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绝色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侍卫得到忠勇侯的命令,不敢耽搁,立即出了海棠亭,前往右相府。

  秦铮对忠勇侯甩下脸,脸色难看地道,“就算是他来了,也下不过我。”

  忠勇侯挥起大手,照着秦铮的肩膀给了他一巴掌,训斥道,“臭小子,你不待见李小子,心里打着什么弯弯绕我清楚。不过呢!我老头子可不管你打的什么弯弯绕,你藐视死去那老东西的棋艺就是不行。别看那老东西生前我看他不顺眼,但是死后嘛!也不准你污了他的名声,说他棋艺不精,沽名钓誉。”

  秦铮没躲,着着实实挨了忠勇侯一巴掌,肩膀被他铁手打得一疼,牵动了旧伤,他顿时“唔”了一声,伸手捂住了肩膀。

  谢芳华心思一动,想起了他的旧伤,顿时抬头向他看来。

  “臭小子!别告诉我你跟纸糊的一般,不禁捏!”忠勇侯看看自己的手掌,他的力道刚刚虽然用得大,但秦铮可不是如寻常人一般柔弱。他的武功不可能抵不住。

  秦铮眉头拧成一根麻花,额头有细微的汗溢出,看着忠勇侯,一时间没说话,似乎疼得说不出来了。

  “怎么了?你真跟纸糊的一般?”忠勇侯见他着实疼痛,不像作假,顿时竖起眉头。

  秦铮摇摇头,抽开手,动了一下胳膊,又“咝”了一声,不敢再动。

  “你受了伤?”忠勇侯板起脸,说了一句,随即觉得不对,又改口道,“不对,不是我打伤的,是你的胳膊本来就有伤?”

  秦铮无奈地看着他,“您这老头怎么说打就打?虽然您老了,不能上战场了,但是这功夫可没落下,每日都练功吧?当年军营送您铁手神掌的称号至今还有人提起呢!而且还用了这么大的力气,您这是要废了您孙女婿的胳膊吗?”

  忠勇侯一噎,嘎嘎嘴角,“你这个臭小子,我老头子哪里知道你胳膊受伤了?”话落,看着他,怀疑地道,“你这小子心眼子多,最会做戏,别是如今在这里装模作样。”话落,又道,“你不是向来反应灵敏吗?怎么不躲开?”

  “您也说了,您找来让我不待见的人,我心中正郁郁,哪里想到躲?”秦铮没好气地道,“再说,我敢躲吗?”

  “你连在皇上面前都敢说翻脸就翻脸,你爹娘打你你怎么都敢躲!我一个老头子,你怎么就不敢躲了?”忠勇侯不满地瞪着他。

  秦铮叹了口气,偏头瞅了谢芳华一眼,见她静静坐在那里,无动于衷的模样,他眼底闪过一抹受伤,恹恹地道,“我自小得皇祖母喜欢,在皇叔面前皮惯了,皇祖母都纵容我,是以,我不怕皇叔。而我娘惯着我,我躲她也不生气。我爹嘛,他若是敢动我一根指头,我娘就与他翻脸。他自己也不敢太过分。我也不怕他。至于您吗?您的外孙女我不还没娶到手吗?哪里敢躲?”

  忠勇侯无言以对,看了他片刻,见他本来还张扬精神的模样如今如霜打了的茄子,他哼了一声,偏回头,对谢芳华道,“丫头,你过来,给他看看伤势!”

  谢芳华坐着不动,“爷爷,我不是太医。”

  “但你是大夫!”忠勇侯道。

  谢芳华眼皮动了动,摇头,“爷爷,您糊涂了?我也不是大夫,若是大夫,我自己的病怎么治不好?还需要跑去法佛寺祈福求平安?”

  “你大病多年,吃了无数药方,都说十年磨一病,不懂医术也成医。你磨蹭什么?快点儿过来给他看看!”忠勇侯催促她,不容拒绝地道,“让你给我俩温酒煮海棠,你偏偏睡着了,一壶酒喝完后,铮小子怕吵醒你,自己动手煮了下一壶,还吩咐婢女给你拿了披风盖上怕你受风。你倒好,半丝不领情!”

  谢芳华伸手揉揉额头,尽量让自己镇静,“爷爷,孙女就算和他有了婚约,但也还要三年后大婚,这闺阁礼数可不能作废。您如何让我一个女子近身检查男子的伤势?这可不是倒一壶酒,指使人拿个披风那么简单!”

