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掌家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春兰在一旁看着二人,听着二人的对话,心中欢喜感叹,王爷和王妃是真的开始互相有心了。蹉跎了这么多年,何等不易?她只希望未来别有什么大变动,这样平静的日子就很好。

  吃过早膳,英亲王进宫去了。

  英亲王妃开始吩咐人收拾东西。

  春兰一边收拾着衣物一边道,“王妃,您出府去法佛寺小住,这府中的中馈谁来打理呢?”

  英亲王妃蹙眉,寻思片刻道,“你去西院一趟,将刘侧妃请来。”

  “你要用她打理府中的中馈?”春兰立即睁大眼睛。

  英亲王妃点点头,面无表情地道,“以前,我不争,不作为,是因为一个男人无心。无论你做什么,男人无心都是不抵用的。但如果一个男人有心了,他的有心虽然晚了点儿,但只要对铮哥儿有利,我就得抓住。”

  春兰不太明白,“王爷既然有心了,您不用费力去抓,心也是您的。您更没有必要将中馈交给刘侧妃啊。”

  “春兰,我问你,这么多年,刘侧妃为人如何?”英亲王妃看着春兰问。

  春兰想了一下,“为人还算脾性温和,虽然娇媚,但也不是魅惑争宠之人,一心扑在王爷身上,府中的中馈从来不插手,连边角也不触动。没有大优点,但也不曾有大错处。”

  英亲王妃闻言笑了,“她脾气温和,是因为早就知道王爷的心是空的,无论是谁,这府中的女人,都填不满。包括我。她不魅惑争宠,也是因为知道我不屑女人那种下作伎俩,也不准许这府内有这样的伎俩。吃穿用度,包括王爷的恩宠,该有她的,一定会有她的。她不碰触府中的中馈,那是因为,即便她想碰触,我也没给过她机会。”

  春兰点点头,对英亲王妃埋怨道,“这么多年,奴婢劝了您多少回。虽然说王爷的心是空的,但您的心呢?又何曾对王爷上过心?就如二公子说的,若是您将您打理花草的心用在对付王爷身上,他早就被您拴住了。何至于刘侧妃、大公子如今在这王府立稳了脚跟,站了一席之地?您看看,右相府哪里有这等事情?永康侯府更是没有!就连左相府,也没有。只有英亲王府有个庶长子。如今外面人谈起咱们二公子来,一准提到和他不和睦的大公子。”

  英亲王妃扯了扯嘴角,摇摇头,“皇室和宗室与一般的大臣府邸家内院毕竟不同。皇宫里,四皇子上面,照样不是有三位庶长子提前出生?皇室和宗室对血脉子息很看重。当年嫁入府来,原因你也清楚,我们三年不圆房,如何有子嗣?那时候,他过不去心里的砍,不敢碰我,我也……哎,总归这么多年,也是孽缘。”

  春兰自然最清楚王爷和王妃这些事儿,也跟着叹气。

  “行了,你先停下手中的活,去请她过来吧!不给她机会,她如何出漏洞?我如何对付她?”英亲王妃打住想法,对春兰摆摆手。

  春兰闻言终于明白了王妃的打算,恍然地点点头,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计,快步走了出去。

  英亲王妃站在窗前一边摆弄花草,一边等着刘侧妃。

  不多时,刘侧妃跟着春兰身后来到了正院,她一脸疲惫困倦,眼底有着深深的痕纹,几日前得英亲王妃罚闭门反省,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挨罚,让她深切地体会到了,即便他有庶长子,有个出色的儿子,但英亲王府这后院内当家做主执掌生死大权的人还是英亲王妃。

  她已经有好多天连王爷的影子都没看到了。

  多闭门一天,她的心就多一天的不踏实。尤其是,他从闭门之日起,连她儿子也没有见到一面。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儿,她丝毫消息都得不到。

  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真正地恐慌了起来。

  人在不得好眠又日夜忧心恐慌下最容易使得容颜憔悴。

  尤其是,她见到春兰去请,在不明所以心中没底不知道王妃找她做什么的情况下。更是心中忐忑不安。这份不安不止是来源于王妃,更多的是来源于王爷转变的态度。

  在这英亲王府内安逸了多年,王爷对她虽然不太好,但是对秦浩是没得说。母凭子贵,她也享受到了王爷偶尔的温和言语。但她发现,年前和年后这段日子,王爷渐渐地变了。变得对秦浩不尽心了,她的住处也不去了。

