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传信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茵惊异地看着谢林溪。

  哥哥这幅画竟然是给谢芳华的吗?为什么?

  谢林溪扭头看向谢茵,轻轻叹了口气,对她道,“妹妹,大千世界,天高海阔,若是你被一些私心私利影响,那么你只能活在自己围困的囵隅里。即便有朝一日,你得到了你千方百计费尽心机要得到的富贵荣华,又能如何?那不是你的,也未必会快乐。”

  谢茵静静地看着谢林溪。

  “古语有云,在其位谋其政。身处忠勇侯府如今的位置,一直以来都鼎立在风雨中,甚是小心谨慎,不敢轻举妄动。皇权和忠勇侯府一直抻着一根弦,若是有朝一日弦断了,一是忠勇侯府倾覆,而是皇权倾覆,三是两败俱伤。”谢林溪感慨道,“忠勇侯府的小姐多少人盯着,性差异不错,便是万劫不复。你不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又有什么不好?若是爹娘不贪心,哥哥不艳羡谢世子的身份,那么谢氏长房足够几代富贵了。”

  谢茵垂下头,“二哥,你以前若是与我说这些,我被鬼迷了心窍,一直羡慕谢芳华的身份和吃穿用度,根本就不会听进去你说的。但是经过今日一事,你与我说这些,我却是觉得很有道理的。”

  谢林溪点点头,“你明白就好。”

  “我虽然还是不喜欢谢芳华,但是我不再艳羡她了。你说得对,什么也不如我们一家人平安重要。富贵荣华不过是过眼烟云。若是这一次的大难我们逃不过去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大姐姐喜欢郑阳,可若她不是谢氏长房的女儿了,荥阳郑氏一定不会让嫡长子再娶姐姐的。”谢茵低声道,“我以前一直觉得谢氏长房不好,如今却觉得,能守住已经是最好了。”

  谢林溪拍拍她的肩膀,露出真实的笑意。

  谢茵抬起头,目光定在窗外,情绪有些抑郁,“二哥,你说这样的天气,外面竟然下雨了。我是今年春日之后的第一场雨吧?来得可真早。”

  谢林溪闻言看向窗外,谁都看得出来,这样天干物燥的天气根本不像是有雨的天气。可是偏偏却下雨了。他静静看着窗外半响道,“下这一场及时雨的话,法佛寺千载基业也就免于被毁了。芳华妹妹的某些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顿了顿,又道,“也许对于她来说,不仅不是坏事儿,还是好事儿。”

  “二哥,你喜欢谢芳华?”谢茵微微咬了一下唇瓣,看着谢林溪。

  “喜欢?”谢林溪挑眉,摇摇头,“她是堂妹,喜欢有些,但主要是我敬佩她。”

  谢茵蹙眉,“她很厉害吗?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她做了什么厉害的事情让你佩服?”

  谢林溪笑笑,“她是做了些事情,但也不是大事情。只不过,她不可小看罢了。你就算不喜欢她,以后也不要招惹她。都是谢氏中人,同出一脉。打断骨头还是连着筋的。”

  谢茵点点头,“只要咱们家这次能平安无事,我以后躲得她远远的,定不再惹她。”

  谢林溪点点头,谢茵有多讨厌谢芳华他知道,如今她能有着这样的转变和态度已经不易。

  虽然谢川已经命大管家稳定住谢氏长房慌动的人心,但到底是让皇上出动御林军围困是大事情,虽然府中无人动乱叫嚷,但都一片愁云惨淡,担惊受怕。

  谢川和敏夫人也同样提着心。

  谢林牧、谢林鹄、谢香三人聚在一起,有一种天要塌了的感觉。

  整个谢氏长房上空如蒙上了一层阴云。御林军顶着雨肃立在雨中,远远看来,森严冷冽。

  永康侯夫人坐在车中,脸色有些难看。雨点打在车顶上,发出噼里啪啦连续的响声。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时节本不该有雨,可是天竟然下雨了。

  怎么就在这个时候下雨了?

