?我看你今日也没太疲惫,再待片刻也是无碍的。”

  谢芳华瞅着他,坚定地摇头。

  “真是个恋家的!”秦铮见她心意已决,嘟囔了一句,转头对品竹道,“听音,你跟着我一起去忠勇侯府!”

  品竹正愁不知怎么办才能将自己和谢芳华对换回来,如今闻言心里一喜,点点头。

  谢芳华略微一寻思,对秦铮摇摇头,“今日听音姑娘也累了,就不必让她跑一趟了。我与听音姑娘也是投脾性的,话语投机,改日你再带她去忠勇侯府与我玩耍也是一样。”

  秦铮忽然眯起眼睛。

  品竹一怔,看着谢芳华,想着小姐要将她留在这里?

  谢芳华隔着面纱看了品竹一眼,手轻轻地捏了捏面纱的一角。

  品竹看得清楚,顿时安下心,对秦铮道,“公子爷,奴婢今日也是累的,的确不想再折腾走一趟忠勇侯府了。您自己去吧!”

  秦铮转眸看着品竹,眼睛黑了黑。

  品竹沉静地看着秦铮,将谢芳华易扮的听音做了个十足十,任谁也看不出丝毫不对劲来。她唯小姐之命是从,自然要听小姐的安排,小姐让她留在这里,她就留在这里。铮二公子不同意也是不行的。

  英亲王妃伸手捶了秦铮一拳,“臭小子,送未婚妻的事情还要拖上一个人吗?听音累了就不去了。你自己去!”

  秦铮收回视线,蹙了蹙眉,有些恶声恶气地道,“不去拉倒。”话落,对谢芳华道,“走吧!送你回府!”

  谢芳华点头,对李夫人等人道,“各位夫人,芳华先走一步了。王妃盛情,你们多留片刻。”

  “好!芳华小姐慢走!”李夫人等顿时笑着点头。

  “娘,我也想跟芳华姐姐一起走!”谢伊悄悄拽了拽明夫人的袖子。

  明夫人抓住她的手,对她低声道,“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坐一个马车,路途还有话谈,你跟着搀和什么?你放心,明日儿娘也要去忠勇侯府,到时候带你过去,芳华小姐身子骨如今好些了,能出来走动了。还怕你没有与她相处的机会?”

  谢伊闻言点点头,打消了念头,乖巧地应声。

  侍画、侍墨上前扶着谢芳华离开,侍蓝、侍晚紧随其后。品竹代替她留在了英亲王府。

  这一切易换做得不显山不露水不着痕迹。

  秦铮走在前面,似乎心中有些郁郁不快,是以,脚步不如以往轻扬轻便。

  “等等!”英亲王妃忽然喊住二人。

  秦铮停住脚步回头,看着英亲王妃,“娘,别告诉我您也要跟着我去送华儿!”

  “臭小子,自己的媳妇儿自己送,我才不会。”英亲王妃笑骂了秦铮一句,对他道,“我是想让你将这第六艘画舫的人一起带着去忠勇侯府,老侯爷虽然不喜欢听戏,但是这杂耍可不同于戏班子,靠的可是绝传的艺技。迎春之日老侯爷也没去玉女河看,让老侯爷也乐呵乐呵。”

  秦铮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心思一动,若是将六艘画舫顺便接去忠勇侯府的话,她要想和轻歌碰面,就会容易得多。毕竟忠勇侯府是自己的地盘。

  “我看不要了吧!老侯爷喜欢这个吗?不见得!”秦铮摆手推脱。

  谢芳华隔着面纱挖了秦铮一眼,他绝对是故意的!

  “那也不能这样说,老侯爷没看到,你怎么知道老侯爷不喜欢?连皇上皇后都称赞好。老侯爷总是宅在府里,也是闷得慌,用这个解闷,我看正好。”英亲王妃见谢芳华没说话推脱,便觉得她是同意的,于是不管秦铮同不同意,对春兰吩咐,“你快去,告诉第六艘画舫的管事儿的,让他们收拾收拾,去忠勇侯。”

  “是!”春兰立即应声去了。

  秦铮扁扁嘴,忽然凑近谢芳华,修长的手捏住她面纱一角,低声道,“你可真不客气!”

