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下雨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法佛寺后山的院落被烧毁了,就算大火烧不到南山的话,那么山上也再无多余的寺院给香客住。更何况如今大火还未息,蔓延不蔓延到南山还是一个未知数。

  谢氏六房老太太答应了谢惜之后,看向林太妃,既然八皇子表明了态度,那些谢氏六房也是承袭了谢氏一脉的傲骨,总不能再上赶着继续谈论说和这桩婚事儿。八皇子和谢惜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她心中再无顾忌和小心,对林太妃坦然地笑道,“太妃,我这孙女儿胆子小。况且我们继续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们就先下山了。你和八皇子是与我们一起下山回京,还是继续呆在这里等等?”

  林太妃好不容易出宫一趟,自然是不想回去的,一时间有些犹豫。

  “就是大火不蔓延到这里,后山的院落烧了,再没我们住的地方了。况且今日之后,法佛寺还要查找失火的起因,怕是也无心再做佛事儿。”谢氏六房老太太觉得与林太妃相交一场,无论他基于什么原因想促成八皇子和谢惜这一桩婚事儿,既然如今婚事儿不成,她也就不想再去细究了。以后能不能再走动,也要看朝廷对谢氏的动向。

  林太妃点点头,“是啊,这一场大火就算烧不到前山,只烧了后山的山林和别院,我们也不能继续呆在这里礼佛了。”话落,她看向秦倾。

  秦倾也不想回宫,他在宫中拘束了多年,虽然说一个月能出几次宫门,但到底不如住在宫外舒服。他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看向秦铮,“秦铮哥哥,你们打算下山吗?”

  “不下山难道待在这里睡地被吹冷风?”秦铮挑眉。

  “可是我不想回宫!”秦倾道。

  秦铮瞅着他,没说话。

  “秦铮哥哥,这一场大火难道真是天火?你真相信?”秦倾看着秦铮。

  秦铮冷笑了一声。

  秦倾嘎嘎嘴角,“我就问你,你今日回英亲王府吗?”

  “我回不回都与你没关系!”秦铮不买他的账。

  秦倾一噎,知道在秦铮这里行不通,他去看英亲王妃,喊了一声,“伯母!”

  英亲王妃想着今日大火起得突然,而秦铮、她、谢芳华都同时遇到了刺杀。这件事情不能不查不问,一走了之。尤其如今还没看到火灭。她道,“如今天色还早,我们留在这里看看情况。谢六老太太和惜姑娘若是想下山,现在就走吧!林太妃和你若是还不想回宫,那就等些时候,火灭了。再商议。反正这里距离京城几十里路,说回去也能立即回去。”

  秦倾一听,便知道这里面有事情,不是只大火这么简单。他对林太妃道,“太妃,如今太阳也才升起没多久,这满满的一长天呢!我们也跟着伯母和秦铮哥哥等等吧!”

  “好!”林太妃点点头,看向谢氏六房老太太,握住她的手道,“你我老姐妹不常见,本来以为能坐下来多说几日话,可是今日却出现了这么个事儿。实在可惜。”

  谢氏六房老太太也回握住她的手,宽慰他,“八皇子用不了二年也就能出宫立府了。到时候他将你接出宫。我们坐在一处聊天的日子还长着呢。”

  “也是!”林太妃顿时笑了。

  “那我们祖孙就先下山了!”谢氏六房老太太道。

  林太妃撤回手,点点头,“下山吧!山路不易走,你们慢一些!”

  谢氏六房老太太点头,看向谢芳华,少女亭亭玉立,比天上的阳光还夺目光彩,她不止是继承了她父母的容貌,也承袭了忠勇侯府的尊华。人人都说右相府的李如碧小姐和大长公主府的金燕郡主是京城双珠,南秦再挑不出第三个来,但是如今在她看来,那是因为她一直大病缠身,闭门不出,才让那二人博得了个名声。如今她出来,恐怕那二人也只有靠边站的地方了。

  怪不得英亲王府向来眼高于顶的铮二公子灵雀台逼婚为难皇上下旨非要娶她。

  自古都说英雄为美人折腰,这句话是没错的。

  无论秦铮如何的年少轻狂、狂妄不羁、横行无忌,但是南秦京城的人提起铮二公子,无人不说其钟灵隽秀。明眼人都知其本事。连皇上都不怕的人,敢踩着左相马车从左相头顶过的人,南秦京城也就这一个秦铮。

