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般配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侍画离开后,谢芳华再度躺回美人靠上,这回却再无睡意,静静地想着事情。

  一个时辰后,侍画从外面回来,对谢芳华禀告,“小姐,崔意芝在听言离开后就前往了自己在京城下榻的院落,奴婢避开人,直接找到了那里。亲自见到了崔意芝。”

  谢芳华“嗯”了一声,“如何?”

  “奴婢将小姐的原话一字不差地传达给了崔二公子,他似乎有些讶异,但是什么也没说。”侍画道,“您只吩咐传话,所以奴婢没多待,就回来了。”

  谢芳华沉思片刻,笑了笑,“传到就行了!”

  侍画见谢芳华再不吩咐别事儿,退出了门口。

  谢芳华站起身,看向窗外,如今太阳已经西斜,再有一个时辰也该落山了。她在窗前静静站了片刻,从抽屉中抽出字帖,铺好宣纸,自己动手研墨练字。

  前一世,她做得最多的就是读书、练字。

  那时候,福婶不像如今一般只围在爷爷跟前,而是寸步不离地陪着她。她说她娘以前每日都要练一个时辰的字帖,说练字可以使人修身养性,平心静气。是以,那一世,她也每日都练一个时辰的字帖。

  去了无名山之后,每日在生死边缘徘徊,即便她过了九堂炼狱,也要处处防着暗杀。因为那时候,她做到的位置谁都想坐上去。

  无名山有一条山规,只要是杀死了人,从来不问因由。死了就是无能,而总有人接替你的位置。而隐卫专司暗杀查探消息,防杀与被杀,是最基本的。

  是以,她这么多年,练习的都是杀人的剑,刺人的刀,却从来没有这么安心下来纯练字。

  屋中静静,她的笔落在宣纸下,轻轻沙沙。

  不知不觉,便练了一个时辰,桌子上摆满了字帖。

  太阳落下山去,红霞染红了半边天,浣纱格子窗上染了一层霞光,映在字帖上,窗台前的桌案上,有一种炫目和华丽。

  侍画在外面轻声道,“小姐,芝兰苑的棋局结束了!”

  谢芳华停住笔,抬起头,向外看了一眼,沉静地问,“谁赢了?谁输了?”

  侍画答道,“平局!”

  谢芳华挑眉,说道,“那半截面纱李沐清带走了?”

  侍画摇摇头,“李公子交给世子了!”

  谢芳华慢慢地放下笔,揉揉额头,“如今他们都离开了?”

  “没有,昨日英亲王妃不是吩咐铮二公子给咱们府送来了第六号画舫表演吗?”侍画道,“因为今日一早铮二公子就过来了,老侯爷犯了棋瘾,和他下了半日棋,下午李公子又来了。是以,第六号画舫就给闲置了。如今这一日,老侯爷不但不累,反而精神着呢!说稍后去咱们后花园水榭一边用晚膳一边看杂耍表演。老侯爷留了两位公子在府中用晚膳。”

  谢芳华的手叩叩桌案,咕哝道,“这个老头今日可是能闹腾!”

  侍画低声问,“小姐,您要过去水榭吗?”

  “不去!”谢芳华摇头。

  “那奴婢去厨房看看晚膳,给小姐端来房间。”侍画说了一句,听谢芳华应声,离开了门口,向厨房走去。

  不多时,侍画回来,将饭菜摆好,谢芳华用罢晚膳,天已经黑了下来。

  侍画掌上灯,朦胧的光晕在房中荡开,初春的夜晚还是需要生一个小火炉的。火炉伴随着灯光,有丝丝的暖意。

  水榭内隐隐地传来喧嚣热闹的声音。

  谢芳华拿着书卷窝在床上看了片刻的书,放下书卷,挥手熄了灯,睡下了。

  不多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分外熟悉。

  侍画温声立即迎到了海棠苑门口,见是秦铮,连忙见礼,“铮二公子!”

  秦铮停住脚步,向里面看了一眼,除了几间婢女居住的厢房亮着灯外,正屋黑漆漆的,没掌灯,他挑眉,懒洋洋地问,“你家小姐呢?”

  “我家小姐睡下了。”侍画道。

  秦铮“唔”了一声,“天色还早,她怎么睡得这样早?”

