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会合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在这个信奉神佛鬼怪的社会,人们会把很多解释不了的事情或者黑暗的事情归结为神鬼之说。谢芳华第一次来法佛寺祈福,在她祈福的第一日法佛寺便起了大火。那么,结合她大病多年,无数名医救治不好,今日刚踏入佛门圣地,佛门圣地便失火。这样的事情一经传扬出去,那么,天下百姓们会说出什么言论,可想而知。

  英亲王妃冷静下来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件事情的后果,直接牵扯的人是谢芳华,牵扯了她,那么就牵扯了忠勇侯府。她心里顿时凝重起来。

  显然,这场大火起来,是一场处心积虑的预谋。

  谢芳华在听说法佛寺失火的第一时间便知道这件事情是冲她和忠勇侯府来的了,如今见英亲王妃点破,她淡淡一笑,沉静地道,“当初四皇子秦钰纵火烧宫闱,被贬去漠北之后,无名山在同一时间毁了。若说是天意运数,那么,如今的我,是不是和当初的四皇子遭遇甚是相似?漫天的流言蜚语,传扬什么天煞孤星,他克毁了无名山,我克毁了法佛寺?”

  英亲王妃一怔。

  “如今呢!四皇子将功抵过,过往再不追究。天下人不再传扬他克毁无名山,而是传扬他有胆有识,挽救了两国边境之战,免于两国因此而起纷争,扰乱国之太平,百姓家园。”谢芳华笑了一声,“比起宫闱,比起无名山,法佛寺虽然是寺院庙宇,但因是佛门圣地,所以,同样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但是,天大的过错,只要有天大的功劳盖住,也就两两相抵了。既然四皇子能寻求到天大的功劳,那么,我也学他的作为,寻求一个天大的功劳就是了。”

  英亲王妃看着谢芳华,轻轻叹了口气,既然她有主意,她便也不需要操心了,拉住她的手道,“我们过去吧!希望铮哥儿没事儿。”

  “别人只有一条命,他能有九条命。您放心吧!”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本来有些担忧,闻言顿时笑了,“也是!”

  二人继续向前走去。

  春兰捂着手臂,侍蓝、侍晚拖着那个被敲昏了的黑衣人跟在二人身后。

  靠近大火蔓延的地方,便感觉到浓浓的热气扑面而来。伴随着仓鼻子的滚滚烟尘。

  浓烟中,隐约看清,法佛寺的僧人每人提着木桶,正围了一圈浇水扑火。

  靠近了,才知道火有多大,北方山林已经成为了一片火海,而短短时间,西跨院也湮灭在火海中,僧人浇水一桶,火势却成倍的吞噬蔓延,杯水车薪。

  僧人一边拿着桶泼水,一边往后倒退。

  大火疯狂肆意的直扑,似乎要连人也卷入火中。

  这一片的天空已经被烧红了,扑面来的热气火辣辣的热。

  “怎么不见铮哥儿?”英亲王妃扫了一圈,没见到儿子,又不免担心起来。虽然她清楚这么多年来儿子的本事,但到底昨日他是住在谢芳华的房间,难免有意外发生。

  “你们现在就和侍画、侍墨联络,看看她们在哪里?秦铮是否安全!”谢芳华回头对侍蓝、侍晚吩咐。

  二人立即点头。

  侍蓝从怀中掏出一个牧笛,吹了起来。

  她的牧笛声刚响起不久,在西方五百米处也传来同样的牧笛声。

  侍蓝收了笛声,对谢芳华道,“小姐,她们在西方五百米处,她用音符说铮二公子很好,让您别担心!”

  英亲王妃闻言松了一口气。

  “走,我们过去找他。”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点头,一行人向西走去。

  刚走了不远,忽然一阵风刮来,有一束火苗飘到了谢芳华戴着的面纱上,面纱瞬间着了。

  英亲王妃距离谢芳华最近,这次惊得忍不住叫了一声,“华丫头!”

  谢芳华在纱巾着起来的那一刻,挥手打掉了纱巾,一团火滚落在地上,顺着风,吹向了侍蓝、侍晚拖着的黑衣人。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立即道,“盖灭!”

