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同房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李沐清见秦铮将谢芳华打横抱了起来,谢芳华并没有抗拒,他浅浅地笑了笑,没说话。

  秦铮抱着谢芳华走到桌前,并没有将她放在椅子上,而是抱着她坐了下来。

  谢芳华感觉所有人的视线都聚在她的身上,她心里一阵闹腾,悄悄地捏了秦铮一下。

  秦铮低头瞅了她一眼,对上她的时候,语气温柔,“乖,你今日舟车劳顿,被累坏了,就别强自撑着了。你我有了圣旨赐婚,不是外人,我就侍候你用晚膳也是应当。你不用不好意思。”

  谢芳华心里暗骂了一句,没吭声。

  “都坐下来,用膳吧!”秦铮对听言、林七、侍画等人摆摆手。

  听言、林七对看一眼,心底唏嘘一声,立马做了下来。

  侍画、侍墨、侍蓝、侍晚四人犹豫了片刻,也慢慢地做了下来。

  “现在可以吃了吧?小管家?”秦倾跟听言要筷子。

  听言将筷子给了秦倾。

  秦倾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块山鸡肉,吃了一口气,哀叹地道,“哎呀,有这么好的肉,没有酒可惜了。”

  秦铮挑了挑眉,“你想喝酒?”

  秦倾点点头。

  “吃到肚子里的山鸡可以闻不到味道,但你若是喝了酒的话,林太妃还没那么老,你不怕她闻到味道唯你试问?”秦铮不留情地打击他。

  秦倾顿时偃旗息鼓,“那还是算了,我可怕太妃对我唠叨了。”话落,他又道,“就算我不喝,秦铮哥哥,沐清兄,你们可以喝些啊!你们又不怕?”

  李沐清叹了口气,“我如何会不怕?我娘爱佛,若是知道我如此,她也会唠叨几日。”

  秦铮斜睨了李沐清一眼,“你本来可以不吃!”

  李沐清微笑,“秦铮兄,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脸皮子能够薄些?可惜,我虽然脸皮没你脸皮厚,但到底也是不怎么薄。无论你说什么,我今日也是赖在这里吃山鸡的。”

  秦铮正夹了一块鸡肉,闻言似乎实在忍无可忍,对着李沐清打了去。

  李沐清不慌不忙地用筷子轻轻接住,笑意蔓开,“多谢了!”

  秦铮哼了一声,重新夹了一块鸡肉,先是放进碗里,剔除了骨头,然后伸进面纱里喂谢芳华。动作异常自然熟稔。

  谢芳华皱了皱眉,但知道这个时候秦铮是故意的,她执拗怕是也执拗不过,于是张嘴吃了。既然他要侍候她,她索性就让他侍候。反正如今她和他圣旨赐婚,在京中的名声跟着他一起也不怎么好了。到也不必顾忌许多。

  秦铮做得自然,谢芳华吃得自然,李沐清仿若未见,但可是惊住了秦倾。

  秦倾张大嘴,睁大眼睛看着秦铮,“秦铮哥哥,我没认错人吧?你还是我的秦铮哥哥吧?你……你竟然能够这么温柔小意地侍候人?你何时做过这样的活计?”

  秦铮看了秦铮一眼,“没做过不代表不会!只不过以前没遇到那个人而已。”

  秦倾哀呼一声,“这若是让别人来看看,不知道是否跟我一样都快认不出你了。人人都说四哥温柔良善,待人和煦,但是如今看看你,你这也太温柔了,你……你也不怕我们这些人长针眼?”

