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拒绝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无语地看着秦铮,若不是李沐清正巧赶去,难道他怕丢人就让那两个和尚杀了?

  什么脑筋!

  秦铮见谢芳华看来,对他似乎不耻,他瞪了她一眼,说道,“我手中有从你身上顺手拿来的软筋散,就算李沐清不出现,爷也能对付的了那两个人。没最早出手,是想从武功路数上看看那两个和尚的底细,到底是不是这寺里的僧人。偏偏李沐清正巧出现,坏了爷的好事儿!”

  谢芳华撇开脸。还算他脑子没被软筋散的药性给弄坏了,知道可为和不可为。

  “臭小子!”英亲王妃闻言又骂了秦铮一句,“人家李沐清是为了你,他如今还没回来,可别出了事儿!”

  “他狡诈如狐,能出什么事儿!”秦铮哼了一声。

  英亲王妃懒得和他争论,不再言语。

  “小姑姑,和尚们都过来泼水了,稍后这里真变成河了,咱们躲远点儿吧!”听言见法佛寺主持吩咐寺院的所有僧人都不再救火,而是专门打水泼水,插进话来道。

  “也是!走,我们去达摩堂,林太妃和八皇子一众人可别出事儿。”英亲王妃点头。

  侍蓝指指她和侍晚手里的两个人,询问地开口,“小姐,这两个人……”

  谢芳华看向秦铮。

  “青岩!”秦铮喊了一声。

  “主子!”一身黑衣的少年应声出现在秦铮的身后。

  秦铮指了指侍蓝、侍晚手里的两个人,简单地吩咐,“带走!扒了皮的审!”

  青岩点头,走到侍蓝、侍晚身边,二人将手中的两个人递给他,他一手拎起一个人,消失在了眼前。

  这是谢芳华第一次看到青岩,不知道他修习的是什么功夫,周身隐隐云雾,只看到一身黑衣,即便他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在她面前,也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只从轮廓知道是一个少年。而且显然他一直就在秦铮周围,但是她完全感应不动。这样的功夫,可以堪比言宸的功夫了。但和言宸的武功似乎又不是一个路数。

  她正想着,秦铮向她看来,挑了挑眉。

  谢芳华感应到他的视线,收回心思。

  “走吧!”英亲王妃看了二人一眼,对秦铮道,“你不能自己走吧?”不等他答话,对听言道,“你扶着他,这水已经泼上了。”

  听言立即过去搀扶秦铮。

  秦铮挥手打开他的手,“爷有那么没用吗?”话落,慢慢地直起身字,向前迈了一步,虽然脚步还是有些虚软,但的确能自己走。

  听言后退了一步,嘟囔了一句什么,不再扶他。

  “既然能走自己走最好!”英亲王妃拉住谢芳华的手,温和地道,“走吧!希望这泼水成河拦住火势的招数真能坚持一个时辰。”话落,她抬眼看了一眼天空,这一片天空的半边天都被染红了,除了红色,哪里能看到什么星云。但她又莫名地相信谢芳华所说的话。

  谢芳华点点头,和英亲王妃一起迈步。

  一行人离开了这里。

  法佛寺主持看到一行人离开,想要开口喊,想了想,又住了口,回身对普云大师道,“师叔,我真觉得没底啊!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说一个时辰会下雨。这……能下得了雨吗?您看看,除了这北方一片天空被火染红了之外,南方那一片天空多少的日头啊。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老衲钻营大半生占卜、星象,占卜还能说十拿九稳,悟到了些成就。但是这星象嘛!却是变化万千,怎样也不得其门。”普云大师叹道,“如今没有别的办法,我们也只能相信芳华小姐了。”

  法佛寺主持闻言也无奈地点点头。

  上千名僧人排开了长线,围着这一口大井的井边打水,有人负责打,有人负责泼。如今不必再去提着灭火,到底是比灭火轻松许多。不多时,这一处地方便因泼水太多汇成了一片河。

  大火吞灭了秦铮、谢芳华住的东跨院和英亲王妃住的西跨院后,又开始吞没林太妃、八皇子住的院子,紧接着,吞并谢氏六房老太太和谢惜住的院子,逐渐向右相夫人和李沐清住的院子蔓延。

  半个时辰后,李沐清提了一个僧人回到了这一处地方,当看到众僧人在泼水,他愣了一下,随即看向疯狂蔓延的大火,便了然了这样做的目的,踩着石板来到普云大师和法佛寺主持面前,将那和尚的脑袋板正,对二人问,“两位大师,可认识这个僧人?”

