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温软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不熟悉法佛寺的人,自然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从只有普云大师和主持知道的密道里带着无忘的尸首离开,而且躲开寺中人悄无声息地从后山崖的索道而走。

  说明,这个人不但熟悉法佛寺,而且对法佛寺了解甚深。

  “这么说人已经不再你的掌控范围内了?”皇帝看向秦铮。

  秦铮扬了扬眉,“法佛寺之大,大不过整个京城去,京城之大,大不过整个南秦去。南秦谁最大?还不是皇叔您?你下令方圆五百里锁查,难道还能让人拆翅飞天不成?”

  皇帝哼了一声,“还以为你的手能伸得多长?原来也不过如此!”

  秦铮闻言顿时笑了,“侄儿的手就算伸得再大,但也不敢大过天去。皇叔再不下命令,人怕是真出了京城地界跑远了。”

  皇帝闻言对吴权道,“吩咐下去,传朕旨意,着亲羽卫方圆五百里锁查无忘,不准放过丝毫蛛丝马迹。”

  “是,老奴这就去吩咐!”吴权立即出了大殿们。

  谢芳华看着吴权离开,想着皇上除了御林军还有亲羽卫,另外还有京兆尹的府兵,还有京麓兵马,还有皇室暗卫。整个京城一直都是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这一次,若是真不是他暗中筹谋的话,那么,发生这等大事儿,他焉能不严厉追查?

  否则,皇权威仪何在?

  她收回视线,想着如今京城怕是早已经震动了吧!因为五千御林军围困住了谢氏长房。

  谢林溪到底知不知情呢?

  她伸手揉揉眉心,看来要早些离开法佛寺,只有回京了,才能脱开身,了解情况。

  “可是累了?”秦铮见她揉眉头,低声问。

  谢芳华手微微一顿,对他道,“有点儿。”

  “昨夜你没睡好,如今的确是该累的。”秦铮看着她,“这里没办法休息。我送你下山如何?”

  谢芳华想着这里自然是没办法休息的,但三皇子和五皇子正在赶来的路上,她若是下山的话,也该是见了三皇子和五皇子再说。毕竟从来没与那两个人打过照面。

  “如今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山路怪滑的,怎么下山?”英亲王妃嗔了秦铮一眼,对谢芳华温和地道,“华丫头,你若是累了,先倚在这里休息片刻。稍后待三皇子和五皇子来了。盘查一番,雨若是还不停,我们再想办法下山。后山的院落都烧没了,这寺院再没有香客的房舍,自然是不能再住了。”

  谢芳华点点头,“我还能坚持。”

  “累了就是累了,就算大雨山滑,也有办法下山,用得着死撑着吗?”秦铮不满地道。

  谢芳华瞅着他,慢声道,“你身上的伤可不轻,淋雨怎么行?瞎折腾什么?我如今病好了一大半,不是闺中娇弱的女子了。再忍耐一会儿,等大雨停了。急什么。”

  秦铮眸光微闪,凑近她,“你在关心我紧张我怕我淋雨伤势加重?”

  谢芳华收回视线,笑了笑,“你是我的未婚夫,我自然是关心你紧张你的。”

  秦铮没想到她竟然这般配合地承认,虽然从面色神情上看不出多少真心,但至少嘴上是这么说的,而且在这静寂的大殿中声音也不小,顿时乐开了,“算你开窍了。果然是好了病脑子也好了许多。”

  “死孩子,胡说什么?华丫头虽然病多年,但病的可不是脑子。”英亲王妃笑骂了一句。

  英亲王目光向二人看来,在谢芳华身上逗留了片刻,定在秦铮身上,沉声道,“让孙太医给你把把脉吧!看看到底伤得有多重。”

