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共枕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和她一个房间住?那她还要不要睡觉了?

  谢芳华闻言顿时不同意,站在门口,立即对英亲王妃道,“王妃,我带来了四个婢女,她们都是自小受哥哥仔细教导。我不会出什么事儿的。用不到铮二公子看顾。”

  秦铮挑了挑眉,没说话。

  英亲王妃回转身,看着站在门口的谢芳华,笑着道,“你这孩子,如今你和这臭小子你们两个人可是圣旨赐婚,若不是顾及你的身子不好,现在就该大婚了。未婚夫妻距离夫妻不过是一步之遥。这个臭小子认定了你,我们英亲王府也是认定了你。那么,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英亲王府的人。他照顾你是应该的。”

  谢芳华抿了抿唇,还是摇头,“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到底还未曾大婚,男女怎可共处一室?尤其如今还是在法佛寺这等佛门圣地,更不能污了……”

  “我不过就是在房间看顾你别半夜犯病而已,又不会做什么?怎么会污了佛门圣地?”秦铮嗤笑一声,打断她的话,“哪里有这么多顾忌和废话?你要知道,我可是当着皇叔和不少朝中重臣立过重誓的。若是你真出了事儿,就算我们没大婚,我也九泉之下陪着你去。如今你的命就是我的命。”

  “哎呀,你们两个人的命也是我的命!你们若是出了事儿,我也不活了。”英亲王妃拿出手帕擦擦眼睛,摆摆手,“行了,都别说了!就这么定了。”

  谢芳华一噎,她的命担负了人家母子两个人的命了,还能再说什么?

  “今日在这院子里的人都是自己人!华丫头,你放心,你们没大婚共处一室的事情他们不会传扬出去。”英亲王妃怕谢芳华心里别扭,安抚了她一句,收起帕子,转头对院中的人严厉的道,“都听见了吧?谁若是泄露出去一字半句,我就板子打折了谁的腿!”

  听言、林七、侍画、侍墨、侍蓝、侍晚,还有春兰等人齐齐点头保证。

  “你就放心,这些人既然都被安置到你们身边,自然都是靠得住的可信之人。你就安心由他照顾吧!”英亲王妃又对谢芳华说了一句话,转头对春兰道,“走吧!扶我回去。”

  春兰笑着点头,扶着英亲王妃离开回西跨院。

  不多时,二人走出了门扉处,走得没了踪影。

  东跨院一时间分外安静,安静得有些诡异,院中这些人一时间都压着气息不敢弄出动静。

  谢芳华心中阴郁地看着秦铮,她周身的阴郁被风拂到了院中,使得夜晚的院落在山风下有着凉寒的冷寂之感。

  秦铮闲适地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同样看着谢芳华,较之她的阴郁不同,他嘴角挂着浅笑,清俊的容颜如夜晚开放的夜来香,使得对准他拂过来的阴郁气息都化于无形。

  “你可真敢!”谢芳华半响后吐出一句话。

  秦铮扬唇,笑吟吟地看着她,“爷有何不敢?”

  “你最好规矩些!否则别怪我没病发却先忍不住下毒毒死你。”谢芳华警告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回了房,随着她进屋,门“砰”地一声关上。响声不大却也不小。

  秦铮看着因猛力而晃动的门,片刻,转头,问向身边,“她是不是害羞了?”

  林七唏嘘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他看来,芳华小姐可不是害羞了,是恼火了。

  听言不愧是和秦铮一块儿长大的,闻言连忙笑嘻嘻地道,“芳华小姐是害羞了,公子,您还是小心一些,别真被下了毒。”

  秦铮粲笑一声,“毒死我她这辈子就嫁不出去了。”话落,起身站了起来,懒洋洋地摆摆手,洒意地道,“你们都散了吧!”

  听言和林七点点头,收拾剩菜残羹前往小厨房。

  侍画、侍墨、侍蓝、侍晚四人本来已经安排妥当两人一波轮班给谢芳华守夜,可是如今既然秦铮要和她们小姐在一个房间的话,那么她们还如何守夜?

