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身世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龙佩和凤佩?这是魅族的王族传承之物?

  谢芳华看着崔荆,不确定地问,“我娘手里为何有魅族的信物?”

  “你娘啊……”崔荆看着谢芳华手里的链坠上的弯月,低声道,“她是魅族之人。”

  谢芳华不由惊异,“我娘是魅族之人的话,那您的呢?”

  崔荆摇摇头,“十数年前,你外婆患了重病,是不治之症。我和你外婆伉俪情深,自然不想她早早亡故,因我一直向道,收集了不少奇门绝说。有一本古籍上提到了神幽谷。说那里住着绝世的神医。我便带着她悄悄去了。神幽谷距离京城虽然遥远,但距离博陵崔氏却也不过是两千里。虽然崇山峻岭,路途艰难,但有志者事竟成,还是被我给找到了。到了那里之后。果然见到了一位年逾半百的神医。除了那神医外,还有一个怀抱的小女娃子,似是刚出生不久。”

  谢芳华静静听着,以她的聪透隐隐猜出了什么。

  “那个神医答应救你外婆一命。”崔荆道,“但是他有一个条件,就是让我们认了那女娃子做女儿,且一定是当做亲生女儿。”

  谢芳华疑惑,“这是为何?”

  崔荆摇摇头,“当初我和你外婆也是奇怪,为何提出这个要求,后来我们才知道,那神医知晓自己命不久矣了。恐他死后那女娃无人照拂。”

  谢芳华恍然,“原来如此。”

  “我为了救你外婆,无论他提什么条件,自然都会应允。他让我指天发誓。我立誓之后,便救你外婆。达成一致后,果然他出手救了你外婆。”崔荆说到此,感慨片刻,“他救你外婆,用的是毕生绝学,本来他还可以活个一年半载,但是救你外婆耗尽了心血。救好你外婆后便去世了。我和你外婆感念他的救命之恩,自然将那女娃子认作了亲生的女儿。”

  “他临终可是留了什么话?可说了我娘的来历?”谢芳华没想到原来她娘不是博陵崔氏外公的亲生女儿,竟然有这样的来历。

  崔荆点点头,“他没说太多。只说你娘是魅族之人。”话落,看着她手里的链坠,“并且留下了这个链坠,交给我保管。”

  谢芳华看着手中的链坠,那月牙形的玉质此时已经没有血色,恢复了原样。只不过比原先看起来似乎更剔透了一些。她轻声道,“这血竟然养玉吗?这块玉看起来不同了些。”

  崔荆点头,“只有魅族人的血液才能养魅族的玉。”顿了顿,他道,“在法佛寺时,还有刚刚,都是你割破手指取了血,才使得这对宝玉现出真身。若是换做别人,即便是染了血,也做不到。”

  谢芳华攥着玉佩的手紧了紧,“外公,我娘是何时知晓她的身世的?”

  “你娘出嫁之前,紫云道长找来。”崔荆目光看向窗外,细雨中,远山濛濛,他道,“紫云道长出身魅族,其实是魅族的国师。他游历天下,原来只是为了找你娘。你娘是魅族的凤宫的传人。因她从不动这枚凤血玉,也未经人教导开启心智通灵魅族之术。所以,紫云道长即便道法高深,也寻不到她的落身之地。待她红鸾星动,映了喜兆之时。紫云道长才知晓她落身在了博陵崔氏。于是找到了家门。”

  谢芳华点点头,静静听着。她相信,这各中缘由,外公怕是从来不曾对外人说道过。天下人人都以为她娘是真正的博陵崔氏的嫡出小姐。都不知晓原来她出身于魅族。

  “紫云道长找来后,先是找到了我,借助我甚喜道法,理所当然地住进了博陵崔氏。他先找我密谈了一番,想要带你娘回去族里。我认为事关重大,斟酌半日,觉得你娘也长大了。这件事情还是要她做主。于是,就告知了你娘,让她与紫云道长进行了一番密谈。”崔荆吸了一口气,“密谈之后,你娘知晓了自己的身世,有些难以接受。更甚至,她若是离开博陵崔氏回到魅族,那么,与你爹的姻缘也就此终止了,你爹毕竟是忠勇侯府嫡子,要继承爵位的,不能为了她放弃家族。她放不下你爹,更何况也习惯了南秦的环境,所以,权衡了数日,还是没随紫云道长离开。”

