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大火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英亲王妃、右相夫人、李沐清等人依次就坐。

  普云大师见谢芳华坐在了他身边,点点头,对法佛寺主持道,“开始吧!”

  法佛寺主持点点头,对众僧摆摆手。

  众僧开始闭上眼睛,齐声念其了佛经。

  林太妃、谢氏六房老太太、以及二人身边的秦倾、谢惜,也都闭上了眼睛。英亲王妃、右相夫人也跟着闭上了眼睛,齐声念了起来。十分有模有样。

  谢芳华坐在普云大师身边,静静地看着场中的人,除了李沐清与她一样没闭眼外,整个达摩堂一片诵经声。

  她隔着面纱静静地看着诸人的时候,李沐清也静静地隔着众僧看着她。

  二人视线交汇,各自无声。

  谢芳华想看清楚李沐清在看着她的时候眼底的东西,可是,她看不清。不知是隔着面纱的原因,还是如何。她找寻不到他眼底的情绪。

  看不清一个人眼底的情绪,有两种原因。一是不入心,二是对方心思太深。

  能在除夕当夜跟随她一起到了法佛寺藏经阁抢先一步从皇帝手中夺了《心经》,能陪她快马加鞭去清河崔氏解除崔意端的血毒而之后抹平了痕迹连秦铮都查不出来。

  她一直就知道,这个右相府的公子李沐清不是一般的公子哥。秦铮自诩棋艺高绝,二人却下个平手,虽然她前日未曾观战,但是论心思谋略,可说明李沐清的心思之深,谋略之深。

  只是,若说他对听音有兴趣也就罢了,如今却是对她……

  那么,他是不是也知道听音就是谢芳华?

  她一直就觉得,这世间,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一见钟情,也要两心相通。最起码,这种戏码,不太适合她,也不太适合秦铮,更不太适合李沐清。

  若是这南秦京城的豆蔻少女和飞扬的少年来说,也就是一个燕亭罢了!他的感性和无心机才适合一见钟情。

  到底,是远走漠北去北齐了!关山迢递。

  “李公子,诵经要专心!”普云大师闭着眼睛,在满堂经声中开口,“你心中无佛,不如不来。”

  李沐清闻声将放在谢芳华身上的视线看向普云大师,温和地认错,“大师说得是!”话落,也不争辩,双手合十,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普云大师不再说话。

  谢芳华静静地坐着,并没有闭眼,她经历了前一世的轮回,无论什么事情,只信自己。况且她身子好得不能再好,这就是一场戏。身边这个老和尚明明知道,可是也不点破,陪着做这一场戏。

  这个天下,有多少人,与她一样,带着伪装和面具。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达摩院外忽然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谢芳华顺着声音看去。

  满堂的僧众无人睁开眼睛,诵经声丝毫没受到影响,似乎都入了境。

  不多时,一个小沙弥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道,“主持,大事不好了,后山起火了!”

  法佛寺的主持一惊,闭着眼睛睁开,腾地站了起来,看向那小沙弥,“你说什么?”

  普云大师也睁开眼睛,问向那小沙弥,“后山哪里?”

  “是后山的山林!不知为何起的火,火势很大,快要蔓延到了后山的院落。主持、普云大师,咱们的僧众大部分都聚在这里,如今没有几个人救火,快去救火吧!”那小沙弥急急忙忙地说道。

  法佛寺主持闻言顿时急了,看向普云大师,“师叔,得赶快去救火。”

  普云大师摆摆手,吩咐道,“敲警钟!”

  法佛寺主持连忙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急声道,“走,大家快去救火!”

  一众僧众闻言连忙从地上站起身,急匆匆地跟着法佛寺主持跑了出去。

  与此用时,法佛寺发生紧急事情才会敲醒的警钟被敲响,响彻全山。

  普云大师见众僧离开,也跟着站起身,看向一众女眷,对为首的英亲王妃道,“王妃,既然后山起了火,今日的祈福怕是只能到此为止了。”

  英亲王妃没想到出了这等事情,也站起身,她清楚地听到那小沙弥说大火快蔓延到了后山的院落,想起正在睡觉的秦铮,顿时有些焦急,对谢芳华急声问,点点头,“华丫头,你出来房间的时候,说铮哥儿在房中睡觉?他真的在睡觉?”

