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战书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闻言,眸光瞬间凌厉地看着李沐清。

  李沐清面容平和,含笑温润地看着秦铮。

  两个人中间有某种气流交汇,任站在二人旁边的谢墨含都感觉到了雷雨之势。他不由得暗暗心惊。若说秦铮因八年前看中了他的妹妹的话,那么李沐清这是为何?总不能因为刚刚的一眼所见便一见倾心吧?

  不过基于除夕之日他跟随她前往法佛寺,数日前又伴随她前往清河崔氏来说,早有交集纠缠,恐怕不是一见倾心这么简单。

  他一时间也有无数不解。

  过了半响,秦铮忽然勾唇笑了,笑容如春风拂面,意气风发地道,“李沐清,兄弟一场,爷早就知道你是个人物。今日爷就接下你的战书了!不过,若是到头来你被我的剑砍得难看的时候,可不要怪我不顾兄弟情义。”

  “好说!”李沐清微微一笑,端的是君子风度。

  秦铮轻哼一声,伸手去拽他手中的面纱。

  李沐清扬手轻巧地躲开,同时,面纱在他手中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花团,他笑道,“这个被风吹到我手里,也算是天意,我就留下了。”

  秦铮忽然眯起眼睛,凌冽地道,“被风吹起你拾到就能据为己有?不物归原主吗?”

  李沐清摇头,“若我没记错,秦铮兄和芳华小姐只不过是订了婚约而已,若是大婚,还要三年。她还不算是你英亲王府的人。这个面纱,还不算是你的私有物。我就算留下也不算是失礼。若是她想拿回,只管找我来取就是!”

  话落,他将面纱往袖中收去。

  秦铮忽然催动功力,一股气劲凌厉地打向李沐清的手。

  李沐清若是不躲避,那么一定是手臂废掉,他瞬间错开两步,躲避秦铮的气劲,但到底气劲是无形的,而且秦铮突然发力,十分强劲,即便他躲得及时,未伤到他的手臂,但他的半截衣袖和手中的半截面纱已经化成了灰,灰烬转眼间便随着微风飘走了。

  事情发生不过是转眼之间。

  李沐清站稳脚步,低头,便看到自己残破了半截的衣袖和手中抓住只剩下半截的轻沙。他静了一瞬,抬眸看向秦铮。

  秦铮冷眼看着他,“爷的东西还从没有不经我允许就落入别人手的时候,兄弟也不例外。”

  李沐清闻言轻轻动了动眉梢,缓缓地笑了,“秦铮兄,做人还是不要太张狂霸道的好。好好的面纱,被你这么给毁了,稍后若是芳华小姐来找我要,你让我拿什么来交代?”

  秦铮嗤笑一声,“少给爷来这套!我认识你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人人传你有君子之风,但实则不过是继承了右相府狡诈若狐的门风而已。”

  “嗯,这话我倒是同意!右相府出身的人,一直是狡诈若狐。老一辈作古了的那个死老头子,这一辈的右相李延,如今你这个臭小子,果然也有着不输你祖辈的风骨。”忠勇侯此时来到了门扉处,接过秦铮的话,看着李沐清,大手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小子!难得你看起来彬彬有礼,却是能明摆着跟秦铮这个小魔王斗上一番。我老头子算是没看错,不知道你的棋艺是不是能继承你祖父,胜他一筹?”

  李沐清这些年跟谢墨含也算是熟识交情不错,是以时常走动忠勇侯府,对忠勇侯自然也输熟稔,见忠勇侯来到,他拱手见礼,微笑地喊了一声,“谢爷爷!”

  忠勇侯摆摆手,“我不在乎这些礼数,我就问你,你棋艺如何?得没得你祖父真传?”

  李沐清本就通透,听他如此说,对找他来的事情也猜出来了几分,谦逊地笑道,“祖父教导我几年,不敢说尽得他真传,但是能悟透祖父棋风的十之*。”

  “嗯,有十之*也是不错了。”忠勇侯指指秦铮,当着俩人的面,不客气的问,“你的棋艺,能不能下得过这个臭小子。”

  秦铮冷哼一声。

  李沐清看着秦铮,似乎揣摩了一番,笑着回话,“这么多年,我虽然和秦铮兄、子归兄交好,但还真是未曾领教过两位的棋艺。不知几何。”

  “那正好!今日我老头子给你们俩坐镇,你们俩就比试一番。”忠勇侯本来就有兴致,此时闻言更是兴致大增,又大掌拍了拍李沐清肩膀,对他道,“我说你爷爷当年棋艺了得,堪称一绝,举南秦京城无敌手。他偏偏不信,不屑一顾,说跟我下棋的人都是臭棋篓子。说你爷爷沽名钓誉。今日,你就好好地和他下,使出你所有的本事,别客气。否则,你若是输给了他,我老头子和你九泉下的爷爷也跟着你没面子。知道吗?”