  侍蓝、侍晚知道这个人的重要性,瞬间齐齐出掌,用绝对强势的掌风合在一处,一瞬间压灭了即将燃着在黑衣人身上的火势。

  黑衣人的胸前一大片衣物已经烧没,皮肤烧焦了一块。

  英亲王妃连忙拉住谢芳华,仔细地打量她,见她完好,松了一口气,“还好,没烧到你。这若是反应慢一点儿,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谢芳华笑了笑,没说话,眸光看向一处,有些森凉,对侍蓝道,“你过去,将那个提着两个桶的和尚给我带来。”

  侍蓝知道刚刚那火苗来得不是意外,立即听从谢芳华的指示奔了过去,过去之后,伸手去扣那和尚肩膀,那和尚猛然地转回头,看着侍蓝,疾呼道,“这位女施主,你快躲开,小心引火上身。”

  侍蓝不说话,出手去点他的穴道。

  “你要做什么?”那和尚顿时挥手去打侍蓝。

  谢芳华站在不远处看得清楚,这和尚看似无辜,出手却是杀招,只看他抬起的手势,侍蓝恐怕不是她的对手。她冷笑一声,从头上抽出一根簪子,甩手对准那和尚打了出去。

  簪子刺中了那和尚的手,那和尚“啊”的一声。

  侍蓝趁机点了他的穴道。

  “带过来!”谢芳华对侍蓝吩咐。

  侍蓝不忘记低头捡起谢芳华的簪子,簪子上没沾染丝毫的血,她为了防止这和尚出现跟早先刚四人一样嘴里含的毒药,用力地掰开这和尚的嘴,这和尚嘴里没东西,但是似乎想要咬舌,她掏出一块手帕,塞在了他的嘴里,伸手拽着他向谢芳华走来。

  这和尚大约三十多岁。

  英亲王妃的脸已经沉得极其难看了,“竟然连法佛寺的和尚都参与在内了!好大的手笔!”

  谢芳华没说话。

  侍蓝来到近前,将簪子递还给谢芳华。谢芳华接过,插入了发髻里,对她道,“拖上他,走!我也想看看,还有没有人再来刺杀和毁灭这两个人。”

  侍蓝点点头。

  “芳华小姐,您的面纱如今没有了,您的脸,可怎么办?”春兰觉得今日这一路实在太惊险了。显然早就有人算好了王妃和芳华小姐会来后山院落看火势。若不是芳华小姐有本事,那么今日,就算王妃叫出隐卫,她们怕是也来不及。

  谢芳华知道自己的面纱没了,可是她怀里有备用的,伸手又拿出来一块。

  “算了,你的容貌总不能一直遮遮掩掩。”英亲王妃拦住她的手,看着前方蔓延得扑都扑不灭的火海道,“俗话说,凤凰浴火,才能重生。若是这一场大火,烧没了你的病,也是好的。”

  谢芳华心思一动。

  英亲王妃对她轻轻一笑,摸摸她的脸,慈爱地道,“你这个傻孩子,你的脸又不是见不得人?整日里藏着掖着做什么?当年你娘和我都是顶着这样一副姿容。若不是你父亲重情重义,若不是你娘生死相许。那么,如今他们都跟我一样活得好好的。”

  谢芳华看着英亲王妃,对这样一位和她娘亲是手帕交的长辈,无论什么时候,她都觉得亲近。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听您的,不戴就不戴了。若是我的病就此好了,那真要感谢这一场大火了。”

  英亲王妃拉住她的手,“你的病自然会好的。这火总不能白烧一场。若说你这病是邪病,那这么邪着治了也没啥不好。”

  谢芳华笑着点点头。

  “走吧!将这个人也给臭小子去!”英亲王妃扫了一眼侍蓝手里的和尚,脸又沉了下来。

  一行人继续向前走。

  走出一段路,有人喊,“风又大了,这火拦不住了,我们快撤吧!”

  “若是再晚走的话,我们怕是都会被大火包围,葬身火海!”又有人喊了一声。

  谢芳华顺着声音看去,只见熊熊大火扑来,有两个和尚提着桶扯着嗓子在喊。

  英亲王妃也顺着声音看去,烟熏火燎中,看不清楚那两个和尚的面貌。

  “小姐!这两个人……”侍蓝低声问。

  “不用理会他们,我们先去与秦铮汇合。”谢芳华断然道。

  侍蓝点点头。

  一行人加快脚步。

  转过了两道围墙,来到刚刚牧笛传出的声音处,只见那里围了不少人。有人专门负责从水井中打水,有人专门提着水桶去灭火。

  而众人中间,秦铮靠在距离水井不远处的在一株树干上,看着水井在想着什么事情,他的身边站着林七、听言、侍画、侍墨。

  他一身衣衫有些残破,华丽的衣袍外侧沾染了些血迹,束发的青丝有些凌乱。

  这副样子,显然,也是遇到血腥的事情了。

  听到脚步声,他慢慢地转过头来,当看到英亲王妃和谢芳华以及侍蓝、侍晚手里各提着一个人时,眸光眯了眯。

  英亲王妃见到儿子,立即松开谢芳华的手,快走几步,来到他面前,“你伤在了哪里?”