  “对,孙太医,你快过来给他把脉。这个臭小子对我说没受伤,身上沾染的是别人的血,这话鬼才信。”英亲王妃立即对站在皇帝后方的孙太医招手。

  孙太医应诺了一声,连忙走了出来。

  秦铮懒洋洋地看了孙太医一眼,没说话。

  “二公子,将手伸出来给老夫。”孙太医在秦铮面前,向来十分谨慎小心。

  秦铮坐着不动。

  谢芳华伸手将他的手车过来,伸平,递给孙太医。

  孙太医对谢芳华道了句谢,开始给秦铮把脉。

  秦铮勾起嘴角,显然十分享受谢芳华对他如此,少年的衣袍虽然血迹斑斑,有划破之处,但丝毫不狼狈,大殿中,他这样笑着,有一种清风明月之感。

  众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皇帝的目光也看了过来。

  孙太医刚碰触到秦铮的脉搏,便蹙起了眉头,不多时,眉头拧紧,面色看起来十分凝重。

  因他如此,一直看着他脸色的英亲王妃不由得紧张起来,“孙太医,他的伤势怎么样?”

  孙太医摇摇头,没说话,继续把脉。

  英亲王妃有些急,还想再问,英亲王对她道,“你暂且稍安勿躁,别影响孙太医把脉。我看铮儿虽然是受了伤,但应该没太大碍。他的气色不是那么差。”

  英亲王妃闻言看向秦铮的脸,见他脸色有些润白,不是过于苍白,点了点头。

  过了许久,秦铮皱眉,“你的医术越来越退步了,把一个脉而已,用得着这么久?”

  孙太医抬眼看了秦铮一眼,慢慢地放下手,叹了口气,对秦铮作了个揖,“铮二公子,老臣老了,没有七八成的准数,实在不敢胡说啊。免得晚节不保。”

  秦铮嗤笑一声,“如今你放下手了,这是有七八成准数了?说吧!”

  孙太医摇摇头,“您的脉今日特殊,与往常不同,老夫也不敢说有七八成准数,只探出几分的门道来。”

  “啰嗦!”秦铮骂了一句。

  “您还别嫌弃老夫啰嗦。您今日的脉象还真是与往日不同。”孙太医见英亲王和英亲王妃齐齐盯着他,不敢再绕圈子,说道,“您十日前受了伤失血不少,还未调养回来,便沾染了某种药物,这药物似乎有散功的作用。但你偏偏用功力抗衡,致使血脉倒行逆施。而今日又中了掌伤,这一掌甚是狠厉。目前致使你胸口处血脉堵塞伤了肺腑。若是寻常人,如今怕是早已经魂飞地府了。而您如今还好模好样地坐在这里。非常人能做到啊。”

  英亲王妃腾地站了起来,看着孙太医,“他伤得这么严重?”

  “回王妃,老夫诊脉确实如此,有实话不敢说虚言。”孙太医道。

  “你十日前受了什么伤?”英亲王妃质问秦铮。

  谢芳华想着十日前,那是她砍了他一剑,当时的确是因为他拖延没及时包扎流了不少血,后来又因为她急着去清河救崔意端,所以,又用药物让他昏迷了两日。本来是该调养那两日,偏偏没给他调养补血。这样一来,他的伤势便好得慢了,一直未曾恢复。

  秦铮对谢墨含的方向瞅了一眼,毫不客气地用他做挡箭牌,“十日前我和子归兄比武,他的剑飞了,不小心砍了我一剑。”

  谢墨含一怔,向秦铮看来。

  秦铮不看他,一本正经地道,“就是小伤,口子不大,是流了些血,当时没仔细调理在意。没想到小伤也是粘歪人。一拖十多天刚见好。”

  “十天前你找谢世子比武了?”英亲王妃回想十天前是哪一日。

  秦铮不让她去想,摆摆手,不耐烦地道,“娘,您年纪大了,瞎操什么心?我跟子归兄比武了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儿。有必要对您撒谎?”

  “也是!”英亲王妃觉得有道理,不再去想,看了谢墨含一眼,对秦铮骂道,“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受伤了!我也好让春兰给你炖鸡汤补补。”

  “都说了是小伤了!”秦铮见谢墨含脸色不善,蓦地笑了,“子归兄自小与我交好,不曾想我有朝一日惦记着要娶他的妹妹。从除夕宫宴我请旨赐婚之后,他一直对我不满,不肯接受我,逮住机会总要找回场子。他是我的大舅兄,砍我一剑就砍一剑吧!至少承认了我这个妹婿。总比我不得忠勇侯府的人待见强。若是不招他和谢爷爷待见,那么,我三年后还如何能娶得到媳妇儿?”

