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消息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少年闻言顿时大乐,顿住的脚步直冲冲走了过来,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就着茶壶一气猛喝。

  谢芳华无语地瞅着他,少年喝罢,她才道,“忠勇侯府缺了你的水喝了?看把你渴成了这个样子。”

  少年摇摇头,“忠勇侯府没缺水,英亲王妃也没缺水,但我缺觉,刚睡醒不久。就看见您放的孔明灯了。等不到月影重叠,我就跑来了。”

  谢芳华点点头,对少年指指椅子。

  少年放下水壶,坐在椅子上,屁股扭扭,脖子扭扭,扭了半响,舒服地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主子啊,你说你,奉着忠勇侯府的千金小姐不做,偏偏跑去无名山做什么?若是搁我是你,无名山给我一座金山我也不去!”

  谢芳华看着她,笑意不觉地溢出眼帘,“无名山没有金山,但是有我要的能守护住忠勇侯府的东西。相反忠勇侯府才是那座金山,若没有厉害的东西支撑,拿什么来守护金山?”

  少年眨眨眼睛,点点头,打量着谢芳华道,“一直不知道您是忠勇侯府的小姐,若不是这次言宸哥哥去了北齐,他大约也不会告诉我您的身份。我听了之后怎么也不敢相信。如今,您坐在这里,尤不得我不相信了。”谢芳华笑笑,没说话。

  少年在椅子上又舒服地吸了口气,才忽然道,“主子,有饭吃吗?我知道你要问我关于漠北的事情和言宸哥哥的事情以及七星的事情,不过,我饿了一天了,您总得先喂饱我,我再仔细地说给您听。”

  谢芳华点点头,对外面吩咐,“侍画,去吩咐厨房做些饭菜端来。”

  侍画在你外面应声,走了开去。

  不多时,侍画便端了一个大的托盘走进了屋。

  托盘内摆了四菜一汤两碗米饭。

  侍画将饭菜摆上,对谢芳华道,“世子从海棠苑出去时特意去厨房吩咐了,说小姐还没吃晚膳,让厨房做了,厨房正要送来,奴婢就去了。”

  “我本来晚上不想吃了,难得哥哥想着我。”谢芳华笑了笑。

  “主子,这些只够我沾沾牙缝的。”少年看着摆在桌子上的饭菜,嘟起嘴,对谢芳华不满地道,“你还要吃的话,更不够我吃了。”

  侍画有些惊异,这是两个人的饭菜,才够他一个人沾牙缝?他有多能吃?

  少年不理会侍画的惊异表情,对谢芳华抗议,“这里你是东道主,不能饿着我。”

  “我竟是忘记你能吃了。”谢芳华失笑,对侍画吩咐,“他叫轻歌,是有名的大胃口。你再去厨房一趟,让厨房辛苦一些,再做一份来。”

  侍画只能点头,同样是属下,到底是她们由世子培养出来送到小姐身边的人和小姐身边自己培养的人不同。这份随意,她们就做不来。

  “等等,就说你们几个人要吃。”谢芳华在侍画走到门口时,特意加了一句。

  侍画意会,点点头,出了房门。

  “主子,你的婢女好像看我不顺眼。”轻歌待侍画离开后,悄悄地说道。

  谢芳华莞尔一笑,“不是好像看你不顺眼,就是看你不顺眼。她们一直待在忠勇侯府,被我哥哥教导训练,礼数严苛,自然是看不得你这般在我面前没形没样的模样。”

  轻歌撇撇嘴,“到底是没见过血腥的女娃子,不懂当年我们上刀山下油锅的情谊。”

  谢芳华嗤笑,“你才多大?人家就是女娃子了?”

  轻歌扬起脖子,“我很大了!最起码言宸哥哥不在的时候,我能独当一面了。”

  谢芳华看着他,嗅道,“我看你是出得无名山之后,狂妄自大了。觉得世间唯你无敌了才是。当年是谁屡次擦着边过考核,几死几生?险些没命!”

  “哎呀,主子,您能不能别提我当年的窝囊劲?”轻歌板起脸。

  “好,不提!”谢芳华顺了他的意。

  轻歌嘻嘻笑了,忽然凑近她,悄声道,“主子,您和铮二公子是怎么回事儿?您喜欢铮二公子吗?”

  谢芳华挑眉,看着他,没答话。

  “喂,您这样看着我做什么?”轻歌有些毛躁地道,“我就是好奇,若是不喜欢,您怎么答应了打算嫁给他,还一直住在英亲王府的落梅居。”

  谢芳华偏开头,看着因为夜晚一阵凉风吹来,窗子的缝隙透进来细微的风,将灯烛吹得来回晃动,泯泯灭灭,她清淡地道,“皇帝的圣旨赐婚,拒绝得了吗?”