  秦铮看着英亲王妃,摇摇头,“没受伤!”

  “没受伤你怎么这副样子?”英亲王妃指着他身上的血迹,不相信。

  秦铮低头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别人的。”

  “真的?”英亲王妃怀疑。

  “自然是真的!谁能伤得了你的儿子?”秦铮嗤笑一声,推开英亲王妃要检查的手,看向谢芳华,眉头皱紧,“怎么没戴面纱?”

  谢芳华打量了他一眼,凭他的医术,知道秦铮肯定是受伤了。

  “她还戴什么面纱?险些面纱着了,毁了她的脸。”英亲王妃注意力被转移,伸手一指侍蓝、侍晚手里的人,“诺,就是这两个人,被我们抓住了,回头你好好地撬开他们的嘴审问。看看到底是谁指使的。”

  “就知道你们也会遇到杀手。”秦铮勾了勾唇,“抓住了活人,不错!”

  “这都是……”英亲王妃刚要说谢芳华的功劳,顿住了口,怒道,“想要刺杀娘,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吗?光天化日之下,胆子真是大的没边了!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人背后指使的。”

  “普云大师和主持不是在这里吗?先让他们来看看,认识这个和尚吗?”秦铮打量了那和尚一眼,对身边摆摆手,“林七,你去将他们两个老和尚喊过来!若是伤了王妃和忠勇侯府的小姐,别说这小小的大火烧了这几处院子了,十个法佛寺也得都陪葬了。”

  林七立即应声,跑去了不远处。

  普云大师和法佛寺主持正在想办法救火,但是这风如此大,火势汹涌,再加之是春季。春日里本来风多,天干物燥,于是,千名僧人救火,却是依然让大火一寸寸蔓延,有控制不住之势。

  法佛寺的主持已经急得团团转了。

  普云大师到底是一代高僧,面上神色还算是镇定。

  林七来到二人身边,传达了秦铮的意思。

  二人闻言齐齐转过头,向秦铮、英亲王妃、谢芳华待的方向看了一眼,当看到侍蓝手里提着的那个和尚,面色都顿时凝重下来,对看一眼,齐齐走了过来。

  “普云大师、主持,你们二人看看,可认识这个和尚!”英亲王妃当先开口质问。

  普云大师看了片刻,摇摇头,“老衲不识得!”

  法佛寺主持打量半响,说道,“他看起来面善,但是老衲也是叫不出名字,不确实是不是这寺里的记名僧人。”

  “这个人在我们刚刚来的路上,引火要烧死我和华丫头!被我们身边这两个有功夫的丫头给抓住了。”英亲王妃指了指侍蓝、侍晚,“如今大火蔓延,火势紧急,就暂且不用追查了。人先放在我们这里,只让你们二人看清楚了他的样貌,回头阻止住了这大火,再仔细地查!”

  普云大师点点头,“王妃海涵!这大火来得太急,起火得突然,一定要查个明白的。”

  “先救火要紧!”法佛寺也点点头,看着英亲王妃,“王妃,您看看这火势,不知道您可有办法?”

  “我一个妇人之家,能有什么办法?”英亲王妃叹了口气,看着满天的大火,“就目前看来,风不停,这一片别院紧挨在一起,虽然法佛寺有千名僧众,但是提桶浇水灭火毕竟是缓慢且耽误工夫。没有更好的饮水灭火措施,这片别院就算救恐怕也救不下了。如今只能舍弃这片别院,阻止住大火再往前面的前山的寺院蔓延。免于把整个法佛寺都烧了。”

  “阿弥陀佛!这风太大,这火势可怎么阻得住啊!况且这里是山上,如何能饮水?除了这口水井,再无别的水源啊。”法佛寺主持心下焦急,“这可是千载基业,难道就要毁在我的手上!那么老衲只能圆寂以谢佛祖了。”

  普云大师闻言也道了声,“阿弥陀佛!若是毁了,也是天意。”

  “狗屁的天意!爷才不信这个!”秦铮嗤笑一声,伸手指指自己身上的血迹,又指了指被侍蓝、侍晚拿捏在手里的和尚和黑衣人,他嘲讽地道,“难道你们说这也是天意?”