  谢芳华白了他一眼,英亲王妃要给,她正需求,那么她还需要客气吗?她慢慢地抬手,拿掉他的手,同样低声道,“铮二公子,我爷爷似乎还真喜欢这个,你若是讨好他老人家,以后还真需要在这方面上多费点儿心思。”

  秦铮攸地乐了,“有你这句话,是不是承认我的身份了?”话落,他不等谢芳华开口,对她笑吟吟地道,“不准反悔啊!未来的夫人既然让我讨好岳祖父,我一定会不遗余力的。”

  谢芳华一噎,看着秦铮转眼就笑开了的脸,心情一改郁郁,霎时好得如晴天最灿烂的朝阳,她有些无言以对。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能将厚脸皮练到这般炉火纯青沾沾自喜的境界,也是本事!

  “走吧!”秦铮扭头向前走去,丢下一句话道,“六号画舫稍后就会跟着去忠勇侯府,不必你我等着。”

  谢芳华的心思被他一句话转了回来,懒得再计较。

  侍画、侍墨、侍蓝、侍晚对看一眼,心中都暗暗好笑,小姐聪慧、冷静、机智、果敢等等优点,只要不遇到铮二公子,才做得数。这位铮二公子能拿捏得住小姐,而且方寸还把握得极好,不能不让人佩服。

  一行人很快就走得远了,没了踪影。

  谢茵有些不甘心地收回视线,扯了扯品竹的袖子,对她低声道,“你怎么不跟着去送啊?你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岂不是促进感情,总是这样下去,万一谢芳华的病被治好了,将来铮二公子身边还有你的位置吗?你可别忘了,如今她的身份是未婚妻,而你是一个婢女,你看看铮二公子对她在意得跟什么似的!”

  品竹短短时间已经弄清了谢茵和听音有那么一段纠葛,闻言心中好笑,但面色不表露出来,低声道,“如今王妃在跟前,众位夫人小姐们都在,我自然要稳妥一些,来日方长,你放心吧!未来三年在她身边陪着的人可是我,他们再亲近,还能抵得过三年一千多天的日夜疏离?”

  “倒也是!”谢茵顿时笑了。

  品竹看着她,也笑了笑。

  “反正我就是看不惯谢芳华那副姿态!”谢茵嘟囔道,“就跟全天下所有好东西都应该理所当然是她的一样,”

  品竹垂下头,低声道,“她的身份是别人羡慕也羡慕不来的。的确有优先拿取好东西的资格。”

  谢茵哼了一声,不忿地道,“就算她身份高贵又管什么?铮二公子还不是被人捷足先登了?”话落,她揶揄地看着品竹道,“别告诉我你至今还没爬上铮二公子的床!我可听说了,在年前,你就被铮二公子收房了。”

  品竹没想到谢茵如此不顾忌地这样说出口,她脸红了红,没言声。

  关于小姐是否和铮二公子上床的事情,她们清楚自然不是的,但在落梅居住得久了,某些亲密的牵扯恐怕是有的。但这叫人如何回答?

  “看你的表情就是!你不用承认了,不止我知道,外面的人你出去打听一下,有哪个人不知道的?你们的事情,老弱妇孺皆知。”谢茵用胳膊撞了撞品竹,“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多少女人恨不得爬上他的床都爬不上去呢!你能上了他的床,并且得他倾心相待,虽然中间有了个谢芳华的差头,但到底他的人总脱不出落梅居去,你就守着落梅居,抓着他的心,他早晚是你一个人的。”

  品竹有些汗颜,但还是点点头。

  谢茵见她如知心人一般地听取她的意见,顿时笑开,面色也欢喜了几分。

  “这两个孩子倒是投缘,嘀嘀咕咕的在那里说什么呢?”英亲王妃回过头,对二人笑问。

  谢茵显然有些怕英亲王妃,一时间笑容收起,不知如何答话。

  品竹定了定神,微微红着脸沉静地道,“说些女儿家的私事儿,王妃您若是想知道,回头私下我告诉您。”

  “哎呦,原来是女儿家的私事儿,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口吗?”英亲王妃笑了起来,“你也不用告诉我了,你们孩子们的事情,我也不好奇地问了,免得觉得我婆妈。”话落,对众位夫人道,“走吧!去我的院子赏花!”

