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圣旨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作者有话:自然不是啦,不是说了么?芳华的是残魂破格,才是牵系天象星云的突破口么,自然要改她的啦;到时候验证一下你的感觉准不准;滚床单小ks,哪天我高兴,没准就滚了;月票好不易,这么红啊,这么红,这么红……绝对够了!o(n_n)o~

  2,解元:死抠硬抠从姨妈巾里扣出张月票,月票当邮费,把我寄到阿情家,够么?

  小白2,秀才:感觉马上就会有一场腥风血雨了。不过什么时候两人能滚床单啊哈t_t

  伊熙歌,lv2,举人:芳华是魅族的,感觉以后还会冒出一个魅族的人来跟铮二爷抢哎。

  今日上墙:2,举人:为啥改芳华的命不改墨含的,就因为她是女主吗

  ------题外话------

  “娘,我胡闹什么?我们自小一起长大,如今他历劫归来,我只是念在小时候的情谊,想给他接风洗尘而已。”秦铮话落,看了谢芳华一眼,微笑,“到时候我带着你一起在城门口等着他。让你见见从未谋面的这个小叔子。”

  英亲王妃看了秦铮一眼,对他板下脸,“铮儿,如今多少人盯着四皇子。你不要胡闹!”

  秦铮嗤了一声,“秦钰想回京,只皇叔下旨不成,还要问问我同不同意。”

  早朝这两道旨意消息传到别院时,秦铮、谢芳华、谢墨含、谢云继、崔荆、英亲王妃一行人正在用早膳。

  柳妃和沈妃拿不准皇帝的主意,但只要兵权没落在皇后和四皇子手中,那么她们就还有机会。除了在四皇子回京的路上拦截射杀外,还要抓紧时机宠络吕氏,希望能将吕氏如今这一只肥鱼夺过来为自己所用。

  皇后终于等到了皇帝下旨招回四皇子,欣喜之余,又不免为他回京忧心,同时还要关注玉芙宫和倚翠宫动向。所以,时刻也不敢放松。

  这各种意味,足够有些人琢磨几日皇上的打算了。

  也就是说,皇上如今中年,皇子们已经开始长大,皇位交替也不过是几年时间。这几年对于未来帝业至关重要。兵权则是重中之重。皇上没交给皇后一族,没交给两宫宠妃一族,而是将兵权攥在了自己的母族。换句话说,也就是攥在了自己的手中。

  如今,这吕奕是吕氏长房嫡出的大公子,今年约二十三,十年前便进了军营历练。如今十年下来。据说立了不少功绩。由四品的中郎将一下子晋升三品的安远将军。可谓是皇上第一次真正的提拔了吕氏之人。三十万兵权交给了吕氏之人。

  最让人值得说道的就是清河崔氏嫡系二老爷续娶的夫人吕氏。也就是崔意芝、崔意端的亲娘、听言的后娘。

  吕姓以前几代人都无有才能之辈出现,所以,自然也就只能眼看着吕姓没落。但是到了这一代,吕姓却出了个善于钻营的族主。所以,有吕姓的女儿借助皇上这一层母族亲缘关系结亲,倒是进了不少贵门府邸做了少奶奶。

