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围困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氏长房四个字从众人口中出来,一时间,大殿内的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谢氏长房有取忠勇侯府而代之的心,这么多年早已经昭然若揭。可是谁也没想到这当口竟然利用一个偷盗之人混入法佛寺施为迫害。

  不得不说,这一番背地里的筹谋也是可见一斑的。做得很是隐秘。

  若非谢芳华有武功,能及时窥察,否则真是一个病秧子的话,那么绝对躲避不过那突然来的火苗,躲不过的后果不止是烧了脸,毁了容貌,有可能引发全身着火,变成个火人。

  英亲王妃想起早先那亲眼所见的一幕便有些后怕,听闻是谢氏长房,脸色蓦地沉了下来。

  敏夫人这么多年来一直把着英亲王妃靠近乎,虽然英亲王妃向来不甚喜敏夫人八面玲珑的做派,但是看在死去的崔玉婉和谢氏六房明夫人的面子上,这一层亲戚牵扯,让她不曾拒绝她把着亲近。但到底从年前到年后这一段日子敏夫人和谢茵一直针对谢芳华,让她产生了不快。但也未曾想到会这般毒辣,竟然敢借着她带她出来法佛寺祈福而暗下毒手。

  “真是可恨!”英亲王妃越想越有些恼怒。

  秦铮冷笑一声,“一个谢氏长房怕是还不够施展这连环局的手法!”

  英亲王妃闻言细细思索一番,冷静下来,点点头,“不错!谢氏长房的人除了个谢林溪,其余人都是废物,自以为有些小聪明,却是没脑子,不堪大用。照我和华丫头这般遇刺来看,不可能只一个谢氏长房就能做得如此天衣无缝。尤其先是失火,再然后是刺杀,之后是引火要烧华丫头。但是引火烧华丫头的同时竟然还要烧了地上躺着的这个死士,显然是想要毁尸灭迹。定然还有结盟。”

  “王财,朕问你,你除了跟踪那人到了谢氏长房后,还做了什么?可还知道谢氏长房与人结盟?”皇帝沉声开口。

  王财摇摇头,哆嗦地道,“皇上,小人不知,小人虽然惯于偷盗,但也是为了给祖母看病,都是小打小闹的偷盗,向来都避着高门大户里的贵人们,平生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知府,谢氏长房对小人来说,可是天大的富贵了。小人哪里还想到有结盟?”

  皇帝见他不是说假,看向谢墨含,缓缓道,“谢世子,算起来,谢氏长房是忠勇侯府的旁支。这件事情你是想谢氏族里解决,还是要朕给你做主?”

  谢芳华闻言看了皇帝一眼,谢氏族里解决的话,无非是族里实行族规。也就是谢氏族长一脉出面做主。谢氏长房只刺杀一个她,那么,也没发生牵动全族的动荡之事儿,这件事情可轻可重。轻的话,也就是警告,重的话,实行族规,也不会是死人的族规。而若是皇上做主,那么,便不好说了。谁知道皇上心里是什么打算?

  谢墨含斟酌着,一时间没答皇帝的话。

  英亲王妃聪明,很快就想通了这里面的症结,顿时不干道,“皇上这是哪里话?这怎么能只是谢氏内部的事情?当时那四名杀手先出现时,要杀的人可不止是一个华丫头,还有我呢。后来这王财引火要烧华丫头,我也是在她身边挽着她的,险些烧到我的身上?谢氏长房趁着我带华丫头出来祈福,背后里下这等手段,明摆着是连我也算上了。”

  “你先别急,朕知晓这里面的道理。朕想先听听谢世子的意见。”皇帝道。

  英亲王妃闻言住了口。

  谢芳华想着按照英亲王妃这态度,是想要谢氏长房交给皇上裁决了,而且牵连了王妃,那么,对于谢氏长房是一定不能轻判,是会重重降罪的。但是,她和谢林溪已经达成了协议。这才短短不过几日,谢林溪大约还未曾有动作,却出现了这等谢氏长房刺杀她的事情。不知道这件事情谢林溪可知晓?若是知晓,他为何没提前知会她?若是不知晓,那么,谢氏长房是如何瞒过他的?