  轻歌嗤了一声,“您还怕皇帝的圣旨赐婚?”

  “不是怕!而是如今一切没摊开在明面上,没办法拒绝而已。”谢芳华道。

  轻歌扁扁嘴角,“那我也不信你这话,就算皇帝的圣旨拒绝不了,可没谁能逼迫得了你住去英亲王府的落梅居。”

  谢芳华转回头,看着他,少年一副你别装了的模样,她被气笑了,瞪了他一眼,“秦铮比皇帝还不是个东西!最早住进落梅居,我的确是迫于无奈,不敢暴露身份,只能从善如流。”话落,她又道,“至于后来……自然是我愿意待在那里。”

  “其实是后来你发现了铮二公子的好,喜欢上了他,于是,甘愿拜倒在他的丰仪之下。是不是?”轻歌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我知道,铮二公子是个美男子,这南秦京城里,论容貌,他可是独一份。噢,不对,还有个四皇子,据说与他容貌不相上下。只是你没见过而已,否则怕是就难以取舍了。”

  “你说的什么混账话!”谢芳华劈手打了他一巴掌。

  轻歌灵巧地躲开了,躲开之后,讶异地“咦?”了一声,“主子,你的武功怎么退步到了这种程度?打我都打不动了?”

  谢芳华撤回手,简单说了清河崔氏三公子崔意端的血毒之事。

  轻歌眉头皱起来,嘟囔道,“浪费你功力,救他做什么?一个崔三公子,娃子而已,都被她娘给舍弃了,你还去费心救他,不值得。”

  谢芳华瞅着他,“我救的,虽然是他,但确切说也不是他,而是清河崔氏。崔三公子的确不值得我救,但若是清河崔氏拉拢在手,就值了。”

  轻歌哼了一声,“清河虽然是大族,其实一直以来就是墙头草,随风倒。”

  “正因为清河崔氏如此,否则也不能屹立多年了。”谢芳华道。

  轻歌摆摆手,“反正您救了也就救了,我是不如言宸哥哥懂这些东西。我只知道,我现在好饿啊,可以吃了吗?”

  “可以了,你吃吧!”谢芳华叹了口气。

  轻歌立即拿起筷子,风卷残云一般地吃了起来。

  谢芳华看着他,好半响,才慢慢地道,“算起来,你也是出身……哎,你的礼数呢?”

  “我就知道礼数不能活命!”轻歌道。

  谢芳华无言以对。

  不多时,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被他给吃了,他放下筷子,摸摸肚子,叹了口气,“吃一半,歇一会儿的感觉真是不好。”

  “饭菜又来了,你可以继续吃!”谢芳华想笑,听见外面的脚步声,她看了一眼,只见侍画端着饭菜又走来,她道。

  “咦?够快!”轻歌顿时高兴了。

  谢芳华想着自然不会慢的,高门府邸院落的厨房内,随时都会准备着饭食,以免主子随时传唤。

  不多时,侍画果然推门进来,这次端了足足八个菜,一大盆饭。

  显然,侍画是故意想要吃撑轻歌。

  可是轻歌见了顿时眉开眼笑。

  侍画摆好饭菜,对谢芳华轻声道,“小姐,云继公子过府了,如今在世子那里。”

  谢芳华点点头,对她道,“你稍后去一趟芝兰苑,告诉谢云继一声,他和哥哥详谈完事儿后,来我这里一趟。”

  侍画点点头,退了下去。

  轻歌眨眨眼睛,“谢氏盐仓的谢云继?”

  “嗯!”谢芳华颔首。

  “那可也是个有意思的人物!”轻歌啧啧了一声,“不过,主子,您可真敢用他啊!您就不怕被他反噬吗?同样姓谢,谢氏盐仓未必就没有取代忠勇侯府而代之的心思。”

  “有和做是有区别的。”谢芳华道,“况且,谢云继不是谢氏子孙,到不必担心他反噬。”话落,他又道,“正巧我也想交代你这件事情,如今说起了,也就知会你吧!你暗中将消息递回天机阁,让他们暗中查一查谢云继的真正身份。”

  “他原来不是谢氏的子孙?抱养的?”轻歌微怔。

  谢芳华点头。

  “那肯定是要查查的了。”轻歌笑了,打保票道,“主子放心,对于查消息我最在行,不用递回天机阁,我能连他祖上八辈子都能查得出来。”