  皇上做了皇位后,追封了生母吕贵人位份。吕姓因此得到了生机,被抬高了身份。但是皇上并没有给吕氏扬眉吐气的机会。在位多年来,一直未曾重用吕姓之人。

  直到先皇年间,出了一个倾国倾城的吕贵人,且给先皇生了个七皇子。于是,吕姓又被人记起了。那个吕贵人便是当今皇上的生母,而那个七皇子就是当今皇上。

  吕奕,出身于望族吕氏,曾经是名动一时的大族之姓。历史繁衍,子孙不争气,渐渐地没落了,几乎被人遗忘。

  不止惊住了朝中文武大臣,也惊住了宫中的皇后和两宫的宠妃。

  这一道圣旨可谓是又将热闹的京城上空打了一道惊雷。

  皇上早朝下旨招四皇子秦钰回京;同时又下了一道圣旨,武卫将军革停漠北戍边将军职,今日起与四皇子一同回京待命。漠北三十万军队由吕奕接管,封安远将军职。

  第二日,大清早,一则消息从京城传来别院。

  这一夜,山林清幽,别院清静。京城内依然热火朝天,多少人彻夜未眠。

  进了里屋后,英亲王妃上了炕,谢芳华换了外衣,两个人并排地躺在炕上,又闲话了几句,确实都累了倦了。不多时便睡着了。

  “您自然是不老的。”谢芳华笑着扶她进里屋。

  “你这丫头,我还没老得下不来炕。”英亲王妃虽然这样说,却还是将手交给了谢芳华。

  谢芳华见她答应得痛快,而且对于她的邀请还很欢心,像个孩子,不由得也跟着笑了,走到炕沿搀扶她。

  英亲王妃顿时笑了,“好啊!”

  “秦铮被我赶去了外公的屋子,您……您若是不介意,就进里屋和我一起睡吧。天色也晚了。我看您也累倦了。”谢芳华犹豫了一下,邀请道。

  “他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离开,你若是想找他好好聊,来日方长。”英亲王妃和蔼地道,“看你身上都是水珠,快去换了外衣去里屋炕上暖着吧!”

  谢芳华点点头,收起了情绪,“外公要静心打坐了。我便出来了。”

  “和荆叔叔聊完了?”英亲王妃倚在炕上笑看着她。

  谢芳华听到秦铮脚步声走向最西边,并且进了屋,她暗骂,真是会找地方。外公自然不会赶他出来。她轻轻哼了一声,进了中屋。

  秦铮也不打扰崔荆,踢了靴子,自然而然如躺在自家的炕头一般地躺在了他身边。

  房间内,崔荆盘膝而坐,正在打坐。

  秦铮回过神来,们已经被观得死死的,他顿时瞪眼,半响后,嘀咕了一句“硬心肠的女人”,便转身去了崔荆所住的房间。

  “既然不想输为何不自己下?”谢芳华甩开他的手,警告道,“秦铮,以后你想要棋局按照你的方向走的话,一定要自己执手棋盘。否则就是这个结果。”话落,她率先进了屋,并且走进屋后直接将门栓从里面插上了,对外面的人道,“这是我和王妃的房间,你晚上睡觉自己找地方去。”

  “爷才不会输给他。”秦铮道。

  “难道你想输?”谢芳华挑眉。

  秦铮脸色不太好,“你下和棋做什么?”

  谢芳华前脚踏出房门,后脚便被秦铮一把拽住胳膊,谢芳华回头看他。

  谢墨含点点头,坐下了身。

  “来,我们俩继续下!”谢云继打乱了棋盘,招呼谢墨含。

  谢墨含已经猜到妹妹会选择和棋。她是如此冷情且冷静之人,自己想做的事情,极其有主见。不愿意牵扯的人和事儿,一定会阻止牵扯在一起。秦铮恐怕是她十六年来唯一的一次例外了。看到二人一前一后离开,笑了笑,没说话。

  谢云继也看了一眼棋盘,忽然笑了,对谢墨含道,“世子,你说,这是一局无趣之棋吗?我怎么看着这一局棋才是这世间最有趣的棋局呢!”

  秦铮看了一眼,伸手拿起桌案上的龙佩,道了句“无趣”,便也跟着谢芳华出了房门。

  谢芳华沉默片刻,双手拿着棋子各放在了棋盘上。放完,她一言不发扭头出了房门。

  谢墨含本来觉得是在观棋,如今也忽然有些头疼。

  秦铮看了谢云继一眼,眸光深深幽幽,但没说话反对阻止。

  “既然秦铮兄打破规矩,将你的棋子交给了华妹妹。那么我这棋子也交给华妹妹吧!”谢云继眸光闪烁了片刻,笑着将他手里的棋子也塞到了谢芳华的手里。

  她一番思索下,暗骂了秦铮一句不是人,这是明摆着算计她。

  而他难道也看透了她重视这枚龙佩,所以才借此机会用它做了赌注?他输了龙佩的话,那么,也就是她承认了她重视这枚龙佩,以此让谢云继拿到。那么,也让他深入地探知了她某些不为外人道知的边缘。

  秦铮也许不在乎魅族至宝,在乎的是谢氏盐仓的干股权,也就是说他间接地涉入了谢氏盐仓。或许说,他看透谢氏盐仓投靠忠勇侯府,谢云继投靠了她。那么,也就是说,他是想借这赌局,来牵扯上她。

