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外公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偏头看了秦铮一眼,扭头看向殿外,殿外雨比刚才大了些,她不动声色地笑了笑。

  皇上自然是该坐不住的!

  南秦虽然百家争鸣,但佛教较之其他道系更为弘扬,以佛道为代表的法佛寺更是千载基业,繁荣鼎盛,香火不断,因两百多年前出了回绝大师,如今的普云大师,都是佛门奇才。是以,法佛寺被誉为南秦京城这一座古皇城的守护宝寺。

  法佛寺失火,连烧了北山的一整片山林,同时大火扑向了一片别院,进而蔓延到南山古寺殿堂斋院。若是将法佛寺全部烧毁,那么,千载的寺庙成为废墟不说,既无名山被毁,这又是一件震惊朝野的大事儿,更甚至,它若烧毁,比无名山被毁所造成的影响要大。因为,无名山被传言是人间地狱,被毁后,虽然很多人不敢大声谈说,但是心里不知如何拍掌称快,而法佛寺就不一样。它是佛门圣地,人们心里信封的神佛若是被毁,那么,心里的恐慌可想而知。

  两百多年前,那一场大火,烧毁了半个法佛寺,回绝大师圆寂,曾经哀恸整个南秦。百日之内,百姓们自发吊念,无人穿鲜艳的衣服。歌舞酒楼茶肆,无人聚酒吟诗杂耍讲书。

  举国百姓自发如此,当时是何等的震撼当朝天子。破无奈之下,天下脱了明黄的龙袍,特意命制衣居缝制了黑色的龙袍,穿了七日忌吊。

  史书记载,“回绝圆寂,天下恸哭,天子换袍,日月无光。”

  回绝是谢氏嫡出一脉嫡子。

  南秦对于谢氏有了忌惮,大约是从那时开始的。

  一晃两百年。

  到底是这两百多年间皇室子孙没动作一直隐忍包容谢氏,还是谢氏子孙太出色,皇权掣肘不了谢氏。那么,只有谢氏和皇室彼此知道了。

  “在想什么?”秦铮忽然偏头看谢芳华,见她脸色虽然平静如常,但是眼底有着清冷的光,他攥住她的手,捏了捏,低声问。

  谢芳华收回思绪,对他道,“我在想,皇上、王爷、哥哥来的时候,有没有带太医或者大夫。”

  秦铮挑眉,抬头看向门口,对听言问,“可带了太医或者大夫?”

  听言一怔,立即懵懵地摇摇头,“没仔细看,不晓得带没带。”

  “废物!”秦铮骂了听言一句,问向林七,“你可看仔细了?”

  林七此时也休息过来了,闻言连忙点头,“小人看仔细了。队伍里跟着孙太医,谢世子还另外带了一名忠勇侯府的大夫。”

  秦铮点点头。

  “走吧!都别坐着了,既然知道皇上来了,咱们都出去迎迎吧!”林太妃站起身。

  “迎什么迎?佛祖面前,众生平等!”秦铮坐着不动,一句话,挡回了林太妃的话,“皇叔也是终生里面的一个。”

  林太妃一噎。

  “众位施主坐着吧!老衲和主持出去迎迎。”普云大师老眼扫了一圈众人,向外走去。

  法佛寺主持立即跟在他身后。

  右相夫人看向李沐清。

  李沐清笑了笑,站起身,秦铮可以不迎皇上、英亲王妃可以不迎,林太妃是长辈,也可以不迎,谢芳华有病在身,身娇体贵,也可以不迎。但是,他不能不赢。

  右相夫人见儿子站起身,自己也跟了出去。

  秦倾自然也不敢老子来了他还在这里等着,也连忙起身去了。

  大殿中转眼间就剩下了英亲王妃、秦铮、谢芳华。

  “铮儿,趁着人还没进来,这件事情,你跟我说说,您想闹到哪个地步?”英亲王妃见人都出去,低声询问秦铮。

  秦铮眸光微闪,“娘,你说这件事儿若是执意闹大的话,能闹到哪个地步?”

  英亲王妃皱眉,“这件事情,从纵火烧山,到我和华儿被刺杀,再到你被刺杀,另外还有法佛寺僧人搀和一起暗算你,绝对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做成这一套连环的戏码。若是你要闹大,那么,怕是朝野要震动了。”

  秦铮轻笑,“朝野本来也不平静,震动一下难道不好?”

