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发怒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当日,永康侯夫人来到宫门口要觐见皇后。

  宫人们驳回了她的请求,说皇后下了懿旨,今日谁也不见。

  永康侯夫人当即面色一白,知道这是皇后拿了人,避开见她,打定主意要等皇上等人从法佛寺回来对永康侯府责问了。她与宫人说了半响好话,可是宫人已经得了皇后旨意,不敢通融放她进宫。她见此路不通,不敢再耽搁,只能打道回了永康侯府。

  永康侯并没有跟随皇帝、英亲王、左右相等一同前往法佛寺,而是留在了府中。

  永康侯府的书房内,永康侯正与几个谋士在议事。

  议的无非是关于永康侯府散布出关于谢芳华污浊了法佛寺圣佛遭了天怒引起大火的传言,而皇后在宫中出手,派了人擒住了永康侯夫人的陪嫁婆子。那婆子被擒去了宫中,自然是惊动了永康侯府。

  永康侯是知道她夫人要败坏谢芳华名声的,因燕亭为了谢芳华离家出走,忠勇侯府不闻不问置之不理,他找了几次,忠勇侯府将燕亭出走之事推脱得一干二净,他也早就生了怒意,于是,并没有阻拦。

  但是,他没想到,法佛寺大火,京中一片人心惶惶的乱象中,皇后会出手彻查此事拿人。

  她夫人做得十分隐秘,也算准了机会,可惜,独独算漏了宫中正在养伤的皇后。

  如今皇后擒拿了那陪嫁丫头,就是抓住了永康侯府背后煽动百姓传言污蔑谢芳华的证据。

  虽然皇上不在京中,但是那婆子被抓进了宫中,宫中是天子的榻侧,不是谁说能进去要人就能要回人来的。

  永康侯急得在房中走遛遛。

  几位谋士坐在一起商议,也觉得这件事情分外难办。

  毕竟法佛寺失火是大事儿,如今虽然天空下了大雨浇灭了蔓延的大火,无人伤亡。但是据探子传回来的消息是英亲王妃、铮二公子、芳华小姐都遭遇了死士的刺杀。偏偏正在这时候,永康侯府散布对谢芳华污浊的传言,那婆子还偏偏被皇后擒拿进了宫中。

  堂堂亲王妃、铮二公子、忠勇侯府的小姐遭遇刺客,这件事情定然要由皇上做主彻查个水落石出的。到时候永康侯府一定要被牵扯责难。

  被责难还是小事儿,恐怕这件事情会闹大。

  若是闹大的话,那么永康侯府此举就可轻可重了。

  “果然是不能任妇人作乱啊!”永康侯府在书房里走了半响,有些恼怒地说了一句话。

  几位谋士对看一眼,都知道永康侯府一直是女人当家。自老侯爷那一辈娶了个厉害的夫人,也就是如今永康侯的娘开始,永康侯府很多事情就由女人做主了。尤其是老夫人又给永康侯娶了个厉害的媳妇儿。永康侯府自此便阴盛阳衰。

  永康侯偌大一把年纪,如今府中的老夫人依然对他偶尔管着,他心中也是多年来不愉。

  尤其是出了燕亭离家出走一事儿,燕亭是永康侯府唯一的独子,唯一的根系。偏偏被逼迫得离家出走。虽然永康侯府上下都将责任怪在忠勇侯府的身上,但是背地里,下人们也暗自嘀咕,一切都是因老夫人和夫人管制太严而迫得小侯爷出走。谢芳华不过是他心灰意冷之下出走的一个理由罢了。

  “你们商量了半响了?到底商量出一个好主意没有?”永康侯沉着脸看着几位谋士。

  几位谋士齐齐垂下头,其中一位道,“侯爷,虽然散布谣言污浊忠勇侯府的小姐,但这事儿拿出来说,也无非是受皇上一番责难而已。”顿了顿,他道,“只是不知,夫人是否背后又做过别的事情?”