  “无忘?”法佛寺主持惊异地看了李沐清手里提着的人一眼,失声喊道。

  普云大师虽然没失声,但面色也露出惊色。

  “我见过无忘大师两次,怕认错,便特意地提人过来给您二人辨认。”李沐清叹了口气,“果然是无忘大师。”

  “他……这是做了什么?”法佛寺主持的手有点儿抖。

  “他和一个与他年岁差不多的僧人从东跨院正屋破床而出,意图刺杀秦铮兄。我正巧及时赶到,那两个人见我去了,大约是怕被我认出,意图撤退离开,我追了去。只拿住了这一个僧人,那个跑掉了。”李沐清解释。

  “这……怎么会?”法佛寺主持上前摸了摸那僧人的脸,脸上并无易容之物。他仍旧有些不敢置信,回头看向普云大师,“师叔,您看,他……”

  “的确是无忘无疑!”普云大师道,“他的两个耳后都有一颗黑痣。”

  法佛寺主持也看到了垂着脑袋的僧人,他的两个耳后的确都有一颗黑痣。一般人耳后长一颗黑痣实属寻常,长两颗对称的黑痣就比较稀缺了。

  “他在寺院待了十年了吧?一直本分,如今为何要刺杀铮二公子?”法佛寺主持不解。

  “如今他死了,只能稍后等大火熄灭了,再查清楚原因了。”普云大师道。

  “李公子,那个逃跑的僧人你可看到了面相?”法佛寺主持问向李沐清。

  李沐清点点头,“稍后大火停了,我就去画出画像来。”

  法佛寺主持点点头,心中顿时忧愁起来,法佛寺一直以来门规森严,普云大师不再理会寺院之事,一心看守藏经阁后,他治理下,寺院从未出现篓子。可是,今日竟然莫名其妙起了大火,而且有人同时刺杀了英亲王妃、芳华小姐、铮二公子这三人,且是寺院的和尚参与其中,还都被人抓了个正着。无论这场大火能不能熄止,法佛寺今日之后都将卷入麻烦之中。

  普云大师道了声,“阿弥陀佛!李公子,刚刚不久前,英亲王妃和芳华小姐、铮二公子都去了前山了。你也去吧!还有半个时辰,老衲和主持在这里坚持半个时辰,若真如铮二公子所说到时会风亭,真如芳华小姐说到时候会有一场春雨。那么,这法佛寺千载基业也就保住了。否则,千载基业一毁,我二人只能自刎以谢佛祖了。”

  李沐清一怔,抬眼看了看天色,“他们说半个时辰后会风停有雨?”

  “他们走了半个时辰了。半个时辰之前说的。”法佛寺主持道。

  李沐清点点头,笑了一下,“我竟看不出这天像是有雨的样子,没想到他们都会观星云图。这倒是另外吃惊了。”

  “老衲也是吃惊的!”法佛寺主持道。

  “既然如此,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两位大师再让众僧人坚持半个时辰吧!我带着这无忘大师去找他们。”李沐清道。

  普云大师和法佛寺主持齐齐点了点头。

  李沐清提着那僧人的尸首离开了此处。

  秦铮、谢芳华、英亲王妃一行人这一次一路顺畅无阻地来到了前山寺院的达摩堂。

  达摩堂内,林太妃、谢氏六房老太太、右相夫人等人完好,这里并没有杀手、死士刺杀。

  秦倾一直坐在房顶上,看着北山,他只是远远看着那大火吞噬了一间院子又一间院子,染红了半边天,心底愈发的发寒发惊,他虽然有些心思胆识,但到底是年岁还小,面色有些发白,再加之坐在房顶高处,风很大,让下方的人看来有些瑟瑟发抖。

  谢惜一直注意着秦倾,少年的脸一寸寸变白,山风本就凉寒,他的衣袂青丝被风吹起,似乎下一刻就会被卷走。她忍不住地喊了一声,“八皇子!”