  英亲王妃对他板起脸,“没个正经,我与你说正经的,你与我赶紧老实地说,你到底想要做到哪一步?是不留余地,还是留点儿余地?你现在赶紧与我说清楚,我也好在皇上、你父王面前施为。”

  “秦钰要回来了!”秦铮不答英亲王妃的话,突然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英亲王妃一怔。

  谢芳华在旁边听着,眯了眯眼睛。

  “总要留着点儿给他玩!就弄个半死不活吧!都玩没了也没意思。”秦铮话落,偏头看向谢芳华,又捏了捏她的手,“华儿,你说呢?”

  谢芳华看了一眼被他攥住的手,什么佛门圣地不宜在佛祖面前无礼,他秦铮可是一点儿也不在乎。不过幸好她虽然重活一回,倒也不怎么信封神佛,对他的举动也不甚在意,只抽出手,语气清淡地道,“我只是一个闺中女子,病能借这一场大火好了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有本事搀和这等追查幕后人和牵扯朝堂的朝事儿?待我哥哥来了,哥哥给我做主便是。”

  秦铮翻了个白眼。

  英亲王妃看着谢芳华,缓缓地笑了,说道,“华儿的病若是真好了,那我也要谢天谢地了。英亲王府虽然从来不供奉佛堂,但你的病若是好了,我回去之后就建立一座佛堂,供奉佛祖菩萨。逢年过节,早晚三炷香地供奉。以后每年的年节,我也来这法佛寺上香谢佛恩。”

  谢芳华回英亲王妃一笑,不再说话。

  短短几句话的时间,外面传来“皇上驾到”的高呼声。

  英亲王妃住了口。

  不多时,一群人浩浩汤汤地进了达摩堂。

  当先一人明黄袍子,袍子上的金龙分外夺目。吴公公踮着脚给他打着伞,正是皇帝。

  皇帝身后半步跟着英亲王,他走得显然有些急,是以脚下一跛一跛的。给他打伞的人是喜顺。

  英亲王身后,紧跟着谢墨含,比起前面二人的魁梧,谢墨含却显得孱弱文弱许多。侍书给他打着伞,他显然是出门出得急,连一件轻裘也没披,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锦缎软袍。面色比往常苍白。

  三人身后,左右相也跟来了,分别由自己的贴身长随打着伞。

  左右相之后,孙太医由药童拿着药箱打着伞,一颤一颤地走着。

  孙太医之后,还有一名须发花白的老者,老者穿着一身道袍,没打伞,却是行走时周身似乎筑起了一道真气墙,在他头顶上方雨水自然地被挡开,半点儿也淋不到他。

  谢芳华一眼便看到了那名老者,坐着的身子不由得站了起来。

  这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外公。

  博陵崔氏当年之所以没落下去,也是因为,当年的博陵崔氏家主弃家入了道教。而弃家的那个人正是她的外公,崔荆。

  当年,她娘嫁入忠勇侯府之后,她的外婆病了一场,不得治,去了。她外公处理了她外婆的后事百日之后,将博陵崔氏家主的位置传给了他的舅舅,也就是如今漠北的武卫将军。自己跟着一位云游的道人走了。

  自此后,杳无音信。

  后来,她娘和爹双双出了事儿,舅舅为了护她和哥哥,自请去了漠北戍边。

  皇帝权衡利弊,准了舅舅的奏折。博陵崔氏退出了京中贵裔圈,旁支族亲回了博陵崔氏的族里,自此,和清河崔氏相提并论的大族便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谢芳华还是在她娘亲的书房里看到过她外公的画像。

  这么多年,她没想到,外公竟然回来了。

  这一刻,她不知是什么感情,只觉得眼泪在眼眶转。虽然她自小未曾见过外公一面,但从她娘小心翼翼收藏的画像来看,她娘一定是极其敬爱自己的父亲。她以前不曾出府时就想着,会不会有朝一日外公回来?

  如今看着那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她想迎上前去,却是怎样也迈不动步子。

  英亲王妃也看到了外面走进来一群人之中仙风道格的老者,腾地站起身,不敢置信地看着,“竟然是……竟然是……”

  秦铮也注意到了外面走来的人,目光在那老者身上转了一圈,听到英亲王妃的话,回头瞅了她一眼,又见谢芳华眼泪在眼圈转,神色怔怔,似喜似悲,他也坐不住了,站起身,伸手擦了一下她的眼睛,低声问,“怎么了?那个老者是谁?”