  “怕长针眼你可以不吃!”秦铮瞥了他一眼,警告他别再多话。

  秦倾放下筷子,双手举起,做了个投降的动作,之后,低下头,再不敢多话。

  “好吃吗?”秦铮不再理会秦倾,低头问谢芳华。

  谢芳华点点头,自然是好吃的。

  林七见谢芳华点头,顿时高兴,“芳华小姐,宴府楼的何晏大厨给了小人一本食谱,小人日日钻营呢!不过我这手艺还是不及上次二公子从外面拿回来的那山鸡炖的好吃。”

  “待小住些日子祈福完事儿后,我带你去谢云继那里讨教。”秦铮道。

  “多谢公子!”林七顿时喜得眉开眼笑。

  听言有些嫉妒地看着林七,嘟囔道,“如今我不再公子身边了,你可是得了便宜。”

  林七嘿嘿一笑,听言说得对,若不是他被送给了忠勇侯府,他还没机会到二公子身边。虽然险些被二公子扒了皮,但到底如今他这个位置也是人人羡慕求不来的。

  “咱们家小姐也没亏待你!”侍画看不过去了,对听言瞪了一眼。

  听言似乎有些怕侍画,顿时收起了嫉妒的表情,讨好地对侍画道,“侍画姐姐,芳华小姐对我自然是极好的。我每日里只管打理海棠亭,海棠亭其实也没什么太多活,多半时候我都是在睡觉。从去了忠勇侯府,我都胖了。”

  侍画轻轻哼了一声,算是饶过了他。

  秦铮闻言瞅了听言一眼,点点头,“当真是胖了。所以,你就老实地在忠勇侯待着。若是你表现好,讨得华儿欢心,待她嫁我之日你还能当做陪嫁跟过来。否则的话,你就只能一辈子待在忠勇侯府了。”

  听言连忙打起精神,“一定好好表现,不敢懈怠,好好地侍候芳华小姐的海棠。”

  谢芳华看着听言对侍画小心翼翼对秦铮卖力保证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下。

  李沐清眸光扫了几人一眼,斯文地吃着山鸡,没说话。

  秦铮也不再说话,专心地剔除骨头喂谢芳华,反而半响过去,他自己竟没吃一块。

  即便谢芳华存心豁出去了想要他侍候,可是这么半天,别人都在吃,他却一块也没吃。还是有些过意不去,况且她也吃了个半饱了,对他道,“我吃饱了,你自己吃吧!”

  这是她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开口说话,身为谢芳华的她,声音自然是婉约轻柔,才般配她大家闺秀侯府嫡女的身份,与听音有些不太美妙的声音自然是天差地别。

  李沐清和秦倾都是第一次听到谢芳华开口,都不由地顿住了筷子,怔了怔。

  秦铮微笑,“我知道你还没吃饱,你只管吃,我还不饿,喂饱你我就高兴了。”

  谢芳华撇开头,伸手推了他一下,“晚上还是不要吃太多的肉食为好,免得半夜难受。”

  秦铮面色露出暖意,放下筷子,“那我送你回房?”

  谢芳华确实也不想在这里待着了,点点头。

  秦铮抱起她,向房间走去。

  秦倾看着秦铮自然地送谢芳华回了房间,唏嘘一声,偏头对李沐清悄声道,“若你一眼看中,一见倾心的人是谢芳华的话,我劝你还是算了。你没看秦铮哥哥对她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吗?岂能给你机会?”

  李沐清云淡风轻一笑,“听音是一个婢女,他同样也宝贝得跟什么似的。照你这样说,我一样都没机会了?”

  秦倾一噎,“你……你还真当真了?”

  李沐清一笑,“没开玩笑。”

  “你可真敢说!”秦倾唏嘘,“秦铮哥哥是不是知道?你……你竟然不藏着掖着,这种事情反而还让他知道?”

  李沐清眸光微闪,慢慢地放下了筷子,浅淡而有些自嘲地道,“我不是被人人说成是有君子之风吗?这个名声的枷锁压在身上,还有右相府清流门第的枷锁压在身上。既是君子,做什么都要光明正大,坦坦荡荡不是?所以,我要做,自然也要堂堂正正,明明白白不是?背后若是耍阴谋手段,岂能当得上君子之风了?”