  众位夫人笑着点头。

  一行人向英亲王妃的住处走去。

  秦铮和谢芳华来到了英亲王府门口,早已经有人备好了马车。

  秦铮先一步上了车,然后,伸手拉谢芳华上车。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自然地将手放进了他手里,他轻轻握住,顿了片刻,微微用力,将她拽上了车。

  帘幕落下,马车走了起来,侍画等人对看一眼,跟在了车后。

  车内,秦铮不松手,顺势将谢芳华拉着坐在了他身边,两人的身子挨得有些紧,谢芳华往出扥手,他紧紧地握住,对她道,“别乱动,乖乖坐着!”

  谢芳华偏头瞅他。

  “看我做什么?”秦铮见他瞅来,心情甚好地勾起她面纱,凑近他道,“你恐怕还不知道爷有一个毛病吧!就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只要如你这般瞅着我,我就想亲她。”

  谢芳华身子一僵,脸向后仰了些,羞怒道,“秦铮!别没正行!”

  秦铮顿时笑了,看着她,“我如何没正行了?对着自己喜欢的人,想做些什么,不是再正常不过吗?若我喜欢你,还苦着自己恪守礼数规矩,连近你身都不敢的话,怎么叫真的喜欢你?**之事,不是大俗之事,而是大雅之事。这又有什么丢人的?”

  谢芳华脸彻底染上红晕,挡也挡不住,挥手拍掉秦铮的手,面纱落下,隔着他的目光,她才算舒服些,深吸一口气,刻意加重声音,“铮二公子,容我提醒你,你离经叛道不羁世俗的确没什么,因为你不在意,我是谢芳华,忠勇侯府自古以来,可没出现一个离经叛道不羁世俗的闺阁小姐。若是我也与你一样的话,它日九泉之下,见谢氏先祖我都脸上无光。”

  秦铮忽然嗤笑一声,“鬼话连篇!”

  谢芳华瞪眼,她怎么就鬼话连篇了?

  “也容我提醒你,谢小姐,你以后会是我媳妇儿,会嫁去我的英亲王府,大婚之后,你就不姓谢了,你随我姓,姓秦。叫做秦谢氏。你九泉之下,要见的也是秦氏的列祖列宗。秦氏自古以来,每一代,都会出一个离经叛道的人物,这一代呢,是我。所以,列祖列宗对于我这样的人已经屡见不鲜了。多你一个不多,秦氏先祖它日见到你不会觉得脸上无光的,你放心。”秦铮慢悠悠地道。

  谢芳华一噎。

  “不信吗?有史可查的!要不要我给你说说秦家的历史?有哪些离经叛道的先辈们!”秦铮瞅着谢芳华,见她无语反驳,他心情更好了。

  “不听!”谢芳华没好气地摇头。

  “这是你不听,不是我不说啊!当然,秦氏亘古至今那么多辈人里也没出现一个如我这般模样的,我也算是开了秦氏历史之先河了。将来秦家的史记了,应该是有我一笔的。”秦铮优哉游哉地道,“不过爷不愿意写入史记,所以,迫不得已,有朝一日,恐怕是要毁了太史院费力编写的史书的。”话落,他可惜地叹息了一声。

  谢芳华已经对他彻底的失言,太史院有朝一日遭殃,他这么个恶人还能不能做点儿好事?世人都想名流千古,他估计怕自己遗臭万年,所以不敢留史册。

  “你躲得那么远做什么?你放心,你不懂风情,爷还是懂一些的,爷现在没兴趣亲你。”秦铮伸手将谢芳华躲远的身子捞回到他身边,几乎将她按在了他胸前。

  谢芳华挣扎地推开他。

  “你最好别乱动!否则这车里就咱们两个人,我真保不准会想做些什么。”秦铮警告她。

  谢芳华最恼恨他屡次威胁,劈手就打他面门。

  秦铮轻松地攥住她的手,低头看着她问,“你想好了,你有力气打得过我吗?没有力气的话,就乖乖的。我不欺负女人,但也保不准被你惹生气了,破了例。”

  谢芳华撇开头,她现在的确打不过他,只能让他嚣张些日子。可恨!