  按理说,即便是王妃关她反省,她顶多不能出门走动,王爷若是甘愿去,谁也不敢拦的。

  可是,这么多天,她没等到,心渐渐有点儿发凉。

  英亲王妃隔着窗子看着刘侧妃,她心思通透,自然能猜出刘侧妃憔悴很多的原因。府中关于家主和主母以及两位公子和两位侧妃的一举一动都会如雪花般地传开。那日英亲王和她一起在落梅居用膳的事情被她知道,她跑来对她多加言语试探,她第一次突然发作了她,关了她紧闭。就是要让人看看,她这么多年,不是没有能力管制刘侧妃,只不过不屑于管罢了。

  刘侧妃这些年一直以秦浩得英亲王喜欢重视沾沾自喜,对于秦铮虽然是嫡子,但是名声不好,则是不怎么看得上,认为除了头顶上的嫡子身份,一无是处,将来若是丢了世袭的爵位,前途定然惨淡,抵不过她的儿子。府中的人这么多年见大公子越来越出息得皇上器重,已经私下在观望风向,本来庶长子差一筹的待遇却都暗暗地比肩的嫡子待遇了。俨然当做两个主子在供着了。

  她以前一直不管,也是基于想锻炼他儿子自己长本事。府中有个如此出色的庶长子,对于嫡子来说,人人都觉得是坏事儿,可是她却觉得未必是坏事儿。若是秦浩八年前不曾对秦铮做过什么,导致丢失两日,五年前不曾做过什么,导致他重伤,那么,如今秦铮也不是现在无人敢惹的秦铮。

  他的儿子她比谁都清楚,这也是当初德慈太后活着的时候对她提点的。若是想让铮哥儿不弱,就不要过多地干涉和限制他周围的成长环境。

  那句话说得虽然隐晦,但以她的聪明自然是听懂了。

  德慈太后指的无非是秦浩这个庶长子。

  因德慈太后是国母,英亲王是嫡子,所以,对于庶出的子嗣高傲的她向来看不上。所以,她也丝毫不怀疑她是为了那根庶出的孙子。她更疼的人,更看到眼里的人,更捧在手心里的人,是她的儿子,她的嫡孙秦铮。

  是以,她也就留下了秦浩。

  哪怕八年前,秦铮被找回来,她恨怒得想杀了那个孩子,但还是理智地留下了。

  那个孩子,将来要留给他的儿子去对付,才是他的成长。

  如今,他的天地已高,心胸开阔,喜好自在,肆意洒脱,才让她觉得骄傲。秦浩已经不配做他的对手。她才渐渐地明白,暗暗佩服德慈太后慧炼明达。

  但是,即便他不是秦铮的对手,但是作为母亲,她也不想让这个庶长子因为傍了左相府的那颗大树,而枝叶太繁茂,针刺太多。

  总要压一压,拔一拔,除一除,别太高,听话一些。

  那么,自然要先从他的出身算起,他的根基松土,也就是刘侧妃了。

  对于内院侧妃这等身为侍妾的女人来说,她的儿子还没成天之前,英亲王就是头的天。

  “王妃,刘侧妃来了!”春兰来到门口,对里面轻声禀告了一声。

  英亲王妃收起一切想法,平和的声音传了出去,“进来吧!”

  春兰挑开帘幕,对一脸倦容的刘侧妃道,“侧妃,王妃在侍弄花草,您进去吧!”

  刘侧妃点点头,走进了中屋画堂。

  她刚一进来,便看到英亲王妃立在窗前,背影犹如少女,虽然年过四十,但是风韵犹存。她暗暗吸了一口气,当年的崔氏二美,天下能有几个人比得过?她勉强挤出些笑意,给英亲王妃见礼。

  英亲王妃缓缓转回身,对刘侧妃摆摆手,“妹妹坐吧!”

  刘侧妃仔细地打量了英亲王妃一眼,缓缓地坐在了下首的椅子上,今日来这里,不如以往多年来每日里来这里轻松,她有些拘谨。拿不准今日英亲王妃找她来要打什么算盘。见英亲王妃不开口,她试探地问道,“王妃找妾来可是有要事?”