  秦倾闻言伸手拍拍他肩膀,有些怜悯地道,“出身在右相府,也是你的命。”

  李沐清忽然笑了,挑眉,“出身在皇室,难道不是你的命?你的命未必比我的命好。”

  “也是!”秦倾揉揉额头,“李沐清,我第一次发现你可真不讨喜。怪不得秦铮哥哥对你防得跟什么似的。君子若是做起什么事情来,光明正大的手段恐怕十个小人的手段也吃不消啊。哎,你可悠着点儿,别把秦铮哥哥惹急了。”

  李沐清不置可否,说了一句无关的话,“四皇子秦钰快回京了吧!”

  秦倾点点头,顿时高兴地道,“是啊,漠北军营的事情四哥立了大军功,可以将功抵过。这样的话,他一切的罪责全就免了。左相老儿和那一帮子朝臣想阻拦也拦不住了。只等着父皇下旨他就能回来了。”

  李沐清点点头,见秦铮已经送谢芳华回房后出来,他意味不明地道,“恐怕他没那么容易回来。我是君子的话,那么四皇子是君子也是小人。”

  秦倾顿时对李沐清瞪眼,“不准你这么说我四哥!他才不是小人呢。”

  李沐清对他笑了笑,“八皇子,你难道从来就没有想过为何南秦京城内外,南秦国土上下,甚至是北齐,从来无人说四皇子秦钰的不好吗?哪怕他纵火烧宫闱,酒后失德,可是整个南秦上下,都同情他的遭遇,传扬他被人陷害,自始至终无人说四皇子真的失德,你都不想这是为什么吗?”

  秦倾看着他,一时目光变幻。

  “能让一个人说好容易,让十个人说好也容易,让一百个人说好也不难。但让成千上万,甚至几十万几百万的人说好。你说,难不难?”李沐清似是反问,语气温浅,漫不经心,“四皇子秦钰,可没传说中的那么好。”话落,他又补充道,“至少对于漠北戍边武卫将军兵权这一件事情来说,胜利的人唯有他一人而已。他就没那么好。”

  秦倾咬了咬唇,转头坚定地看着李沐清,“就算他没那么好背后有些阴谋又如何?他是四皇子,是皇后嫡子。上有兄,下有弟,都背后积攒宠络势力想要置他于死地。他不做些什么岂能行?就算做些什么,也是符合他身份该做的事情。”

  李沐清闻言轻笑,“其实你什么都明白!”

  秦倾哼了一声,看向已经重新回来到桌前的秦铮,犹豫了一下,对他道,“秦铮哥哥,你知道四哥什么时候能回来京城吗?”

  秦铮不看他,拿起筷子,面无表情地道,“不知道。”

  秦倾小心翼翼地瞅着秦铮,“秦铮哥哥,若是父皇下旨让秦钰哥哥回来,三哥和五哥肯定会在半路出手对付他,你不会跟着他们一起出手对付他吧?”

  秦铮挑了挑眉。

  “秦铮哥哥,关于漠北戍边军营之事,虽然明面上是武卫将军治军不严,但实则明白有心的人都懂到底如何。他也算是得罪忠勇侯府了。就算他回来,也不会和你抢芳华小姐的。你就别出手对付他了好不好?”秦倾对秦铮求道。

  秦铮眯了眯眼睛,“你能代替他保证他不出手抢我的女人?”

  秦倾刚想要举手保证,但觉得自己也拿不准,毕竟今日虽然又没见到芳华小姐的容貌,但就这一份纤细柔弱不禁风雨和一株海棠花的模样任何一个男人都想要呵护吧?他扯了扯嘴角,“也许四哥真不会抢!毕竟芳华小姐有病在身,大病多年,走路都费力,不是什么人都能如秦铮哥哥你这般一心看到心尖上的。”

  秦铮嗤笑一声,“从小到大,凡是我看上的东西,秦钰没少跟我抢。”

  秦倾叹了口气,“秦铮哥哥,这么说你也是要出手的了?”

  秦铮冷嘲一声,“不管我出不出手,若是秦钰连回京城的本事都没有!他还妄想要皇权至尊那个位置?做梦吧!”