  侍画寻思了一下,斟酌着道,“小姐身体不好,昨日和今日都未曾好好休息,倦了。这两日都睡得早些。”

  秦铮闻言似乎笑了一下,不再说话,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正屋。

  侍画拿不准秦铮这么晚了还来这里做什么,他不说话,她作为一个婢女也不好询问。只能陪着他站着。

  过了片刻,秦铮收回视线,对她道,“本来想找她说几句话,既然她睡了,就算了。”话落,转身离开了海棠苑。

  较之来时的轻快,他的步履离开得有些缓慢。

  侍画见他走了,暗暗松了一口气,转回身来到谢芳华门口,对里面轻声道,“小姐,您睡熟了吗?铮二公子刚刚来过了。”

  “我知道了!”谢芳华在秦铮脚步还没来到海棠苑时,自然就听到了。

  侍画禀告完,见谢芳华没什么吩咐,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谢芳华本来已经有了些困意,被秦铮搅乱,在床上辗转反侧许久,方才彻底地睡去。

  一日无话。

  第二日,一觉睡到天亮,谢芳华方才起床。

  梳洗用罢早膳后,谢墨含进了海棠苑。

  谢芳华挑开帘幕,推开房门,站在门口,等着谢墨含走近。

  今日的天色也是极好,阳光明媚,似乎从立春之后,都是这样晴朗的日色,未曾见阴天。

  她刚迈出门槛,阳光便对她打下来,她伸手遮住眼睛,浑身有一种暖意和懒散之意。

  谢墨含见她的模样,笑了一声,温声道,“妹妹!”

  “哥哥!”谢芳华对他笑吟吟地喊了一声,有些俏皮。

  “英亲王府的管家今日一大早就来知会我,说英亲王妃准备妥当了,你的行囊若是打点得没问题的话,今日下午就启程去法佛寺。”谢墨含道。

  谢芳华倚靠在门框上,闻言蹙眉,“这么急?”

  “英亲王妃是个爽利的人,英亲王府的人办事效率向来高。”谢墨含来到近前,站在门口看着谢芳华,“不过据从宫中传出的消息,说林太妃也要去吃斋小住,打算和英亲王妃同路。好有照应。”

  谢芳华眉梢上扬,“林太妃?”

  谢墨含点头。

  谢芳华笑了笑,“哥哥,你知道林太妃和谢氏六房的老太太商议的关于谢惜和八皇子秦倾的婚事儿吗?”

  谢墨含微微讶异,“竟然有这事儿?”话落,他褪去讶异,说道,“林太妃和六房老太太是手帕交,先皇离去后,她们又重新走动了起来,这些年,走得近了些。互通书信。林太妃和六房老太太都是喜佛之人,而秦倾和谢惜一直为二人代笔书信。若是这几年有了什么私情,也不奇怪。”

  “恐怕有私情的是谢惜,而秦倾就未必了。”谢芳华道。

  谢墨含面色轻轻飘起一抹轻愁,叹了口气,“本来以为六房的老太太是个明智的人,但到底说来也是脱不开世俗。”

  “哥哥为何这么说?”谢芳华询问。

  “林太妃以前为何不敢和六房的老太太走动?而这几年偏偏敢走动了?岂能是老姐妹之情那么简单?若是皇上不允许,林太妃就算是是她亲娘,也不敢随性地亲近除了后宫之外的女眷。”谢墨含道,“若是不出秦铮灵雀台逼婚,非你不娶的意外。皇上怕是赞成这一桩婚事儿的。如今嘛,就两说了。”

  谢芳华嘲讽地笑笑,“秦铮逼婚是一个变数,打乱了皇上许多计划吧!谢氏六房皇上本来是想借由林太妃和秦倾利用的,可是如今偏偏不好利用了。”话落,她有些可笑,“这样说来,我该感谢秦铮了。”

  谢墨含见她嘴角嘲讽的笑丝毫不加掩饰,除了对当朝九五至尊深切的嘲弄,还有对秦铮逼婚隐约的排斥情绪,他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道,“妹妹,秦铮对你可谓是用尽心思,这么多年,我从没见他对谁如此过?这是众所周知。外面如今人人都说铮二公子风流,有个娇弱高贵的未婚妻,还有个天仙可人的婢女,如花美眷。可是只有我们少数几人知晓,你就是听音,听音就是你,听音和谢芳华其实是一人。他这般对你,到如今,你难道还没有对他升起一丝情意?”

  “哥哥又想说什么?想为他做说客?”谢芳华无奈地看着谢墨含。从她的爷爷,到她的哥哥,都被秦铮灌了**汤一般。秦铮给了他们什么好处,让他们这样帮他说话?她皱眉,“昨日您不是还一直看秦铮不顺眼阻止我去法佛寺吗?今日怎么又转了想法了?”