  这么多年,英亲王妃的手段虽然没怎么使在后院,但是她也不是没领教过她的手段。

  八年前,她的儿子走失两日,被找回来后,她的秦浩险些掉进府里的荷花池丢了命。

  从那之后,她就认清了!什么作为也不敢做了!同时也叮嘱秦浩,只盼着他快些长大。

  “王妃有什么话就说吧!妾一定遵从,您是不是来商议大公子大婚的日子?一切由您和王爷做主就成。”刘侧妃开口便递出了一张软牌,如今在她看来,什么也不如他儿子顺顺利利地将左相府的小姐娶到府里来的重要。

  英亲王妃笑着摇摇头,“是也不是。”

  “怎么说?”刘侧妃提起心。

  “妹妹这些年服侍王爷辛苦了,对王爷身上,我这个正妃反而没有妹妹做的多。”英亲王妃离开窗前,来到桌前,倒了一杯茶,递给刘侧妃。

  刘侧妃一惊,腾地站了起来,按理说该是她侍候王妃给王妃倒茶才是,虽然王妃一直不用她做,但这个礼数可是摆在那里的。今日却亲手给她倒茶,她本就心慌,如何还能坐得住?六神不定地道,“王妃,您这是……您可别折煞了妾,且受不住啊……”

  “坐下!你我姐妹多年,没有什么受不住的,一杯茶而已。”英亲王妃笑着对她摆摆手。

  “王妃有什么话就说吧!妾这两日身子不适,喝不得茶。”刘侧妃定了定神,缓缓坐下身,脑中飞快地猜测着英亲王妃到底要说什么。

  “二公子不比咱们府的大公子,不是学课业的料,所以,我和王爷商议之下,也就不让他去上书房了。这么多年,妹妹也知道,我疼宠儿子是出了名的。”英亲王妃笑看着刘侧妃,说出目的,“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一直有病,老侯爷不信佛,未曾给芳华小姐去佛祖面前祈福求过平安。这么多年好药吃了不知凡几,名医看了无数,都治不好她的病。这样下去怎么行?如今她和铮哥儿有了圣旨赐婚,我这个当婆婆的,总要近些力。老侯爷不做的事儿,我倒是能做。所以,我打算带着她去法佛寺小住些日子,给她祈福。我离开这段日子,府中的中馈就拜托妹妹打理了。”。

  刘侧妃愣住,没想到英亲王妃来找她是说这个事情,她的心顿时放到了肚子里,不由纳闷,“那二公子呢?他可去?”

  “他与我一起去!虽然法佛寺路程不远,但也是在京外,也不近。我们娘们家的,自己去怎么行?没个男人照顾着,总是不踏实。”英亲王妃道。

  “那听音姑娘呢?”刘侧妃又问。

  “听音啊,还没定,毕竟是去给华丫头祈福,听音还没做安排。”英亲王妃摇摇头。

  “既然是去给芳华小姐祈福,听音姑娘毕竟是二公子的近身人,跟去的话,会不会不太好?芳华小姐心里会有隔膜。”刘侧妃试探地道,“王妃留听音姑娘在府里打理中馈不就行了?听音姑娘又聪明,又能干,比妾身强多了。”

  “她虽然聪明能干,但是刚来府里不久。还不熟悉府中的事务。”英亲王妃摇摇头,“更何况,你可能不知道,她昨日里又得罪了皇上。虽然在这府里的时候,有我和铮哥儿护着,都敬她一声听音姑娘,但是到底见风使舵的人居多,私下未必恭敬了。何况她又是个婢女的身份。这事务给她,她怕是也撑不起来。”

  “哎,我听说皇上想将她御赐为二公子的贵妾,二公子偏偏不准。若是成了,她打理府中的中馈,也就理所当然了。”刘侧妃叹息一声。

  “铮哥儿在求娶华丫头的时候严明这一辈子只娶一个媳妇儿。妻死夫随。那个臭小子。气死我了。”英亲王妃说到此,有些恼怒地骂了一句,“誓言已经说出去了,皇上回头让她纳妾,贵妾也是要抬轿子挂红绸揭盖头的。虽然不同于娶妻,但跟娶妻又差了多少?无非是排场不大而已。所以,他才死活不要。”

  “原来是这样!”刘侧妃顿时笑了,“二公子也是,谁家的公子哥身边没有个暖床的妾?芳华小姐出身忠勇侯府,大家门第,富贵荣华,礼数家教那是一等一的,忠勇侯府怎么会教养女儿立夫家不准纳妾的规矩?二公子这是多此一举了。”