  秦倾听到声音转回头来看向谢惜。

  谢惜本来想说什么,但看到他陌生的目光,顿时垂下了头。

  秦倾回过神来,将站在谢氏六房老太太和林太妃中间的少女打量了一眼,眸光动了动,开口,“你要说什么?”

  谢惜抬起头,看着他,轻声道,“我是见你在上面看起来很冷,不如下来吧!若是大火蔓延到这里,会有人来告诉我们撤离下山的。”

  “不用,我不冷!”秦倾摇摇头。

  谢惜还想再说什么,见他已经转过了头,只能闭了嘴。

  谢氏六房的老太太看了谢惜一眼,又看向秦倾,这个少年显然被北方的大火给吓住了,但还是镇定地坐在房顶上,也是个人物,到底是天子之家的皇子。只是可惜,从昨日到今日,他和谢惜会面看来,对谢惜不甚是关注,怕是没有对她的心思。可是谢惜显然不与他一样,对他的心思颇深。

  她想起今日见到的谢芳华,那芳华小姐虽然身子骨孱弱,戴着面纱,但是令人一眼所见便是大家闺秀的风采和气度。谢惜比起她来,虽然在她跟前被教导了这么多年,但到底还是差远了。同是谢氏一脉,谢氏旁支的底蕴到底是不及忠勇侯府。

  尤其是那日谢芳华身边的婢女代为传了她对谢氏六房说的一番话,让本来就在权衡利弊的她和明夫人不得不更加慎重了。八皇子似乎的确不是谢惜夫婿的好人选。但是偏偏,谢惜这丫头因为书信传书对他上了心。毕竟自小在她跟前长大,她才有些纵容,有点儿心思想要成全他,可是如今,她那一点儿心思也动摇了。

  “伯母和秦铮哥哥她们来了!”秦倾忽然道。

  林太妃、谢氏六房老太太本来都各有心思,如今闻言齐齐一怔,回过神来。

  右相夫人一喜,连忙问,“清儿呢?他也回来了吗?”

  秦倾摇摇头,“没看到他。”

  右相夫人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紧张地道,“他不是去找铮二公子了吗?如今铮二公子好好地来了,她怎么没回来?”话落,她担心地往门口走,“不行,我得去看看。”

  “你家的娃子是个聪明有本事的,我觉得你不必忧心。没回来不一定是出事儿了。一定是别有安排。”林太妃喊住右相夫人,“你还是别去,你一个妇道人家,外面是大火,别他回来找不到你。”

  “就是!别去了,等王妃和铮二公子来到,问问就是了。”谢氏六房老太太连忙道。

  “那好吧!”右相夫人点点头。

  “哎,看你寻常是个冷静处事稳妥的,怎么摊到孩子身上就这么不冷静了?依我看啊,你宠儿子也不次于王妃宠铮哥儿。”林太妃笑道。

  “据说李公子这些年不仅能文能武,还能经商,在外面打理了无数产业。”谢氏六房老太太道,“这可真是一个面面俱到的奇才。”

  右相夫人镇定了些,笑着叹了口气,“也不瞒您二人说,这么多年,我背后做了不少事儿,年年都来这法佛寺祈福为的是什么?就是为了在佛祖面前忏悔,我辛辛苦苦守大的孩子,可不能有个长短,否则啊,我就甭活了。”

  林太妃和谢氏六房老太太对看一眼,她们都知道点儿右相府的事儿,南秦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有什么事情若不是刻意掩盖,还是盖不住的,就算有手腕盖住,但遇到更有手腕的人,也能翻出来。右相府的那点儿事儿,有心人都知道,哪怕是右相自己,恐怕心中也有几分思量。只不过是装作不知道而已。右相毕竟不是好糊弄的人。若是他好糊弄,也就不能做到右相的位置,至今得皇上器重了。

  三人正说着话,英亲王妃、秦铮、李沐清三人走进了达摩堂。

  “王妃、二公子,你们来了?清儿呢?”右相夫人立即走到英亲王妃面前询问。

  英亲王妃见他焦急,一时间也不好说李沐清追着杀手不知跑去了哪里,偏头看向秦铮。

  秦铮看了右相夫人一眼,到没有对李沐清时候的难看脸色和不耐烦,语气寻常地道,“他不会有事儿!你放心吧!”