  永康侯一怔,“她还做过什么事情?”

  “属下猜测而已,法佛寺如今失火,大火借着风势蔓延,烧毁了英亲王妃、老太妃等人住的斋院。又有人趁着大火刺杀王妃、铮二公子、忠勇侯府的小姐。若说天降大火,虽然稀奇,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春日里天干物燥,但是偏偏正当大火时刺杀,出了这样的事情,就要好好地深究一番了。是否有人纵火?是否有人向借大火筹谋什么。”一位谋士道。

  永康侯面色微变,“你们是说,这件事情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夫人自作主张做的?”

  “属下们只是猜测,不如侯爷问问夫人,若是没有这样的事情,夫人只借着法佛寺失火传出言论污浊忠勇侯府小姐名声的话,就算被皇后娘娘拿住了把柄,也不怕。毕竟如今京中人人都知道因为燕小侯爷离京出走,永康侯府和忠勇侯府彻底地交了恶。两府正因为交恶,时而有些报复的小手段,也不是多大的事儿。皇上向来维护信任侯爷您,对永康侯府一直提携。想必就算皇上回来,知晓了此事,也不会太过责难。”

  永康侯闻言点点头,对外面喊道,“来人!”

  “侯爷!”永康侯府的大总管一直守在书房外,立即应声。

  “夫人进宫回府没有?”永康侯府问。

  永康侯府大总管犹豫了一下,将得回的消息禀告,“回侯爷,刚刚有人来报。宫里关了宫门,皇后娘娘下了旨意,今日谁也不见。夫人被挡在了门外。”

  “既然被挡在了宫门外,让她赶紧回来。”永康侯吩咐道。

  “夫人似乎是去了谢氏长房。”永康侯府的大总管道。

  忠勇侯面色一变,怒道,“刚刚探子传回消息,谢氏长房收买了一个假和尚要害谢芳华,被抓住了。皇上下令五千御林军围困谢氏长房,她怎么还去了谢氏长房?”

  永康侯府大总管闻言脸也顿时白了,“夫人刚刚传回消息,说要去谢氏长房,暂且不回府了。不知道现在人到没到谢氏长房!”

  “现在,快,你立即派人骑最快的马去谢氏长房,抄近路给我拦下夫人。”永康侯闻言急了。暗骂她的夫人自从儿子离开后就没脑子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往谢氏长房跑跟谢氏长房牵扯。

  永康侯府的大管家连忙应声,立即跑开了书房,吩咐人骑快马去拦截永康侯夫人。

  永康侯吩咐完大管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真是妇人,妇人见识啊!”

  几位谋士都无人言语,这么多年,外面的人都看得清楚明白,永康侯府老夫人和夫人当家,有些事情是不经过永康侯就私下做决定的。只不过,从来没出现这等大事儿,所以一直相安无事。但是如今这可是牵扯了英亲王妃和铮二公子被刺杀之事,就不是小事儿,而是大事儿。

  正当永康侯在书房急得跳脚的时候,谢氏长房是一片慌乱无主。

  在南秦京城混的,尤其还是谢氏一脉的长房支系,一直想取忠勇侯府而代之,所以,自然是暗中培养了很多势力以及探子。

  当法佛寺那假和尚招供的时候,探子将消息禀告回了谢氏长房。

  谢氏长房的当家主人谢川和他的夫人敏夫人脸色顿时白了,六神无主。本来这件事情以为能做到天衣无缝,谁成想竟然将那谋害之人抓住带到了皇上面前。那么谢氏长房害忠勇侯的心思虽然一直隐晦,但今日可谓是昭然若揭。那么,无论是由皇上来处置,还是由谢氏族里来处置,恐怕都是不得好。

  “皇上可说如何处置?”谢川定了定神,对探子询问。

  那探子道,“皇上下了命令,五千御林军围困谢氏长房。”

  谢川腾地站起了身。

  敏夫人身子猛地晃了晃,一把拽住谢川,“老爷,快,我们快逃吧!”