  这样的一局棋,她不晓得两人在对弈之前是如何各自算计的。如今这个难题却是交给了她。无论是输赢,都可能是一个双局面。

  谢芳华捏了棋子在手,秦铮手里拿着的是龙佩,她如今手里有凤佩,自然是想要龙佩的。对在一处,想探寻其中有何秘密。若是谢云继赢了秦铮,谢云继已经算是她自己信任之人,那么龙佩就算是她的了。若是秦铮赢了谢云继,那么,谢云继手里的一支干股就要给秦铮。谢氏盐仓的干股,只要谢氏盐仓一日不倒,那么,秦铮就得五百万两银子,换句话说。更深一层的含义不是秦铮每年能得多少银子,而且秦铮入股了谢氏盐仓,那么,谢氏盐仓给他厚利的同时,也多了他英亲王府铮二公子这一层保障。

  “你也是懂棋之人,是想让我输,还是想让我赢。在你一举了。”秦铮道。

  谢芳华偏头,不解地看着秦铮,“为何我来?”

  秦铮忽然一把拽过谢芳华,将手中的棋子给她,“你来给我落最后这一子!”

  半个时辰后,两个人手里都只剩下了一子,棋盘上有三个空隙的角落。

  谢芳华看着二人的棋路,因这种关外的五行棋本就特别,一时看不出二人谁占上风。

  谢墨含站在一旁看得直摇头。想着谢云继自小虽然骨子里也有着张扬的脾性,但多年来,还是被谢氏盐仓的环境给磨得圆滑了。以前他从不招惹秦铮,如今却是和以前不同了。大抵是因为妹妹的关系,他对秦铮不满,便渐渐地放开了脾性。这种转变也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二人都不说话,落子皆不慢,你来我往。隔着棋盘,杀气腾腾。

  谢云继挑了挑眉梢,也落下一子,吃掉了秦铮一子。

  谢芳华想着秦铮果然没说大话,他是会下这样的棋局的。

  秦铮待他落子后,拿起黑子,放在了棋盘上。看似是随意的落子,却是极有方位,吃掉了谢云继一子。

  谢云继点点头,落下一子,说道,“该我下!”

  秦铮随意地看了一眼棋盘,耳朵似听非听,漫不经心地道,“晓得!开始吧!”

  “秦铮兄,你的是黑子,我的是白子。隔三子换一子。届时谁得了满子,谁就输了。谁得了空子,谁就赢了。”谢云继道。

  谢墨含也笑着点点头。

  谢芳华看了一眼那龙佩,又看了一眼奇特的棋局,点点头。

  谢云继笑笑,看向谢芳华,“华妹妹和世子作证。”

  “谢氏盐仓一支干股一年盈利近五百万两。”秦铮把玩着那块龙佩,笑了笑,“不论魅族至宝,之论这块罕见的稀世宝玉,五百万两还是有的。行吧!果然是商人多算计。爷懒得和你废话。”

  “秦铮兄你胃口未免太大了!你这个虽然是魅族的至宝,但是于魅族有用,于外人却未必有用了。”谢云继摇摇头,见秦铮扬眉,他话音一转,“不过谢氏盐仓有一支干股如今空在我手里,秦铮兄若是不嫌弃小。那么就拿它做赌注了。”

  “天下没有爷不会的棋!”秦铮嗤笑,“不过你拿什么做赌注?就这枚魅族的物事儿,你半个谢氏盐仓拿来做赌注如何?”

  谢云继盯着他瞅了片刻,缓缓笑了,身子向后一仰,拿着白子在手中捏了两下,“自然行!我只怕秦铮兄输了会后悔。我和世子下的这一局棋可不是寻常的棋局棋风棋路。这个棋传自关外,叫做五行棋。怕是你玩不好。”

  “不行?”秦铮看着他。

  “你拿这个来做赌注?”谢云继眯了眯眼睛。

  “据说是魅族的至宝,通灵宝玉。”秦铮懒洋洋地道。

  “这什么东西,恕我不太识货!”谢云继看了一眼道。

  秦铮伸手入怀,掏出一枚物事儿放在了桌子上,扬了扬眉,“爷用这个,你可看得上眼?”