  博陵崔氏家主弃家离开时,是崔玉婉和崔紫菁嫁入忠勇侯府和英亲王府不久之后。那时候秦铮自然也是没出生的。所以,他不识得。再加之,他天性高傲,只关注值得引起他注意的事情和人物,关于博陵崔氏,他也就只关心个武卫将军,未曾去探究上一代出家为道的家主。

  “是我外公!”谢芳华低声道。

  秦铮一愣,转过头,有些讶异地看着那老者,“博陵崔氏上一代家主?”

  谢芳华点了点头。

  秦铮收回视线,见她短短时间,眼眶有些红,又问,“你确定?”

  “自然是确定的!”谢芳华顺手扯过他衣袖,擦了擦眼睛,然后推开他,走了出去。

  秦铮看着他衣袖上的一片水渍,呆了一下。她拿他衣袖擦眼泪?做的可真是顺手!他很想追上去问问,她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动作吗?不过见她脚步踩在地上,走得慢慢的,他压制住了想法,看向英亲王妃,喊了一声,“娘?”

  “是,是博陵崔氏上一代的家主!没错!”英亲王妃回过神,对秦铮招手,“铮儿,快走,我们出去看看!”

  秦铮点点头。

  二人一起出了殿门。

  谢芳华从大殿内走出来,这是第一次,没戴面纱,出现在众人面前。

  天空下着细密的雨,她一身锦绣华裳走出来,如玉雪山之巅浊世的雪莲,又如冰川山涧中那一缕冰泉,又如九天之上那一抹轻云流彩。

  有一种美,能醉风月。

  有一种美人,能让山河日色都黯然失色。

  皇帝一眼所见,脚步猛地停住了。

  英亲王、左右相等也顿时停住了脚步。

  有人目光复杂,有人目光惊艳,有人目露感慨,有人目露不敢置信,有人目露疑惑。

  所有的目光交织在了谢芳华的身上。

  包括博陵崔氏上一代家主,谢芳华的外公,崔荆。

  谢墨含看到谢芳华的面纱竟然摘掉了,也是一怔,脚步顿了顿,目光往前后左右看了一眼,将众人神色看在眼底,暗暗叹息一声,越过挡在他前面的皇帝和英亲王,迎上谢芳华,喊了一声,“妹妹!”

  谢芳华自然也看到了众人的神色,见谢墨含迎上前,她停住脚步,抓住谢墨含的手,先是对他责备地道,“哥哥出府上山来,山风凉寒,你怎么穿得这么少?”

  谢墨含心下一暖,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见她完好,松了一口气地道,“我听闻法佛寺失火出事儿,就急急忙忙赶来了。”

  “侍书,哥哥急,你怎么也不提醒着他一些?”谢芳华质问旁边给二人打伞的侍书。

  侍书顿时苦下脸,“小姐,世子听到消息后,走得太急,没容小人准备啊!小人只能赶紧追来了。这伞幸好还是咱们车上去年备着的呢!否则,别说衣服没有,现在浑身都淋湿了。”

  “你现在就吩咐人去找一件轻裘来给哥哥披上。”谢芳华对他道。

  “知道小姐无恙后,我就已经吩咐人去取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来,只不过现在只能让世子先挨挨凉气了。”侍书道。

  谢芳华点点头,不再责怪他,哥哥的脾气她也是知道的,听说法佛寺失火,怕她出事,他着急赶来是一定的。伸手帮他往上拉了拉衣领,对他轻声问,“哥哥,那是外公吧?”

  谢墨含点点头,回转身,看向须发花白仙风道骨的老者,“是外公!”

  谢芳华看向老者,老者见她看来,眉目露出一抹和蔼的笑。

  谢墨含拉着谢芳华走向老者,对老者道,“外公,这是华儿!”

  “外公!”谢芳华走到老者面前,看着他,喊了一声,鼻音有些浓郁,微带哽咽。

  老者应了一声,伸手去摸谢芳华的头。

  谢芳华抿起唇角,眼泪在眼圈内打转。若是她娘还在,见到外公,不知会有多高兴。

  “三分像你娘,七分像你爹。到底还是谢氏的女儿!”崔荆落下手,感慨一句。

  谢芳华对他笑了笑,低声问,“外公离家出走多年,娘亲临死也没能见外公一面,华儿出生后一直不曾见过外公,如今外公怎么回来了?”