  谢芳华也站起身,法佛寺传承千载,揪其历史,在两百多年前起过一次火,后来再没起大火。算起来,这是第二次起火了。若是秦铮没被她下药,那么以他的武功区区火源自然不是问题。但是她刚来到这里不久,如今的秦铮怕是还躺在床上。虽然有他自己的隐卫,但是万一出现意外状况,那么无人救他的话……这样一想,她立即对侍画、侍墨道,“你二人立即去东跨院,务必保证铮二公子的安全。”

  侍画、侍墨见小姐如此郑重其事地吩咐她们,便知道铮二公子今日未出房间,一定不是睡觉那么简单,于是连忙道,“那您这里……”

  “有侍蓝、侍晚在,我不会有事!快去!”谢芳华吩咐。

  侍画、侍墨点头,再不耽搁,飞身出了达摩堂。

  二人的武功都是自小训练的,说走就走,身法极快,转眼就没了影。

  英亲王妃见此愣神了片刻,焦急地上前两步,抓住谢芳华的手,对她低声问,“铮哥儿不会有事儿吧?他怎么了?为何一直在房中不出来?”

  谢芳华拍拍英亲王妃的手,镇定地温声道,“王妃别急,昨日二公子一夜未睡,才困乏得很,今日起不来塌。刚刚您一说,我怕他出事情,便吩咐我的两个婢女去了。您放心,他的本事不用我说,您也知道,区区火源,不会有事儿的。”

  英亲王妃看着谢芳华,见她一派沉静,虽然心中清楚这场火来得蹊跷,哪里能是区区火源这般简单?否则怎么转眼间就从后山的山林蔓延到院落。但此事这等关头,还不清楚后山大火的情况到底如何,只能压下。对她道,“我们也赶快去看看吧!”

  谢芳华点点头。

  英亲王妃担心儿子,拉着谢芳华的手快步往外走。

  “走,咱们也去看看!”林太妃也坐不住了,法佛寺若是着零星点儿小火是小事儿,但若是着大火的话,那可是大事儿。她也赶忙站起了身。

  谢氏六房后的老太太也赶紧站起身。

  右相夫人看向身边的李沐清,想着幸好没让自己的儿子去玩耍。这等春日里,春风正大,若是被困在火中,那是多有本事也是难逃。

  “娘,秦铮兄既然在后院,我也赶紧去看看!”李沐清看了谢芳华一眼,对右相夫人道。

  右相夫人立即拽住他的胳膊,“既然有了大火,火势还不一定救不救得下来。你这样跑去,将娘自己仍在这里?铮二公子有王府的隐卫。”

  李沐清被拽住,对她道,“娘,我喊两个人出来保护您。秦铮兄虽然有本事,也有王府的隐卫在,但是也恐防万一。”话落,她又道,“林太妃、六房的老太太,年纪都大了。我觉得您们还是不要去后山了。免得帮不上忙,反而添乱。就在这里等着吧!若是火势能控制住,自然是极好,若是控制不住,那么,孩儿去看看,也会立即派人来传回消息让您们立即撤离寺里下山。”

  右相夫人闻言还是有些担心,“可是你……”

  “娘,我不会有事儿,起个火而已,您放心吧!”李沐清堵住右相夫人的话,轻声对外喊了一声,“来人!”

  “公子!”两个人立即出现在了他面前。

  “保护好这里的人。”李沐清吩咐。

  “是!”那两个人立即颔首。

  李沐清吩咐完后,不再多说,身影一闪,出了达摩堂。

  秦倾也有些担心秦铮,但是又不放心身边的林太妃,焦急不已,也对外面喊,“来人!”

  “主子!”有一个人立即出现在了秦倾的面前。

  “你去后山的东跨院看看,别让秦铮哥哥出事儿!”秦倾摆手吩咐。

  “是!”那人已经应声,顷刻间出了达摩堂。

  右相夫人得到儿子的吩咐,只能停住了脚步,林太妃和谢氏六房的老太太也觉得自己年岁大了。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没准还给添乱,不如不去。也停住了脚步。

  英亲王妃拉着谢芳华则是已经出了达摩堂,没理会身后的人。

  普云大师道了一声“阿弥陀佛”,对林太妃、右相夫人等人道,“李公子说得对,各位施主的确去了后山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就候在这里吧!老衲去看看。若是火势太大,挡不住的话,各位施主必须赶紧下山。”

  “大师快去吧!”右相夫人点点头。

  普云大师不再多说,也快步出了达摩堂。

  一行人离开后,只剩下一群女眷和秦倾。秦倾很想去后山看看情况,但是林太妃年岁大了,又抚养他一场,他自然不能离开。于是轻轻提力,上了达摩院的房顶,向后山看去。

  只见后山的山林的确如那小沙弥说,一片浓烟和火海,已经染红了半边天的势头。

  他面色一变,早上来达摩堂的时候,还没有起风,可是如今,他站在房顶上,分明地感觉到风很大。按理说,春天刮这样的风不奇怪,但是,奇怪就在于今日的风比往日大。尤其是风向来源于北方,这样的北风刮来,火势顺着风向卷着向南蔓延,转眼间便移出数丈之地。这样的火势,趁着风向,如何能短时间内熄得灭?

