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争斗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我是第三天的存稿君,到这里存稿就用完了。不知道那个参加完一场婚礼又带着某小朋友去奔波下一场婚礼的女人抽空写稿子了没?我表示很忧伤~关于明天的更新,届时管理员会在留言区通知,齐齐飞吻一个,遁去角落里数美人们送的月票~么么(* ̄3)(e ̄*)

  ------题外话------

  当日,天空下着雨,皇帝等人还没回京,宫中正宫之主和两宫宠妃却是已经开始了争斗。

  那小太监得了皇后的吩咐,领了命令,立即出了凤鸾宫。

  皇后自从得了秦怜的提醒,便命人时刻关注宫中的动向,尤其是玉芙宫和倚翠宫的动向,当得知那两个人聚在一处,不用想也知道是在商议阻止四皇子回京之事。皇后冷笑一声,对那得力的小太监吩咐道,“派人盯着给她们往宫外传信递话之人,先别打草惊蛇,让她们尽管将话递出去。我到底要看看柳家和沈家会派出多少人去拦截诛杀钰儿,这一回,我一定要让柳家和沈家元气大伤,让那些人有去无回。将来柳家和沈家再无力量,柳妃和沈妃那两个贱人再没能力蹦跶阻止我的钰儿继承大统。”

  当时,二人达成一致后,便齐齐下了一道命令,令人冒着雨传回各自的娘家。

  最后达成一致,两人联手,即刻派人去通向漠北的必经之路的关卡拦截,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破釜沉舟,不惜一切代价,也一定要将四皇子斩杀在路上,拦截住他归京。

  柳妃和沈妃自然该是做不住的。于是,二人冒着大雨互通了信息之后,便一起聚在了倚翠宫共同商议如何阻止秦钰回京之事。

  后宫向来牵扯朝堂,同样,母凭子贵的说法也一直是一句从不过时的古话。

  所以,如今秦钰要回京来,最先感觉到受了威胁的人一定是三皇子和五皇子。

  三皇子虽然各有争执,但是在四皇子的面前,四皇子绝对是二人共同的敌人。

  除了四皇子秦钰外,成年且有势力又外戚支援母族背景的皇子也就是三皇子和五皇子了。

  谁人都知道,皇位的下一任接班人一定会是这几位成年皇子。

  比起皇后宫里一直关注着法佛寺动向的皇后和秦怜,以及说到要回来的秦钰而令皇宫宫开心不已外,倚翠宫和玉芙宫就不那么开心了。原因是,消息传回来,皇上吐口,要下旨让四皇子秦钰回京了。

  京中各府邸内各有忧烦之事,皇宫也一样因为这一场大火不得安宁。

  依梦面色也染上了忧心,点点头。

  “大公子对你还是有心的。你也别太贬低自己。”刘侧妃道,“如今王妃、二公子、忠勇侯府的小姐都无恙,其他人也无人伤亡。我只祈盼,这件事情不是大公子做的就行了。否则,皇上彻查下来,若是大公子做的,那么我们都完了。”

  依梦再次摇摇头,“若是这等大事儿,大公子也是不会与我说的。”话落,她低下头,苦涩地道,“奴婢在大公子的眼里,算不上知心的人,只不过是大公子的玩宠而已。”

  “大公子骨子里是有着骄傲的,虽然嘴里从来不说我的不是,对我也一直敬重。但是我知道,他心里一直有些恼恨自己竟然投胎在我身上的。若是他投胎在王妃肚子里,那么也会如二公子一样千人宠着,万人疼着,皇上也拿他无可奈何。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刘侧妃脸色有些晦暗,“王妃去法佛寺祈福这是个机会。有些事情他不跟我这个当娘的说,但是未必不跟你透露一二,所以,我才将你找过来问问你。”

  依梦一怔,一时没了话。

  “我就怕,这大火和刺杀是不是浩儿做的。”刘侧妃终于说出了口中的担忧。

  “刚刚听说!”依梦低声道,“如今府中的下人们都在传,说法佛寺失火了,皇上、王爷、左右相、谢世子都匆匆赶去了法佛寺。”

