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飘香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闻言被气笑了!

  他盯着谢芳华,笑得深且沉,一字一句地道,“你还没有被我咬够是不是?你想明日见不了人是不是?本来我娘是来给你祈福,可是……”他摸着她被咬出红粉印痕的脖颈,“若是被人看到你却与我在背后侮辱佛门净地,你说她会如何?”

  谢芳华看着他,不说话,英亲王妃能如何?她护儿子爱儿子出了名的,不止全京城人都知道,天下人恐怕都是皆知的。还能训斥批评他不成?不训斥他的话难道会跑来训她不守闺仪?她的儿子什么德行她比谁都清楚。

  “哦,我说错了!其实我娘不会如何。毕竟她护着我,喜欢你。主要是其余的人。比如林太妃、谢氏六房的老太太、还有右相府的夫人。”秦铮眉目含笑,轻轻摩挲着她的脖颈,“若是被看到,你说,她们这等信佛爱佛之人会如何?”

  谢芳华想不出来被她们看到会如何!

  “爱佛信佛之人呢!最是看不得我们这般在佛门圣地侮辱佛门清规。”秦铮似乎是累了,索性将半个身子靠在她身上,懒洋洋地道,“所以,她们一定认为我们再不适合待在这里祈福。就算待在这里,也是不灵验的。一则是将我们劝走,说实话,这个其实挺没面子的。二呢,自此后,对我们再不待见,看到我们就黑脸。我脸皮厚得习惯了,可以置之不理,视若无睹,可是你呢!你脸皮子薄,是不是以后见到这些人心里就不会太舒服?”

  谢芳华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本来二人刚刚中间隔了一段距离,可是如今他靠在她身上,那么就丝毫距离缝隙没有了,他的气息霎时笼罩来,让她一时咳嗽难止。

  咳嗽的声音传到了外面,让人听起来似乎被压着一股气,有些揪心。

  侍画想到小姐身子不好,顿时不放心,连忙迈步进了门口,当看到二人的姿势,她一惊,立即反应了过来,又退出了门外。

  侍墨本来也要跟进屋,正好与进去又出来的侍画撞了个正着,她一怔,低声问,“你怎么出来了?小姐怎么咳嗽了?”

  侍画对她摇摇头,示意她别问。

  侍墨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隐约也看到了二人靠在一起的影子,她了然,伸手关上了房门,遮挡住了外面的视线。

  二人毕竟是自小得谢墨含训练的,这点儿灵敏的反应还是有的。这里是佛门之地,若是秦铮和谢芳华这般亲密被外人撞见,传出些什么,对以病来祈福的谢芳华来说自然是不利。

  当然,秦铮不在乎什么,但是她家小姐可不能不在乎。

  谢芳华连续干咳了好一阵子,才勉强地止住,再抬眸的时间,眼睛被剧烈的咳嗽染了几分泪意。昏暗的光线上,看起来,雾水蒙蒙。

  秦铮忍不住低头靠近她的眼睛。

  谢芳华身子往后仰了仰,无奈地羞愤道,“秦铮,你是不是因为刚从山林里回来,犯了兽性了?我有病在身,你总不至于对这样的我饥不择食吧?”

  秦铮不理会她,依旧靠近她的眼睛,薄唇在她眼帘处流连了一圈,才撤回身,放开她,直起身轻叱道,“谢芳华,你病了多年,没病坏脑子吧?你最好没病坏脑子。若是你脑子也给病坏了的话,我除了给你祈福求佛祖保佑你病好外,还保佑你脑子也能好转。”

  谢芳华摆脱钳制,揉揉手腕,忍不住踹了他一脚。

  秦铮着着实实受了,看着她道,“我娘也有爱踹人的毛病,我看兰姨也有爱踹人的毛病,是不是你们女人都喜欢踹人?”