  “一定要隐秘,谢氏盐仓不好惹,不要走漏风声。我还是要用谢氏盐仓的。”谢芳华叮嘱他,“你如今在京中,六号画舫已经是风云人物,众人关注,你不要轻举妄动,坏我的事儿。就按照我说的,交给天机阁。”

  “那好吧!”轻歌点点头,有些蔫。

  “你是要入朝的,还怕将来没有你的用武之地?急什么?”谢芳华瞟了他一眼。

  轻歌闻言顿时笑了。

  “吃吧!吃完再说!”谢芳华将所有饭菜都推到了他的面前。

  “您不吃?”轻歌瞅着她。

  “看着你吃我就饱了。”谢芳华道。

  “您已经够瘦了,可不能饿着,我知道您最爱吃这两个,这两个给您,其余的都给我。”轻歌将两盘菜推到了谢芳华的面前,其余的菜都不客气地自己霸占了。

  谢芳华笑了笑。

  二人不再说话,屋中饭菜飘香。

  半个时辰后,轻歌放下筷子,抹抹嘴,心满意足地道,“我吃饱了,主子,您有什么话现在就问吧!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谢芳华扫了一眼他面前干干净净的碗碟,对外面喊了一声。

  侍画进来,惊异地盯着桌子上一堆干干净净的碗碟呆了片刻,才默不作声地将空碗碟都收拾了下去。

  轻歌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是能吃了些!”

  何止是能吃!谢芳华好笑,对他道,“你以后自己要板着一些,不能再如此吃了。要么一天不吃饭,要么一顿吃一天的饭。这样下去,你的胃口怎么能受得住?早晚受罪。”

  “知道啦,言宸哥哥已经说了我好几次了。”轻歌不太乐意听地道。

  谢芳华警告他道,“你必须改正。今日你来得我这里,第一次,我纵容你,下次就别想了。若不板正的话,将来娶个媳妇儿都能将人吓傻了去。”

  轻歌顿时直翻白眼,“谁要娶媳妇儿了?女人都是麻烦!”

  “女人都是麻烦?”谢芳华斜眼瞅着他。

  轻歌自觉失言,嘿嘿一笑,“当然说的不是你啦!我是说,除你之外,女人都是麻烦。”话落,他忽然笑嘻嘻地道,“主子,要不您嫁给我吧!您若是嫁给我,不嫁给铮二公子的话,我就一定改了这个大胃口的毛病。”

  “我嫁谁都没关系,不嫁给秦铮,嫁给你也行,前提是,如今秦铮就是我的未婚夫,除非你能有本事让他滚离我远点儿。”谢芳华也不恼,看着他,慢悠悠地道。

  “铮二公子可是个小魔头!”轻歌揉揉鼻子,似在考量,“我怕是斗不过他。”

  “那你就老实地做事儿,将来娶别的媳妇儿,别打我的主意。”谢芳华道。

  轻歌无语地瞅着她,“说白了,你还是喜欢他。”话落,他不满地道,“我就不信他比言宸哥哥还有本事!只不过是自小被骄纵惯了,跋扈嚣张,弄得人人都怕他。无非是怕他的身份和手中的权利。若是论真本事,他未必敌得过言宸哥哥。”

  “言宸……”谢芳华眸光动了动,问道,“他到漠北了吗?”

  “还没到,昨日深夜传回消息,说按照路程算,两日后到。”轻歌道,“也就是明日,应该就会到了,本来应该是到了漠北边境救出七星后再传消息给我,但怕你担心,所以,提前先传了一封信回来。”

  谢芳华点点头,“我计算路程,他就算走最难的山岭,最近的路,骑最快的马,也要半个月才能到漠北边境。这已经是最快的路线了。”

  “嗯,您料准了,他的确是走最难走的那条路,翻山越岭的,他倒是不怕,可是苦了那个从没吃过苦的公子哥。”轻歌道。

  “你说的是燕亭?”谢芳华扬眉。

  “嗯,燕亭跟着他呢!”轻歌四仰巴拉地靠在椅子上,没有形象地摸着肚子道,“他要去漠北从军,言宸哥哥收到你的消息,便立即找到了他,为了帮助他躲避开皇室隐卫和永康侯府派出的府兵追查,费了一番好大的辛苦。否则的话,以着言宸哥哥自己的本事,如今早就到漠北了,比主子您预算的时间还能早上两日。那是个拖后腿的,不明白您为什么要帮他?难道就是因为京中传扬的燕小侯爷因为喜欢您毁了范阳卢氏的婚事儿?远走漠北,您就要知他这份情意帮他?”