  “没听到吗?你们也散了吧!”秦铮扭头瞅了侍画四人一眼,语气轻慢不经心地道,“她有我照顾,你们该休息就休息,最好离得远些,别来打搅。”

  侍画四人对看一眼,连小姐都拿这个人无奈,他又是老侯爷和世子准许的人,只能点头。

  秦铮交代完,慢悠悠地踱步向房间内走去。

  来到屋门口,他伸手推门,门被什么东西从里面阻隔住,他以寻常的力气推纹丝不动。

  他眉梢轻挑,微微用力,门却是还不开,他转身走到窗下,伸手推窗子,窗子从里面关着,同样纹丝不动。他站了片刻,忽然嗤笑一声,伸手拔下头上的玉簪,在窗户缝隙轻轻一勾,里面传来“啪嗒”的一声细微声响,他用簪子碰了一下,窗子瞬间打开。

  他伸手将里面厚重的帘幕扒拉开,看向屋内。

  谢芳华窝在软榻上看经书,屋中朦胧的光晕打在她的身上,泛出昏黄的丽色。知道他打开窗子时头也没抬。

  秦铮瞅着她,站在窗外含笑问,“门虽然能挡得住我,但是窗子挡不住。这么轻易就让我打开了。你若不想让我进来,还有没有别的招数?”

  谢芳华没抬头,也不理会他。

  “你若是再没别的招数,我可就要进来了啊!”秦铮看着她。

  谢芳华依然不理会。

  秦铮伸手去扶窗棂,在指尖刚要碰到的时候忽然缩了回来,对屋内攸地一笑,“你还真敢给爷下毒!”

  谢芳华没想到这么无形的毒都被他给看破了,抬起头,看着窗外,对他缓缓而笑,轻柔地道,“二公子,我这屋子里可是半步是毒,一寸是迷药。你若是不怕今日把命交代这里,只管进来。”

  秦铮瞅着她,眸光碎了一抹异色的潋滟,片刻后,他扬眉轻狂地道,“爷还真不怕!”话落,他轻轻提力,身子不碰触窗框四边,只衣袂擦了点儿边角,转眼间,人便站在了屋子正中。在脚落地的同时,他脱了外衣,随手扔在了地上。

  谢芳华看着他皱眉。

  秦铮勾唇笑了笑,对她道,“你说,若是今日我们真做些什么的话,污了这法佛寺的圣地。是不是也别有一番滋味?”

  谢芳华冷眼瞅着他,声音却是温柔,“二公子是南秦少有的钟灵隽秀人物,你若是真做些什么的话。我谢芳华这一副破身子,也不是亏了,而是赚了。”

  “你当真这样想?”秦铮轻笑。

  谢芳华学着他惯常的模样扬眉,“自然!”

  秦铮歪着头似是打量她这话的真假,看了半响,从她那张清丽得沉静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来。遂作罢。抬步走进她。

  谢芳华窝在软榻上没动,任他走近。

  秦铮三两步便来到了谢芳华面前,笑着道,“既然你觉得不亏,我正好也觉得不亏。那我们就做些什么吧!反正如今天色还早,长夜漫漫,我看你的样子也无心睡眠。我也正是。我们算是想到一处了。”话落,伸手将谢芳华打横抱了起来。

  谢芳华丢了经书,乖顺地任他抱着。

  秦铮低头轻轻吻了她粉嫩的唇瓣一下,蜻蜓点水,便抱着她温柔地向大床走去。

  谢芳华没想到他遂不及防吻她,身子细微地颤了颤,但是并没说话。

  来到床前,秦铮将她放在了大床的里侧,从家里带出来的锦绣被褥温暖轻软,她身子软软地躺了上去,锦绣被褥的华丽衬托起她的肤色,异常的艳丽。

  秦铮眸光闪过一抹魅色,俯首轻笑着问,“用我帮你脱衣服吗?”

  谢芳华闭上眼睛,没说话。

  秦铮伸手放在她腰间,轻轻一挑,她腰间的丝带瞬间解开,锦绣绸缎从肩膀处滑落。露出里面轻软的锦绸内衣,漂亮的锁骨,纤细白皙的脖颈,以及脖颈上那一处被他不久前咬到的隐隐的红痕。他看着,眸光细微地一变。

  谢芳华静静地躺着,心口微微起伏。

  过了半响,秦铮踢了靴子,上了床,挨近谢芳华,伸手扯过被子,搭在两人的身上,被子刚盖上,他的胳膊一软,身子也软软地躺了下来。

  谢芳华这时睁开了眼睛。

  秦铮看着她又气又笑,“你这个女人,为了不让爷非礼你,你连自己的身上都下药。你可真是让爷开了眼界了。”

  谢芳华看着他额头浸出些微的汗珠,可见刚刚抵抗药力用了很大的力度,她轻轻哼了一声,“对付你这种恶人,我不下药怎么行?”

  秦铮眼皮翻了翻,“若是爷刚不抱你上床,你难道准备这一夜都窝在软榻上睡?”