  李沐清瞅了秦铮一眼,笑得温和,“知晓了!”

  “走吧!这里毕竟是我家小丫头的闺阁,我们一帮子爷们儿,不适宜多待,扰了她清静。含儿,去你的院子。”忠勇侯对一旁一直没插话言语的谢墨含吩咐,“让侍书告诉福婶,将饭菜送一份来海棠苑给小丫头,其余的都送去你的院子。我们在你的院子用膳。”

  谢墨含点点头。

  忠勇侯大步离开了门扉处,往外走去。

  秦铮站着没动,看着李沐清手里的半截面纱道,“若是今日下棋你赢了,这半截面纱爷我准许你带走。不还回来也行。若是你输了,这半截面纱给我。如何?”

  李沐清笑看着他,“秦铮兄觉得自己的棋艺能赢得过我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秦铮冷眼瞅着他。

  李沐清伸手抖了抖半截面纱,不经意地道,“这赌注我不觉得对我有利,毕竟这面纱如今在我手里,而不是在你手里。若是我赢了,这块面纱准许我带走外,是不是也该你手里拿出一样东西做赌注,也准许我带走?”

  “果然是狡诈!”秦铮骂了一句,将手中的岐山白玉棋掂了掂,“你若是赢了爷,这个棋爷送给你。”

  “这样就公平了!”李沐清笑着点头。

  秦铮瞪了他一眼,大踏步出了门扉,跟上忠勇侯脚步,出了海棠苑。

  侍墨已经来到门扉处半响,清楚地看到二人因为争夺面纱而动了手,也清楚地听到二人拿那半截面纱做赌注。如今看着李沐清手里的半截面纱,不知道该不该再开口上前要回。

  “这位姑娘,刚刚我和铮二公子的赌约你应该也是听到了,这面纱我暂时是不能还给你家小姐了。”李沐清对侍墨笑了笑。

  侍墨看向一旁的谢墨含。

  谢墨含对侍墨摆摆手,“你先回去吧!”

  侍墨得了命令,点点头,给二人做了个福礼,退了回去。

  谢墨含转头看向李沐清蹙眉,“沐清兄,你这是何意?”

  李沐清面色坦然,眸光情绪难辨,“子归兄,就是你看到的意思。”

  谢墨含眉头拧紧,疑惑难解地道,“吾妹体弱,旧疾缠身,多年来从未踏出过府门,按理说,她这样的女子,满京城都无人喜欢才是。如今皇上已经给她和秦铮兄圣旨赐婚,你这样岂不是会困扰自己也困扰她?”

  李沐清如玉的手轻轻的攥着面纱,面纱丝滑,他情绪难辨的眸中染上一抹深意,淡淡一笑,“子归兄,正因为她是这样的女子,满京城才只有她一个。”

  谢墨含抿起唇,打量他神色,更是觉得难懂。

  李沐清勾了勾嘴角,“子归兄,你不觉得这样才有意思吗?人若是无欲无求,那么还有什么滋味?”话落,他有些低沉之意地道,“生长在右相府,我看惯太多事儿,名利不过云烟,唯那一心人难求。”

  谢墨含本来还想再说什么,闻言一时失语,不知道再如何开口。

  “走吧!”李沐清轻笑一声,对他道,“子归兄,你也不必因此多增添心思,若是秦铮能守得住,那么谁也求不来。若他守不住,那么,不止是一个我。”

  谢墨含无言以对。

  “春风吹起海棠雨,世间安得一绝色。被世人晓得,也不过是早晚之事。秦铮早了一步,我早了一步,那么,不代表晚的那一步的其他人就没有争夺之心和之能。”李沐清回头向海棠亭看了一眼,早先那一幕,他自己知道,恐怕再也挥之不去了。