  “毕竟是他念了我九年,我无以回报,既然他想远走漠北,我帮他也就帮他了。反正言宸也要去漠北,顺路而已。”谢芳华道。

  轻歌撇撇嘴,“您大概还不知道吧!您这一顺路不要紧,他一句黏上言宸哥哥了。”

  “什么意思?”谢芳华抬眸。

  轻歌哼了一声,“他见识到了言宸哥哥的厉害,这一路相伴,大约是公子哥从没出过远门,一直在金笼子里面关着,出京城之后,走了一日便觉得举步维艰。正巧言宸哥哥听你的话找到他助他。这一路上,他又见识了从来没有见识到的。发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昔日他虚度了许多光阴,如今才知道天地远大。无意中知道言宸哥哥要去北齐。于是,漠北便不看在眼里了,非要跟着他去北齐。”

  谢芳华蹙眉,“言宸甩不掉他?”

  “甩得掉怎么甩?甩掉他就不能活了!言宸哥哥走的全是崇山峻岭,豺狼虎豹遍地都是。只要甩开他,他一日都活不了。别看在南秦的脂粉堆里,富贵圈子里能呼风唤雨。可是出了京城,他燕小侯爷的身份屁都不是。”轻歌鄙夷地道。

  “他也不是一无是处!”谢芳华看不得轻歌将人贬低到地底下,虽然他说得是实话,但他这份自大可是要不得。

  轻歌啧啧了一声,“主子,您的心肠什么时候这么好了?难道从无名山回来!您爷们的心就变成娘们的心了?不要什么人都觉得好!”

  谢芳华又气又笑,“你倒是教训起我来了!”话落,对他道,“不听你废话了,言宸的信呢?给我!”

  “我哪里敢留着?自然是看完就毁了!”轻歌摊摊手。

  “你自诩记性极好,就算毁了,也能倒背如流吧!”谢芳华将笔墨往他面前一推,“给我写出来。”

  轻歌叹了口气,对她道,“主子,您怎么就不明白属下的心呢?属下多久没见您了?还不是想跟你多说点儿话近乎近乎?您这是嫌弃我!”

  “我就是嫌弃你!快点儿写!一会儿谢云继来了。我还不想他看到你。”谢芳华道。

  “好吧!”轻歌任命地拿过笔墨。

  谢芳华看着他笔飞快地落在宣纸下,笔走龙蛇,一气呵成,暗暗地赞扬了一声。

  无名山里的隐卫都有一手好书法,当初最早的时候,他们用笔当剑练。因为做的最多的就是杀人和传递消息,所以,他们要学会模仿各种人的笔迹。

  不多时,一封简介的书信跃然纸上。

  轻歌顿住笔,将纸递给谢芳华,嘟囔道,“言宸哥哥虽然是给我传的信,可是一句话都没跟我说的,这些话,我一看就知道他是跟你说的。哼,厚此薄彼。”

  谢芳华接过信纸,很快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言宸的信很短,短得只有几句话,但是却说了好几个信息。

  其一,燕亭有意跟他去北齐,他想带上他,因为永康侯府的人恐怕会追到漠北,若是有皇帝旨意的话,即便燕亭到了漠北,也能被揪回京城。到时候谁救的他,怕是会追查到他的身上。所以,既然他想跟他去北齐,怕是也想到了这个可能。

  其二,关于漠北戍边两方兵营发生的冲突之事,他在半路上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一切全是四皇子的筹谋。武卫将军的亲近副将死伤多人。此事之后,武卫将军可谓是元气大伤。

  其三,四皇子其人由此客观深不可测,且手腕了得,怕是不输于秦铮,若是他此番到漠北,先救七星的话,怕是会与他周旋数日,他思考再三,她姑姑的病不能耽搁,是以,他决定先去北齐皇宫,回转之后再救七星,秦钰想要窥探他们的组织,那么,一定不会将七星如何,七星暂且待在秦钰处无碍。

  其四,秦钰已经得到了关于秦铮和她赐婚的消息,同时,得到了一张关于她的画像和听音的画像。不知是何人传给他的。

  谢芳华看罢,将宣纸的纸页用力地攥了攥,半响无言。

  轻歌也不打扰她,知道她要消化一些东西,也要思索如何做才最正确。

  南秦京城有两号人物,一个是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一个是皇帝的四皇子。如今他家主子算是都给惹上了。未来啊,他心里偷偷地乐着,怕是有很多好戏要看。

  “你去回信,就说我知道了,让他路上小心!”谢芳华将宣纸放在灯盏前点燃,任纸灰落在灯罩里,对轻歌道。

  轻歌顿时怪叫,“主子,您给言宸哥哥回信,就这么一句话?不再说点儿别的了?”