  “这里没有外人!有了婚约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有爷爷在,你还怕谁说闲话不成?你身为忠勇侯府的小姐,是要守得闺仪,但也不能被礼数束缚,过于死板。”忠勇侯训诫她,“事急从权,如今去喊太医,不仅耽搁功夫,还破坏下棋的乐趣。你就别废话了!快点儿!”

  谢芳华揉额头的手顿住,无言反驳,抬眼看秦铮。

  秦铮静静地瞅着他,不张扬嚣张的时候,他就是个安静的少年,清俊风流,瑰姿洒意。这样的少年,安静的时候,身上也带着一丝危险,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谢芳华忽然想起昨日在英亲王府碧湖暖阁的踏上,他给她从怀中找药,面纱下的脸不由得红了,有丝丝灼热。这时忠勇侯又催促了一句,她闭了闭眼睛,慢慢地站起身。

  秦铮见她起身,安静的目光动了动。

  谢芳华来到秦铮面前,压制住所有情绪,对他面无表情地道,“将袖子撸起来。”

  秦铮摇摇头,用那只好手臂托着受伤的手臂道,“动不了了!你帮我吧!”

  谢芳华蹙眉,打量他神色,见他不像作假,伸手挽起他的袖子。

  春日里,虽然是初春,但是京城温暖,秦铮又是男子,从立春之后就换上了春裳。是以,如他穿得不多,除了外衣,里面仅仅穿了两件里衬。锦袍内,是干净的丝缎软袍。

  谢芳华挽起他的外衣,便看到干净的丝缎软袍上浸湿了一片血迹,她顿时皱起眉,上次她砍伤的地方,按理说,这么久,该痊愈了才是。应该是不至于被忠勇侯一巴掌就打得旧疾复发。她抬手又慢慢地挽起了他里衬的软袍。

  入目处,一道伤口,十分明显,疤痕脱落了一半,还留一半,真是在脱落与未脱落的地方因为新长出的肉皮嫩软,是以,被一掌打中,从那处裂开,显然又成了新伤口。此时,正在流血。

  流出的血不是纯碎的鲜红,而是有细微的血水,说明里面有些溃脓,根本没得他好好地仔细地打理过。

  谢芳华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对他冷冽地道,“英亲王府不是没有好药吧?你这伤十多日了,按理说,抹上跌打创伤的好药,总该好了。偏偏如今还未曾好。你这些日子做什么了?不知道好好打理伤口?”

  秦铮看着她,她带的面纱轻薄,她站着,他坐着,抬头间,正好能从面纱垂落的缝隙看到她板起的冷冽的脸,虽然那脸色极度难看,却让他心头微微一暖,但也不敢表现出来,无所谓地道,“不是什么大伤,小伤而已,哪里用得到好药?若不是今日爷爷打了我一掌,也不至于旧伤复发。”

  谢芳华眯起眼睛,“小伤?”

  秦铮笑了笑,“是啊!小伤。”话落,他盯着她,又补充道,“这一道伤疤若是不上药的话,应该就会落下疤痕吧?我觉得,为了记住砍伤我的那个人,让她以后但凡见到这道伤口,都能记住曾经做的事情,而我自己呢,伤疤落在这条胳膊上,我日日看着,也能牢牢地记住。所以呢,不上药打理,我觉得挺好,若是上了药,抚平了痕迹,我觉得不是太好。”

  谢芳华身子一僵,想起那日她的初吻,还有后来他的强吻,她顿时甩开他的手,撇开头,僵硬地道,“既然你要记住砍伤你的人,那么就让这条胳膊溃烂掉了岂不是更好?还包扎它做什么?”

  秦铮顺着她扭开的脸跟着目光看着她道,“不行,若是溃烂了的话,我以后就不能抱你了。毕竟我们三年后要大婚,一辈子长得很。这条胳膊呢,虽然是我的,但也算是你的。我是你未来夫君,我没有了胳膊,岂不是等于你少了一条胳膊?”

  “歪理!”谢芳华嗤笑了一声,不屑一顾,“三年本来就长,说一辈子更是远了。”话落,她冷清地道,“铮二公子,别想得太远!谢芳华的命能不能活到那时候还是未知数。”

  秦铮本来有些暖意的脸闻言攸地一沉,目光染上一抹青黑,看着她,感觉到她从心里溢出的冷木,他抿了抿唇,沉默了一瞬,忽然转头对忠勇侯告状,“爷爷,您听听她说的是人话吗?您、子归兄、我、我娘,都费尽心力地要给她祈福,找神医,治好她的病。偏偏她自暴自弃!简直是令人可恼!”