  “我是商人,商人无利不起早。无利不做买卖。秦铮兄要接替世子与我下棋可以。但是总要有赌注吧?赌注小了我可不玩。”谢云继笑着道,“秦铮兄手里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吗?尽管拿出来。看不上眼的东西,我也是不玩的。”

  “废什么话!不与你对弈我坐在这里做什么?”秦铮没好气地道。

  “秦铮兄要与我对弈?”谢云继看着他。

  秦铮来到近前,看了一眼谢芳华,一屁股坐在了谢云继的对面,问他,“你执黑子还是执白子?”

  “怎么?我说话不中听,扎到秦铮兄你了,如今你是过来想与我打一架?”谢云继扬眉。

  果然,他话音刚落,隔壁的房门“砰”地被推开,转眼间,秦铮便来到了门外,挥手推开了门,大步走了进来。

  谢芳华看着谢云继,想着戮秦铮的痛脚,他也是够狠。

  谢云继脸一沉,阴阴地道,“南秦京城谁人不知左相府的卢雪莹小姐喜欢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还有谁人不晓得右相府的李小姐和永康侯府的燕小郡主同样喜欢铮二公子?这些年,桃花朵朵开的可不是我。是另有其人。”话落,顿了顿,对谢芳华道,“芳华妹妹,你是第几朵桃花,你可知晓?”

  谢芳华偏过头,看向那道墙,想着秦铮的耳朵可真灵敏。

  谢芳华伸手捂住头,刚要反驳,便听到隔壁传来秦铮的声音,“云继兄,你看起来高估了你这墙,真的不怎么隔音。至少爷听见了你说的话。”

  谢云继哼了一声,忽然大掌拍了谢芳华脑袋一下,恶狠狠地道,“死丫头。隔墙有耳也是有秦铮那双耳朵,你还没过人家的门,难道就开始向着他了?”话落,他道,“我这墙隔音,你大错主意了!休想得逞。”

  “云继哥哥如此贬低右相府的小姐,小心隔墙有耳。”谢芳华失笑。

  谢云继翻了个白眼,嗤了一声,“右相府的李如碧除了一张脸和她右相府小姐的身份外,还有优点吗?我说不敢喜欢她,你还真敢信。”

  谢芳华点点头,慢悠悠地道,“以你谢氏盐仓继承人的身份,顶多算是一个富贵门庭里的皇商,满身铜臭,自然配不上右相府贵门清流的小姐。你说不敢喜欢倒也是实言。”

  谢云继顿时坐着椅子后退了一步,敬谢不敏,“不敢喜欢!”

  谢芳华放下杯子,坐下身,对谢云继温和浅笑,“云继哥哥,你喜欢右相府的李小姐?”

  “哎,这般牛饮,右相府的李小姐是断然做不出的。”谢云继佯装叹息一声,“美则美矣,但是行止粗俗,减去三分。看起来差强人意,还勉强入眼罢了。不明白外面的人是如何传言以讹传讹的。百姓果然大多迂腐。”

  谢芳华来到近前,瞥了他一眼,伸手拿过桌子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端起来,一饮而尽。

  谢云继坐在里屋窗前的桌旁,他的面前摆了一局下了一半的棋。手中拿了一颗棋子,正在摆弄。见到二人进屋,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眸光在谢芳华的身上转了转,笑意蔓开,风流浅笑,“芳华妹妹,快过来让哥哥我看看你,如今南秦京城都传遍了你是一个绝顶的大美人。比右相府的李如碧都美上三分。我仔细瞧瞧你,到底是不是比她美?”

  兄妹二人进了里屋。

  “好啊!”谢芳华痛快地点头。

  谢墨含笑笑,“我和云继在对弈,你若是不累,就给我们观棋吧!”

  “哪有那么娇气!”谢芳华拍掉谢墨含的手,在哥哥的眼里,她就跟易碎的瓷娃娃一般。

  “傻丫头!”谢墨含揉揉谢芳华的头,温和地道,“你一身冷气,进里屋炕上暖暖吧!”

  对于秦铮,她不觉得她能对他做到如她娘对她爹那般,宁可丢了性命也不负相思意。

  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谢芳华想着有朝一日她会对秦铮生死相许吗?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九章圣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