  她早先散布出传言,这才不过一个时辰,这样的话,那传言岂不是做了无用功,会不攻自破了?谢芳华凭什么这么命好?竟然连老天都护着。

  她一时间坐在车中又气又怒又恨。没想到她做得自诩隐秘,京城人心惶惶中,偏偏忽略了宫中的皇后。皇后既然出手帮助谢芳华拿住了她的陪嫁丫头。

  她一边想着事情,一边觉得真是天不助她。

  车夫赶着马车慢悠悠地拐入谢氏长房的胡同,距离谢氏长房的大门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忽然迎面一匹马拦截住了马车。

  车夫一惊,立即勒住马缰绳,仔细一看,是永康侯府的侍卫,才松了一口气。

  “不能再去谢氏长房,快回府!”那侍卫受了永康侯府大管家指派前来拦截永康侯夫人的马车,急匆匆说了一句话后,没等那车夫答话,那侍卫便下马上了马车,劈手夺了车夫的缰绳将马车掉头。

  车夫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已经惊呆了。

  永康侯夫人本来歪在马车里面想着事情,可是马车忽然晃动起来,急转弯地掉头,将她惊醒,立即挑开帘幕向外看。

  她这一看正巧看到了大队的御林军匆匆赶来,逐次地将谢氏长房并排围住。顿时惊了。

  好半响,永康侯夫人才回过神来,问车前身穿永康侯府衣服的侍卫,“这是怎么回事儿?谢氏长房怎么了?”

  “据说谢氏长房派了一个假和尚趁大火害忠勇侯府的小姐,被抓住,在皇上面前招了供。皇上下了旨,五千御林军围困住了谢氏长房。一只苍蝇也不能飞出去。”那侍卫看了一眼,抹了抹额头的汗,暗暗想着幸亏来得及时,否则只要夫人踏进谢氏长房,那么御林军是不可能将人放出来的。

  永康侯夫人面色一变。

  “侯爷得到了消息,知道您来了谢氏长房,让属下立即来拦住您。”那侍卫又道。

  永康侯夫人白着脸点点头,“幸好你来得及时,否则我若是进去,那么皇上的御林军首领只听命于皇上,哪怕侯爷来救我,御林军也不会放我出来的。”

  那侍卫颔首,想着能救下夫人,他也免于责罚了。

  “回府后去大管家那里领赏。”永康侯夫人暗暗唏嘘了片刻,虽然心里笼罩了一层浓浓的阴云,此时也感激这个侍卫来得及时。

  那侍卫闻言暗暗一喜,连忙道谢。

  马车载着永康侯夫人向永康侯府而去。

  御林军首领也看到了永康侯夫人离去的马车,并没有阻拦,亦没有上前搭话。

  不多时,永康侯夫人回到了永康侯府。

  大雨比早先更大了起来,从天空落下来,形成了一道雨帘。

  永康侯夫人没等有人找来雨伞,便下了马车,站在门口,淋在雨中。

  她仰着头看着永康侯府的牌匾,一时间只觉得郁结于胸,恨怒难平。

  她奔波到皇宫,皇后却故意不见。明显着这事情要等皇上回来交给皇上处置了。而她又去了谢氏长房,可是谢氏长房被御林军围困了。

  她本来以为十拿九稳能成的事情,如今却都失败了。不仅失败,她的把柄还被抓住了。

  让她如何不恨不恼?