  谢墨含偏开头,似乎已经对他扯谎脸不红色不改的模样无语了。

  英亲王妃见谢墨含如此,自然是全信了,当着谢芳华的面,她自然是不会去责怪谢墨含伤他儿子,顿时笑着骂道,“活该砍你!依我看砍得还是轻的。竟然有本事静悄悄地瞒住了我。”话落,对谢墨含道,“下次他再惹你不满,你就砍得重些,姨母给你做主。”

  依照她和谢墨含谢芳华的娘是手帕交也同时崔氏女儿堂姐妹的关系,自称一声姨母自然也是当得,不矿外。

  谢墨含知道秦铮的伤来历必定是不能说的事情,扫了一眼谢芳华,见她低着头,大体也是猜到怕是被她伤的。他扭回头,笑了笑,很是给秦铮面子地帮他担下,“墨含听王妃的,下次他再惹我不满,您给我做主。”

  英亲王妃笑着点头,痛快地答应。

  “除了十日前这一剑,你何时又沾染了散功的药物了?”英亲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英亲王妃爱儿子,儿子说什么是什么,她虽然聪明,有些事情却是不会去深想。而他虽然对内院之事理不清,但身在朝堂,察言观色,审视识人,自然更敏感一些。

  “我哪里知道,就是喝了半碗华儿治病的药。”秦铮不想再让英亲王盘问,皱眉反感地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又死不了。问那么多做什么?”话落,对孙太医道,“你能开方子不?不能开方子就让外公给我开。估计外公开的方子比你开的方子好几倍。”

  英亲王见他不愿让人探究,更是肯定了心中的想法,只能住了口。

  孙太医一直不得秦铮的待见,他这个受人尊敬的太医院首席太医在秦铮的面前从来是呼来喝去,训来斥去,他也习惯了。恨不得离秦铮远一点儿,闻言连忙道,“您这身体状况如今真是比较严重,老夫不敢轻易开方子,总要斟酌半日。既然崔老在此,能给您开药方子最好不过。”

  “那你就一边去吧!”秦铮将手递给崔荆,立即转了一副态度,笑得尊敬,“外公,您给我把脉。”

  谢芳华白了秦铮一眼。变脸可真快!

  孙太医想着真是同人不同命。

  崔荆点点头,将手按在秦铮的脉搏上,只稍片刻,便放下手,对秦铮道,“与孙太医说得别无二致,我这里有一颗药丸,你先服下。待下山后,我再给你开一个方子。”话落,从怀中拿出一个瓶子,倒出一颗药丸,递给秦铮。

  秦铮伸手接过,捏在眼前看,药丸晶莹剔透,泛着浓浓的清香,他问,“这是什么药?”

  “是用灵芝制成的灵芝丸。”崔荆道。

  “那这可真是好药了!谢谢外公!”秦铮张口,毫不客气地吞了下去,然后对崔荆伸出手,“外公,您那一个瓶子里都是灵芝丸?您功力如此高深,恐怕带在身上也没多大用处,不如都给我吧!”

  谢芳华忍不住伸手悄悄地掐了他一下,连吃带要,他可真是不客气。

  锦绣宽大,遮住了她的手。别人看不见。

  秦铮眉头也不皱一下,伸手遮着衣袖握住谢芳华的手,偏头对她道,“华儿别闹,我是怕你今日病好了,万一明日再严重了,这灵芝丸可是好东西。皇叔的国库里都没有。”

  “你少咒我!”谢芳华瞪了他一眼。

  英亲王妃也被气笑了,“臭小子,你的厚脸皮到底都是跟谁学的?”话落,对崔荆道,“荆叔叔,你别理他。这好药您就留着,怎么能随意给他。有什么好东西,到他手里都是糟蹋。”