  谢墨含暗暗叹了口气,点点头,不再说话。

  不多时,一行四人先后离开了海棠苑,向芝兰苑走去。

  谢芳华回到房中,站在窗前,透过轻薄的帘幕,颦眉目送着四人先后离开,一时间,心思难言。

  关于李沐清,夜闯法佛寺,千里走清河,京城十里外除夕夜里落脚的那间面馆吃面,远离京城他自己那处别院的亲手下厨。从清河崔氏二老爷书房暗道出来时背着她走了一两个时辰。

  这些事情发生之时,她措手不及,但发生之后,却未对她造成困扰。

  就像是他的人一般,谦逊温和,君子之风,在正好的时候出现,陪着她做了正好暗中做的不能为人所知的事情。

  有些事情,她不能让秦铮知道,而李沐清却可以。

  侍墨走进屋,来到谢芳华身后,犹豫了一下轻声开口,“小姐!面纱……”

  “没要回来吧?我知道了!”谢芳华摆摆手。

  侍墨一怔,看向一旁的侍画。

  侍画对她摇摇头,小姐从进屋,她也没离开,未曾去打探外面的消息,她也不明白小姐是怎么知道的。

  “到了李沐清手里的东西,是难要回的。”谢芳华情绪不明地给二人解惑。

  二人恍然。

  侍墨思索了一下,还是道,“铮二公子将面纱毁了一半,同时毁了右相府李公子的半截衣袖。如今二人以棋局做赌注论输赢。若是铮二公子棋局上赢了李公子,那么,面纱铮二公子拿回,若是李公子赢了铮二公子,那么,铮二公子将他的岐山白玉棋输给李公子。如今人已经去了世子的芝兰苑了,老侯爷做裁判。”

  谢芳华回转身,不由得笑了,“我倒也想知道他们谁赢了!”

  “小姐?”侍墨讶然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不以为意地摆摆手,“一块面纱而已,忠勇侯府多得是!”话落,她吩咐二人,“用午膳吧!”

  二人对看一眼,见小姐真的不在意,便也不再纠葛,齐齐出去端饭。

  不多时,海棠苑的正屋里便飘出了饭菜香味。

  谢芳华一个人安静地吃了午膳,之后,便赖洋洋地躺在美人靠上拿了一卷书看。

  侍画、侍墨二人收拾了碗碟,悄悄地退出了正屋,不打扰谢芳华安静地看书。

  一个时辰后,谢芳华看得累了,对外面问,“去哥哥的院子问问侍书,他们的棋下得怎么样了?谁输了谁赢了?”

  二人应了一声。

  谢芳华放下书卷,整个身子躺在美人靠上闭目养神。

  过了大约两盏茶,侍画从外面走回来,站在门口,低声道,“小姐,奴婢去了世子的芝兰苑,怕被里面的人察觉小姐关注他们的动态,便没进去,让人喊了侍书出来悄悄问的。侍书说如今铮二公子和李公子的棋局正在下着,老侯爷和世子旁观。芝兰苑里静悄悄的,他们的棋艺都太高,且棋局风云变幻的,如今还什么也看不出来。没有谁输谁赢的势头。”

  谢芳华闻言笑了笑,“那就是半斤八两了?”话落,懒洋洋地道,“行了,你们都去休息吧!等他们散场了,再来告诉我结果得了。”

  侍画点点头。

  谢芳华安静地闭着眼睛躺着,不知不觉又泛起了困意。

  似睡非睡间,一个人脚步匆匆地闯了进来,紧接着,侍画低喝,“听言,你乱跑什么?动静轻点儿,小姐在看书。”

  她话落,外面跑来的脚步顿时放轻了,听言的声音小声地传来,“侍画姐姐,我听说我们家二公子来了?是不是?”

  “你今日跑哪里去了?铮二公子何止是来了,今日在咱们海棠亭坐了整整半日呢,本来是小姐吩咐你看顾海棠,可是今日整整半日,你连影都没露!”侍画低声训斥听言。

  听言闻言顿时苦下脸,“我被崔意芝给骗出去了嘛,出府了一趟,刚刚回来。听说二公子一大早就来了咱们府。我就赶紧过来问了。”

  “你要记住,你如今是咱们忠勇侯府海棠苑的人,不是英亲王府落梅居的人。你家二公子已经将你送给我们小姐了。不要再口口声声你家二公子了。”侍画警告他,“再让我听到,就罚你不准吃饭。”

  “哎呀,侍画姐姐,你好厉害!”听言垮下脸,“好,好,我记住了。咱们家小姐救了我一命,我铭记在心。不过想着咱们小姐三年后要嫁给二公子的嘛。所以早晚都是一家人。我如何称谓,也是没关系的了。”

  “怎么就没关系?一日没大婚,一日就不做定准。这是小姐说的话。你给我记住了。”侍画声音有些严厉,“若是记不住,罚你吃饭是轻的!”

