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说亲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席间内,忠勇侯、秦铮、谢墨含、谢芳华四人一边吃着饭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福婶在一旁侍候着,看着四人,心中欢喜不已。铮二公子成了准女婿,也是半个忠勇侯府的人了。这样一家四口坐下来用膳,看着和睦温馨,她真希望以后每个早晨都能这样。老侯爷和世子这些年两两相对,太孤独了。世子的婚事儿还没影,她更希望早点儿定下来,但也知道急不得。一时间是又喜又伤。

  饭后,福婶将剩菜残羹收拾下去。

  秦铮依然坐着没有回府的打算。

  谢芳华瞅了秦铮好几眼,见他坐得沉,实在忍不住赶人,“你还不回府去回禀王妃?”

  “回禀什么?”秦铮故意问。

  “回禀我会跟着她去法佛寺祈福。”谢芳华道。

  秦铮摇摇头,不甚在意地道,“不用回禀,我娘就知道他儿子出马没有办不成的事儿。所以,如今应该是在府内收拾东西做准备呢!”

  谢芳华看着他,“就算这样,难道你没事情可做吗?”

  “有啊!我打算今日一日陪爷爷。”秦铮偏头对忠勇侯道,“爷爷,昨日我研究了一局古棋,没研究明白,您是爱棋之人,指点我几招如何?”

  忠勇侯翘了翘胡子,“什么古棋?”

  “千年前的古棋谱!”秦铮道。

  “好,那赶紧的摆上。”忠勇侯点头,对他招手。

  “在这屋子里闷着多无趣,这样吧!咱们去华儿院子里的海棠亭如何?让华儿给咱们温酒煮海棠。一边下着,一边喝着小酒。”秦铮建议。

  “你小子可真是会享受!行,就这样办!”忠勇侯痛快地应承,站起身,对谢芳华道,“走,丫头,去你的院子里。”话落,老头说走就走,大踏步迈出了门槛,一边走着一边招呼,“你们快跟上,含儿,你若是没事儿,也跟上,若是有事儿,就只管做你的事情去!”

  谢墨含看向秦铮和谢芳华。

  谢芳华在忠勇侯起身出门的第一时间对秦铮怒目而视。他还要不要脸?这是准备一日都腻在她的院子里吗?阴魂不散!

  秦铮看着谢芳华怒目而视,笑地吟吟地站起身,对她温柔地道,“华儿,走了,听爷爷话!你病了这么多年,整日里躺在自己的屋子里,陪爷爷的时候有限吧!趁着今日你气色不错,人也精神,多陪陪老人家。”

  谢芳华一噎,脑中想到了无名山的八年,所有怒气顿时烟消云散了。这么多年,她的确是不曾好好地陪爷爷。爷爷的确是老了,鬓角都有白发了。她不由得也站起了身。

  秦铮见谢芳华情绪被他一句话安抚下来,笑着弹了弹锦袍,对谢墨含道,“子归兄,你怎么能无事儿呢?你的事情多了。自己去处理吧!不用理会我们。”话落,当先出了房门。

  谢芳华回过味来,又气又笑地瞪了秦铮一眼,看向谢墨含。

  谢墨含也是又气又笑,缓缓站起身,对谢芳华温和地笑道,“去吧!有的人天生的脸皮厚,你练不过他的厚脸皮,那么这一辈子只能被他耍。”

  谢芳华狠狠地碾了碾脚底下的地面,不服气地磨牙道,“他等着!”

  谢墨含低声道,“不着急,你先让他得意着,以后慢慢收拾他,有的是机会!”