  忠勇侯本来看了二人半天,察言观色,从二人神色,对秦铮的伤口的来源有了个大概的认知。见秦铮对他告状,他哼了一声,对谢芳华骂道,“何止不是人话?简直是鬼话连篇!臭丫头,以后再不准你说这种话!三年长什么长?眨眼就过去了!一辈子也没你想象的那么远,我老头子活了一辈子,眨眼间就这么大岁数了!你以后不准再给我说这种话!铮小子哪里不好了?你将来嫁给他,是你的福气!”

  谢芳华猛地转过头,恼怒地瞪着秦铮。他竟然告状?他多大了?还告状?

  秦铮见她看来,对他露出无辜的神色,“华儿,我最听不得你说这种话了,我管制不住你,但总有人能管得住你。你听爷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谢芳华实在忍不住抬脚想踹他。

  秦铮在她刚抬起脚的第一时间,忽然低下头,看着她的脚下。

  谢芳华的脚刚抬起,便堪堪顿住,慢慢地将脚尖在地面上碾了碾,对忠勇侯道,“爷爷,我看他的胳膊好得狠!根本用不着看大夫。铮二公子想落下疤痕,记住该记住的事情,大夫也不能强求不是?就这样吧!”

  忠勇侯看向秦铮。

  秦铮对忠勇侯叹了口气,“爷爷,虽然我想留下点儿痕迹,但没想要废了胳膊啊!您这一掌下来,我的胳膊若是不管不顾的话,怕是真要废了。您愿意您孙女婿少一条胳膊?”

  “你个臭小子!少来这一套!”忠勇侯识破他的伎俩,对他厌恶地道,“娶个媳妇儿而已,至于你这日日地绞尽脑汁,用尽伎俩?出息!”

  秦铮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偏开了头,似乎自己也觉得颜面无光。

  “你们两个,赶快去拿药箱!”忠勇侯吩咐侍画和侍墨。

  二人瞅了谢芳华一眼,见小姐没阻止,连忙应声,跑出了海棠亭。

  “待拿来药箱,你就赶紧给她包扎。一会儿李家那小子就要来了。这个臭小子是我的孙女婿,若是输给了李小子,我的脸上也无光。”忠勇侯对谢芳华道。

  谢芳华不言声。

  “哎,若说南秦皇室啊,每一代,也都会出那么一两个痴情的种子。你这个臭小子,还颇有点儿先皇的脾性。”忠勇侯见谢芳华不言语,对秦铮话起了家常,“当年德慈太后,出身将军府,自小受熏陶,就是一副刚硬的骨气。那时候啊,她是个美人,可谓是文武双全。以着当年王家的显赫,根本不屑将女儿嫁入宫门。但是先中了看重了德慈太后,誓必要将她求娶进宫,百般手段用尽,最后总算是抱得了美人归。用的无非是一招,赖皮!”

  秦铮翻了个白眼,“爷爷,您在说我赖皮?”

  “你的脸皮的确够厚!”忠勇侯嗅了他一句。

  秦铮哑然。

  侍画、侍墨很快就拿来了药箱,同时端来了一盆温水。

  “丫头,快点儿给他包扎!”忠勇侯是见过谢芳华的包扎手法的,从她第一天从无名山回来,手法干净利落,让他这在战场上待了半辈子的老将都自愧不如。

  谢芳华站着不动。

  “老侯爷,奴婢也会包扎,小姐身子骨弱,这等活计,若不然奴婢来做吧?”侍画试探地看向忠勇侯询问。

  “不用你!”秦铮伸手一把拽过谢芳华,对他指了指手臂。

  谢芳华被他拽到了近前,看着他,挑眉,“你的手不是不能动?”

  “刚刚不能动,现在好些了!”秦铮悄声道,“你快给我包扎,你还看不出来吗?老头子爷爷喜欢我,若是你不给我包扎,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谢芳华冷眼瞅着他,得寸进尺,缠人到这种地步,他秦铮是连半点儿脸面都不要了?

  “脸面这种东西,我向来觉得无用之极!又不能当饭吃,更不能娶媳妇儿。”秦铮对她露出笑容,声音不由得变得轻软,低声道,“华儿,你也累了吧?若是不想一会儿李沐清来了看到你我如此,累及你的闺誉,你就快点儿,给我包扎完,我准你回房。”

  谢芳华冷笑,“我做什么,还用得着你准许了?铮二公子,我是谢芳华,你看清楚了。我不是你的听音。”

  “哦,你不说听音,我还真给她忘了。昨日夜,她非要研究棋谱,我准许她研究了一整晚。不知道最后一局棋研究明白没有?若是还没明白,那今日晚上我看她又不用睡觉了。”秦铮似乎恍然想起听音。

  谢芳华从他话语里的意思听出昨日定然难为品竹了,顿时咬碎了银牙,对他骂道,“你除了会威胁人,还会做什么?”话落,低声咬牙切齿地道,“秦铮,你真以为我拿你无可奈何了是不是?屡次得寸进尺?”