  秦倾一呆。拿不准这句话的意思,到底是他出手还是不出手。

  “你还吃不吃?要吃的话就别再废话!若是不吃,就赶紧滚蛋!”秦铮不想再与秦倾多说,挥手赶人。

  “自然要吃!”秦倾知道这话题是继续不下去了,只能住了口。

  李沐清却是不吃了,坐在桌前,靠着椅背,看着几人吃。

  秦铮也不理会李沐清,根本不在乎他吃多少。

  早春的夜晚,清凉的风微微拂来,虽然这一排院落建立在背静山坡的地方,但到底也是建立在山顶上,坐久了还是有些凉寒之意。

  待秦铮吃的时候,饭菜已经有些凉了。

  侍画犹豫了一下,对秦铮道,“铮二公子,饭菜有些凉了,你这样吃了怕是伤胃口,若不然奴婢拿起给您热热?”

  林七立即站起身,“我去!”

  “我去吧!”听言也立即站起身。

  秦铮摆摆手,“不用!爷胃口好着呢!吃什么都是香的。”

  三人对看一眼,都不再言声了。

  这时,西跨院门扉处传来英亲王妃的一声低骂,“臭小子,躲在这里吃炖肉,你不知道这里是寺庙忌讳杀生的吗?连小住几日吃素都忍不了?”

  秦铮抬头瞅了一眼,没言声。

  李沐清和秦倾对看一眼,连忙站起了身。

  李沐清微笑地见礼,“王妃!”

  秦铮笑嘻嘻地见礼,“伯母!”

  侍画、侍墨、侍蓝、侍晚、林七、听言几人也都齐齐见礼。

  英亲王妃由春兰扶着走了过来,只二人,再无别人,她扫了几人一眼,目光落在李沐清和秦倾身上,笑骂道,“你们两个小子原来也在这里偷着吃炖肉!若是叫林太妃和右相夫人知晓。能饶了你们俩?”

  李沐清温和含笑,“我二人闻到味道,实在嘴馋,便找来了这里。还请王妃代为隐瞒。”

  “伯母!您可千万别告诉太妃!否则我的耳朵这几日就甭想清静了。”秦倾告饶。

  英亲王妃看着二人的模样,顿时笑了,摆摆手,“念你们初犯,我就不计较了。下不为例。”

  李沐清点点头,秦倾顿时作揖表示感谢。

  英亲王妃转向秦铮,看着他,板起脸,“臭小子,你吃得到欢快?我问你,华丫头呢?你好好照顾她没有?她吃饭了吗?”

  秦铮皱眉,不答英亲王妃的话,反而嫌弃她道,“娘,你身上一股子香火的味道!刚从达摩院念经回来?还跑来这里做什么?赶紧回去洗洗睡吧!”

  英亲王妃顿时竖起眉头,上前两步,照着秦铮的脑袋打了一巴掌,怒道,“臭小子,我是为了谁辛苦跑来吃斋念经?还不是为了给你娶媳妇儿?你如今倒是嫌弃你娘了?”

  秦铮没躲开,任英亲王妃打了一巴掌,夹起一块剔除了骨头的鸡肉放进她说话的嘴里,口中道,“我的好娘亲,儿子知道您辛苦了!您也眼馋了是不是?来,吃块肉,消消气。”

  英亲王妃被肉堵住了嘴,没法说话,只能将鸡肉吃了,又气又笑地看着秦铮道,“少拿这个贿赂我!这后山距离前山虽然不近,但也不算太远,你这炖肉味儿传得满山都是。我们在达摩堂念经香火虽然燃得旺盛,但还是隐约能闻到。就算我们闻不到,这满山各处走动的僧人能闻不到?你可真是胡闹!竟然刚来山寺里的第一天就炖山鸡吃!”