  谢墨含沉默片刻,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见哥哥看来,想了一下,缓缓开口,“这件事情既然不止是谢氏长房自己要害我,那么,既然还牵扯了别人,就要彻底地查清楚。”话落,她看着皇上道,“皇上,没查清楚之前,不能只凭一个王财就做定论。不管是谢氏族里用族规,还是交由皇上处置,我觉得都要先查个水落石出,再做处置。”

  “妹妹说得有道理!”谢墨含对皇帝道。

  皇帝闻言老眼涌上一抹幽深,点点头,“华丫头说得的确是有道理,那就查明白再说。”话落,他对吴权道,“吩咐下去,即刻派五千御林军围困谢氏长房。一个苍蝇也不准飞过去。直到这件事情查出定论,再做处置。”

  “是!”吴权立即走出了大殿,去外面皇帝的近身亲卫里吩咐人了。

  “王财,你可还有什么话不曾交代完?”皇帝又问王财。

  王财摇摇头,“小人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再没什么了……”

  “来人,将王财带下去,严加看管!”皇帝对外面吩咐。

  外面顿时走进来两个侍卫。

  秦铮挥手制止那两名侍卫,竖起眉头对皇帝道,“皇叔你这样可不够意思。这个人在我手里,你怎么能说抢人就抢人?”

  皇帝挑眉,“朕怎么就抢人了?这件事情你和你娘要朕帮你们做主。难道这个人朕不能接手了?”

  “侄儿不咋相信皇叔看不丢人呢!”秦铮不客气地道。

  皇帝顿时沉下脸,“朕的手里若是连一个人都看不住,朕这皇帝不用做了!”

  “皇叔脑什么?您可不是自己一个人,身边围绕着一大堆人呢!若是您亲自看着,那么侄儿自然放心。可是到你手里的人也是交下去给别人看管。这样的话,难保不出纰漏。”秦铮慢悠悠地道。

  皇帝冷哼一声,“朕倒要看看,谁敢从朕的眼皮子底下作乱。”

  “还是别了!您身份尊贵,哪里有必要操这小心。还是让侄儿的人看着吧!”秦铮话落,不等皇帝开口,对外面道,“将这两个人带下去,好好看管!”

  “是!”青岩等在外面,听见秦铮的吩咐,也不进殿,而是从腰间抽出一个绳索累的东西,瞬间便卷了地上的王财到了手里,提着消失在了门口。

  皇帝早先召唤的那两名侍卫还没反应过来,齐齐看向皇帝。

  皇帝沉着脸瞅着秦铮,面无表情地道,“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以前在朕面前还不敢如此太过放肆,如今是谁给你的胆子?”

  “皇叔,以前您对侄儿可是大度宽容的,可是如今呢,侄儿想娶个媳妇儿,你都给我设障碍要我苦等三年。我心里一直不舒服,所以,也不想让您舒服了。若是您不想侄儿这样下去,那么,可以改口让我们提前大婚!”秦铮道。

  “就你这般样子!还想早日大婚?做梦吧!”皇帝显然是动了肝火。

  秦铮对他的怒火不以为然,“既然你不改口,那么侄儿也只能让您一直不快了。”

  皇帝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大殿内的众人都没人言声。

  以前的秦铮如何,众人都是知晓。他张扬,嚣张、隽狂、不羁、不拘泥于世俗和礼数,霸道、肆意,无人敢惹。在皇上面前,高兴了嬉皮笑脸,不高兴了甩脸子就走。但是,还不曾严重到如今和皇上对着干的地步。