  秦铮见她真的怒了,身子向后仰了仰,看着她,十分无奈地道,“华儿,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是你拿我无可奈何?还是我拿你无可奈何?”

  谢芳华瞅着他,一时间胸口微微起伏。

  秦铮也看着她,眸光轻轻悠悠。

  二人对视半响。谢芳华伸手推开他拽着她的手,秦铮抓着不放。谢芳华用了些力道,他竟然还加大力道拽着,她顿时气恼,“你不松手,我怎么给你包扎?”

  秦铮闻言缓缓地笑了,慢慢地放开她的手臂。

  谢芳华不再看他,挽起袖子,露出两截手臂,虽然漠北的风雪吹了八年,但到底是京城水土好,本来有些微粗糙的肌肤被英亲王妃落梅居的好穿好戴好吃好喝养回来了几分。正午明媚的阳光照耀下,肌肤凝脂如玉,白皙细致。

  秦铮微微怔住,整个人一瞬间静了静。

  谢芳华不看他,就着侍画端来的水盆为他清洗伤口,很快就将血水洗掉,然后拿过煮了海棠的酒又将伤口用酒洗了一次,然后拿过药箱,上好的膏药抹在他伤口上,又将疤痕处多涂抹了些。做完这些,她扯过包扎的缎带,利索地给他缠在胳膊上。

  秦铮在她用缎带缠上他胳膊时才回过神来,说道,“你给我抹的是不留疤痕的凝脂膏?”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停下手,“不想用的话,你可以现在重新将药洗了,我不会再管你。”

  秦铮似乎心里做着抗争,对她道,“我是要留着一道疤痕的。你刚刚没听清吗?怎么给我用这么好的药?”

  谢芳华嘲讽地看着他,“这里是忠勇侯府,铮二公子,你坐的地儿本来就没有差药。若是真不想用,可以回你的英亲王府。”话落,她伸手指了指,“大门就在那里,你胳膊虽然伤了,但是好腿好脚,总能走回去。或者去太医院,找孙太医。他听你的话,你不让他用好药,他绝对不敢用好药。”

  秦铮皱眉,为难了片刻,叹了口气,有些伤感地道,“算了!虽然违背了我的初心,但到底是你亲手给我包扎的。就这样吧!”

  谢芳华闻言心里狠狠地骂了他一句,将最后一个结给他系死,罢了手。

  这时,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从外面走来,二人脚步声都轻浅,显然都是武功极好之人。

  谢芳华凝神静听了一下,两个人的脚步各有特点,一个人是步履虽然轻浅,但脚下有着微微沉重,显然是体虚气弱。一个人虽然也是步履轻浅,但这轻浅中却是轻盈轻便,而且气息平和有规律。显然是身体底子极好。

  这两人的脚步她都熟悉。自然是谢墨含和李沐清。

  谢墨含虽然从谢芳华回来给他换了药方子一直调理,但是到底是病身,谢芳华还没真正找到除去他病根的法子,即便他身体有了改善,也是长年累月积累的隐疾。是以,脚步偏虚浮。

  而李沐清自然是不同的。右相府公子虽然出身清贵的文人世家,但身子骨好得令人发指。

  “小姐,老侯爷、铮二公子,是世子和右相府的李公子来了。”侍画低声禀告道。

  秦铮偏头向门扉处看了一眼,见两道人影在门扉处露头,他忽然伸手拽下谢芳华挽起的衣袖,本来华丽的锦绸挽起得就松软,此时他轻轻一拽,绸缎的衣袖垂落,盖住了她露在外面的手臂。

  谢芳华一怔,收回视线,看向他。

  秦铮自然地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将自己的衣袖拂落,若无其事地道,“如今李沐清来了这里,算是外男吧?你与我是有婚约之人,到底是不方便见他。我见那边有一道小门,你从那里走出去,避开吧!”

  谢芳华瞅着她,现在他知道顾忌她闺中礼数了?