  谢芳华想着她不明白两情相悦是什么滋味,也从未曾体会。但是可以理解,她娘一定很爱他父亲。习惯南秦环境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方面罢了。真正的理由还是因为南秦忠勇侯府有她的父亲。

  “紫云道长早先并没有说你娘不回到魅族有何后果。后来见你娘决心不回去,他无奈之下,才告知了你娘不回去的后果。魅族有一个千古流传的族规和一个咒语。族规就是魅族人不准和外族人联姻。咒语就是若有人破坏魅族血液联姻的话,那么不出三年,便会遭到天谴。遗祸嫁娶之人。”崔荆沉重地道,“生儿儿亡,生女女殇。延祸数代,不死不绝,不死不灭。”

  谢芳华身子细微地震动了一下,这个咒语竟然如此可怕,当初她娘是如何顶着这个咒语还要执意嫁给她爹的呢。她沉默片刻,“这样说,我娘执意嫁给我爹,后来他们双双罹难。不是皇上和外人陷害的了?不是中了血毒吗?而是他们遭了天谴?”

  “到底是不是皇上和外人陷害的说不准。你娘中了血毒还是如何,我那时候已经离开,无从得知。我只知晓,紫云大师说的话应验了。你娘和你爹双双罹难了。不止如此,还牵连了忠勇侯府的运数和气数,以及你和你哥哥这一双儿女的命格。”崔荆道。

  “哥哥生下来是好好的,爹娘死后,他悲伤过度,碰到了毒液,清除不及时,毒液融入了血脉和心脉,使得他自此染下了隐疾。”谢芳华低声道,“而我的病是假的,我其实去了皇室隐卫的巢穴无名山学艺。呆了八年。”

  “无名山在去年被天雷毁了,是你做的?”崔荆问。

  谢芳华点点头。

  “你这个丫头,凭地胆子大。”崔荆笑了笑,“当年,紫云道长带不回你娘,只能离开回了魅族。我随他一起。不想魅族全族被灭。紫云道长悔恨不已。分外自责,若是他不再南秦耽搁那些时日,应该也能挽救族人。可惜因你娘之事,他在博陵崔氏耽搁数日。未曾来得及。”

  “魅族是被谁灭门的?后来可曾查出来了?”谢芳华轻声问。这么说,外公当初跟随紫云道长去魅族之前就已经知晓魅族之事了。他在外人面前有些话语说得是假的,也是隐晦的。

  崔荆摇摇头,“未曾查出来。满目鲜血,无任何痕迹。像是遭了天谴。”顿了顿,又道,“紫云道长因着道法高深,却说不是天谴。天道运数,若是应验了古训和咒语,那么有关联的也只是你娘自己本身以及你爹和忠勇侯府。不会灭魅族全族。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谢芳华点点头,魅族虽然是外域小族,但是因为神秘,且人人都懂得魅族之术。想要被灭门,还不是那么能轻而易举办到的事儿。

  “紫云道长与我在魅族停留了一个月,毫无踪迹可查。本来还想继续待下去,但是观测星云,天生异象,说咒术能借助星云异变破解,你的命格也有了能改换之法。他大喜。当即决定动身回雾黎山。因雾黎山是有灵气的高山,不受世间凡俗污浊。他才能借助星云变幻之日为你逆天改命。”

  谢芳华唇瓣紧紧地抿起,轻声道,“后来紫云道长当真做到了,为我改了命格?”

  崔荆点点头,“做到了!用他一命和毕生修为,逆天改命,为你改了命格。”

  谢芳华心下触动,眼眶微酸,伸手扶住了桌案一角,看着窗外,低声道,“外公,我有上辈子的记忆,一直觉得是上天厚待我,让我重生,保护忠勇侯府。却不想这恩重是来自紫云道长的逆天改命。”

  “能够逆天改命,也是天道使然,是你的福气。”崔荆道,“你就无需伤感了。紫云道长临终是笑着的。”

  “我这些年一直有些恍惚,因脑中的记忆太深,让我不知道是否真经历了前世之事。”谢芳华偏过头,看着崔荆,“外公,紫云道长逆天改命,是重头来过,还是我脑中的记忆不过是一场大梦?”