  “今日法佛寺失火的事情,你听说了没有?”刘侧妃问她。

  依梦抿了抿唇,点点头。

  “昨晚回到房中,等到深夜,王爷也没来这院子。我就想着,什么府中中馈,掌家权利,以及王府的产业,这些都不及王爷对我一个温柔软语。”刘侧妃有些悲哀地道,“一个女人若是没有一个可依靠的男人,哪怕手中抓的东西再多,也是可怜。”

  依梦不插话,认真地听着。

  刘侧妃看了她一眼,“王妃前往法佛寺祈福,将府中的中馈和掌家之权以及府外的产业都交给了我。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机会。乍然拿到的时候,我心中是激动欣喜的。但是哪怕王妃走的当晚,我煲好了汤,去书房找王爷,可是依然被王爷不冷不淡地推拒了出来。我就知道,这么多年,王爷的心一直空着。如今王妃是得了王爷的心了。”

  依梦点点头,“将来我若是能做到您这样就是福气了。”

  “也不是说他已经做过什么,我是说,我担心他做了什么。”刘侧妃揉揉额头,“这么多年,我能伺候在王爷身边,且为他诞下了大公子。除了有王妃的大度外,也是因为我不是个惯常喜好惹事儿的人。所以,王爷对我一直和气,王妃一直能容得下我。”

  “怎么说?大公子做了什么让您这样忧心?”依梦低声问。

  “是有些事情。”刘侧妃似乎也找不到一个知己人和她说说话,面前的女人虽然地位低下,但到底是她儿子的女人。除了儿子外,目前她也算是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她叹了口气,“我是担心浩儿是否做了什么。”

  “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依梦看着刘侧妃,试探地问。

  刘侧妃身为侍妾,也是深深地明白身为侍妾的本分和道理。她向来也不敢在英亲王面前询问朝事和政事。一心讨好他。不过比起秦浩的真忙,而英亲王虽然不忙,也有好几个月没来她这里留宿了。她一时间只觉得心中更是抑郁了。

  依梦摇摇头,“除了这些,就没别的了。”话落,又补充道,“大公子前些日子一直忙着彻查匪患之事,不得空闲,离京之日前已经忙得好几晚没让我侍寝了。离京之日那一整个晚上都没歇着。奴婢是低贱之人,只要大公子不说,奴婢也不敢问别的。只能尽情地讨好他。”

  “就没说过关于法佛寺的事情?”刘侧妃又问。

  依梦点点头,“只说了这些。”

  “只说了这些?”刘侧妃不太满意答案。

  “只说如今王妃将掌家之权交给了您,您怕是一时间不能顺手接管,让奴婢帮衬您一二。实在做不了主的事情,就派人去法佛寺请示王妃。”依梦道,“还说让我没事儿的时候去落梅居找听音姑娘坐坐。听音姑娘虽然与这王府格格不入,但是对我不曾有过恶意。”

  “说过什么?”刘侧妃谨慎地问。

  依梦思索片刻,点点头,“说过两句。”

  “是不是说了什么你不记得了,或者当时觉得莫名其妙?”刘侧妃盯着她,探她口风,“比如关于王妃和二公子以及忠勇侯府的小姐去法佛寺祈福之事?他可谈论过?”

  依梦低头想了一下,“除了房中的那些话,确实没说别的。”

  刘侧妃看着依梦,见她一副不解的模样,他挥手挥退了房门的人,对她低声道,“你再想想,他真没有说别的吗?”

  依梦纳闷地摇头,“没说别的啊。您为何这么问?”