  恐怕后山那些院落都保不住了。

  因为他已经看到火势逼进了东跨院,东跨院内此时浓烟滚滚。

  “八皇子,您看得到吗?火势如何?很严重吗?”谢惜一直没找到机会与秦倾说话,如今见他上了房顶,面色一片凝重,鼓了半响勇气,才轻声开口。

  秦倾转回头来,看向谢芳华。

  林太妃此时也问,“看得到吗?”

  秦倾点点头,“看得到,火势很大。恐怕一时半会儿控制不住。”

  “那怎么办?”林太妃虽然看惯了皇宫里后宫无数暗箭算计,但到底都是不见火的硝烟。哪怕是四皇子纵火烧宫闱,也不过是使得他的住处起了股浓烟,被宫人很快就扑灭了而已。如今却是真正的大火,她不由得想起两百多年前法佛寺那一场大火,烧毁了半个寺院。同时圆寂了当时名动天下的回绝大师。那是何等的惨烈。

  “现在蔓延到哪里了?”谢氏六房的老太太问。

  秦倾抿了抿唇,“已经快要吞没整个东跨院了。”

  谢氏六房老太太面色一变,“那是芳华小姐的住处啊。大火从北方山林着来,可是怎么却从东跨院着起来呢?”

  “是东北方向来的风。”秦倾解释。

  谢氏六房老太太道了句,“阿弥陀佛!希望这火赶紧被扑灭。”

  “秦倾,依照你看到的情形看来,这火会不会烧到这里来?”林太妃镇定地问。

  秦铮考量了一下,摇摇头,“难说!”

  “英亲王妃和芳华小姐已经去了吧?”林太妃顿时泛起愁来,“她们两个女人家,尤其芳华小姐还那副病弱的身子,怎么刚刚没拦住,她们去凑什么热闹?妇人之家,哪里能救得了火?”

  秦倾闻言再看向后山,这一条路上,古木松柏,房舍寺院,许多墙壁阻隔,除了能望远处看到北山山林和院落处的大火外,再看不到其他,他叹了口气,“秦铮哥哥在东跨院,伯母和芳华小姐不放心,自然是要去的。”

  林太妃对他嘱咐,“你就在上面,暂时别下来了,时刻关注着火势,若是苗头不对,火势控制不住,蔓延到这里来的话,我们这里的人都得赶紧下山。”

  秦倾点点头。

  右相夫人听到火势这么大,他的儿子又去了,顿时忧心起来。

  “哎,本来好好地来给芳华小姐祈福,可是怎么就出了这等事儿。”谢氏六房老太太揉揉额头,“这个孩子,一直以来,多灾多难的。连给他祈福,竟然也……”

  “祖母,您别担心!芳华姐姐不会有事儿的。”谢惜扶着谢氏六房的老太太,轻声道。

  谢氏六房的老太太点点头。

  一行人不再说话,既然没法跟着去救火,只能等在这里听消息。

  英亲王妃、谢芳华、春兰、侍蓝、侍晚一行人出了达摩堂后,快步走向后山的院落。

  英亲王妃拉着谢芳华,走得快,谢芳华跟着她的脚步,面纱随风飘摆,她看了一眼风向,眯了眯你眼睛。

  “跟得上吗?”英亲王妃走了片刻,发觉自己走得太快了,回头问谢芳华。

  “跟得上!”谢芳华点头,“您只管走,不要顾及我。我没事儿。”

  英亲王妃不再说话,端庄的脸色微微地板着,薄唇抿在一起。

  路上一个僧人也无,都去后山了。

  后山传来大声地救火声。

  走到一处拐角,忽然侧面出现了四个黑衣人,四人都拿着剑,迎头就对当先的英亲王妃和谢芳华砍来。四把剑,并在一处,一场的狠辣凌厉。

  谢芳华眸光眯了眯,瞬间拉着英亲王妃倒退了两丈远。

  春兰、侍蓝、侍晚三人走在二人旁边,是以,二人身后无人,方便了谢芳华突发情况下撤退。

  英亲王妃被拉得一怔,当看清楚出现的四名黑衣人,脸色蓦地一寒。

  侍蓝、侍晚已经感觉到了杀气,刚要出手去救谢芳华和英亲王妃,谢芳华却已经先一步拉着英亲王妃撤退两丈远避开了迎面来的剑。二人立即拔出腰间的宝剑,迎上了四人。

  春兰武功虽然不好,但也有些武功,见此也没尖叫,立即从腰间拿出匕首,与侍蓝、侍晚一起迎上了四人。

  转眼间,侍蓝、侍晚便和四人过了几招。

  过招之下,二人发现,四人的武功与二人各自武功相当,而且,这等狠辣的招数和出手不留余地,不是杀手就是死士无疑。加之春兰只会皮毛功夫,这样下去,根本就抵挡不住四人。

  侍蓝当即大声道,“小姐,您和王妃快走!”