  “你也没少踹过人!”谢芳华直身子,伸手去摸脖颈,那里还有细微的痛意,她忍不住恼恨,“若是明日这个痕迹不消除怎么办?你属狗的吗?”

  “哦,你不提狗我都忘了,我唯一的一条狗还是因为你忠勇侯的人给轧死了呢!子归兄那里记了一笔账。当然,如今你是我未婚妻了,待你嫁给我的话,这笔账我可以不算。”秦铮见谢芳华起身,索性自己靠在了软榻上,对她笑道,“若是你觉得亏了,你可以咬回来。爷任你随便咬,咬多浅多深都行。”

  谢芳华偏过头,真想一口咬死他,但看着他懒洋洋等着任君采撷的模样,才不上当。站起身,走到不远处的菱花镜前去看脖颈的伤口。

  屋中的光线太暗,看不清。

  她离开镜子前,走到桌案旁,拿出火石,掌了灯。

  屋中顿时明亮起来。

  谢芳华将灯拿到镜子前,对着镜子看了片刻,眉头轻蹙。还算秦铮有分寸,这样的红痕若是她稍后抹点儿药的话,明日一早应该能消退。她扭回头,将灯盏放下,看着他。

  秦铮对她微笑,朦胧的灯光下目光也随之温柔,“谢芳华,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诉你了。你一定要记住,除了我之外,不要喜欢上任何人。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想象到的。你知道吗?”

  谢芳华冷嘲地看着他,“铮二公子多虑了!我这副样子,随时一脚踏入鬼门关,谁会喜欢上我。除了你这个眼瞎的,应该没什么人。就算有,也不过是一时兴趣而已。”

  这话是隐约地在指李沐清了!

  秦铮闻言忽然笑开了,“你说爷眼瞎?”

  谢芳华哼了一声,他可不是眼瞎吗?堂堂英亲王府的嫡出公子,这南秦上下,有几家的门楣贵裔能比得上他家和他的身份?多少春闺子女爱慕思慕他,可是偏偏他不屑一顾,只看上了她这个没心没肺的。不是眼瞎是什么?

  “爷不是眼瞎,你说错了,我是心瞎。多年前就瞎了,这一辈子,怕是救都救不回来了。”秦铮闭上了眼睛,最后一个字尾音落,有着隐隐地自叹和无奈。

  谢芳华心思一动,看着他,可是他已经闭上了眼睛,朦胧的灯光下,再看不到他眼睛里的神色,只看到他清俊的容颜,这一刻,没有隽狂,有一种让人移不开眼睛的风轻月静之感。她静静地看了他片刻,转身出了房门。

  侍画、侍墨见谢芳华出来,见她神色如常,都齐齐松了一口气。

  谢芳华靠在门口,傍晚的山风有些凉意,吹散了她心里涌上的某些丝丝绕绕的情绪。

  前方寺院传来暮鼓钟声和诵经声,飘荡在山间,令本就清幽的山寺有一种空灵纯净。

  谢芳华轻轻吐了一口浊气。

  “小姐,傍晚山风凉,不同于在咱们府,奴婢给您拿一件披风披上吧?”侍画轻声问。

  谢芳华确实感觉到了凉意,但她又不想回屋,点点头。

  侍画连忙去从衣柜里取了一件披风帮谢芳华披在了身上。

  谢芳华摸着披风上的绒毛,想起了漠北的武卫将军,她看向西北方向,低声问,“今日有关于皇上对漠北戍边之事的旨意下达吗?”

  侍画摇摇头,压低声音道,“奴婢刚刚在不久前特意去打探了,今日一日皇上没对此事置寰。朝堂一切安稳,也没发生任何异常。”

  谢芳华抿了抿唇,忽然问,“还有几日上元节了?”