  “这只能怪林七炖的山鸡太香,味儿太浓。”秦铮不反省自己这个打猎的人。

  林七顿时被秦铮一句话吓得脸都白了,胆颤地看着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笑着看了林七一眼,那孩子吓得面无土色的样子,让她不忍责怪,该了一副慈善的面孔,夸奖道,“林七这下厨房的手艺的确是不错!不愧是得宴府楼大厨何晏的真传!”

  林七有些惊异王妃竟然夸他,一时间有些举足无措。

  “没有他这个打猎了的人,你也做不了炖山鸡的人。行了,我不问你的罪,别吓成这副样子了。”英亲王妃不忍心地说了一句,扭头对秦铮质问,“华丫头呢?你还没回话呢!”

  “房里呢!”秦铮道。

  英亲王妃看向房间,只见房间里掌着灯,帘幕厚重,遮住了从窗外探视的可能。她丢开秦铮,向房间走去。

  春兰连忙抬步跟上英亲王妃。

  侍画、侍墨四人对看一眼,也连忙跟在身后进房间侍候端茶倒水。

  “伯母,太妃可回去了?”秦倾在英亲王妃背后问了一句。

  “回去了!你若是吃完了抹抹嘴漱了口散了肉的味道也赶快回去吧!太妃跟前只有嬷嬷和婢女怎么行?这是宫外,不比宫内,你要多看顾着些,太妃年纪大了,别出差错。”英亲王妃头也不回地叮嘱道。

  秦倾点点头,“我这就回去!”话落,他看向李沐清,“走不走?”

  “走!”李沐清颔首,对依然慢悠悠自己吃着炖山鸡的秦铮道,“多谢秦铮兄海涵请了一顿饭,改日下了山,我做东,回请你。”

  秦铮“嗯”了一声,没好气地道,“你快些滚,别总在爷这儿碍眼。”

  李沐清笑笑,对秦倾示意,二人一起离开了东跨院。

  英亲王妃来到房门口,侍画快走一步,头前挑开帘幕,对英亲王妃道,“王妃请。”同时对里面轻声道,“小姐,王妃来了。”

  谢芳华从里屋应了一声,同时也迎了出来。

  英亲王迈进门槛,见谢芳华款步走了出来,没戴面纱的她今日肤质如玉,颜色瑰丽,她顿时惊艳了一下,停住脚步,眸光闪过一丝恍惚。

  “王妃!”谢芳华来到近前,看清了英亲王妃眼底的恍惚,清淡地喊了一声。

  英亲王妃回过神,伸手抓住她的手,看着她,张了张嘴,好半响才说出一句话,“好孩子,这样看来,你简直是太像你娘了。刚刚你对着我走过来,我还以为是看到了玉婉。”

  谢芳华垂下眼睫,“我不及我娘。”

  “哪里的话?依我看,你更胜过你娘美貌一筹才是。”英亲王妃反驳,话落,摇摇头,“不,不对,论容貌,这样在灯光下细细看清之后,你和你娘长得也就是几分相似而已。你眉目其实更像你父亲。只不过,你这姿态和从骨子里发出的气质,才是更胜你娘一筹的地方。”

  谢芳华浅浅地笑了一下,她娘离开的时候,她还太小,对她的记忆太浅薄,浅薄到所有的认知都是后来从福婶、爷爷、哥哥、以及别人的嘴里听到的。至于容貌,自然是从画像上看到的。

  若是叫她自己说,她是不像她娘的。当然说的不是面部特征,而是后天形成的某些东西。

  她娘是真正的从骨子里柔到骨子外的女人,从画像就能看出几分。而她呢,或许前世还真是像她娘的,但是这一世,称作柔的那种东西和情的那种东西早就被她给丢得没影了。

  无名山毁了,她丢去的东西找都找不回来了。

  “这两日你的脸……这是好了?”英亲王妃拉着谢芳华来到罩灯前,细细地打量她,心下暗赞,这一副容貌怕是早就被他那不省心的儿子给看到了,怪不得步步紧逼,缠人缠得厉害。

  谢芳华低低咳嗽了一声,“这两日没吃药。”