  谢墨含叹了口气,“哎,昨日你不知道,李沐清对你似乎……”

  “哥哥,我说过,一日忠勇侯府不稳,我一日不谈私情。”谢芳华打断谢墨含的话,“无论是秦铮,还是李沐清,亦或者是别人,又有什么关系。别人如何想法,我不需要知道。我只需要知道我自己的想法和目的,守护好忠勇侯府和谢氏不倒就够了。”

  谢墨含未出口的话语吞了回去,无言地看着她。

  “行了,从我从无名山回来,每次你来找我,三句话不离秦铮,我都听厌了。”谢芳华挥手赶人,“哥哥,你若是再没别的事儿,就忙你的去吧!我这里没什么可收拾的。若是英亲王妃下午启程,我随时能走。你让人去回话吧!”

  谢墨含揉揉额头,失笑道,“你这个小丫头!除了这件事儿,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昨日晚上,六号画舫表演完,爷爷当即就打了赏银,让秦铮将人带回英亲王府了。”

  “知道了!”谢芳华点点头。

  “还有一件事情,最近朝堂上每日都有弹劾舅舅的折子,褒扬四皇子的折子。皇上如今都给压下了,未曾表态对此事会如何处理,但我想用不了几日,他就会表态了。”谢墨含道。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哥哥认为皇上会如何处理此事呢?”

  谢墨含低声道,“无论舅舅多年来立了多少军功,但此番这一过着实有些大,不降罪怕是不成。降罪的话,那么就有轻有重了。轻可以记一大过,重呢,就不好说了。”顿了顿,他又道,“对于四皇子,我猜测有两个处置,一是记大功,与火烧宫闱的功过相抵,继续留在军营。但定然不是如今的无官无职在军营中待罪历练了。二是下旨回京。”

  “对于舅舅,皇上那边是何想法,我们都知道。我们这边,你背后是如何行事的?”谢芳华问。

  谢墨含摇摇头,“我什么都没做,任事态发展。”

  谢芳华放下遮住阳光的手,轻轻一晒,“哥哥这样做是对的,这种时候,忠勇侯府不做才是做,不动才是动,以静制动,才是最好的态度。无论朝中折子堆得多高,外面流言蜚语都重。忠勇侯府目前,一定要稳中不动,留中不发。”

  谢墨含点点头,“我思来想去,皇上是想逼迫忠勇侯表态,但这么多年,忠勇侯一直秉持着忠君为国,若是出面表态的话,那么,自然就不能公然将舅舅的过错和失察抹杀,也许,皇上要的就是忠勇侯府大义灭亲了。”话落,又道,“不过如今爷爷早在三年前就退出朝局了。而我因为病体一直未入朝当值应卯。而你是女儿家。是以,我们忠勇侯府虽然是置身朝局之中,但也算是脱离朝局之外。这样的状态下,利处就是只要我们自己不主动出手,皇上便无缝隙可对我们下手。”

  谢芳华轻蔑地一笑,“想要逼迫忠勇侯府出手,自然是没那么容易的。”

  “再等等事态发展吧!看看皇上如何处置。这事情长久拖下去,京中无数流言蜚语满天飞。说武卫将军的有,说忠勇侯府的有,说皇室的有,就连当年博陵崔氏如何退出京城贵裔圈,武卫将军如何请旨去漠北戍边的事情,更甚至是,姑姑因何代替大长公主远嫁北齐,这等事情都被人翻了出来。对皇室和忠勇侯府利弊各半。皇上不会任由此时拖太久的。”谢墨含道。

  谢芳华点点头。

  谢墨含又说了两句闲话,嘱咐她山寺风硬,比京城冷,多带些衣服,便出了海棠苑。

  谢芳华目送谢墨含离开,倚在门框懒洋洋地不想动。

  过了一会儿,听言悄悄从海棠苑门口探出头,向谢芳华瞅了两眼,然后又缩回脑袋,似乎想上前,但又有些顾忌不敢。

  谢芳华自然是瞅见听言缩回锁脑的模样了,忍不住好笑,“听言!你想说什么,就过来说!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就是,贼眉鼠眼的!你在做什么?”侍画忍不住想训听言。他们八人自小被世子教导作为小姐的贴身侍候之人,规矩自然是严苛的。可是同样是主子身边侍候的人,听言简直是被铮二公子给宠得没有丝毫规矩。

  听言闻言挠挠脑袋,跑了进来,站在距离门口一丈之遥,不敢看谢芳华,小声道,“芳华小姐,小人求您一件事儿。”

  “说吧!”谢芳华看着他。

  “听说您要和王妃去法佛寺祈福,能不能带上小人?”听言紧张地道,“小人会干粗活。住在寺院,也是需要粗使的小厮是不是?小人不会别的,就会干些杂物。”