  谢芳华揉揉额头,想着秦铮你有多可恶,如今将身边的人都得罪狠了。谢云继要收拾他,如今她哥哥谢墨含也要收拾他。他以后还有好吗?她好笑地迈出了门槛,被他缠来的气恼不自觉地消散了。

  忠勇侯出了荣福堂后,见身后人没立即跟上来,站在门口等候。

  秦铮慢悠悠地从屋里迈出门槛,不经意地回头瞅了一眼,见兄妹二人低声说着什么,他眉梢动了动,有一股感觉油然从心头升起,还没来得及捕捉,便一闪而逝,他想再确定那种感觉,却是无论如何也寻不到了,只能作罢。

  不多时,谢芳华从屋中走出来,见秦铮站在院子中低着头想着什么,瞅了他一眼,隔着面纱对他道,“是不是又想起有什么事情没做?不能陪我爷爷下棋了?”

  秦铮嗤了一声,“没有!我是想你温酒煮的海棠好不好喝。”

  谢芳华撇开脸,“不好喝!”

  “不好喝也没关系,只要是你煮的酒,我都会喝光。”秦铮凑近她,低笑着道。

  谢芳华嗔了他一眼,催促道,“既然没有事情还不赶紧走,你没看到爷爷在门口等着?”

  “嗯,爷爷是等着,那你也快些!”秦铮笑容漫开,向前走去。

  谢芳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慢慢地抬步跟上他。

  忠勇侯站在门口看着二人,少年少女虽然言语脾性不相同,但偏偏周身的气息却是相投。他胡子翘了翘,捋着胡须笑了。

  多少年前,他和夫人也是如此过。

  多少年前,他的儿子和他的儿媳妇儿也是如此过。

  如今,他的孙子还没定亲,顶着偌大的忠勇侯府,皇权压顶,无心婚事儿,一拖再拖。

  他不能含饴弄重孙,但唯一欣慰的是,有这么一个小子厚脸皮地缠着她孙女,厚脸皮地和皇上对着干不惜得罪皇上逼婚要娶他的孙女的事儿,这是别人求也求不来的福分,落在忠勇侯府了。虽然忠勇侯府不屑与英亲王府这等勋贵宗室联姻再添富贵,但是到底有了英亲王府这桩婚事儿夹在中间,皇上对待忠勇侯府就要三思后行了。

  “爷爷,走吧!”秦铮来到忠勇侯身边,称呼自然而亲近。

  忠勇侯点点头。

  二人一同走向海棠苑。

  谢芳华跟在二人身后,看着一老一少并排走在一起,两旁初春的垂柳鲜花枝影重重,老人虽然年逾花甲,但并不老迈,步履强健,而少年春裳华丽,洒意料峭,姿态清贵,别有一番风流。

  她看了片刻,收回视线,伸手拉住被风吹起的面纱一角。

  这一次忽然觉得,若是秦铮,也不错!

  谢墨含从荣福堂缓步走出来,那三人已经走远,他站在荣福堂门口看着三人身影片刻,笑了笑,收回视线,喊了一声,“侍书!”

  “世子!”侍书本来就守在外面,见他喊,立即跑过来。

  “去查查今日早朝的事儿!”谢墨含对侍书吩咐。

  侍书看了一眼天色,如今天早,早朝也就刚上了一半,他点点头,诺了一声,走了出去。

  谢墨含缓步向书房走去。

  忠勇侯、秦铮、谢芳华三人不多时就来到了海棠苑。

  刚进里屋,满苑药香。

  侍蓝、侍晚等人见老侯爷今日竟然来了海棠苑,连忙迎上前见礼。

  忠勇侯看了几人一眼,缓缓点头,开口吩咐,“你们小姐要随英亲王妃去法佛寺祈福,赶紧去给她准备些吃用穿戴。待英亲王妃那边打点妥当,她随时就能抬脚出门。”

  侍蓝、侍晚一怔,看了谢芳华一眼,连忙垂首应声。

  忠勇侯不再多言,大抬步向海棠苑后院的海棠亭走去。

  秦铮跟在忠勇侯身后,慢悠悠地说了一句,“将忠勇侯府酿好保存的海棠酒带上两坛。”