  “谁问你这个了?我问你别的。”刘侧妃顿时瞪眼。

  依梦想了想,红着脸道,“大公子说了些房中的情话。”

  “我今日找你来,是问你,大公子走时可做了什么?或者是与你说过什么话没有?”刘侧妃看着依梦问。

  依梦慢慢地走过去,缓缓坐下。

  “坐吧!”刘侧妃指指桌前的椅子。

  依梦点点头。

  “左相府的小姐虽然跋扈些,但是进了内院也是要听大公子的,只要你将大公子的心抓住了。她就算再尖刻,大公子念着你陪了他三年的情分,也不会亏待你的。”刘侧妃道。

  依梦刚想道谢,听到刘侧妃后面的话,脸色更白了些,低声道,“大少奶奶进门能不能容下奴婢还是两说。奴婢不求别的,只求有个容身之地就好。”

  刘侧妃一怔,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依梦一眼,自然不会责怪自己的儿子不知怜香惜玉,只脸色缓和地道,“你的身子骨太差了,稍后我让库房给你拿些补品,你好好地补补。这么多年,你一个人侍候大公子,的确是辛苦了。待大少奶奶进门,你就轻松了。”

  依梦脸色有些苍白,看着她,低声道,“大公子离开那晚折腾得太狠了,奴婢起不来塌,一直歇在床上,听闻您喊我,我这才下床赶来。身上有伤,走不了太快。”

  依梦脚刚踏进门槛,刘侧妃便责怪道,“怎么来得这么慢?”

  大约半个时辰,依梦由婢女撑着伞姗姗来到了西院。

  “是!”那陪嫁立即打着伞出了房门去了南苑。

  走得累了之后,刘侧妃对那陪嫁丫鬟道,“你去南苑一趟,将依梦给我喊来。”

  英亲王府的内院,刘侧妃来回走着遛遛,她的陪嫁丫鬟不敢言声。

  李如碧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如线珠一般落下的雨,想着连她都对谢芳华的病有这样质疑的想法,那么皇上呢?焉能没有想法?

  “是,奴婢这就去!”那婢女立即走了下去。

  李如碧定了定神,收起思绪,“你去吩咐厨房准备一番,待娘和哥哥回来,给他们压惊。”

  “您是担心夫人和公子吗?不是说夫人和公子都平安吗?您就放宽心吧!这回法佛寺失了火,据说后山林和别院都烧毁了。法佛寺再无香客的住处,夫人和公子怕是今日就从法佛寺折返回来了。”婢女劝道。

  李如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答话。

  “小姐,您怎么了?”一名婢女见李如碧神色不对,低声询问。

  她忽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若是这样的话,谢芳华装病可是欺君之罪。

  李如碧是怎么也不相信的。一个想法在脑中突然冒出来,若是这件事情真将谢芳华的病治好了的话,那么她的病一定是装的。

  她一时间怔在当地,直觉这是不可能的,滑天下之大稽。怎么能一场大火就洗礼了她身上的病呢?更甚至怎么在差点儿毁了她容貌后病就好了?这简直是奇事怪事儿天方夜谭。

  但同时,也得到了谢芳华浴火重生,大火洗礼,治好了她的病的消息。

  当得知她娘和哥哥无恙后,她总算是踏实下了一颗心。

  右相离开后,李如碧一直派人关注着法佛寺的东西。她本就聪明,这么多年一直关注秦铮,因此也培养了几名忠心的仆从,再加之李沐清疼妹妹,特意挑选了两个亲卫给她,所以,她想得到法佛寺那边的消息并不难。

  右相觉得就算她去了,也是一个弱女子,帮不了什么,反而还要分心照顾她。

  本来听说右相要跟随皇帝去法佛寺,她也想去,都穿戴妥当了,被右相拦下了。

  虽然她娘当时去法佛寺祈福时也有心想带上她的,但是她不想见谢芳华和秦铮,也就推脱了。她娘也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所以,并没有勉强她。