  今日芳华小姐因这一场大火若说使得她的病奇迹一般地好了的话,让她这个多年信佛之人也觉得不敢置信。但是这种事情,对于谢氏旁支近支的她来说觉得还是不要去细究。毕竟谢氏六房和忠勇侯府的确才是吃一碗饭那个人。这么多年,谢氏六房虽然搬出去另立了府邸,但是一直得忠勇侯府的关照。

  皇上想要除去谢氏和忠勇侯府不是一日两日了。她本来以为因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结亲,关系会有所缓和。但是前些日子出了漠北武卫将军那件事情,以及今日的法佛寺失火,她都觉得没那么简单,也许更严峻了才是。

  所以,忠勇侯府的未来不止牵系谢氏六房的未来,也牵系着整个谢氏的未来。

  只不过到如今,还有很多人看不清罢了。因谢惜喜欢八皇子这事儿,她也险些看不清。

  “六婶祖母和惜妹妹早些下山也好,我让人护送你们回府。”谢芳华见谢氏六房老太太向她看来,虽然她心中的想法自认为隐藏得好,但也瞒不过她,她能猜出几分。

  谢氏六房老太太上前走了一步,伸手抓住谢芳华的手,慈爱地道,“这么多年,老侯爷为你的病操碎了心,如今你的病若是真得神佛保佑,奇迹地好了的话,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儿。老侯爷总算是放下了一块心病。你哥哥的心思也不必再过重,拖累自身孱弱了。”

  谢芳华微笑地点点头,“这么些年,六婶祖母你也没少为忠勇侯府操心。”

  “哎,我操什么心啊?都是瞎操心,年纪大了,不抵用的。”谢氏六房老太太顿时笑了,回头对谢惜招手,“惜丫头,你过来,和你芳华姐姐亲近亲近。谢氏六房虽然搬出忠勇侯府多年了,但到底是一家人。你们姐妹的血脉关系可不是其它的旁支。”

  谢惜慢慢地踱步过来,扯了扯嘴角,她心中不好受,实在笑不出来,喊了一声,“芳华姐姐!”

  谢芳华对她笑了笑,温和地回礼,“惜妹妹!”

  “这个孩子啊,自小在我身边跟着我一起吃斋念佛,被我教养得太文静乖巧了。不像是谢伊那个丫头,自小家里爷们儿不抵事儿,她就跟着她娘抛头露面出府走动,这么多年,小小年纪,却长成了一副活泼的皮猴子性子。”谢氏六房老太太道。

  谢芳华笑着点头,“文静有文静的好,活泼有活泼的好,惜妹妹很好,伊妹妹也很好。”

  “你这孩子就是会说话!”谢氏六房老太太笑着拍拍她的手,“我们出府时,是与太妃一起,没带多少随从,怕进了山寺人太多乱哄哄。既然你要派人送我们,那就送吧!六婶祖母就不客气了。”

  谢芳华闻言笑容漫开,到底是个聪明的老太太,人虽然老了,但不糊涂,她让她送,也就是表态谢氏六房不再和宫里的皇子联姻纠缠了,一心依附忠勇侯,将自己府邸的未来交了出来。她点点头,“六婶祖母放心,我出门时哥哥不放心,给我安排得不少人手。一定将你们平安送回京城府邸。”

  “好!”谢氏六房老太太点头。

  谢芳华回头对身后侍画、侍墨吩咐,“你二人去安排人手护送六婶祖母和惜妹妹下山,务必安排妥当。”

  二人应是。

  谢氏六房老太太松开谢芳华的手,回头招呼谢惜,二人不再多逗留,离开了达摩堂。

  林太妃看着二人离开,眼中眸中情绪闪过,最后化为无形的叹息。

  谢芳华看了林太妃一眼,听到达摩堂外传来轻缓的脚步声,她不动声色地顺着声音看去。

  秦铮等人自然也听到了脚步声。

  右相夫人立即惊喜道,“是清儿回来了!”

  她话音未落,李沐清提着一个和尚从外面走了进来。

  右相夫人立即迎上李沐清,将他全身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松了一口气,“没事儿就好!从你离开,娘这心一直不踏实。”

  李沐清看着右相夫人,无奈地笑了笑,“娘,我不是小孩子了。”

  “娘知道你不是小孩子,但你不是我儿子吗?这不是不由自主地担心吗?”右相夫人叹了口气。

  英亲王妃笑着道,“当娘的都一样,为子女担着心,以后你做了父亲,也就明白了。”

  李沐清闻言微笑,将手中提着的和尚往秦铮面前的地上一放,对他道,“只抓住了一个,还让他死了。很抱歉啊秦铮兄。”

  秦铮看了一眼地上的和尚,眉心发黑,显然是服毒而亡,他抬起头,对李沐清嗤了一声,“废物!”