  侍蓝闻言看向谢芳华。

  “佛门清净之地,我和王妃到那里是去祈福,你去喝酒?”谢芳华看向秦铮,语气质问。后半句没说出来的话意思明显,若是这样,你不必去了。

  秦铮摇摇头,“有两道素斋用海棠酒做的话,分外美味。到时候我下厨,给你们尝尝。”

  谢芳华闻言不言声了。

  侍蓝见小姐同意,应了一声。依着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的地位,女眷去了,自然要住在法佛寺后山的别院内。虽然是去斋戒祈福,但是吃食上肯定是不吃僧人做的,都是带自己的厨子和采买一应物事儿。这是勋贵世家才有的排场,哪怕是寺庙内,也做不到佛所说的众生平等。

  三人进了海棠苑。

  侍画、侍墨早已经先一步在海棠亭升起了暖炉,摆上了瓜果茶点,且搬来了一大坛酒。摆放好了精致的酒壶和杯盏。

  忠勇侯进来,满意地捋着胡须坐在了桌前,对秦铮招手,“臭小子,你怎么这么磨蹭?快点儿过来摆棋!”

  秦铮笑吟吟地道,“爷爷急什么?这漫漫长日,一整天呢!我陪下一日!只要您不说累就行。”

  “累什么?我哦老头子还不知道啥叫累!”忠勇侯翘了翘胡子。

  秦铮走到他对面,一撩衣摆,洒意地坐下,从怀中拿出一副棋盘,放在了桌案上。

  “岐山白玉棋!嗯,不错!听说你这臭小子这么多年手里搜罗了不少好东西!看你这棋盘,就果然如是了。”忠勇侯对秦铮道。

  秦铮勾唇一笑,偏头瞅了谢芳华一眼,漫不经心地道,“华儿小金库里有很多宝贝,哪样拿出来都价值连城。我为了将来自己的金库填充满,不能输了媳妇儿的,只能四处搜刮讨她欢心了。”

  “你进过华丫头的小金库?”忠勇侯虽然老了,但可是不昏庸,闻言立即盯住秦铮问。

  秦铮掩唇咳嗽了一声,笑着回道,“自然是进过。”话落,他又补充道,“这只能怪子归兄,他一直挡着不让我看海棠,所以,我就只能偷偷进来了,后来才知晓,原来海棠亭的位置是华儿的闺阁。”话落,他摊摊手,笑吟吟地道,“不是我故意不君子的,实在是当时我刚进来,子归兄就来了,我为了躲他,只能撬开了一间看起来没人住的地方,没想到,是华儿的小库房。于是,我就顺便看了看里面的东西。”

  谢芳华狠狠地挖了他几眼,他还有脸说出来。他这是不君子吗?他这是太梁上君子了!

  忠勇侯哼了一声,笑骂了一句,“臭小子,虽然说的是看海棠,冠冕堂皇的,谁知道你背后打着什么算盘和主意?”

  秦铮攸地笑了,对谢芳华努努嘴,“我的算盘打的光明正大,不就是华儿吗?”

  “嗯,那你就好好地守好了,打算盘和主意谁都会,守好了才是本事。”忠勇侯道。

  “自然!”秦铮毫不犹豫地点头,慢悠悠地撂下狠话,“谁敢跟我抢,扒了他祖坟。”

  谢芳华偏开脸,实在是对秦铮无语。

  忠勇侯忍不住哈哈大笑,“好,好样的!”