  “说来话长!半年前,我在青云之山和一道友摆八卦观星阵,恰巧窥到了南秦京城的天象。南秦星移斗转,星海纵横,霞云失色,火烧天峰。这是大凶之兆。我当时只参悟了前半个星卦,道法太浅,没参透后半个星卦。于是,便启程回来走一遭。”崔荆道。

  “原来如此!还要感谢这天象了!否则华儿和哥哥不能见到外公了!”谢芳华涩然道。

  “你这孩子!外公虽然入道,但到底还是你外公!除了要回来参透这半个星卦外,也是想看看你们。”崔荆又摸摸她的头,怅然道,“一别多年,南秦依旧繁华,但到底是物是人非了!入道之人,也并非真就脱离肉骨凡胎,没有七情六欲,天下没有真正不问世事的地方。外公避开红尘,也不过是图个清静罢了。”

  谢芳华闻言心里一暖,言外之意,外公也是为了她和哥哥回来的,她露出笑意。松开谢墨含的手,挽住了崔荆的胳膊。

  崔荆瞅着她,捋着胡须,慈爱地笑了。

  “荆叔叔,您总算回来了!”英亲王妃此时也来到了近前,有些激动地看着崔荆。

  “一别多年,你这小丫头可没变模样!”崔荆看着英亲王妃,笑着点点头。

  英亲王妃眼圈也微微泛红,嗔怪道,“这个天下,如今也就您还喊我小丫头。”话落,她掏出帕子,抹抹眼睛,有些酸涩道,“紫菁没照顾好玉婉,荆叔叔,您不怪紫菁吧!”

  “婉儿本命如此,造化如此,实乃天意!”崔荆摇摇头,感叹一声,“当年,我走时,紫云道长便算出了她的运数,我初时不信,后来接连发生了几桩事儿,也就信了。”

  “紫云道长是当年云游到南秦,带走您的那位道长?”英亲王妃问。

  崔荆点点头。

  “他当时既然能算出,毕竟是有其能,为何不求他改了玉婉的命数?”英亲王妃又道。

  “你这小丫头,命数能是随意更改的吗?”崔荆笑了笑。

  英亲王妃揣起帕子,一时无言。

  “这个是你家小子?”崔荆移开眼睛,目光落在站在英亲王妃身后的秦铮身上。

  英亲王妃回过神,挥手一把将秦铮拽到了崔荆面前,对他道,“正是我那个不知道造了什么孽生出来的混小子。”话落,对秦铮道,“你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来见过外公!”

  “不该是叫外公吧!论清河崔氏,他该喊我一声堂叔外公。”崔荆道。

  “荆叔叔,您大约还不知晓,华丫头和这个臭小子得了皇上圣旨赐婚,他喊您一声外公,如今也是当得!”英亲王妃顿时得意地笑了,“您没想到吧?当年我和玉婉约定,她生了闺女嫁我儿子,如今玉婉虽然去了,但这一桩约定却是履行了。”

  “哦?”崔荆有些意外,看着秦铮,缓缓笑了,“老道一路赶来京城,竟是没留心这个消息。若是照这样说的话,喊我一声外公,是该当得!”

  “外公!”秦铮趁机笑吟吟地喊了一声,分外心甘情愿。

  “好!”崔荆大笑,应了一声,从怀中取出一个物事儿,递给秦铮,“外公给我外孙女婿的见面礼!”

  谢芳华顿时不满,她可都没得外公的见面礼,凭什么秦铮喊了一声,就有见面礼了?

  秦铮不等谢芳华有所言语动作,立即伸手接了,没看清是什么物事儿,转眼便揣进了怀里,笑得欢喜,“多谢外公!”

  崔荆笑着点点头。

  谢芳华偏头瞪了秦铮一眼,有些不甘心。

  秦铮对谢芳华眨眨眼睛,笑得得意。

  “朕就知道,只要一见到崔老,他们眼里就没朕了!朕站这半响,也不得理会。”皇帝此时开口。

  英亲王妃慢慢地回转身,对皇帝道,“皇上往这里一站,谁敢不理会您?臣妾这里还等着皇上给我、我儿子、未来的儿媳妇儿做主呢!”

  “做主什么?”皇帝看着她问。

  “法佛寺失火时,我们三人都遇到了刺杀。”英亲王妃正了神色。

  皇帝眯起眼睛,“你们三人可是受伤了?”

  “铮儿受伤了!我的婢女春兰给我挡了一剑,我和华丫头才幸好没事儿。”英亲王妃简略地道。

  “凶手可是抓住了?”皇帝问。

  “自然是抓住了!”英亲王妃道。

  “好!此事朕给你们做主!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趁火作乱,刺杀堂堂王妃,王法何在?”皇帝板起脸,威严地道,“现在就带凶手来,你们将经过仔细说与朕,朕现在就命人彻查。”

  英亲王妃点点头,“外面下着雨,先进大殿再说吧!”

  皇帝颔首。

  英亲王看向英亲王妃,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低声道,“你真不曾受伤?”