  侍画低声道,“还有三日。”

  “时间过得可真是慢!”谢芳华拢了拢披风,从西北方向收回视线。

  侍画悄悄往屋内瞅了一眼,想着小姐觉得时间过得慢,是因为这些天她似乎在等消息。但是有些事情急不来。而怕是比她更觉得时间过得慢的该是屋里那位从打了山鸡之后便进了小姐屋子没出来的公子爷。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他对小姐真是在意到心尖上了。三年大婚对他来说,才是漫长。

  不多时,一股浓浓的炖肉味从小厨房的方向飘来。

  谢芳华顺着香味看去,只见听言和林七端了两个大托盘从小厨房走了出来。随着二人走出,香味也扩散到了整个院落。

  侍画忍不住对谢芳华说道,“小姐,这个香味要是传出去,盖也盖不住的。若是被前方法佛寺的主持和长老们以及林太妃等闻到,会不会盘问?”

  “后山距离前山还有一段距离,应该是飘不远。况且前方达摩堂里面定然是燃着香了。就算有些味道飘过去,应该也能被浓浓的烧香味覆盖。”谢芳华笑了笑,“既然做出来了,就不能浪费了。”

  侍画点点头。

  “芳华小姐,您是不是饿了?早就出来等着了?”听言嬉皮笑脸地跑过来,馋嘴地道,“好香啊,我在刚刚出锅的时候偷吃了一块。林七这手艺虽然跟宴府楼的大厨学了两日夜,但绝对是有大厨的天赋。这味道做得,可真是香飘十里。”

  “香飘十里就算了!这里可是法佛寺,还是不要太张扬了。”谢芳华笑了笑。

  听言点点头。

  “芳华小姐,放在哪个屋子里用膳?”林七走到近前,往隔壁房间瞅了一眼,对谢芳华试探地问。

  谢芳华还没答话,秦铮从里屋走了出来,站在门口,扫了一眼,吩咐道,“就在这院中用膳吧!今日晚上爷高兴,准许你们一起陪我们俩个吃。”

  听言顿时欢呼一声,“公子最好了。”

  林七也霎时眉开眼笑。

  侍画、侍墨、侍蓝、侍晚四人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到没什么意见,对四人点点头。法佛寺所建造的院落房间毕竟不如各府的府邸,房间容两三个人用膳还好,但若是七八个人,那么就挤得没地方了。

  四人见谢芳华点头,也不再顾忌,连忙去搬桌子椅子,摆在院中的一处参天古木下。这株树长了大约几百年,几个人合抱那么粗,是以,桌子放在树下,正好挡住了风。

  听言、林七将炖山鸡和各种炒菜一一摆在桌案上。

  侍画从屋中取出两盏灯,昏暗的夜色顿时明亮起来。

  众人还没落座,西跨院方向忽然传来一声啧啧声,“唔,好香!沐清兄,你说东跨院这是做的什么这么香?大老远就能闻到味了?”

  这声音突然传来,众人齐齐一怔,都不约而同看向西跨院。

  秦铮也慢慢地转过头,本来轻松的脸色霎时有些不善。

  谢芳华听出是八皇子秦倾的声音,想着李沐清和秦铮这二人看来是要过来了。十有*是被香味引来的。否则,今日刚刚到法佛寺,他们当该陪在几位老夫人和夫人的身边才是。

  “若是我猜测得不错的话,应该是炖山鸡。”李沐清温和地说道。

  “炖山鸡?”秦倾讶异地问,“哪里来的山鸡?”

  李沐清失笑,“自然是狩猎打来的山鸡。你别忘了我们如今在哪里!这里是法佛寺,不是京城,出门就是山林。打一两只山鸡还是很容易的。”

  “也是!”秦倾恍然,随即一拍掌心,“啊,一定是秦铮哥哥馋嘴了,来了这里,忍不住跑去打了山鸡来。我们有口福了。快点儿走,我也想吃炖山鸡。”

  “你的秦铮哥哥怕是不乐意看到我去。”李沐清微笑道。

  “咦?为什么?你们不是一直交好吗?”秦倾疑惑地看着李沐清,话落,不等他答话,“哦”了一声,“我想起来了,自从燕亭走后,你们似乎有许久没在一起喝酒狩猎了。”话落,又道,“不对啊,昨日我可是听说你和秦铮哥哥都在忠勇侯府下棋来着。难道你下棋将秦铮哥哥赢了?他才不待见你?”