  “反正事情已经出了,那个死小子,生下来就是个倔脾气,只要是他认准的道,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婢女是婢女,可以随他高兴放在身边,妾是要上玉蝶的。他想给妻子一个独一无二的身份,这也不是坏事儿。免得将来宠妾灭妻。我也是没办法,谁叫我一直宠着他呢!只能由了他。”

  “二公子的脾气秉性的确是让人为难!”刘侧妃抿着嘴笑了,“王妃多年不出府,能出去走走也好,妾也想出去走走,可惜大公子的婚事儿要操办,而且妾的身份又不能随意出府。”

  “等我回来,也放你出去转转。”英亲王妃笑道。

  “那感情好了,妾在这里先谢王妃了。”刘侧妃倦容一扫而逝,彻底放下心来,试探地问,“王妃既然这样与我说,想必王爷早已经答应您和二公子出京去法佛寺小住了?”

  英亲王妃点点头,“是答应了。”

  “您和二公子会去多久?”刘侧妃突然想到只要她接掌中馈,那么就不必闭门反省了。尤其是王妃不在府中一些日子的话,那么她要趁这段日子抓住王爷的心。

  “也不知道多久,看华丫头身子骨。可能三五日,也可能十天半个月。或许更长一段日子,说不准。”英亲王妃道。

  “哎呀,若是日子短些还好,可是若是日子长的话,那浩儿的婚事儿……”刘侧妃毕竟惦记自己儿子,虽然王妃带着秦铮出府小住对她有利,但是谁来操办她儿子的婚事儿。

  “大公子和左相府卢小姐的婚事儿定下了吗?还没有吧!最近一些日子太忙,都没顾上和左相夫人碰面,两家商定这个事情。”英亲王妃道。

  “前些日子,我听浩儿说,依照左相府那边的意思,似乎希望婚期择近,三月和五月都有好日子,三月近些。可是您若是出府去法佛寺祈福小住,那么有些事情就赶不过来。”刘侧妃为难地道。

  英亲王妃微笑,“那就五月,正月到五月也将近半年之数,大公子虽然是庶出,但也是长子。长子大婚,又是娶的左相府的小姐,短短两个月怎么能准备妥当?怎么也要四五个月。若是五月足够了,排场大一些,你做主。”

  刘侧妃闻言一喜,“这样妾自然觉得可行,不知王爷那边……”

  “王爷向来疼大公子,你又是她亲娘,当初抚养大公子就在你膝下,也没抱过来给我抚养,也是王爷看重你和大公子,如今有你全权打理,王爷又怎么会有异议?”英亲王妃摇头。

  刘侧妃闻言心中的沉郁和恐慌彻底消散了,这么些年,王爷的确对他们母子很好。她点点头,喜色有点儿掩饰不住,“王妃宽心,妾一定会将王府打理妥当,也将大公子的婚事儿办妥当,有什么妾做不了主的事情,就派人去法佛寺请教您。”

  “不是特大的事情,也不必去刻意传信给我做主,毕竟打扰了佛门清静。”英亲王妃笑着道,“王爷在府内,你询问王爷也就是了。”

  刘侧妃听她如此让她询问王爷做主,顿时心里喜开了花,王爷向来好说话,那么有些事情自然也就她做主不怕英亲王妃事后算账了。

  英亲王妃看着刘侧妃眉眼里掩饰不住的欢喜,不动声色地吩咐春兰,“去将账本拿来。”

  春兰点点头,应声走了下去。

  “王妃若是带上芳华小姐一起去法佛寺的话,芳华小姐因为身子骨的原因,王妃总要前前后后打理准备几日吧?您不急着将账本给妾。”刘侧妃没想到英亲王妃现在就给她账本。

  “法佛寺离京不远,虽然华丫头跟着我,需要准备得比较多些,但两日时间也足够了。先将账本给你,趁着这两日,你先熟悉熟悉,尽快上手,有什么不懂的,就过来问我。等我出了府去了法佛寺,一心礼佛祈福,你就要自己挑起咱们府内的担子了。”英亲王妃道。

  刘侧妃闻言点点头,心中雀跃。这么多年,她一直没摸到府中的账本和钥匙。没想到如今王妃却是轻而易举地交了出来,果然是为了他的儿子什么都能做。

  不多时,春兰将账本拿来,厚厚的一摞,摆在了刘侧妃的面前。

  “这么多?”刘侧妃有些嗔目结舌。

  “这只是咱们府内的账,府外产业的账奴婢还没给您拿来呢!”春兰道。

  “府外产业的账也给我打理?”刘侧妃一怔,看向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笑着道,“咱们王府有不少产业,王爷一心为朝事,从不打理,从我进府后,都交给我打理了。如今我随铮儿出京,无人打理怎么行?你就暂且打理吧!”