  “那也比跟你如今躺在一张床上强!”谢芳华想着她还是低估了秦铮的厚脸皮。她将门用黏合的药水粘住了,他若是想进来,只能破门而进,他于是选择了窗子,她将窗子下了迷幻散,可是他偏偏察觉了衣袂不沾,她犹豫再三,还是狠心给自己身上下了软筋散。只要他靠近,他也要中招。软筋散是即时发作的药,可是他偏偏将她抱到了床上,还竟然自己也上了床躺下,盖了被子才受不住彻底发作,也是本事了。

  秦铮轻笑,“你不喜欢跟我躺在一张床上,是因为不习惯。我们今日先试一次,以后你习惯就好了。”

  谢芳华无言,重新闭上眼睛,不想再搭理他。

  秦铮“唔”了一声,“其实我这些年也一直一个人睡,身边乍然躺一个人,我也不习惯。”

  谢芳华当没听见。

  “但是总会习惯的。”秦铮又道。

  谢芳华尽量地忽视身边的他,准备睡去,有了软筋散做保障,他今日休想做什么。

  秦铮见她不搭话,猜出她是不想理他,便也住了嘴。但是他并没闭眼睛,而是眼睛看着棚顶。没刻意地收拢气息,静静地躺着。

  过了片刻,谢芳华越是刻意忽视,却越觉得身边的他少年清洌隐约带着丝梅香的气息无处不在。甚至将她笼罩,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秦铮感觉到身边的女子情绪细微的变化,她身上散发出幽幽的清香,这种清香不同于落梅居的落梅,也不同于海棠苑的海棠,而似乎是雪山之巅那最纯净的雪莲,香中有一种清洌。他心神一荡,顿时有些心猿意马。

  谢芳华想躲开秦铮气息对她的干扰,但是偏偏浑身酸软无力,连抬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顿时有些后悔对自己下了这么重的药。他不能动,她同样也不能动。

  本来觉得,对付秦铮就该如此,但是偏偏,他的气息太过强烈,躺在身边也是影响了她。

  秦铮忍不住想抱谢芳华,这种感觉随着她幽幽散发的香气愈加浓烈,但是偏偏因为中了软筋散浑身酸软,又早先硬撑着功力抵抗软筋散,是以,如今是丝毫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试了试,用尽全力,额头有汗珠滚落,却只动了一下手指,半响后,他颓然地放弃。

  谢芳华终于受不了地睁开了眼睛,偏头再看秦铮。当看到他软袍被汗水浸透,干扰她的强烈的气息霎时没了,有些奇怪地问他,“你怎么了?”

  秦铮看着她,有一种颓靡的清俊。

  “你身体难道对软筋散自动抵抗?”谢芳华皱起眉头。

  秦铮不说话,眸光静静地瞅着她。

  “若不是你身体自动对软筋散抵抗的话,就是你自己在运功抵抗。”谢芳华看着他,“你知道不知道这个软筋散和别的寻常的软筋散不同?过度抵抗会伤身,而且,会折损功力。”

  秦铮目光终于褪去旖旎,染上了无奈,叹了口气道,“我发现跟你睡在一张床上,的确是个错误。”

  谢芳华有些来气,骂他,“本来就是错误!你自找麻烦!”

  秦铮苦笑,“那怎么办?如今我们两个人都不能动弹,我想离你远点儿,也离不了了。”

  谢芳华虽然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认识到这是个错误了,但觉得只要他认识到了,还算是有救。她想了一下,“要不然喊人进来,将你搬出去?”

  “不行,那爷多没面子!”秦铮立即摇头。

  谢芳华瞪眼,“面子值几个钱?”

  “有些面子不值钱,但是关于这件事儿,面子还是比较值钱的。”秦铮看着她,也瞪眼,“难道你想让你我的下属都知道咱们俩如今的事儿?你为了防着我,连自己都狠心下毒?我丢了面子,你有面子吗?以后她们心里指不定怎么笑话我们呢!”

  谢芳华也觉得有些没面子,但是也不能就这样下去啊。她还要不要睡觉了?

  “再说了!只要是出了这个房间的事情,传扬出去一点儿,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让人将我从你的房间抬出去。不出一炷香,我娘就该知道了。你以为那些暗卫隐在暗处是摆设吗?咱们这个院子里除了近身侍候的几个人外,还有多少人在暗处?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有你哥哥派来的忠勇侯府的隐卫?只要看到,那么不出明日,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秦铮轻轻哼了一声,“传扬出去,咱们俩以后都别混了!”