  李沐清浅笑,“你的秦铮哥哥能是那么好赢的吗?我没输就不错了。”

  “和棋?”秦倾问。

  李沐清点点头,“嗯,和棋!”

  “既然是和棋,你没赢了他,他也没赢了你,也不算是没面子。那他为何不乐意见你?除了这个,你哪里得罪他了?”秦倾更是不解,“据我所知,京中与你们年岁一般的这些人里,秦铮哥哥只不待见我四哥秦钰。对你和忠勇侯的世子、燕亭、王芜、宋方、程铭等都是一样的。可没听说他这些年讨厌你啊。”

  李沐清叹了口气,“让他讨厌其实很简单!只需要碰触他底线就成了。”

  秦倾更是觉得云里雾里。

  李沐清好心地给他解惑,“他为何不喜你秦钰哥哥?”

  “自然是彼此从小就看不对卯,也是因为皇祖母跟前争宠有关。同样是孙子,皇祖母忒偏心秦铮哥哥了。”秦倾道。

  李沐清摇摇头,“他是德慈太后的亲孙子,偏袒理所应当。秦钰心里也明白得很。那不是看不对眼的理由。”

  “不是这个,那就是众所周知的普云大师给他们批的卦象了。说二人会应验同一个情劫。”秦倾不太相信,“我是不怎么相信这个的,从小到大,我随着太妃每年都要来法佛寺吃斋念佛几日,我每年都要见上普云大师那么一两面,看着没什么通天入地之能。只不过比普通的和尚道法高深而已。至于能推算出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听听就算了。但是偏偏其他人都信得不行。尤其是秦铮哥哥,他明明不信佛,偏偏在这件事情上执拗得很,非说秦钰哥哥会抢他媳妇儿。”

  李沐清叹了口气,“普云大师被誉为第一高僧,自然有过人之处。”

  “如今也没应验嘛!秦铮哥哥要娶芳华小姐,秦钰哥哥如今在漠北,可是连芳华小姐长什么样还没见到呢!怎么夺啊!”秦倾摇摇头,说什么也是不信的。

  李沐清偏头瞅了秦倾一眼,意味不明地道,“若是要喜欢上一个人,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不需要多长时间,有时候一眼也就够了。”

  秦倾这会儿算是听出点儿味来了,顿时瞪大眼睛看着李沐清,“喂,沐清兄,你不会是……你……你……看上谢芳华了吧?才得罪了秦铮哥哥!”

  李沐清没说话。

  秦倾见他没否认也没承认,盯着他,猜测道,“难道是听音姑娘?你看上听音姑娘了?”

  李沐清苦笑了一下,没回答,转移话题,“到东跨院了,若是我进去被赶出来,是不是会很没面子?”

  秦倾也是个人精,闻言觉得他猜测得*不离十,李沐清不是看上听音了,就是看上谢芳华了。他心中翻滚闹腾了半响,觉得李沐清温文尔雅,秦铮轻狂洒意,两个人脾性不投,怎么着也不该喜欢上一个女子才是,但是又想想自小和秦铮脾性不同却有着相同眼光的秦钰,从小争夺到大,也觉得自己怕是对于二人不可能应验一个情劫的想法太过于武断了。没准正如李沐清所说,不用太久,只需要一眼就够。他呐呐了半响无言,才勉强定下神,说道,“自然要进去,我想吃炖山鸡。”