  “王妃、芳华小姐,您二人快走!”春兰到底是武功太差,说话间,胳膊挨了一剑。

  英亲王妃板起脸,从袖中抽出一枚物事儿,就要向上空抛去。

  谢芳华伸手按住了英亲王妃的手,低声道,“不要放出去!”

  英亲王妃偏头看向她。

  谢芳华冷静地道,“今日这件事情蹊跷,您放出这种东西,最先收到信号的一定是秦铮。他身体不适,没办法赶来,恐防被他看到乱了阵脚。另外,我对付得了他们。还用不到您放信号弹。”话落,她伸手入怀,拿出一个玉瓶子,拧开瓶塞,喊了一声,“你们闪开!”

  侍蓝、侍晚自然听话,回头瞅了一眼,立即拉着春兰侧身闪开了一仗。

  谢芳华扬手将瓶子中的药粉对着四人洒了出去。

  那四人在听到她喊闪开的时候,也看到了谢芳华手中的瓶子,但他们对看一眼,都齐齐就着侍蓝、侍晚、春兰三人让开的道转眼冲动了谢芳华近前,当头对着英亲王妃和她砍下。

  他们觉得他们手中的剑一定快得过她出手放出的幺蛾子。

  但是他们到底是不了解谢芳华。

  谢芳华的手不但是快过他们手中的剑,而且还将药粉转眼洒在了他们的身上。

  昨日给她自己和秦铮下的软筋散,今日再次派上了用场。

  这种被她研制出来及时奇效的软筋散,比世间任何毒药都要发作得及时。

  所以,软筋散刚洒到四人的身上,四人身子齐齐一软,手中的剑不但再没力气砍下去,而且他们本来好好的身体顿时虚软地栽倒在了地上。

  四柄宝剑同时也落在了地上,将地面的青石砖砸出了响声。

  英亲王妃有些愣神地看着迎面仰倒的四人。

  “你们二人过来,立即掰开他们的嘴,拿出他们藏在舌尖下的毒药。”谢芳华吩咐道。

  侍蓝、侍晚闻言立即放开还懵懵怔怔的春兰上前,分头掰开黑衣人的嘴。不过转眼的功夫,四个人之中三个人口中的毒药已经被强撑着力气咬碎,化在了嘴里,只有靠近谢芳华最近的一个人中的软筋散太多,药效太大,他刚提起力气,还没来得及咬碎口中含着的药,已经被侍画强行地掰开他的嘴,从口中将他含着的药抠了出来。

  那三人当即面部发黑,不多时,整个人开始腐烂,不过转眼间,地上那三人都化成了水!

  春兰睁大眼睛,惊呼一声。她从小跟着英亲王妃,到底是顺风顺水,虽然也见过血,但到底不曾见过这等一个人在眼前转眼就化了的情形,脸色顿时惨白,连胳膊上不停地流血的伤口也忘了。

  “好强烈的化尸水!”谢芳华冷笑一声。

  英亲王妃回过神来,脸色分外地难看,说道,“这个人好好看管,一定不能让他再死了。我到底要看看,是谁想要杀我和你。”

  “这四个人都是死士,要从他口中撬出主谋怕是难。”谢芳华道。

  “别说是死士,就算是死人,也得开口说话。”英亲王妃凌厉地道,“交给铮儿吧!铮儿有办法让他说。”

  “你们看好了这个人,稍后交给秦铮。”谢芳华点点头,对侍蓝、侍晚吩咐。

  “是!”二人收了剑。

  侍晚上前一步,敲昏了还欲找别的办法寻死的那个人。与侍蓝一起拖起了他。

  “春兰,你的伤如何了?别傻站着了,赶紧快看看伤势!”英亲王妃对春兰轻喝了一声。

  春兰身子一激灵,回过神,看向英亲王妃,随即,伸手指着谢芳华,呐呐地道,“芳……芳小姐她……”