  车夫和那名侍卫以及门房的人都看着永康侯夫人,见她站在雨中的脸色分外难看,向来以高门贵妇人自居的她,一直很注重仪表,可是自从燕小侯爷离开后,她就颓废了许多,病了多日,好不容易好一些。如今竟然不管不顾站在大门口淋起雨来了。这可是奇事一桩。不过都无人敢打扰她。

  永康侯夫人回府的消息早已经传到了永康侯的耳朵里。

  永康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对大管家吩咐,“夫人回来了,让她直接来书房。我有重要的事情找她商议。”

  “是!”大管家立即去迎永康侯夫人。

  大管家跑到了大门口,便见到了淋在雨中的永康侯夫人,这雨虽然不太大,但是细密,不一会功夫就将全身从头到脚都打湿了。他有些愣神,从没见到夫人如此过,对门房的守门人训斥了两句,连忙拿过来一把伞给她遮住。

  永康侯夫人回过神,看了大管家一眼,问道,“侯爷呢?”

  “侯爷在和几位谋士商议,听说您回来了,让老奴来请您去书房。”大管家道。

  永康侯夫人点点头,本来也是要找永康侯的,见大管家来传话,便走向永康侯的书房。

  书房内,永康侯的几位谋士依然在,并没有离开。

  窗外下起了雨,书房的永康侯和几位谋士也是好一番惊异。

  “忠勇侯府的小姐果然是好命!”永康侯哼了一声,“本不该下雨的时候,竟然下雨了。”

  “也许是法佛寺真有佛祖庇佑,若是不下雨的话,火势那么大,借着风,根本控制不住。大火蔓延的话,整个法佛寺定然会毁于一旦。”一位谋士道。

  永康侯点点头。

  不多时,永康侯夫人来到书房,几位谋士永康侯夫人也是识得的。几人给她请安,她脸色有些晦暗地点点头。

  永康侯见她一身湿透,皱了皱眉,对她问,“你从宫里离开,不回府,跑去谢氏长房做什么?”

  永康侯夫人看了永康侯一眼,没答话。

  “我问你,除了你让你的贴身丫头做的散布谣言的事情。还做了什么?”永康侯问。

  永康侯夫人摇摇头。

  “真没做了?”永康侯盯着她,“你可别骗我,法佛寺失火,英亲王妃、铮二公子、芳华小姐遭遇刺杀,这件事情非同小可。牵连了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两府的施压下,皇上不可能不严查此事。但凡与这件事情有丝毫牵扯,都是要命的。”

  永康侯夫人脸色变幻了一下,惨白中透着灰暗。

  “若是你只出手对付谢芳华散布谣言,虽然做法手段下流,但是因为忠勇侯府和咱们永康侯府因燕亭交恶结仇。皇后就算拿捏住了人,皇上回京后,顶多是我们趁机报仇,也不会有太大的责难,躲不过训斥我几句。但是若你还做了别的事情,那咱们永康侯府可就要被卷进来了。这是大事儿啊夫人。”永康侯伸手扶住永康侯夫人的肩膀,颇有些苦口婆心地道。

  永康侯夫人动了动嘴角,依然没说话。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永康侯到底是在朝中混的人,又和永康侯夫人夫妻多年。没放过她不对的神色。

  永康侯夫人沉默片刻,方才低声道,“的确是有一件事情我没对你说。”

  “什么事情?”永康侯的心提了起来。

  “三日前,有人给了我一封密信。信中写着今日法佛寺会失火。”永康侯夫人道。

  永康侯面色一变,问道,“信呢?在哪里?”

  “毁了!”永康侯夫人道。

  “这么重要的信,你怎么给毁了?为什么不留着?自从亭儿离开后,你的脑子也不够用了。”永康侯气急。

  “不是我毁的,是我看完信之后,那信自动地变黑毁了。”永康侯夫人道。

  永康侯一怔,“信没人碰吗?怎么会自动变黑毁了?”