  “你是不是这些日子在海棠苑憋闷了,想出去透风?”谢芳华问他。

  听言连连点头。

  谢芳华笑了笑,“行了,你去收拾吧!下午英亲王府来人传话,你就跟着我去。”话落,补充警告道,“不过你别忘了,如今你是我的人,就行了。”

  听言没想到谢芳华这么痛快就答应了,顿时欢呼地蹦了两下,须臾,又后知后觉地觉得失礼了,连忙作了作揖,跑出了海棠苑。

  “真是没规矩!”侍画嘟囔。

  谢芳华偏头瞅了侍画一眼,语气柔和,“我其实也不需要你们在我面前有那么多规矩,规矩都是给外人看的。你们只需要做好我交代的事情就行了。”

  侍画心神一醒,连忙垂首,“是,小姐!”

  谢芳华不再多言,转身回了房。

  中午,用过午膳后,英亲王府果然有人来传话,说未时一刻,在城门口碰面。

  谢墨含不放心,亲自安排了一番,将谢芳华所用的衣物用具装了满满的两大车。

  谢芳华先是去了荣福堂一趟,忠勇侯到没说什么,只吩咐她小心一些,她出来之后,由侍画、侍墨扶着走向大门口。

  谢墨含站在大门口,一一对派出跟随的一队护卫队的队长吩咐着事情。

  谢芳华远远地便看到哥哥站在那里,按理说,这等小事情,侍书做就可以了,但哥哥因为爱护她,对她的事情都亲力亲为。

  不多时,来到近前,谢墨含打住话,对谢芳华道,“妹妹,你要小心一些。虽然有秦铮和英亲王妃在身边,但到底如今京城盯着你的人太多,别出了差错。”

  “哥哥放心吧!我多加小心就是了!”谢芳华点点头。

  谢墨含看着她头上重新戴上的面纱,笑着道,“除了林太妃还约了谢氏六房的老太太,谢氏六房的老太太自然要带上谢惜,而林太妃自然带着八皇子了。”

  谢芳华不太意外,“看来六婶没听进去我的话。”

  “大约六婶也是有考量的,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明显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谢墨含道,“除了他们,我刚刚得到消息,右相夫人也要一起去法佛寺吃几日素斋。她与英亲王妃本来就交好,据说这次建议英亲王妃给你祈福是她的主意。所以,清静的法佛寺这回怕是不清静了。”

  谢芳华不置可否,“的确是会很热闹!”

  “李沐清也陪着右相夫人去小住。你……哎……”谢墨含有些苦恼,“算了,我不多说了,你心里明白就好。”

  谢芳华垂下眼睫,点点头。

  侍画、侍墨扶着她上了马车,帘幕落下,遮住她的身影。

  谢墨含对侍画、侍墨、侍蓝、侍晚又嘱咐了两句,一行五十人的亲卫队护送谢芳华离开了忠勇侯府,向城门而去。

  谢墨含待一行车辆人马走远,他才缓缓回了内院。

  不多时,忠勇侯府的一队人马来到了城门口。

  此时,英亲王府的队伍已经先一步来到,等在了城门口。

  秦铮骑在膘肥体壮的高头大马上,红棕色的马配着他一身鲜华的锦缎软袍,当真是少年清俊,鲜衣怒马,风流洒意。

  谢芳华透过帘幕缝隙看了他片刻,身子懒洋洋地靠在车中铺了厚厚的锦绣被褥上。

  秦铮见忠勇侯府的马车来到,径自打马来到被侍卫护在中间的马车前。忠勇侯府的亲卫队见是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连忙让开了道。秦铮的马靠近谢芳华的马车,微微弯腰,伸手挑开了她马车的帘幕。

  谢芳华刚摘掉面纱不久,一张没有任何掩饰的容颜映在他的眼前。

  响午明媚的阳光透过掀开的帘幕,这一张容颜如清晨被一夜雨露洗礼的海棠花,娇艳明媚,国色天香。

  秦铮痴了一下,不过见谢芳华抬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顿时回过神,眯了眯眼睛,嗤笑道,“春风吹起海棠雨,世间安得一绝色吗?”

  谢芳华一怔,这是昨日李沐清说的话,难道他也听到了?距离那么远!当时起风,就算他武功再好,应该也是听不清才是。难道他也懂唇语?

  秦铮忽然挥手落下了帘幕,轻喝一声,“启程!”