  英亲王妃知道春兰想说什么,今日这样的事情发生,虽然是意外,但是谢芳华的作为更让人意外,尤其,在场几个人都看得清楚,她在当时黑衣人出现的危机关头拉着她撤退两丈远,不是一般寻常女子能做到,更不是一般柔弱女子能做到。而刚刚镇定地拦住她放信号弹,简单地散了一把粉末,便让四个高手的杀手无缚鸡之力。这样的作为,若是传出去,谁能信她是忠勇侯的一直卧床多年的谢芳华?若不是她一直抓着她的手,那么连她都不敢相信。

  “我就算大病多年,身子弱,但没事儿的时候研究了些医药毒术。兰姨不必惊异。”谢芳华沉静地道,“危急关头,起点儿作用。我爷爷和哥哥知晓,只不过从来不曾外传而已。是以王妃和你不晓得。”

  一句话,轻飘飘地避重就轻。

  “忠勇侯是钟鸣鼎食之家,藏书数十万册,你虽然病着,但会些防身术也不奇怪。”英亲王妃拍拍谢芳华手,冷静下来,对怔愣的春兰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赶快看看你的伤势!”

  春兰能一直跟在英亲王妃身边,自然也不是个心傻的,刚刚芳华小姐那一退两丈远,怎么能只是简简单单的防身术?没有修习多年的功力,根本做不到。毕竟她也是懂得皮毛功夫的。这里面定有隐情,是外人不知道的。但是,如今她是二公子的未婚妻。这样的事情,自然不能被外人道也。她连忙点点头,“的确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奴婢这不是被突然出现的杀手给吓到了吗?”

  “我这里有止血的药,北山如今大火还在烧着,简单地包扎一下吧!你流这么多血,伤口肯定深,不包扎不行。”谢芳华又从怀里拿出一瓶药,上前一步,扯开春兰的袖子,露出她冒血的伤口,将瓶塞拧开,将药粉洒在她的伤口上。

  春兰点点头,也不再多话,任谢芳华给她包扎。

  药粉洒在伤口上之后,流血顿时止住了。她伸手撕扯了春兰的一截衣袖,利索里给她包扎起来。不过须臾之间,便包扎妥当了。

  春兰有些惊奇,看着谢芳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自从秦铮除夕之夜灵雀台逼婚,皇帝圣旨赐婚,英亲王妃虽然向着儿子,也因为是已逝手帕交的女儿,一力赞同,而她自小看着二公子长大,她虽然是婢女,但秦铮叫她一声兰姨,甚是尊重,她不止一次地觉得芳华小姐虽然门第高贵,但这一副病弱的身子却是配不上二公子,私下跟英亲王妃念叨了不止一次。英亲王妃都摆摆手,不让她再提,她也只能作罢。只是心里上对谢芳华一直疏着一层距离,期盼着哪天二公子回过味来,寻求个身子骨好的女子。可是今日,彻底地颠覆了她一直以来的认知。

  “十日不能沾水!兰姨要记住了!”谢芳华包扎完之后,也不理会春兰如何神色,看向北山,只见浓烟弥漫,火光冲天,短短时间,东跨院已经淹没在一片火海中,火势蔓延已经开始吞噬西跨院。她皱了皱眉,说道,“看此情形,北山这些院落怕是都难逃这一场大火!”

  英亲王妃闻言也看向北方,就算她们赶过去,也帮不上忙,虽然焦急担心儿子,但经过刚刚刺杀一事,她已经镇定下来,说道,“这一场火来得的确大,烧了院落是小事儿,只是吞噬了这佛门圣地的法佛寺,还是因为你来祈福,传扬出去,恐怕对你对忠勇侯府不利。”

  ------题外话------

  这个假期,我又乖乖地窝在家里码字了。我觉得,我这么乖巧,应该多出来念叨念叨,好让你们心疼我,给我暖床会毫不犹豫的。是不是?o(n_n)o~

  今日上墙:简简单单^_^,lv1,秀才:情情,继续哦!二爷要泪奔了!温柔!

  1,秀才:把书重看第二次,很多当时感觉云里雾里的情节清晰多了,更加佩服的是,一个从沒正面出场的钰四居然贯穿了全剧,还有不少钰粉。

  浅浅的景,lv2,举人:日日思君不见君啊。⊙▽⊙

  作者有话:这点儿温柔算什么?以后多着呢!不要你们得有耐心等着二公子煲汤!我写文呢,喜欢细致,细节处铺垫,有的亲第一遍看不出所以然来,那么闲暇物事儿再回顾一遍也是好的。为伊消得人憔悴啊?他造吗?o(n_n)o~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四章大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