  比起左相府,左相夫人和卢雪莹母女作伴谈话来说,右相府闭门反省的李如碧却是坐不住了。毕竟她娘和哥哥都去了法佛寺。

  卢雪莹点点头。

  左相夫人听到女儿这样的说法,不是不心惊的,因为从小到大,她的女儿虽然聪明,但是从未学朝政之事。如今这般说出来,且平心静气,可见心里如今是真的平和了。她有些欣慰,可又觉得心酸,点点头,“你爹从来不让我们女人管朝里的事儿,也不让我们打听。比起永康侯府,永康侯惧内来说,你爹在咱们府里就是天。不过趁你爹高兴的时候,娘会说说的。”

  “娘,父亲在朝中这些年已经够锋芒毕露的了。如今皇上一心盯在忠勇侯府的身上,喜欢有父亲这样的存在来制衡朝局,可是一旦皇上不盯着忠勇侯府了,那么父亲的锋芒也就不是好事儿了。”卢雪莹看着左相夫人,“这么多年,比起忠勇侯府低调行事,依然着人眼红外,父亲得罪的人更多,仇家更多。若是闲暇下来的时候,您劝劝父亲,收敛一些吧!”

  左相夫人似乎有些不认识女儿了。她从小在身边长大的女儿,以前学着秦铮张扬跋扈,是那样的神采飞扬,如今娴静下来,似乎如一个长年吃斋念佛的人一般。淡去了争强好胜的心,也淡去了功利心,更甚至淡去了情爱的心。

  卢雪莹叹了口气,“娘,我以前对情事不懂,只知道喜欢一个人要让他知道,也要让南秦京城的人都知道,只觉得这样做能让他娶我一般。如今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终于明白了。秦铮不是别人,他喜欢的,不用你去求去争,他不喜欢的,任你无论如何做也得不到他的心。有些东西是强求不来的。”

  左相夫人看着她,奇怪地道,“莹儿,我见你怎么不恼恨谢芳华了?在被秦铮将你推给秦浩时,你不是极其恼恨秦铮恼恨谢芳华的吗?”

  卢雪莹顿时笑了,“谁说谢芳华不如我了?”

  左相夫人一怔,看着卢雪莹,“你说我盯着忠勇侯府盯着谢芳华做什么?还不是为了你?”话落,有些气恼地道,“你喜欢秦铮多年,他对你看不上眼。偏偏去喜欢一个不如你的女人。我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卢雪莹看了一眼左相夫人,低声道,“娘,您总是盯着忠勇侯府,盯着谢芳华做什么?”

  “依我看,这忠勇侯府绝对是有问题。只是我们都不知道问题的症结在哪里罢了。”左相夫人道。

  “怕是诊治不出什么来。”卢雪莹淡淡道。

  “咱们也不知道法佛寺那边的消息,不知道你爹请的阴阳怪者是如何给谢芳华诊治的。”左相夫人叹了口气。

  一直美名扬的金燕郡主和李如碧在她面前也要退后一步。

  放眼京城,能比得上谢芳华贵华气度的人的确是不多。

  卢雪莹想起两次见谢芳华,那样的女子,别看柔弱多病,但她自诩真是比不上。无论是从气度上,还是从言行举止上。她如今跳出痴迷秦铮的心思后,站在外人的角度,不得不承认,秦铮选了谢芳华的确是好眼光。

  左相夫人看着外面下着的连绵大雨道,“谢芳华的确是好命,永康侯夫人刚散布完谣言,老天便下了这样一场雨。浇灭了法佛寺的大火,也浇灭了人们关于她不利的传言。”

  左相府,左相夫人陪着皇上离开去了法佛寺,左相夫人和卢雪莹在内院内室里叙话。

  很多人都暗暗地猜测,这一回怕是南秦京城跟这初春毫无预兆的雨一样要阴上数日了。

  有的人唏嘘等着看谢氏长房的好戏,有的人感慨法佛寺这一场大火烧得大,竟然从法佛寺烧进了京城的贵裔府邸。

  御林军包围了谢氏长房,皇后拿了永康侯妇人陪嫁这两件事情不多长时间便传遍了南秦京城高门府邸,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四章争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