  谢芳华觉得秦铮说得不无道理,不由觉得头疼,气恼地骂他,“都是你没事儿找事儿?我用得着你夜里看着吗?好好的觉不睡,还拐了王妃下命令,尽是馊主意!”

  秦铮扁扁嘴,有些理亏,“我就是想亲近你,谁知道……哎,到头来还是爷自己受罪!”

  谢芳华看着他,虽然她早已经丢了*之事,但是她毕竟是聪明的,丢了不等于不懂。闻言脸顿时红了,羞愤道,“秦铮,你活该!”

  “是,爷活该!”秦铮也觉得自己真是活该。

  谢芳华看着他,见他一副难受得恨不得给自己两拳的模样,怒气小了些,问他,“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我都不能动,连跟手指头都抬不起来,只能这样了。”秦铮恹恹地道。

  谢芳华叹了口气。

  “其实,就算你不给爷下药,爷也不会对你做什么啊!你这个女人,爷哪里不好了?这南秦京城多少女人想让爷亲近,爷还不屑一顾呢?偏偏你防我跟防什么似的?”秦铮不满地道。

  谢芳华忍不住没好气,“我没看出你有哪里好了,哪里都不好。多少女人都喜欢你,你偏偏不屑一顾。我不喜欢你,你偏偏得寸进尺,这一点就是你自找的,活该。”

  秦铮笑了一声,“多少女人也不是你!你如今见爷哪里都不好,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好。”

  谢芳华撇撇嘴,懒得再说话了。

  秦铮似乎也懒得说话了,说话也是费力气的一件事情。

  不过二人都觉得这样说了一番话之后,躺在一个床上,盖着一床被子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过了半个时辰,秦铮嘟囔道,“喂,你睡得着吗?”

  谢芳华摇摇头,身边躺着一个人,她哪里能睡得着?按理说,她在无名山八年,也不是没和人一起挤着睡过,但那些人都是可以当做活僵尸的人。可是如今这个人不同。她心底清楚地知道他对她有意图不轨的心里,这种危险性让她连半丝困意都没有了。

  “我也睡不着!怎么办呢!”秦铮叹了口气。

  谢芳华用鼻孔轻轻哼了一声,连活该都懒得再骂他了。

  “既然咱们俩都睡不着,就聊天吧!怎么样?”秦铮对她问。

  谢芳华挑了挑眉,她不觉得和他有什么好聊的。她在无名山八年,那是一段除了爷爷和哥哥至亲之人外不能被外人道的过去。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里,除了杀与被杀,拼命地填充东西外,她再没别的有趣的事情。

  “我跟你说说我小时候的事儿如何?”秦铮见谢芳华不语,对她道。

  “不想听!”谢芳华摇头。

  秦铮顿时瞪眼,“爷想跟你说,你怎么能不想听?”

  “不想听就是不想听,你什么时候的事情我都没兴趣!”谢芳华道。

  秦铮顿时气怒,恼恨地看着她,“你这个女人,是一点儿也没拿我当你的未婚夫是不是?难道你觉得我们如今已经圣旨赐婚了,你除了我,将来还能嫁给别人不成?”

  谢芳华闻言微笑,轻软地道,“铮二公子,别太自信,有些事情说不准!”

  秦铮怒极,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狠狠地看着她,咬牙切齿,“若是爷现在能动弹,一定掐死你。”

  谢芳华很不想打击他,但还是忍不住不打击他,“很遗憾啊,我给你下的这种软筋散,不到六个时辰,你是动弹不了的。六个时辰后,天已经亮了。王妃该派兰姨喊我去祈福了。”

  秦铮一噎。

  谢芳华状似替他惋惜地又道,“哎,怎么办呢?您只能忍着想要掐死我的动机了。”

  秦铮气极而笑,牙齿咯嘣了两声,“谢芳华,你等着!等着爷能动弹了的,饶不了你。”

  谢芳华偏头瞅了他一眼,眸光闪了闪,“我这么一副病弱的身子,你若是打我的话,我的确是打不过你的。可是你在动我之前,可要仔细地好好地想想,我哥哥能不能饶了你,还有我爷爷。哦,还有我堂兄堂弟们,以及谢氏忠勇侯府的暗卫们。”

  秦铮轻轻呼吸了一口气,磨牙,“谢芳华,我竟才知道,你身子虽然不好,但是嘴皮子功夫可是好得。”话落,他费力地转了转头,因为躺下的时候本来就挨得极近,所以,他费力半响微微偏了些头的话,那么就正巧贴到了她脸庞,他笑得凉凉的,“你说,我虽然身子不能动弹,但是只要费力一些,如今还能不能试着封住你的嘴。”