  李沐清也不恼,慢悠悠地道,“若不是我及时出现,你这条小命没准就不见了。当时的你可是连还手抓人的力气都没有,到底咱们俩谁是废物,你该比我清楚。”

  秦铮一噎。

  “一共两个,跑了一个。当时这二人都蒙着面,但是交手的时候我都给扯掉了面纱。跑的那个人我能画出其模样来。”李沐清道。

  秦铮点点头,“里屋有纸,你现在就去画。”

  李沐清见秦铮明明看起来没力气虚弱的样子,偏偏还大爷似地对他颐指气使,无奈地摇摇头,进了达摩堂的一间室内。

  自他从外面进来直到与秦铮说了几句话进入室内,虽然见到了谢芳华,看了她一眼,但是面色如常,语气如常,并没有别人一眼惊艳的作态。

  林太妃不由对李沐清暗暗点头,到底有人不被谢芳华的美色所惑。

  而右相夫人却是蹙了蹙眉,他的儿子他比谁都清楚,那一眼虽然无波无谰,但到底心底如何想,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越是平淡,越是想法深,他自小便是这样。

  谢芳华却没理会林太妃和右相夫人看向她的目光,而是看向地上那个死去的和尚。

  这和尚服毒而死,除了眉心发黑外,外表看不出任何没有任何异常,但是这毒却不是寻常的毒药。

  秦铮踢了踢那和尚的身子,那和尚随着他的脚晃动了一下,他抬起头,见谢芳华正在看着这和尚,眸光若有所思,他挑眉,“你看出了什么?”

  谢芳华抿了抿唇,对他道,“的确看出了点儿东西,但是,还需要进一步的检验。”话落,对他道,“你身上带着匕首吗?”

  秦铮摇摇头,“爷从来不用匕首这玩意儿。”

  “奴婢这里有!”春兰从怀中拿出匕首,她有皮毛功夫,匕首小巧精致,是用来防身的。

  谢芳华点点头,接过匕首,上前走了一步,靠近那和尚,忽然想起什么,又停住脚步,眸光扫了一眼四周,众人都看着她,她将匕首递给秦铮,“你将他的胸膛划开。”

  秦铮接过匕首,对她挑眉。

  “这么多年,为了治好我自己的病,我钻研过不少医书。记得从一本古书上看过一种毒。那种毒来自外域。说是毒,其实是盅。就是在人身体以血供养的一种特殊的虫子。当服了药引之后,盅即发作,餐食人心而使人致死。”谢芳华缓缓解释,“我看这个僧人中的像是这种盅。不过需要你挖开他心口看看。”

  众人闻言都面色一变,从来没听说过这种毒盅,一时间难以置信。

  尤其是林太妃,她的脸当即白了,立即道,“芳华小姐,这是佛门圣地,万一你说的不确实,这样剖胸看心不太好吧!亵渎佛祖啊!不是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吗?死者为大。”

  谢芳华闻言看向林太妃,平静地道,“这种毒盅想要检查是与否,除了剖胸看心没有别的办法。”话落,她笑了笑,“当然,这里是佛门圣地,但即便是佛门圣地,就真正地干净吗?若是真干净的话,这个和尚又怎么会去刺杀秦铮?又怎么会被李公子抓住服毒而死?佛门不是干净,只不过是清静而已。”

  林太妃哑口,一时间无言反驳。

  秦铮笑了一声,接过匕首,当即蹲下身,对准那个和尚的胸口。

  “铮儿,慢着!”英亲王妃开口阻止秦铮。

  秦铮挑眉,看向英亲王妃。

  “法佛寺发生了这么大的火,同时你我、华丫头被遇刺。这种事情,怎么能够不让你父王知晓。上达天听呢?”英亲王妃慢慢地道,“这个人先留着,等你父王来了,再做处理。”

  秦铮眨了眨眼睛,懒洋洋地道,“娘,您确定?”