  “这灵芝丸虽然珍贵,但我外孙女婿要,自然是要给的。”崔荆哈哈一笑,将那个瓶子都递给秦铮,“你拿去吧!不过这可是大补之物,不是十分严重的伤,不要服用。”话落,隐晦地道,“尤其如今年少,更不宜大补。”

  秦铮眨眨眼睛,伸手不客气地接过瓶子,脸微微不自然了一下,还是笑道,“谨遵外公所言。多谢外公了!”话落,将瓶子揣进了怀里。

  谢芳华伸手揉揉额头,有些头疼。她怎么就被这么一个脸皮比城墙还厚,脾气比海啸还坏的人给缠住了?一想到若是嫁给他,要和他过一辈子,她就觉得未来灰暗。不过幸好还要三年呢。

  “是不是在骂我?”秦铮放好瓶子,扭头对谢芳华问。

  谢芳华放下手,对他温软地一笑,“哪儿敢!爷爷宠着你,外公疼着你,哥哥认了你。我一个小小女子,哪里有说话的份儿。”

  秦铮听她话里话外有音,明明在心里骂他,偏偏嘴上还说着好话,顿时笑开了怀,顺着她的话道,“华儿最好,以后我最宠溺疼你。”

  谢芳华撇开脸。

  “老臣看芳华小子自从来了法佛寺,不止人精神了,气色好了,这性情也活泼了。”左相忽然道。

  谢芳华看了左相一眼,没说话。

  秦铮似乎懒得搭理左相,也没理会他。

  皇帝接过话点头,“朕也看出来了,莫非法佛寺山水真有灵气?比忠勇侯真是好养身子?”

  “法佛寺自然是有佛祖圣灵的,早先阴阳怪者不是说华丫头身上有圣灵吗?”英亲王妃不想他们再探究谢芳华,自然地接过话,听见外面有脚步声匆匆走来,她顺势转了话音,看向外面,“快看看,可是三皇子和五皇子来了?”

  众人都的视线顿时都被吸引到了殿外。

  果然见两个人由侍从打着伞匆匆走来。这两人年岁与谢墨含、李沐清相差无几。对看惯了秦铮、谢墨含、李沐清三人的容貌来说,这二人的容貌只能算是中等。

  两人脚步有些乱,靴子踩在地面上,溅起水花,打湿了锦绣的衣袍,但谁也没在意。脸上神色在雨中尽管看不太清,但也能隐约看到都带了一丝紧张。

  谢芳华这是第一次见三皇子和五皇子。三皇子的生母是倚翠宫的柳妃,五皇子的生母是玉芙宫的沈妃。二妃是后宫与皇后分一杯羹的皇帝宠妃。所以,两位皇子的身份也因其母受宠而水涨船高。

  柳妃和沈妃从入宫以来,一直以扳倒皇后为己任。奈何皇上虽然宠二妃,但偏偏对皇后也是敬重。皇后这么多年一直稳坐中宫。

  半年前,四皇子秦钰纵火烧宫闱,二妃以为机会来了,却不想无名山被毁了,四皇子没去成,反而落在了漠北军营。京城距离漠北关山迢迢,她们的手即便伸到漠北,也是有限。本以为暗中好好筹谋就算杀不了四皇子,也要将他困在漠北不能回来,没想到,短短时间,逆境中的四皇子竟然有回天之术,立了硕大的军功,使北齐和南秦边境免于开战。

  朝中风向因他立功,顿时一边倒。这两日上奏折弹劾漠北武卫将军的折子和给四皇子表功的折子同样堆满了皇帝的御书房。

  皇帝一直按压着折子没动,朝臣一时间也摸不透皇帝的想法。

  后宫的女人们虽然是皇帝的枕边人,但也是摸不准皇上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和想法。