  “如今城门都关了,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准出城。逃?能走得了吗?就算走得了,离开去哪里?”谢川脸色惨白地道。

  敏夫人慌乱不己,“那怎么办?我们不能等在这里坐以待毙啊。你我就算被砍头,也也罢了,可是孩子们呢?我们的孩子怎么办啊?”

  “我早就对你说,如今形势不明,让你再等等,你偏不听。非要做主张趁机害谢芳华,就算你把她害了又如何?忠勇侯府还不是照样屹立不倒?”谢川看着她的样子,顿时怒意来了,“如今倒好,怎么样?出事了吧?”

  “我做的明明已经够隐秘,谁知道竟然被抓住了……”敏夫人如今也悔恨不已,“定然是英亲王妃的人抓住的。”

  “你明明知道如今秦铮被谢芳华迷得五迷三道,英亲王妃疼宠儿子爱屋及乌维护谢芳华。你就不该趁着英亲王妃带她去法佛寺的时候背后搞动作出手害她。”谢川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这么多年都忍了,如今什么时候?你怎么就偏偏不忍了?不止是咱们长房盯着忠勇侯府。因为铮二公子和谢芳华联姻一事,皇上早就视忠勇侯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都怪我行了吧?我还不是为你?为了谢氏长房取忠勇侯府而代之?”敏夫人白着脸流下泪,“咱们的儿女都是出色,难道你想他们一辈子被忠勇侯府骑在头上?跟你一样,哪怕是占了个谢氏长房的身份,但也是庶子?”

  谢川没了言语。

  “现在就算是我做错了,也没有用了。还是快想想办法吧!”敏夫人哭着道,“就算我们被处置,但是也不能牵连孩子。让孩子们离开吧!如今皇上不是刚刚下旨吗?御林军来咱们府还有一段功夫,这段功夫足够离开了。”

  谢川有些动摇。

  “让林溪带着兄妹离开。”敏夫人想起谢林溪,对谢川道,“林溪聪明,这么多年学武识文,比他的一兄一弟都强。你我都是看得到的。这孩子只是太执拗,说什么我们不该肖想忠勇侯,不参与我们之事,但是发生这样的大事儿,我们是一家人,都是他的至亲,他怎么会不管?他一定有办法带着兄妹们离开。”

  “对,喊林溪过来吧!”谢川立即对外面喊,“来人,快去喊二公子。”

  “是!”外面立即有人应声,去喊谢林溪。

  “让人去喊还来回奔波费时间,不如你我也赶紧过去见他吧!”敏夫人像是抓住了一根稻草,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到了谢林溪的身上。

  谢川只能点点头。

  二人一起疾步出了房门。

  走到院中,谢川又立即对一个小厮吩咐,“去将大公子、三公子、大小姐、二小姐都叫去二公子的住处。就说有急事儿,一定要看,让他们不准耽搁。”

  “是!”那小厮立即应声去了。

  二人一路几乎小跑着来到了谢林溪的住处。

  谢林溪正在屋中作画,一名黑衣侍卫站在他身后将法佛寺的事情禀告完。自始至终,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作画的笔没有丝毫停顿。

  那名侍卫禀告完后住了口,静静地站在谢林溪身后。

  谢林溪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匆匆而来,不用抬头去看,也知道是他父母。他摆了摆手,黑衣人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转眼间,谢川和敏夫人已经冲进了谢林溪的房间。

  谢林溪的房间十分静谧安静,点着安神香,袅袅香气从熏炉中冒出,缭绕在整个房间。

  那二人闯进来之后,愣了一下,慌乱无主与这房间格格不入。

  不过也只是片刻,敏夫人上前,一把拽住谢林溪的袖子,“溪儿,你快想办法即刻带着你的哥哥弟弟妹妹出城吧!”