  右相夫人见他神色如常,看起来自己儿子真不会有事儿的样子,顿时放了一半的心,见他不想多说,也知道他的脾性,不好再追着问去了哪里。

  英亲王妃暗暗松了一口气。

  谢芳华瞥了秦铮一眼,想着恶人有一样好处,省得多费口舌。

  “秦铮哥哥!”秦倾在房顶上喊了一声。

  秦铮抬头看向房顶,见他坐在房顶下,目光向他看来,冷风中,他看起来有些萧索,但看来的目光有着惊艳。当然那惊艳的视线是对向他身边的人,他身边站着谢芳华。他向前走一步,正巧挡住了谢芳华的身子,面无表情地对房顶上的秦倾问,“你坐在那里干什么?”

  秦倾的确是因为谢芳华的容貌吃惊了片刻,他没想到谢芳华长得这样美,若不是跟随英亲王妃和秦铮在一起,他几乎认不出来是她。听到秦铮的声音,他回转头,便看到了秦铮难看的脸,他顿时偏过头咳嗽了一声,呐呐道,“在房顶上查探北山的火情!”

  秦铮冷哼一声,“除了做这个,你还能做什么?”

  秦倾一噎,脸有些红,忽然他站起身,从房顶上下来,走到秦铮身边,对他不忿地道,“秦铮哥哥,你比我大几岁,所以,才能做很多事情。我若是比你大的话,我也能。也没必要守在这里放风了。”

  秦铮瞧了他一眼,那一眼很是不以为然。

  秦倾心中憋闷,他也想去北山院落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可就算他不年岁小,可是太妃年岁大了,他岂能丢下她说走就走?如今他待在房顶上吹了这么久的冷风,可是偏偏还不得谁说一句好。他顿时伸手扒拉开秦铮,看向他身后的谢芳华,“芳华姐姐,原来你一直戴着面纱是因为你容貌太美了是不是?”

  谢芳华看着秦倾,这个少年与她一般高,她正好能看到他的眼睛。

  皇室里的皇子们,算起来,到目前,她只见过这个八皇子秦倾。对其他皇子也只是传言和听说。据说当年她娘是一个极美极温柔的美人,虽然是一介平民女子,但最后坐到了皇贵妃的位置。八皇子的容貌虽然不及秦铮,但到底也是有根基的。尤其是他的眸子,极其漂亮。但也不是没有一丝杂质的漂亮,自小生长在皇宫里,总会浸染上某些东西的。

  谢芳华盯着他眼睛看了片刻,笑了笑,“八皇子,我一直戴着面纱,不是我太美了,而是因病太深,太丑陋而已,所以,才需要遮掩着。”

  秦倾“咦”了一声,打量她完美得一块白玉一般的脸,“那你如今这是……”

  “我也不太懂,大约是灵台寺这佛门圣地当真能净化污浊。”谢芳华向北方红了半边的天空望了一眼,隔着寺院房脊,只能看到屋脊上方一片火红,她似叹息地道,“听说北山山林和院落着火,我因担心二公子,和王妃从这达摩院走出急急赶去,半路遇到了杀手,后来一阵火苗吹到我身上,正巧烧着了面纱,面纱烧去后,却没烧到我的脸,而是我脸上因这些年吃药和积累的毒素却不知为何散去了。也就成了你如今看到的样子。”

  秦倾闻言顿时睁大眼睛,“竟然……这么简单?”

  谢芳华从北方上空收回视线,淡淡一笑,“不是这么简单还有何难?我自己至今还是云里雾里呢!”话落,她偏头瞅了英亲王妃一眼,“八皇子不信问王妃,问兰姨,再问问北山如今泼水救火的僧人,当时虽然都急着救火,但是有僧人还是看到我面纱被火烧掉了,我本来不能见人的脸也能见人了。”

  秦倾怎么也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奇事儿,她看向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可不是吗?我一直站在她身边,从未离开过。这等奇事儿也是平生仅见。”话落,她双手合十,“感谢佛祖保佑,没准华丫头这病就因这一场无妄的大火给烧好了呢!否则为何昨日她上山,今日就偏偏突然着了大火?”