  如今的秦铮,只要一和皇上碰面,肯定是和皇上对着干。把皇上气得跳脚的时候已经不知多少次,数都数不过来了。

  似乎这种状态是从他自没去成漠北回来开始的,也是从收了一个叫做听音的婢女之后,那时候就不怎么再去宫里了。还没和皇上抵触太明显。最明显的对着干是因为灵雀台逼婚之事。

  当时,在座的人里,英亲王、左相、右相都是在场的。

  那时候的秦铮,是丝毫也没留有余地在逼婚。

  灵雀台逼婚后,皇上迫于无奈下了圣旨赐婚,后来想要给他提携一个贵妾,还是他看中放在身边的婢女听音,可是他说什么也不从,毫不犹豫地给推拒了。让人奇怪不已外,也彻底地得罪了皇上。

  后来,便是皇上派人跟踪听音,他再一次翻脸了。逼迫皇上撤回了隐卫。

  如今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已经与他从前的行事风格大相径庭。他以前,无论是做什么都是散散漫漫的,带着三分懒散,七分的漫不经心,不曾过于执着某件事情。就算是和京中一帮子身份相当的贵裔公子们狩猎、喝酒、听曲也显然是闲得无聊应景而已。如今,他却真是执着于这一桩与忠勇侯府小姐的婚事儿。

  皇帝对忠勇侯府忌惮,对谢氏忌惮,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想要除去忠勇侯府的心,这京中多少人都心里明镜一般。秦铮身为英亲王府嫡子,且脑子好使得狠,怎么能不知?

  他一心要娶谢芳华,这最大的事情上是在和皇上对着干,且全然不顾及自己身为宗室子孙英亲王府嫡子也属于皇室一脉的身份。

  他到底想做什么?

  这是很多人都在猜测的想法。

  秦铮真是喜欢谢芳华喜欢到非她不娶?还只娶她一人?她死陪着她殉情?

  这样的荒谬的言论几乎拿在任何一个人的面前,都不可能让人相信,秦铮如何对谢芳华如此痴情了?

  若不是痴情,那么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英亲王已经富贵滔天,本来该英亲王继承当今的皇位,但是因天圣脚跛,却将皇位拱手相让了当今皇上,难道秦铮要拿回皇位?

  这样想法一经冒出头,就被有心人狠狠地压下,不敢去想。

  左相、右相虽然向来不对卯,但是某些想法上,却是惊人地一致。两人有一种同处相爷位置的默契配合。对于秦铮,都私下里有这等想法,如今一桩桩事情发生,想法更甚。

  但同时又都有疑惑,若是秦铮是有心要拿回皇位,按理说,也不该是如今嚣张明目张胆明面上和皇上作对,他不是应该私底下筹谋吗?

  对于秦铮,他们都觉得,活了大半辈子,看惯了多少朝中官员各种脸面和心思,还是看不透秦铮。

  秦铮虽然小小年纪,却是心思极深。

  换句话说,十个英亲王绑在一起,也不及他儿子秦铮一个人的心思手段。

  比起刚正不阿,忠心为国,这么多年,让皇上都尊之敬之的英亲王来说。很难想象,他有一个这么邪性的儿子,竟然让皇上见了他头疼,他自己见了他头疼,满朝文武见了他头疼,满京城人见了他都头疼地避道躲开。

  “你看着人可别看再如早先那个无声消失的无忘一样给看丢了!”皇帝怒哼道。

  “不会!”秦铮笑了一声。

  皇帝不再理他,对已经吩咐完御林军去谢氏长房围困回来的吴权道,“吴权,你再检查一下地上这个死士。看看他有何特点!”