  这一声轻喝隐隐带着丝怒意。

  谢芳华马车的帘幕被他甩得猛地晃动了片刻,车前坐着的侍画、侍墨二人不由得跟着颤了颤身子。

  谢芳华看着晃动的帘幕听着他隐隐含怒的声音,不以为然地闭上了眼睛。

  伴随着秦铮一声下令,英亲王府和队伍和忠勇侯府的队伍都准备启程出城。

  英亲王妃纳闷地挑开帘幕,从车内探出头来,看着秦铮道,“臭小子,急什么?右相府的车马、宫里林太妃的车马、谢氏六房的车马还都没到呢!既然都要去法佛寺,那么就等等一起走?”

  “等他们做什么?无非是这一段路而已,不等的话他们还能被狼叼去不成?”秦铮冷哼一声,挥手,“启程!”

  两府队伍的侍卫都知道铮二公子似乎不高兴,都看向英亲王妃。

  知子莫若母,英亲王妃自然是听出秦铮不快了,刚刚还好好的,不明白怎么谢芳华一来他转眼就有气了。瞪了他一眼,摆摆手,对侍卫们吩咐,“不等就不等了!留一个人在这里等着林太妃、右相夫人、谢氏六房的老太太来了都给传一句话。让他们一起走,免得队伍太大,走法佛寺的山路拥挤,就说我们先走了。”

  两方队伍将英亲王妃同意,于是连忙启程出城。

  英亲王妃落下帘幕,对车内的春兰嘀咕,“这臭小子好好的,怎么突然又发疯了?”

  春兰凑近她,悄声道,“刚刚奴婢从缝隙看到咱们二公子挑开了芳华小姐的马车帘子,看了一眼,不知怎地就怒了。”

  “这个臭脾气!说翻脸就翻脸!不知道随了谁。”英亲王妃叹了口气,“若说他吧!喜欢人家是真喜欢到了心坎上,可是发起怒来,也是毫不留情。若华丫头不是个大度的,就算她病好了,以后真大婚了,这日子岂不是三天打两天吵的?”

  “王妃,您想得太远了。”春兰不由得笑了,“再说,不是有那么一句话说得好吗?不是冤家不聚头。真若是能成为了夫妻,那么这样吵吵闹闹也比相敬如宾好。”

  英亲王妃闻言面色动了动,伸手打了春兰一下,“你个死丫头,这是变着相的说我呢!”

  “奴婢哪里敢!今日看王爷对您依依不舍地相送出大门口,奴婢是替您高兴。”春兰捂着嘴笑,“多少年了,王爷总算是开窍了,您也开窍了。”

  英亲王妃也忍不住笑了,叹了口气,“蹉跎了这么多年,到底是执念,其实,放下了也就放下了。如我,如他。”

  “您和王爷的一辈子还长着呢!”春兰笑着道。

  英亲王妃笑笑,不再说话。

  真正的好年华也就是那么几年,虽然一辈子还长着呢,但到底是韶华不在了,他们都不年轻了。曾几何时,有一种东西,不是现在想找就找得回来的。

  英亲王府的队伍头前出了城,忠勇侯府的队伍紧随其后出城。

  两方队伍浩浩汤汤两百多人,向法佛寺而去。

  秦铮骑着马,走在两个队伍中间的接口处,迎着响午的阳光,明明他鲜衣怒马是如此张扬狂妄的做派,但他周身偏偏有一种散漫的清淡温凉,月白风轻之感。

  谢芳华车前坐着的侍画、侍墨对看一眼,二人心神交汇,齐齐想着,就论这份容貌风采,实在是与小姐般配。只可惜脾性太差。不过换句话说,若不是他这份脾性,那么今日也不能被皇上指婚,更不能拴着小姐跟随英亲王妃前往法佛寺了。

  ------题外话------

  今日上墙:1,秀才:李沐清肯定已经知道芳华就是听音了,不过怎么觉得他之前对听音是欣赏和朦胧的好感,见到倾国倾城的芳华就升级成势在必得了……颜控的阿情,你的人物们都跟你一个德行~_~

  *^o^*//,lv2,秀才:到了月底,又投了一张月票。子情去哪里看的桃花,前两天我也去看桃花了,这算不算是共赏桃花了!子情,看到你说北方只有沙尘暴,突然觉得生在南方的我好幸福,还有漫山遍野的桃花看!

  作者有话: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木有办法,我的读者其实也跟我一个德行,喜欢看漂亮的美男子和美女子。唔,我是被逼的……明天还有一天,真的到月底了啊。这一个月过得真快,生活在北方,沙尘暴和雾霾,我也是蛮拼的。~(>_<>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八章般配》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