  秦铮见她老实下来,勾了勾嘴角,车内光线被帘幕挡住,虽然昏暗,但他俊颜却清朗。

  二人不再说话,便那样别扭地依偎着的姿势坐在车内,当然,别扭的人只谢芳华自己。秦铮自然不别扭的。

  马车缓缓地走着。

  两盏茶后,来到忠勇侯府门口。

  车夫停下马车,侍画在外面轻声道,“小姐,回府了!”

  谢芳华推开秦铮的手,直起身子,拿过车里的镜子,照了照,见云鬓妆容未曾乱,便放下镜子,伸手挑开了帘幕,向外看去。

  忠勇侯府烫金的匾额映在眼前,依然富贵华丽。

  她心里微微一暖,收回视线,见侍画、侍墨过来搀扶,她将手递给二人,就着二人的搀扶下了马车。

  侍书匆匆从内院走出,看到谢芳华连忙见礼,“小姐,您回来了?世子刚刚还在问您什么时候回来,正要吩咐小的去英亲王府询问,不想您这么早就到家了。”

  谢芳华笑了笑,“没别的事儿,饭后便早些回来歇着了。”

  “您折腾一趟的确是累了,快进府吧!”侍书关心地打量谢芳华,见她完好,看向马车,对挑开的帘幕里坐着的秦铮见礼,“铮二公子,多谢您送我家小姐回府!”

  秦铮一直瞅着谢芳华,眉眼不转地看着,没答侍书的话,也没看他一眼。

  谢芳华回头瞅了秦铮一眼,正对上他幽暗的眸光,她本来不想理会他,但是被他这样看着,还是觉得应该做些什么,于是,她顿了片刻,语气轻软地道,“你快回府吧!”

  “你就这一句话?再没别的话对我说?”秦铮盯着她问。

  谢芳华颦眉,心中清楚他意有所指,指得是什么,她也清楚,抿了抿唇,对他道,“过两日我身子爽利些,你再过来接我出去走动。”

  秦铮闻言似乎笑了一下,道了一句,“好!”

  谢芳华见他阴转晴,慢慢地转过身,由侍画、侍墨扶着进了府。

  秦铮挑着帘幕一直看着她,知道她身影走进了庭院深处,他才收回视线,对站在门口的侍书道,“告诉你家世子,过两日我再来接她过我的府邸走动。”

  “小人一定禀告我家世子!”侍书颔首。

  秦铮看着侍书,还想再说什么,忽然又觉得烦闷,于是挥手落下了帘幕,对车夫轻喝了一声,“回府!”

  ------题外话------

  每当换季必然有一次的感冒正常地来到了我面前,头脑晕晕,卷纸哭泣着一层层脱光了衣服被我宠幸。这种情况下码字蛮沉醉的。来,抱一下。最好带着攒到的月票抱我。

  今日上墙:小禾灯,lv2,解元:听着外面小雨滴嗒,我在房里瑟瑟发抖,阿……阿……阿情,求暖床!(づ ̄3 ̄)づ

  2,解元:“子情、么么哒、纨绔前六部已经到手,开始包书皮。等七也到了以后包完书皮一起去微博和群里还有空间还有朋友圈还有陌陌留言板一起晒。晒晒更健康。喵(╯3╰)”

  3,贡士:“掉节操评论哪家强?找京门!没节操作者哪家强?中国天津找阿情!碎节操粉丝哪家强?腾讯扣扣找v群!”

  作者有话:噗!准了;晒晒;简直不忍直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章依偎》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