  “应该是被人在信纸上抹了药,当时我的手也被灼了。”永康侯夫人摊开手心,“你看看,我这里还有痕迹。”

  永康侯低头看向夫人手心,果然见她惯常捏信的指尖有一小片焦黑色。他皱了皱眉,“给你传信那人是什么人?如此小心谨慎?应该是怕留下证据。”

  永康侯夫人摇摇头,“不知道是什么人。那信是用飞镖钉在我的窗户上的。当时除了我只有我的陪嫁夏花在场。我们当时都下了一跳,我让她将信取来。看过后,出去寻找可疑之人,但是找了一圈,当时都无人。后来那信不出片刻便自动变成黑色成了纸灰。”

  “然后你就按照信中所说安排要害谢芳华了?”永康侯瞪眼,“我说你怎么非要坚持对谢芳华出手呢?原来还有这个根由。可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都不与我商议?让我知晓?”

  永康侯夫人抿唇,“我那日刚与你提了一下,你便不同意。我后来便没提了。想着届时害得谢芳华名声扫地,连忠勇侯府的高墙大院都容不下她这个妖孽的时候,你自然会高兴的。谁知道皇后竟然出手帮她!实在可恨。”

  永康侯叹了口气,“没弄清楚是什么人给你传的信,你就敢相信,我不知道该说你是报仇心切还是胆子太大。我早就与你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偏偏不听。”

  “我能听吗?我的儿子如今下落不明。连皇上的人都找不到他。不知道是否出事没有。而且如今英亲王府又和忠勇侯府有了联姻,连皇上都要顾忌三分。十年太久了,我受不住。只要有一线机会,我定然要抓住。”永康侯夫人道。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利用你的手要害谢芳华和忠勇侯府?”永康侯不解。

  “忠勇侯府几百年来一直屹立不倒。若论南秦真正的钟鸣鼎食之家,忠勇侯府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连宗室富贵荣华的英亲王府也不过才荣华了两百年。虽然盛宠,但是底蕴也不及忠勇侯府。”永康侯夫人道,“这样的府邸,多少人眼红,多少人恨不得拉它下马。哪里能猜出到底是什么人。”

  永康侯摇摇头,“虽然眼红忠勇侯府的人太多,恨不得将它拉下马的人太多,但是有能力有本事且无知无觉背后施展手腕不留一丝痕迹的人还是少之又少。”

  永康侯夫人看着永康侯,“你能猜出是谁?”

  “如今南秦小一辈的人长大了,老一辈的人还不算太老。时值新旧更替之时。能人太多,我哪里能猜测得到是谁?”永康侯摇摇头,再三确认,“你再想想,除了这一件事情,可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了。”永康侯夫人摇头。

  “如今多事之秋,法佛寺的事情又太大,夫人,你一定不能再隐瞒我。”永康侯郑重道。

  “我虽然一直在府中强势,虽然被亭儿离开搅乱了心,但是也知晓事情轻重。我看到谢氏长房已经被皇上的御林军包围了,哪里还敢再瞒你?自然是再没有别的事情了。”永康侯夫人摇摇头。

  永康侯见她不像是说假,松了一口气,“再没有别的事情就好。届时皇上回京,若是召见我,你与我一同进宫,先向皇上请罪,将事情原委先说清楚。这也不算犯大错,皇上向来厚待永康侯府。也无非责怪一番,不会重处的。”

  永康侯夫人点点头。

  永康侯自从知晓皇后抓了他夫人的陪嫁后一直不安宁躁动的心总算是安稳了下来。

  “谢氏长房这回怕是完了。”永康侯夫人道,“谢氏长房毕竟是依附谢氏族里,顶着谢氏的名头,如今害忠勇侯府的嫡女,就算不被皇上重处,谢氏族里怕是也饶不过谢氏长房。”

  “你还是担心咱们自己吧!”永康侯摆摆手。

  永康侯夫人不再言语。的确,如今因她陷害谢芳华,也被卷入了这件事件当中。这件小事儿皇上可以从轻处置,但是大事儿就不一定了。永康侯府如今不敢再助谢氏长房。即便她与敏夫人交好,也要以永康侯府为重。

  ------题外话------

  我是第二章的存稿君,谢谢昨天美人们投的月票,没有主人管我,很寂寞的时候,我就喜欢数月票~= ̄w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三章传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