  “丫头,你着相了!”崔荆摸摸谢芳华的头,“你无需探究这些。只需要知道,是紫云道长逆天改命换了你的命格,才成就了如今的你。我道法浅薄,不能解答你的疑惑。”

  谢芳华倒也没想真去探究,不过是一问而已,闻言点点头。

  “你传承了你娘,紫云道长是为了魅族能留下血脉。所以,你也无需为紫云道长为你之死而挂心于怀。紫云道长当初逆天改命时封锁了你的阳神,寻常道法浅薄之人不能窥探你的命格。包括如今的我。所以,我见到南秦京城天象有异,便不放心地回来走一遭。如今见到你安好,我也就放下心了。”崔荆道。

  “外公的意思,也就是未来在我身上发生如何变化,连您也是不能预测的是吗?”谢芳华轻声问。

  崔荆点点头,“连我也不能。除非世间能有紫云道长道法一样高深之人。”

  “这世间还有第二个紫云道长吗?”谢芳华问。

  “怕是难再有。”崔荆摇头,“曾经有一道法高深的道友说过这样一句话:世间只一个紫云,他死后,再无出其右者。”

  “舅舅可是知道娘亲不是您和外婆亲生的?”谢芳华想着这些年舅舅虽然在漠北戍边,但是待她和哥哥极好。每年都有大批的皮毛药材奇珍至宝着人送到忠勇侯府。他去漠北戍边,当初也是为了忠勇侯府的哥哥和她。

  “知道!”崔荆点头,“他是柏林崔氏的嫡子,我和你外婆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你外婆虽然得那神医救了一命,但是再不能怀孕了。所以,我们是你娘为己出。在我离家随紫云道长出走时,告诉了你舅舅。你舅舅自小疼爱你娘这个妹妹。哪怕知道不是我们亲生,但也是依然当她做亲妹妹一样对待。”

  “所以,舅舅在我爹娘双双罹难后,权衡之下,为了护我和哥哥,才自请去了漠北戍边。”谢芳华低声道,“这么多年,舅舅虽然远在关山之外,但是对我和哥哥从不曾懈怠。一直关爱倍加。”

  “是他应该做的!”崔荆道,“你娘即便是出身魅族,但她也是姓崔。在我和你外婆身边培养教导多年。崔这个姓氏于她早已经融入骨血。她就是我和你外婆的女儿,是你舅舅的妹妹,是博陵崔氏的嫡出大小姐。”

  谢芳华轻轻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眼里将要涌出的泪意被她掩盖了回去。低声道,“这一回四皇子为了夺漠北戍边的三十万兵权,可谓是毁了舅舅多年的军威和声名。皇上还不知会如何安置舅舅。”

  “各人有各人的运数。你舅舅运数不差,我观星象,他不会有事。你放心吧!”崔荆道。

  谢芳华点点头,“漠北风沙雨雪,狂风烈日,舅舅在漠北待了十几年。我倒想着借由这个机会,皇上能卸了他兵权,让他回京。”

  “当今皇上深不可测。四皇子也是深不可测。京中风云涌动,漠北虽然狂风雨雪,但哪敌人心谋略可怕?”崔荆看了一眼天色,“我静修的时辰到了。丫头,我一时半会儿不离开,你若有什么还想问我,明日再谈吧。”

  谢芳华也看了一眼天色,已经酉时。她点点头,看着手中的链坠,“那这个……”