  “自然确定!”英亲王妃道,“你父王是我们娘俩的依靠!我们不靠他靠谁?”话落,她偏头看了一眼谢芳华,“再说还有华丫头,她是忠勇侯府唯一的小姐,险些出事儿,怎么了得?老侯爷和世子知晓被刺杀之事,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另外,华丫头虽然自小钻研医毒之术,但到底她如今身体如何,也要有个医术高明的医者来诊断一番,才能下定论。”

  秦铮眸光细微地变幻了一番,缓缓地站起身,漫不经心地道,“听娘的。”

  英亲王妃回头对林七和听言吩咐,“你们两个人现在即刻下山,骑快马回京去给王爷和谢世子报信!法佛寺突然失火,有人趁失火时刺杀我、铮哥儿、华丫头。刺客已经抓住,如今法佛寺大火还未熄灭,请他们拿个主张。我们是立即回京,还是他们赶来。”

  林七和听言看向秦铮,齐声道,“我们走了,二公子谁来侍候?”

  “还能没有人侍候他?你们只管走就是了。”英亲王妃摆摆手。

  秦铮也摆摆手。

  二人不再耽搁,立即跑出了达摩堂。

  “是否应该进宫给皇上传个话?”林太妃见英亲王妃没吩咐,那二人就这样离开,她道。

  “王爷得到话,谢世子得到话,皇上那里还能得不到话?也许如今京城里早就得到消息了。”英亲王妃道,“太妃放心吧!”

  林太妃点点头。

  李沐清从屋中拿着一张画像走出来,递给秦铮看,“跑的那个人就是他。”

  秦铮看了一眼画像,眯起了眼睛。

  “怎么了?你认识?”英亲王妃打量秦铮神色,见他如此,不由询问。

  秦铮不答话,慢慢地将画像翻转过来,给英亲王妃等人看。

  右相夫人最先惊呼,“这不是跟地上死去的这个无忘大师长得一样吗?”

  “是一模一样,怎么有两个无忘大师?”林太妃也露出惊异之色。

  她们时常来法佛寺礼佛之人,对于法佛寺里面几位有头有脸的僧人都是识得的。这无忘大师掌管戒律院,是戒律院的首席大师。这些年来,她们都是见过几次的。

  英亲王妃这是第一次来法佛寺礼佛,她是爱花之人,不甚是爱佛。未出嫁之时,和谢芳华的娘来过几次法佛寺,但也不过是去后山的桃花林。自然是不识得什么无忘大师。如今只看到这个画像上画的和尚是和地上躺着的和尚一模一样。不由疑惑,“法佛寺到底有几个无忘大师?”

  “自然是一个!”右相夫人和林太妃齐齐道。

  “那这就奇怪了!难道是其中有一个施了易容术?”英亲王妃问。

  李沐清摇摇头,“我敢确定,逃跑那个人未施易容术。我挑掉他面巾,能看到其容貌。对于是否易容,我还是能看出几分的。”

  “这样的话,只能等普云大师和主持出来解惑了。”英亲王妃知道李沐清聪明,文武双全,其他的旁门别道也有所涉猎。他说没有易容,那一定是没有易容了。

  “地上躺着的这个人双耳朵后有黑痣,画像上的人却是双耳干净,什么也没有。”谢芳华仔细看了片刻,对照之后,对李沐清道,“李公子,你确定你当时看仔细了?”

  李沐清立即笑了,“芳华小姐的眼睛好毒辣,这个细节竟然被你看出来了。”话落,他摇摇头,“逃跑的那个人耳后的确没有黑痣。我看得很清楚。”话落,他道,“你们可能不知,但是我娘知晓,我自小便有着对人的样貌特征过目不忘的记忆。但凡有谁在我面前出现过,我都能画出其画像,连一处细微之处也不会模糊。”

  右相夫人点点头,“不错,的确是这样,清儿说那个逃跑的僧人没有,就是没有了。”

  英亲王妃点点头。

  秦倾忽然道,“我再上房顶去看看,北方天空似乎越来越红了。大火是不是蔓延过来了?”

  “那你快上去看看!”林太妃闻言立即对他催促。

  秦倾立即爬上了房顶,到了房顶之后,他一看之下,大惊失色,对秦铮道,“秦铮哥哥,你快上来看看,法佛寺的僧人拦不住大火,已经全部撤退,向南山跑来了。”

  秦铮闻言扬了扬眉,看了一眼十几丈高的房顶屋脊,没言声,也没东西。

  “他如今走路都虚弱无力,怎么能上得去房顶?还是我上去看吧!”李沐清轻轻提力,踩着廊柱,上了房顶。

  谢芳华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太阳此时已经渐渐地隐去,又一层淡淡的灰色的云雾向这片上空聚拢来。

  秦铮也随着谢芳华抬头,看了一眼,忽然笑了笑,凑近谢芳华,对她低而温柔地道,“你看,我们是不是真是天作之合的一对?竟然连观测星象都能做到。”