  谢芳华顿时往外退,奈何她本来旧伤未愈,两日前为了对抗皇帝又增添了新伤。尤其是药先下在了自己的身上,不向秦铮一般,能提力对抗,她费力片刻,依然纹丝不动,顿时脸有些难看,“秦铮,你敢……”

  一个尾音未落,秦铮的唇瓣已经贴在了她的唇上,为了发泄心中的恼火一般,狠狠地碾压地辗转地吻了起来。

  谢芳华顿时连呼吸都停了,大脑有一瞬间放空。

  因是夜晚,房间本来就黑暗,床帐帷幔遮掩着,将这个大床与房间隔出了一个小世界。在这里世界中,她哪怕是给自己和秦铮都下了药,但也是抵不过他的怒火和反抗药物的毅力。

  谢芳华想躲开,却是半丝力气没有。

  而且,秦铮也不容她躲避,将她细微的呼吸和唇齿间的清甜一并吞入口中。

  疯狂且不容抗拒。

  谢芳华挣扎片刻,只能有些脑火地任他吻着。

  秦铮感觉到了她的乖觉,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得意,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见她死死地闭着眼睛,他有升起一股恼火,唇下用力地咬了一下。

  谢芳华痛得吸了一口气,忍不住轻吟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

  秦铮放开唇瓣,见她唇瓣被他咬到的地方虽然没被咬破,但是有细微的血印,其余的部分借着窗外细微的月光,隐隐如水蜜桃一般,被他肆虐的红红肿肿。他心神一荡,眸光涌上了一抹暗色。

  谢芳华本来想开口骂他,但清楚地看到了他眼底的沉暗汹涌,面色细微地一变。

  秦铮复又覆在了她唇瓣上。

  这一次,含着她两片唇瓣,轻轻地吻着,细细地品着,如狂风骤雨后的无声细雨般缠绵。

  谢芳华本来心中窝了不少的恼火,但是被他如此的轻吻给细细的抚慰了,如一块冰,放在他温热的手里,冰一寸寸地融化。尤其是隐隐黑暗中,视线朦胧,他这张清俊的脸靠得太近,却是能看清异常的清俊。尤其,他还是一个少年。少年的气息干净清爽盈盈梅香。即便她早就丢失了情之一事儿欲之一事儿,但是身体的本能还在。他如此这般,让她的心神忍不住轻轻飘忽起来。

  似乎过了许久,秦铮不舍地离开她的唇瓣,看着她,嘟囔了一句,“不专心!”

  谢芳华回过神,看着他,心底深处罕见地涌起一股复杂情绪。

  秦铮瞅着她,分外认真地道,“你再这样看着我,这一夜我们真不必睡了。我也许能吻你一夜,你信不信?”

  谢芳华瞬间闭上了眼睛。

  秦铮攸地轻笑,声音温柔,“这就乖了。”

  谢芳华睫毛动了动,清丽的脸如被烧着了一般,仗着床里帷幔内光线昏暗,看不太清。可是她的心里,却是不如面色那般平静,翻江倒海。

  有些东西,她不想承认,似乎,却是不受她控制了。

  这样的秦铮,她不止一次地觉得,也许这一生她都会摆脱不了了。

  秦铮看了她片刻,费力地想去握她放在身侧的手,可是够了半响,还是没够到,遂放弃,无奈地道,“你睡吧!我不扰你了。”

  ------题外话------

  看完这章,有攒到票的亲爱滴吗?没有的话,继续攒。有的话,就投来鼓励吧!至于鼓励什么,你们懂的。o(n_n)o~

  今日上墙三位:西子湖畔情华蔓缦,lv3,进士:我猜明天的章节是不是叫“共枕”⊙▽⊙!

  人生若只如初见,lv1,童生:我发现我居然有一张月票,果断投给京门!

  香2,秀才:满签一个月才得到一张评价票,总得两张评价票,一张月票,全部投给阿情啦。人家也来大姨妈了,肚肚疼,腿也酸软,求安慰,求上墙(床)。来吧!

  作者有话:一,这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二,一张月票已经极其不易和珍贵了,抱抱亲爱哒。三,只要是票,都是辛苦得来的,都是宝贝,非常珍惜。姨妈来了……我看你不是求上床,是想求姨妈巾吧?不给你,我还用呢。o(n_n)o~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二章共枕》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