  谢芳华听到忠勇侯的笑声,更是觉得他爷爷是被秦铮灌了**汤。

  秦铮又说了一句什么,谢芳华没听清,忠勇侯又大笑起来,秦铮也跟着笑。

  海棠亭飘荡着二人的笑声,一个洪迈苍老,一个少年清越。海棠枝影间,笑容似乎也感染了花枝。使得初春的花枝迎风摇荡,更加料峭。

  二人一边说笑着,一边摆上了棋局,老少融洽。

  谢芳华静静站了片刻,转身出了海棠亭。

  “喂,你要去哪里?”秦铮在她刚挪动脚步,立即扭头追问。

  “华丫头,哪里也不准走!”忠勇侯闻声向谢芳华看过来。

  谢芳华停住脚步,看向二人。

  “你若是走了,不在这里,我没心情下棋!”秦铮一点儿也不觉得羞耻,对她正儿八经地说道,“所以,你哪里也不准去!陪我在这里待着。”

  “哼,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今日陪我下棋,其实是为了你。你若是走了,他没心情下棋。我怎么办?我这棋瘾可是被勾起来了。”忠勇侯瞥了秦铮一眼,冷哼一声。

  谢芳华无言片刻,无奈地伸手指向海棠亭外墙角的一株海棠树道,“我去给你们摘那株海棠树上的海棠拿来煮酒喝。那株海棠是海棠之最。最是芬芳。”

  秦铮闻言乐了,放心下来,对她轻松地摆摆手,笑容滟滟,“去吧!”

  忠勇侯闻言也不阻止了,点点头,同样摆摆手,催促秦铮道,“臭小子,快下棋,我给你看着她,她跑不了,也不敢跑。今日咱们下一天,就让她陪一天。”

  “她身子受不住,陪半天吧!”秦铮一边落子一边道。

  忠勇侯点头,“你心疼她,陪半天也行,她身子骨确实不好,但是你得陪我一天。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

  “自然!我陪您一日,明日若是我娘还没收拾妥当,我左右无事儿,也还能在这儿陪您。”秦铮闻言许诺。

  忠勇侯满意地“嗯”了一声。

  谢芳华听着二人一问一答,缓步出了海棠亭。多年以来,爷爷是孤独的寂寞的,大多数时候,哥哥卧病在床,他支撑着忠勇侯,与棋为伴。如今,她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她一定不会让忠勇侯府重蹈覆辙,也一定要让爷爷安享晚年,让哥哥平安健康娶妻生子。

  侍画、侍墨陪着谢芳华来到墙角的那株海棠树下。

  谢芳华选了一支海棠,让二人将花篮递到她面前,她伸手轻轻抖动,海棠如雨花般碎落在了花篮里。转眼间,一支缀满海棠花的枝叶便一瓣海棠花瓣也无。

  侍画唏嘘,“小姐,有您这样摘海棠的吗?您看看,这一株海棠满枝叶都是花瓣,唯独这一支光秃秃的,多难看?您还不如将这一支折掉呢!”

  侍墨也觉得太不漂亮,点头应承,“是啊,光秃秃的这样子,太显眼了。”

  谢芳华回过神,看着光秃秃的那根枝桠和满篮子的海棠花瓣,怔了片刻,不由伸手捂住额头,失笑道,“我也是有些魔怔了,怎么竟然学起他来了?”

  侍画、侍墨二人被这不着头脑的一句话弄得一头雾水,齐齐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在树下站了片刻,似乎对自己有些无奈,又有些无语和难以言表的情绪。过了片刻,她有些无力地道,“难看就难看吧!做已经做了,挽回不了了。也只能这样了!走吧!”

  二人也觉得没办法挽回了,不能将这些碎掉的花瓣重新粘回去。

  三人一前两后回到了海棠亭。

  海棠亭内,那一老一少已经进入了厮杀的境界,没理会回来的三人。

  谢芳华瞅了一眼棋盘,然后转身走到火炉旁坐下,将一坛酒倒入了酒壶里,之后将酒壶放在火炉上,将摘来的花瓣倒出些放入里面。

  侍画、侍墨陪着谢芳华坐在火炉旁。

  不多时,酒香和海棠香便飘散在了整个海棠亭里。

  忠勇侯府前院似乎来了客人,隐隐有热闹的说话声传来。

  “小姐,要不要我去前面看一眼?是何人来了!”侍画轻声问。

  “不必!是谢伊!”谢芳华道。

  “伊小姐?那她应该是来找您!”侍画道,“要拦住不见吗?”