  “是!”吴权立即点头,看了一眼地上那死士,对皇上道,“老奴得请旨将这个死士带到一旁去扒了衣服仔细地检查。免得出了疏漏!毕竟这里有太妃、王妃等女眷,以免污了眼睛。”

  “准了!”皇帝摆摆手。

  吴权立即带着两个小太监将那死士拖到佛像后的一个角落。

  林七和听言不放心,二人对看一眼,跟了过去。齐齐想着,这回这人怎么也不能再给弄没了。刚刚那无忘之所以弄没,也有他们的疏忽在内。

  不多时,吴权带着那死士回来,对皇帝禀告,“除了早先铮二公子的人早先拿到的那个墨珠和第二个脚趾皮层里印着一束柳条的花纹外,老奴再没什么发现。与一般死士别无二样。”

  皇帝点点头,“这种柳条的印纹是何等模样?”

  “你,将这个死士的脚趾扒开,让皇上看看。”吴权指挥着一个小太监道。

  那笑太监立即扒开了那死士的脚趾。

  只见左脚第二个脚趾缝隙里,隐约印着一枚柳条,成柳叶状,十分隐秘浅淡,若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清。

  可见秦铮的人是如何的厉害,这种都能查看出来。

  “这应该是某种组织的标志。若非铮二公子的人早先查出来,老奴这一双老眼怕是也发现不了这么隐秘的东西。”吴权赞叹地道。

  皇帝点点头,对秦铮摆摆手,“让你的人将人带下去吧!将尸首用冰镇着,别腐烂了。”

  秦铮见他这回不再检查要人,痛快地点头,对外面喊了一声。

  如早先那王财一样,很快青岩便将人带了下去。

  “如今还没有人来禀告,看来是还没找到无忘的尸首。”英亲王妃道,“折腾了这么半响,到也不是全无所获,至少知道身上配有墨珠的人搀和了进来,另外还有一个谢氏长房。”

  皇帝抿起唇,没说话。

  “这件事情若是一经查开,怕是非同小可啊!”左相道。

  “刚刚只抓住这两个人就查出牵连了皇子王孙,又牵连了王妃、铮二公子、芳华小姐,还有一个谢氏长房。还有没查出来的牵扯之人,这件事情自然是非同小可的。”右相接过话道,“皇上一定要慎重啊。”

  “等三皇子、五皇子来了再说!”皇帝沉声道,“朕的眼皮子底下,到底看看是谁在作乱。无论是谁,只要查出,一律严惩不殆。这等大事儿若是不查清楚,再容许有人作乱第二次,朕的朝局岂不是要动荡?”

  左右相点点头。

  英亲王暗暗觉得,这件事情真要查个水落石出的话,怕是真会卷起京城动荡,朝局动荡。但若是不查,这等要害她王妃刺杀他儿子的隐患,他自然是决计不允许存在继续姑息的。

  一时间,这三人都觉得分外沉重。

  除了这三人外,林太妃、右相夫人、英亲王妃、以及秦倾也都面有凝重之色。

  当然,也有不觉得沉重的。一是秦铮,二是谢芳华,三是李沐清。

  这三人一个面色漫不经心,一个神色淡淡,一个若有所思。总之,都看不出沉重和凝重。

  又过了半个时辰,青岩出现禀告,“公子,法佛寺方圆十里内,已经着人全部排查完,除了拾到一片衣角外,再无收获。”

  秦铮挑眉,“拿那衣角来,我看看。”

  青岩利用掌风,将那片衣角吹到了秦铮的面前。

  秦铮伸手接过,只见是巴掌大的一片僧袍衣角,已经被雨水淋得湿透,他问道,“在哪里拾得的?”

  “在后山山崖的索道上。”青岩道。

  秦铮将那片衣角递给就近的法佛寺主持,“你来看看,这是不是无忘的衣角?”