  英亲王妃摇摇头,“我是不曾受伤,铮儿受伤了。”

  英亲王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向秦铮,“你伤在了哪里?”

  “小伤!”秦铮道。

  英亲王见他气体虚弱,面色隐隐苍白,知道受伤不轻,但他面上却云淡风轻,不当回事儿,显然不愿意多说,他点点头,“稍后让孙太医给你把把脉,开一副药方子。”

  秦铮“嗯”了一声。

  “还有华丫头,我见你今日气色倒是极好。这是怎么回事儿?”英亲王又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摇摇头。

  “你说也奇了怪了,法佛寺失火,铮儿在后山院落里睡觉,我和华丫头担心他,一起去找,半途中,遇到了杀手,之后,又遇到了一个和尚暗算,有一簇火苗烧来,烧掉了她面纱的同时,竟然也消散了她脸上病态。”英亲王妃对英亲王道,“这事儿我亲眼所见,你说奇不奇怪?我观察了她两个时辰了,她都未曾重犯病症,我就在想,是不是这一场大火让她的病突然好了?”

  “一场大火就烧没了华丫头的病?哪里有这等怪异之事?”英亲王显然不信。

  皇帝目光也落在谢芳华脸上,一双眼睛探究深邃。

  “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是以前的华丫头什么样子你也见了,如今这样子可真是好模好样的。哪里像是还有病?”英亲王妃质问。

  英亲王看着谢芳华,一时无言。

  “孙太医不是带来了吗?稍后让孙太医给华丫头看看如今她的身体到底如何。另外,朕听说崔老也晓得医术,稍后再让崔老看看。”皇帝缓缓开口,“若是华丫头这病真的就此好了,也是一件大喜事儿!真是可喜可贺。老侯爷也不必日日忧愁了。朕也可宽心了。”

  英亲王妃点点头,催促道,“那就快进大殿吧!都别在这里淋着雨了,赶紧先给华丫头看看身子。”

  皇帝不再说话,向大殿内走去。

  英亲王也点点头,跟在皇帝身后走向大殿。

  英亲王妃看了谢芳华一眼,谢芳华对她笑笑,挽了她外公,一行人一起进了大殿内。

  大殿内,空无一人,地上没有了无忘的尸首。

  秦铮还没迈进殿门,便发现地上无忘的尸首不见了,目光顿时眯了起来。

  谢芳华自然也发现了,目光一寒。她因为外公突然回来,一时间分散了心神,竟然没发现大殿内什么时候没了无忘的尸首,她看向秦铮。

  秦铮垂下眼睫,对她无声地摇了一下头,他一时惊异谢芳华外公竟然回来了,也忘了顾及,偏头看向李沐清。

  李沐清自然也发现了,抿起唇,也摇了摇头。

  “尸首呢?哪里去了?”英亲王妃自然也发现了,当即面色沉了下来。

  进入大殿的皇帝脚步一顿,回头看向英亲王妃,问道,“什么尸首?”

  “刚刚我们迎出去时,这地上明明有一具尸首。短短时间,怎么不见了?”英亲王妃对两旁众人质问,“谁看见了?”

  侍画、侍墨安排人送谢氏六房老太太下了山,跟着皇帝的队伍一起又进了山寺,自然不晓得,齐齐摇摇头。侍蓝、侍晚随着谢芳华跟出了殿外迎崔荆,自然也没看顾殿内的尸首。

  听言、林七因为好奇,也跟着秦铮、英亲王妃、谢芳华出了殿外,忘记了殿内的尸首。

  这样一来,竟然谁也不晓得殿内的尸首何时没了!

  ------题外话------

  今日上墙:浅浅的景,lv2,贡士:活动:西家疯子演唱会,时间:下周六晚六点(4月18号)地点:西子情官方疯子群哦啦啦,疯了的没疯的都赶紧报名吧,保证欢乐⊙▽⊙

  念念2,贡士: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两只都是男的,两只都是男的。真变态,真变态。o(n_n)o

  覆我七世流离,lv1,秀才:攒着月票,然后。到现在才意识到当月有效,本来想霸气地投上好几张,然后……上个月的也没了……以后有票票一定不攒了,立马给情大大!

  作者有话:喂,前两位,你们俩这样,还有人敢进v群吗?o(╯□╰)o后面的这一位亲爱哒,月票是当月有效,月底清零啊。提醒大家,我要开始每天都掏兜了啊!有攒到月票的,快投给我,投给我,投给我,谁浪费揍谁……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九章外公》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