  听言身子哆嗦了一下,有些委屈地点点头,“知道了!”

  “你刚刚说你被崔意芝骗出去了?”侍画回过神,问正事儿,“是清河崔氏的二公子?也就是你的同父异母弟弟?”

  听言点点头,有些郁郁地道,“是他。”

  “他怎么骗你出去了?他找你做什么?”侍画低声问。

  听言犹豫了一下,“嗯……也没有大事儿,就话了些家常……”

  “他找你画家常?”侍画看着听言的神色,明显不信。清河崔氏二公子据她了解,可不是个善类。

  “听言,你进来!”谢芳华本来不想理会,但听他说起崔意芝,蓦地想起两日前,在英亲王府的梨花轩里,崔意芝说要住去秦铮的落梅居,但是后来并没有住去。而且在英亲王府也没有看到他。如今他找了听言做什么?

  听音突然听到谢芳华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向里屋,只见里屋安静,她偏头看侍画。

  “小姐喊你呢,还不赶快进去!”侍画上前一步,打开了房门。

  听言有些紧张地迈步,进了门槛,入目处,画堂的屏风阻隔,远远的,一排水晶帘和华丽的九尾烟罗帐,里面的美人靠上,隐约地躺了一个人。

  他不敢再探望,立即垂下头,喊了一声,“芳华小姐!”

  “你说崔意芝找你?骗了你?他是如何找你的,找你做什么?具体说来!”谢芳华声音寻常,却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若是你不实话实说,正好我就将你送回清河崔氏给他吧!”

  听言吓得面色一变,连忙摇头,“您可别将我送回清河,我是打算一辈子也不回去的。清河那个家就是一个狐狸窝。哪里有这里舒服自在?我不回去!”

  “嗯,你知道这里舒服自在就好。说吧!”谢芳华满意地点点头。不能说听言胸无大志,只能说他自小被秦铮保护得太好了。尔虞我诈的名门世家背后,这样的人虽然不能立足,但未必不能选择一种自在的活法。就比如听言,他虽然本性纯真,但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至少看得透!

  听言嘟起嘴,再不敢隐瞒,实话实说,“今日清早,英亲王府一个负责内院采买的婢女通过忠勇侯一个交好的老乡来给我传话,说二公子在来福楼,要见我。我一听说二公子要见我,以为有什么事情,也就从后门口出府去了。到了来福楼之后,才发现哪里是二公子?而是崔意芝。您知道,这么多年,他没来过英亲王府,虽然是我弟弟,我也不识得他。后来他自报其名,我才知道是他。当即就有些恼怒。但他说知道我如今是您的人,不好明面上来找我,若是找我,得通过您。除了麻烦之外,还怕扰了您清静。便假借了二公子的名字,骗了我出去。”

  谢芳华点点头,没说话。

  “他问我一些关于二公子的事儿,也问了我一些关于二公子的婢女听音的事儿。还问了一些芳华小姐您的事儿。”听言继续道。

  谢芳华“嗯?”了一声。

  “真的就是这些事儿!我没骗您。”听言道。

  “你都对他说了?”谢芳华淡淡问。

  听言摇摇头,立即反驳道,“他因为有那样一个手段多样的娘,从娘胎里就长了一副弯弯绕的肠子,我虽然没自小跟他在一起长大,但是关于他的事迹和她娘的事迹也听到一些。我才不相信他,无论是他问什么,我自然是都不说的。”

  “据我所知,崔意芝可不是一个不达目的善罢甘休的人!既然偏你出去,总要从你口中掏出些话才会作罢!否则他能轻易放你回来?”谢芳华扬眉。

  听言顿时恨恨地磨牙,恼道,“您说对了!他见套不出我的话来,竟然给我下了迷幻药。在我神智不清的时候,逼问了我很多事情。”

  谢芳华眯起眼睛,“你如今可还记得都对他说了什么?”

  听言挠挠脑袋,“我不太记得了!”

  谢芳华透过水晶帘看着他,眉头不由得皱起。

  “不过,我肯定没将我家公子的隐秘事儿告诉他,只听音姑娘的一些事情我可能将知道的给说了。对于您的事情,我才来海棠苑没几日啊,知道的都是鸡毛蒜皮点儿小事儿,就算说了,他知道,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听言道。

  “你确定?”谢芳华询问。

  听言立即保证,“我确定。”话落,他嘿嘿一笑,得意地道,“芳华小姐,您怕是还不知道吧?我和二公子自小都做过特殊的训练。关于这种迷幻药逼口供和逼问消息的事情。我们绝对能做到一点儿缝隙也不外露。”

  谢芳华忽然笑了,“若是这样的话,崔意芝是当真没问出什么来了?”