  “不是有贼人在暗中作怪吗?”秦倾疑惑。

  “是有贼人趁机作怪,但你看看她这副样子,不再是弱不禁风了。这可不是单单贼人作怪这么简单的事儿。等这一场火消停后,贼人作怪是一定要查的,她的病也要立即让大夫看。另外也要查查这场大火的来源,若这场大火凭白而来,查不出什么的话,那就是天意了。”英亲王妃道,“是天意和佛祖要帮华丫头驱除病魔。”

  秦倾挠挠脑袋,被这神奇的事儿弄得一时间有些懵,眼睛扫了一圈,见林太妃、谢氏六房老太太、右相夫人、谢惜等听到这件奇事儿都一个个面色惊奇,她们虽然信佛,但多年来,可没发生过这样神奇的事儿。他道,“芳华姐姐不还没有开始祈福吗?”

  谢芳华见他一口一个芳华姐姐,论她忠勇侯府小姐尊比皇后公主的身份,到也当得这一声姐姐。并没有说话。

  英亲王妃摇摇头,“这就需要得道高僧来解释了!如今普云大师在忙着救火,也是不能解释这件事情的。”

  “据说两百多年前那一场大火,上天收走了回绝大师去西方佛祖那里讲经。如今,若是这一场大火真救好了芳华小姐病的话,那么,正如王妃所说,也真是上天的旨意和佛祖的旨意了。”右相夫人靠近过来,仔细地打量了谢芳华一眼,口中说道。

  “这也有道理!两百多年前,那一场大火之后,天下奇才的回绝大师圆寂了。多少人为之扼腕。”林太妃感慨一声,看着谢芳华慈爱地道,“若是芳华小姐真是应了这浴火重生的话。那么,这可真是一件好事儿。”

  “是好事儿,老侯爷也可以放下一块心病了。”谢氏六房老太太瞅了一眼身边的谢惜,再瞅谢芳华,更是感慨忠勇侯府底蕴深厚,旁支族亲不可比拟。

  谢惜也正打量着谢芳华,小妹妹最近总在她耳边叨咕的芳华姐姐,第一次见面,她没有亲热地喊同样是堂妹的她,而她自小在祖母身边教养规矩,性子淡薄,也不能如谢伊一样亲热地去挽住她的手,她也做不出来。更甚至,如今这样站在一起,她最好的容貌,对上她只能算是秀美的容貌,顿时让她自己都觉得自惭形秽。同是谢氏血脉,连她自己都不能不承认,忠勇侯府的底蕴不是旁支族亲可以比的。这副尊荣和气度,她十个也比不来。

  她悄悄转眸去看秦倾,秦倾从下了房脊之后,一直没看他。

  早先他看到谢芳华时的惊艳,她清楚地烙印在了心底。

  是不是男人都是一样?为容貌所困?她自认为,她的容貌也算是上乘,她在祖母身边教导,也不是没有才华的,她虽然走出门去的次数有限,没在京中贵裔圈博得才艺的名声,但也自认不输于任何人。可是,从昨日上山,她几接触秦倾,都被他不咸不淡地疏离。此时看着他对谢芳华一直看着,心中说不出的不是滋味。

  “秦倾,你当我是死人吗?”秦铮忽然凉凉地扫了秦倾一眼。

  秦倾顿时感觉浑身嗖嗖冒凉气,比在房顶上时还要冷许多,他立即后退了一步,转过头,对秦铮笑着讨饶道,“秦铮哥哥,我知道你在意芳华姐姐,我不过就是好奇而已,多看了两眼。你放心,我还是很珍惜我这条小命的,不敢得罪你。不会跟你抢人的。再说芳华姐姐还大我一岁呢!我将来可不要娶年龄大我的媳妇儿。”