  “为何没吃药?你没吃药身子可受得住?”英亲王妃担心地看着她。

  谢芳华点点头,“药也不是一直吃的,总要吃一阵子休息几日,否则总是拿药喂着,是药三分毒,也是伤体魄。”

  英亲王妃点点头,因灯盏的光晕泛黄,夜晚下,她对她的容貌看了半响,也看不甚清,只是看出她气色不错,她笑着道,“看来法佛寺的确是能让人静心休养,这里山水清灵,你初来山上,连气色都好了很多。看来明日之后,我一定要更诚心的礼佛祈福才是。”

  谢芳华看着她,笑着问,“要欺负几日?”

  “最少要七日。”英亲王妃道,“时日太短的话怎么能见诚心?”

  谢芳华低下头,思量了片刻道,“三日后就是上元节了!本来我还想着多年未曾出府看花灯了,今年我身子好了些,可以出府去看京城的花灯。真是可惜了。”

  英亲王妃见她有些遗憾,顿时不忍心,笑着道,“既然你想看灯盏,自然是不能错过了。这样吧!待上元节那一日,我让铮儿带着你出去看花灯。”

  谢芳华闻言摇头,“还是算了!明年再看吧!我本来是来礼佛的,怎能够半途而废去贪玩?佛祖怪罪,该不灵验了。”

  英亲王妃笑着道,“我是为你来礼佛,你是陪着我来礼佛而已。你呢!主要是静心养神最是打紧。不用日日陪我礼佛,三日后,你出去玩不打紧。我有诚心佛祖能看到,就一定灵验。你就放宽心,稍后我告诉铮儿,让他三日后务必带你去。”

  谢芳华闻言不再顾虑,缓缓地笑了,“谢谢王妃!”

  “你这孩子,一家人,谢什么?”英亲王妃拍拍她的手,“行了,你早点儿休息吧!明日一早我派春兰来喊你,若是你身子没有不适,就跟着我去达摩堂听佛法。”

  “好!”谢芳华颔首。

  英亲王妃又嘱咐了两句,山寺里风硬,如今是初春,还是有些冷,屋中生个小火炉,夜里别着凉之类的,谢芳华一一点头,她嘱咐完了之后,由春兰扶着出了房门。

  谢芳华送到了门口。

  英亲王妃来到院中,见秦铮已经吃完了,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休息。她瞪了他一眼,“臭小子,夜晚警醒一些,华丫头在忠勇侯府金尊玉贵,如今在这山寺中,恐防不习惯,你好不容易才让老侯爷答应将宝贝孙女交给你,好好给我看顾着,可别出了差错!”

  秦铮抬起眼皮,懒洋洋地道,“今晚我和她一个房间住看着她,这样您总放心了吧!”

  英亲王妃顿时笑了,“行,就这样决定了!你若是这样精心地看顾她,你娘我也能睡个好觉,免得因怕她犯病,睡不踏实。”

  ------题外话------

  自从520小说改了制度,月票珍贵极了。虽然亲们签到抽到的都是评价票,但也是票。至于月票,没抽到也别伤心,好好看书,慢慢攒吧!你们的心,我看得见,感受得到,每日都很欢喜和满足。有些时候,我就在想,有些东西漂亮,有些东西不漂亮。漂亮的太多了,就不说了。只说不漂亮的。比如姨妈巾,无论厂家制作出多少花样,还是那么一个长条的形状,女人都离不了。说到这里,是不是有人想抽我了?嗯……抽的话拒绝,若是亲一口外加暖床的话,就笑纳了。o(n_n)o~

  今日上墙:醉小妞,lv4,状元:热成狗了!阿情,爱你,是真滴哟╭(╯e╰)╮

  作者有话:北方这几日下雨,要冻成狗了,码字在腿上放了一个暖水袋,写一会儿暖一会儿。简直太拼了。妞,其实,你想说的是真热吧?o(n_n)o~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一章同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