  谢芳华摇摇头,“不必!她来了我也有个说话的人,免得坐在这里无趣得很。”

  侍画了然,不再说话。

  果然,不多时,谢伊冲进了海棠苑,刚刚进来就大喊,“芳华姐姐!”

  少女的声音听起来清脆,在早春里,分外的活泼有活力。

  “伊小姐,我家小姐如今不在屋子里。”侍晚的声音从前院传来。

  “咦?世子哥哥不是说芳华姐姐今日在府中吗?而且她今日气色不错,我是能和她玩的吗?那她不在屋子里,在哪里?”谢伊顿时垮下脸,以为又不能和谢芳华玩了。

  “老侯爷和铮二公子今日来了海棠苑下棋,如今在后院的海棠亭里。小姐陪着。”侍晚没有见后院出来人制止,想着小姐应该是愿意见伊小姐的。

  “唔,你是说,老侯爷和铮二公子也在啊!”谢伊的声音立即小了下来,悄悄地问。

  侍晚点点头。

  “那……”谢伊有些犹豫,“我能不能去打扰啊,我若是去打扰,他们会不会不高兴。”

  侍晚微笑,“谢伊小姐等片刻,我去给你问问小姐!”

  谢伊立即点头。

  侍晚向后院走去,不多时,就到了门扉处,向里面看了一眼,见侍画对她招手,她意会地点点头,回转身,对谢伊道,“伊小姐,我家小姐知道您来了,您进去吧!”话落,叮嘱道,“不过老侯爷和铮二公子下棋的话应该喜静,您进去脚步轻点儿,小心一些。”

  谢伊连连点头,“好,我会轻点儿的。”话落,她有些紧张地小心翼翼地走向后院。

  来到门扉吹,谢伊便看到了坐在海棠亭内的几人。

  一老一少在下棋,从她这个方向,看到老侯爷背着身子,秦铮和谢芳华面向这边。虽然那二人不是坐在一处,但偏偏满园海棠芬芳,他们看起来就如一副画里并排坐着的人。男子少年隽秀清逸,女子比花还要清丽娇艳。

  谢伊欢快小心的脚步顿在那里呆住。

  谢芳华闻声向门扉处看来,见那欢快的少女一脸呆怔,她偏头扫了秦铮一眼,隔着面纱笑了笑。

  秦铮察觉到谢芳华看来的视线,偏过头看她,见到她微微扯动的嘴角,有些纳闷,“怎么了?你笑什么?”

  谢芳华对他努努嘴,示意他门口。

  秦铮扭头看向门扉处,便看到了痴呆的谢伊,轻轻哼了一声,“不就是一个小呆子吗?有什么值得你笑的,值得我看的。无趣!”

  忠勇侯正入神地侵淫棋局,闻言抬起头来,先是看了二人一眼,又看向门扉处,收回视线,对二人道,“谢伊这丫头可不是呆子!她心里透亮得很!若说我谢氏的女儿里面算得上人物的话,除了华丫头,也就是谢伊这个小丫头了。”

  “爷爷,您心里的人物是怎么计算的?”秦铮挑了挑眉毛,说道,“这个小丫头是个人物么?没看出来!”

  “你这个臭小子的眼睛里哪个人是人物?”忠勇侯胡子抖了抖。

  “华儿!”秦铮毫不犹豫地道。

  谢芳华翻了个白眼。

  “这天下的所有女人里,你的眼睛是不是也就能看得到她?”忠勇侯哼了一声,“她若不是这忠勇侯府的小姐,你还娶不娶?”