  “嗯,就算问出些事儿,也是无趣的小事儿。因为我身体早就服过天山雪莲,再加之二公子自小就给我吃了些抵抗迷幻这类药物的药。所以,我虽然中了迷幻药,但也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就能醒过来。一炷香的时间他也问不出多少东西。”听言肯定地道。

  谢芳华点点头,“崔意芝如今在哪里?还在来福楼?”

  “我出了来福楼之时他还是在的。”听言道。

  谢芳华摆摆手,“秦铮如今在芝兰苑,你要见他可以,去芝兰苑吧!”

  听言见谢芳华这样轻易地就放了他去找秦铮,顿时高兴地扯开嘴角笑了,连连道谢,转身跑出了房门,一溜烟便跑出了海棠苑,可见他有多么地想秦铮。

  侍画看着听言跑出去,暗自摇摇头,听言到底是自小在铮二公子身边长大的人,心还是向着铮二公子的。对于如今在小姐这里,无非是被迫无奈的寄居而已。

  谢芳华放走了听言,静静地躺在美人靠上沉思。崔意芝如此经过听言辗转打探秦铮、听音、以及她的事情,为了什么?恐怕是无非是要弄清楚这中间的关联。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毕竟当初秦铮将听言当做聘礼给了她,而她收下了。

  当初清河崔氏的二老爷为了救小儿子,追来了忠勇侯府,哥哥给了他答复,让他回清河家中等。但是转眼她便去了清河救好了他的小儿子。

  这件事情虽然是未曾通过崔意芝的手,但是若他掌控了清河嫡系一脉的势力的话,那么,若是查些蛛丝马迹,也未必查不出来。毕竟他连秦铮算计秦钰火烧宫闱的事情他也知晓。而且,但凡有脑子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与忠勇侯府有关。

  皇帝相比心中也是明白的!

  而崔意芝自然不是个没脑子的善类!

  如今他这般动用心思手段从听言处查探,是不是也就是说,他在考量哪边更有价值,在选择站队?

  对于京城突然出现的清河崔氏二公子,皇帝怎么可能放过?也许已经私下里召见过了!

  对于皇帝来说,给出的砝码,应该是清河崔氏一族的永葆兴旺吧!

  而她呢?

  她能给崔意芝什么?

  从短短几次接触,就她所认知的崔意芝,恐怕看重的不止是清河崔氏一族一脉一地。既然他踏入京城,那么必有自己所求所想。

  当然皇上也不是没眼力的人。

  寻思片刻,谢芳华缓缓地坐起身,对外面喊,“侍画!”

  “小姐,奴婢在呢!”侍画走进来,站在门口。

  “你去查一下崔意芝如今是否还在来福楼!无论他在哪里,你都亲自去一趟,当面递给他一句话。”谢芳华吩咐侍画,一字一句地道,“你就说,不管听言出身于清河,还是长大在英亲王府,那都是前尘之事,如今他是我忠勇侯海棠苑的人。崔二公子对他做了什么,就是与我作对。”

  侍画暗暗记住,在谢芳华话落对她轻声寻问,“小姐,就这些吗?”

  “就这些!”谢芳华摆摆手。

  侍画点点头,走了出去。

  ------题外话------

  听说桃花开了,为了今年来一把桃花运的浪漫邂逅。于是,我抽空跑出去看桃花了。可是,满山只开了一两株野桃花,不过瘾。于是,跑去了一千二百亩的桃园。到那里看到桃园的桃花刚打骨朵,连含苞欲放都算不上,顿时泪了。北方啊,原来美好都是想象的,沙尘暴才是现实的。春风吹起海棠雨,世间安得一绝色。这句我写的诗句应该改为,春风吹起沙尘暴,满山桃树无颜色。~(>_<>

  今日上墙:歡樂♀童話,lv2,贡士:子情,送上月票一张。我不是很会说话,但是我要说的是,你是我第一个追文的作者,从纨绔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现在京门还只是刚刚开始,我会一直追随你的脚步,岁月不老,我们不散\\*^o^*//

  作者有话。月底了,月票珍贵,一张也是极爱了。么么~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七章战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