  谢芳华抬脚踹了他一脚,“还说什么?谢云继来了,赶紧滚!”

  轻歌腾地站起身,竖起耳朵,隔着窗子仔细地听了一下,立即对谢芳华竖起大拇指,“您功力都降低一半了,还这么警觉,果然是主子。那我滚了。”话落,他打开窗子,“嗖”地从窗子跳了出去。

  随着他离开,清凉的夜风吹来,吹散了屋中一室的菜香味。

  谢芳华伸手扶正晃动的窗子,就那样让窗子开着,清凉的风使得火烛变大,很快就燃烧尽了一张宣纸,她罢了手,将灯罩拿起来,将纸灰顺着窗子倒了出去。

  一阵风刮来,纸灰无影无踪。

  屋内不多时只余海棠的清香。

  果然不出片刻,谢云继来到了海棠苑,他轻轻翻墙而过,并没有着急下来,而是坐在了墙头上,低头盯着墙头看了片刻,才缓缓地落下了身。

  谢芳华从窗子看着谢云继,想着不愧是谢氏盐仓的主人,虽然他将屋内的气味都消散了,但是仅凭一面墙,墙头细微被碰触的土,他应该就知道这里有人来过了,且在他之前。

  这样聪明的人,让她某些事情省心,但也是烦心。

  但愿谢云继真的能被她所用,她对他还是要有两分设防。毕竟,他的身世不明有利有弊。

  侍画等四人一直守在门外,清楚地看到轻歌离开,也看到谢云继翻墙而入。巧的是,二人走的都是那一面墙头,不发现都难。四人对看一眼,都没说话。

  谢云继来到门口,透过敞开的窗子,见谢芳华正往外看,他勾了勾嘴角,缓步进了屋。

  谢芳华坐在窗前,透过水晶帘看着谢云继,眉目隐住了某些想法。

  “芳华妹妹有心事儿?”谢云继挑开水晶帘,来到谢芳华面前,对他打量了一眼,挑眉。

  谢芳华对他一笑,“是有点儿心事儿。云继哥哥坐!”

  谢云继缓缓坐下,看着她,径自问,“仿佛是关于我?”

  谢芳华眼眸略微地眯了眯,须臾,笑意蔓开,“好像是!”

  谢云继扬眉,“能让芳华妹妹对我生起心事儿,我不知道是不是该高兴。不过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事儿。”

  谢芳华失笑,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对于谢云继,他虽然想查他,但是他太聪明,从她刚刚一个来不及收起的神色就猜出关于他,若是不挑明的话,以后怕是真有隔阂不能用他了。对于他和谢氏盐仓来说,能用而不用的话,那么就是自己的一大损失。想到此,她笑着道,“云继哥哥,你可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和亲生父母?”

  谢云继仿佛不意外,漫不经心地笑道,“原来你想的是这个!”

  谢芳华点点头。

  谢云继伸手去拿桌子上的茶壶倒水,掂了个空,他对外面直接吩咐,“来人,上一壶茶!”

  侍画等人闻言对看一眼,靠着门口最近的侍墨走进了屋,将空壶拿出到画堂,洗净,重新换了茶叶,倒了一壶热水,端了上去。

  谢云继对侍墨摆摆手,侍墨看了谢芳华一眼,退了下去,他自己动倒了一杯茶,同时给谢芳华倒了一杯,之后,放下茶盏,声音极低地道,“我这么多年查了自己的身世,却是无论如何都查不出来。芳华妹妹若是能查到我的身世,那么多谢了。”

  ------题外话------

  今日上墙:1,秀才:“刚刚从西子情后援团微博那里知晓当当网开通预售时,已经关闭的电脑又重新打开,第一时间付款购买了,希望这次人品好一点,能得到情的签名,不过这个答案要一个月后才揭晓了,好期待。话说今天芳华说习惯是改不了的,我也是习惯在当当网上购买,好开心能在消息发布之日就订购了,特此发帖纪念一下。”

  3,解元:“祝那些藏票票的纨绔七抢不到签名本,啊哈哈哈!”

  作者有话:当当网开通纨绔七大结局篇的预售了,第一批有签名本。按照下单顺序售出签名本,数量有限,售完为止。所以,亲爱的西家美人们,没下单的赶紧快去!我祝福大家都能拿到签名本!不给票票也能拿到签名本!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章消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