  “我喜欢她,想娶她,跟忠勇侯府的小姐有什么关系?”秦铮难得地白了忠勇侯一眼,不满地嘟囔,“若她不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我娶她容易多了。至于这么难?”话落,又补充道,“您说差了,我的眼里还有我娘!”

  忠勇侯府闻言笑骂,“离不开娘的娃子!”

  秦铮哼了一声。

  谢芳华瞥了秦铮一眼,她的哥哥从来不和爷爷斗嘴,这个老头年轻的时候据说可是个能斗嘴的。朝中文武百官都清楚,别看他是武将,可是文采亦是斐然。当年右相府的李老爷子是文官,但武功据说也是极好。二人不对卯的时候,从武斗到文,从文斗到武。当年的先皇都劝不开架。

  后来,先皇没了,李老爷子不久后也去了,只剩下爷爷了。

  爷爷支撑着偌大的忠勇侯府,心里的寂寞可想而知。

  大约是他从秦铮的身上找到了当年年轻时的活力和张扬,是以,才这般的喜欢他。

  喜欢一个人,从来都不是没有理由的。

  二人说话间,谢伊已经回过神,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扉,走了进来。

  来到近前,她规矩地给忠勇侯和秦铮见礼,“谢爷爷、铮二公子!”

  忠勇侯摆摆手,“免了!”

  秦铮应付似地“嗯”了一声,即便是这样地“嗯”了一声,也算是给面子了。

  谢伊暗暗松了一口气,从二人的态度判断,她显然是没打搅了二人。她直起身子,来到谢芳华身边,笑意盈然地清喊了一声,“芳华姐姐!总算是让我抓到你了。”

  谢芳华莞尔,对她指了指身边的位置,“坐吧!”

  谢伊拉住她的手,笑着坐下,行止亲密。

  谢芳华看着她问,“六婶母呢?今日没过来?就你自己过来了?她放心?”

  “我娘没过来!我都这么大了,谢氏六房到忠勇侯也没多远,哪里用得着人陪着?”谢伊嘟起嘴,“芳华姐姐,你也太拿我当小孩子了。”

  谢芳华好笑,“你可不就是小孩子?你比我小两岁呢!算起来还未成年。”

  谢伊扁扁嘴角,无言以对地道,“就算小两岁,也不是小孩子。”话落,她垂下头,低声道,“我娘私底下竟然要给我说亲。”

  “嗯?”谢芳华看着她,明夫人为何这么急着给谢伊说亲?按理说,她如今才十三的年纪,真是豆蔻年龄。等她及笄之后,再说亲也是不晚的。更何况她膝下没有儿子,难道不是该多想将女儿在家留几年吗?更何况她的大女儿也才比她大有限。

  谢伊见谢芳华不解,她叹了口气,凑近她,悄声道,“因为我娘说,嫁出去的女儿,就不算是谢氏的人了。如今咱们谢氏是表面的湖水,看着平静,实则是风雨飘摇,指不定哪日顶不住,那么我若是嫁出去,就免于受到牵连。”

  谢芳华心思一动,明夫人好细密敏感的心思。她隐约想起前世,她的两个女儿似乎都在谢氏倒塌前不久嫁出去了。至于嫁给谁,当时她未曾细细理会,如今没印象了。她看着谢伊,一时无言。

  ------题外话------

  今日上墙:醉小妞,lv3,状元:“《节操风月》:节操分值多少评论圈里明了为了上墙争光作者跟着疯狂v群关系乱套房颤随时看到最后找打胎药榜首贞洁情操老茉视频需要若想姨妈看望赶紧奉上月票”

  3,会元:“好不容易喘口气,把文看完,看了题外话,我也是醉了,幸好得了张月票,不然带着大姨妈怀孕,我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作者有话:这节操风月,带着大姨妈怀孕……我也是彻底的醉了……o(n_n)o~,亲爱的们,月底了啊,乖乖码字更新的我是好孩子,乖乖给月票的孩子也都是好孩子。木马木马!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四章说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