  谢芳华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秦铮伸手将她头上的簪子拔下来,谢芳华蹙眉看着他,他又重新给她将微微散乱的云鬓理了理,将簪子给她重新插了上去,对她道,“我看你这簪子插斜了,帮你端正一下。”

  谢芳华点点头,算是承了情。

  英亲王妃本来对于秦倾说大火蔓延过来了有些紧张,但刚提起心,便看到二人挨得极近说着什么,他儿子温柔至极,而谢芳华静静地站着,任他施为,她不由露出笑意,驱散了几分紧张。

  “北山院落全部被大火烧着了,火顺着风向扑过来了,普云大师和主持带着众僧人撤退到南山来了。”李沐清上了房顶后,看着北方,语气寻常地给下面的人陈述情况,“虽然地面都浇了水,泼成了一条河,但到底是挡不住风卷起的火苗,越过水和河面向这边来了。”

  “哎呀,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要立即下山?”林太妃顿时有些慌了,她虽然喜好礼佛,对法佛寺有着很深的感情,从心里分外的推崇,但是如今社稷到生命,自然也顾不得再理会这法佛寺会不会被火海吞没了。

  “我们自然是要赶紧下山!”右相夫人立即道。

  秦倾跳下房顶,对秦铮道,“秦铮哥哥,我们赶紧下山吧!这火苗来势汹汹,怕是很快就会扑来这里。不止是咱们得躲,法佛寺这些僧人都得躲下山。这火无水可救。”

  “谁说无水可救?”秦铮站着不动。

  “难道你有水?怎么救?”秦倾到底是年岁小,有些急迫。

  “除非下雨。”李沐清也跳下了房顶,看着秦铮和谢芳华,“听普云大师和主持说秦铮兄说风会停,芳华小姐说会下雨。如今已经到你们二人说的时候了吧?”

  “还差半柱香时间。”谢芳华道。

  “真的会下雨?”林太妃顿时问向谢芳华,不等她回话,看向天空。

  右相夫人也看向天空,看了半响,除了灰色的云层遮住了太阳外,看不出是下雨的征兆,她立即道,“这不像是要下雨的天象啊。”

  “我看着也不像啊!”林太妃道。

  谢芳华没说话。

  秦铮也没有说话。

  “再等半柱香!”英亲王妃看了二人一眼,她虽然也看不出这是会下雨的天象,但是她相信她的儿子和她未来的儿媳妇儿。直觉这两个孩子口中不会有虚言。

  “那就再等等吧!”李沐清笑了笑。

  秦倾也是疑惑的,目光从秦铮脸上移到谢芳华脸色,再从谢芳华脸上移到秦铮脸上,转了两遭,他又看向天空,有些泄气地道,“实在看不出是下雨的天气。那就再等等吧!”

  “万一不下雨呢?这火马上就烧过来了。连我都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了,是法佛寺僧人一边跑一边救火的声音吧?这可不是儿戏!”林太妃有些急迫地道。

  “太妃若是不相信,只管下山就是!”秦铮看了林太妃一眼,对秦倾道,“你现在就护送太妃下山。”

  秦倾有些犹豫,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但见众人都不走,连右相夫人也没说话,他咬了咬牙道,“太妃别急,大火如今不是还没蔓延过来吗?半柱香的时间估计能撑得住。若是半柱香之后不下雨,我们赶紧撤离。”

  “好吧!”林太妃点点头,想着年纪大了,到底是不禁吓了。

  不多时,普云大师和法佛寺的主持带着众僧人回到了达摩堂。

  这时,正巧是半柱香。风顿时停了,细密的大雨无声地从上空飘落了下来。

  ------题外话------

  亲爱的们,我回来了!留言区很温暖,所有留言我都看过了。

  休息这三天,是我写文五年以来在正当连载更新时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纯休息。

  第一天,我去了黄崖关长城,站在长城上,举目四望,千里烽台,万里辽阔。第二天,我去了京东大峡谷,坐了长达一千多米,翻越了四座大山的空中索道,一眼望去,古木山崖,云海斑斓。第三天,我去了杏园和梨园,风吹起,花雨落了一身。风轻花轻,日朗风清。

  这三天,虽然身体很累,但心得到了休息,我很感激你们包容我爱护我在我疲惫至极的时候给了我这样一个自主的空间,给了我足够的尊重、自由以及温暖和爱!从今日起,不说风雨无惧,我只说,我好好地钻回壳里写书,你们在壳外晒着春光好好看书吧!群么么!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七章下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