  “我也想吃!”李沐清道。

  “那你怕什么?没面子就没面子呗!你虽然有某些想法,也还没真抢了不是?昨日还能坐一处下棋呢!今日怎么就不能做一处吃山鸡了?”秦倾拍拍李沐清肩膀。

  李沐清展颜而笑,“你说得对!没面子就没面子吧!脸皮总要厚些,面子薄吃亏。”

  秦倾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二人来到门扉处,一起推开了东跨院的门扉。

  入眼处,东跨院分外安静。

  谢芳华和秦铮站在门口,谢芳华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蒙上了面纱,身上披着火红的披风,在夜色中,面纱轻拂,火红的披风华艳,她身段纤细婀娜,异常显眼。

  秦铮抱着肩膀懒洋洋地倚着门框站在那里,除了寻常穿的一身华丽的锦袍外,周身无丝毫点缀,但即便这样,他清俊的容貌在夜色下也是极其醒目,夺人视线。

  远远看来,彷如一对璧人。

  李沐清的脚步不由得顿了一下,眸光闪过隐约如远山云黛的情绪。

  秦倾也轻轻吸了一口气,目光闪过一抹惊艳,靠近李沐清,耳语道,“我们刚刚说的那些话声音虽小,但是怕是被秦铮哥哥和谢芳华给听到了。怎么办?”

  “刚刚我们的声音并不小,他们自然听到了。”李沐清眸光动了动,笑着道。

  秦倾垮下脸,小声道,“既然如此,你看看秦铮哥哥的脸色,有些难看,我怕是就算他让我们吃炖山鸡,这也难以下咽啊!”

  李沐清眨眨眼睛,“八皇子若是怕吃不舒服可以回去陪林太妃念佛经。至于我吗?既然进来了,就在没出去的道理了。就算难以下咽,也总要吃几口。”

  秦倾顿时低呼一声,“其实你们都不知道,我最怕念经了。”

  李沐清“嗯?”了一声。

  秦倾哀呼,“我从小在太妃身边长大,听腻了念经,如今听到就头疼。”话落,他揉揉额头,“不过为了讨太妃欢心,我还得佯装喜欢经书,可真是苦死我了。”

  李沐清看着秦倾头疼不已的模样,失笑,“原来你竟然也是个会做戏的,这么多年,林太妃竟然没看出你其实不喜欢佛经。”

  秦倾捶了他一下,悄声道,“你千万别给我说出去啊!太妃这么多年,在宫中虽然说是享福,但也是苦闷孤寡,他的依靠是我,她的喜好也就是经书了。我能陪着他解闷,也算是尽尽他费心教养我这么多年的孝心。”

  “安心!只要你自己不说,我是不会给你说出去的。”李沐清笑着点头。

  秦倾拍拍胸口,表示放心了。

  李沐清偏头看了他一眼,笑意深了些。在这京城里长大的孩子,有哪个是没有心思的?就像是燕亭,寻常大大咧咧,但是对于谢芳华的心思不是也埋藏了多年不被人察觉?更何况在皇宫里长大的孩子,尤其是母亲早亡,被林太妃教养在身边的秦倾。虽然他年纪小,虽然林太妃为人随和,不参与宫中诸事,但是他能够平安长大,也是看惯了阴谋诡计,尔虞我诈,背后的手段。如今他说了一个秘密给他听,他也透露他一个秘密出来。这是互相买账了。

  秦倾将心放回肚子之后,闻到浓郁的炖山鸡味便忍不住了,对站在门口的秦铮笑嘻嘻地道,“秦铮哥哥,你今日的晚膳不介意多两个人吧?”

  秦铮冷眼瞅着走来的那二人,无论是二人寻常不加掩饰的声音,还是刻意压低的声音,他都听的清楚,冷笑道,“我若是介意呢?”

  秦倾挠挠头,“你这里炖山鸡味实在是太香了,就算你介意的话,我们也是要吃的。”

  秦铮冷哼一声,凉凉地道,“秦倾,你陪着林太妃前来礼佛,不是该吃素吗?”