  谢林溪偏头看了敏夫人一眼,哪里还是昔日端庄的贵妇人,如今神色惊慌,如惊弓之鸟,整个人笼罩在一种惧怕的氛围中。往日在他面前以着母亲的身份对他这个最不听她话的儿子趾高气扬,恨铁不成钢,总是气怒而骂,今日却是这般哀求焦急的模样。实在是天差之别。

  “溪儿,你听到了没有?”敏夫人见他只是看着她,又用力地拽了一下他的袖子。

  “听到了!”谢林溪收回视线,继续作画。

  “既然听到了,你怎么还作画?还不快点儿走!”敏夫人焦急地伸手去夺他的画笔。

  谢林溪挥手挡开,淡淡道,“娘,京城被封住,你叫我带着人往哪里走?走不了吗?”

  敏夫人立即急道,“你不是最聪明吗?想想办法。你一定有办法的。”

  谢林溪顿时笑了,收住笔,冷静地看着敏夫人苍白的脸,“我即便聪明,有办法能带着兄妹出去京城。但是也知道,有些事情可为,有些事情不可为。如今这等情形,御林军马上就要围困谢氏长房,谢氏长房一只苍蝇都别想飞出去。别说已经走不了了,就算能走得了,也不能走。难道您愿意以后您的儿女四处逃亡,过得被朝廷通缉,不敢以真面目真姓名过活?”

  敏夫人一噎,顿时哭道,“可是也比杀头强啊!”

  “杀头?”谢林溪更是笑了,“娘,你明明知道谢氏长房一直以来根本就不占有天时地利人和。只不过是忠勇侯府嫡系一脉的分支而已。偏偏要与忠勇侯府比个高下,偏偏要有野心想取忠勇侯府而代之。向来心高眼高,不估计自己有多少斤两。就算你要行事,是否该想好退路?难道你做什么事情之前,就从来不想退路?根本就只想着害了芳华妹妹,而不想着若是失败了该怎么办?盲目自大,不败才怪!”

  敏夫人被谢林溪看似笑着,实则是嘲笑不自量力的话语迫得后退了一步,瞪着她,“你……你知道我对谢芳华做了什么?”

  “我是您和父亲的儿子,您和父亲做了什么!我岂能不知?”谢林溪转过头,有些悲凉。

  “那你……难道是你暗中知会了谢芳华?让她抓住了那个假和尚?”敏夫人顿时怒了。

  谢林溪叹了口气,“娘,您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忠勇侯府的小姐是那么好被人害的吗?一个假和尚便能要她的命?这么多年,忠勇侯府海棠苑是何情形,除了远远能闻到满院的药味,你们又对忠勇侯府海棠苑内部打探出多少根系?”话落,他道,“芳华妹妹哪里用得到我传信?区区一个假和尚,岂能奈何得了她?若是她没本事,那么英亲王府眼高于顶的秦铮岂能缠着非要娶她?”

  “你……你是说……”敏夫人一时消化不了谢林溪说的话,“谢芳华有什么本事?她不就是一个足不出户的病秧子吗?”

  “病秧子?”谢林溪嘲讽地笑笑。他想起几日前在谢云继的别苑山顶山林里看到的谢芳华。在他全无防备下,对他下了毒。他自幼聪明好学,不想与谢氏长房那些一心只盯着把忠勇侯府拉下马的人一样,于是闲暇无事,为了转移心思,便钻营了许多东西。自诩虽然不害人,但是能躲过阴暗的手段,可是偏偏,不知道她能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形下竟然下了毒。

  那样一个女子,岂能是养在深闺足不出户缠绵病榻的千金小姐?

  “溪儿,你是说谢芳华的病是假的?她还有什么本事?”谢川上前一步,来到谢林溪面前,抓住了他话语的重点,喜道,“谢芳华竟然敢欺瞒皇上,忠勇侯府这么多年竟然作怪欺君?这事情若是传扬出去,那么,皇上一定给忠勇侯府定罪!”