  “这是你娘的东西,如今你娘不在了,留了下来,你传承了你娘,也就是你的东西了。你收好了吧!”崔荆摆摆手。

  谢芳华点头,将链坠收入怀中,见崔荆已经去土炕上盘膝就坐,她不再逗留,出了房门。

  外面,依然下着连绵密雨。

  谢芳华的心神较之来时,有些沉重,她看着天幕,脑中思绪万千。今日从外公身上得到的信息量太大,以至于被外面的冷水淋下,也察觉不到寒意和冷意。

  她娘原来出身于魅族……

  她原来不是重生,而是被紫云道长逆天改了命格……

  普云大师说那块龙佩是无忘大师的,可是无忘大师死了,尸首丢失了。而外公说这块凤佩是她娘的,而她娘也死了,尸首早就跟他爹一起合葬在了忠勇侯府的谢氏陵墓里。

  而如今的龙佩在秦铮的手里。凤佩在她的手里。

  似乎有很多的谜团,等着她去解开。可是前路就如这雨水散发出的冷寒之气一般,迷雾缭绕。让她不知道如何去破解。

  关于魅族的灭亡,关于无忘如何死的,谁带走了无忘,还有如今的局势……

  “妹妹!”崔荆隔壁房间的房门打开,谢墨含站在门口蹙眉看着她,不满地道,“怎么站在外面淋雨?”

  谢芳华回过神,看着谢墨含,想着她娘不是博陵崔氏真正的小姐的事情外公只和她说了。哥哥应该是还不知道吧!可是她有必要再让哥哥知道吗?这个秘密既然埋藏了多年,连舅舅多年来书信往来都不曾透露,那么她自然是没必要告诉哥哥再添他的心思了。她轻轻喊了一声,“哥哥!”

  “快进来!”谢墨含对她招手。

  谢芳华走向那间房间,来到门口,谢墨含一把将她拽进了屋子里,擦了擦她头上淋了些许的雨渍,低声问,“怎么了?外公与你说了什么?让你这么一副没精打采心事重重的模样?”

  谢芳华摇摇头,“外公没说什么,只是提到了娘小时候的一些事儿和没出阁前的一些事情。我有些伤感罢了。”

  “当真?”谢墨含不太相信地打量她,她的神色可不像是只因为想她娘了。

  “还有爹。”谢芳华笑了一下,“哥哥你不相信我做什么。我只是有些感慨。当初是什么原因让娘对爹生死相许地陪着他一起奔赴九泉的。”

  “自然是爱!娘亲爱父亲。傻孩子。”谢墨含摸摸她的头,信了几分。

  “爱吗?”谢芳华不太能理解。两个人能爱到生死相许不离不弃的地步吗?她怕是这一辈子也不能体味了吧?她的情和爱早就被无名山的活死人地狱和忠勇侯府的重担给磨没了。

  “也许有朝一日,你就会懂了!”谢墨含有些心疼地看着谢芳华,她瘦弱的身躯和肩膀担负了多少的重任,丢弃了多少女儿家最珍贵的纯真和女儿心事。

  谢芳华想着有朝一日她能会懂吗?因为谁?秦铮吗?想起他可恶的脸,她顿时摇摇头,排斥地道,“若是有朝一日让我懂,因为谁去生死相许,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这话有明显的排斥和针对性了!且还有些赌气的性质。

  谢墨含想起隔壁的秦铮,猜透了谢芳华此时的想法,不由失笑,点了点她的额头,无奈地道,“你呀,京中闺阁小姐人人想嫁秦铮。你却对他屡屡看不顺眼。若是有朝一日你对他生死相许,那我才真要对他刮目相看了。”

  ------题外话------

  今日上墙:西子湖畔情华蔓缦,lv3,探花:当初我以为红鸾的穿越只是普通的穿越,结果是“锁魂术”启;当初我以为浅月的穿越也是普通的穿越,结果是“凤凰劫”开;不久之前我以为芳华的重生只是普通的重生结果是“改命逆天”。阿情,我真想把你的脑子掰开看看里面装的是啥,总能给我们惊喜和意想不到。

  6139561,童生:潜水潜了很久了,好不容易攒到了两张月票和一张评价票,都送给子情了,子情看在月票的脸上,就让我暖床吧!不暖床上墙也可以啊!

  mm19890716,秀才:攒了好久才有张月票~~果断投给阿情~~么么哒

  作者有话,回首妾本、纨绔、那都是泪啊,展望京门,我的大脑似乎一直走在被暖床的路上……月初攒到票不易,抱抱~抱抱~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八章身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