  刘侧妃有些怯阵,她毕竟是内宅妇人,虽然在闺阁时学了掌家,但是从进王府多年,再也没碰到家务账目,她虽然一直期待掌家已久,但也只限于管家,从没想过还要打理王府的产业,她呐呐道,“王妃,妾掌管偌大的王府内院恐怕就已经吃力了,若是连产业也管的话,怕是打理不来。”

  “若是你打理不过来,你就打理内院,产业可以让大公子帮忙打理。大公子聪明,大婚之事你在内院就能帮她筹办了,他户部任职已经熟悉,朝中事物也得心应手,应该有闲余时间帮你打理。若是大公子真没空的话,你可以让他院子里的依梦帮忙,或者是,左相府的小姐就快嫁进来了。你提前请她帮忙,也能增进婆媳情分。”英亲王妃笑着道。

  刘侧妃眼睛一亮,脑中瞬间想了暂时打理产业的无数好处,再也不顾忌,连连点头,“王妃说得对,那妾就应下了。”

  英亲王妃点头,对春兰道,“去,将王府产业的账本也都抱来。”

  春兰点点头,转身去了。

  不多时,抱来了厚厚的两摞账本。

  刘侧妃看着有些眼晕,但是想起这些产业就代表了王府的全部家业,她在王府这么多年,这些盖着府印的账本确实无疑,看来王妃是真的为了跟儿子儿媳妇儿连产业都顾不上守着了。

  英亲王妃从怀中拿出一串钥匙递给刘侧妃,温和地道,“这是府内库房的钥匙。”

  刘侧妃看着那一大串钥匙,压下心中的激动,微微轻颤着手接过。

  “春兰,你带着翠莲、翠荷将这些账本送到刘侧妃院子去。”英亲王妃转头对春兰吩咐。

  春兰点点头,招呼翠莲、翠荷进来搬账本。

  “妹妹回去吧!先熟悉熟悉账目,有不懂的尽快来问我。”英亲王妃吩咐完春兰,对刘侧妃摆摆手,笑着道。

  刘侧妃立即站起身,连连点头,又说了两句闲话,方才拿着钥匙告退出了幽兰苑。

  春兰带着翠荷、翠莲抱着账本跟在她身后出了正院。

  英亲王妃看着刘侧妃离开,面上的笑缓缓收起。她儿子的东西,就算皇上不给,也是他儿子的,不会到一个庶长子手中。秦浩不争则已,若是争的话,那么就别怪她不客气。她能大度地容忍他长这么大,但不会让他威胁他儿子。

  刘侧妃带着钥匙和账本刚走出正院,便有人将消息递给了刚到忠勇侯府门口的秦铮。

  秦铮听罢摆摆手,那人退了下去,他站在英亲王府门前,看着紧闭的府门和门头的大块烫金牌匾。忠勇侯府四个大字被岁月洗礼,但依然褶褶生辉。

  这等富贵门楣,多少人和多少府邸都望尘莫及。

  也正是因了这份富贵,忠勇侯府举步维艰。

  而他看中的入了心坎上的女子,偏偏出身在这座富贵门庭里。多少荣华灼了人的眼,也让她灼伤了自己。

  他静静地站了片刻,伸手叩门。

  ------题外话------

  今日上墙:时间的印记,LV1,秀才:快月底了,从未在评论区里“发疯”的我默默地献上一张月票!西家美人们,你们的月票呢?不要藏着了,快投给京门吧!

  西子湖畔情华蔓缦,LV3,进士:时间的印记啥叫“发疯”←_←?!啥叫“发疯”←_←?!说清楚—。—有种放学别走⊙▽⊙!

  作者有话:不知不觉时间就溜达到了月底,不错,有票的亲爱的们别留着了,念在我还窝在家里码字没去看桃花美人的份上投了吧啊。么么哒!另外,有一个词靓了,蔓缦,我可以作证,你这就是发疯。别不承认!O(∩_∩)O~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二章掌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