  敏夫人也顿时一喜,“是啊,我们现在就去禀告皇上,让皇上拿忠勇侯府问罪。欺君可是大罪!理当问斩。”

  谢林溪冷眼看着二人,这就是他的爹娘,心里眼里只有他们的野心,多少年的执着要拖下忠勇侯府。只看到**,而看不到脚底下的根基。再繁衍百年,谢氏长房也不及如今的忠勇侯府的底蕴。

  他心里升起浓浓的失望,这失望已经不止一次涌上他的心底,但是这一次尤其强烈。

  他想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他怎么会投胎成为了他们的孩子。

  人人都说他是谢氏长房的异数,有时候连他都怀疑,他也许不是他们亲生的。他不该有这样的父母。可是奈何,他们就是他的父母。

  人生有很多东西可以选择,但是唯独父母,却是选不得的。

  若是能选择,他一定不选这样的父母。

  看着二人满眼满脸的喜色,似乎是拿捏到了忠勇侯府了不得置之于死地的把柄,他实在忍不住,伸手猛地一拍桌子,第一次对他们暴怒,“你们高兴什么?你们拿捏住忠勇侯府的把柄了吗?拿捏到谢芳华装病的把柄了吗?”

  “如今事实摆在眼前,还用拿捏了?”敏夫人吓了一跳,顿时叫道。

  “什么事实?难道你们是说太医院的孙太医不会诊脉,连有病没病都诊断不出来?难道你们是说谢芳华就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装病了这么多年,皇上不能察觉,实乃昏庸?难道你们是说左相请来的阴阳怪者无本事无能力是糊弄人的把式?”谢林溪凌厉地看着二人,“你们知道事情败露了,御林军要围困谢氏长房,那你们可知道,左相请来的阴阳怪者说她有圣灵庇佑,本来是应了血光之灾大病九年,却是上天厚爱,天意起火,让她得以洗礼,好了病魔?”顿了顿,他发狠地道,“你们连个消息都探查不准,还妄想害谢芳华,扳倒忠勇侯府?不是做梦是什么!”

  大约是他从来没这么严厉地对他们说话,这一番怒意之话说来,谢川和敏夫人顿时心惊。

  谢林溪看着二人,眼底是深深地失望,“谢氏长房若是想取忠勇侯府而代之,我不反对,但同出一脉,你们要用真本事将谢氏长房自立门户发扬光大,而不是背地里蝇营狗苟的地钻营用毒辣手段迫害于人。这是小人手段,难登大雅之堂。就算有朝一日你们扳倒了忠勇侯府。又能如何?”

  “你……”敏夫人看着二人,第一次,让她意识到这个儿子已经对他们容忍到了底线,她想说什么,但是张了张口,没说出来。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谢川勉强定住心神,听见外面有急匆匆的脚步赶来,他知道是那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来了,立即道,“别再说了,他们来了,你带着他们赶紧想办法走吧!要快,否则御林军就来了。”

  ------题外话------

  五一前后是结婚季。今天我要出发去外地参加两场婚礼,一个婚礼在26日,一个婚礼在29日。紧赶慢赶,起早贪黑,我多写出来了三章存稿,放在后台了。但是掰着手指头一算,似乎不够我这一趟圆满行程的。当然,我会带上电脑,但是,也要带上某小朋友,若是他乖巧的话,那么,我可能会抽空写点儿能让后面两天有更新。若是他不乖巧,那么,到时候……你们明白的啦。亲爱的们,28号之后,关于更新,请关注留言区,届时我会让管理通知更新与否和更新时间的。

  另外,快月底了,亲爱的们,这几天守护好咱们的评论区,同时积攒到月票的亲爱的们每天都想着翻翻兜啊。群么么么么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一章发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