  如何处理武卫将军之事。如何对四皇子表功之事。

  不过所有人都清楚一点,那就是四皇子纵火烧宫闱的事情被这硕大的军功给遮掩了。不说功过相抵,应该是功大于过的。

  不过,三皇子和五皇子自从四皇子被贬黜去漠北后,这半年实在是太低调,低调得让京中的人几乎都忘了还有两位皇子。这半年来,二人似乎什么也没做。

  众人正在打量时,两位皇子已经进了内殿。

  “儿臣给父皇请安!”三皇子、五皇子不顾地上被踩的泥泞,连忙给皇帝叩首。

  “免礼吧!”皇帝面对儿子,虽然不十分和颜悦色,但也是面色舒缓。

  “谢父皇!”二人齐齐直起身,这才打量殿中的人。

  大殿中虽然坐着不少人,但若是论最醒目的人,不是身穿着一身明黄龙袍的皇帝,也不是穿着道袍仙风道骨的崔荆,更不是穿着僧袍看起来德高望重的普云大师,亦不是英亲王、左右相、林太妃、英亲王妃、右相夫人等人。

  而是秦铮和谢芳华。

  这二人天生身上似乎就有某种让人一见难忘的东西。更甚至如今二人还坐在一起。

  如一幅画卷一般,惊艳了整个佛殿。

  三皇子和五皇子虽然都不是酒色之徒,后宫美人也见过无数,也不是没去过花楼画舫。但见到这样的秦铮和谢芳华,还是着着实实地怔住了。

  “三堂哥和五堂弟来得够快嘛!”秦铮自然地先前挪了一下身子,将谢芳华遮住了大半。

  那二人立即回过神来,连忙收回视线,知道这里这么多人,心里都没忘记谨慎。口气出奇地一致,“得到父皇派人传信,我二人正在一处,便立马赶来了。”

  秦铮笑了一声,“改日找你们俩赛马!”

  他话音转得太快,那二人又是一怔。

  皇帝瞅了秦铮一眼,对三皇子、五皇子道,“你们二人的玉佩可都贴身戴在身上?拿出来,让朕看看。”

  那二人不明所以地看着皇帝。

  “你们没戴在身上?”皇帝问。

  二人立即摇头,“回父皇,都戴在身上了。”话落,伸手入怀,将自己的玉佩拿了出来。

  众人都盯着二人的动作。

  不多时,二人的玉佩拿出来,齐齐上前,呈给皇帝。

  众人看得清楚,二人的玉佩上都镶嵌着墨珠,黑得发亮。

  皇帝伸手接过玉佩,仔细地逐一辨认了一番,点点头,将玉佩递还给二人,“君子无故,玉不离身。你们收好吧!万不可以丢失。”

  “是,父皇!”二人齐齐接过玉佩。

  秦铮、秦倾、谢墨含、三皇子、五皇子在京这五人身上都有墨珠。那么,接下来只能往京外那几人的身上彻查了。

  皇帝寻思片刻,对英亲王道,“朕也多年没见王弟了,还有一个月是王兄你的寿辰。这样吧!去派人给岭南裕谦王传信,让王弟带着两个儿子来京参加你的寿辰吧!”

  ------题外话------

  今日上墙:京门小六儿,状元:要哭了,一个个都在啃番外,晒书,晒q版,晒签名。我的审核都没通过,>_<,快递小哥的坐骑肯定比钰钰回京的蜗牛乌龟还要慢,说不定连坐骑都没有,他是走路送过来的~o(>_<>

  2,解元:左订订右订订,终于得了2张月票,马上掏兜兜给阿情送来了^_^,SO有奖励嚒~

  西子湖畔情华蔓缦,LV3,探花:我跨越千难万险走遍千山万水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凑到了本月第一张月票⊙▽⊙,双手举过头顶奉上—,求阿情放小钰钰回京(*/ω\*)

  作者有话:各地仓储不一样,所以,发货有快有慢,耐心耐心,么么;两张月票已经算是大额了。来,给我暖床吧~;(⊙v⊙)嗯,蔓缦的诚心打动了我,准了!月票~继续掏兜~<!--over--></,快递小哥的坐骑肯定比钰钰回京的蜗牛乌龟还要慢,说不定连坐骑都没有,他是走路送过来的~o(>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五章温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