  “爷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华儿是不是该避开?”秦铮偏头问忠勇侯。

  忠勇侯“嗯”了一声,对谢芳华摆摆手,“今日半日陪我们在这里,你也累了。回去吧!午膳你自己在房里吃,让人给我们端来这里。含儿也来了,刚到响午,这个时间李小子怕是还没吃午膳。我们一起在这里用午膳了。”

  “爷爷,若是就外男不能进内苑的闺阁来说,右相府的李公子就不该让他进来。不如您带着他们回您的荣福堂,或者去哥哥的芝兰苑更好!”谢芳华建议。

  “行!”秦铮不等忠勇侯说话,也不腻在海棠苑了,痛快地站起身。

  忠勇侯咕哝了一句“啰嗦”,但似乎也觉得小辈们的感情之事不宜太多纠缠。这个臭小子如防狼一般地防着李沐清,也是有缘由的。而右相府的那个臭小子李沐清屡次三番地与她孙女有交集纠缠,未必就是个好惹的,背地里的心思,怕是只有他自己明白。他如今感觉自己老了。禁不住折腾了。所以,看上这一个臭小子做他孙女婿的话,那还是不要再节外生枝多惹麻烦的好。于是,二话不说,也同意地站了起身,极其给秦铮做脸。

  谢芳华见此,已经对忠勇侯失语了,眼见谢墨含和李沐清走在门扉处,她对侍画、侍墨吩咐,“拿了药箱,收拾一番,我们回房。”

  “是!”二人连忙动手收拾东西,动作极快,转眼便收拾好了。

  这时,突然一阵风刮来,轻薄的面纱被风卷起,掀飞了出去。

  谢芳华伸手,没来得及拽住。

  秦铮也同时伸手,因为那一阵风来得太突然,可谓是平地起风,他没料到谢芳华的面纱会被风吹走,等反应过来,慢了半拍,伸手去抓,也没够到。

  面纱顺着风竟然吹向了门扉处。

  谢墨含一怔。

  李沐清正巧走来,伸手抓住了面纱。

  在他抓住面纱之后,那一阵风过去,再无风刮起,海棠亭内外除了被风卷起飘在半空中的海棠花瓣,再无多余动静,也无人声。

  谢芳华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就那样地暴露在了飘飞的海棠花瓣下。

  李沐清有一瞬间的痴然,口中不自觉地低声道,“春风吹起海棠雨,世间安得一绝色。”

  虽然他声音极低,但是谢墨含距离他最近,听得了个清楚,猛地回神,看着他。

  李沐清骤然惊醒,攸地收回视线,食指掩住唇瓣,低低地咳嗽了一声。

  谢墨含清楚地看到他俊逸的脸庞有一丝不自然和细微的红晕,正午的阳光下,有些炫目。他心底暗暗地一惊,看着他手中的轻沙,皱了皱眉,忽然对海棠亭里的人儿训斥,“妹妹,你身子不好,怎么还能待在这里吹风?还不赶紧回房?受了寒怎么办?又要病几日了。”

  谢芳华没听清李沐清说的那句话是什么,但是她懂唇语,还是看明白了他说的话。心思微微触动,缓缓地背转过身子,对侍画、侍墨冷静地道,“侍画扶我回房,侍墨去取回面纱。”

  “是,小姐!”侍画立即扶住谢芳华,搀扶着她从那条不怎么走的小路绕远向小门走去。

  侍墨瞅了秦铮一眼,见他脸色难看地盯着李沐清,她连忙收回视线,向李沐清走去。

  她刚抬脚,秦铮忽然抬步,也走向李沐清。

  只有一条路,侍墨自然赶紧给他让路。

  秦铮脚步不是太快,但也不慢,不多时便来到了门扉处,阴郁地看了李沐清一眼,对他伸手,沉声道,“拿来!”

  李沐清慢慢地抬起头,放下掩在唇边的手,神色恢复自然,看着秦铮阴郁的眼神,浅浅一笑,“秦铮兄,当初我也是想求娶忠勇侯小姐的,却被你捷足先登了!但愿,这三年,你守好了她,别出变数。否则,正如你所说,兄弟夺女人,真要问问手中的剑了。”

  ------题外话------

  今日上墙:4,状元:“喜欢,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习惯就好。”

  别光,lv3,秀才:“呜呜,上个月什么都抽不到,现在还在努力攒票呢,等等我啊,别那么快到月末。”

  2,举人:“亲们,月底啦,手上的月票不要忘了投哦。票票给阿情,票票给阿情,票票给阿情(重要的事说三遍)。不然小心不来大姨妈哦。”

  作者有话:难得大家喜欢我的文字,也难得五年写文生涯至今我还在坚持写自己喜欢的文字。你们习惯了我,我也习惯了你们。没有亲爱的们的爱护,我也不能坚持至今。虽然快到月底了,但是还没攒到月票的也没关系,慢慢攒,下个月投也一样,不要太费心辛苦。我知道你们爱我就好了。么么哒!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六章绝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