  谢惜闻言身子一颤,脸色细微地一变,她比秦倾大了三个月,他说不娶年龄大的媳妇儿?那么也就是说她了。

  谢氏六房老太太一怔,看向秦倾,他虽然笑嘻嘻地对秦铮说着,但让他却觉得他其实对林太妃有意给他娶谢惜心里明镜一般,如今这是间接地表明态度了。

  林太妃心思一动,看向秦倾,秦铮并没看他,他在等着秦铮说话,她定了定神,笑骂道,“你这小毛头!年岁大又怎么了?媳妇儿年岁大一些,会疼人。”

  秦倾回头看向林太妃,翻了个白眼,孩子气地道,“太妃,媳妇儿大的话,显得我是小丈夫。我要做顶天立地的大丈夫,自然要娶听话的小媳妇儿。”

  “媳妇儿听话和年龄有什么关系?”林太妃嗔了她一眼,“你这是什么论调?”

  “反正我不娶年岁大的媳妇儿。”秦倾靠过来,抱住林太妃胳膊,撒娇地道,“太妃,我还小,总也要二十及冠之后再说亲,而且要说像秦铮哥哥这般一眼就中意的。您看,芳华姐姐和王妃相处得多像母女?那是因为她也喜欢秦铮哥哥,所以担心他,关心他,尽而也会喜欢他的母亲,对王妃好。我将来也要娶个中意的,两情相悦的,我喜欢的,你也喜欢,喜欢我的,也因喜欢我而喜欢您的。将来,我们一起养您的老。这都合美。”

  林太妃自小将秦倾养到大,这一番话,他是间接地表明了态度,不要谢惜。他的性子,随了秦家人的性子,执拗而固执。强行自然是不行的。看来这一桩亲事儿做不成了。她暗暗叹了口气,伸手敲了他额头一下,“好,听你的。你喜欢什么女子,就娶什么女子!我等着你们一起孝敬我。”

  “这就对了嘛!”秦倾顿时笑逐颜开,少年的脸阳光明媚。

  谢惜忽然撇开头,默不作声地看向北方的天空,北方红得似乎要滴血,正如她的心。祖母和林太妃从断了来往之后又重新拾起来来往,她们互通来往多久,她就对秦倾心仪多久。本来以为,两个人的书信中,已经是神交已久,可是原来是她自己空负了一腔痴心。喜欢秦倾,是她自小研读经书外的唯一执念,如今似乎那一根执念忽然断了,被这一场大火,和这个少年坚决不留余地拒绝的话语也燃烧成了灰烬。

  她本就聪明,心中清楚这一番话明显是对她说的,在场的人谁都心中清楚,她忽然感觉到无地自容。

  谢氏六房老太太忍不住看了谢惜一眼,老眼露出担忧,也有些后悔不该因为教养在身边,便对她的女儿心事儿放任,以至于如今被秦倾看起来间接实则直接的拒绝下不来台面。

  俗话说,有人痛,就有人乐。痛的人是谢惜,而乐的人就是秦铮了。

  秦铮可不管谢惜那些心思和伤痛伤心,他本来对秦倾盯着谢芳华看不满意,虽然他年岁小,也构不成威胁,虽然他身边的这个女人这副冷清的性子,不会将秦倾看在眼里。但他到底是男人,只要是男人,他都不喜欢让人盯着她看。甭管有没有心思。如今见秦倾这么识得抬举,会说话,心里明白,那么也就饶过他了,弯了弯嘴角,哼道,“算你识相!”

  秦倾对林太妃告状,“太妃,您看看,秦铮哥哥真霸道!”

  “他自小就是这副霸道的性子,天生性情里本来就不是个吃亏的,偏偏德慈太后和王妃宠着他。”林太妃笑了起来。

  “祖母!咱们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我看北方火烧得更大了,不如咱们下山回府吧!趁着天色还早。反正后山的院落烧了,这山上也没地方住了。”谢惜慢慢地转过身,对谢氏六房老太太轻声道。

  谢氏六房老太太觉得如今她们祖孙的确不适合再待在这里了。女儿家,总是要留些薄面。她点点头,“好,我们的确是帮不上忙,这就下山吧!”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六章拒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