  法佛寺主持闻言看向那二人,一时间没了话,面上一片愁云惨淡。

  虽然大火让他着急,法佛寺的千载基业不保让他着急,但是秦铮、英亲王妃、谢芳华三人没出事儿,他还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若是他们趁着大火出事儿的话,那么法佛寺才是真的完了。

  “若是有人暗中生事儿,那么,这主谋之人显然读得懂天文之术,能观得了这风向星象。可是了不得。老衲钻营半生,虽然能预知这天之变数,但也是一知半解。”普云大师话落道了声,“阿弥陀佛”

  “一个时辰后,风会停!”秦铮道。

  普云大师一怔。

  法佛寺主持立即看着秦铮,“铮二公子,你说这风一个时辰后会停?可是确实?”

  秦铮轻哼,“爷的嘴里什么时候说过虚言?”

  “这……这若是一个时辰风才会停的话,那……那这一片院落都会烧没了吧!”法佛寺主持看向普云大师。

  普云大师也看着秦铮,讶异地道,“铮二公子会观星象?”

  秦铮挑了挑眉,“观星象有何难?”

  普云大师顿时向前走一步,激动地看着秦铮,“你说一个时辰后这风会停,是如何观测出来的?”

  “天机不可泄露。”秦铮莫测高深地对他道。

  普云大师一噎。他经常拿这句话噎人,今日终于尝到了苦果。顿时苦笑不已。

  “我觉得,你现在不是该关心我如何观测出来这星象,而是应该想办法在一个时辰内让这火势除了这一片院落不再向别处蔓延。”秦铮懒洋洋地道。

  “不错!”法佛寺主持不敢相信连普云大师都观测不出来的星象变化秦铮能观测得出来,但是如今,他也只能相信他。

  普云大师见秦铮莫测高深,知道问也问不出来,只能作罢。

  “师叔,您快想想办法,一个时辰怎样控制住这火势不蔓延。”法佛寺主持看着普云大师,他自己如今已经全没了主张。

  “容我想想!”普云大师连忙思索。

  “依我的建议,法佛寺上千的僧人不必再灭火了。”谢芳华此时缓缓开口,“将所有僧人都着集合在一起,将寺院里所有井水都打上来,从我们站着的位置开始,在地面泼水,一直泼到前山的寺院各处,将这一片地方变成一条河,将火势用水截在这里。那么,一个时辰总能挺住了。”

  法佛寺主持闻言眼睛一亮。

  普云大师立即道,“芳华小姐说得对,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华儿可真是聪明!”秦铮勾唇笑了笑,对二人道,“既然是个好办法,还不快去!”

  法佛寺主持连忙应声,顿时去吩咐人了。

  普云大师抬头看向火势,入目处,北山山林和别院一片浓浓火海。他又有些不确定地道,“这么大的火,就算用水泼在地面,可真能挡得住?”

  谢芳华笑了一下,“一个时辰后就下雨了。这一片院落舍弃了而已,法佛寺前山偌大的寺院总能保住了。”

  普云大师再度一惊,转头看向谢芳华,“你怎么知晓一个时辰后会下雨?如今虽然已经到了春日里,但是老衲观测,这天象不像是有雨的星云啊。”

  谢芳华也不解释,“一个时辰后自有分晓。”

  普云大师又看向秦铮。

  秦铮扬了扬眉,对普云大师道,“我看你天下第一高僧的名号该作废了!沽名钓誉!”

  普云大师叹息,“怪哉!怪哉!”

  英亲王妃“噗嗤”一声笑了,瞪了秦铮一眼,“你何时会观测星象了?娘怎么不知道?”

  秦铮瞅了她一眼,“您儿子会什么非要当娘的都知道?”

  英亲王妃白了他一眼,刚要笑骂他,忽然想起没见到一个人,立即问,“右相府的李沐清恐防你有事儿,早先来了这里,如今哪里去了?”

  秦铮哼了一声,没答话。

  英亲王妃见他没有要说的打算,问向听言,“听言,你来说。”

  听言眨眨眼睛,挠挠头,看了秦铮不太好看的脸一眼,嘻嘻一笑,“小姑姑,我如今已经不是英亲王府的人了,也不是二公子身边的人了。我是芳华小姐的人。”

  言外之意,就算他知道,也可以有权利不回答她。

  英亲王妃劈手给了听言一巴掌。

  听言虽然能躲开,但还是着着实实地挨了,没敢躲,脑袋被打得顿时疼痛不已。

  “林七,你来说!”英亲王妃撤回手,板下脸。

  林七顿时犯了难,偷偷看了秦铮一眼,见秦铮脸色不好看,但不像是不让他说的样子,他咳嗽了一声,小声道,“今日多亏了右相府的李公子,咱们家二公子才脱困。”