  秦倾嘘了一声,“秦铮哥哥,我上一次吃山野之味还是半年前四哥没走的时候打猎给我的呢。弟弟可没得罪你啊,你就忍心馋着我吗?”

  秦铮不给面子地道,“秦钰有当哥哥的样子,我没当哥哥的样子。你可以等着他回来打给你吃。”

  秦倾顿时对秦铮作了一揖,讨饶道,“好哥哥了!哥哥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四哥和我都生长在宫里,是以更近些。但是论起来,我们都是一个祖宗。该不分彼此才对。”

  秦铮笑了一声,不再理他,看向李沐清。

  秦倾知道他过关了,顿时暗暗松了一口气,当先跑到桌案前,一屁股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准备开吃。

  听言站在桌子旁,哀怨地瞅了秦倾和李沐清一眼,这两个人实在是破坏他们院子里好好的气氛。尤其是李沐清,这个李公子,他以前是待见他的,待人温和,彬彬有礼,谦逊温雅。可是偏偏他怎么就得罪了公子呢?凡是与公子作对的人,都是他的敌人。于是,他见秦倾要开吃,没好气的夺过秦倾的筷子。

  秦倾抬头看着听言,纳闷地道,“你抢我筷子做什么?听言,几日不见,你长高了啊!看来忠勇侯府海棠亭的伙食不错啊!”

  听言板着脸道,“八皇子,我家公子和芳华小姐还没坐下来呢!您就先用怎么行?您这个客人连宾主之道都不懂吗?”

  秦倾一噎。

  李沐清忽然笑了一声,径自跟随秦倾身后走到桌案旁,自然地坐了下来。自始至终,没与秦铮说话,也没与谢芳华说话。

  听言脸色难看地瞅着李沐清,阴阳怪气地道,“李公子,您以前对我家公子可是从不得罪的。如今这是刮了什么东南西北风了?让您与我家公子作对起来了?”

  李沐清抬眸,笑看了听言一眼,温和地道,“若是我没记错,你现在是忠勇侯府的人了。如此再张口闭口比家公子地称呼秦铮兄,是不是该罚规矩?”

  听言一噎。

  李沐清转头看向门口脸色难看地看着他的秦铮笑道,“秦铮兄,一顿山鸡而已,你该不会这么小气吧!据我前几日所知,谢氏云继兄炖了一锅山鸡,人家一口没吃到,可是被你连锅都端回了英亲王府。比起你来,我蹭你几块山鸡吃而已,这面皮还要再练上几年才能更厚。”

  秦铮看着李沐清,攸地笑了,转过身,忽然将谢芳华打横抱了起来,谢芳华一惊,他看了她一眼,传递了某种危险的气息给她,见她本来要说什么住了口,任他抱着,他满意地走向院中,边走边漫不经心地道,“一顿山鸡而已,李沐清,你当爷管不起吗?不过说实话,你的脸皮再练上十年,怕是也不及爷!”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海析送来的礼物,很漂亮,我很喜欢。么么哒!

  今天是四月一日了,愚人节。据说,今天有很多人挖坑,很多人跳坑,很多人偷笑,很多人窃喜,很多人大笑。也有很多人哭鼻子,粉伤心,超级难过。嗯……总结一句话。这一日,哪里都比较疯狂,西家美人们要谨慎啊。

  今日上墙:亦堇堇堇堇,lv3,状元:“快房颤吧…颤吧…颤吧…”

  2,解元:“月末啦月末啦送上票票给亲爱的阿情~明儿就是新的一月了期待阿情带来大把惊喜”

  作者有话,你这是有多饥渴?房还没颤,我怕你介样地就先塌了啊。o(╯□╰)o谢谢亲爱的们上个月送的所有月票,都是一张一张赞起来的,超级不容易,极其珍贵,我很知足。新的一个月,情节必须有惊喜。我们月票也要加油哦。么哒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章飘香》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