  法佛寺主持伸手接过那片衣角,看了一眼,立即拿给他最近的普云大师看,“师叔,您看这……”

  “这是无忘的衣角!”普云大师道。

  “大师怎么判定这就是无忘的衣角,依我看,这不就是一块普通僧袍的衣角吗?”林太妃也凑近瞅了一眼道。

  “法佛寺僧人的僧衣,也都是有规制的。无忘是戒律院的首席大师,他的僧袍自然是和别人不同的。”普云大师道,“我和主持虽然一样都穿着僧袍,颜色一样,但你们若是凑近细看,也会发现,我们的僧袍也是不同。”

  林太妃闻言对秦倾道,“八皇子,我眼神不好,你去凑近看看,到底哪里不同。”

  秦倾也是好奇,闻言立即凑近普云大师和法佛寺主持身边,将二人僧袍仔细地看了一遍,恍然道,“远远看着是一样,但是果然不同。”

  “哪里不同?”林太妃问。

  “是织造花纹不同。普云大师和主持二人的衣料颜色看着都是一样,但是花纹却是各异。不仔细凑近看,根本看不出来。”秦倾说着,又看了一眼普云大师手里的那一片衣角道,“这片衣角也与普云大师和主持的花纹不同。普云大师的是青云纹理,主持的是青松纹理,而这片衣角上是青山的纹理。”

  “原来如此!法佛寺只有无忘大师一人是这样的青山纹理的花纹吗?”林太妃问那二人。

  法佛寺主持点点头,“只有无忘一人。他是戒律院的首席大师,只在我这个主持之下。自然是有自己独特的僧袍规制的。”

  林太妃感慨,“没想到法佛寺竟然内部也有这么多的规制。”

  “法佛寺是千载古寺,有这些规制也是应当。”右相夫人一直推崇法佛寺,闻言说道。

  “这块僧袍可是能证明是有人刚刚不久前带走无忘而落下的?”英亲王妃问。

  普云大师点点头,凝重地道,“因昨日王妃、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上山来祈福,林太妃、右相夫人、八皇子、李公子等尊贵身份的贵客来法佛寺吃斋小住。这是春年会法佛寺的一场大热闹之事。主持甚是紧张,生怕出了乱子,早就告诫下去,最近这些时日一定要令人看守好寺院的后山山崖禁地。以防贵客好奇,出了事故。并且,从今日早上开始,因要祈福开坛讲经,这是盛世,定要沐浴更衣。法佛寺上上下下,都换了僧袍。无忘自然也换了。这件衣袍崭新。一看便知是新僧衣。尤其无忘寻常甚是节俭。不怎么穿新僧袍。所以,这件僧袍一定是今日早上那一件。”

  “这么说来,是有人在皇上来之时,趁着在殿外说话的空隙,利用密道悄无声息地带走了无忘。且这个人的功夫定然极其了得,否则也不会在我们发觉之后,皇上的人和铮二公子的人立即追查下走得无影无踪。”右相缓缓开口,分析道,“外面正下着雨,所以,肯定是会淋没了脚印痕迹,而这雨太密,山崖在雨中甚是难走,所以,那人匆忙之下,想来才使得无忘刮掉了一片衣角。”

  左相也道,“不错!定然是这样!只是不知这人是谁,看来一定是极其熟悉法佛寺。”

  ------题外话------

  今日上墙:彼岸花的咒语,lv4,秀才:我觉得二爷会不会是皇子?哈哈——

  2,解元:阿情,今天查定单都没到,v群的人都哭倒一地了,那眼泪的水加起来估计西湖都能填满了。

  dy依依,lv3,状元:我的书还骑在蚂蚁背上日夜兼程匍匐前进,你们别秀啦,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伊人红妆2,秀才:终于攒了张票票,果断送出。默默的关注,默默的支持!加油!

  作者有话:拿什么拯救你大开的脑洞,我的亲爱哒~;各地仓储不一样,所以,到货和发货以及快递有快有慢,亲爱哒们都别急,正在路上了;比较一下,蚂蚁和乌龟哪个更慢,必须能愉快地玩耍~;攒到月票并且投篮的亲爱的们,你们真乖,一起玩亲亲吧~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四章 围困》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