  “嗯?你仔细地说说,怎么回事儿?”英亲王妃闻言正色地问林七。

  林七连忙道,“芳华小姐离开后,我和听言二人便进房侍候二公子,我们也就在房间待了一炷香,便听到外面喊山林失火了。我二人大惊,听言闻声跑出去探情况,他刚离开,就冲进来了四名黑衣人。小人只会些皮毛的功夫,当时吓傻了,幸好公子的隐卫青岩现身,与那四个人打在一起。青岩将那四人逼退出了房间,公子命令我将他扶下床,帮他穿衣,我刚将公子衣服穿戴妥当扶他下了床,谁知道床下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响,竟然从床底下破出了一个黑洞,窜上来两个和尚。那两个和尚进来后二话不说,对着公子拿着剑刺了下来。公子身子软,拉着我躲了两招,眼看躲不开,公子……”

  “她若是想知道,你简单说就是!啰嗦什么,废话这么多!”秦铮叱了林七一声。

  林七一哆嗦,立即住了嘴,看了秦铮一眼,顿时反应过来,连忙道,“是,小人简略地说,是有些啰嗦。”话落,他道,“总之就是危急的时候,李公子出现了。那两个和尚一见敌不过李公子要逃跑,李公子追了出去。如今不知道追哪里去了。”

  “这么说还是多亏了李沐清了!”英亲王妃松了一口气,纳闷地对秦铮道,“你昨日还好好的,今日身子怎么就这么差?连床都起不来了?”

  秦铮目光向谢芳华扫来。

  谢芳华自知理亏,撇开头。

  秦铮慢慢地道,“昨日华儿喝药,我好奇,抢着喝了一口,就浑身无力了。”

  英亲王妃看着他不像说假,又见谢芳华撇开头,顿时被气笑了,笑骂道,“那是华丫头治病的药,你怎么能好奇抢着喝?药能是随便喝的吗?活该!”

  “是有些活该!”秦铮点头。

  “那你怎么不召唤隐卫出来?只留一个青岩在身边?”英亲王妃想着林七说得简单,但是可以想象,当时情形多危急,就像是她和谢芳华走来,连番遇到的两次刺杀一样,若是她没有本事,她们受伤是小事儿,没准命都没了。

  “丢人!”秦铮吐出两个字。

  英亲王妃顿时竖起眉头,“召唤隐卫又是什么丢人的?比你丢了命强吧?”

  秦铮撇开脸,不再言声。

  “小姑姑别生气,其实我也觉得只那么两个和尚,公子就对付不来,召唤隐卫队的话,被隐卫队看到,以后还如何服众?的确是小题大做,丢人。”听言也说道。

  英亲王妃劈手又给了听言一巴掌,怒道,“死要面子活受罪!隐卫本来就是保护主子的。你们两个,从小一块儿长大,这死脾气倒是养得一样?下次再敢如今日这样险些出事儿,看我不先拧下你们俩的脑袋。”

  “哎呦,小姑姑,您干嘛不打他?总是打我?虽然他是您儿子,但侄子也是子啊。”听言捂着脑袋不满了。

  “少给我贫嘴!你如今结实,你看看他,一阵风就能吹倒,若是不靠着树干,我怕他如今连站都站不住。还死撑着呢!这一点德行最像他父亲。”英亲王妃板着脸骂道,“打你两下也是应该!他不召唤隐卫,你干什么去了?你又不是不能召唤?”

  “嘻嘻,您都说了,我与公子一个德行嘛!两个和尚都打不过,也觉得太丢人了。”听言话落,见英亲王妃又要对他打来,他连忙告饶地改口,“再不敢有下次了!小姑姑饶了我吧!下次公子不召唤隐卫,我召唤。”

  英亲王妃见他认错,撤回了手,算是绕过了他。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们送的钻石、鲜花、月票、你们太热情了,颜值简直爆棚。不过都悠着点儿,换季该换新衣了。多给你们自己添两件新裙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美美丽丽的,才当之无愧西家的美人们。我更会高兴。阿文、阿吕、妞、四儿、茉茉、小六儿……就不一一点名了,说你们呢!造吗?

  另外谢谢依依亲爱哒快递来的礼物,么哒!

  今日上墙:2,秀才:上元节秦钰该奉旨回京的节奏。哇咔咔,帅哥都来抢芳华mm。其实挺喜欢李沐清的,期待另一帅哥早登场,早抢人。一张月票默默奉上,阿情更得算蛮勤的了,辛苦。

  悦澈,lv3,秀才:啥时候出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作者有话:大家喜欢,辛苦也值得。纨绔这个月上市,京门出版大约在夏季。么么哒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五章会合》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